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傳統文化的分享「二」

懺悔推廣篇

傳統文化的分享「二」

一 、香港分享班的緣起

澳洲淨宗學院「懺悔分享班」緣起

師父上人與學院法師們開示時,說:「胡小林老師修學所得到的殊勝利益,有七分是來自於懺悔業障,其他三分是他自己努力的修行。」學院法師們聽後,深感懺悔的重要性,立即發心開「懺悔分享班」。師父上人指示在學院可以開兩個班,ㄧ班是法師班,ㄧ班是居士班。聽課一起聽課,懺悔時分開懺。法師們可以聽居士們懺悔,但居士們不可以聽法師懺悔,怕居士對法師們不恭敬,而造業。因此在師父上人的慈悲加持下,以及四眾弟子一心修學、諸位大德菩薩的護持下於二零一零年三月成立「懺悔分享班」。ㄧ班是法師班,ㄧ班是居士班。大家努力地懺悔業障。

懺悔班的經驗分享

感恩師父上人加持、諸位法師,以及諸位大德菩薩的護持才有這個殊勝因緣, 跟大家報告在臺灣及香港「懺悔分享班」的一些殊勝利益,以及大家經過一、兩個月的懺悔改變,讓大家增加信心。

懺悔功德不可思議

昨天晚上師父說:「胡小林老師修學所得到的殊勝利益,有七分是來自於懺悔業障,有三分是他自己努力」。末學要是沒有帶過懺悔班,可能很難理解懺悔為什麼會有這麼殊勝的利益,有這麼大的功德力。但是經過幾個月帶懺悔班,以及自己本身也發露懺悔,就能夠瞭解師父上人所言不虛,像胡老師那樣天天懺悔,的確能夠得到殊勝的利益。

首先臺灣「懺悔分享班」,這個緣起是剛好唐山分享論壇光碟在臺灣流通,當時師父上人看了很歡喜,而且他老人家自己也看了好多遍,並教導我們要多看。其實師父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在全世界各地,都能夠有「懺悔分享班」。當時台灣劉醫師及總幹事慈悲開因果教育課程,大家努力學習《太上感應篇》。師父這麼一說,馬上就又開「懺悔分享班」。

師父的兩點指示

師父指示兩點——一是大家要先看唐山分享的光碟,看完之後再來分享懺悔。二是要看彭鑫醫生的講座,因為彭鑫醫生所講的仁義禮智信和疾病的關係,對我們現代人為什麼得病,他講得很清楚,所以教導我們要看十遍。還有就是李承臻居士的講座,他的分享懺悔報告師父很讚歎,教導我們也要看十遍。為什麼呢?因為他自己說是十惡不赦的人,而他能夠在短短一個多月當中,就改變他的命運,的確是發勇猛心,一個多月做出最好的示現,懺悔的力量有這麼大,一個多月就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在台灣,早上除了上一個半小時學《感應篇》之外,接下來就是一個半小時的分享懺悔班。剛開始因為參加分享懺悔班的人不是很多,為什麼?大家都很害怕,怕把自己的秘密講出來,而且還怕一個傳一個,到時候又傳你耳朵裡的時候,你能不能接受這些事實,那就要看勇氣了。所以《了凡四訓》裡面說,真正懺悔首先要有三種心,第一個就是發勇猛心。其實真正能夠上臺懺悔的人,首先他必須要有勇氣,自己的醜事不怕讓人家知道,而且不怕被人家傳聞。

老比丘尼的帶動

剛開設懺悔班時,大家一起看唐山分享懺悔的光碟,看完之後接下來用半個小時讓大家輪流上臺懺悔。剛開始在臺灣大家都很害羞,加上在臺灣有一個特色就是老菩薩比較多,大都是五、六十歲乃至七十幾歲的老居士,只有一位比丘尼,她已經七十六歲。這個分享懺悔班能帶起來,是得力於這位老比丘尼。

這位比丘尼是晚年才出家,她自己講,出家沒有真正好好修學,這幾年全身都是病痛,所以她首先就上臺發露懺悔,就從殺盜淫妄各方面都去懺,的確勇氣可嘉。她說:「沒有人懺悔的時段,她就上來懺。」而她所面對的聽眾全部都是居士,一般人要放下這個面子都不易,何況出家人,那的確是很難。剛好那一年有人跟她說:「你就過不了農曆七月。」所以,當人面臨到生死關頭的時候,什麼都能夠放下。因此她就放下一切,努力來懺悔。每懺悔一次她都痛哭流涕。她上臺禮佛,跟佛菩薩懺悔,跟她過去的先生懺悔。她的勇氣鼓舞著大家,後來居士們也上臺懺。可以說這個懺悔氣氛就是由這位比丘尼帶起來的。師父上人說,如此真誠懺悔消了ㄧ大半的業。

怨結要懺出來

剛開始大家都只是很表面的懺,什麼叫表面呢?避重就輕的懺,只是講,吃過什麼、殺過什麼,不是真誠的懺悔。其實懺悔最重要就是要把內心的罪大惡極給懺出來。什麼罪大惡極呢?比如說,在臺灣有些家庭問題,婆媳之間的問題很嚴重。這不僅是在臺灣,其實這是全世界的問題,婆媳之間不和,而且這種怨結、一結下去就是結了一輩子。即使學佛,也沒放下。所以我們也看到有些學佛的人,雖然學佛十年、二十年,可是臨終卻走得不好。為什麼?因為他心中有怨恨。後來他這口怨氣就生起,剛好冤親債主現前,他最討厭的人現前。本來念佛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就因此沒能往生。在高雄就有一個真實的例子。

所以人要是有怨結在心中是很難往生的。為什麼呢?因為冤親債主就很容易利用你的弱點,在臨終時把這些人找齊,來讓你念佛念不下去。這個問題很嚴重,大家要把心中的怨恨,你最討厭的哪個人,以及什麼事情障礙你念佛,都仔細去想,將怨結懺出來。

大家因而就很努力去想。其中有一個個案,是一個大概三、四十歲的婦女,很怨恨婆婆。其實她婆婆對她非常非常好。但是她為什麼會怨恨呢?在學習《感應篇》的時候,她才找到原因,就是「損子墮胎」這一條。當時她與先生還沒有結婚之前就懷孕了,可是婆婆說要把這個孩子拿掉。雖然她想把孩子保留下來,結果因為婆婆這麼一說,就去墮胎了。因此她心中就對婆婆怨恨。這怨恨一直都埋在心中,她學了佛幾年都沒發洩出來。後來在這個分享懺悔班的時候,講到「損子墮胎」,她就上臺分享懺悔,把這個因緣給講出來。因此大家鼓勵她回去要跟婆婆懺悔。她剛開始不能接受,是婆婆讓我墮胎,為什麼我要去跟婆婆懺悔?一般人都放不下這口氣。其實學《感應篇》,學因果教育,我們知道今天所遇到的緣分,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而來,都是自己所造的。今天自己要去受。為什麼呢?因果報應絲毫不爽,也許這一生表面上沒有得罪你婆婆,哪知道過去生呢?搞不好過去生也是同樣因緣,你叫你婆婆去墮胎,所以我們這一生所遇到的因緣,就是我們過去生所造的。為什麼呢?佛在經上告訴我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我們這一生所受的都是我們業力感召來的,所以不能怨天、不能尤人。如果又再怨天尤人的話,那等於是又造作更多的惡業。她的善根很深厚,在大家的鼓勵下,提起勇氣隔天就跟婆婆懺悔,跪下來跟婆婆頂禮三拜,把這些因緣說出來。她跟婆婆懺悔說:「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你對我很好,我對你視若無睹,而且心中常怨恨您,把心中這個悶氣講出來,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以前的損子墮胎。這是自己的因緣,自己應該承受,不應該怨恨您。」婆婆一聽,婆婆也很慚愧,說我過去不應該這麼做。她婆婆沒有學佛,但是從這個懺悔之後,他們家庭的氣氛改變了。她說沒想到,這麼一懺悔,她整個心就開闊了,以前她覺得這個家一點溫暖都沒有,現在能感到家庭非常和睦。

由此可見,境緣其實沒有改變,改變的是誰?是自己的心。因為她的心一轉,放下了,境緣就跟著改變了。其實外面境緣就像蕅益大師所說:「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都是我們的心在作祟。因此要對治的不是對治外面,而是對治自己這顆心。所以大家要能夠掌握住這個修學的綱領,只要行有不得馬上就反求諸己,用這樣的方式來懺悔。

後來她又懷了第二胎,在學《感應篇》的時候,她懷孕已九個月,都天天來護持佛法,發經書或是幫忙調音控。後來她生了寶寶,她婆婆就說,「我幫你做月子要做四十天。」一般在臺灣做月子只有三十天,哪有做到ㄧ個半月的?就是因為她的發露懺悔,婆婆對她特別好,而且婆婆沒有學佛,沒有吃素。婆婆天天去打聽怎麼做素食的食補,每餐都做得非常好來給媳婦享用。所以我們看到這個懺悔不僅可以改變自己,而且可以帶來家庭的幸福。

這位居士還有一位十歲左右的女兒,她說這個女孩子脾氣特別大。她也懺悔自己,為什麼呢?她說她這個女兒是她的翻版,而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她能夠罵人罵一個小時。後來有一天她到學校看她女兒罵人的樣子跟她一模一樣,而且罵得比她更厲害,可以連罵兩個小時。她就懺悔啊!說:「我當時胎教真的沒做好。我不好的,我女兒全部學到,好的都沒學到。所以女兒很難帶啊!」那天剛好她女兒也在,當時有個小孩子的《弟子規》班,就帶她女兒來到面前,媽媽給女兒懺悔,懺悔完之後,她說她們全家現在和樂融融。這是在臺灣的一個個案。在臺灣她是第二個禮拜就懺悔,馬上就得到這麼大的殊勝利益。

懺悔改變身心

另外,在臺灣還有很多的例子。比如說有人身體不好的。有一個男眾,他時常頭痛,困擾了他十五年,他也發露懺悔。我們在臺灣學《感應篇》「損子墮胎」的時候,準備在臺灣錄一個「損子墮胎」專題,因為當今社會墮胎的人數實在太多了。這個男眾也上臺懺悔,說:「一般損子墮胎應該是女眾上臺的,我是一個男眾,我怎麼來懺這個主題呢?」他勇敢地說:「我婚前犯了邪淫,讓兩個女孩子墮胎。」他很真誠,掉下眼淚。一般男眾上臺懺眼淚快掉下來的很少,而且在臺灣本來學佛的男眾也就不多,男眾上來懺悔班懺悔的則更少見了。

他懺完後,隔天就來跟大家分享說:「很奇怪我的頭痛不再痛了。」而且一個多月之後,他說這一個多月裡面都沒發生頭痛。為什麼呢?因為他真誠至誠心向他過去所傷害的嬰靈懺悔,以及過去所犯邪淫的這些女眾懺悔。一般人以前犯邪淫沒有幾個人敢說出口的,尤其是在臺灣南部的高雄,民風淳樸,一般這種醜事沒有人敢講。但是他也是做一個表率,把心中最醜的一面翻出來,那的確是要有勇氣。因為他真發勇心,而且能夠不隱瞞他的一切,能夠至誠跟嬰靈以及過去所傷害的人至誠的懺悔,他才能夠感召這麼殊勝的果報——十五年的頭痛,一天之內就好了。我們想想現在的醫生醫術再怎麼高明也很難一天就好,他說十五年來看了不少醫生都沒效,不曉得原因在哪邊。沒想到其實原因就是在損子墮胎這一條。

損子墮胎的業報

為什麼損子墮胎會產生這麼大的一個問題呢?《十善業道經》中說,只要犯殺生尤其是殺業很重的人,業報通常就報得特別淒慘。一般殺業最重就是殺人,損子墮胎算是殺人,所以報應很慘烈。

香港犯損子墮胎的情況更是嚴重。經常可以看到,只要犯墮胎的,有很多媽媽都說,跟著先生去醫院墮胎,在回家路上跟先生就一路吵回家,而且從此脾氣就變得特別暴躁,不能容人。

為什麼會出現脾氣特別暴躁呢?因為在《十善業道經》裡面藕益大師就給我們講出,殺生有「十惱法」。就是說,要是殺生業很嚴重的,通常就會有十種煩惱,你要修行也不容易修行。「十惱法」其中有一條即「難斷一切瞋恚習氣。」的確如此,大家仔細觀察,果然只要是墮過胎的媽媽,脾氣整個就變得特別暴躁。「十惱法」另一條是「難除怨結、眾怨不解」,即很多人對你都很怨恨,就算你要修行,都會感召很多人對你不好、給你臉色看,很多怨結讓你感覺到很痛苦。其實這原因是出在殺生,很多人不知道這一點。

邪淫的懺悔

還有犯邪淫的問題。只要在婚前就是不是夫妻的正淫,都是邪淫。邪淫的果報,藕益大師也講的很清楚「諸根不調順」,即身體不好,會有很多疾病。還有發生外遇也是邪淫果報的一種,另外本身的邪淫也會導致眷屬不如意,換句話說你家庭會家室不和。此外,邪淫還導致錢財多散失。可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家庭問題,其主要都是殺生、邪淫,以及沒有守好佛所說的「十善」。其實佛很慈悲,為我們界定這十善,就是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能夠很容易修行。可是我們都疏忽掉了。只要真誠懺悔自己過去的殺業以及所犯的邪淫,通常生活及家庭都會有大幅度的改變。

在臺灣有一位婦女學佛十幾年,但是她先生有外遇,甚至外遇還讓她知道,她很痛苦。一般女眾遇到這種情況都是很難接受的,簡直是晴天霹靂。但是她學了《弟子規》、學因果教育,難能可貴地化解了她心中的怨恨。為什麼呢?她知道這一生所受的都是過去所造的,絕對不會無緣無故今天面臨到的。都是自己造作惡因,今生這惡果要自己承擔。

後來她回家就給她先生懺悔。一般我們世間人看,是先生錯應該是先生跟太太懺悔,怎麼都是剛好顛倒過來。其實為什麼她先生要這樣子對她不好,那肯定都是有因緣,不會是無緣無故的。所以她一懺悔之後,經過沒多久她先生就跟在外面所交的女友分開了。他先生說:「其實還是你比較好。你能夠照顧我,能夠瞭解我。」我們就看到一個家庭要和睦一定要靠自己本身,真正努力去懺悔改過,不能指責別人你一定要怎麼樣,一定要怎麼樣。這是在臺灣分享懺悔班的情況。

香港的經驗

後來因緣變化,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董事大德胡居士,得知臺灣「懺悔分享班」成功的經驗,心生歡喜,也成立「懺悔分享班」。在香港也是每天學一個小時的《感應篇》。分享懺悔班要帶好,最好有因果教育課程,再配合懺悔班,效果最好。為什麼呢?因為大家明理之後,更能夠知道真正問題是出在自己本身,才能夠懺出來。

在香港,學因果教育因為剛剛開始。這和臺灣的情形很不相同。在臺灣大家熏修了六個月的因果教育。六個月的效果跟一個月的效果還是不大一樣的。剛開始大家懺的時候,多是在臺上抱怨,不是真正的懺悔。說一些「我婆婆對我不好啊!」,「誰對我不好啊!」之類的話,箭頭都指向外邊。

所幸的是,香港的緣份比較殊勝,因為董事胡居士很發心、也很細心。特別安排三位輔導老師,輔導老師們很用心,因此懺悔班更有組織。在香港那是一群人在帶,那效果就更殊勝了。末學因為聽不懂廣東話,有點害怕,為什麼?聽不懂廣東話如何帶啊!真的是像鴨子聽雷。聽不懂廣東話的部分,輔導老師就會私下跟這些講廣東話的人說,能不能把它寫成稿子。也因此形成寫稿子的風氣。有人用廣東話懺悔時,雖然聽不懂,但是還可以看稿子,甚至輔導老師真慈悲還會翻譯。在香港懺悔班懺悔的,大部分的人來自中國,他們的普通話非常好,所以大部分都是用普通話來懺。香港能夠帶起來ㄧ方面是師父上人及佛力的加持,而且也是大家努力的結果。

剛上臺懺的時候,大家的箭頭都會指向外面。這個帶的老師及輔導老師就要不斷的從因果教育去跟他們講明這個道理。當然上課的時候也會講,這一天所懺悔發生的一些問題,講課的時候要幫他們化解一下,圓融一下,讓他們瞭解問題都不是別人不好,而是自己不好、業障太重了,為什麼?只要自己生煩惱,就是業障比別人重。為什麼?蕅益大師說殺業這十惱法,你雖然沒有得罪你的家親眷屬,但是你殺生業太重。你得罪了多少眾生,它只是利用你家親眷屬來惱害你而已,就像剛剛所說的眾怨難解。

因此,大家在第一次的懺悔時候都是箭頭往外,第二次再上臺懺的時候就會收斂了,箭頭開始往內,先問「哪邊做不好對不起媽媽」,「哪邊做不好對不起先生」諸如此類的問題。還有因為自己損子墮胎,所以搞得家庭雞飛狗跳都是自己的原因,大家開始就會哭了。邊懺悔就邊哭,那是真誠的懺悔。但是有些人愛面子,只懺表面的,懺表面的收到效果不會很大,如果很真誠的懺,只要懺一次,身心能得清涼。懺悔業障還有個很好的效果,就是身口意三業能夠清淨。

在香港有一位居士很難得,她的確發勇猛心來懺悔改過。她婚前也是犯過邪淫,而且也是損子墮胎。她就很真誠上臺懺,她懺到第五次的時候,她就發現身心清涼,而且師父以前講《華嚴經》她覺得有聽但是沒有聽懂,後來她說,「怎麼不一樣了,聽起來字字句句好像都是師父對著她講的。」聽經就有很明顯的改變,當時她只懺了一個多月,就有這麼殊勝的效果。她很積極,回去很認真寫稿子。寫稿子有寫稿子的好處。為什麼呢?因為若上臺懺,沒有稿子的話就會漏掉很多。本來要講很多的,結果一上臺、一緊張都忘光了,而且只懺到表面上。如果寫稿子,就會有很殊勝的利益,因邊寫、有時候忘記的又會想起,所以懺得更細。

有些人雖然有殺生,但他只是很表面的懺,我殺過什麼,吃過什麼,這種沒有到內心裡面真誠懺,這對消除業障很有限。但是如果能夠感受到眾生被傷害那種苦,從內心發出來那種真誠心對它們的懺悔,對它們的傷害是因以前自己的無知所造的惡業,能夠真誠從內心發出來的,通常幾次都能夠有很殊勝的效果。

三種懺悔

在『大正藏』講到懺悔:下懺是懺到眼淚掉出來,身體有流汗,這是下懺。所以要是上臺懺悔沒有流眼淚的,大概都是連下懺的標準都還沒有達到。有些人懺悔還在炫耀自己,那心態不好。

那中懺能夠懺到什麼樣呢?那可不是流眼淚,而且全身整個發熱。有位婦女,她先生犯邪淫,而且自己的孩子吸毒,她講出這個家庭問題是她一輩子從來沒有跟人家說過的,但內心裡面已經痛苦了好多年,她一直不敢講,好不容易她鼓起勇氣講。我們看到她全身整個脖子通紅,紅到臉上來了。中懺是能夠懺到不僅哭的很傷心。而且全身是紅的。

然後上懺是怎麼樣呢?經上講身上毛孔流血,眼睛也流血。在香港有位師姐就上臺說,她懺悔之後,她的眼睛回去就發現流血,這就很難得,表示她是真誠在懺。另外有兩位師姐說,因為一般女眾有月經,月經過後應該是沒有血的,她懺悔完之後,她身上掉出血塊啊!師姐講,身上的血塊排出去之後感覺身心清涼。請示師父,這種現象是不是符合這三種懺?師父說:「是」。另外師父亦開示:「念佛即是上上懺。」所以懺悔後要勤加念佛。信願念佛求生極樂世界。

懺悔在香港蔚然成風

還有在香港懺悔的人很踴躍,為什麼呢?因為懺悔已經成為一種風氣。在香港造作惡業的人特別多,而且那些惡業大家可能做夢都沒有想到的。要是沒去香港,只是別人講給我聽的,我也會不相信。僅僅曾經「損子墮胎」一項,在懺悔班裡面大概有三分之二以上都有墮過胎的。犯邪淫的問題也很嚴重,大概三分之二以上都是曾經婚前或是婚後曾經犯邪淫。這種能夠講出來那是不容易的。

甚至在香港有位女眾,她就上臺懺悔,她說她墮胎三、四十個。有位師姐告訴我,曾經聽過有墮胎三十個,我們都一驚,那還是道聽途說。下課後,有位女眾就跑來告訴我,「我就是你所說的損子墮胎三、四十個。」我都嚇一大跳,她年紀不大,才四十二歲。才知道她能夠發勇心出來懺悔,這不是一般人,在香港什麼狀況都有。在香港我們計劃做幾個專題,如「損子墮胎」,「破人婚姻」。勸導人不要墮胎。

因為大家形成一種氣氛,有人帶頭出來懺了之後,其他人勇心就能夠發起來。甚至有一位居士跟她婆婆吵架吵了二十年左右,吵得很嚴重,甚至大打出手。學佛之後還是一樣。習氣改不過來,看到她婆婆也時常給不好臉色看。這樣有一次,她還去問一個有神通的人,問一下,我婆婆還能夠活幾年。可見這個怨結,已經結到這麼深啊!這位善知識很慈悲,說:「快了快了,就快走了。」她心裡就想:「不錯啊!婆婆快走了,就對她好一點吧!」怎麼對她好了,一年也沒走,兩年也沒走,到了七、八年都沒走。她心裡還很迷惑啊!她也是個念佛人,還是時常存這種心。她這樣的行為犯了《感應篇》很多條,如「受恩不感」、「念怨不休」。的確我們人很容易念怨不休。她剛開始也不敢上去懺。私下先跟我們討論一下,我們鼓勵她說你要懺,而且要努力上臺懺,之後還要回去跟婆婆懺。她果然就把這些內心髒的,連這樣詛咒婆婆早點死也講出來。她講完之後,她說身體非常不舒服。怎麼每個人懺悔完之後身心清淨的,身體變好的,怎麼她懺悔之後,身體不舒服,回去拉了好幾天肚子的?其實這是消業障,重罪輕報。怨恨婆婆、想詛咒她死,果報到哪裡?地獄!我們看到淨業三福裡面孝養父母,奉侍師長。婆婆是我們的尊長啊!你還詛咒她,這果報要到地獄的,能夠至誠懺悔消業障。後來她不舒服一個禮拜之後,說:「現在特別舒服了。」她說:「本來她胃裡有一個硬塊。怎麼這兩天找都找不到了」那就是懺悔的時候,人的善心一震動,身體整個不好的地方都通了。在通的過程當中當然會有一些不舒服的反應。在香港比較明顯的就是懺完之後去嘔吐的很多。這其實是好事。我們知道《了凡四訓》裡面有講到:夢吐黑物就是業障消除的幾種現象之ㄧ,就是把身體髒的東西都排出來。能夠真誠懺悔,其實不一定是晚上,白天也會出現嘔吐的現象。在香港的懺悔班,有的在聽完或懺悔完之後,馬上跑廁所去嘔吐,吐完之後就發現身心輕鬆。甚至在臺下聽的也得到利益。有些人懺損子墮胎的時候,下面有好幾位就跑到廁所去吐了。為什麼?因為她們在下面也哭著懺悔,因為自己也犯了這一條。所以知道嬰靈被受害那種苦,實在太苦了。她們就真正善心發出來了。

其實大家的分享,上臺懺也帶動下面懺,臺上臺下懺成一片,有很大的殊勝利益。不但上面的消業障,下面的也都消業障了。後來因為大家都得到這個殊勝的利益,在香港懺悔的人就比較多,剛開始有三、四十人,有時候,人多的時候有七、八十個來分享懺悔。但是人多的話就要報名,輔導老師就開始登記,剛開始上臺懺都不太敢懺,頂多懺五分鐘、十分鐘就下臺去了,後來有寫稿子之後,有一懺就一個小時,甚至有人說可不可以給她兩個小時。她要將一生這些髒東西一次把它懺掉。

為什麼?因為因緣太難得,這麼多人要排隊。後來大家都抓住這個懺悔班,因為在香港早上是一個小時《感應篇》,然後下午兩個小時分享懺悔。剛開始我們前半個小時還是依照師父的指示,聽唐山分享懺悔光碟,剛開始還聽一個小時,後來懺悔的人越來越多了,就只聽半個小時,甚至二十分鐘,然後下次再接著再繼續懺。因為在香港每星期二四六有懺悔班,每次兩個小時,甚至出現了大家都排不上名的情況。因此有有一兩個禮拜是每天都有課,每天兩個小時。而且因為懺悔的人太多,唐山的分享光碟就請大家回去看。

有時候,由於報名的人多,還會出現拖堂到兩個半小時的情況。下面有的人會開始聽得不耐煩。其實不耐煩的心一生起,就應該懺了。懺自己學佛沒耐心沒有慈悲心。為什麼?因為有些人初次上臺懺悔,不明瞭如何懺,可能會講一些怨天怨地的內容,我們要有慈悲心,尤其是輔導老師,要仔細地聽。

能夠寫稿子,越完整就能夠懺得越細,得到的利益越多。而且內心最不願意讓別人知道的能夠講出來,這消業障最快。懺悔最好是從最放不下的開始懺。最放不下的能懺了,其他就容易懺了。而且越懺的時候,發現越懺越多,感覺是懺不完,怎麼習氣那麼多?還沒懺之前都覺得自己很好,都是別人錯,一懺完之後,每個人的頭都開始往下低了。

懺悔和諧團體

在香港原來大家相處之間也有許多磨擦。在這懺悔班大家懺的時候,才知道是自己業障太重,每個人都反求諸己,後來氣氛都變了。大家反應,懺悔班一開之後,整個氣氛都改變了。所以師父當時也跟香港的同修開示,師父上人說,要是這個懺悔班能夠在香港好好帶的話,不僅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也能改變自己家庭的命運,以及社會國家的命運,而且世界災難能夠減輕。師父上人很重視這個分享懺悔班,而且叫大家要錄光碟。剛開始大家懺沒有錄光碟,沒有錄影機在前面大家很勇猛,這個攝影機一架上去之後,大家就有所保留了。師父說要看破放下是多麼不容易啊!

大家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態呢?就是執著!執著過去的你還是現在的你呀!真正敢懺的人,他能夠瞭解過去的他已經不是現在的他了。別人笑是笑你的過去,你還對號入座,你不是過去的你了,而且每分每秒都在變。這我們在《妄盡還源觀》裡面知道,我們這個念頭這麼快啊!一秒鐘裡面有一千六百兆的生滅過去了。過去的你,這一秒鐘之前的你也不是現在的你。所以這個面子能夠值幾毛錢?但是很多人就是把面子看得很重。後來變成怎麼樣呢?越高位的人越懺不出來。為什麼?障礙。面子障礙了自己。

師父上人跟胡居士的確很用心,都在看香港分享懺悔班的情況。因為大家的確是發勇猛心在懺,因為在香港要做幾個專題。我們就向大眾說,「懺悔班的內容,只有做了專題才會流通,還要師父跟胡居士認可才會流通。所以大家放心地懺,而且要流通之前也會經過你們同意的,不會說不經過你們同意就流通的。」所以後來大家又放開了,又努力懺,雖然攝影機天天架在前面,大家還是很認真地懺。

師父上人也很慈悲,時常在看這個光碟。因此在香港這個氣氛整個就變得特別好,甚至有時都懺到下課了,還不想下來呀!下面的老師還得要舉牌子,時間已到。已經超過好幾十分鐘了,大家四點要聽師父上人講經了,才下來的。所以這就變成了一種風氣。

其實分享懺悔還有另一個殊勝利益,就是帶的人也能夠得到利益。因為經常熏修,因此對因果報應事實更清楚。後來自己也找機會懺,發現把自己的毛病習氣講出來之後,就有一股止惡的力量。

在《大藏經》裡看到懺悔的功德。經上說只要努力把惡業講出來,這惡種子就枯竭了,惡業不容易增長,當惡業不容易增長的時候,善念就容易發出來。很多人的確是證明了佛經上所說的話,有好幾個人就說,「很奇怪現在惡念生不起來了。」

例證一、懺悔不孝改變境緣

曾經有一位居士,以前對父母心裡有怨恨的,他有五六十歲了,怨恨了五六十年都不曉得要行孝。其實本身自己殺業重,他才感召生活在這個家庭裏面。他知道這個原因之後,就從本身懺。

他其實對父母親的這種怨恨就帶到跟朋友相處,跟同事相處,就怨恨每個人。每個人做事只要他覺得不好的,他就說:「怎麼你們都是這麼差。」他總覺得自己是最好的。可是當他把這個原因找出來,從父母親這邊去懺悔,他懺了好幾次之後,就發現:「奇怪,他怎麼看外面的人每個人都變的這麼可愛了,以前他最討厭的人怎麼變得這麼和藹可親。」這正是印證了藕益大師所說:「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都是自己的心有問題。只要你看到外面境緣這個不好、哪個不好,其實不是外面的人不好,是自己本身不好。後來大家就努力往這方面去改正自己的毛病習氣之後,就發現自己的生活完全改變了,很明顯,才一個多月啊!這是在香港的情況,的確時間很短,而且大家所發的心很真誠勇猛,有的懺了兩次,有的才懺一次,生活就改變了。

例證二、要向你所傷害的人直接懺悔

懺悔不僅要在講臺懺,回去還要對你最討厭的,你曾經得罪的要一一去懺,才會有更好的效果。如果你在這邊懺,不敢面對被你傷害的人,通常這個懺的效果也是有限的。

在香港有一位女眾她本身精神狀況很不好,她是偷偷地學佛,家人不曉得的。家人覺得她身體精神狀況都很差,身體病痛特別多,看了很多醫生也都沒效,都覺得她是神經有問題。其實她不是神經有問題,她是因為惡業太重,所以就感召她的冤親債主就在她身邊,有時候附體附在她的身上。她第一次上臺懺悔的時候,她自己本身意願,她說:她不願意上來懺,是她的冤親債主叫她「上臺,上臺。」結果她就上臺懺,一懺的時候,她還隱瞞,因為她婚前墮胎,不是跟她先生,是跟她先生認識的一位男友。她不敢講,她講話的時候支支吾吾的。後來過兩天之後,來跟我們懺悔,說:「對不起,我那天懺的時候其實沒講實話。她說我本來是不要上臺懺的,是那些眾生叫我一定要上臺,結果才上臺。」後來我們鼓勵她說:「那你有機會的話再上臺懺悔一次,把你真正要懺的再講一次。」然後她就敢懺了,說:「我婚前跟男友有犯邪淫,所以有墮胎,墮胎了兩個。」她這麼一講之後,她的病就好了一半。她看醫生看了十幾年都沒有效,懺悔居然這麼有效果,心裡感到特別輕鬆,但是她回去不敢跟先生懺,後來又有股力量叫她要講實話。我們就鼓勵她說:「因為那是你們結婚前的事情,先生應該能夠接受。你就先試探一下,如果你先生能夠接受,你還是當面懺悔比較好,因為你自己本身也覺得自己還有點不舒服,況且你身上的眾生好像也是不饒你,才要叫你懺哪!」後來,她果然鼓起勇氣,跟她先生說:「我在婚前犯了邪淫,損子墮胎。」她先生一聽嚇到了,先生是天主教徒,天主教是不可以墮胎的。他一聽一楞,然後就問她:「跟誰?」因為她那位男友她先生也認識,她先生當時就猜出來是那位男友。她先生就問她:「是婚前還是婚後啊?」當然是沒結婚之前。她先生冷靜了一下,說:「我可以原諒你,還好你現在說。」他們當時結婚五年,先生說:「你現在跟我說我還能原諒你,還好你沒有騙我五十年,等我們老的時候你說出來,我可能不能接受。」

但是也是會有消業障的反覆期,怎麼樣反覆呢?隔天她先生可能心情不大好,就問她:「你墮了幾個?」她本來不要說,她旁邊的冤親債主又推她,因為她有眾生附體,那附體馬上推她,她知道不說不行呀!她馬上跟她先生說:「兩個,一個是認識你之前,一個是認識你之後。」然後她先生說:「我可以原諒你,但是你明天要跟我去受洗。」他們就找神父,她先生就跟神父說:「我太太婚前有損子墮胎。」那神父就要她發露懺悔,在神面前發露懺悔。她剛開始很生氣,這個事情怎麼又被別人知道呢?我們說:「很好啊!發露懺悔,我們看到師父上人說在二零零零年的時候,羅馬教皇對著全世界的人發露懺悔啊!那你先生讓你又多一次機會懺悔,尤其是在神父前面懺悔,這很好,你做出一個榜樣,給大家看。」不要隱藏自己的惡業,否則最怕的是我們一直隱藏惡業,臨終那一刻現前了怎麼辦?那可能要到三途去啊!那活著的時候趕快報掉好啊!

另外懺悔完以後,最怕有些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上臺懺悔,下來之後大家就開始議論,那個人墮胎幾個?那個人怎麼做這麼樣事情?結果大家在洗手間,在香港地方又小,就這麼巧她也去上廁所,就聽得一清二楚。後來她就說:「明天以後再也不要懺悔了,怎麼懺悔被人家說成這個樣子。」其實這是好事,師父上人講經常說:「我們的惡業讓大家知道,這個人罵你一句,那個人罵你一句,惡業很快就報掉了。如果你做好事,你到處去講,這個人讚歎你一下,那個人讚歎你一下,你的功德都報光了。」惡業報光好啊!不要功德報光啊!所以大家就有信心了。

後來有些第一次不願意上去的,等到她上臺第一次的時候,就欲罷不能了。就急著要懺第二第三次,有的還天天等著,有沒有多餘五分鐘?再讓我上去講幾句話也好,大家這麼樣珍惜這個分享懺悔。

以上是懺悔班的經驗分享,有錯誤及不妥的地方,懇請師父上人、諸位法師,以及諸位老師,大德菩薩惠以批評和指正。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二零一零年三月於澳洲淨宗學院 懺悔班編輯小組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