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傳統文化的分享「四」

懺悔推廣篇

傳統文化的分享「四」

懺悔班的經驗分享

二零一零年三月慚愧學生彌陀子報告於澳洲

懺悔班編輯小組整理

感恩師父上人慈悲加持、諸位法師、諸位老師、諸位大德菩薩的護持、有這個機會,再繼續跟大家分享懺悔班的一些經驗。

學院同修 發心勇猛 真誠懺悔

在澳洲淨宗學院,我們看到大家很勇猛精進。居士懺悔班報名的人有很多。昨天一位師姐就懺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師姐幫她母親懺悔殺生業,她自己本身也懺悔,內容非常好,對照了《十善業道經》裡面的內容進行懺悔,讓大家看出,原來殺生業就像藕益大師所說的,很容易跟眾生結怨。師姐所講的殺生,所導致的怨結,就結在婆媳之間,結了二十幾年的怨恨。她講的很感人。學院日後錄專集流通時,可以把它歸到「孝道篇」,以及「殺生篇」。

其次,可以將懺悔內容搜集、分類,製成光碟流通。學院可以在每一期懺悔完之後,把大家的懺悔報告,依照內容分類。例如,「孝道篇」、「悌篇」。分類的方式可以依照師父上人給我們提出的十二個德目「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師父上人希望我們今年能夠落實這些德目,剛好我們可以把懺悔內容所顯示出的因果教育,把它歸到相應的德目裡面,這樣製作光碟流通,可以度很多人。

再次,針對懺悔內容加以總結不可少。學院有很多講經的法師,對於教理都很通達。居士班可以請一位法師來帶。學院法師都有學過《弟子規》、《太上感應篇》,以及《十善業道經》。這些都是帶懺悔班時需要的基礎。尤其《十善業道經》非常好,其中藕益大師給我們歸納出殺生會有十惱法,犯邪淫會有什麼樣的問題等等。所以我們在總結的時候,可以依照《十善業道經》對發露懺悔的內容加以總結。這個本子特別好!藕益大師從佛經將各種惡業的果報歸納出來了,我們可以依據這本書一條一條地給懺悔者做總結。總結很重要,因為它可以更增加大眾懺悔的信心,也知道懺悔完之後,回去應該怎麼改過。學院法師們很發心來帶居士懺悔班。大家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請教法師。

一、總論:如何懺悔

在臺灣和香港,都是早上學習因果,課程內容包括《感應篇》、《十善業道經》、《文昌帝君陰騭文》,以及《俞淨意公遇灶神記》,接著就是懺悔班開始。「因果學習」和「分享懺悔」兩個課程不一定要連在一起,比如說大家可以第一堂課都上因果教育,然後第三堂課來懺悔。

在學院,因果教育的課程可以居士跟法師們一起上,然後懺悔就分開來懺。將因果教育和懺悔結合起來能夠起很大的效果,因為大家可以把早上所學的,比如《太上感應篇》的條目,逐條對照自己日常生活,犯了哪些,就能夠很容易懺悔出來。

(一)懺悔分五大科目

一些同修很想懺悔,但不曉得從哪邊著手。對於這個問題,《十善業道經》就是一個綱領。「殺、盜、淫、妄、酒」,可以依照這五條開始懺悔。這五條綱領中的「酒」不容易理解,其實有些人,以前很喜歡喝酒,也因為酒後亂性而造了不少業,所以酒也是一大科目。我們可以從這五大科目開始懺悔。

(二)懺悔要細緻

懺悔要細緻,比如說懺悔殺生的時候,不能只說,「我殺過什麼,殺過什麼。」這樣草率地一帶而過,眾生聽了,也不會原諒你。我們在懺悔的時候,要真正想到,那個被我們殺害的眾生,當時他是多麼地痛苦。

自己回想以前懺悔的時候,都不會流眼淚。只是說,「以前殺過什麼等等」就這樣幾句話帶過,這樣懺悔的效果有限。但是如果能夠細細回想眾生受苦的那一幕,那麼懺悔的真心才容易生出來。

例證:懺悔殺雞

末學懺悔小的時候母親殺雞的事情,便努力回想,那雞被一刀割斷喉管,血噴出來。我當幫凶提著它的腳,讓雞血滴入碗裡,眼看著那血滴啊!滴啊!一直滴到最後一滴。我又殘忍地把它趕快拿去煮雞血糕吃。所以後來感召的果報就是全部口腔潰爛,爛到喉嚨這邊來。

有一天剛好打佛七,我求佛菩薩加持。晚上我就夢到以前媽媽殺雞,我在旁邊幫兇,抓住雞的小腿。雖然雞是媽媽殺的,可是雞是我吃的,尤其是雞腿、雞翅膀等最好吃的部分都是我吃的。所以感召念佛的時候就四肢無力,但是逛街時腿腳就特別有力。好像是造業時就特別有精神,要精進修行就提不起精神來。這就是業障現前,以前還不曉得。

後來,學習《十善業道經》、《感應篇》、以及《弟子規》,更加瞭解到一切這些障礙都不是從外來的,都是自己以前所造過的業所感召。

(三)深入因果教育和懺悔業障相輔相成

深入因果教育後,發現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本因果報應的書。在懺悔班,如果大家發勇猛心,把自己所遭遇的一切,沒有任何保留地講出來,讓大家看到,《太上感應篇》就在你的身上,《十善業道經》的報應也在你的身上,足見因果可畏!這樣就更能夠警惕大家,不敢再造作惡業。

我們在懺悔過惡時,結合學習因果教育,二者就可以相輔相成。因果教育基本有四門,都是很重要的經典,即《太上感應篇》、《文昌帝君陰騭文》、《了凡四訓》,以及《俞淨意公遇灶神記》。這幾部書非常好,如果大家深入學習因果教育,加上發露懺悔業障,這樣起心動念都會特別謹慎小心,連自己意業都會努力去控制。

以前沒有察覺因果報應的慘烈,後來學了因果之後就知道害怕了。明白為什麼經上常說「菩薩畏因」。真的是這樣!當我們瞭解果報的嚴重性,就不敢造作惡因了。眾生則不知畏因,只知畏果。眾生往往等到果報現前的時候,才知道害怕,可是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們希望懺悔達到知道「畏因」,不敢再造惡因了。

此外,我們的修學,如果能夠從因果下手,我們就會發現心定了。遇到逆境逆緣,我們不會再怨天,不會再尤人了。以前不曉得,時常怨這個人、那個人,其實不是別人不好,而是自己不好,惡業太重。尤其是殺業令我們和眾生結怨,那些眾生就會利用旁邊的人來惱害你,為什麼?因為「眾怨不解,難除怨結」,藕益大師這兩句話就點得清楚明白。但是我們那時候卻看不懂。經過大家上臺懺悔、把自己的經歷講出來。我們歸納起來,我們對因果的信心進一步增加了。因此,懺悔班其實也是在學習因果教育。

二、懺悔班的經驗

(一)主持人及輔導學長很重要

主持人及輔導學長很重要。由於法師慈悲發心帶領懺悔班,在法師的帶動下,居士班目前有人發心負責輔導學長的工作。他們會幫忙登記,看哪些人報名,或者是做一些分類的工作,以後要錄專輯的時候,就知道哪些人曾經懺悔過,幫忙做一些記錄。因為學院的簽證有些只有三個月,一離開,這裡又沒人了。所以輔導學長越多越好,就像師父所說的,大家輪流做莊,這樣我們就不用擔心沒有輔導學長了。

(二)切不可自讚毀他

懺悔班在主持的過程中,有一個比較大的忌諱,就是千萬不要自讚毀他,我們絕對不能犯。我們學佛,絕對不能對任何宗教,有任何批評。不但如此,就是心中生起高下之念,也都會招來一些障礙。

末學在臺灣就犯了這一條,以至於差點走投無路。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臺灣的道教很興盛,有一個曾學過道教的人,因為有一些特殊因緣,每走到一個道宮,很多道宮的主人就陣亡。情況這麼嚴重,當然是自有因緣。這人來懺悔班懺悔後,懺悔班因緣很快就結束了。

自己當時不曉得因緣,後來才知道我們在這邊懺悔,有很多無形眾生,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這些眾生有的也是學不同宗教的,只要我們心裡有高下心,都會惱害這些眾生。自己當時總結時,雖然沒有任何批評,但是心裡起了一個意念,「佛教好,來學佛。」就是因為這個意念,差點小命不保。

有人告訴我,因為這個錯誤的意念,讓我在臺灣就不能待下去!而且連命可能都不保。而且這個障礙不止一年,是好幾年。我一聽都有點訝異,「怎麼發一個善心,竟然會感召這麼大的障礙來?」

還好當時師父上人在臺灣慈悲開示「要真正懺悔」。懺悔之後才知道,這一念高下心就已經惱害眾生了。為什麼?師父上人在《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時曾經說過,我們這一念,這一彈指是粗念,一個粗念裡面有三十二億百千念。這麼多的細念,念念都是周遍法界。當我這個不善的念頭生起、它就周遍法界,過去生那些被我得罪的很多眾生,馬上就全部召感來了。

經師父一開示,才知道原來自己過去生曾經得罪過道教,甚至可能過去生自己也因為學佛而對其他宗教自讚毀他過。所以,因緣際會的時候,果報還自受。

其實一切都有因緣果報,如果因果沒學進去,遇到境緣就會怨天尤人。末學也是如此,所以感到很懺悔。還好有師父上人的威德,否則小命都難保。總之,我們要特別謹慎小心不能夠有高下心。在此也深深懺悔自己無始劫以來怨天尤人的惡業。

凡事自有因緣,我們不用起心動念去評好壞,這會障礙我們修行。我們的心一定要用平等心,平等心就會減少障礙;人只要心不平等,有好惡就很容易招來障礙,這是自己在臺灣懺悔班遇到最大的一個境緣。事實上,有些道教的修行功夫很高,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俗話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何況我們又沒有功夫,更應該謙虛了。謙虛才能夠避免很多魔障。自己因不平等心。感召來很多無形的障礙。這種無形的障礙表現是眾生用身邊的人來障礙。遇到這些障礙的原因都在於自己。業因果報,絲毫不爽,都是自己曾經造作的。這是過去生曾經跟他們結下不好的因緣,由於有了一個不正的心念,他們就立刻全部到齊。所以一起心、一動念都不要小看,感召的速度非常快速。因此,我們在心念上一定要特別謹慎小心!

至於每個人學什麼樣的法門,都是各有因緣,而我們只能做一個增上緣。別人如何選擇,我們不能太過於勉強。如果執著「一定要怎麼樣才好」,到時候障礙就找上門來了。末學就曾經有這樣的執著,有時候太熱心,卻不曉得其中有很多因緣果報,不可勉強。這是主持懺悔班的時候,需要比較謹慎小心的地方。尤其我們在澳洲接觸很多不同宗教,我們對每個宗教講話,都要謹慎小心,千萬不能有自讚毀他之念。念頭尚不可有,何況行為!若有這樣的行為,就會招致很大的障礙,遇到更多的麻煩。

所以,後來末學跟道教眾生懺悔,為什麼?因為境緣都是自己感召來的,肯定過去生曾經得罪過他們。懺悔之後,情況稍微好一點。但是,還要真誠地懺悔,所以在這裡,我在法師、以及諸位大德菩薩面前來懺悔!向無量劫至今生有意無意得罪的道教有緣眾生至誠懺悔。也希望大家不要重蹈覆轍,因為後果不堪設想,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自己在台灣那段時間,整個身體漆黑,人越來越瘦,還找不出原因,心裡想,「我沒有做什麼壞事,怎麼會感召這樣果報?」可見,有些因緣果報,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有些障礙,也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因此,我們要謹慎小心,我們的起心動念,一定要平等。

佛在經上也說,「世法平等,無有高下。」為什麼佛要這麼說?每個眾生,都有他的因緣,他就是需要在這邊吃苦,了那些賬,才能入佛門。換句話說,有的是過去生欠人家的,一定要還清,他才有辦法進入佛門。當他還沒還清時,說明他還有因緣未了,這時候,我們不能操之過急。

(三)不可急於希望他人學佛

有些同修時常很擔心家親眷屬,覺得家屬怎麼不趕快學佛。家屬學佛,也是有時節因緣的,不是我們急得來的,否則因緣果報不就不成立了嗎?那麼,我們所能夠做的,是給親屬增上緣而已,選擇權還在他們,讓他們自己選擇,我們完全沒有控制的念頭,沒有要求親屬一定要怎麼樣。如果我們有一念要求別人的心,就是有高下心了。我們覺得學佛比他們好,比他們高,就是高下心。可是,親屬會觀察你,但是由於我們還沒有學到佛的境界,往往讓親屬感到「學佛的也不怎麼樣,也時常生煩惱,時常生氣,跟我們不學佛的,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所以,重點是在自己真正努力修行,把好的結果拿出來給別人看。讓眾生產生信心,而不是強加於人,一定要別人馬上成佛,念佛往生極樂世界。我們雖然是為別人好,但是也不能操之過急。

對待家親眷屬沒有高下心,我們學佛的心才能夠定下來。可見,因果很重要。只要能夠明瞭因果,人心就能定下來,我們就不容易因為一些境緣而生煩惱,更不會出現心裡很著急,不曉得如何是好的情況了。

(四)要保持平等心

保持平等心是帶懺悔班需要注意的一點。這是自己在臺灣所遇到的一大考驗。幸蒙師父上人威德加持,有人跟我說,「還好,師父上人的威德力很大,否則你早就沒命了!」非常感恩師父上人的慈悲加持。總之,我們自己要謹慎小心,有什麼問題,可以請示師父上人。大家不用害怕,能夠在師父上人在的時候,開這個班是有福報的。只要我們發心主持懺悔班,佛力就會加持我們。而且,這也可以幫助我們消業障。為什麼?因為該遇到的因緣,我們是躲都躲不過的。時節因緣聚會的時候,我們就一定要面對了。

(五)逆境不能躲避

事情未發生之前,有人告訴我,「那段時間你最好不要在臺灣。」但因緣該遇到的躲不過。其實,不要小看逆境。遇到麻煩就是我們開智慧的時候。如果沒有這些魔境,我們的智慧沒辦法開顯。凡事都要逃避,能逃到哪時候呢?面對魔境,用躲的心、害怕的心如何成就。後來明白,為什麼因緣如此,就是讓我面對境緣,讓我更瞭解原來起心動念是這麼可怕,只要一起心,一動念都會感召果報。惡念一旦生起,就會感召不好的緣。速度之快,不可思議!通過這件事,自己才深深體會到,師父上人所說的彌勒菩薩跟佛這段對話,一彈指也就是一個粗念,有三十二億百千念(細念),念念都是周遍法界,所以障緣很快就來了。

(六)懺悔可以幫助眾生學習傳統文化

再者,我們不能小看自己發露懺悔,因為我們懺悔的時候,有很多無形眾生,和我們一起學習,一起懺悔。有人跟我說,「有很多幽冥界眾生,都在學傳統文化。」我們在學傳統文化,幽冥界眾生也在一邊學習。但是他們比我們困難多了。有人說,「幽冥界的眾生很可憐,沒有任何教材。只能靠一點點,灰灰的、黃黃的,一小片文字,來學習,特別辛苦!」所以我們在懺悔的時候、學習傳統文化的時候,可以請他們一起來學習。意念請他們,並求護法神讓他們進來一起來學。尤其學院還有「萬姓祖先紀念堂」,我們在學習的時候,萬姓祖先也會來聽,也會來懺悔的。在學院,昨天師姐上臺至誠懺悔的時候,痛哭流涕,把一條毛巾都哭濕了。那一刻,我們下面的人也哭成一片。此時,每個人都在消業障。發露懺悔能夠起這個作用,這是非常好的。

即使前來參加懺悔班的人很少,大家也不要灰心。在臺灣懺悔班,也曾因無形的障礙,人數銳減,只剩下三、四個。當時自己秉持一個觀念:「即使只剩下我一個,我也得懺悔!」我就照著課程,先播二十分鐘的唐山光碟,沒有人上臺懺悔,就自己懺。我相信師父上人讓我們開這個課,肯定對我們有好處。所以,只要我們大家能有這顆心,持續下去,龍天就會護法。而且,即使臺上只有一個人懺悔,臺下兩三個人聆聽,場面冷清到這個地步,但是,有肉眼見不到的無形眾生也會來參與。正因為這麼一堅持,過了幾堂課之後,人數又恢復上來,達到十幾個了。所以好的東西也會有魔考,考大家是不是真正想要懺悔,是不是想真正修行、想要進步。我們做好事,考試會很多,不會一帆風順,不會一下子就能夠有多麼好,遇到很多瓶頸的情況在所難免。

(七)主持懺悔班要有慈悲心

另外我們也會遇到有些懺悔者,上臺後會語無倫次。因為懺悔者有很嚴重的業障,即類似附體的情況。讓他一下講東、一下講西,好像不著邊際。此時,下面有些人就難免顯得不耐煩了。這時就要趕快懺悔,因為我們有不耐煩的心,就跟道心已經相違背了! 古人說,「境緣無好醜。」所有的境緣都是在磨煉我們,看我們是不是在真修行,是不是真正有慈悲心、有耐心。所以,帶領懺悔班以及做聽眾,都是喚起我們慈悲心的修行時機。

澳洲淨宗學院的懺悔課程是一個小時,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則是兩小時。要大家坐兩個小時,中間難免有些人坐不住、跑來跑去,甚至有些人跑掉不聽了。這些情況都是不明因果的反應,因為不耐煩時,慈悲心就失去了。如果觀世音菩薩像我們這樣不耐煩,恐怕我們就麻煩了。試想,我們每個人在遇到急難恐怖的時候,都會求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地救助,我們也是在他面前,嘮嘮叨叨,不曉得講多少語無倫次、不著邊際的話。菩薩要是像我們一樣沒耐心,趕快跑掉,那誰還來救我們呢?

因此,懺悔班的老師和聽眾,大家要想自己就是觀世音菩薩,充滿了慈悲心。觀世音菩薩教導我們,不是教我們有事去求他,而是教導我們要把菩薩慈悲救世的精神落實在自己身上。一旦我們發現自己沒有像菩薩的大慈大悲心,就要趕快懺悔。這樣一來,慈悲心一生起來了,就坐得住了。不僅如此,無論臺上講者說什麽,我們都不會生煩惱。

如果真的出現聽不下去的情況,我們可以在下面念佛迴向給臺上的講者,這樣就會好多了。在懺悔班什麽樣的情況都會遇到。尤其在香港,情況更加複雜。

(八)以複雜的情況為老師

在香港懺悔班上臺分享的同學,有些是剛接觸佛法的初學者;有些是從中國內陸過來的人士,他們很多對佛法和聖賢教誨都還不是很有基礎。這些懺悔者在臺上講的內容有些難免會天馬行空,往往會出現一些出乎意料的場面。所以主持老師要特別有耐心。畢竟,別的聽眾不聽沒有關係,主持老師要負責做總結,所以還得張大耳朵聽,努力從中找出對懺悔者真正有幫助的部份。

自己剛開始在這個處境下會感到厭煩,覺得「別人聽到不好聽的可以跳過,我們還全部都得聽」。不僅如此,別人來不來懺悔班可以隨自己高興,主持人一定要每堂必到,而且要仔細聽、記重點,生怕總結不出來,場面尷尬,也很愧對大家。

然而,這樣的磨練對我們是有好處的。其實每個人的經驗都是我們的老師,不管他講的是奇怪的也好,不奇怪的也好,其實都是在幫助我們增長我們的後得智。就像《華嚴經》裡善財童子的五十三參一樣。在懺悔班,每上臺一位,就有一位善知識讓我們參學,這樣學習下來,的確能夠開展我們的後得智。以至於能夠將有些情況突然跟佛經上的經句結合起來。這是在香港這個複雜環境中培養出來的。

香港有些同學在做懺悔報告時會說得非常詳細,他們有時候報告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那些報告兩個小時的同學,已經是一個很完整的報告了,不僅能夠跟《十善業道經》所列出的條目一一加以對照,還能夠和《了凡四訓》、《太上感應篇》和《弟子規》結合起來。所以說是每個上臺者都在幫助我學一遍因果教育。這樣一來,發現原來經教,以前修學淺的時候,看經教是淺的,當很多人來幫助,經教看得更深。就更有警惕作用了。

所以,聆聽每個人懺悔對我們都有好處。就算剛學佛的人也都是我們的老師。我們要是能夠把每個上臺的人都看做是自己的老師,就能夠學到很多東西。總之,這是我們帶領懺悔班應該具備的心態。

三、懺悔者如何突破心理障礙

有些人雖然很想上臺發露懺悔,但是有心理障礙,怕被別人笑。這表示他的執著還很重,沒有放下。師父上人教導我們要「看破」、「放下」,尤其要放下妄想分別執著。師父上人教導我們,要從最難放的開始學習;從放下執著開始。

上臺懺悔怕講不好,這便是一種執著。其實,我們不用害怕,我們害怕表明自己有業障。是業障在障著我們。這說明,能夠上臺懺悔的人也要有上臺的福報,後來,才瞭解,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福報的。而害怕被人笑就是一種業障,這個業障不是障礙別人,而是障礙自己,因為這樣就沒辦法把業障消除。

為什麼懺悔能夠消除業障?因為我們將惡業懺出來,可以讓惡業種子不再增長,用功得當的甚至能把整個罪根都懺出來。所以,不要小看懺悔功德,即使是一兩次的懺悔,都能夠有非常殊勝的功德。所以說要上臺也要有上臺的福報。

有了害怕的心,不敢懺悔,那麼就背著自己的惡業,直到生命最後的那一刻,惡業還跟著,那就麻煩了。那時候,就算想往生極樂世界,也不是那麼容易了,這些惡業會障礙我們往生,到時候,阿賴耶識裡面惡業種子一個一個出現,在即將往生的時候不能守住佛號,反而生氣起來,氣這個人,氣那個人。這麼一來就不得了,這一氣就將自己送到三途(即惡鬼、畜生、地獄三惡道)去了!因此要把握住機會,懺悔不能等。

四、懺悔要抓住時機

所以,懺悔一定要能夠把握住機會。我們在臺灣的懺悔班剛剛開始開設的時候,就看到大家都很相讓,常聽說,「你先懺悔、你先懺悔。」有些人就這麼等著,覺得還有時間。誰知等到自己要懺悔時,懺悔班結束了。沒有把握住當下。機緣稍縱即逝,就這麼快!所以,能當下抓住機會的人是聰明人,這個等待很可怕!

這個情況在香港也發生過,也說明懺悔不能等。末學要離開香港回澳洲,臨行前兩星期,許多同學就說,「我要趕快懺,你一走了,我們沒有人可以總結,所以一定要你在的時候,我們趕快懺!」這下不得了了,剛開始沒有很積極的同學,都擠著來報名。

有的一直說寫不出懺悔稿的同學,也在兩天之內,熬夜至一兩點寫稿,將懺悔稿全部寫出來了。這些原本不積極的同學,不但趕著上臺懺悔,而且他們在懺過一次之後,嚐到了法味,就努力要抓住機會要再懺。這樣每堂課都會超額,有些同學甚至說,「能讓我懺悔五分鐘都好!」這說明這些同學已經懺到法喜了,才會這樣分秒必爭。由於報名人數太多,每週原本三次的懺悔班就變成天天都開班、每天兩小時。甚至還有同學在臺上不敢向大眾啟口的過錯,抓住末學在課下繼續懺悔。因此,那兩個星期,真感到疲憊。

香港因為法師很少,居士講課的也不多,所以,一門課只有一位老師負責,目標就全部集中在一個人身上。這種情況在學院不成問題,學院法師多,大家分攤主持工作,就可以避免主持工作負擔過重。

五、懺悔班成功要素

(一)上下同心

香港的懺悔班有三位輔導老師,所有雜事都由輔導老師在課前安排好,諸如報名名單、錄音錄像等。後來錄製懺悔班專題的時候,輔導老師做了很多工作,加上副總幹事也來主持專題製作的工作,主持人能省很多體力。總之,大家一條心,分頭主持錄製懺悔專題,幫助眾生。協會從總幹事、副總幹事開始,上下是一條心支持懺悔班。

在專題製作方面,以協會製作「損子墮胎」、「殺生惡報」兩個專題為例,輔導老師兩個一組,整理懺悔內容,再主持製作成專題片。輔導老師先將懺悔班上內容比較好的挑出來,讓大家一一來報告「損子墮胎」、「殺生惡報」的經歷和果報。

輔導學長在整理懺悔內容的過程中,還會找一些相關資料,充實專題內容。例如,在製作「殺生的惡報」專題的時候,輔導老師就會去找一年殺生有多少,其中損子墮胎的數目讓人觸目驚心。一年全球墮胎的數字高達五千萬人!我們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打了六年,死傷人數大概六千多萬人;澳洲人口大概兩千七百萬人口,換句話說,全球一年墮胎的數目,就是澳洲人口的兩倍!所以可見得墮胎是多麼嚴重,是全球性的大問題。所以他們在做這「損子墮胎」專題的時候,輔導學長及總幹事、副總幹事上下一條心。他們出面主持這個專題,挑出懺悔班裡關於墮胎惡報的內容比完整的同學,讓他們出來報告,並錄音、錄像。

以後,澳洲淨宗學院的法師或輔導老師都可以來主持這些專題。這樣可以幫助很多眾生。專題片還可以請法師們來做總結,畢竟法師在經教上下過功夫、講話具有公信力。能度化更多的眾生。說服大眾千萬不要殺生,告誡大眾「千萬不能殺生,否則果報會如何淒慘;千萬不要損子墮胎,否則果報會如何慘烈。」勸化更多的眾生,這是我們可以做的。所以,輔導老師也對於懺悔班的成功至關重要。

(二)師父的指導

師父對香港的分享懺悔班曾經有好幾次的指導,師父上人勉勵香港同修,「大家努力懺悔,可以救自己,也可以救自己的家庭,以及救國家,救香港,香港的災難能夠減輕,這就是護國息災。」

而且師父上人在臺灣的時候也講過,「我們做的三時繫念,這是護國息災,但是它是治標,真正治本在於《唐山分享》的光碟,那就是治本。」換句話說,唐山分享光碟主要內容是懺悔自己所造的惡業,所以懺悔就是治本。為什麼這樣說?因為懺悔可以把「貪、瞋、癡」三毒拔除,這三毒是災難之因,拔除三毒以後就不會有災難了。反之,三時繫念法會做完之後,如果大家又繼續搞「貪、瞋、癡、慢」,消災就有限了。這就是為什麼師父上人說,「要雙管齊下」的原因所在。

香港的因緣很好,大家很努力在懺悔改過。所以,師父上人很高興,指示我們可以把內容好的懺悔錄出來,放在網路和電視上流通。澳洲淨宗學院也可以將好的懺悔內容放在網路和電視流通,可以度化很多人。

(三)負責人大力支持

香港同學之所以能夠如此認真地懺悔,也與香港佛陀協會主要負責人的支持分不開。協會董事胡居士用心開辦懺悔班並大力支持。協會上下一條心支持懺悔班。且前總幹事胡居士看到大眾的懺悔,也表示要安排時間去香港懺悔。大家看到總幹事都想認真懺悔,下面的人就更是熱衷懺悔。這是一個很好的帶頭作用。

所以懺悔班要能夠成功,首先要大家都認識到懺悔的重要性,明白懺悔才是真正的護國息災。學院很殊勝,早上懺悔班是治本,下午有三時繫念來治標,這樣大家三業(即身、口、意三業)清淨,澳洲就不會有災難了。而且,懺悔後再做三時繫念,那功德力就會更大,把這個功德迴向世界和平,二零一二年災難不要來。則災難肯定可以推遲、可以減輕。我們不要小看幾個人的力量,師父常說,「一群人的力量不可思議」,尤其大家要是身口意三業清淨的話,再來做三時繫念,再來念佛,功德效果非常大。所以,我們要對懺悔有信心,要努力辦好懺悔班。

(四)輔導老師盡心盡力

香港懺悔班能夠取得成功,得力於幕後有很多人在幫忙。學院也已經有幾位發心的輔導老師,他們可以幫助主持的法師,法師就不用那麼忙碌,課上由輔導老師報告下一位懺悔者,法師則專心負責做總結,課下由輔導老師搜集報名名單等工作,法師則可以專心研教、備課,課上的總結就會更加有力度。因為如果法師因為要處理太多分心的事情而力量分散,缺乏時間深入經教,如何能夠依據經教內容來跟大家做總結呢?香港的懺悔班,得益於輔導老師們對上臺懺悔者的安排以及錄影等事務的處理,主持人就能夠專心做總結。且總幹事、副總幹事的出面支持,輔導老師不斷地協調溝通,上下都是一條心支持懺悔班,顯示出團結就是力量。

此外,香港同修做事效率高。總幹事一講,馬上下面就開始行動。行動效率之高,令人驚訝,所以整個因緣就促成了。香港懺悔班顯示出「六和敬」的精神,我們學院也可以顯現出「和」與「敬」。因為大家有共同的理念,這樣力量就會更大。

(五)懺悔者善根深厚

另一方面,懺悔班的成功還得益於上臺分享懺悔的同學善根深厚。香港懺悔班中,有很多分享懺悔者是聽師父經教很多年,而且學過因果教育的同修。所以他們懺悔的內容,都能夠對照到因果、依照《太上感應篇》的內容來懺。所以有一些懺的好的,對下面的聽眾來說就像是在學一堂因果教育的課,所以收獲就特別大。這方面澳洲淨宗學院也很有根基。大家都是聽師父經教多年了。相信懺悔也會很深入。昨天師姐的懺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師姐懺的內容非常感人,善根非常深厚,說明學院大眾的同修善根都很深厚,這是很難得的。

(六)真誠發露懺悔 可先寫稿子

懺悔最好是先寫好稿子,因為有稿子的時候,懺悔內容會比較完整。例如昨天我們看到師姐就備有稿子,她的懺悔稿寫得很詳細,講一遍國語,又講一遍台語,給她媽媽聽。

懺悔最好把自己要跟哪個人道歉,找他一起來。這種情況我們在臺灣有遇到,一對是母女檔的,媽媽跟女兒懺悔,把女兒請來,對著女兒懺悔;還有夫妻檔的,太太上臺懺悔,不僅跟佛頂禮三拜,還跟先生頂禮三拜,她先生說,「不用跟我頂禮,你跟佛頂禮就可以。」她懺悔完之後,先生馬上表示,「我也要上臺懺悔。」馬上,她先生又上臺懺悔,彼此化解了十幾年心裡的一些結,很有效。夫妻之間結了十幾年的怨結,很深很難化解,能夠當著大眾的面前講出來,整個結就解開了。

所以如果要向誰懺悔,最好請對方來聽你的發露懺悔,這樣一次就解開怨結。否則在這邊懺悔,回去還要懺一次,如果回到家沒那個氣氛,就懺不出來了。氣氛對於懺悔也很有影響,香港懺悔班教室形成了一個氣氛,大家普遍感到一走到那個教室就想哭就想懺悔。可見那個氣氛已經都培養好了。在這樣的氣氛下,有些不敢講的,本來還猶豫的、不想說的,上臺後,就霹靂啪啦,一下子都講出來了。有些同修下臺之後很後悔,奇怪自己「剛才怎麼全部講了?」

例證:香港的媳婦

香港有一位媳婦很怨恨她的婆婆,婆媳不合,媳婦很怨恨她的婆婆,兩個人打、罵二十年了。媳婦本來是不敢上臺來懺的,因媳婦曾經心裡詛咒婆婆趕快死。她曾經問一位善知識,「婆婆還能活多久?」,善知識說,「快了快了,你婆婆沒幾年了,就快走了。」她想,「婆婆快死了,就對她好一點吧!」就這樣,她真的對婆婆稍微好一點,沒有再互相吵架。結果,婆婆活了一年、兩年、三年都沒走,居然活了八年。她心裡想,「這個人怎麼說的這麼不準。」不免有點怨恨。其實媳婦學佛好幾年,所以學佛很容易只是掛了佛的招牌,內心不是真正學佛。佛菩薩怎麼會咒人死呢?後來媳婦上臺懺悔對婆婆不孝,本來她不敢懺這一部分,不曉得為什麼上臺就講出來了。她在大眾面前懺悔後,回去又跟婆婆懺悔。就這樣兩個人關係就變好了。

這些年的怨恨讓她身上長了一個硬塊。一般人懺悔後都多會感到身心清淨,但是她懺悔完之後,竟然身體不舒服了一個禮拜。她因此就說,「懺悔好像沒有什麼效果,懺悔完之後反而是肚子痛,身上不舒服。」末學就說,「這是重罪輕報,你對婆婆這麼忤逆,死後應該是墮地獄的,讓你身上長一塊瘤,這是花報,你這麼一懺悔,是重罪輕報。」

《印光大師文鈔》文鈔中講到,有一個人沒學佛身體很好,一開始學念佛法門,便生大病,病了好幾年都沒有好。他因此對念佛沒有信心,請教印光大師。印光大師就說,「你這一生還好學佛,你要是不學佛的話,死了到地獄去,三途去。還好你念佛,這是重罪輕報,你要更有信心,報完之後,你身體就好了,不好也能夠往生極樂世界了。」他才又有了信心。

做懺悔總結的時候,末學講了這個故事,她聽了這個故事,她就有信心了。一個禮拜過後,她就跑來告訴我,「很奇怪,我身上那個硬塊不見了,我東摸西摸怎麼都不見了,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我說,「你因為心態轉好,身體細胞重新排列組合,把你這個硬塊,不曉得排到哪裡去了,所以在重新排列的過程當中,身體當然會有些痛。」

之後,她就對我說,「你趕快回來,等你回來我還要懺第二次。」此前,鼓勵她上臺懺悔的時候,她說,「我死也不要上去懺,跟婆婆打架這種事能懺嗎?」她外表看起來是一位很慈祥的婦女,沒有想到跟末學一樣,「心毒貌慈」。她在懺悔完之後,人就不一樣了。一個禮拜後,就身心輕鬆了。

(七)深入經論:增長懺悔的信心

這些案例都可以幫助大家增加信心,懺悔功德真的不可思議。佛在《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上說,「若能如法懺悔者,所有煩惱悉皆除」,換句話說全部煩惱都能夠除掉,懺悔能達到這麼大的功德。而且經上說「懺悔能生天路,懺悔能得四禪樂,懺悔能雨寶摩尼珠,懺悔能延金剛壽,懺悔能出三界獄,懺悔能開菩提華,懺悔能見佛大圓鏡。」所以它有很多殊勝的利益,都能夠通過懺悔得到,而且佛的大圓鏡智能夠得到,換句話說能夠圓滿成佛。所以懺悔有很多殊勝的功德,這些從經論摘錄下來的(詳見附錄),大家可以多參考,增加自己的信心,的確功德不可思議。

此外,佛在《大乘本生心地觀經》裡面將懺悔分成「下品懺」、「中品懺」,以及「上品懺」三類。能夠懺到痛哭流涕的,至少已經是下品,就像師姐這樣子從頭哭到尾的,這個都是很真誠,至少是下品懺;如果能夠懺出,毛孔出熱汁,或者是眼出血的是中品懺;另外能夠懺到毛孔以及眼都出血的是上品懺,這是一種懺悔標準。

另外一種說法,懺悔心一起,立即不起造罪之念者,視為上品。換句話說,能發露懺悔,那個罪根拔起,連那個念頭都沒有了,懺悔能夠有這個效果,這是上品懺悔;如果「隔時不起念者為中品」,即過了幾個小時之後,那個念不會再起來,這是屬於中品;「隔日不起念者為下品。」換句話說,我們以前的罪業懺出去之後,這些罪業就不會干擾我們了。有些懺悔效果厲害的,可以一懺馬上就不會再有這些惡念了,有些是要隔幾個小時;有些是要隔幾天,隔幾天者屬於下品懺悔。

師父上人開示,最殊勝的是念念都是阿彌陀佛,其他念頭都沒有,那是上上品。所要專念阿彌陀佛。要勸大家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們遇到淨土法門很殊勝,懺悔業障後念佛障礙減少,功夫容易得力,最後能帶業往生。只要一口氣還沒斷,雖然造了阿鼻地獄的罪業,佛都有辦法救。我們在經上讀到,阿闍世王造五逆罪,殺父親、害母親,跟提婆達多交結破壞僧團、破和合僧。阿闍世王到臨終的時候才覺悟,知道自己過去造了大錯,向佛求懺悔。佛教他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他是至誠心真誠懺悔,懺悔的力量超過他的業力,他往生極樂世界。而且往生的品位很高,佛說他往生是上品中生。有些人看到這裡不服氣,造作那麼重的罪業,下下品往生已經不錯了,怎麼可能上品中生?才知道懺悔的力量不可思議。一念回心那個人就是至善,真正善人,我們諺語裡面常講,「浪子回頭金不換」,他真回頭了,這一回頭就超凡入聖。

另外,經上也說到什麼叫真懺悔?經上說的,「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換句話說能夠懺到三業清淨,不再起念的時候,你的罪就消了,換句話說,業障就消除了。「罪亡心滅兩俱空」,你所見的是光明滿室,佛來摩頂受記了。為什麼?因為你真的是從罪根整個拔除了,所以「罪亡心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這是我們懺悔的一個原理。我們能夠把握住這些,我們只要如理如法來做,那肯定會收到很好的效果。

(八)值得學習的三張光碟

關於如何能夠如理如法地懺悔,目前有三個資料值得懺悔者參考。師父上人曾經交代過,要我們多看彭鑫醫生的光碟,要看十遍。。師父說彭鑫醫生在山東的講座非常好,因為他是對治淫欲的念頭。

淫欲心是不容易斷。邪淫惡業很容易犯,幾乎每個人都有犯過。因為按照《俞淨意公遇灶神記》所說的以起心動念為標準,則邪淫的惡業很容易犯。俞淨意公看到美女子多看幾眼,還以為自己沒犯邪淫。灶神說,「你看到美女子,即心搖搖不能遣。」換句話說,心裡就開始想,這個意念就是算犯邪淫了。

犯邪淫的果報就是功名被削去。就是這一點意惡,俞淨意公二十一年間科舉考了七次,考到老了,還沒考上舉人,沒有功名。這就是說有這個意念都不行。反省我們不僅是有意念,身口意三業都有,那就不得了。所以我們一定要懺到三業清淨,從意念上努力下手,因此,彭鑫醫生這個光碟是一個非常好的教育。

還有,師父很讚歎李承臻居士。所以大家要是有空,可以早上法師跟居士一起看彭鑫醫生和李承臻居士的光碟,這個光碟,可以各看一次之後,就分頭始去懺悔,這樣做真的是非常好。

接著,可以把唐山分享光碟裡三四十個懺悔故事中比較重要的,都可以拿來大家一起看,看完這些內容後,我們再進行懺悔,這是師父對我們的指導。這對我們懺悔自身的過惡很有幫助。

以上是懺悔班的經驗分享,有錯誤及不妥的地方,懇請師父上人、諸位法師,以及諸位老師,大德菩薩給予批評和指導。謝謝大家。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