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第一章 為什麼不能墮胎?

墮胎後患無窮

當今社會醫療科技發達,人們開始普遍將墮胎看做是一個「選擇」,是意外懷孕的一個十分方便的解決途徑。不僅墮胎手術越來越簡便,甚至現在隨處可買的「事後避孕丸」,更可以將胚胎消滅於無形之中。

然而,如果我們明白:一次不過十幾分鐘的墮胎手術,就是造作一次殺人罪業,此後胎兒的父母乃至醫生護士等,他們的一生、乃至生生世世,都要為此付出遠遠比生養孩子超出的巨大代價,此時,無論墮胎看上去多麼簡便,相信也很難有人膽敢選擇墮胎了。

現在,已經有很多醫學研究機構、媒體報導揭示了墮胎是殺人,必然後患無窮的真相。墮胎第一個可怕的後患就是直接導致母親死亡,尤其是一些非法墮胎場所,死亡的危險更大。即使是大醫院,墮胎都不能百分之百保證母親的安全。美國研究兩性健康的「葛特馬赫協會」(Guttmacher Institute)估計,每年有七萬名婦女因墮胎而死亡,數百萬婦女因墮胎而身體受到永久損害。

現代的科學研究已經證明,相對那些沒有墮胎經歷的婦女,有過墮胎經歷者的確受到很多不幸和困擾。統計數字表明,這類有墮胎經歷的婦女患抑鬱症的比例超過沒有墮胎的婦女之三倍;自殺率是沒有墮胎的婦女之五倍(另有研究認為有九倍之多);意外死亡(車禍、被殺等)的機率也高於沒有墮胎的婦女的三倍。一位北京著名演員曾在一所北京的大醫院裡,親眼目睹一位如花似玉的年輕姑娘,因為墮胎後大出血而死亡;而香港另一位曾經墮胎的女士,因為手術所使用的針頭過期而全身慢性中毒、內臟功能衰竭。

對於那些曾經有墮胎經歷的女性來說,六成以上的墮胎者都有強烈的自殺傾向而不能自拔;一半以上的墮胎者經常會受到有關墮胎噩夢的困擾。安妮˙史派克(Anne Speckhard)博士關於墮胎後遺症報告如下——

81%的墮胎者時常哭泣,常常想念被墮胎的孩子;

77%的墮胎者覺得自己變得難以和他人溝通;

73%的墮胎者經常會回想墮胎那一刻的經歷;

69%的墮胎者會感到一種可怕的「瘋狂」感受;

65%的墮胎者常常有自殺的念頭;

61%的墮胎者開始或增加酗酒;

54%的墮胎者經常會做與墮胎有關的惡夢;

35%的墮胎者經常會感受到那被墮胎的孩子來到訪;

23%的墮胎者經常會感受到與墮胎有關的幻覺。

本書的案例主要來自香港懺悔班所報告的真人真事,還有網絡讀者提供的自己報告。這些案例證實了科學家的研究結果是真實的,甚至可以說是偏向保守的。這些真人真事顯示:女性因為墮胎而受到的身心創傷,遠遠大於英美研究人員所指出的危害。本書所有的墮胎女性都 反映自己的身體迅速變差,並且多年生活在極度不安和混亂之中。而且,不僅女性受到影響,一些男性在迫使對方墮胎之後,也受到疑難雜症的困擾。甚至有過墮胎經歷的夫婦,他們日後所生的孩子也有哭鬧難帶、舉止失常的報告。可見,殺子墮胎的影響,不僅僅是母親一人。

墮胎對於父母雙方的影響不僅局限於身體方面,本書的很多夫婦反映, 墮胎之後不僅情緒失控,而且諸事不順,甚至身敗名裂,這在因果教育中就有很明確的解釋。佛在經上講,小孩跟父母的關係: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四種關係,沒有這個關係他不來。如果他來報恩的,你把他殺掉,將來下一生結了冤仇,下一次來報仇;如果是來報仇的,你把他殺掉,仇恨更深。這個事情麻煩大了,所以決定不可以墮胎。

的確,那些因為養不起孩子、交不起政府罰款而墮胎的家庭,其墮胎之後出現的各種意外情況所付出的沉重代價,遠遠高於養育孩子、上繳罰款的數額;而那些因為行為不檢點卻還想要面子,拿墮胎來掩飾自己過惡的父母來說,非但得不到掩蓋罪惡之效,反而更遭身敗名裂的窘境。總之,本書中的墮胎者反映,墮胎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讓自己一生都陷入更多問題的深淵,真的是後患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