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綜合類

損德傷親 (蓮 影)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八十年代,蓮影正是讀書之齡,很快就吸收了:以自我為中心、注重享受,情愛自由的生活方式,在此方面的長久薰習,自然成就一身瓦裂。內有累劫的惡習,外有五欲六塵的誘惑,二者的相溶,便使我偏離了孝悌仁愛之道的人生。並衍生日後無邊無際的罪業。由不孝父母、不敬師長、不友悌姊妹開始,一味地放縱自己,犯下邪淫、殺子和拋夫棄女的惡行。

邪淫

蓮影未婚之前已犯邪淫,並殺子墮胎。昔日工作中,認識了第一位先生,他出生高幹家庭,高俊有型,自己很悅意,常接觸,彼此有好感,他很溫柔,我們的交往一直繼續到進入大學以後,也沒有間斷,大學畢業後,我們來往更加密切,才慢慢知道,他早已有女友,已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想與他分手,但兩情相悅已久,他不能接受,我也不願放棄。望我耐心等待,說服家人,離開女友,與我共聚。而他的家人,也有阻礙。當時與先生在一起時,有親昵的行為,未越底線,以為不算邪淫。因感受到對方家庭的壓力,他與女友未全斷絕往來,心有怨恨,就產生了報復的情緒。恰時,同大院裡的一個男孩戀愛,我隨著這因緣,在放縱和怨念的驅使下,與此男孩共犯邪淫。

殺子墮胎

一失足成千古恨,結果很快發現自己懷孕。根本沒有同孩子的父親商量,就毫不猶疑地決定墮胎。我不能讓這事影響前途與事業。我將此事告訴先生,他很痛苦,也很慈悲,陪我去醫院,到醫院看到那種恐怖的環境,對我說:如果很痛苦,就留下孩子,他接受。但我一意孤行,還是謀殺了親子。根本不將孩子當回事。之後,也遊離在兩位男子之間,無法選擇。期間,感覺好像又有了孩子,先生就陪我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宮外孕,很敷衍地說:「清宮就好。」(清宮:醫學術語的簡稱,是婦產科人工流產的手術之一,是用器具刮取子宮內膜或者宮腔內容物的手術。即使全身麻醉,麻醉藥失效以後,依然痛苦萬分。)其實,墮胎和清宮都是非常痛苦的,當孩子被攪碎後從母胎中抽除時,母親的腹部也是間歇性地裂脹般的痛苦。那種綿延的痛苦,令我幾乎窒息。至今看到《殘蝕的理性》一片中,描述整個的謀殺的過程,令我深深震撼,不到一分鐘,一個生命就在暴力中被摧毀。我深深地痛苦和懺悔。「物命至微,尚欲放生戒殺,況子女乎。」「虎狼性之惡,猶知有父子,人為萬物靈,奈何不如此。」

拋夫棄女

謀殺親子後,自己毫無憐憫和悔意,繼續享受著各種欲樂。「且人欲殺兒,何不節欲。乃敢殺人不顧。」繼續在兩位男子中游離,繼續犯著邪淫。最後選擇了我的先生作為婚姻的對象,要結婚的時候,心裡莫名地生起一種報復的惡念:結婚就是為了離婚,結果日後真是如我所願。我選擇先生後,雙方家人都不是很贊同。我們還是在怨聲四起中,在家公家婆不知的前提下,結了婚。沒有父母和家人認同和祝福的婚姻,一開始就注定了它的不幸。這非外在的因素,而是自己的惡業感召,惡報自然如影隨形。所以在有女兒不久之後,就常吵鬧,終在女兒一歲多時,就毅然決定離婚,先生不願意,而單位的領導不同意簽字,自己就一意孤行,到法院起訴。因心裡很怨恨奶奶對我的態度和挑剔,也知奶奶很想有個孫子。所以為了報復,用盡心機將女兒判給先生。這眾多惡緣際會時,終於如願地拿到判決書,遺棄了先生和女兒。曾以為會輕鬆一身,殊不知卻遺恨終生。進一步將自己推進地獄的深淵。此是犯邪淫,殺子墮胎之惡的延伸,今日萬分懺悔。

疏離的親情

初離女兒的時候,淚水洗面,日子長久,麻木不仁,自顧享樂,自甘墮落。偶爾見見女兒,也淡了那份母愛之情。之後,為滿足自己更強的貪欲,又遠嫁他方,更遠離女兒…… 許多年來,從我離開女兒到她進入大學,我都很少見她,漠不關心。

從我離開後,女兒的體質變得較弱。爺爺曾對我說:「孩子是缺少母愛。」我從不相信。直到前幾天,在懺悔班,向女兒懺悔,講到女兒痛經的問題,老師提醒我:是孩子對母親有怨。本以為:這幾年來,因為學佛、學傳統文化,知道自己錯了,向女兒懺悔過,就可了結。而女兒每次都會說:不會怨恨媽媽。結果是孩子不想傷我才這麼說。幾天之後的一個晚上,我給女兒打電話,傾談中,女兒突然說到:「媽媽,為什麼我那麼小,你就忍心地離開。」聽完後,我默然無語,泣不成聲。對女兒的傷害如此之深,從未想到。沉思來,回想起女兒進大學後,曾一再請求:「媽媽,你來看看我,好嗎?」我都一再冷漠地婉拒。最終去了大學,也沒有一個好臉色給女兒。總是批評、教訓孩子不努力、不上進。知道她談戀愛,就說:這是犯邪淫,會削減你的功名。以理壓人,不是反求諸己。女兒二十歲生日那年,寄了禮物給她。女兒對我說:「二十年,才收到媽媽送的禮物,真的很高興。」當時聽了感動與難過交織,轉眼又把女兒給忘了。有時做事很忙,更是記不住有個女兒需要母親的關愛。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反省過作母親的職責和義務,真的很愧疚,對不起女兒。母親在此向女兒懺悔。

惡報

自從犯了淫殺的罪業之後,經歷了許多不堪回首的歲月,家庭的離異,事業的停滯。身體日漸虛弱,血壓超低,已到休克狀態之低壓;皮膚常受損流血,難以癒合;女性生理期間,腹部疼痛,其狀猶如昔日謀殺嬰孩於腹胎中的那般痛苦。患上子宮內膜異位癥,每到經期便痛到天昏地暗,吃止痛藥也沒有效用,其疼痛是一次勝過一次。常感胸肺悶絕微息,常常夜靜不能安眠。生理上是病痛的折磨,心理上則是怨氣沖天,憂鬱惆悵,終日焦慮不安。身心俱損,……今日回想,必定是血債血償,業因果報絲毫不爽。

轉變

經歷了種種坎坷、不幸和痛苦,蒙佛不捨,接觸到佛法,並參加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學習,其間老師們的為人演說,讓我深深感動。此中有一部影片《暖春》令我感動到哭足全場,哭得很徹底。是因為那片中的女孩,喚醒了我沉寂的母愛。讓我想到我的女兒。片中老人和女孩,將父子有親至孝的本性演繹得淋漓盡致。人性之真善美的無遺展現,將我的仁性引發。那老人年邁、無知、沒有文化,卻實實在在做了一回人;而我呢,卻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惡行。我怎配被稱之為母親呢?痛定思痛,進一步地反省深思,此生之罪與罰;人之根本何由。方知自己有違自然之道。天地不容。始而逐步覺悟,這一轉變源自佛的恩德。

自此,一直尋覓著失去的仁愛理性,佛光的遍照中,接受了因果、倫理、道德的教育,尤為是女德的教育,「慈者萬善之本,即仁心也。」深知一個母親的重要及偉大,關乎著家庭,關乎著社會。我深自懺悔,慈母之職責的倫失,使女兒飽受世間的煎熬,嘗盡人情的冷暖,心靈創傷裡愛的失落。便是仁愛的失去。身心的不諧及形神的暗弱。這病態身言的不斷蔓延,又將侵害女兒所觸及之處。由家庭至社會的延害…… 深深對不起我所墮殺的嬰孩;我的女兒;生育我、養育我的父母;教育我的師長、國家社會和慈悲至極的佛恩。這種覺醒和感恩的發出,使我走向懺悔的平臺,去發露懺悔。懺出「往昔所造諸惡業」。仰仗佛力加持。使我的昭昭惡行在懺悔、感恩、改過和念佛的過程中洗滌,得以凈化。

感恩佛光注照,一年多的因果教育熏習、數月的持續發露懺悔,和常常聽經聞法及念佛,沖洗著我被罪業所染之污垢;融化著我冷酷之心,散滅著我內心的怨恨之氣,胸肺的悶絕之苦,因懺悔後的念佛之力量而舒散…… 身心漸安、病苦漸離。時值中秋之夜,我給女兒發了一個訊息:祝她中秋快樂。女兒也給我回郵:中秋快樂,媽媽我愛你、想你。感恩這一切的轉變。

感恩被我謀殺的孩子,以生命之殤作為母親餘生的警示,成為母親發露懺悔、斷惡修善、痛改前非的動力,也成為母親此後愛惜生命的源泉;感恩對女兒的愧疚之情,漸漸化為關心他人的願力。「凡是人,皆須愛,天同覆、地同載。」願母親長存這仁愛於佛光的注照中,身語意業,無有疲厭,願這仁愛永存人間。願天下所有的母親和孩子們受到聖賢的教育,家庭幸福美滿,社會和諧安定。願母親的至誠懺悔化解孩子們內心的仇怨、得聞佛法、離苦得樂。

我的孩子們,母親今日至誠地懺悔、至切地迴向,非僅為著你們的寬恕來減輕為母的罪惡感;逃脫良心的譴責和免受地獄的惡報,只祈願你們與天下被謀殺之嬰靈和被父母遺棄的孩子們,能藉此因緣得聞佛法。放下心中的冤恨,怨苦。求生凈土,蒙佛接引,永得解脫。真正離苦得樂。阿彌陀佛!

謹以此迴向給我今世及累劫以來殺害之嬰靈,天下所有被殺害之嬰靈;迴向給我的女兒及天下所有的孩子們得聞佛法、離苦得樂。

蓮影 頂禮遍叩 至誠懺悔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

【編後語一】

印光大師開示:「邪婬,凡非自己妻妾,無論良賤,均不可與彼行婬。行邪婬者,是壞亂人倫,即是以人身行畜生事。現生已成畜生,來生便做畜生了。世人以女子偷人為恥,不知男子邪婬,也與女子一樣。邪婬之人,必生不貞潔之兒女。誰願自己兒女不貞潔。自己既以此事行之於前,兒女稟自己之氣分,決難正而不邪。不但外色不可婬,即夫妻正婬,亦當有限制。否則,不是夭折,就是殘廢。貪房事者,兒女反不易生,即生,亦難成人,即成人,亦孱弱無所成就。世人以行婬為樂,不知樂只在一刻,苦直到終身,與子女及孫輩也。」

淨空老法師在《學佛答問》中開示:「殺生裡面,尤其是墮胎,墮胎的罪過比什麼都重,墮胎是殺人。冤冤相報麻煩可大了。母親懷孕,懷的這個小孩,這個小孩為什麼會到你家來?跟你家都有因果關係。佛在經上講,小孩跟父母的關係: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四種關係,沒有這個關係他不來。如果他來報恩的,你把他殺掉,將來下一生結了冤仇,下一次來報仇;如果是來報仇的,你把他殺掉,好了,仇恨更深。這個事情麻煩大了,所以決定不可以墮胎,這是學佛人不能不知道的。」

老法師又說:「……這是在沒有接觸佛法之前,我們做錯這個事情,現在學佛知道了。知道,就要想辦法化解。化解最有效果的方法,是依照佛教導我們的方法修行,我們將修行真實的功德迴向給他。單單念迴向偈,沒有什麼多大用處。你說『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你的功德在哪裡?你拿什麼功德去莊嚴佛淨土?你一定要修積功德,將這個功德迴向,那才管用。我們依照佛的教誨,認真修行,斷惡修善,破迷開悟,這個功德迴向給他就有用處。……我們修積一切功德,平常做一些修善事,都可以給他迴向,而且把不可以墮胎、墮胎所遭的嚴重後果要告訴別人,幫助別人千萬不要犯這個過失,這是很大的功德。勸一個人把墮胎的念頭打消,就是救人一命,佛家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功德很大,所以要多勸人,多把這個道理說給人聽。冤冤相報這個事情麻煩,不可以做這個事情。依照佛法修學,這就如法。」盼望世上之婦女能痛愛骨肉,切勿以己之手,殺己之胎,陷己速墮猛火之城,慘痛哀號。

淨空上人在《阿彌陀經疏鈔演義》中開示:「『如子憶母,瞻依向慕,必欲往生故』……經上講『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這是講感應,兒子想念母親,像母親念兒子一樣,這兩個人就有感應了。大勢至菩薩用這個理論,來說明眾生與阿彌陀佛當中感應的關係。現在是佛念我們,我們把佛忘掉了。我們要是像佛念我們一樣的念佛,你這一生決定往生。所以讀了這個經,聽到這個法門,就要生起一個嚮往之心。『瞻依』,瞻是瞻仰,依是依靠。『向慕』,慕就是像小孩愛慕他的父母一樣。必定要求往生,必定要求見佛,這就叫發願,這就有願。

對於這個世間樣樣都能放得下,都能捨,只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再給諸位說,這個世間沒有一樣東西你能得到,全是假的。眾生得不到以為得到,這就叫迷,心迷了;覺悟的人曉得,沒有一樣能得到。要想真正能得到,只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到那個地方去,那你就樣樣都得到了。所以在這個世間,你所親愛的人,你所不願意離開的人,實在說,不願意離開,到後來還是要別離,不能不別離,沒有法子!唯一的一個辦法勸他念阿彌陀佛,勸他求生淨土,將來你到極樂世界,他也去了,這就常常在一起了。除這個辦法之外,沒有辦法,人死之後六道輪迴,曉得誰到哪裡去!以後再碰頭,恐怕是百千萬劫之後可以碰一次頭,碰頭不見得有好結果。所以唯一的好辦法,就是大家同生西方極樂世界。」此言甚是,覺悟為要。

【編後語二】

《感應篇彙編》:「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善惡就人心言。報就天理言。形正影正。形斜影斜。總是一毫不爽之意。善因樂果。惡因苦果。聖人言之甚詳。無奈愚人不信。遂而背善向惡。蓋見今人。善或坎坷。惡或壽考。現世所受。種種不一。遂謂有不報之善惡。因果似不足信焉。」

「抑知世無數百年之人。天有未即結之案。純善純惡之人既少。可善可惡之機最圓。念有轉移。報宜斟酌。或在本身。或在子孫。或在現世。或在後身。大小遲速。變化遷移。絲毫不錯。語雲。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不論目前。當觀究竟。豈有不如影隨形者。佛經有通論三世之說雲。眾生造業。其報有三。一者現報。今生即受是也。二者生報。第二生受報是也。三者後報。第三生及十百千萬生受者是也。福中有禍。禍中有福。非純善純惡也。如福終禍。善心退也。始禍終福。惡心悔也。苦樂不移。顯直報也。災祥互出。隱巧報也。」「莫道造惡不報。直待惡貫滿盈。莫道修善無應。直待善果圓成。」「假使百千刼。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