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請勿殺子墮胎 生命始於受孕之時-現代科學的結論

第二章 悲慘世界 — 嬰靈的非人境遇實錄?

(一)、生命始於受孕之時–現代科學的結論

《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是法國作家雨果的文學作品,它描述了十九世紀社會底層的人們困苦不堪的生活狀況。然而相對於被墮胎的嬰靈,十九世紀法國貧民的處境已經是天堂了。同樣的,二十一世紀生活在美國的一隻流浪狗,它所受到的待遇,都好過那些隨時可能被母親遺棄的胎兒。

本章將在多個角度向世人大致描述嬰靈的非人處境的淒慘和困頓,這些都是我們很多人因為看不到而忽略的事實。眾多提供嬰靈生存狀況的人們深切感到,有必要儘快讓嬰靈的悲慘境況公諸於世,以遏制當前日益氾濫的墮胎潮,讓曾經墮胎的人們早日回頭、知過改過。

嬰靈所要承受的巨大痛苦從墮胎的那一刻就開始了,並且從此永無寧息地承受著我們人類難以想像的痛苦和折磨,甚至生生世世都得不到解脫!

孩子們在被墮胎的時候,他們在母親的肚子裡大聲呼叫求救,但是我們聽不到;他們在生命最柔弱的時刻,承受著比凌遲處死更加殘忍的極刑,但是我們不知道;他們被父母無情遺棄之後,過著到處遊蕩、飢寒交迫、備受欺凌的生活,但是我們看不到;當他們萬般辛苦地找到父母,非常悲痛之下前來報復,但是我們依然不知覺醒。

現在,這些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的小嬰靈聚集在我們世界的上空,積蓄著巨大的力量,隨時準備報復人類的殘忍和無知。此時,我們卻茫然生活在這個混亂苦難的現代社會,執迷於對財富、淫欲和享受的追逐而不能自拔、不願回頭。小嬰靈們常常在我們身邊哭泣,可是我們卻因為利欲薰心而對他們置若罔聞。

來自嬰靈的呼聲希望能夠喚醒更多的有識之士力挽狂瀾,讓全球社會儘快憑藉回歸倫理道德來重整河山,讓所有的嬰靈都能因我們斷惡修善而永脫憂苦。畢竟,我們是嬰靈的父母,只要我們能以身作則,真正知過能改、一心向善,總有一天嬰靈真的會感到父母的真誠悔過和無盡的慈愛,領受慈悲博愛那不可思議的力量——愛人如己、愛是宇宙的核心。

(一)、生命始於受孕之時–現代科學的結論

現代科學的結論是非常清楚的:人類生命開始於受孕的時候。這是科學事實,不是哲學、推測、意見、猜想,或者理論。

一九七一年十月,在「洛伊對韋德」(Roe vs. Wade)案之後,二百二十位傑出的醫生、科學家和教授連署,向高等遞呈一份顧問摘要(此類檔案乃是就某法律問題向法庭提出建議)。他們向法院說明,現代科學已經證實了人類生命是延續的,未誕生的孩子,從受孕的那一刻起就是一個人,應該和其母一樣,被視為人。這份文件的要旨是「說明現代科學(胚胎學、胎兒學、遺傳學、產期學,與所有的生物學),都清楚而肯定地證實:未誕生的嬰兒確已是個人。

例如,「在第七個星期的時候,(未誕生的嬰兒)已具備成人所有的外部特徵和內部器官……大腦的構造已如成人的腦,送出腦波,指揮其他器官的功能……心臟穩定地跳動,胃部產生消化的汁液,肝臟製造血細胞,腎臟也開始活動,從小孩的血液中抽取尿素……手臂和身體的肌肉已經在運動。第八個星期之後……足月的嬰兒所具備的每一樣構造都已齊全。」毫無疑問,這份文件用科學事實證明了人的生命是開始於受孕之時。

一九八一年,美國國會對「人類生命從受孕時候開始?」這個問題舉行聽證會,國際名科學家出席一個參議院立法委員會,哈佛大學醫學教授洛茲,柯拉羅多州大學醫學院的鮑斯(Watson Bowes)博士,賓州大學醫學院的龐基凡尼(Alfred Bongiovann)博士,迪米而(McCarthy De Mere)博士(是一個開業的醫生,也是田納西州大學的法律教授),世界有名的遺傳學家李居訥(Jerome Lejeune)博士(是法國巴黎迪卡大學的基礎遺傳學教授),美奧診所醫療遺傳學系的主任高登教授,都證實說:人的生命開始於受孕之時。

當時美國參議院主持一連八天的聽證會,共請出五十七位證人。參議院的報告結論說:

醫生、生物學家,和其他科學家都同意,受孕是一個人生命的起始點–該個體是有生命的,且是人類的一份子。在無數的醫學、生物學和科學文獻中,對於這一點有一致性的看法。

科學家們不論有任何宗教觀或沒有宗教觀(不可知論者、猶太教、佛教、無神論者、基督徒,印度教等),都同意生命開始於受孕之時。這是為什麼國際醫學道德法典聲明:「一位醫生必須時刻謹記保存人類從受孕直到死亡的生命之重要性。」

所以日內瓦宣言要求醫生聲明:「我必對人類受孕起的生命保持至高的尊重–即使遭受威脅,我仍不會以自己的醫學知識觸犯人道法律。」

人類生命是否始於受孕,究竟有何差別?其差別就在於:若人類的生命始於受孕之時,那麼,墮胎就是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