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我的大善知識婆婆

不孝父母不敬師長類

我的大善知識婆婆 (陳越溪)

末學名叫陳越溪,來自西安。八年前,我和先生結婚,遂定居香港,現在和婆婆一起生活。今天末學要向婆婆懺悔自己不孝,曾經暗自咒駡她的惡業。希望能夠從此不再對婆婆有任何惡念,真正將她作為阿彌陀佛,作為母親侍奉。。

我和婆婆相識於和先生談戀愛之前,那時候我總看婆婆的優點,所以兩個人象朋友。後來在二零零三年結婚之後,我就開始總說婆婆的不是,對她一下子從友善變成敵對,甚至以前的欣賞都變成後來詆毀她的理由。

後來,我聽到師父上人說,他人是我們的一面鏡子,他人在我們面前所示現的過失,就是自己惡習的體現。我於是一想到婆婆哪裡最不好,就反省自己是否有這個毛病,果然,婆婆幫助我認識了許多自己的大問題。

當我感到數落婆婆是多麼愚癡的行為時,報應就立刻來了——我的嘴巴爛了幾個月了,曾經一度嚴重到喉嚨失聲。每天我吃東西象著火,不吃東西的時候,嘴唇火辣辣的痛,讓人聯想到地獄有烊銅灌口、惡鬼有口中噴火的情況。

二零零七年,我們開始與婆婆同住。最初感到很痛苦,印象中幾乎每天婆婆都在說我,而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有抱著大兒子哭。當時覺得很委屈,現在想起來就是自己背後說人壞話的報應。我是一個口無遮攔、口風鋒利如利刃的人,常常額口傷人。由於我總是惱害別人,所以我周圍總是低氣壓,讓別人很難與我相處。現在回想起來,婆婆一定是覺得和一個口中帶刺、臉色難看的媳婦相處,很是辛苦,才說我兩句的吧?這些年來,她老人家也一定覺得受到很多委屈吧?

之所以總是對婆婆帶著刺,是因為我從來沒有孝順父母。我遇到聖賢教育太晚,從來都是頂撞父母,還覺得自己很孝順。父母讓我好好工作我卻辭職,還做父母最不放心的傳銷生意;父母等我生孩子我卻離婚;父母年事已高,還要返回頭照顧我,因為我懶惰,不會做家務。總之,我讓他們操碎了心,還嘴巴不饒人,處處對父母惡言相向,害得他們常常暗自哭泣。這樣在家中不會做女兒的人,嫁到夫家也不會做媳婦。雖然不敢放肆,但是卻充滿了意惡。

惡意相向

二零零八年底,次子即將出世,我和婆婆最終住在一起。對那時的我來說,一想到要和婆婆一起住,就有頭皮發麻的感覺。次子就是在這樣怨氣重重、不孝婆婆的心念下懷孕的。結果孩子很黑,而且也很頂撞父母。現他在兩歲,早上要他給奶奶行禮道早安,他一定不做,生活上也是處處叛逆,對奶奶愛答不理。是我這個壞脾氣媽媽胎教壞了。

可怕的是,我那時候已經聽到老法師對於胎教的開示,我還在懷孕的時候常常去佛陀協會聽經念佛,但是我依然不能改變心念。我這個人真的是剛強難化到所以然!現在後悔莫及!對不起祖宗、婆婆、孩子,更對不起師父他老人家!

次子出世後,我對婆婆的怨氣越來越重。我就這樣一邊聽經,一邊怨恨婆婆。我心中對婆婆的對立一直升級,以至於有一天,我看見她那保養得很好的面容,竟然覺得她面相兇狠。很快,我們的鄰居就告訴我,「你們母女倆生得好像!」我聽了大吃一驚:「怎麼能像她呢!」師父上人說他人就是我們的一面鏡子,是真理。

隨著我心中對立的惡念縈繞不止,家中就失去了親情。不僅婆婆對我迴避,就連先生也疏遠我了。而我此時是假學佛,天天還抱著小姐脾氣等家人服侍。這樣,一家人非常冷漠,形同陌路。

咒婆婆早點走

由於業障重,聽經聽不懂,徒添傲慢,覺得家人都會下地獄。由於不想和婆婆住,我就屢次婉轉想勸先生搬家。學佛後,知道知道命中自有定數,知道搬家也沒用,就說:「快點還債,快點還債,還清了,就了了。」這是一種逃避的心理。我所逃避的,就是自己覺得「不好的」處境。我貪戀好日子、渴望能夠安心聽經、學習講經的「幸福生活」,討厭自己困於家務、不得脫身的「苦日子」。這顆心,已經完全背離了道心了。

我越是逃避,這樣的日子就越沒完沒了。去年,家裡的印尼女傭辭職走了,接著,鐘點工也突然消失不做了。只有我,不能辭職也不能躲避,要做家務,服務婆婆。我絲毫不覺得能服務婆婆是人生的幸福。那時我心不甘、情不願。我無可奈何地做家務,還美其名曰「力行女德」。

我不能止住我的惡念,婆婆早上會乾咳,我聽到就會覺得無限厭煩;我在餐桌吃飯,看見她我就幾乎都吃不下去;甚至有一次,我看到婆婆因為生意的問題很煩躁,居然覺得再也不想看到她。惡毒地想:「古人說:祿盡人亡,她這樣想發財,真發財了就短命了吧!短命了日子就好過了吧。」爲了自己的舒服,連咒人家死的心念都出來了。我就是這樣的惡毒,但是這個心念,別人不知道,很多人見到我和婆婆,還誇我孝順。婆婆也很有涵養,笑笑地,從來不說我的壞話。我「包貯險心」、「心毒貌慈」讓婆婆有苦難言。

懺悔解怨 不可思議

去年我在佛菩薩的加持下,有一次居然能夠在佛陀協會當著諸佛菩薩、大德老師的面,向婆婆她老人家當面懺悔,說我自己很自私,從來沒有真正關愛她,替她著想。還向她老人家頂禮一拜。我本來想三拜的,但是不知爲什麽一拜下去,就被她扶起來,再也不想拜了。現在想起來,拜不下去是因為自己還有隱瞞。懺悔的時候還想說自己覺悟高了,能發露認錯了,而自己最大的意惡咒她老人家早死,卻沒有懺出來;自己學佛最大的問題是自私自利、貪圖名利、不想吃苦這些問題都沒有懺出來。不是當時我刻意不說,而是我「包貯險心」成了習慣,自己都不知道了。

即便是這樣的有所隱瞞的懺悔,化解怨結的效果也是不可思議。那天有人說婆婆的臉色好很多,我也感到自己的臉上在放光。兩天之後,先生突然對我說:「媽媽比任何時候都喜歡你!」我還很吃驚,因為我覺得婆婆對我很少笑,依舊很嚴厲。而我此時已經知道不能念怨不休,所以很想壓制自己對婆婆的怨心,但是越壓越多,很讓人沮喪。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我雖然向婆婆懺悔,但是由於不知道自己學佛是爲了求感應、求表揚,所以懺悔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後來,我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產生了一個「婆婆巴不得我和先生離婚」的大惡念。這個惡念就像毒草,一發不可收拾,很多天都讓我困擾其中。

有一天,先生突然說:「媽媽問我你會不會出家。」我大吃一驚!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婆婆真討厭,挑撥離間。」一直以來,先生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我學佛,為此,我們夫妻關係一度出現危機。我因此對婆婆怨不可止,那種覺得婆婆希望我們離婚的惡念更強烈了。但是此時已經學佛,知道這樣不對,就去懺悔班懺悔,希望能夠解決問題。誰知說出來的都是對婆婆的抱怨,沒有懺悔!這樣又造了口業。

接下來的日子,我每天都生活在怨恨中。我感到這樣不是學佛,是學魔,所以就從克制自己對婆婆的惡念開始。但很快發現惡念之快,讓人措手不及。我轉而計算自己對她有多少惡念,有一天居然在我們相處的幾分鐘裡生出十三個惡念,此後每天都有五個左右的大惡念。我於是一旦意識到有惡念,就立即心裡念佛,雖然每次都念不到三聲就走神了,但是這樣堅持。過了一段時間後,惡念就少了。

我終於發現,原來婆婆是提醒我念佛的,沒有婆婆在身邊,我還想不起來念佛。才發現原來修行就是在這些無量無邊的煩惱中,學習淨化心念,而不是一味否認自己,壓制自己的惡念,因為壓制就是照顧妄念,淨公恩師說過很多次,「不要照顧妄念」。畢竟,是我多生多劫來都對她有很惡毒的想法,已經成習慣成自然,一時斷不掉,唯有一意識到,就立刻將其轉為念佛,從此建立念佛的習慣,才是淨宗修行的方便之處啊。

這樣一來,婆婆成了我的大善知識,老法師不知說過多少次,妄念是虛妄的,但是我都沒有體會到,反而覺得自己的怨恨惱怒煩怎麼那麼真實,現在婆婆親身教育我,妄念是虛的,不值得理會。

後來,爲了力行懺悔班老師的教導,我努力為婆婆服務。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就放下自己的論文幫助她;看到她不開心,就讓她最喜歡的孫子逗逗她;當她說我不愛聽的話時,我也不反駁,而是順承她。這樣真心放下自己去體會她的需要,她的感覺,我們婆媳的相處開始輕鬆很多。那種「婆婆巴不得我們離婚」的惡念,也不知不覺消失了,自己也不知不覺不再對她有大的惡念了,整個人也柔順了許多,對婆婆的感恩的心也生起來了,也比較穩定,不是一下有、一下沒的。但是這個感恩心還不懇切,還需要我力行對父母的孝道,能孝順父母的女兒,才有可能在夫家奉事公婆。

我感到學佛的過程需要兩個老師。一位就是經上說的「明師」,另一位就是「教練」,即教我們把佛法運用到生活中的人。對我這樣任性自是、嬌氣傲慢的人來說,那些我最討厭的人、最不愛聽的話、最不愛做的家務就是我的教練。而婆婆就是我最好的教練,因為婆媳的怨憎會,我們天天見面、天天相處,強迫我天天練習放下怨恨、練習念佛,端正心念;練習放下自我、關懷服務他人。對我來說,如果佛陀協會是佛法學校,我的家就是佛法訓練營,訓練營中免費工作的教練,就是婆婆大人。在這裡集中「訓練」的三年,我得到的幫助實在是很大很大。她不僅教育我自我是虛妄的,妄念更是虛妄的,還不疲不厭地督促我將所有的心念都轉變成阿彌陀佛!再次感恩婆婆,阿彌陀佛!

慚愧學生越溪 敬呈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

【編後語】

師父在《往生論講記》中說:「現前的社會,大家都曉得,婆媳很難相處,中國、外國都一樣,兒女結了婚,不願意跟老人住在一起。這個不肯跟老人住在一起,念阿彌陀佛不能往生,為什麼原因?這頭一句就沒做到,這個孝養父母他就沒做到,他怎麼能往生?這個善男子善女人沒他的分,那底下就完全都沒有。所以有不少人覺悟,這個我都看到了。搬出去了,搞了小家庭,念了這個《無量壽經》,學了佛,又回家去跟公婆住在一起,去孝順父母。這個做法我清楚,他想往生,他真的想求往生,想見阿彌陀佛,所以他回頭了,真的肯依教奉行了,很難得。為什麼?這叫真正學佛,他真幹,這個佛法不是在口頭上,不是在理論上,一定要應用在生活當中,你真的去把它做到。

還有人回去了,侍候公婆了,有時候遇到我,法師,侍候公婆很不容易。這不容易也要學,這就是教你學佛,學忍辱波羅蜜,學禪定波羅蜜,學智慧波羅蜜,我說你不在這個境界你到哪裡修?公婆是菩薩,天天折磨你,讓你修禪定,讓你開智慧,大善知識,你要感激他才對。你能夠以這樣的心態,這才是真正的善的標準,你確實改過自新,斷惡修善,這才能成就,才能夠往生,才能夠見佛。」

師父在《金剛經講義節要》中開示:「現在社會問題很多,父子不能相處,婆媳不能相處,什麼原因?要把原因找出來,然後把原因消除,不就和睦了嗎?都是有個我見、我執,各人執著各人的,麻煩就大了,著了相。佛教我們不著相,不著相就自在。不著相,不要求別人,要求自己,這個方法非常高明。一個著相,一個不著相,不會有衝突,為什麼?不著相的人能恆順眾生,隨喜功德,他能恆順。恆順當中,時間久了,所謂潛移默化,會把對方那個著相的能轉變他的觀念。」

師父在講《無量壽經大意》中開示:「六度裡面『布施』列在第一,怎麼修法?我們舉一個例子,妳們做家庭主婦的,每天感覺得家裡瑣碎事情太麻煩了,天天燒飯、洗衣服,都幹著一樣的事情,心裡很厭煩,不高興,如果你是菩薩,你就幹得很歡喜,為什麼?『原來這是修布施波羅蜜,原來這是修供養』,你是在修菩薩道。每天早晨起來,整理家務,供養你一家人,布施你一家人,讓你一家人生活過得很舒適,你這些點點滴滴都是布施供養。是不是僅僅限於你一家?不是,你這個布施供養的時候,你要曉得範圍一擴展的時候是盡虛空遍法界,就進入普賢大士之德,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效果?效果不可思議。你的家庭做得整整齊齊,你就是左右鄰居的榜樣,你這個人是一切人的好榜樣,你的家是一切家庭的好榜樣,這個力量自然就擴展到盡虛空遍法界,與普賢大士之德就相應。你每天在修布施波羅蜜,每天在修廣修供養,你怎麼不法喜充滿?

穿衣吃飯,家裡點點滴滴的事情都是廣修供養,都是布施波羅蜜。你做事情按部就班,一點都不亂,整整齊齊,這是持戒波羅蜜。持戒就是守法,做事情有先後次第,有條不紊,持戒波羅蜜在當中。很有耐心去做,做得一點不厭煩,這是忍辱波羅蜜。不但要做,天天還要求進步,希望明天比今天過得更好,這是精進波羅蜜。心裡面有主宰,不會被外面的境界所動搖,不管人家說什麼,我做得很如法,一切境界不動心,這是禪定波羅蜜。家裡家外,社會環境,清清楚楚,了了分明,這是般若波羅蜜。菩薩六波羅蜜在哪裡修?就在你日常生活當中……」

師父在講《普賢行願品別行疏鈔》中開示:「佛教導我們,真修行、真用功就在自己本分上,這個好,好極了。就在自己本分的工作上,不需要改變。……菩薩行就是在任何一個工作崗位上,能夠做到盡善盡美,為一切同行大眾的榜樣,那就是菩薩。所以沒有離開你自己的本分,沒有離開你的行業,五十三位善知識裡頭,男女老少各行各業,你看都是菩薩道,都成佛。所以你是家庭主婦,就是你家庭工作裡面修菩薩行,在你家庭瑣碎事情裡面成無上菩提。這佛法殊勝之處,學了馬上就會用,學了立刻就得受用,就得好處。不是說學了佛,家不要了,就出家了,那大錯特錯,那真的叫顛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