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傳統文化讓我學習到 孝敬 感恩

不孝父母不敬師長類

傳統文化讓我學習到孝、敬、感恩 (蘭 若)

童年歷程 親恩難報

末學老家在湖北,現定居香港。有一哥哥、姐姐。在家排行最小。家父及家母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原在國家部門工作,現已退休多年。

記得小時候,雖然我們老家在湖北,但因父母工作需要,常年被派駐到其他城市。

母親生我 險些喪命

當年母親懷著我臨產時,他們正好派到貴州省工作,而且身體狀況不是很好,血壓非常高。又正是文化大革命活動後期,醫院沒有醫生、護士正常上班。到後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大醫院,才有幾位醫生應診給我母親接生。

醫生幫我母親做完檢查後,便告訴我父親:「你愛人血壓非常高,二百七多度,隨時有生命垂危。母子倆只能保住一個,您是要保住母親呢?還是孩子呢?」父親緊張得不知如何是好,正左右為難的時候,媽媽不顧自己生命危險,堅持生下我。母親寧願用自己的生命換來我的出世,這比山高比海深的恩情,慚愧末學一直沒有用真心去回報。小羊尚知跪乳之恩,烏鴉尚知反哺之恩,然而我這個不孝的女兒卻不知感恩、報恩。

因在異地工作,母親剛生下我,又沒有他人幫忙,父親工作很緊張,早出晚歸。母親唯有拖著虛弱的身體,又要照顧哥哥、姐姐,又要照顧年幼的我。父親不忍母親實在太操勞,就將一歲的我送回老家--武漢市的外婆家。我的童年就由外婆、三姨一起來照顧著。

外婆家的養育之恩

我到外婆家的時候,還不會走路。是外婆和姨母一把屎一把尿,辛勞的養育著我。但我總讓她們操心,不是一個省心的孩子。

在外婆家的門外有一片空地。每當家人圍著飯桌吃飯的時候,我經常吃到一半時,就跑在外面玩耍。外婆和三姨就只好端著碗,在後面追著給我餵飯。甚至一直到小學初期,她們也是這樣給我餵食。上學後,不管下雨還是刮風,她們都會接送我往返學校、課後輔導做功課、過年給我做新衣服,照顧得無微不至。

那時候,我外公做點小生意,家境還算不差。我們鄰居多,外公為人很謹慎,希望我們小孩子玩耍時,不要騷擾到他人。有一次,叔叔撿回來一個皮球,外公看見我們在家門口的空地上追著皮球跑,就將皮球刺穿,這樣球沒氣了,我們就不會把球踢到鄰居家。

因為末學貪玩,沒有理解長輩的苦心,還因此事懷恨在心,伺機報復,看見外公的外套掛在衣架上,就惡意的將衣服上的扣子剪下來,讓外公外出時沒衣服穿;外公皮膚不好,經常需要擦藥膏,末學就在外公的藥膏裡混上沙子。小時候沒學習到系統的道德,根本不知道這樣做是不孝順長輩,在往後的日子裡,還覺得自己做的惡作劇很好笑,經常與人分享此事,把這件事當做一個笑話。覺得自己很聰明。

在我小時候,特別喜歡吃糖果,那時候,我有一位姨母在北京,她會經常給外婆捎些各式各樣的巧克力糖果,孝敬外婆。外婆收到後,每天都會給我一、二顆。但是我比較貪吃,經常在她的櫃子裡偷巧克力吃。有一次,偷到最後,外婆發現巧克力少了很多。就去同學家裡追問我,有沒有拿?我為了掩飾自己的偷竊行為,又撒謊說沒有拿。外婆知道我撒謊,傷心透了。這不正是《弟子規》裡的「過能改,歸於無,倘掩飾,增一辜。」正因為小時候有這種為了貪吃而偷竊的行為,以至於在上初中前常常偷外婆、父母的錢,去買小吃。

「恩欲報,怨欲忘。」外婆、三姨把我撫養到十四歲時,父母親就調回到武漢工作,這樣末學才跟回父母一起生活。回想起來,這十幾年的養育之恩,末學以前沒有想過怎樣去報恩,甚至外婆臨終住進醫院,因末學當時在熱戀中,所以一直沒有去探望照顧外婆、沒有去給老人家送終。一直到出殯時,才去送殯。後來聽母親說老人家在臨終時,還在惦記著我。

末學就可以這樣冷漠無情,這十幾年來外公、外婆的養育之恩,末學怎麼就沒想到要去報恩呢!請原諒不孝的外孫女吧!您們為我費盡心血,您們的養育之恩,孫女現在唯有以殊勝的佛法供養您們。

怨心傷害了母親

我不知感恩他人,甚至也不知感恩我的父母。因為小時候,父母將我寄養在外婆家,所以把每個月,幾乎一半的工資,寄給外婆做我的生活費。那時候物資還很缺乏,父母怕我吃不好,用不好,總是買好一筐一筐的時令水果,寄送到外婆家,讓大家都能品嚐。雖然父母親遠在千里之外,但無時不在惦記著我。

我在長大後,父親和我談心,才知道父母和哥哥、姐姐那邊的生活過得十分儉樸,他們這樣省吃儉用,就是爲了多省錢點錢,寄給外婆,好讓我吃好一些。

每個父母都有他們愛孩子的方式,雖然他們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將我寄養給外婆,不能近距離的照顧我,但是他們已傾盡所能的在物質等方面為我付出。而我卻沒領悟到父母的苦心,更沒體諒父母的無奈。反而時常懷疑父母不是我親生的父母,怨恨他們為什麼不給我一個完整的家,為什麼哥哥、姐姐可以跟在她們身旁,而要把我送到這麼遠,為什麼不經常回來看我。那時心裡認定,他們肯定不是我的親生父母。

我心中對父母的懷疑從來沒有停止過,一直到十幾歲,中學的時候,有一次,父母剛好回到武漢來探望我,而我在學校做了錯事讓母親知道了,他們來管教我,我一不高興,便衝口而說:「我又不是你們的親女兒,你們沒有權利管我!」

這個話說出來的時候,媽媽頓時呆住了,一切都停頓下來,連空氣都似乎凝結起來。媽媽當時很傷心,很傷心!這句話像一把尖銳的匕首,深深地刺傷了媽媽的心。

此後,媽媽就會經常跟我談話,向我解釋,回憶當時,把我送走之後,心中很想念我,並說:「你那麼小,就要送到外婆家,媽媽心中非常難過!被你父親抱走的那一天,心如刀絞。雖然你們已走得很遠,但我總是想到街上去把你找回來。有很長時間晚上睡不著,導致嚴重的失眠。」

來到南方

我和父母的緣份比較薄。父母回到了老家工作。末學跟他們在一起團聚五、六年後,又要到南方來上大學,緊接著就在南方工作並定居下來。

一直以來,我對父母的怨恨心很重。自己有些福報,能上大學,能賺錢,覺得自己了不起了,也不把父母放在眼裡,把他們看得落伍。這種傲慢,讓我對父母的教導,心存懷疑。

這次輪到我在外地了,但從來不知道要體諒、關愛父母,很少主動打電話給父母問候,關懷父母。總是父母主動給電話我。

父母照顧外孫 自己逆反頂撞

後來,我結婚在香港,女兒出世,母親已是七十七歲的老人家,還特地從老家趕來,幫我帶女兒。在照顧女兒這方面,我覺得父母的那一套都是老掉牙、過時的方法,經常和她老人家頂嘴,或者不理會媽媽對我女兒照顧的意見。

自己學佛後,很想父母也能夠走入佛門,跟我一起修學。但是自己也沒學好,沒有做個合格的佛弟子,全然不知道「依報隨著正報轉」的道理,讓父母對佛法存有懷疑、誹謗,認為佛法是迷信。後來亦有一次,我故意把老法師的光碟聲音開得很大,希望他們也能聽到,阿賴耶識裡多種些佛陀的種子。

剛好當時,是我父親看新聞的時間。父親讓我幫他開電視。但我心想你們聽經就好了,就不打算開電視給他們看,反而傲慢的說:「你們要是用看新聞的精神,學習佛法多好。」

父親很生氣,一下子就把聽經的DVD機關了。這下我的脾氣立刻爆發出來,衝我爸爸說:「音響很貴的,十幾萬,你不按程序關閉,壞了,你賠得起嗎?」父親也忍受不了我的無理,生氣地說:「多少錢,我們都賠給你。」這話一出口,他老人家就突然一下什麽都不說了,當時我們父女倆心中都很難受,大家都很沉默。

我當時已造下「不孝父母」下地獄的因。但愚痴的我,傲慢心滋生,也不給父親賠不是,雖然自己知道錯了,也礙於面子,不肯認錯。

第二天,還不敢跟我父親道歉,只跟我媽說:「對不起,我不應該說這大逆不道的話。」我媽聽了一下子眼睛都紅了,並說:「你知不知道,哥哥、姐姐的小孩子,我們從來沒有帶過,我們想來幫你帶女兒,就是這麼多年,覺得對不起你,而且你是高齡,才有了小孩子,我們現在有時間了,透過這個機會,也想彌補一下。」

我們母女通過這次的談心,好像距離一下拉近了很多。我這才知道可憐天下父母心,原來母親在用她心中最好的方式,來照顧這個外孫女。她雖然不知道末學夫家廣東人的習慣,但是,她的存心全都是希望我好,希望我女兒好。想起她給我和女兒非常用心地煮小米粥,可我怎麼這麼不懂得媽媽的心呢?

我父親喜歡看電視,喜歡出門走走。但是來到我家,人生地不熟。犧牲了很多,又沒有娛樂,語言又不通。我自己不顧父親的習慣,還說出這樣讓父母不開心的話。

當我跟父母道歉時,媽媽說:「天下沒有不是的兒女,兒女怎麼不是,父母都不會記恨兒女。」

媽媽這麼一說,將我這麼多年來的怨氣一下子化解掉了。一直以來,我怨恨父母將我送走,覺得自己沒有感到家庭溫暖。現在才發現,父母的心原來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我,是我的怨恨心,將我和父母疏遠了。

一直以來,末學不識道德,將怨恨的心,掩蓋了善心、孝心。學了傳統文化,學了《弟子規》,才明白從這些事情上看到自己不孝父母、不敬長輩的惡習氣,真的很重!小小年紀,就已經很厲害了。到近年來初學孝道,也沒用心去行孝,只是在我認為好的財物上給予父母,卻從來沒有想過父母想要過什麽樣的生活,需要什麼物資,需要什麽樣的照顧。反思過程中,才感到這麼多年,父母時時刻刻對末學愛護有加,但以前的我覺得父母對我的付出是天經地義的、是應該的,現在通過老法師大力提倡紮三根,學習到傳統文化,才深深的明白我錯了,才知道自己是多麼不孝、不順。父母對我們恩重如山,父母不但給與我們生命,讓我有了人身,還養育、教導了我,讓我有機會遇到佛陀教育,有機會淨化無量劫來的身心。

行孝要及時。我還是很幸運,父母還在的時候,能學習孝道。可畢竟父母已經老了,不要等到「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父母真的是很無私的啊!我們做了一點點,他們就很滿足。我們卻很吝嗇,就一點點都不願意做。有的為了名聞利養,可以對身邊的領導去諂媚、巴結,但是對身邊的父母卻不願意花一點心思去盡本分,去孝順他們。對身邊的父母不孝順,怎麼又能談得上尊敬老師、尊敬領導、尊敬他人呢?

不敬師長

由於沒有孝順的基礎,不知道感恩,所以在求學生涯中,也沒有恭敬老師。

我家三個孩子,哥哥姐姐都比我大很多,只有我的上學環境得天獨厚。又因為跟著外婆的原因得以在武漢市上學。父母望子成龍,把我送到重點小學。當時重點小學很難進去,父親努力幫我找到好學校讀書。

但是我卻從來不爭氣,總是不能拿優異的成績回報父母。還在上課時,經常愛講話,違反課堂規矩,學習全憑自己的小聰明,應付學業。小學時經常給老師取外號,還讓老師額外補習。竟然有次考試,末學還在考卷中的作文題中,惡作劇的寫老師如何不好。

在上中學的時候,國內開始有一些港臺電視連續劇出現,很時髦。我看了之後,也開始模仿電視劇中講究吃穿的情節,自己也開始喜歡化妝、買服飾,滿足不斷增長的虛榮心。當時學校規定,學生不准化妝,可是我還是貪圖漂亮,上學的時候化淡淡的妝。這點小聰明逃不過老師敏銳的眼睛,班主任老師顧及到我的自尊心,只給我說:「去洗一下臉。」我沒有體諒到老師的用心,反而覺得老師古板,跟同學說老師的壞話,讓同學對老師有些誤解。

這種對父母不孝以及對老師不敬的心,便削減了我的功名。所以我在中學的時候,就沒順利考取大學。第二年補考,才考進大學。

前些年,聽趙良玉老師及定弘法師講的《母慈子孝》,了解到定弘法師很孝順,很聽話,一路都很順利。生活越來越好。我們雖有一點世間的小聰明,但是沒有德行的基礎,一路都很坎坷,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經歷許多痛苦才知道回頭。

在此末學要向生我、養我的父母,教導我的老師。以及無量的父母至誠懺悔。末學無知,造下不孝不敬的重罪,沒有盡到做女兒、做學生應盡的本份,沒有做到孝親尊師,違背了倫理道德,以至走了很多彎路。末學今天得遇善法,一定要彌補過失。真誠相信傳統文化、佛陀的教誨,精勤修行,往生淨士,回入娑婆,廣度有情。                                                                                                       

慚愧弟子 蘭若至誠懺悔

二零一一年九月

【編後語】

淨空上人在《地藏經玄義》中寶貴開示:「我們決定不能夠記仇、記恨、記人家的過失,這種心是非常不善的心,一定要記別人的好處。別人照顧我們一天,供養我們一餐飯,這個恩德都不能忘。大家知道韓信,他所以能夠建功立業,最大的長處是不忘恩。自己在窮困挨餓的時候,漂母給他一碗飯吃,他一生不忘記,自己成功之後,還找這個人報恩,這是值得我們效法的,值得我們學習的。滴水之恩,終身不忘,再大的過失,再大的侮辱陷害,一笑了之,絕不在意,這是我們修行證果的本錢。你要沒有這個基礎,沒有這個本錢,你怎麼樣苦修,你也不會證果。」

《了凡四訓》說:「何謂敬重尊長?家之父兄,國之君長,與凡年高德高位高識高者,皆當加意奉事。在家而奉侍父母,使深愛婉容,柔聲下氣,習以成性,便是和氣格天之本。」師父開示:「中國古代的小學,著重於基礎教育。教孝、教順、教敬、教誠,以這些為教學的綱目。真所謂『少成若天性』,培養聖賢人的根基。……『誠敬』是學佛的根基,是入佛之門。『誠敬』的培養就在家庭。在家能夠孝順父母,尊敬兄長,他到社會上才能忠於國家,服從長官。對職務盡忠職守,為國家、為社會、為老百姓服務。『習以成性』,習性培養成了,便是『和氣格天』,和平、心平氣和就能感動天地鬼神。」

師父在講《華嚴經》中開示:「…起心動念總是想控制別人,你在家裡頭,你作父母控制小孩,作小孩是想辦法控制父母,這個念頭就糟糕了。要控制人事物,要佔有人事物,諸位不曉得,這個念頭是一個最基本的禍根。你哪一天能成佛?哪一天把這個妄想念頭斷掉,決定沒有這個念頭,不再想控制任何一個人、任何一樁事、任何一個東西,也不想佔有一個人、佔有一樁事、佔有一個東西,保證你這一生成佛,你就成功了。」

師父在講《無量壽經》中開示:「不但我們自己修行,把佛法推薦給別人,不僅僅是有言說,而且有身教。我們自己給他做一個榜樣,你把佛法介紹給別人,他才會有信心。如果我們說佛法怎麼好怎麼好,自己沒做到,那別人聽了未必肯相信。自己要做到,這樣幫助別人啟發信心,這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