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四十載迷惑顛倒 覺悟後重新上路

綜合類

四十載迷惑顛倒 覺悟後重新上路 (妙 音)

今年二月,末學與夫人在澳洲淨宗學院懺悔班向老師同學們作了幾次發露懺悔。本想就懺悔報告的順序來做文字稿,而落筆時感到,若將末學近四十載的人生經歷,及學佛的緣起作一彙報,或更能體現因果事實真相,並能與大眾同修分享,不懂因果真相造作惡業帶來的果報,以及學習佛法後給自身帶來的真實利益。

回望近四十年的人生路程,弟子感到罪業深重。正如經教所言:「無不是罪,無不是業。」由於自己的無知,三十多年的人生經歷,也是時刻充滿罪業的歷程。未聞佛法之前,自以為是,從來沒有好好反省自己的過失,反而盡力在掩飾自己,找一些牽強的理由為自己開脫,甚至造了極重的罪業仍不以為然。其中自作自受的因果報應,直到聽聞佛法之後,才猛然看到一點真相。如果早聞佛法,明白因果真相,慎重對待每個念頭、言語和行為,相信半生的命運,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末學自小天賦頗優,在同齡人中,很多方面表現較突出,自小父母寵愛,於是自己也心存傲慢。而今近四十載歲月流逝,道業、學業和事業上卻可謂一無所成。汗顏之餘,靜心反思,歸咎於自己愚癡,不懂因果,不知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中時刻在削損福報,時刻在決定自己的吉凶禍福。正是「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本來可以走得更好的人生,為什麼出現那麼多的艱辛困苦?末學今天回望自己曾經犯過的那些罪過,果報並非偶然。

少時父母艱苦勞動

末學一九七四年二月出生,父母工作的單位附屬於中國水電部,是下屬的企業,任務就是開發水電資源,建設水電站,工作非常艱辛,都是在大山峽谷中艱苦勞動,將青春與才智奉獻給剛建國不久的祖國。末學感恩父母把自己帶來這個世界,並能在大山峽谷,偏僻的地方生活,體會那種物質極其匱乏,精神上卻幸福溫馨的生活。

改革開放之初,國內的生活可謂是非常窘困,一般家庭只擁有最基本生存的物質條件而已。父母整日忙碌在工地拼命工作,回來就馬上要去菜地種地,以保證生活上的食物供給。而這樣的生活中,我們童年的記憶卻無比幸福快樂,爸爸媽媽就像一把大傘為我們遮蔽風雨,在他們的呵護下,我們不覺都長大成人,都上了大學。

前些日子,末學專門去了童年生活過的地方,當看到如此偏僻,如此貧瘠的地方的時候,末學感慨萬千。原來幸福快樂真的是與擁有多少物質、財富,並無真正的關聯,幸福的童年,竟然是在沒有一塊平路可走,貧瘠不堪的地方度過的。

父母為我們的付出恩重如山,累世難報,而自己今天時常忘卻與淡忘著這份厚重的恩德。發現自己長大成人的過程中,追逐名聞利養,內心已被污染得很重了。經常念道:「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自己卻是一個不「知恩」的人,這一點連動物都不如,怎麼可能完成「報恩」的使命?在此末學向父母雙親深深拜叩懺悔!

父親殺生的惡報

末學的父親是從艱苦偏僻的山村裡,熬出來的大學生,是一位機械工程師,也是廠長。他工作兢兢業業,曾經還獲過國家水電部頒發的科學技術進步獎,是位優秀的水電戰線工作者。生活中他非常孝敬末學的爺爺奶奶,愛護自己的兄弟,同時是位好丈夫、好父親。

當時我們身處偏僻的地方,交通不便,父母要背上竹簍,每個週末步行好幾里路,才能到趕集的地方買到食物,非常辛苦。於是家裡自然就養雞養鴨等,父母在家後的空地開闢了一塊菜地種菜,這樣基本能彌補生活供給不足的困難。

當時買肉要用肉票限制供應,大多數家庭吃肉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父親很心疼我們,擔心我們的身體,總想給我們多吃點肉,就宰殺家禽煮給我們吃。末學就積極幫父親磨刀,有時也親自動手,有時候宰殺活的鱔魚、魚類等動物,也是手段很殘忍,今日想起來都不堪回首。

多年來我們都造了很重的殺業,消損了很大福報(父親在末學出生前,一直都很不順利,文革期間還遭到陷害,差點被判入牢獄,幸得母親到處奔走上告,才得以平反。想必這也與殺業有關,因為末學出生之前,父母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父親因為當時獲國家級獎勵,頗受領導關注,還有外資企業聘請父親,父親運勢看似好了起來。

可憐的小狗灰灰

那時家中養了一條多年的狗,小名灰灰,因為咬到過路的小孩,父母就不想再養了,父親就殺了灰灰,並煮了。當時媽媽、哥哥、姐姐都不忍心吃,爸爸還把皮掛在家中的小院裡曬。而末學嘴饞,雖然殺灰灰的時候,末學也傷心哭了,但是還是忍不住吃了灰灰的肉。還不以為然去搬動灰灰的皮,用小刀去割皮下的肉,很是殘忍!今日回想起來,真為自己感到可恥,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痛心,生生世世,由於自己的愚癡和貪欲,迷惑顛倒中不知道殘忍傷害了多少有緣眾生,給他們帶來多麼大的痛苦啊!

父親吞沒江中 三年家事不寧

父親殺灰灰的時候,是用繩子套著灰灰,扔進水池裡淹死,不幸的果報馬上現前了!

次年,一九八四年春節,家裡放鞭炮的時候就很不順暢,響幾聲就停,點燃了,響兩聲又停了,反復了多次,周圍鄰居小孩都笑話我們。當時自己雖然只有十歲,感到了一絲不祥之兆。

春節期間,我們全家去登山遊玩,回到家時,關好門窗的家裡,看到粉刷過的白牆上有三滴流淌的鮮血,卻沒有看到有任何動物。父母檢查了家裡的門窗,到處查看也不得答案。

就在那一年,奶奶在老家一個縣城街頭,被一個十四歲騎自行車的少年撞倒。本是一個小的交通事故,而且奶奶還告訴那位少年沒有問題,讓他可以離開了。之後到了姑媽家裡,奶奶感到頭暈被送進醫院,檢查鑒定為顱內出血,幾日後就不幸離世。

一九八五年,爺爺因病去世。

一九八六年,父親應上級命令赴國家重點工程—漫灣水電站指揮躉船建造。四月四日上午,父親登船指揮工作,還沒焊接完成的躉船,突然脫離繩索,衝進了瀾滄江洶湧的江水中,馬上被江水吞噬。父親當時為了叫船艙裡的工人,也一同進了江裡。其他工人都獲救了,只有父親一個人被江水奪去了生命。

父親生活學習在兩廣一帶,水性並不差。然而因果報應絲毫不爽,父親殺狗的方式與其果報顯現了明顯的必然聯繫。

從這個事例,末學看到,父親儘管被領導和群眾公認他非常孝順父母、用心關愛家人、為國家勤勤懇懇努力工作。在我們的記憶中,父親真是一位非常慈祥,而且在工作上非常敬業的人,但是由於他造了殺生的業,依然不能逃脫殺生的果報。這個慘痛的因果報應,讓末學至今都心有餘悸,之後帶給母親、哥哥、姐姐和末學多年無比艱難的日子:經濟拮据,家人離散不得團聚,被周圍人看不起,飽嘗了生活和精神上的困苦煎熬。

少時破壞巢穴 長大居無定所

而末學自幼喜歡隨意傷害昆蟲螞蟻和一些小動物,經常破壞螞蟻的巢穴,無辜殺害螞蟻、昆蟲和一些小動物等,所以,父親離世後,末學寄宿在親戚家裡,居無定所,多次轉學,沒有安定的生活,心情很壓抑自卑,不喜與人交往。

末學深深感到造作殺業是極重的罪業,今當發願懺悔改過,不再傷害眾生,並以終身長素、放生之功德迴向一切被家人和自己無辜所殺、所害、所吃、所侮辱打罵、所遺棄的一切有緣眾生。願以此表達自己真誠懺悔之心,叩求他們的諒解。並警示一切眾生,勸諫大眾不要再相互傷害,冤冤相報沒完沒了,大家好好學佛念佛,往生極樂世界,不退成佛,儘快脫離六道輪迴的痛苦!

不敬聖賢 不敬領導

中學時代,末學由於受到西方不良思潮影響,閱讀到批判中國傳統文化以及中國政府的不良書籍,對老祖宗妄自批判,對國家政府和社會心存不滿,在同學中妄自發表反叛言論,而自己不知道是多麼愚癡,上課時嘩眾取寵,給老師出難題,取笑老師。我們祖國經歷多少磨難,今天能讓大多數人解決溫飽問題,走向富裕,這是多麼難得的功勳,僅此一點,就應該由衷感恩我們的國家養育之恩啊!老師辛勤教導我們,他們也是父母,自己這樣不敬不孝,消損的福報難以想像。今天開始重新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的時候,感到無地自容,自己愚癡到極處,卻還敢妄自評判,簡直就是一個可恥的小丑,面對中華傳統典籍,才意識到自己是個道道地地的文盲。

對國家政府、老祖宗以及學校老師的惡念惡行,障礙了自己在學佛過程中,時時業障現前,疑心很重,明知自己的想法是錯誤的、愚癡的,但還是控制不了,恭敬心不足,得不到太多利益,嚴重障礙修學。所以在此機緣,末學向我們的古聖先賢、歷代祖先、國家領導和政府以及曾經自己不尊重的老師長輩真心深刻懺悔致歉!

早戀邪淫削功名

末學高中時代就開始早戀,愛慕虛榮,在高中三年級的時候,過早有了性行為。這使得弟子的功名馬上削損,當年高考,本來可以考得更好成績,卻離錄取分數線有了幾十分的差距,自己也不得不參加補習班學習,末學今天反省,這應當是邪淫以及不尊敬師長的果報。

在補習班期間飽嘗了身心的煎熬,幸因自己對落榜生起悔痛之心,想到幼年喪父,母親含辛茹苦,打工掙錢來撫養自己,發心一定要取得好的成績給母親一絲慰藉。於是,斷絕與戀人的來往,挑燈夜讀,一心只爲不讓家人擔憂。僅此善願一發,天即佑之。次年,超出預期,考上了國家二類重點大學。

邪淫果報 報在妻子

大學的學習生活中,對自己的思想言行又放鬆了約束,看不良的書刊電影,身心犯邪淫。對與異性交往中,不免隨意跨越界限,並不以為恥。內心不尊重對方,出於自己的貪欲,還保持不正當交往,最終傷害了別人的感情。

這一惡行果報在婚後,妻子向我懺悔時,才發現她的經歷與我曾經傷害和不尊重的女孩極其相似,當我這樣對待別人的時候,自己未來的妻子卻也承受了這樣的苦楚,自己也未能逃脫應有的報應。

大學中不認真學習專業知識,與校友組建樂隊,大學二年級晚上到夜總會當吉他手打工,為自己能掙一點生活費沾沾自喜,自以為是,把業餘愛好當成主業。大學畢業後,未能聽命母親教誨,辭去公職,後來專職做酒吧樂手、歌手,還離家流浪外省做酒吧歌手。

世風日下 隨波逐流

回到家鄉後,開始從事商業經營,在此過程中沾染了嚴重的邪淫習氣。做歌手時,稍能保持一份清高,爲了自身形象,有所自律,從事商業活動後,開始放任自己的行為,出差住宿時在賓館找小姐;登陸色情網站,觀看淫穢影片,更是難以控制自己,放縱自己與認識的網友,發生不正當的兩性關係;更嚴重的是,與已婚的有夫之婦有不正當交往,隨順自己的控制佔有慾望,甚至希望對方離婚。

末學不僅身犯邪淫,而且還導致了對方墮胎行為,(包括了末學現在的夫人,我們在戀愛中有兩次墮胎。)犯邪淫的同時也犯了極重的殺業。

在五濁惡世,末學也同樣是敗壞社會風氣的參與者,還將邪淫的惡念惡行、邪知邪見傳播給周圍的人,這個嚴重的罪過是難以彌補的。

末學生性傲慢,心胸狹隘,貪欲心重,放縱邪淫之後,自身貪瞋癡習氣一併觸發。那段時日,末學心浮氣躁,嫉妒心強烈,精神很不好,身體開始多病,容易感冒發燒,腰部經常疼痛麻木。加之在日常經營過程中,妄語、兩舌、惡口、綺語幾乎每日在犯,因造作口業,使得口腔頻繁潰瘍,幾無間斷。同時想方設法偷稅漏稅,貪欲心、傲慢和嫉妒心嚴重助長,這樣愚癡蒙昧度過了兩三年之後,不善果報接踵而至。

二零零四年底開始,末學經營日漸艱難。二零零五年開始資不抵債,明顯有意向的合同都無一個能順利簽訂,總是出現這樣、那樣的意外而失敗。特別有一次很有把握的工程投標,有高級領導出面幫忙,卻因投標前身犯邪淫而未能成功,當時令知情者都非常意外。

屢次的失敗嚴重打擊了我的信心,事業於是走入了低谷,用盡各種方法,諂媚巴結客戶和風水等術,仍無見效,心情低落,對命運悲觀而不知所措,甚至閃過輕生的念頭。

學習佛法 布施脫困

二零零六年家母將淨空老法師宣講的《改造命運 心想事成——了凡四訓講記》讓末學有緣拜讀到,當得知「財富是果,財施是因」之後,在末學女友(現末學之夫人)的鼓勵之下,我們開始一起做了一些小布施。因為手頭拮据,布施得很少,從幾十元到幾百元開始,即得佛菩薩加倍加持,不到半年即顯效果,一年後漸漸擺脫困境,將末學從極其壓抑無助的生活中救拔出來。

這時,我們開始相信因果,明白佛陀教育是至善圓滿的教育,並於婚後幾月(二零零八年四月)積極參加佛陀教育網路學院學習。認真學習基礎課程一年後,蒙佛菩薩接引,二零零九年一月,末學及家人在雲南昆明有幸得以巧遇師父上人,聽聞老人家為我們慈悲開示,這是我們一生無比厚重的幸福記憶!

學習聖教 改變命運

從那時起,我們一直蒙佛菩薩慈悲接引,遇聖因,能有機緣向師父上人和各位大德老師當面請教學習問題,得到他們親自指點和幫助。

在生意上,雖然做的是小項目,我們堅持繼續做些小布施,刻錄講經光盤,助印佛經善書,患得患失感減輕很多,工作生活逐漸順利和輕鬆。不必再去諂媚巴結、喝酒應酬,銷售情況年年增長,學習時間越來越多,開始感覺到輕鬆自在。

末學深知若無三寶加持、祖宗德蔭,不可能有如此神速之轉變。回想曾經苦苦奔波經營,跑遍各地山山水水,多少次為贏得客戶歡心喝酒陪醉,甚至有一次夫妻雙雙腸胃出血急救,並未得到別人真正的尊重,並未能擺脫窘困獲得幸福快樂。如今更多的是對師父上人由衷深深的感恩,同時感到膽戰心驚,回望自己走過的近四十年人生,竟是一個造作地獄重罪的過程,若不是師父他老人家講解的經教指點,末學的前途不堪設想。同時,也倍感因果真實不虛,體驗了因果轉變之速,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邪淫重罪輕報

末學所犯的罪業,如果不謹慎對待,認真修行,果報依然難以獲免。特別是邪淫,目前也算是重報輕受,明顯的是,妻子是個溫柔善良的人,而末學曾經是很傲慢,很獨斷專橫的人。結婚後,反而妻子對待末學的態度有時並不禮貌,甚至對末學傲慢專橫,這就是犯邪淫得四種智人不贊法:一、諸根不調順;二、不離喧掉;三、世所厭惡;四、妻常能侵。

末學在嚴重犯邪淫的時期,末學面相都變得很邪氣——身體發胖,無精打采。有的朋友在背後議論說,怎麼末學的外表變得比以前醜陋了,和從前判若兩人。

邪淫讓末學一直感召不善的緣分,曾經在大學住校,大學宿舍是一個臨時組成的宿舍,宿舍成員是來自各個系的學生。九十年代,中學時代有性經歷的學生實在很少,這個宿舍竟然有好幾位都是中學就早戀,過早經歷性行為的同學。大家相互影響,漸漸對邪淫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四年之後,這個宿舍的成員及與我們交往很密的同學,他們出生的家庭家境都還不錯,至今卻大多數婚姻、事業都不是很如意,有的至今仍單身,事業走下坡路,甚至經濟窘困。

在那段期間,末學感召的周圍異性,同樣是一些行止不端的女人,當時以為這個社會的女人都是這樣,對未來婚姻和家庭都喪失了信心,多年一直找不到如意的伴侶。邪淫讓我們很明顯看到其果報:削損功名福報(直接嚴重影響事業發展);嚴重傷害身體健康,醜化外表氣質;得不如意眷屬(或長期單身);還會障礙智慧;婚姻家庭不和睦(因為在邪淫中常常有希望對方家庭不和的惡念);引造十惡業(身口意皆犯);甚至引發殺生(墮胎等)、破人婚姻等諸多嚴重罪業。

有一些工程項目,由於參與人員不能杜絕色情的誘惑,因此工程的障礙就比較多。

懺悔要放下自己

在這裡,還要向大家彙報末學兩次發露懺悔的感受。在懺悔前兩日有幸拜見了師父上人,當時末學向師父上人請教發露懺悔的問題時,師父上人開示道:「發露懺悔是舞臺表演,教化大眾。」

第一次懺悔,因為沒有至誠祈請佛菩薩加持,上臺心未能沉下來,當時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就想將自己的問題儘快講出來,沒有以一顆真正慚愧的心去反省懺悔。雖然有勇氣講,但並沒有打開自己內心深處的那個開關,講完之後,感覺很不舒暢,整個人的精神感覺空虛乏力。

感恩懺悔班老師給了末學第二次懺悔的機會。第二天早晨,末學就拜佛祈請佛菩薩加持,讓弟子能真誠發露懺悔。想起師父上人的話,末學就是沒有消除自己業障,作為懺悔的首要目的,努力擴開心量,將身體交給佛菩薩,期望自己的事例能勸誡聽聞的眾生,引以為戒,不要像自己一樣遭受不該遭受的惡報。

結果上臺的時候,頭一天寫好的提綱基本沒有用到,懺悔的內容順序也不是事先安排的,在懺悔過程中,思緒較穩定,打開了內心深處的機關。因此第二次的效果比第一次顯著。

自己對邪淫作出了發露懺悔,末學夫人在座,聽後竟然完全諒解了末學,這令自己非常意外。同時自己也初步認識了發露懺悔的一點關鍵處:如果懺悔只是爲了自己消除業障而懺,那效果是極微的,自私自利之心驅使的懺悔,也很難感動自己和別人。發露懺悔應當先把自己放下,置身於被傷害眾生的角度,認真深刻反省自己的罪過,向被傷害的眾生真誠道歉,將因果事實闡述出來以警示大眾。

懺悔一定要坦誠,不要為自己掩飾,不能找任何客觀理由為自己開脫,否則也將是徒勞的。在懺悔中始終只能有一個念頭就是:我真的錯了,都是我的錯。這樣的懺悔即使不詳細說出造惡的細節,也能感動自己和懺悔對象,這樣的發露懺悔才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過失往往是病根的表相,通過發露懺悔,透過過失的行為表相,病根能很快顯現。懺悔的本質,造作惡業的深層次原因,就容易在懺悔過程中意外發掘出來,並能有效地對治。

懺悔對母親傲慢

例如末學一直不知道對母親傲慢的真正原因。很想恭敬對待母親,卻時常為母親一些不順自己心意的言語行為,或者她存在的一些小缺點生起煩惱,甚至在言語上很不尊重母親,沒有耐心聽母親的嘮叨,經常打斷母親的說話,自己為此也非常困惑。後來,末學在懺悔前拜佛時,突然心中出現四個字——「知恩報恩」!這四個字,平時看到並無太深感觸,而當時末學突然不覺眼淚湧出,明白自己爲什麽會傲慢,爲什麽會不聽母親的教誨,在人生的道路上放縱自己,全是因為沒有真正懂得感恩母親,沒有從心裡真正敬重母親,不懂尊重與感恩如何能完成報恩?不懂得感恩,自然就不會去重視尊重父母師長的教誨,自然不會去約束自己的惡念惡行,我們學佛成佛,不正是完成知恩而後圓滿報恩這一使命嗎?想起年幼時對母親的依戀,父母外出時,自己捨不得父母而傷心哭泣;想起自己纏著母親一遍又一遍,重復講述自己愛聽的那些故事。而今自己成人獨立了,比父母多讀了書,經濟上、生活上,不再依靠父母的時候,父母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就開始降低,內心潛意識輕視父母,對待父母的耐心,亦日漸減弱,這種心態在業障增長中更難發覺,連自己都被矇騙了。小羊跪乳,烏鴉反哺,而自己卻是個對父母都忘恩的人,是多麼可恥可悲!所以,學佛後,好好反省,師父上人的話自己又真正力行多少?沒有孝親這個根基,如何能真正落實尊師呢?「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自己的德行之所以不能明顯提升,都是因為自己沒有真正擁有感恩及孝敬父母的心,沒有真正尊敬師長的心,不懂得感恩,實在也正體現了嚴重的自私自利。所以在這裡,末學向母親、向我們的師父上人再次深深懺悔反省,末學一定會努力落實孝道,真正找回至誠感恩之心,認真聽從師父教誨,真正去依教奉行!

懺悔改過有反覆

懺悔並不意味著馬上能做到徹底斷惡修善,澳洲回來,末學就再次犯了過失。由於有一個重要的工程項目準備開展,被合作者安排末學一起去接待客戶,當時以為吃完飯就去喝茶,但被帶進一個KTV包房裡,安排每一位客人由一位小姐作陪。起初時自己很清醒,也很自律,只想儘快結束後回家。

但是名利心作祟,明知喝酒是犯戒,也預料到如果喝酒後自己會免疫力下降,但又想到如果不合群,客戶可能會不高興。於是附和大家玩遊戲喝酒(首先就犯戒了),雖然是低度酒,但是喝多了後,自己的警覺心大大降低,加上小姐很主動,場面污濁混亂,自己於是起了邪淫的念頭,放任了自己的言行舉止。回到家,心情非常難過,次日將自己的過失向夫人懺悔,但是夫人沒有原諒自己,當時心中有一絲埋怨:「自己已經很不錯了,和其他人比已經把持得很好了,向你坦白也算是很坦誠了吧?」但她一直不能原諒末學,於是在她的要求下,末學進佛堂跪在佛前懺悔,夫人坐旁邊觀看。

當跪下時,腦海中驀然浮現諸佛菩薩對自己的慈悲關愛,從苦海中救拔自己。學佛以來,冥冥中加持保佑我們,接引到各殊勝道場修學,給予我們非常好的環境條件,老法師苦口婆心勸導我們為佛弟子要給社會做好樣子!諸佛菩薩和老法師這樣慈悲關愛我們,就是希望我們能早日回頭,斷惡修善,為正法久住,挽救世運做出一份努力。而自己不孝不敬,不能在誘惑中保持自己的清淨心,造作惡業後,還找客觀原因,沒有去給周圍人做好樣子引導大眾,還給佛菩薩臉上抹黑。爲了名聞利養,見到這樣的環境,沒有選擇毅然離開,還說這個社會如何污染,忘失了自己肩負的責任,同流合污,完全辜負了諸佛菩薩、龍天善神加持護佑,辜負了老法師的教誨。不是環境在污染自己,而是自己充滿惡念的心所感召,同樣在為當今污染嚴重的社會推波助瀾,自己真不配做佛陀的弟子!想到這些,當即淚如泉湧,泣不成聲,淚流滿面至誠做了懺悔。而懺悔的重點竟然不僅在邪淫的問題上,末學懺悔的重點卻是自然放在了作為佛弟子喪失責任和辜負佛陀與老師的教誨上!當末學擦乾了眼淚站起來的時候,夫人也流淚了,她欣慰的說:「很好!我完全原諒你了!」

之後,末學在夫人的支持下,放棄了參與這個工程項目。這次以後,末學更清楚看到我們犯的過失是一個表相,其背後深藏了我們平時的起心動念。這些內心深藏著真正的病根,平時不容易去發現,出現過失的時候,若能真誠發露懺悔,蒙佛力加持,這個病根往往容易在發露中顯現,找到病根,我們就更容易去解決這個病徵。非常感恩在懺悔班的發露懺悔經歷,使得自己初步體驗了懺悔的感受,發露懺悔之後,那些曾經有的缺點過失很明顯在減少了。

學佛之後,令我們的生活發生了極其明顯的改變,慾望與煩惱也在不斷減輕。我們感恩佛陀教育給我們帶來的光明和溫暖,感恩師父上人和各位老師大德們,不辭疲倦為我們講經說法,苦口婆心懇切希望我們早日破迷開悟,看破放下,離苦得樂!

而累生累劫惡習難改,業障深重,學佛的道路並非一路平坦,盡如人意。自身時常懈怠,習氣依然會反復發作,過失也常常會再犯,對聖教仍會偶生懷疑,信心不足,障礙著自己的修學道路。

境緣現前,首先還是隨順自己的煩惱慾望,自私自利的心依然在做主。學一些理論常識而未能落實於生活點滴中,心浮氣躁,好高騖遠,在待人接物中凸顯自身極大差距,師父上人經常說:「學佛就是學做人」,若不能把經教真正落實於日常生活中,學佛就不得受用,甚至很容易造嚴重的罪業。

自身存在很多很多的問題,在順境時不易發現,自以為是,心生傲慢。例如,以為自己能做些小的布施,就認為對物欲已經淡泊很多。其實那些有漏的福報,都是在自己的分別心、喜好心中去做的,去分別布施的對象,衡量布施功德大小,計劃布施的金額,這些都表現出嚴重的自私自利,依然沒有離開名聞利養。所以在沒有收入的時候,在別人突然需要自己付出的時候,就心生煩惱和慳吝之心。反觀自己的內心深處,貪欲心依然很重,還需更加努力,從捨身外物進一步去落實,學習放下。

在遇到逆境惡緣時,依然會生瞋恨,未能以正念降伏煩惱,反觀自身,忍辱功夫依然很差。與大眾相處,尚有不平等的心,沒有真正落實至誠孝敬母親,對待岳父岳母也沒有真誠平等對待,邪淫惡念依然沒有很好控制降伏,有時不自律,還會瀏覽不健康網頁等等這些問題,末學還需更加精進努力去解決。堅信通過認真聽師父上人的經教,力行落實三個根本,認真懺悔改過,斷惡修善,一門深入長時熏修,一定能有明顯的進步。

回望自己造作諸多觸目驚心的重罪,末學心裡清楚看到:擺在自己面前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地獄之路,一條就是真心懺悔改過,斷惡修善,發菩提心一向專念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末學明白,今生所犯的重罪,不可能幾句懺悔的話就能消除業障,不可能就馬上得到被自己傷害的有緣眾生完全諒解。「聽其言,觀其行。」自己唯有依教奉行,在日常生活中,以實際行為認真落實,力行改過,斷惡修善,將所修功德真誠迴向給他們。令他們能業障消除,福慧增長,離苦得樂,讓大家都能通過學習佛陀教育,明白六道輪迴的痛苦,成為很好的同參道友,相互幫助,相互促進,一心念佛,同生淨土。真誠希望他們能早日成就,乘願再來幫助苦難眾生。若末學今生往生極樂世界,也一定先來幫助救拔被自己及家人無辜所殺、所害、所侮辱、所打罵及和遺棄的一切有緣眾生。我們只有往生西方淨土,這才是真正脫離苦海的唯一選擇,方可圓滿化解我們之間的怨結。

懺悔幫助放下

懺悔是為了放下。懺悔班老師說,不敢講出來是說明自己還執著於過去的那個假我。末學發露懺悔之後,最明顯的感受就是比以前謙卑,曾經自以為是,擅於看別人的缺點,發露懺悔後不大好意思去看別人的過失,對自己的起心動念、觀照力也明顯增強(當然會反復,故需加倍努力才是)。只有將自己的內心骯髒的東西傾倒乾淨,純淨的善念(阿彌陀佛)再裝入的時候,才不會被污染。「後不再造是真懺悔。」如果不能勇敢坦蕩面對自己的過失,就不可能後不再造。這次發露懺悔的經歷,讓自己更敢於正視自己的過失,對改正過失,對以正念伏住煩惱習氣更加有信心和動力。學佛就是坦蕩面對自己的過失,並努力奮進改正之,發露懺悔,讓末學心中釋然很多,感到離佛菩薩更近了。

發露懺悔,令末學在修學的路上倍感信心,發露懺悔並不一定能立刻徹底改正自己的過失,但敢於發露就已朝著斷惡修善邁出了第一步,至少會對自己的起心動念不斷增強了觀照力和自制力,從而能降低再犯的頻率;發露懺悔將末學內心深處、深層次的病根顯現了出來,使得自己更清晰去面對、去對治;發露懺悔也讓末學更有勇氣,更加坦蕩蕩面對自己的過失和罪業;發露懺悔同時讓末學感受到,改過其實是一件幸福快樂的事情:那些掩藏內心的病徵,那些壓在心頭的陰影,當心扉打開的刹那,光明的照射下除即化為烏有,豁然開朗;那些塵封的包袱在發露懺悔中放下,坦然而快樂!

發露懺悔,讓末學堅信不論自己業障多麼深重,造作了多少罪業,就算是反復再犯,只要敢於坦蕩面對,時刻謹記自己作為佛陀弟子應有的責任,保持正念,堅持不懈、勇猛精進去改正過失,令當下的念頭安住於一句「阿彌陀佛」,在佛力加持之下,最終一定能戰勝那些頑固的惡習氣,今生一定能抵達彼岸,回到蓮花的故鄉!

往昔所造諸惡業 皆由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 一切罪障皆懺悔

慚愧愚學 妙音 至誠恭敬頂禮

【編後語一】

今天整個世界,中國古人講「上失其道」,全世界倫理、道德、因果教育、宗教教育都不學了,全世界失其道,人民可苦了。湯恩比博士在一九七零年代說,要解決二十一世紀社會問題,只有中國的孔孟學說與大乘佛法。

現在這個時代,人的思想違背了倫理、道德、因果,價值觀變了。現在問問年輕人,人生在世什麼最重要?他會告訴你一個字,「錢」最重要。在中國古時候不是的,人生在世什麼最重要?「孝」最重要。我來到這個世間,是榮宗耀祖,光大門楣,要在社會上多做好事,讓祖宗有面子,這一家出了這麼好的後代。現在要錢,連父母都可以不要,所以社會動亂,一切都向錢看,這是很奇怪的一個社會,大概凡是這種社會出現,就是一個警告,世界快要毀滅了。

人到完全反常,倫理沒用了,道德也不要了,一文不值,法律是專保護壞人,不起作用。這時候只有老天爺來做主張,整個大災難現前。佛法說「相隨心轉」,念念都是善念,身體健康,不會生病,容貌會好,相隨心轉!第二句話「境隨心轉」,我們居住的環境是隨心轉。現在科學家非常強調,災難這麼多,只要我們把心態修正過來,斷惡修善,積功累德,地球上的災難自然就減輕,自然就化解。

對二零一二年,科學家有個結論,說這是個轉捩點,大家不要驚慌,只要心態轉過來,世界就更美好。我們希望世界美好,繼續存留下來,還是希望世界毀滅,主宰在每個人的手上。如果我們念善,改過自新,世界往後的發展愈來愈美好。如果倫理、道德、因果不要了,宗教也不要了,那就接受災難,接受外國宗教所說的世界末日。外國人畫的地圖很可怕,美國是一半沒有了,中國差不多也是一半。所以在這個時候,真正能夠把中國傳統教育恢復起來,不但救自己,救家庭、救社會、救國家民族、救世界,還救了地球,這功德多大!這是多麼大的一樁好事情!

【編後語二】

印光大師(蓮宗十三祖)在《誡吾鄉初發心學佛者書》開示:「人之修福造業,總不出六根、三業。六根,即眼、耳、鼻、舌、身、意。前五根屬身業,後意根屬心,即意業。三業者,一身業,有三,即殺生、偷盜、邪婬。此三種事,罪業極重。學佛之人,當喫素,愛惜生命。凡是動物,皆知疼痛,皆貪生怕死,不可殺害。若殺而食之,則結一殺業,來生後世,必受彼殺。二偷盜,凡他人之物,不可不與而取。偷輕物,則喪己人格。偷重物,則害人身命。偷盜人物,似得便宜,折己福壽,失己命中所應得者,比偷多許多倍。若用計取,若以勢脅取,若為人管理作弊取,皆名偷盜。偷盜之人,必生浪蕩之子,廉潔之士,必生賢善之子,此天理一定之因果也。三邪婬,凡非自己妻妾,無論良賤,均不可與彼行婬。行邪婬者,是壞亂人倫,即是以人身行畜生事。現生已成畜生,來生便做畜生了。世人以女子偷人為恥,不知男子邪婬,也與女子一樣。邪婬之人,必生不貞潔之兒女。誰願自己兒女不貞潔。自己既以此事行之於前,兒女稟自己之氣分,決難正而不邪。不但外色不可婬,即夫妻正婬,亦當有限制。否則,不是夭折,就是殘廢。貪房事者,兒女反不易生,即生,亦難成人,即成人,亦孱弱無所成就。世人以行婬為樂,不知樂只在一刻,苦直到終身,與子女及孫輩也。此三不行,則為身業善;行,則為身業惡。二口業,有四,妄言、綺語、惡口、兩舌。妄言者,說話不真實。話既不真實,心亦不真實,其失人格也,大矣。綺語者,說風流邪僻之話,令人心念婬蕩。無知少年聽久,必至邪婬以喪人格,或手婬以戕身命。此人縱不邪婬,亦當墮大地獄。從地獄出,或作母豬母狗。若生人中,當作娼妓。初則貌美年青,尚無大苦,久則梅毒一發,則苦不堪言。幸有此口,何苦為自他招禍殃,不為自他作幸福耶。惡口者,說話兇暴,如刀如劍,令人難受。兩舌者,兩頭挑唆是非,小則誤人,大則誤國。此四不行,則為口業善;行,則為口業惡。三意業,有三,即貪欲、瞋恚、愚癡。貪欲者,於錢財田地什物,總想通通歸我,越多越嫌少。瞋恚者,不論自己是非,若人不順己意,便發盛怒,且不受人以理諭。愚癡者,不是絕無所知。即讀盡世間書,過目成誦,開口成章,不信三世因果,六道輪迴,謂人死神滅,無有後世等,皆名愚癡。此種知見,誤國害民,甚於洪水猛獸。此三不行,則為意業善;行,則為意業惡。若身、口、意、三業通善之人,誦經念佛,比三業惡之人,功德大百千倍。」

淨空上人在《阿彌陀經疏鈔演義》中開示:「如果我們再要深一層的去追究,他為什麼伏不住煩惱?給諸位說,他沒有恭敬心,學道的心不真誠、不恭敬。如果真正是真誠恭敬,外面的緣不容易動搖他,他自己有能力控制住境緣。所以這就是我們自己心不真誠,缺乏敬意。經上一再講『一切恭敬』,這個很有道理的。儒家《禮記》,『曲禮曰:毋不敬』,敬太重要了,十大願王第一個就是『禮敬諸佛』。人要是存誠敬之心,不但不會妄動,他不會起一個惡念,起一個念頭就不敬,敬就失掉了。從這個地方看,不管他對佛學研究有多麼深、多麼淵博,講得多麼好,修得多麼好,如果還會被外面境界所動,一考試都不及格,這個沒有用處,禁不起考試!這是我們這一生當中成敗重要的關鍵。」

師父在《大乘無量壽經大意》中開示:「你的心真,你的心誠,你又能夠精進不懈怠,哪有得不到的?你的願一定會成就,……我們中國人常講『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所以關鍵就是真誠、恭敬,真誠敬,敬就是精進,我們常講敬業,敬業的精神就是此地講的『精進不止』。精進不止,你對你的事業才真正敬重。真誠敬這三個字是祕訣,成功的祕訣,無論世出世間法,你只要具足這三個字沒有不成就的。

師父上人在《學佛問答》中開示:「這個罪(指墮胎)很重很重!當然能消,要看你用什麼樣的方法,真心懺悔、斷惡修善、改過自新,罪業才能消除。否則的話很難,這是很重的罪,因為兒女到你家來投胎不是隨便來的,多少人求兒求女,一生求不到,為什麼原因?過去生中跟這些眾生沒有緣;凡是到你家裡來的,跟你的緣很厚。佛講有四種緣,有報恩的,如果這個小孩是來報你恩的,你墮胎把他殺掉了,恩就變成仇了,這很可怕!下一次再來的時候,不是報恩是來報仇的。如果這個小孩是來報仇的,你把他殺掉,仇上再加仇恨,這怎麼得了?冤冤相報沒完沒了,這個結怎麼解開?自己真正覺悟了,真正懺悔,斷惡修善、積功累德,念念給他迴向,希望把冤結解除。……所以自己決定要念佛求生淨土,把自己修行功德迴向給他,給自己的冤親債主。真誠心能感動鬼神,所謂是誠則靈;不誠就沒有辦法了。依照佛法修學是會有效應的,一定要如理如法好好去修學。」

師父上人在講《華嚴經》中開示:「現在年輕人是有文化,沒有道德。有道德的人,他的靈性是往上升;沒有道德的人再有文化,他是往下墮落,不一樣。現在學校,你受的教育愈多,拿到的學位愈高,如果沒有道德,你做的壞事就更多。壞事,不要說別的,單單講一樁,你就肯定墮三惡道,哪一樁?不敬父母。人生在世,父母的恩第一大。從前李老師常常講,……他說現在年輕人讀書,父母非常辛苦,把你養大,供養你去念書,父母本身沒有念過書,甚至於小學畢業,甚至於小學沒有畢業。辛辛苦苦賺一點錢供你上學念書,你小學畢業,中學畢業,大學畢業,拿到碩士、博士學位,結果怎麼樣?人變了,這個兒子瞧不起父母,為什麼?父母沒有念過書。他現在是大學生,是碩士、博士學位,跟朋友在一塊都不願意提父母,為什麼?怕丟人,我父母沒有念過書,鄉下人。父母在身邊都不跟朋友介紹,不承認那是他的父母。李老師講不念書還好,還孝順父母,念書,那個眼睛慢慢往上長,長到頭頂上,看不見人了。眼睛長在頭頂上的人,決定墮阿鼻地獄。你覺得父母沒有受過教育,社會上沒有地位,人家瞧不起;如果人家知道你這種行為,最瞧不起的是你,你大不孝,你不是人,你連畜生都不如,畜生都還能照顧父母。

師父上人在講《淨土大經解演義》中開示:「人生兩個恩德最大的,父母跟老師,終身不忘,常常想念父母、老師,你就不會有邪念。心有邪思,你馬上想起來,對不起父母、對不起老師,邪思邪念都沒有,他怎麼會做壞事!哪有這個道理?聖人教誨對一個人影響多大。老師對學生的愛護跟父母沒有兩樣,有時候勝過父母。所以不孝父母,大家知道這是大逆不道,不敬老師跟不孝父母的罪是同等的,這我們不能不知道。」

師父上人在講《阿難問事佛吉凶經》中開示:「『戒貴則尊,無往不吉』,佛門戒律精神在『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諸惡莫作』是小乘戒,是對自己的;『眾善奉行』是菩薩戒,是利益眾生的,這兩句把世尊一生所講的戒行全都包括盡了。要做到絕對不惱害眾生,我們一定要遵守。一切時、一切處,讓眾生因我而生煩惱,我就錯了。天天要檢點,天天要反省,天天要改過自新,這樣才能夠積功累德。『與人為善,成人之美』,是善行中最可貴的。……具足這樣的德行,你在這個世間無論做什麼事情,可以說無往而不利。明顯的,你做的都是好事,利益社會的事,利益眾生的事,你會得到許多善緣幫助你,你會遇到一些好人幫助你;冥冥當中,諸佛護念,龍天善神也在幫助你,所以你做事情就很順利,哪有不吉的道理?」

師父在講《無量壽經》中開示:「『修十善業』,要修,這不是說說而已,一定要照做。身要真正做到不殺、不盜、不淫,在家是不邪淫。不但沒有這個行為,連這個意念都沒有,這才叫真正做到。因為這個法門是大乘法,大乘法講戒律是論心不論事,意裡面沒有,這個戒才叫清淨。不是小乘戒,小乘戒只要沒有行為,有意念還不算犯戒;大乘戒不行,起心動念就犯戒,意地裡頭真正沒有,這個戒律就清淨了。口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意裡面,於世出世間法不貪、不瞋、不痴。這是第一條要教我們要修的淨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必須要具備的條件。」

師父上人在講《華嚴經》中開示:「初學,你有沒有成就?不看別的,端看信心。初學的人,你對於你選修的法門有沒有信心?你對於依止的善知識有沒有信心?我們今天講老師,指導你修行的老師,你依靠他,你對他有沒有信心?對你的同參、同學有沒有信心?然後你所學的,落實在生活、工作、處事待人接物,有沒有信心?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那恭喜你,你決定成就。你要沒有信心,沒有信心就是疑心很重,懷疑。懷疑,大乘經教佛常講,是菩薩第一障礙;換句話說,菩提道上障礙很多,懷疑是最嚴重的障礙,是一切障礙裡頭的第一障礙,就是你有疑。你對所選修的法門懷疑,你對於教導你的老師懷疑,對你所學的東西能夠落實到生活懷疑,所以你沒有辦法做到,你怎麼會有成就!真正有成就的人一絲毫懷疑沒有。……所以諺語常講『疑心出暗鬼』,這是比喻,你有懷疑,你就會遭遇到許許多多的障難,那些障難叫暗鬼,障礙你、阻礙你,你不能成就。

本篇懺悔者帶出了一個重點:懺悔者一定要坦誠,不能有任何掩飾,不能去找任何理由來為自己辯護。這是對的。我們在懺悔時,如果還有絲毫怒氣、恨意、不滿或不甘心情願的情緒,都是懺悔不真誠。若能真誠心懺悔,造作再重的罪業,它都能消掉,而且消得很快,才曉得懺悔功德不可思議。像阿闍世王造五逆罪,殺父親、害母親,跟提婆達多交結破壞僧團、破和合僧。阿闍世王到臨終的時候才覺悟,知道自己過去造了大錯,向佛求懺悔。佛教他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他是至誠心真誠懺悔,懺悔的力量超過他的業力,他往生極樂世界。而且往生的品位很高,佛說他往生是上品中生。我們學佛的人看到這裡不服氣,造作那麼重的罪業,下下品往生已經不錯了,怎麼可能上品中生?才知道懺悔的力量不可思議。一念回心那個人就是至善,真正善人,我們諺語裡面常講,「浪子回頭金不換」,他真回頭了,這一回頭就超凡入聖。願與諸仁者共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