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殺生邪淫墮胎 傲慢看人過失 論人長短之惡報

綜合類

殺生邪淫墮胎   傲慢看人過失   論人長短之惡報 (許慧媛)

我的習氣很重很重。我這一生「殺盜淫妄酒」全都犯了。我在這裡,向盡虛空遍法界的一切眾生,我都向他們懺悔,求他們原諒,請他們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能夠改過自新,我願意將所做的一切善行、功德、福報,都迴向給他們。

懺悔傲慢與自私

我從小就傲慢心很重,又好愛潔,也是完美主義者。我看到以前拍的照片,我的頭都是向上看的,因為我看一切人、事、物都不順眼,我和同學、朋友在一起,都覺得他們比不上我。在我心中,什麽事情都不好,都挑剔。現在學佛才知道這是因為我很傲慢也很貪心,這個習氣似乎是前世就帶來的,否則不會才幾歲的小孩,就這樣傲慢。這種習氣很恐怖,令我沒有一般小朋友的天真、活潑,總是不開心。

我從小就很自私。什麽都是想自己,沒有想其他人。以前還將自私自利,美其名曰「理智」。小時候家中不是很富有,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幫助家裡。新年收到紅包,我就走出街,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對父母的辛苦錢,自己既不知道要節省,也不考慮為家中貼補,買要用的東西。平時,我看著媽媽很辛苦,有時甚至要做兩份工,我都不想著要幫媽媽做家務,而且自己也不喜歡做家務。

小時候我很貪吃,現在都一樣。家庭不是很富有,但是我也不吃剩菜。我很喜歡吃田螺,喜歡吃魚的骨頭│特別喜歡吃魚脊椎骨中黑色的綫跟魚眼。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會吃得那麼細,將每個骨頭都吃得很乾淨。煲湯的骨頭,骨髓都吃得很乾淨,還要用筷子戳一戳,看乾淨了沒有。也許以前殺生太多,這個習氣從小就有。

中學的時候,媽媽說家裡情況不好,哥哥要讀書,就不讓我讀書了。我那時沒有什麽目標,很懶散,就不讀書了,跟著媽媽去工廠做兼職。可是,我那時不是幫家裡賺錢,而是為自己的物欲。一發薪水,我就拿錢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一點都沒有想過給媽媽減輕負擔。

我是個很任性的人。我不上學之後,經常晚上出去,玩得很晚。媽媽在家裡,等我到三、四點鐘,可是那時我一點都不覺得怎麼樣。有一次在家裡,因為我做得不好,哥哥教訓我,打了我一巴掌。我就離家出走,讓媽媽擔心,可是我也不理會媽媽的心情,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錯了,也不感到慚愧。古德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我不明白這個道理,總覺得自己痛,又不關他們的事情。這些思想,現在想起來覺得不像人的思想,連禽獸都不如。

任性墮胎十多次

我離家出走之後,跟著一個女朋友住在一起,又沒有工作,無所事事,就在外面喝酒、跳舞。認識了一個男朋友,就跟著他。但是對方貪玩、不顧家,朋友都說他不會是一個好的丈夫。我那時覺得自己跟了一個男人,就不能隨便換男朋友了,即使對方不好也沒有辦法了,所以從沒有想過要離開他。

後來,我有了孩子。我當時看他那麼愛玩,所以就覺得不能跟他生孩子,因為一生孩子就有了責任。於是很有道理地去打掉他,我還很有道理地說:「我也不是不想要你,而是要你出來,讓你受苦,我真的不想這樣,是想你好。」由於有了這個歪理,令到我十多次墮胎,一點都沒有覺得自己錯了,反而還覺得自己很不錯,以為自己是為孩子們著想。現在真誠心向故兒妙音懺悔,願他們原諒我的無知、愚癡,願他們早日超生,我以後的善心功德也是迴向給他們。

結婚、自殺、離婚

到後來,男友知道我墮胎那麼多次,身體不好,感到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就真的結婚了。可是,我們的婚姻根本不會好的,因為我那種傲慢、自私、任性的性格一點都沒有改。

我不能改自己的習氣,說因為那時候沒有人教我。我們接觸不到聖賢書,也沒有看聖賢書的人來給我講道理。我和朋友在一起,覺得好像最好的就是自己了,所以我常以為自己很不錯、很孝順,做人也很有正義感。現在學佛才知道,自己恰恰相反,是一個愚癡的惡人。

我的公婆不喜歡我。那時不知道是自己有錯,反而所有的錯都在人家,面對公婆,我不想自己應該怎樣改過、如何孝順,反而對丈夫說:「我以後再也不去你們家了,我當你那邊沒有人了。」我這樣的話也能說得出來。我的丈夫也沒有讀聖賢書,也沒有勸我,所以,我後來就完全不與公婆往來。我這裡向公婆懺悔,我自己一點的孝道都沒有。

這裡我也要對我以前的丈夫懺悔。他結婚後,有了孩子,我沒有工作,自己帶孩子。可是那時丈夫賺錢不多,而他自己很會花錢,家用不會給很多。我在家裡呆了一年多,覺得很悶。我習慣晚起,但是那時候,要一早起來帶孩子上學,又去買菜,又要煮飯,也不能去外面玩,整天就是這樣。可是我這個人喜歡玩,不喜歡做事,更不喜歡做家務。因此,有一天我就對他說:「我們不要做飯了,去我母親家裡去吃好了。因為我們只有兩個人,很難煮飯的。」可是他很奇怪說:「人家每個人都是這樣的,爲什麽你不能做?」那我為這個事情也跟他吵了很多次。我還有一次跟他說:「我覺得你是要令我很辛苦,你才會開心。」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夫婦四天就會吵一次架,如果超過四天不吵架,就是一件奇事了。這時候就一定會吵起來,即使為一件很小的事情,也會吵架。我以前都覺得是他不對,因為他常常要我做這個、做那個。現在我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做好做妻子、母親的責任。

我生兒子沒多久,有一次就跟丈夫吵得很厲害,比平時厲害很多,所以我那時候想自殺。我吃了六十顆安眠藥,也許是我業報沒有盡,不知道什麽原因,我就在醫院醒過來了。這次吃藥自殺讓我失去了很多記憶。我從小到大,應該懺悔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可是我都記不住了。

後來,我和前夫的婚姻很痛苦。前夫在外面有女孩,我很想報復他,但是我做不出來,因為那時覺得不能做女人不應該做的事情。後來前夫沒有外邊的女孩了,可是我還放不下,很想報復,所以就想離婚。後來終於離婚了,但這時候,我的心態就很扭曲,因為那些報復的念頭在心中藏得太久了。

離婚後,我就常常出去飲酒。以前總覺得自己飲酒,好像很開心。飲酒後,不敢講的都敢講,不敢做的就敢做。我在喝醉酒之後,如果有那個男生跟我談的比較好,那天晚上我就跟他,那天我就不回家。我其實心裡很知道自己幹了些什麽,根本不知道他叫什麽名字,也不在乎人家住在哪裡。其實我心裡知道這樣做是錯的,但是自己還要這樣做,還在心裡數過十三次,我問自己:「明知不對,爲什麽還要這樣做呢?」對方以前再怎麼樣,都已經夠了吧。我真的很後悔,不明白爲什麽要糟蹋自己,就是要報復。

我那時候不知道,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是不孝父母。以前不知道爲什麽要自己糟蹋自己,現在學佛才知道,這是任性和自私所致。「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這個道理我真是不懂啊!無明、愚痴害了母親。

對母親不孝

我一直以為我很孝順。母親以前曾經病得很重,她很頭暈,吃不了東西,但是醫生檢查不出來,也治療不了。

那時我還沒有學佛,母親病得無法醫治,我就到處去拜神、拜觀音、扶鸞,什麽都做了,可是母親都還不好。後來我想起觀音菩薩,有一本觀音神咒的小冊子(那時我還沒有學佛),說如果有急難,求觀音菩薩,菩薩會保佑你。我就想起來,向觀音菩薩面前發願:「我不殺生了,並減壽給母親,希望母親好起來。」我發願後的第二天,母親就好了。我因此很相信觀音菩薩,也覺得自己很孝順。

後來母親有了老人癡呆,才發現自己不是真的孝順。母親癡呆得很嚴重,廚房和廁所都不知道。晚上跟早晨都分不清。因為睡不到,所以頭暈、頭疼。我照顧她幾天,自己也受不了。我才知道,我不是真的孝順,因為自己是自私自利,不願意照顧母親太長時間,只是應付責任而已。真的很幸運我學佛,在加上菩薩給我的感應,我信心很強,做了很多事情為母親│放生、做功德等等,母親就真的好轉了,我的信心就更加強。一個星期病就全好了。真的不可思議。

可是在為母親求病好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的瞋心非常重,我曾經想:「母親如果現在就去世了,那麼我就不用再幫她做這些事情了。」我還求菩薩,讓母親好好走。我還有這些念頭,說明我自己根本不能講孝,一點仁心都沒有,好像冷血一樣。因為發現自己這麼不能孝順母親,就很想向母親叩頭,可是我沒有勇氣做出來。有一次我幫她剪腳指甲,我說:「向您叩頭好嗎?我對不起你!」她說:「不要啊!」她一方面癡呆,很多事情不知道;另一方面她的心中會覺得:「自己還沒有死,你跪著做什麽?」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勇氣跪著向她叩頭了。

現在學了聖賢教育,自己看了自己行為,覺得自己好差,自己不是人。母親小的時候,對我們非常關懷,常常顧不了吃飯。我們現在照顧她,卻做不到全心全意,以為給母親安排了一個安老院是好事情。我想:「自己明明可以照顧媽媽,爲什麽要讓她去安老院?我小的時候,她要是也這樣不想照顧我們,把我們送到別的地方,可以嗎?」可是不知道為甚麼要這樣做?我很後悔。我害了母親。剛去安老院時,她的樣子好累,一點精神都沒有,感覺甚麼都沒了。我怎可以這麼忍心讓她每天過得那麼苦!我對不起母親,太對不起了。

現在的風氣是老人家一定要進老人院,我很想不通。老人根本都不喜歡進老人院。設想,如果我們自己老了,人家好像都不想要我們了,要進老人院,去過另外一種生活,自己會多麼不高興。我希望菩薩慈悲,加持我,讓我的因緣好一些,可以照顧媽媽跟其他的老人,日子可以過得開心一些。

我有兩個媽媽,生我的媽媽是小妾,我大媽沒有兒女。那時我看到大媽媽沒有工作,就請她來幫忙帶孩子。可是我又常常嫌她寵我兒子。我說她:「這樣寵他,好像害他一樣。」而且講了很多話,都很過頭。在這裡,我要向我大的母親懺悔,希望她原諒我!

因為我大的母親自己沒有兒女,到老的時候,也進了老人院,我們也不理她。我那時,對家裡的事情漠不關心,只是有空的時候才回家幾個鐘點,吃頓飯就走,好像家裡什麽都不關我的事。現在想起來,我真的一點女兒的責任也沒有盡到,自己完全是為自己,其他什麽事都與我無關。現在學了聖賢教育,以前還覺得自己很好,不是這麼壞的人。現在想起來,自己錯得太過分了,就是太自私。

對父親不孝

我對父親可以說一點孝道都沒有。小的時候,父親除了上班就是打麻將,因為他很喜歡打麻將,所以他也不太理我們。有時候他贏了錢,也會帶我們出去吃點好的。

當他老的時候,我們卻常常記得他不好的事情。比如說:他每天都去打麻將,輸掉很多錢,讓家裡的生活不好。母親不得不去工作,有段時間甚至要做兩份工作。還有,父親脾氣很不好,很暴躁,不開心的時候,會打我的母親,對我們也會打。

由於我們覺得父親只是賭錢、打我們,所以到他老的時候,我們都不理他。他的身體很不好,高血壓、皮膚病等,但是都得不到孩子們的照顧。我們只當他是鄰居一樣,吃飯也不叫他,去玩也不叫他。現在想起來,他很可憐,就好像寄居在我們家裡一個角落。

他走的那一天,是一個星期天。由於他的三餐都是自己料理,所以早上就下樓自己吃早餐。回家的時候,他在電梯中風暈倒,就這樣走了。當時我們還不知道,直到看到很多人圍在那裡,說有人暈倒在電梯裡,我們才知道父親走了。

他走了之後,我在殯儀館感到很傷心,哭得很厲害。也許這就是真的親情、真的自性吧。我開始很後悔,自己沒有趁父親在世的時候孝順他。那個後悔的感覺言語無法形容。現在我對母親也有同樣的感覺,害怕母親走的時候,自己會多麼後悔對她不孝。

對手足不關心

我們家有兄弟姐妹五個人,我好像對每個人都做錯很多事情,對哥嫂不恭敬,對弟弟妹妹不關心。

我對哥哥一點都不尊敬。哥哥結婚後,我也對嫂子一點禮貌都沒有,都只是直呼其名。我對手足一點親情都沒有,我弟弟有事情,就會打電話找我的妹妹,不會來找我。現在想起來知道,我講話不到兩句,就會說出人家不愛聽的話。

有一次,我哥哥生病要送醫院。我的嫂子很緊張,要哥哥去看私家醫生,不去公立醫院。她跟我們商量,能否借錢給他們。可是我卻說:「我如果有錢,也不會借給他。這個病根本不應該看私家醫生,應該看公家,公家也不錯,照顧得很好,以後複診也不同。」我很後悔自己不但在嫂子面前講這些話,還在我的弟妹面前講這些話。沒有給弟弟妹妹做好榜樣,還造口業,讓他們覺得這樣做是對的。我在這裡向我的哥嫂和弟妹懺悔,對不起!

對孩子缺乏母愛

我對兒子也沒有愛心。我在生孩子的時候,因為看到朋友的女兒很不容易教,自己覺得很怕孩子也會這樣不乖,所以我常對著肚子說:「如果你是個女兒,我就不要你了。」終於生了兒子,但是我很後悔對孩子這麼說。我現在學佛才知道,這孩子不是來報怨的。

兒子出世之後,我開始不工作自己帶孩子,很快我就覺得悶,就出去工作,不想再繼續帶孩子了,把孩子交給樓下的太太照顧,那時孩子才讀幼稚園。有一天我休息,樓下太太也知道。我因為放假,就在家裡睡覺。不久,聽到有人敲門,我從防盜眼看過去,沒有人。我就又回去睡覺,不久又有人敲門,我就又看,還是沒有人。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我兒子,因為他太矮了,防盜眼看不到他。孩子看到我,很開心,因為他很想有家庭的生活。可是那時候我一點都沒有為他著想,只是想自己。我那時就讓他在一邊玩,自己又去睡覺了。我現在想,這麼小的孩子,我就不理他,由他自己管自己,我真的太自私自利了。後來,兒子不喜歡給人家帶,看我們休息就會走上來,好像很可憐一樣,想起都感覺對不起他。

在這裡,我要對祖先菩薩、父母、丈夫兒子以及公婆、兄弟姐妹、故兒妙音、兒子以及同學同事和有緣眾生,在此一一真誠向他們懺悔,希望他們會原諒我。因為真的不懂,怎麼做,煩惱習氣控制我們,自己迷惑顛倒都不知道,希望自己以後從新做人。枉做人這幾十年,求他們慈悲原諒!

傷害他人感情

我曾經去台灣旅行時遇到一個很斯文的男孩。我就常常找他,談電話。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就出來吃飯。他覺得我適合他,所以過了一年就打算和我結婚。我此時覺得不對,就表示不同意。他就很緊張,就在大陸用我的名義買了一個房子,可是過了幾個月,我就不想跟他,還是堅持要分手了。我傷害了他的感情,真的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真的是很自私自利,不理人家的感受。當時還覺得自己很理智。對不起!

舌頭如劍

以前我工作的時候,很會說壞的事情,毀謗人,讓人家難堪,戲弄人家,自己還常常覺得這樣很聰明,現在才知道造了許多口業。我的口業很重,舌頭如劍,許多次刺傷到人家也不知道。

有一次,一位陌生人曾到店裡拿了一點東西。我覺得她不對,就罵她,甚至說出「丈夫不要她」這樣侮辱人的話,那時店鋪圍了很多人,都看著她。當時還覺得自己了不起,在口頭上很伶俐。不知自己口業是那麼重。

還有一次,我們夫婦走在街上,有一個女人碰到我,我丈夫就罵她,她的男朋友也罵我們。我丈夫因為是警察,他們說:「做警察就覺得了不起啊!」就這樣大罵一場,很丟人。

以前不明白,自己爲什麽有這麼多的惡緣,便常怨天尤人,覺得都不是自己的錯,是老天爺的錯。我從沒有想到,是自己做那麼多的錯事感召回來的。

後來,我學佛了,還是用自私自利、爭強好勝的心。剛剛學佛只學形式,去拜懺、誦經,也沒有聽師父講經,也沒有接觸到如何做人的道理。參加法會時,我就去找有名的法師,跟他談談話,就覺得自己了不起,可以炫耀了。我去受五戒時,排隊還要爭第一,參加法會也要坐第一行,還曾經爲了跟人家爭位子說難聽的話。老法師說:「輪迴心造輪迴業。」心念沒有改變,只是事相改變,還是一個愚癡的惡人,沒有分別。

我現在學佛,而且聽了聖賢教誨之後,覺得以前做的都是錯,聽了《感應篇》之後,感到《感應篇》上說的,應該百分之一百都犯了。所以懺悔,可是又覺得自己懺得臉皮都厚了。師父說:懺悔只是講沒有用,要做。我現在發心,每天都要改好,要從新做人。可是,煩惱習氣真的很重。每次都是境界出來又造業。現在開始知道業力很可怕,每一次都在檢討,每一次都是不及格。第二次進醫院因為不吃藥,又踵起來,全身都硬,出院後,我因為身體不好,不想做飯,所以跟母親去餐廳吃飯,但是卻沒有人給我們下單,我們等了好久,才找到一個服務員幫忙,可是她卻說自己是第一天上班。我心裡很煩躁,衝口而出:「第一天上班又怎麼樣?」接著,我們就準備去別的地方吃飯。走到門口,餐廳老闆攔住我們,說他來幫我們下單,我還抱怨說等了很久。這時我就有了壞念頭,想:「餐廳請這樣質素差的員工,很快就會關門。」直到老闆給我們點完菜之後,我才發覺自己有這麼多惡念、惡口。我很沮喪地想:「我還在學什麽佛啊!這些都是很小的事情,我已經口說出來,念頭也出來。都是以前的一樣,沒有改變啊!」我自己明明說過要精進改過,而且也受到這麼多病痛,但是境界一出來,就怎麼沒有改過呢?我感到自己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懺悔也沒有用啊,真是沒有臉懺悔了。不能不改,菩薩慈悲加持。

這次我病了一年多,看起來樣子很慘。可是我自己卻覺得生病的過程很不錯,因為,我在醫院裡看到很多人受苦,才知道原來人間已經很苦了,如果下地獄不知苦多少倍。而且,很多老人家病了沒有人理。人家常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以前不知道這個含義,現在體會很深。因為自己雖然學佛,對待生病的母親,竟然也是久病床前無孝子,覺得不耐煩、不想再照顧老人了。

我這一生做的錯事,多得懺不完。但是,我遇到佛法和師父上人這麼殊勝的因緣,我這一生一定不會錯過,不再迷惑。可是,每一次境界在前,我都沒有真正改過。

今年我生病,提醒我要真幹。我想:「為什麽境界一來還是沒有進步?」我想自己還是自私自利,什麽事都先想自己。即使是手中有一塊人家送的小蛋糕,我都捨不得送出去。而且,我改過的心不真誠,我想是因為恭敬心不夠,常輕慢別人。現在這一年生病,業障現前,讓我在佛陀協會做接待工作時,都笑不出來,臉上的肌肉都很僵硬。以前一到佛陀協會就笑了,現在居然想笑都笑不出。業力真的是很厲害啊!控制著我。師兄說做接待的工作是:「人家主動走來給你修福,自己一分錢不花。」我聽了感到自己真是愚癡,有這麼好的機會,卻拿來造業。

我在家裡對待小蟲也很輕慢。開始是將蟲蟲扔出窗外,後來想:「如果自己是小蟲,會多不開心。」可是我怕蟲蟲,於是就請他們去廚房。但是還是會因為看不見而踩死小蟲。我求佛菩薩幫助我,不要再殺小蟲了。可是我很快發現,自己不是覺得小蟲可憐,而是不想自己有殺業,還是自私自利。意識到這一點,就和小蟲溝通,請他們不要在路中間活動,想自己對小蟲要慈悲和恭敬。此時,當小蟲很聽話時,我就高興,但是當小蟲不聽話,就又想把牠扔出窗外。我的仁愛的想法不堅定,因為我感受不到小蟲被我們踩死時的痛苦。慈悲心不夠,求觀音菩薩加持願末學不要再傷害眾生。

再患重病

此前,我患重病皮肌炎,是免疫系統出問題。全身很腫,沒有力氣,拿一張紙都拿不動,全身是硬的。因為自己跟著師父,就覺得自己修行得很好。那時,我打針吃藥,做手術都很好,不會疼,自己感到很輕鬆,很快就好起來。現在才知道,自己是傲慢的心,以為學佛學得不錯。

慢慢我就不吃藥。過了一個月,就發病了。這次發病特別重。可是此時我還是不覺悟,以為自己還會慢慢康復。所以,再發病時,我也不好好吃藥,但是我的心理已經不是那麼輕鬆了。可是還有信心,覺得學佛,不用怕。醫生說不能停藥,可是我還是停藥了。

現在才知道自己是自私自利。真的很慚愧,學佛就什麽都不用了,不知自己沒有功夫。現在知道全錯了。自己的煩惱習氣那麼重,傲慢心還是那麼重,令到其他學佛的同修都會誤會,念佛就不用吃藥。

接著,第三次又發病,就很嚴重了。此時我還不好好吃藥,結果情況就很差了,連話都講不出來。這時,我有些害怕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原來煩惱習氣那麼重。我以前跟人家說:「我有把握去往生」,現在生病了就知道不同了。佛菩薩慈悲,提醒我這是大妄語。

現在,我經常覺得煩躁,很熱,就像坐在地獄裡一樣。這時候我就想:「要念佛,不能這樣啊!」可是都控制不住,而且還要哭起來說:「阿彌陀佛,救我啊!」我還有抱怨的心,那麼小的煩惱習氣都控制不住。

我很難好起來,因為我自己的懺悔和真誠心都不夠,而且自私自利,完全不想家人怎麼的感受。全都是自己要怎麼做,就怎麼做,一點都不顧及別人。

現在,我腦子雖然清醒,但是我發不出真誠、慈悲的心。修行不容易,所以我們要真幹,不能只是講啊!我以為聽經聽得多,做得很多、不錯了,有了事情才知道修得不行。我們要真幹,不要說以為自己想就可以。師父說要覺悟。希望大家幫我,找回自己的真誠心,懺悔心,否則以為可以,實際不行啊!

我不知道會不會好起來。我不怕這個病,最重要的是要念佛。可是我念佛念得很差。看上去念了很多,煩惱來了的時候,佛號很快就忘記了。我雖然再找回來佛號,可是都是差很多。我現在天天念很長時間,還是不行。真的不容易,真的是要很認真。這就是爲什麽往生的人不多。不真幹,很難念佛啊!

末學許慧媛至誠頂禮叩拜

編者按:許居士,身患重病。病中,她說自己「經常覺得煩躁,很熱,像火爐在身邊,就像坐在地獄裡一樣。」由於許居士已經學佛多年,深知念佛的重要,便非常想要念佛。但是煩惱來的時候,她感到真的是控制不住,不能念佛。她因此想向各位大眾懺悔自己的業障,希望找回真誠心、懺悔心和改過的心。這遍懺悔文稿是協會小組,從她以往六次懺悔錄音中聽打出來的,再加以整理後造成文章。希望公開把它流通之後,許居士的有緣眾生能解冤釋結,懺者能業障消除,一心念佛,求生淨土,當來回入法界,廣度眾生出離生死苦海,同成佛道。

【附錄】

如何用真誠心懺悔

◎懺悔不真誠是因為感恩心生不出來。

◎今天把我這個身體獻出來,給大家做警戒,在道場護持佛法,沒有真修真幹,犯嚴重口業、傲慢、瞋恚、怨恨感召新舊二業快速現業,命在旦夕,這個果報,給眾生影響非常不好,這個業太重了,希望大家引以為借鏡。

◎真心去說當義工、或工作時犯了哪些錯?錯在哪裡?努力去找。一條一條的找。

◎生起感恩心,沒有真正幫助佛菩薩做事情,才能真找到錯在哪裡。

◎因為看別人的過失,說別人過失,對方不能接受,讓對方生煩惱,雙方都造業了,口業太重了。

◎感恩眾生來成就我,真正生起感恩的心,眾生就從你身上下來了,不再報復了。

◎懇求佛力加持,讓弟子能懺除阿賴耶識的一切惡種子,連根拔起,後不再造,恢復清淨身。

◎弟子將此身奉獻給佛菩薩,若壽命已到求願往生、求佛接引。若佛讓我還活下來,做斷惡的榜樣給眾生增加信心,弟子會努力奉行,發大心,將此身心奉塵剎,一切由佛菩薩做主。

【編後語】

師父上人在宣講《淨土大經解演義》中開示:「……還有一個嚴重的,年輕的女孩子墮胎,聽說年齡現在十歲到三十歲這個年齡,太可怕了。有特異功能的人,現在看到多少這些女孩子身邊都很多小鬼,就跟著。住在哪裡?住她身上,所以她一身都是病,那個病醫不好的,到醫院檢查,檢查不出來,可是她渾身不舒服,這些冤鬼找她。她要是真正了解這個,她肯幹這個壞事嗎?不肯幹了。所以倫理道德規範不了,她禁不起這個誘惑,因果可怕,懂得因果的人不敢。所以因果對今天整個世界有大利樂。」

師父上人在宣講《普賢行願品別行疏鈔》中開示:「『邪淫之罪。亦令眾生墮三惡道。』這個地方因果境界,跟前面所說的沒有兩樣,也是看他用心,在佛法講作意,你用的是什麼心,用的是什麼手段,對別人是哪一種程度的傷害,結罪不同,也是地獄、餓鬼、畜生,結罪不同。『若生人中。得二種果報。一者妻不貞良。二者不得隨意眷屬。』這就是像夫妻不和,常常吵鬧,一個家庭不和睦,過去生中都犯這個過失,才招來不如意的果報。」師父在宣講《華嚴經》中開示:「十善裡面,第三條是『不邪淫』。……配偶之外有淫慾的行為,這是邪行,這叫犯戒,那就是惡作。不邪淫,得四種智所讚法:第一、諸根調順,這用現在的話來說,身體健康;第二、我們用現代話說,身心清淨,這也是給社會大眾做榜樣;第三、得到社會大眾的尊敬稱讚;第四、用現在的話來說,家庭和睦,家和萬事興。古時候男女結婚跟今天意思完全不一樣,古時候我們聽說結婚,沒有聽說離婚的,現在離婚率為什麼這麼高,為什麼古時候沒有?這就是結婚的意義不相同。古時候人結婚是為什麼?兩個人有生活共同的目標,互相協助,達到共同的理想目標。說實在的話,那個目標不是愛情。現在人結婚是為愛情,愛情會變,所以婚變的事情層出不窮。古人是為道義,他明理,他懂道理,他知道應該盡的義務,所以他是義理的結合。今天的結婚是感情的結合,感情非常脆弱,很容易破裂。這是現代婚姻跟古時候的婚姻完全不相同,在義理上講完全不一樣。」

師父在宣講《大乘無量壽經》中開示:「…中國古聖先賢教人,父母再不好,不能夠違逆父母,那你就大不孝。……世間,你從歷史上去看,古今中外,沒有一個不孝父母的人能有成就,………」師父在宣講《淨土大經解演義》中開示:「你要自度你不能沒有福報。所以佛經一展開,善男子、善女人,有善根、有福德,《彌陀經》上說『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善根、福德從三福去學,是真正的福德,『孝養父母,奉事師長』,你看看,福從哪裡修?從孝養父母。不孝父母的人沒福,念佛也不能往生,……」

師父上人在宣講《淨土大經解演義》中開示:「這麼多年來,我常常勉勵同學,我們真學佛要放下十六個字,要放下自私自利,要放下名聞利養,要放下五欲六塵(五欲是財色名食睡,六塵是色聲香味觸法),要放下貪瞋痴慢。我講的這十六個字,這十六個字放下,是不是清淨心現前?沒有,清淨心現前你就成就了。我這個講放下,沒徹底放下,放下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殘餘留在那裡。但是只要你能肯放下,逐漸逐漸接近大門。」

師父上人在《大乘無量壽經指歸》中開示:「…而學佛人最大的忌諱是造口業,口業太容易造了,天天張家長、李家短,批評人家的是非得失,叫造口業。你每天批評,就顯示你的心不清淨,你心有高下,心有嚴重的污染,你對於佛法修學毫不得力。真正修行功夫得力,心地清淨,他口業就清淨了,他身業也清淨。身口是表現在外面,意清淨,意是心。《無量壽經》講的三大綱領很重要,『善護口業,不譏他過』,我們修清淨心,外在能影響內在,內外雙修,『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這一句佛號念的功夫才叫得力。把所有一切是非長短全念掉了,這叫做念佛。因為一切是非、善惡那都是迷、都是惑,迷惑,我們用這一句佛號把迷惑念掉,破迷開悟。悟就是覺心,覺心是清淨心,覺心裡面沒有染污。自己必須要入這個境界,我們這一生就沒有空過,這一生遇到淨宗的機會就真的抓到了。要在這一生超生,超越六道輪迴,不再幹傻事。」

《佛說受十善戒經》中開示:

口四業者,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讚歎邪見語。佛告舍利弗:「口四過者,有十大惡業。何等為十?「 一者,妄語人誹謗人,不聞言聞,不得道果言得道果,不見言見,如此惡人,雖不得病,猶如癩狗。」惡口者,口雖含香,臭如死屍,恒樂說他諸不善事,口所吐說如刺、如刀、如劍、如戟、如屎、如尿、如蟲、如膿。天、人中香,無過善語;三界中臭,無過惡口。二者,惡口之人,口有所吐,如雨鐵丸,燒壞他家,此人未來墮大地獄,熱鐵燒身,飲熱鐵汁;設生世間,作病癩狗及病癩人,無量劫中常食膿血,心所念者,純是不善與惡相應。

三者,兩舌,其兩舌人猶如水火,不作言作,他人作善,實言淨語,狂橫言非,他所不作,橫為他作,一切世人常不樂見,必定當墮大惡道中,銅鋸解舌,為數千段。

四者,綺語,綺語者反上作下,反下作上,調戲無節,巧言利辭,說無益語、說不利語、說無義語,讚歎五欲語、心不明了語、黑暗語,如刺、如林,鉤罥眾生。此人惡報命終,當墮刺林地獄,百千鐵刺鉤其舌,出作百千段。

五者,讚歎邪見,邪見之人,口如盛火,燒諸善根,無父、無母、無佛、無法、無比丘僧、無阿羅漢、無辟支佛、無師、無友、無善知識。心如疾風,吹崩一切諸善根樹,此是大賊。說無因果,口如大水,漫流三界,婬欲無度,調弄同類,造五無間,斷絕般若,犯四重禁,至無間罪,皆從邪見、顛倒惡心。邪風吹動惡不善口,阿鼻獄火鐵刺舌生。如此妄語、惡口、兩舌、綺語、讚歎邪見,此大惡人雖在世間,四大所成、五陰嚴飾,當知地大即是鐵山、刀林、劍樹,百千鐵刺,無數鐵蟲、鐵嘴、諸烏、鐵網、蒺車轢絕其身,當知水火即是融銅,無數鑊湯是熱鐵丸,沸屎鐵河以流節間,當知大小節節自然,猶如銅柱,眾火同時從六根起,燒壞身心,墮大地獄,當知風大猶如雹雨,無數刀林百千劍樹,動於支節從溪谷生,當知五陰即是五賊,十八羅剎繫屬獄種閻羅王民,識為熱鐵,狀如融銅,滿阿鼻獄,自高強健,多力惡口,罵詈誹謗毀呰人者,今安所在。」

佛告舍利弗:「惡口、妄語、兩舌、綺語、讚邪見者,此人不為一人作賊,普為一切諸天、世人作大劫賊。譬如群賊威力自在,燒破一城,殺害一切及四天下一切人民。此人所得罪報,為多少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人所得罪,如須彌山不可稱量。」佛告舍利弗:「此人雖復獲大罪報,不如妄語、惡口、兩舌、綺語、讚歎邪見,須臾所造獲大重報,身壞命終墮大地獄,經無量劫受苦無窮,百千諸佛不能得救。諸佛觀此謗法罪人,與十方界地獄俱生地獄俱滅,是故智者當攝身口!」

《地藏經》說:「若遇惡口者,說眷屬鬥諍報。若遇毀謗者,說無舌瘡口報。若遇毀謗三寶者,說盲聾瘖啞報。若遇兩舌鬥亂者,說無舌百舌報。」更說:「未來世中,若有男子女人,不行善者行惡者,乃至不信因果者,邪婬妄語者,兩舌惡口者,毀謗大乘者,如是諸業眾生,必墮惡趣。」佛子真覺悟,改過念佛勤,身口意清淨,才是往生因。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