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放下我執 真誠懺悔

綜合類

放下我執 真誠懺悔 (妙 音)

末學很感恩此次能有幸參與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懺悔班懺悔報告的徵集,深感因緣殊勝,也自愧德低行淺,只能借此機緣向各位老師、大德菩薩們彙報自己發露懺悔過程的一些小小體會。

末學和先生結婚大概半年,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就一起報名參加了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當時真的無比歡喜能聽聞佛法,似乎人生的二十七年終於灑進了陽光,知道了方向。在師父上人的教誨下,開始認識到學佛,就是落實孝道,把自己的過失一點一點的修正過來,修到成佛為止。

表面文章沒有用 體諒他人才是愛

末學也很慚愧,二十七歲時從佛法中發現自己在孝道上是多麼的缺失。正好一年級的課程有蔡禮旭老師的細講《弟子規》,末學就按照老師說的養父母之身、養父母之心、養父母之志、養父母之智去做。生活中關心父母的身體、柴米油鹽,幫父母洗洗腳,生日時跟父母磕頭感恩。

可是,這些行動更多的只是停留在表面:照本宣科,盲修瞎練,內心沒有真正去感恩父母,體會父母的心情、父母的需要。其實,父母哪裡需要這些外在的東西,真正能感動他們的是我們做兒女的這顆心。當時自己不能把心量打開,提升自己的德行,反而希望這些表面功夫,儘快換來父母接受佛法。當父母還不太適應時,就說教、埋怨,用佛法的標準不斷傷害父母,徹底忘失了佛法的根本,忘失了父母對自己的養育大恩,錯誤的行為還曾讓父母對佛法產生了誤會。在這裡,弟子要向佛菩薩、向師父上人深深懺悔。弟子愧對您們的慈悲教誨,沒有真正領會佛法的真諦,愚癡地只會向外求,沒有向內求,傷害了別人,傷害了自己,更破壞了佛法的形象,深深懺悔!同時也向自己的父母,深深懺悔,雖然把佛法介紹給家人是好事,但自己還沒做好,真正讓父母生歡喜心,就急於求成,女兒再次向父母深深懺悔!

邪淫惡業壓在心中

由於末學和先生認識之前,身心都犯了邪淫,感情並不單純。對方是有女朋友的,雖然自己好像是受到傷害,可實際卻是第三者,屬於邪淫。所以也感召後來的男友疑心病很強,控制欲超出一般人,有時甚至用刀威脅,搞得末學痛苦不堪,家人也跟著擔心。末學一直耿耿於懷,想以怨報怨。學佛後才知這是自己邪淫和貪心的果報。先生雖然知道這位男友的事,可並不清楚原因,所以末學一直感覺對不起先生,覺得自己在欺騙他。這樣的秘密一直像塊「大石頭」重重的壓在末學的心頭,很沉。特別聽到師父說到學佛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壓力就很大。

形式上的發露懺悔

在二零零八年年底,末學有幸聽到胡小林老師的發露懺悔,很真實,很感動。看到了自己很多同樣的問題,對發露懺悔產生了興趣,也開始學習發露懺悔。形式上是學到了一些,向家人和朋友說出自己的某些過失,可內心並沒有真正去反省,認真改過,甚至有時的懺悔,還有種「表現自己」的心情,所以並未獲得發露懺悔的利益。境緣來時,煩惱習氣還是照犯,對於之前的感情經歷,更是不敢與先生坦白。

口頭懺悔墮胎效果不彰

因為和先生婚前曾墮胎兩次,第二次墮胎後,末學就明顯感召到不好的果報:下巴上不停的起痘痘,痘痘是又大又深,很難恢復,好不容易好了一顆,又接著長,基本沒有停過,讓末學很煩惱。同時,末學很難入睡,要近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才能睡著,睡前腦海裡經常會出現不好的畫面,比如恐怖的景象和人臉、殺人等。末學開始脾氣很燥,很難包容先生,經常忍不住與先生發生爭執。與此同時,脾胃也開始不好。

學佛後,末學知道這是自作自受,內心對兩個孩子的內疚也與日俱增。有時看到關於墮胎的內容痛哭流涕,覺得自己太殘忍,孩子太可憐。特別聽到師父上人說,墮胎所結的怨很難化解,自身德行要有提升才行。我因此心裡就更難放下。

有時末學會和別人說一說自己的果報,勸別人不要像自己一樣。末學還教他人誦經、念佛、放生、掛牌位、做些功德迴向給孩子超渡他們,希望這樣做能化解和孩子的恩怨,消消業障,不想墮地獄。但是,我的內心仍沒有真正去反省,認真改過,提升德行,結果也就沒有太大的改善。有時狀況的持續,還會對孩子有些小埋怨,覺得怎麼還不能原諒媽媽,內心並未對孩子生起真誠的懺悔之心。

功過格似乎沒有效果

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末學有幸參加了「青島第二屆企業家論壇」,在大會幾天傳統文化的感染下,非常觸動。末學開始認識到任何的境緣都要「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開始做《弟子規》和《太上感應篇》的功過格,認真反省、改過。

很快末學發現,自己聽聞經教不夠,加上修學的懈怠,沒有真正領會師父的教誨,偏重在內疚,沒有真正提起自信,勇於改過。所以過錯不斷的反復,很難有效的改正,功過格越做越沒信心,覺得自己很差。從二零零九年底到二零一零年六月,近半年的時間,整個身心很不輕鬆,有時內心都不想跟太多人接觸,就怕犯錯誤,真想跑到山洞裡躲起來修行。那段時間過得很壓抑,做功過格也就不了了之。

與懺悔班失之交臂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末學來到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聽到協會有個發露懺悔班,心裡很歡喜,非常想參與。只是由於當時隨行的有婆婆、先生的哥哥和先生,所以就不太好意思去。剛好離開協會的前一天,末學有空,就去參加了發露懺悔班,心裡也正高興家人沒有一起來,可以好好的懺悔。

進了教室,懺悔班的老師看到末學是新面孔,就善意的建議,可以先聽其他同學懺悔,然後再懺。老師這樣一說,心裡不禁一陣輕鬆,推脫這可能是佛菩薩安排的,不自覺地給自己找了個退路,就想先聽聽再說吧。可沒想到,那天懺悔的四個同學都懺到墮胎,讓自己觸動很大,臺上臺下哭成一片,當時真的也很想上去發露懺悔,只是時間不夠,很遺憾沒有懺成。由於一直的內疚感,真的很想把自己的惡事說出來,於是就去找帶領懺悔班的老師,想單獨跟她懺悔。而老師又剛好有事,協會的老師就建議可以寫懺悔報告發到協會,末學心裡上也得到了一些安慰。

寫懺悔報告遮遮掩掩

回家後,末學參照「戒邪淫網」上的文章,把自己的惡業特別是邪淫,寫了一份懺悔報告發給了協會,以為講出來能輕鬆些,還能消些業障。可是由於擔心先生知道,也擔心別人看到會看不起自己,報告是匿名的,發送後就趕快把電腦裡的文稿給刪了,電腦的垃圾箱也仔細檢查了一遍,搞得偷偷摸摸的,就怕先生發現什麼,心裡一直忐忑不安。

本想在「戒邪淫網」上發表懺悔報告,心想看到的人越多,業障就消的越多,可擔心先生看到會懷疑自己,也就放棄了。內心一點都不坦蕩,就想著消業障,沒有真正認錯的心,結果報告發出後,並沒有想像中的輕鬆,可以說這樣的發露懺悔是失敗的。

對婆婆不能打開心扉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底,末學和婆婆、先生到了澳洲淨宗學院學習。因為婆婆也是學佛多年,和自己關係一直很好,像母女一樣,就喜歡和自己訴訴苦,說說叔叔(先生的繼父)的事。

婆婆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和叔叔離異了。當時,由於末學內心嚴重的分別、執著,不太能理解離異的事情,雖然內心很心疼兩個老人,但對婆婆也產生了看法。生活中該關心老人的,還是應該真心對待。可是,老人一旦說到自己不想聽的話,自己內心就開始不尊重老人了。這樣的心態,讓我感到深深的自責。婆婆也是媽,每次聽到師父說,學佛就要從落實孝道開始,內心就更加的難過與自責。在家時也忍不住向婆婆懺悔過兩次,由於擔心影響兩人的關係,懺悔都有遮掩,沒有完全透露自己的心聲,也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所以問題一直存在,內心很糾結,可以說是末學學佛後,很難走出的一個困境。

在澳洲淨宗學院,末學和婆婆同住一個寮房,就想借此彌補內心的過失,好好盡孝,恢復以往對婆婆的尊重。又把《功過格》拿了起來,監督自己,決心在學院的日子,不僅好好學習佛法,同時也落實孝道。事上努力的做好,想著怎樣對待父母,就怎樣對待婆婆,很用心,可是心扉並未真正的打開,做起事來不免多了一分刻意,少了一分自然。

懺悔班的機緣又來了

二零一一年一月中旬,感恩師父上人來到了澳洲淨宗學院講經,而隨行的就有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帶懺悔班的老師。當時看到師父上人和老師,真是無比歡喜,一是能在師父身邊聽經,二是終於有機會跟老師懺悔了。

剛開始,末學聽師父講《大經解》時很容易打妄想,基本聽不進去,就很著急地去請教老師。老師說是因為自己有業障,要懺悔。當時末學也不太好意思跟老師直接說自己的過失,就按照老師的建議先在佛前懺悔,有兩次也懺得痛哭流涕。後來也有些效果,聽經感覺好了些,對婆婆內心的看法也少了。這樣的感應讓末學很歡喜,覺得不用跟當事人懺悔,也不用告訴大眾,自己在佛前獨自懺悔也滿好的。

不過時間長了,每天懺的內容都差不多,而且還怕別人聽到。有時就懺疲了,有口無心,內心不如開始時真誠。所以這種心態的懺悔,對事情的化解也並不究竟,對婆婆稍好的心態,沒過多久遇到境緣時,又開始反復了。這讓末學很難過,忍不住傷心地去請教老師,把對婆婆矛盾的心態、對先生隱瞞的感情、經歷以及墮胎,全部都向老師懺悔了。

當時,老師鼓勵末學,一定要向先生和婆婆懺悔,可末學擔心一旦說出,會不會影響與先生的關係,心想只要後不再造就好了。可是當老師說到:「難道你要把秘密守到先生往生的那一天再告訴他嗎?」這一句話好像當頭一棒,把末學給打醒了,隱藏不是一個佛弟子應有的態度,就算先生要打要罵,也要承受,至少良心上能好過些。所以,末學決定當晚就跟先生懺悔,這也是末學第一次向當事人懺悔最不敢說的事。

不再隱瞞先生 感得雙目明亮

晚課後,末學按照老師教的,先在佛前求佛力慈悲加持,能夠真誠懺悔,然後就鼓足勇氣對先生懺悔了,認識他以前所有的感情經歷。

當時末學只是一心想把所有隱瞞的事全部說出來,把這幾年來壓在心裡的「大石頭」扔掉,以求心靈的解脫,邊哭邊懺悔,老老實實的把對方的姓名、工作單位,全都一五一十的交待了,可是這個懺悔更多的是把事情講出來,沒有真正去承認錯誤。找理由自己也是受害者,所以這樣的懺悔並不真誠,先生聽了,也覺得有些突然,隨後也向末學懺悔在認識自己之後犯過邪淫,兩人就這樣彼此懺悔了大概三個小時。

當時,末學雖然為自己終於能在先生面前做個「透明人」而高興,可同時聽到先生的懺悔時,也不竟有些意外和生氣,所以那晚彼此的懺悔在一種怪怪的氣氛下結束了。

由於這麼多年的「大石頭」終於講了出來,末學還是有了好的感應。第二天一早看到周圍的景物時,眼睛就突然很明亮,身體很輕快,有幾秒鐘是飄的感覺,做事的速度明顯加快。只是看到先生時就有些不自然,先生也由於末學的坦白,不太能適應,有了一些埋怨。面對這樣的結果,末學也糊塗了,忍不住責怪先生,認為自己很真實,至少犯錯是在認識先生之前,可先生的錯誤是在認識自己之後,雙方出現了不愉快。

帶著疑問末學請教了老師,是不是自己懺錯了,太老實了,講得那麼細。老師也慈悲的安慰我說做得很好,是先生有業障。當時,末學就很得意的立刻把老師的原話轉告給先生,而這種傲慢的心態,更讓懺悔不真誠,眼睛的明亮和身體的輕快只保持了一天,之後和先生的關係就怪怪的,不太和諧,內心也有些淡淡的後悔。

猶豫是否上臺懺悔

不久,二月中旬學院開啟了發露懺悔班,末學很歡喜,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未能發露懺悔的遺憾,終於能夠實現了。可先生擔心當眾發露懺悔殺、盜、淫、妄,如果影響了婆婆怎麼辦,這樣好像也有違孝道;還把師父上人對於懺悔的開示給末學聽,「真懺悔就是後不再造,每一個念頭都在變化,前一念和後一念都不一樣,不要執著自己的罪業,念念都在佛號上,就是真懺悔」。

末學聽完,發露懺悔的衝動也緩了下來,師父說的很究竟很圓滿,自己就是念佛不用功、不老實,太執著於自己和別人的過錯,總在心裡不斷重複,不能自拔,如果發露懺悔真的傷到婆婆,也是自己不願看到的。可是長期的內疚,那些惡事、惡念,總會反復跑出來搗亂,念佛真的很難壓住,覺得在這樣殊勝的道場發露懺悔,機會很難得,不參加真的有些遺憾,也許「至誠」,能感動婆婆。

被推上懺悔班

面對著這樣的狀況,末學不知如何抉擇,希望佛菩薩能給自己指出條路來,剛好遇到一位法師,就請教有沒有必要發露懺悔,這位法師就說道只要念念是「阿彌陀佛」就是最好的懺悔,因為有佛號就不會有惡念了。

所以,末學當時覺得這是佛菩薩指的路,也就決定不發露懺悔了,只要好好的念佛改過就行。在教室裡,發露懺悔的報名表遞上來時,末學也就順手給了身邊的兩位同學,可沒想到,這兩位同學很快報名後,又把報名表遞回給自己,感覺兩個人要看著自己把名字寫上去一樣,有股力量推著,不自覺的把名字給寫了上去。

為了避免當眾發露懺悔而讓婆婆覺得太突然,末學就抱著「至誠感通」的心態,在寮房先向婆婆懺悔。那晚懺了很多,把平時很想對婆婆說的話全都說了,聊了將近四個小時,到淩晨三點鐘。可是當時的懺悔,還是犯了之前對先生懺悔的錯誤,只著重在事情的講述上,表達內心的感受,沒有真正去反省對待一個老人是多麼的不慈悲。老人因為喜歡自己,就多說了一些事,可自己不但沒有同情心,體會老人的苦,反而用佛法的標準去衡量一個老人,要求一個老人,傷害一個老人,內心是多麼的自私和無情。所以那天的懺悔並不至誠,結果也沒有感動婆婆,還讓婆婆說了自己和自己的父母,當時內心不是滋味。懺悔沒有獲得期望中的諒解,反而讓婆婆知道了自己的心事,還由於自己對婆婆的不孝,連累了父母,很難過。帶著這樣的心情,末學開始了第一次發露懺悔。

第一次上臺發露懺悔

那天的發露懺悔有好有壞。開頭末學懺悔了墮胎,比起以前跟朋友的懺悔,深刻了很多,把當時的惡念挖了出來,第一個孩子是和先生認識了一年多,感情還不是很穩定,所以想都沒想,就想趕快拿掉。當醫生幾次勸自己時,還一再堅持,欺騙醫生說自己才剛結婚,所以還不想要,對孩子沒有一點慈悲心。填單子時還謊報年齡,好像把名字也改了,就怕被別人發現,做了惡事還在偽裝,很可恥。對先生也很埋怨,不知反省。

第二個孩子,是因為距結婚還有半年,算了算日子。如果結婚時就挺個大肚子,不太好看,破壞了自己夢寐以求│當個漂亮新娘的美夢。雖然內心有些不忍,可面對自己愛漂亮和孩子寶貴的生命時,末學還是沒有多想,再次狠心地把孩子拿掉。當時手術做完後,躺在病床上想到孩子也忍不住哭泣,覺得很對不起孩子,可是孩子生命的可貴,並沒有抵住我這個當媽媽愛漂亮的私心,所以從此下巴上就不停的起痘痘,愛漂亮,就偏偏在臉上起東西。

發露懺悔時,內心對孩子的愧疚很深,把自己這種自私的惡念挖了出來,面對大眾,沒有絲毫的理由,就算孩子怎麼報復媽媽,媽媽也決無怨言。努力修學,提升自己的德行迴向給無辜的孩子,超度他們。

懺悔後身心健康很多

奇妙的是,這次的發露懺悔後,末學下巴上的痘痘就好轉了很多,惡夢少了,入睡也快,脾胃也有所好轉,對先生也更能包容。

第一次發露懺悔,就得到了這樣的感應,末學真的很慚愧,比起自己的殘忍,孩子是多麼的善良,媽媽不如您們,感恩我的孩子!

上臺發露懺悔也有隱瞞

當時懺悔墮胎和殺業大概用了十多分鐘,後來本想接著懺悔盜和邪淫。可一看到婆婆,就懺不出來了,怕影響自己在婆婆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就跳到了懺悔傲慢,開始向婆婆發露懺悔。當時在臺上講了一大堆,從認識到現在心態的變化,內疚。大概懺了半個小時。可是由於頭一晚婆婆說了自己的父母,發露懺悔時,內心不禁夾雜了埋怨與表白,說到所有的境緣都是自己的錯時,其實內心還有一個念頭,「你們也有錯,怎麼全都是我的錯。」課後,總覺得怪怪的,一點也不覺得倒出心裡的東西而感到輕鬆,相反好像心裡被什麼堵著一樣,很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特別是看到婆婆,更不好意思。後來,末學認為是自己避開了最不敢懺的邪淫,想保持一個單純的形象,所以決心再次發露懺悔,也感恩老師又給了末學一次機會。

第二次上臺發露懺悔 學會了坦白

第二次發露懺悔,排在先生後面。當時離下課還有十五分鐘,心想可能要第二天了,沒想到老師還是讓末學上臺發露懺悔。本想把盜、妄語、惡口、兩舌、綺語、邪淫,統統懺個遍,由於時間不夠,當時就起了個念:「管他的,就交給佛菩薩安排吧。」所以上臺後,一開口就直接懺了自己最想掩飾的邪淫,把自己的貪念,對貞潔觀念的淡薄都懺了出來,沒有絲毫的偽裝,打破一直以來單純的形象。

那短短的十五分鐘,內容主要是邪淫的懺悔,可是卻超過了第一次四十多分鐘發露懺悔的感覺。課後,一種莫名的輕鬆,像把沉積多年的髒水倒掉一樣的痛快,一點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心裡無比的歡喜。特別是一看到先生時,就發自內心的對先生說:「我原諒你了。」接著先生也對自己說:「我也原諒你了。」

改過要無我 要難行能行

兩次的發露懺悔,讓末學明顯感受到不同。第一次的發露懺悔,墮胎是反省自己的惡念了,效果就好些。可是懺悔到傲慢,特別是對婆婆時,念頭就有了夾雜:第一、擔心婆婆對自己有看法;第二、內心夾雜了埋怨與表白;第三、沒有真正承認都是自己的錯。這就導致對婆婆的發露懺悔不真誠,懺了一大堆也沒有效果。

第二次的發露懺悔,懺的主要是邪淫,也許是懺悔前的那一念:「管他的,就交給佛菩薩安排吧。」似乎這一念就接收了佛力的慈悲加持——沒有多想,沒有理由,沒有想著消業障,只想把自己最不願意面對大眾的秘密把它講出來,承認自己的過錯。雖然感情上好像是受了傷害,可都是自私自利的惡念感召,怪不得別人。這樣的懺悔,沒有「我」的懺悔,真的很痛快。不像之前跟先生單獨的懺悔,近三個小時,更多的是在講事情,不是承認錯誤,所以效果截然不同。僅僅的十五分鐘,就有了這樣的感應:不僅先生原諒了自己,自己也原諒了先生;這個「點」好像打通了命脈,全身通暢,連當時沒懺的過錯也跟著減輕:比如傲慢、瞋恚、貪心、兩舌。就像師父說的,改過,從最難的地方開始改,那其他的就好改了,「難行能行」;同時觀照力提高,容易發現錯誤,避免了犯錯的幾率;當眾發露懺悔的勇氣,也幫助自己放下我執,好像「我」輕了很多,把最不敢說的心事丟出去後,好像那些垃圾也就不會再跑回來反復打擾,讀經念佛比以前輕鬆了。

懺悔後聽經味道不同

聽師父的《大經解》,雖然還會有妄念,但能跟著師父的講解走了,味道開始和以前不一樣。這些小小的感應,讓末學對發露懺悔有了信心,慶倖的是後來,末學也體會了一下被懺悔的感受。

回家後,先生由於生意上的應酬,被客戶安排了小姐,雖然沒有嚴重的錯誤,可這已屬於邪淫。先生也主動向末學懺悔,只是懺悔中找了理由,說生意上很難避免,整個社會都是如此。夾雜了這樣的藉口,先生雖已主動認錯,末學也勸自己,這也是自己邪淫的果報,應當承受,可還是不能徹底原諒他,希望先生在佛前,看著阿彌陀佛,看著師父去懺悔。

當先生跪在佛前,先生的愧疚之心油然而升,深感愧對佛菩薩、愧對師父的教誨與恩德,簡簡單單的幾句話,沒有任何的理由,淚流不止。這也是末學第一次看到先生流淚,在一旁不禁感動,內心也跟著懺悔自己的邪淫,最後徹底原諒了先生。

這次懺悔後,末學和先生邪淫的念頭都明顯減少,自律性明顯提高。特別是真正認錯的心一發,夫妻之間不能越界的問題,瞬間就得到了化解,就算再提起,也不會有情緒,真的不可思議。

真誠是懺悔的關鍵

這幾次有效和失敗的懺悔,末學也有了這樣的體會,發露懺悔不在於時間的長短、內容的多少,關鍵在一顆坦誠的心,也就是真誠。

當這張塵封的「白紙」完全打開在太陽下,太陽就如佛光,明亮讓自己能清晰的看到上面的「墨點」。末學剛開始通過佛法,慢慢開啟這張「白紙」時,沒有一顆坦然面對的心,看到上面的「污點」,就突然被嚇到,原來自己那麼髒,更害怕被別人發現,就又把自己緊緊的裹了起來,不敢面對。這樣的包裹更難看清上面的問題,也許本來只是幾個小小的污點,卻因為重疊在一起和紙上的皺褶,放大了污點的面積,放大了過失,甚至被妄想、分別、執著暈染開,「白紙」變成了「黑紙」,看不到本來的面目,心情越來越壓抑。

可當通過發露懺悔的勇氣後,勇敢的打開了自己,原來「白紙」上就是這幾個點,改過突然變得好輕鬆好愉快。佛光一直都在,就看自己能打開多少,打開的越多,接受的就越多,沒有遮擋的「污點」,在佛光的沐浴下,就會慢慢的化為烏有。

由於在學院對婆婆的發露懺悔不真誠,「白紙」沒有完全打開,「污點」沒有真正改過,婆婆的心情真的受到了影響。末學也因為婆婆說了自己的父母,一直不能放下,雙方都不輕鬆。回家後,家庭氣氛一度緊張,家人對自己也產生了誤會,末學一時不知如何面對,開始有些後悔對婆婆的懺悔,心想逃避。這樣的結果讓末學答應老師寫的懺悔報告一直遲遲下不了筆。

回家重新做媳婦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末學和先生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又有幸請教老師。當末學把回家後的大概境緣跟老師彙報後,老師簡單的幾句話,就讓末學決心回家重新開始。老師慈悲的告訴自己,懺悔是一個過程,不會一次就把業消完,被誤會總比在地獄受苦強,回家好好真誠對待老人。

七月十九日,我們回到家中,碰巧婆家的親戚第二天從老家過來。末學暗自決心,既然學佛,要像個佛弟子,過去的就過去了,一切都是假的,不要再放在心上,好好的敦倫盡分。可能之前的發露懺悔和被誤會也確實消了些業障。在婆家短短的七天,做什麼都很輕鬆,原本覺得已無力挽回的局面,竟然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連先生也說:「怎麼原來覺得很嚴重的問題,現在他也不覺得是什麼了。」整個家庭的畫面很和諧,很溫馨。看到婆婆,已經沒有了埋怨,只覺她是佛菩薩,很感恩她給自己的考試,感恩她讓自己明白了很多道理,對懺悔又有了新的體會。

發露懺悔,末學只是開始踏上了一步,當對婆婆始終發不出真誠心時,很感恩婆婆,讓自己繼續前行,沒有停留在發露懺悔的喜悅中,接著走下一段更重要的路。正如印光大師所說:「若不改過遷善,則所謂懺悔者,仍是空談,不得實益。」嘗到發露懺悔的甜頭時,末學差點忘了懺悔的重點在改過,而且當有同學開始讚揚自己時,剛開始還很慚愧,不敢承受,可是當我聽到到第五位同學的贊揚時,傲慢就生了起來。

總結這些年懺悔改過的心路歷程

回想這一路的走來,基本什麼懺悔的方式都用過了,心理的變化起起伏伏。從開始跟別人講自己的毛病習氣,帶著一點慚愧心,可改過並未用心;做功過格時,又過度沉浸在自責中,難以解脫;之前匿名寫懺悔報告,內心並不坦蕩,只是想把自己的惡事寫出來,以求心裡的踏實,還能消些業障。而這次的懺悔報告,心裡很坦蕩,希望別人看到後,不要學習自己的錯誤,如果報告出來了,末學也會告訴別人,這是自己的故事,沒有用真名,只是怕再次傷到老人,畢竟有時老人的內心是脆弱的;在佛前懺悔,想好好反省,認真改過,可時間一長就有些有口無心;對先生和婆婆懺悔,是希望良心上能舒服些,不想欺騙親人,但沒有真正承認錯誤;沒有效果的發露懺悔,夾雜了擔心、埋怨、表白、解釋,想消業障,改過能輕鬆些,有點走捷徑,投機取巧的味道;稍有效果的發露懺悔就是只有:自己錯了;如今的落實,體會更深,懺悔的形式不是關鍵,重點在「悔」,也就是改過。

袒露在佛光下,抹掉「白紙」上的污點,心情釋然,享受著佛光的沐浴,水汽慢慢的蒸發,最後發現原來污點也是假的,「白紙」本來就是那樣的乾淨。我們本來就是佛,過失也是假的,罪孽由心生,亦由心去滅,端坐念佛想,眾罪如霜露。一切皆由心造,心淨則國土淨。末學希望自己隨著不斷的念佛改過,最後提升到念念都是佛號,正如師父所說,念佛就是真正最殊勝,最圓滿的懺悔

定弘法師(原鍾茂森博士)講解的《淨土懺悔法門》也給予末學在懺悔的問題上很大的幫助。

感恩諸佛菩薩、感恩師父上人,感恩父母,感恩香港佛陀教育協會以及協會的老師,感恩給予末學幫助的所有大德菩薩,感恩自己累生累世,有意無意傷害的菩薩們,末學會懷著這份感恩的心,走好以後的路,「一心念佛,求生淨土」。懺悔報告若有不妥之處,懇請各位老師大德多多批評指正,萬分感恩!

往昔所造諸惡業 皆有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 今在佛前求懺悔

往昔所造諸惡業 皆有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 一切罪業皆懺悔

往昔所造諸惡業 皆有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 一切罪根皆懺悔

阿彌陀佛!

慚愧愚學妙音 至誠恭敬頂禮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

【編後語一】

淨空師父寫:「迷唯一念‧悟止一心‧一念不存‧歸無所得‧塵消覺淨‧情忘執謝‧諸佛眾生‧應時平等‧恩報德酬‧大自在人也」務請繼續用功,得更大實益。

【編後語二】

師父上人在《了凡四訓》講記中開示:「(尤註說)『朱子家訓有云。惡恐人知便是大惡』。自己的缺點、自己的毛病,不要怕人知道。真正聰明智慧的人,自己弊病愈多人知道愈好。人家批評一句,人家責罵一句,業障就消了。果自己的毛病隱藏起來不讓人家知道,惡越積越大,後來的果報不堪設想!所以有過失不要隱藏,別人說出來自己要感謝。」

「隨著不斷的念佛改過,最後提升到念念都是佛號」懺悔者的用功方法和方向非常正確。懺悔著重改過,務要做到「後不再做」方是真懺悔。誠如師父上 人在《了凡四訓》講記中說:「『一日不知非。即一日安於自是。一日無過可改。即一日無步可進。』我們要想改造命運,想離苦得樂,這幾句話是關鍵,是鎖鑰,非常重要。一般人一生當中不能成聖成賢,修行得不到一個結果,毛病就犯在此地。天天知道自己的過失,就是天天始覺。一發現就把它改正過來,這叫功夫。真的改過,這是功夫得力。不必多,一天真的能知一過改一過失,三年之後你不是聖人就是賢人,這一點都不假。一天改一條過失,一個念佛人三年之後,不是上品往生,也是中上品往生。這是修學成佛作祖!你肯不肯認真去做。一天一條過失都沒有發現,這是迷惑顛倒。不知道自己的過失,當然就無過可改,那有進步?不進則退,自然墮落。『安於自是』,自以為是,是最可怕的生活。」望本篇懺悔者持之以行,在不久將來能隨佛接引,蓮花化生,暢佛本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