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缺德婦人 惡報纏身 積極學習 脫胎換骨

五毒類 (貪瞋癡慢疑)

缺德婦人 惡報纏身 積極學習 脫胎換骨 (王雲俠)

王雲俠採訪紀實

她就是那個曾經滿街追打、兩次砍殺丈夫的「潑婦」嗎?就是那個曾經身患多種重病,絕望中幾度自殺的「病人」嗎?就是那個曾經導致家庭瀕臨破敗的「惡人」嗎?如果不是和她有深入實地的瞭解和居士們的口碑讚歎,我是怎麼也不敢把她和目前這位女居士劃上等號的。

她齊耳短髮,面容豐滿,面色紅潤,一臉的安祥,和順、平靜、深邃的目光裡充滿著睿智。「王居士,談談吧!」我把話轉到事先約定的主題上來。對她的前後判若兩人的變化,我的心底湧出濃濃的敬佩和驚異。「好吧!我就把兩年來學習中華傳統文化和佛菩薩保佑加持,給我和家庭帶來的變化說說。」她語調平和,平靜得像一池紋絲不動的湖水,「我也非常慚愧,原來我造的惡太多,現在說起來都有很大的愧疚。」我拿起筆,隨著她的思緒進入那陰陽兩重天般的時空裡……

惡因

我叫王雲俠,今年四十七歲,漢族,高中畢業,一家四口人,我和丈夫於一九八四年結婚,女兒二十五歲,兒子二十二歲。我曾當過工人,以後和丈夫開店經商,家境也不錯。要說做為一個普通女性應該知足了。然而,由於扭曲的心靈,把自己擺錯了位置,種下了傷天害理、違反人倫道德的惡因。一個原本幸福和諧的家庭被我折騰得支離破碎、幾近敗散,我自己也重病纏身,痛不欲生。過去我只認為是自己命不好,別人對不起我造成的。通過學習中華傳統文化,和接觸佛法,使我思想認識有了徹底轉變,不是我命不好,不是人對我不好,而是我迷惑顛倒,違背聖賢「孝悌」教誨和自然因果定律,種下的惡因而導致的惡報啊!事情要從三十年前說起……

我家兄妹六人,住在鎮平縣,城關鎮蔬菜隊戶,靠母親在生產隊幹活,掙工分養活全家七口人,生活十分困難。高中上學時成績還不錯,總是懷揣著一個考上大學,改變自己和家庭命運的志向夢想。誰知不遂願,高考時差了幾分未被錄取。當時我懊惱、沮喪,情緒低落。恰在這時,班主任對我十分瞭解和同情,認為再複習一下,來年考取大學是有把握的。但要在校參加複習的話,要另交五元費用。當時我對母親說了複習的想法和要錢,母親沒有同意,因為家裡沒錢交。就這樣,我的大學夢徹底破滅了,一股怨恨之情油然而生,認為這完全是父母重男輕女,不關心支持我造成的。

我把一切怨恨都灑在父母身上,處處和母親對立,加之我的性格內向,更不和父母交流,母女關係非常緊張。我還和姐姐經常打架,對三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從沒有照顧過,沒有說幫父母一把。那時我沒有認識到自己有錯,更沒能體諒父母。母親不讓複習,因為家裡太窮,拿不出這五元錢。世上哪有不疼愛自己兒女的?

其實,我在當姑娘時就種下了對父母不敬不孝,對兄弟姐妹不悌的惡因,招致以後人生痛苦不幸。現在想來,我真是一個大逆不道的女兒啊!不但沒盡孝,為父母分憂解難;反而埋怨父母,而且還和他們賭氣頂撞,以發洩內心怨恨情緒,真是天理不容啊!惡果的感召,災禍便接踵而來。

在我談婚論嫁的時候,由於種種原因和丈夫相識結婚了。按理說,婚姻使一個女人的人生進入新的階斷,可以轉換環境,創造自己美好生活。然而我卻繼續在錯誤觀念的支配下又造惡業。主要是我對丈夫打心眼裡不滿意,總以為他是農村人,我是城裡人;他沒文化,沒水準,而我是高中生,和我不般配,我這個鮮花插在牛糞上,屈才了。所以打結婚起,我就對丈夫瞧不起,不尊重,有事沒事地找茬生氣,對公婆二老沒放在眼裡,關係很不融洽。我是農曆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十九日結婚。八五年春節就和婆婆鬧意見,曾經整整一年不和婆婆說話。更甚的是,我因為家務小事不遂心,和公公對罵,撕打。在懷兒子期間,一九八七年正月十七,正是漫天大雪中把年邁的公公逼出家門;在這之後的二零一一年又再次把公公趕出家門,使一個有六個子女的老人無家可歸。

此情此景,令人髮指,當時我不感覺有什麼不對,現在思來,我真是禽獸不如啊!這是違背天理人倫的大逆不道啊!是要遭天打五雷轟、墮落無間地獄,永無出期的大罪啊!常言說,養兒防老,可是老人不但沒有享受到生兒育女帶來的恩報,卻遭受如此的虐待、羞辱。設身處地作何感想?因此我無地自容、羞為做人。遙望無際,我向九泉之下的公公跪拜認罪,是兒媳不孝,兒媳不敢祈求您的寬恕和原諒,從今以後,我下定決心,斷惡修善,積功累德,多做善事,把我做善的功德迴向給您老人家。

由於打心裡對丈夫的不滿意,反映在生活方面也不尊重,從沒把丈夫當成一家之主,更不說當天來敬。平時經常打罵丈夫,也不給他做飯、洗衣服,沒有盡一點妻子的本份,做為丈夫的他,從沒有享受過家庭和妻子給的溫暖幸福,相反他得到的是傷害,因此他有時出差和朋友打牌玩耍排解心煩。我便千方百計找到他,不是一腳踢翻他正在盡興的牌桌,就是大罵大打一場。到最後發展到我一到他們的牌場,有報風的人說「警員」來了,人便一哄而散。平時和丈夫生氣,我總是滿市場、街道追打丈夫,丈夫也總是落荒而逃,我也因此惡名遠揚,市場裡孩子大人都知道。

更甚的是,我心靈扭曲到極點時,曾兩次砍殺丈夫,一次是我騎在他身上,刀架在他脖子上,讓他認錯才罷;另一次我拿著刀在市場上,轉了幾圈,趕上並把丈夫的小腿砍傷,被人送到醫院搶救,縫了十幾針,在床上躺了半月。天哪!丈夫在家就是妻子的天,女人就是地,沒有大地,天何安生?而沒有天,地怎生存?我這個不知天地陰陽的人,把天都給捅破了,這個家能安生嗎?災難能不多嗎?

我有時也把一肚子氣發洩到一雙兒女身上,對兒女們沒有一絲慈愛之心,使他們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痛苦和災難,把家庭鬧的天翻地覆。我的兒子是比較聰明溫順的,但是在我情緒不好的時候,就會做出讓平常人難以想像的慘劇來。在我打兒子的時候,誰也不能勸,而且誰也不敢勸,因為若有他們的勸阻,只會招致我加倍的施虐暴打,真是喪心病狂,沒有一點母愛人性。

有一次,我把十多歲上初中的兒子吊到樹上,用皮條帶、電線、木棒在孩子幼嫩的身上抽打,一下手就是一道血跡斑斑的印痕,孩子的外婆在旁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外孫遭受非人的酷打,很傷心無奈、無助,眼淚刷刷的直流,她的眼淚、無奈無言就是對我的施加暴行的控訴啊!就是對我良心、良知的鞭撻啊!而這一切我真是鐵石心腸,不為所動。你說,我還算人嗎?我還算一個母親嗎?你看,心靈的扭曲已經把我由人變成了魔鬼!

有時,我打孩子的時候,我先讓他脫去衣服,只剩下一個小褲頭,讓他爬在板凳上,還要讓他把小屁股撅起來,然後我就用皮條照著他嫩嫩的屁股使勁地抽打,我還要孩子數著被抽打的數目。當時孩子(上初二時)穿的玉色褲頭,我第一鞭下去他的褲子上面就滲出血漬,就這樣,一下、二下、三下……直到我打累方才住手。我的母親,孩子的外婆扶起不能動的外孫到屋裡擦洗時,老人撫摸著外孫的一道道血印,壓抑著的哭聲就像火山爆發一樣從屋裡傳出來。老人的哭聲、孩子的哭聲,可能會感天動地,讓人撕心裂肺,但我卻無動於衷,麻木不仁。人說殘暴的鯊魚、狼蟲虎豹尚知愛子惜子,而我竟成了沒有一絲人性的冷血動物,而且連動物都不如!與此同時,我對女兒更是輕視,也從來不關心,對她整天不管不問,沒有一點母女相偎的親情,給孩子的心靈造成了莫大的傷痛。

今天,回首這些往事,這些不齒於人前的惡習真讓我羞於開口,你看,我這個人還是一個媳婦嗎?還是一個妻子嗎?還是一個母親嗎?還是一個女兒嗎?還是一個兄弟姐妹嗎?不是,我什麼也不是,我只是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天理難容的罪人啊!俗言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善惡有報,大自然因果規律是不能違背的,它不依人的意志而轉移,不是你承認它就存在,你不承認它就沒有的。不信,你看,我造的這些業因,就是今後我遭受果報的種子啊!

果報

我造的惡因種子,必然會發芽、生長、結果。惡有惡報、自作自受,定律法則在我身上逐一顯現出來,使我遭受了地獄一般的折磨。

首先,是我的身體完全垮掉了。原來強壯的身體患上了高血壓、心臟病、腰椎間盤突出、精神抑鬱症、無名的渾身浮腫,兩個膝蓋經常腫得像兩個大饅頭,上下樓梯都是側著身子,一點一點地挪,每動一下就鑽心的疼痛。躺在床上有時動不了,每翻一下身,要費九牛二虎之力,且像萬根鋼針穿刺般難受。心臟病犯得很厲害,經常頭暈腦脹,有氣無力,奄奄一息的樣子十分可怕。整天迷迷瞪瞪的,像個癡呆人一樣。有一次,走出所住的街道市場,到錯對街煙廠(跟家僅百米),一下竟不辨東西,找不到家門,結果是丈夫把我接回來。我經常失眠,焦慮不安,精神恍恍忽忽。家人說我有精神病,我不但不認為自己有病,反而認為家裡人有精神病,堅持要把兒子和女兒送到精神病院去。結果把一個好端端的兒子也折騰得萬分痛苦和無奈。兒子在考上縣重點高中(且考分數高出十幾分)成績很好的情況下,僅上了一個多月,突然翹課不上,到南方打工去了。連個招呼也不給我,就這樣離家出走了。兩年多沒有音信,讓我傷透了心。

學習傳統文化以後,我才知道懷孕期間的胎教和兒童期家庭教育環境多麼重要。大家想想看,我懷著兒子時,前後兩次逼趕公公出門在外,以後又是炮火連天的家庭戰爭,這恨怨的種子早就在兒子心裡種下了。他當時的出走完全是我感召的果報啊!女兒在校期間也賭氣不和我溝通聯繫,見了面也都跟仇人一樣,誰也不理睬誰。母子、母女的親情蕩然無存。

因為背離了中華傳統「孝悌」之根,和公公婆婆的關係就降到了冰點,平時對他們不管不問,冷若冰霜,逢年過節也難得看他們一下。對我娘家媽的瞋恨一直埋在心裡,沒有消失一點,兄妹形若路人,互不來往。尤其是我和丈夫關係越加惡化,他開始厭倦家庭和業務經營,生意每況愈下,他經常出外遊逛消遣。我幾度提出離婚,要不是兒子過去在家說過的一席話,我早就和丈夫離婚了。兒子當時說:「媽,你要是離了婚,我爸的為人肯定要再婚,到那時我就把他們都殺了。」兒子的話把我震住了,算是阻止了我繼續造業。

一連串的家庭變故更使我精神崩潰,逢人便說我家裡妖邪鬼怪,於是就不斷的請人算命打卦,拜神驅鬼鎮宅。結果都是花了錢,災沒消一點,病也沒減一分,反而越來越重了。我感覺真是生不如死,痛苦萬分,每時每刻都在經歷著地獄般的痛苦!我痛不欲生,幾次曾經自殺,吃大把安眠片、跳河,結果都被發現搶救過來。有一天晚上,我閉著眼睛在南陽濱河大道上瘋狂的奔跑,心想活著受罪不如讓車撞死算了。我仰望天空,我這是怎麼啦,讓我承受如此痛苦遭遇。就這樣,原本一個應該過著正常幸福和諧生活的家庭,幾年間被我折騰得如此破敗,這到底是為什麼?誰來救救我,誰來救救我們這個家!

機緣

就在我走投無路對生活絕望的時候,有一位老居士帶我到了六方念佛堂,有幸接觸到了中華傳統文化和佛法,才使我身心經受了脫胎換骨的轉變,它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理念、家庭生活和人際環境,而且將慢慢地影響、甚至決定了我和全家的生活軌跡。

那是在一次放生的法會現場,我得到了一套蔡禮旭老師《幸福人生講座》光碟,只有八集。拿回家後,我反覆看了幾次,越看越對路、親切、舒服,其中還有兩集是淨空法師的開示。講解了《了凡四訓》怎麼好,我就馬上找了一套《了凡四訓》光碟在家反覆看,看著看著,心裡不由自主地發生了變化,完全被古聖先賢的教誨吸引住了,彷彿是迷路的人遇到指點迷津的恩人一樣。經人介紹,我又到六方佛堂接觸了佛法,並在佛堂聽了《弟子規》講座。記得當時我的身體還十分虛弱,聽完杜老師《弟子規》授課後,我走到外面,向杜老師怯生生地請教,問她:「像我這樣身心患病的人能學好嗎?」意想不到,杜老師首先向我深深鞠了一躬,然後說:「應該相信古德聖賢的教誨,任何人都是可以學好的,身心和家庭隨著也會好的。」親切的話語使我深受鼓舞和感動,也增加了我學習的信心。

夜深人靜之時,我開始反思自己所走過的人生道路,對照佛菩薩教誨、傳統文化要求,認識到是自己過去未聞經聽法、愚昧無知、屢造惡業,招致惡感惡報,才使家庭破碎,身心患病,真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啊!我深感自己罪業重大,也知道女子的德行對一個家庭是多麼的重要。病根在自己,過去的責任也在自己,我決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從自身做起、改起,帶動和影響全家人。我這個人有一條好處,就是認準是好的事情,就堅決毫不猶豫地去做、去真幹,絲毫不懷疑,聖賢文化和佛法給我家帶來了希望和命運的轉機。

轉變

蔡禮旭老師講妻子應該尊重丈夫,說「丈夫是天,妻子是地」。我知道這個道理後,就真聽話,從那以後開始尊重丈夫,每天不再罵他,態度也變得和氣、溫順了。丈夫感覺到我的變化,開始和我接近,並且主動收看我帶回家的傳統文化以及和佛教有關的光碟。過了一個月,我們家庭氣氛開始有所轉變,變得和諧了,家人之間語言交流多了起來。

也許是善的感應吧!先是女兒和我溝通,說她現在感覺很幸福,說家裡有親情味了,說我也很關心她。聽到女兒的話,我內疚的痛哭起來,我感到過去對家庭、對子女們的傷害太多太多,而給予的關懷太少太少,孩子們應該享受的家庭溫暖被我破壞掉了。我現在只是一些細小的改變,孩子們就反響這麼好,更增加了我學習傳統文化、佛法的信心——覺得古聖先賢留下的《弟子規》真好,真能救我和我的家。

其實當《弟子規》老師給我講說,傳統文化和因果教育能救我和家,我還不是十分的相信,只是當時沒有別的辦法,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參加學習古聖先賢文化的。這段時間家庭變化和女兒的一席話,愈加堅定了我學習傳統文化的決心。這樣過了有兩個月,丈夫變化更加明顯。他從前賭博,買彩票成癮,經常去舞廳遊逛、喝酒罵人,現在不但自己不賭,不去舞廳、不喝酒,而且還勸朋友,也不要去再做那些不道德的事。看到丈夫像變個人似地,我十分感動,才真正認識到,過去丈夫的有些惡習,全是由我不善的惡行感召的啊!不是丈夫這不好那不好,而是自己的心念不好造成的啊!

有一天,丈夫下班回家,我恭恭敬敬地把丈夫讓到凳子上坐下,我彎下腰俯身撲地給丈夫磕了三個頭,並且痛哭流涕的對丈夫說:「對不起您,我過去錯了。」丈夫趕緊攔起我,眼睛也濕潤了,表示要和我共同努力,經營好這個家庭。他是個直性子,說做就做。他在店裡放了電視機、光碟機,每天都播放傳統文化和佛門大德教誨的光碟,並且帶動了周圍鄰居和朋友們,也都加入學習傳統文化和佛法的行列。

過去我們家庭天天吵鬧不斷,左鄰右舍經常來勸阻、攔架;現在我們家庭和諧,生意業務興旺,他們對我們也都十分敬重。而且當他們不少人家庭出現矛盾時,或是他們請丈夫調解,或是聽說後,丈夫主動去做和諧工作。他們說:「到法院都不好,就你們來能解決問題,你們說話我們能信。」這話說的並不誇張。

前不久,一位大哥來家,說到女兒已上大學,兒子上中學,平靜的家庭突然發生了妻子要堅決離婚出走的事情,使家庭面臨破裂。俺倆問原因,原來是這位嫂子被網友迷戀而致。我和丈夫便和這位嫂子深入交心,用傳統文化道德觀念和佛法、因果關係引導她去掉邪念,以免誤入歧途而遭受惡報,破壞家庭和諧與子女們的幸福成長。經過勸說,這位嫂子回心轉意,與丈夫重歸於好,一個即將破裂的家庭又和睦如初了。

還有一個鄰居脾氣暴烈,經常責罵妻子,甚至當著妻子、妻兄的面辱罵丈母娘,險些引發血案。我丈夫趕到,先是化解危機,接著把朋友拉到一邊狠批了一頓,要他給丈母娘賠禮道歉,並且以自身實例說明懺悔改惡的福報好處,這位朋友心悅誠服,兩天後興致勃勃地來對丈夫說:「兄弟,昨天丈母娘過生日,我先給老娘磕頭,又賠禮認罪,結果帶動他們一家兒女、媳婦挨個給老人磕頭。直到現在我這磕頭的美勁還在心裡。」沒幾天,他丈母娘到家裡說:「女婿現在像變個人似的孝順懂禮貌,真是多虧你的開導啊!」我丈夫說:「我們都要感古聖先賢的恩,是傳統文化改變了你的女婿。」我聽了心裡像喝了蜜一樣的甜,真感謝傳統文化和佛法挽救了我們一家,而且又感召鄰居朋友們。大德先賢教育的威力真是不可思議。

值得一提的是,遠在千里之外的兒子,在我學習《弟子規》三個月後,主動和家裡聯繫,給我發短信。女兒現在也特別孝順,她畢業後很順利找到工作。在外企做翻譯工作,非常理想。還有一個更大的變化是,過去纏繞我多年的高血壓心臟病,全身浮腫在不知不覺中,一沒吃藥,二沒打針,也沒去醫院治療,全部都好了。過去高血壓得經常吃藥,卻穩不住,如今沒吃藥卻十分正常平穩。現在我一天到晚都是樂呵呵的,為大家服務,也不感覺累,渾身上下好像使不完的勁,和丈夫的關係也很融洽,無論是談論家務還是門店業務,俺倆都能把《弟子規》和佛法用上,使各項家事、業務事,甚至他人的事都能應對處理,並且比較理想圓滿。

俗言說,家和萬事興,真是一點不假。我們的心境變了,家境也變了,業務經營也火了。現在門店銷售業務繁忙,營業額直線上升,把左鄰右舍羡慕的不得了。你看,家,還是這個家,人還是這些人,目前能有如此前後的巨變,不就是全靠聖賢文化的教育和佛菩薩的加持護佑嗎?我對丈夫說,錢是從眾生來的,還讓他回報眾生吧!去年以來,我們就不斷地拿出一定的資金和物品,印發流通聖賢經典、佛教法寶,支援災區、貧困學生,接濟他人。前段時間,眾居士發心一次印製鍾茂森博士講解的《朱子治家格言》五千冊,流通社會。今後我們要繼續做這樣的善事,並發願要貢獻全部的身心弘法利生,為眾生服務,以報答古聖先賢和佛菩薩對我和全家的恩德!

過去,扭曲的人性使我愚昧至極,不懂人倫,不孝悌,胡作非為,一個正常的人成了敗家的「魔鬼」,是傳統文化和佛菩薩的教誨把我和全家從地獄裡拉回來,由「鬼」變成了人。現在,我們全家得救了,做人要知恩報恩。我懺悔業障,改過自新,要讓更多的人以我為鑒,讓更多的人都能接受傳統文化和佛陀教育,讓那些還在迷途掙扎痛苦的家庭,從苦難中走出來,真正離苦得樂,過上真正幸福美滿的生活。當我年初走上南京傳統文化大會舞臺時,我淚流滿面,這是懺悔的淚,這是感恩的淚。從那時起,我就發誓要把自己的一切獻給弘揚聖賢文化和佛陀教育事業,以報恩眾生,報恩聖賢,報恩國家!

與此同時,我與親屬的關係也很快恢復正常了。但萬分遺憾的是公公婆婆已經去世,我已沒有機會在他們二老面前懺悔盡孝,但我想,丈夫姐弟六人,我發願盡我所能照顧好他們的子女,以恕我以前由於愚昧無知的不孝罪業。受我的影響,我的母親、姐妹、弟兄也都學習《弟子規》和佛法,過去是和他們「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而現在每星期都要抽空看望老娘和兄弟姐妹們,一見面都有說不完的親情話和學習傳統文化的體會,其樂融融,全家人都感謝聖賢文化,感恩佛菩薩挽救了我們!

王居士停住話頭,而我的心卻被強烈地震憾著,執筆的手在微微顫抖著,眼睛也濕濕的,很大一會平靜不下來,心緒被王居士前後人生的巨大變化猛烈衝擊著。王居士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變化和受益?我試想,首先是她有緣接觸了聖賢文化和佛法,而且堅信不疑,信守奉行;二是能找出自身「瞋恨」這一病根,懺悔業障,從心底變,改過自新,履行孝悌,向母親和丈夫磕頭認錯,多次當眾現身說法,矯正了扭曲的人性,這是非常關鍵的;三是她發願實幹,看破、放下萬念,全心弘法利生,感恩並回報社會眾生,從而能捨一得萬。僅不到二年時間,她積極為大家無償服務,勇躍參加公益活動。戒殺救生,助危濟困,大量印發聖賢和佛教書籍光碟,自告奮勇當《弟子規》宣講老師。正是她有所「捨」,而「得」到的是不可思議的饋贈——全身疾病消失,家庭和人際關係和諧,經營業務的良性發展。古聖先賢教誨善惡因果規律,那不可思議的神奇力量,就是這樣演譯著地獄與天堂生活的真實場景。這就是規律,這是箴言,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概莫能解。有緣看此紀實的同修,您說對嗎?

王居士說:我很想報佛恩、報眾生恩,又總覺得自己年齡大了,也沒有文化,不知道如何去做,就為親人和身邊的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最近聽老法師講《大經解》幾次談到《群書治要》,說這部書是觀世音菩薩可以救世,我想盡點力量,不知道從何做起;聽說需要做飯的義工,我就來到了大理,希望能夠為傳統文化、為佛法盡點力量。謝謝大家!

【編後語】

《佛說光明童子因緣經》中佛說:「汝等當知。一切眾生。若造一黑業因。決定當受一黑業報。若造一白業因。決定當受一白業報。…若黑業因。若白業因。一一果報。決定無失。當知皆是自分所作。」可知因果報應,確是絲毫不爽,自作還自受。

淨空上人在講《無量壽經》中開示:「我們綜合佛經裡面所說的,人在世間得病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生理上的病,……第二種病就是冤鬼,冤鬼附在身上得的病。……第三種病很麻煩,就是佛在此地講的,這個叫業障病。是你自己的罪業深重,並不是冤家找來,也不是你身體不健康,是你自己造業造得太多,得了這個病,這就是講的『死生不得,示眾見之』。這樣的病在我們世間也不少,我們常常可以看到、可以聽到得這樣病的人。這種病有沒有法子救?還是有救,不能說沒救,用什麼方法救?真正懺悔,懺除業障,從內心裡面發至誠心求懺悔。知道自己過去所造的罪業,從今天起回頭,徹底回頭,『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他的病就會好了。所以要真正修懺悔,真正斷惡修善。由此可知,佛法裡頭常講,佛氏門中有求必應,這個話沒錯。但是求要如理如法的求,就是要合理、要合法,這個求才會有效果,才會真正能滿願。」

師父在講《大乘無量壽經》中開示:「在我們現前這個階段,斷惡修善比什麼都重要。斷惡修善不是利益別人,是利益自己。利益別人的,充其量我們講的,三分,利益別人,自己得的利益至少是七分。利益別人是真正利益自己,做利益別人的事情,別人得的利益只有三分,自己肯定得七分,這帳都要算清楚,你才會很歡喜去做。自己得的什麼利益?不是得的財富,不是得的功名,不是得的名聞利養,得智慧。智慧開了,德相現前了,德是能力,能力現前了,相好現前了,你相貌變了,體質變了。無論在什麼環境裡面,這佛法裡面講的,順境逆境、善緣惡緣,你都得自在,都生歡喜心,這是真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