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殺生之痛 食半斤還八兩

殺生害命類

殺生之痛 食半斤還八兩 (常 安)

  末學常安,很感恩協會舉辦這種形式的共修,令大家可以互相促進。也非常感恩我們在學習《太上感應篇》的時候,能夠有懺悔班老師前來講課,具體指導我們的修學。更多謝同修們的法布施,使自己深受感動和深受教育,非常地感恩他們。

   學習和對照《太上感應篇》的經文後,覺得自己的罪孽非常重,觸動很大。今天我先後從兩個方面去懺悔。

殺害昆蟲 手段殘忍

  我的殺業很重,小的時候把昆蟲作為玩物,看到螞蟻,喜歡用手指頭一只一只地把牠們捏死,還覺得好玩,也用樹枝把牠一段一段地截開。見到「吸血蟲」就放進火爐裡燒,然後又把牠的屍體放到水裡面做實驗,看牠是不是會復生(因為聽別人說,「吸血蟲」的生命力很強)。經常被我捉來玩死的昆蟲還有蜻蜓、螢火蟲、蝴蝶、金龜等。我對昆蟲實在是心狠手辣,慘不忍睹。《太上感應篇》上指出「昆蟲草木尤不可傷」而我卻把牠們作為玩物,並將牠們置於死地,我簡直是不知道天地皆有好生之德。

  結婚後,我還是半點慈悲心都沒有,仍不把螞蟻昆蟲當生命看待,並且很討厭牠們,如見到蟑螂,不是用腳踏死,便使用藥來噴死,如見到螞蟻在廚房的牆壁上,爬來爬去,我會狠心的用熱水一澆,把牠們燙死,有時候會用紙點著火把牠們燒死。我還跟蹤螞蟻的窩,用水泥堵塞牠們的巢穴,這就是《太上感應篇》上所指出的「填穴覆巢」,滅絕螞蟻宗親,又是罪不可恕。

  學佛初期,由於沒有深入經教,對殺害昆蟲螞蟻這種行為還不以為然,沒有罪惡感,仍舊繼續造惡業。

  有一次,家裡不知在什麼時候,天花、廳、房、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小蟲,心感討厭,還是用那一招,用指頭把牠們一隻一隻的弄死。真是殺生無數。然而過不了多少天,家裡又來了一大批小蟲,數量比上次還要多。這使我心裡有點害怕,覺得可能是昆蟲對我的大報復,我不敢再傷害他們。我默默的向昆蟲賠罪念佛求牠們原諒,牠們走不走隨牠們,自己絕不可以再傷害牠們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昆蟲不見了,走了。可憐自己實在愚癡不知道,一切會動、有靈性的生物,都具有佛性,不可傷害牠們。自己過去真是全無慈悲之心。

食龜啖蝦 四肢蛻皮 指甲漆黑 無藥可治

  過去我所造的殺業,除了殺害昆蟲之外,還為了保健身體,常買龜來吃。宰殺牠們的時候,同樣用殘忍的方法,把龜放在水中加熱,讓它排尿,然後眼睜睜看著牠在熱水中掙扎至死。

  以前被我殺害過的還有水魚、穿山甲,這都是為滿足自己的口欲。又如以前,我回娘家,都會帶父母外出吃飯。母親愛吃活蝦,我毫不猶豫的滿足她,以為這是孝順父母。我有個學佛的妹妹會在一旁靜默,她說:「姐姐不要殺生啦,這對你和父母都沒有好處。」我當時還說妹妹迷信,很多人也不是天天這樣吃嗎?也不管她怎麼說,我行我素。果然沒多久,我得到了應有的報應—從頭到腳都出現了瘙癢症,手腳四肢脫皮,像蝦殼一塊一塊地剝下;脫了又再長出來,而十個指頭中有七個的指甲全是黑色,很難看,黑得像熟蝦的頭部黑色一樣。我到處求醫,都檢查不出是什麼問題,醫生說沒事。我用什麼藥也無法治好,妹妹說我這狀況是因果病,我也似信非信。

聽經聞法 誦經解怨

  二零零四年,一個因緣巧合,我開始接觸到師父的經教,知道因果報應真實不虛。於是發願誦一百四十部《無量壽經》,迴向給被我傷害的蝦菩薩以及一切有緣眾生,我就這樣重罪輕報了。以後我再沒有去看病。過了半年,我的指甲回復原狀,四肢痕癢掉皮的情況開始好起來。此時的心情是非常感恩師父,在末學最迷惑和最愚癡的時候,遇到了師父的經教,猶如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後半生,決定了前進的方向和目標。

損子墮胎 後悔莫及

  在我的殺業方面,我還犯了「損子墮胎」的罪業。我那時候在廣州居住,政府提倡一對夫妻只能生一個孩子,當時生了一個孩子,本應好好地聽從政府的話,做好結育措施,但我沒有做好。故隨隨便便地墮了兩胎,無辜地殺害了兩條生命。此外,我還間接地勸過同事墮過胎。

  我的殺業很重,無可挽回地種下地獄之罪。末學對過去和今生被自己所殺、所害、所吃的一切有緣眾生,我真誠地向你們懺悔道歉,懇求你們的原諒。我向你們發願,以後會更加努力地學習師父的經教,依教奉行,認真改過,用修學的功德,迴向給你們,衷心祝願你們和我一起,努力修學,同發菩提心,同生極樂國,早日離苦得樂。

女不柔順

  我和先生結婚已三十五年,在家庭的生活中,我一直佔著主導的地位。年輕的時候,我先生的脾氣的確不錯,很能遷就我,我說什麼,他都聽從。

  學佛之後,我對照《太上感應篇》經文,才發現自己在家庭中,錯當了角色。在家庭裡的主導地位應該是我的先生,我犯了「女不柔順」的過錯,在處理家庭事務中常凌駕丈夫。幸好,在我們夫妻相處之間,我雖有這些缺點,但仍很理智,故家庭的生活還算健康,孩子的成長還算不錯。

控制欲強 致丈夫犯口業

  但這樣的環境令我在無意中形成了喜歡控制的意欲。有因必有果,就是這種控制的念頭,在自己的修行中設置了不少障礙。

  我接觸了師父的經教後,身心舒暢,受益不少,有時候滿腔熱情地跟先生分享學佛的感受,都很想先生一起學佛。但緣不成熟,當他不接受時,心裡就不舒服,控制的念頭也就生起來,用以前的態度對他,還用一些動聽的佛學名詞套在他的言語上。他不但不接受,反而一反常態,跟我對抗起來,而且罵得很凶,說什麼佛教迷信、騙人、騙錢等,你小心被騙。有時候我在家裡聽經,他在旁說三道四,自己又忍不住反駁他。也就跟他爭吵了起來,那時候自己真的沒有智慧,令先生對佛教的偏見越加嚴重。有時,他的言語甚至傷害到師父,他這樣的態度真的令我的眼淚往心裡流,內心感到內疚及恐慌,他犯的是毀謗三寶的口業,而禍根是自己種的,我應當承擔責任。

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最近,自己通過深入經教的學習,尤其是師父在經教中,不斷地重覆古聖先賢的教誨:「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我遂步學會從過錯中反思自己。

  從我和先生的相處關係中,我明白了這個現實:就是一直是我在逼著我先生學佛。一直是我很想度我先生。這才弄到適得其反。而師父慈悲,多次在講經中一語道破:「自己未度而能度人,無有是處。」師父的提示,我才慢慢學會放下,淡化度先生的念頭。自己的心態從此也來了個變化,一改過去「女不柔順」的態度,盡職盡責學做妻子、媽媽、婆婆等多重角色,令家庭和睦,生活愉快。

  這當中我最大的改變是學會了感恩家人,不論碰到順境或逆境,我都能將它視之為提昇的一個考試,久而久之,自己刻意攀緣的念頭也逐步地得到改善。在這裏末學再次感恩師父對我修學上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教導。

  現在,我藉著這個機會,在佛菩薩和各位同修大德面前,真誠地向我先生懺悔;也藉著這個機會,代我先生真誠地向師父懺悔,祈求佛力加持,讓我先生早日覺悟,早日學佛,阿彌陀佛!謝謝大家!

【編後語 一】

  《安士全書‧萬善先資》(戒殺之綱領):「仁列五常首,慈居萬德先。皇哉三教論,異口若同宣。人人愛壽命,物物貪生全。雞見庖人執,驚飛集案前。豕聞屠價售,兩淚湧如泉。方寸原了了,祗為口難言。驀受刀砧苦,腸斷命猶牽。白刃千翻割,紅爐百沸煎。炮烙加彼體,甘肥佐我筵。此事若無罪,勿畏蒼蒼天。古來生殺報,往復如轤旋。」

【編後語 二】

  周安士先生在《安士全書‧萬善先資》中認為:兒童殺生,由於父母兄弟不加以禁止,就習以為常。起初只是認為昆蟲螻蟻不足憐惜,接著就認為屠牛殺狗也不必阻攔。惻隱之心已經喪失,今後就會道德敗壞,聲名掃地,甚至於斷子絕孫,一族受難。因此,就應該知道,人還在很小的時候,學善就善,學惡就惡,不可一天失教啊!普勸天下做父母兄弟的人,不要認為物命微小而不救護,不要認為兒童還小就不加防範。要使後輩見聞都是善行。即使已經養成不仁的品質,也還要誘導教育,何況品質本來就很好的呢!否則的話,從小失教,長大後再後悔,就已經來不及了。

  印光大師在《復明心師書》說:「……夫和婦順。主仁僕忠。各人盡各人職分,是為善人。又與女人說,(亦可與男子說)女子從小就要教彼性情柔和。縱遇不如意事,亦不生氣。習以成性,不但於自己有無窮之好處。且家庭得和睦之祥,而兒女必不夭死。性情賢善,國家得賢才之慶。氣性大的女人,生子必多死,或多病。」

  望諸君依教奉行,上報四恩,下濟三苦,利人利物,同登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