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一朝出名為名累 回頭懺悔得新生

綜合類

一朝出名為名累 回頭懺悔得新生 (劉紅荳)

我叫劉紅荳,在這裡向累劫、盡虛空遍法界有緣眾生懺悔!

父母驕縱 殘忍殺生

我生長在廣州部隊幹部家庭,是在六十年代出生,父母都是領導,家庭條件很好。我有四個哥哥,我是最小的女兒,我要什麼,就給什麼。我在家中,不但是被寵「壞」了,更是被寵「害」了!家裡買水果,我把最好的先挑出來,剩下不好的爸爸媽媽哥哥吃。從小就想吃什麽,就吃什麽。

我從大概五、六歲記事起,每到生日,父母都要為我殺雞,我要吃雞腿。我還愛吃魚,愛吃鮮活的魚。我們在市場上買活魚,到家魚還沒死,但翻了肚子。我很有辦法:打開水龍頭,用不斷流動的水讓魚活過來。這時殺了馬上做了吃,覺得這樣味道好。現在想起來好狠心!只為舌頭那一點感覺,殺了多少「含恨」的生靈。為什麼說是「含恨」呢?那些魚到我家時,已經快死了,也沒力氣恨了,是我將他們救活過來,在他們以為自己又有生機的時後又殺了他們,想想看他們心裡會多麼的恨我!

我不僅因為家庭條件好,想吃什麽就吃什麽。更是想幹什麽,就幹什麼,任意殺生。讀小學的時後,七十年代沒有電視什麼的,放學就抓蜻蜓玩,我還是個高手,捏屁股,一把抓我都是高手。抓了放在瓶子裡玩,活不了倆天。螞蟻用開水燙,蟑螂用藥毒,老鼠用水淹。這些殘忍殺生的事情,我都幹過,造了很多殺業。

任意殺生的果報,很快就現前了。我在三十二歲的時候,非常想自殺。我曾經用小刀割自己的手,結果半夜要去醫院縫針。我每天上班,都要坐地鐵。我眼看火車進站,在火車停下來之前,就很多次控制不住很想撞到火車上。

除了想自殺,我自己身體也在三十歲上就垮了下來。我很怕冷,總要穿的比別人多,香港到處都有冷氣,我又特別怕冷氣,幾乎一年四季都要戴帽子。三天兩頭有病,成年幾乎不停的吃各種藥。這時候覺得人生真的——很苦很苦,真的是活在人間地獄。

身為名人的痛苦生活

我不懂如何做女孩子,那時的學校已經沒有教傳統文化教育了。社會教育更教我們貪圖享受。一九八零年代,我在廣東電視臺節目主持人,還是拍電視劇的演員。那時電視劇不多,所以我很容易就出名,成了明星。

我做的電視節目是教人吃喝玩樂的——即給觀眾介紹哪個地方風景好,可以吃到什麼樣的活鮮。前面講過,我沒有受過傳統文化的教育,不知道「因果報應,絲毫不爽」的真像,所以無論做節目還是生活中,對殺生完全沒有罪惡感。致於偷盜,在做節目的時候,借工作之便,順手牽羊的事不知道幹了多少!

為名所累 損子墮胎

我當時做電視藝員,去的地方很多,接觸的男士也多,我和他們,談得來的就犯邪淫。這樣導致我在結婚之前,就墮過兩次胎。當時我正在走紅,覺得不能未婚生子,會影響形象。

結婚後,我又墮胎兩次,因為當時正在大紅大紫,生孩子會影響事業,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非常自私。為了造出一個所謂的「好形像」,我還在公眾面前說很多大話。看看我這個「名人」,殺、盜、淫、妄的惡業都非常重!

造作這樣的重業,報應也來得很快!表面風光、被人羡慕的我,其實每三天和先生吵一架;和先生一吵架就說要離婚,跟本沒有想過女兒的感受。晚上睡覺需要吃安眠藥,越吃越多。安眠藥吃多了就掉頭髮,不吃就不能睡覺。晚上做惡夢,或是做很多亂七八遭的夢,邪淫的夢。我自命不凡,看誰都不順眼,嫉妒心極重,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我還很自私,無論是物資還是思想都不能與人分享,因此沒有朋友。我心裡時常莫名其妙地不開心。

後來八九年,我和先生終於離婚。我害怕公眾知道,就和第二任丈夫跑到國外去玩,把女兒交給媽媽就不理會了。結果因為一些原因半年多回不來。我在那半年,想念女兒,每天都哭得很慘。

隻身來港 孤苦伶仃

九二年我隻身來香港,在政府工作,生活不用愁,但就是整天不開心。第二任丈夫來不了香港,兩年後就離婚了,我因而一個人生活在無親無故的香港。

讓我最痛苦的是,女兒被第一任丈夫帶走,找都找不到。我後來才知道,孩子的父親已經把她帶來香港了,但是,他不讓我見孩子。我媽媽因此病倒了,一年多後就走了。父親在母親去世前一年多就走了。父母過世後,我在香港跟孩子的父親打官司,要女兒。我足足打了七年,所有的收入都用在訴訟上面。但是沒有打贏,現在要看女兒還是很難。我在三十二歲時,嚐盡家破人亡,沒父沒母,親生女兒不知在哪裡,無親無故、心中倍感孤苦伶仃。

歸於平凡後的反省

我小的時候,生活條件優越,養成了很多壞習氣,我現在隻身在香港,作一名平凡的市民,明白了「享褔就會造業」的意思了:一切眾生起心動念都「無不是業」,享褔就更造業,所以佛告訴我們「要以苦為師,以戒為師」啊!

我就是一個例子。父母在的時候,他們用自己的所有能力保護我。他們走了,結果,我在三十歲才開始獨力面對一切,才發現自己不會做人。在廣州有他們的社會關係,身邊所有人給面子,都遷就我。來到香港就不一樣了,這裡我不再是名人,沒有人認識我,人家正常和我交往,沒有遷就。我就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了,往往說錯話、做錯事、得罪人都不知道。父母是愛我才寵我的啊!我現在懂了,可不能寵壞了孩子,這是害了孩子啊!

現在想起來,做父母的教孩子按照《弟子規》來處事、待人,那才是真正保護孩子、真正愛護孩子。我如果早就能夠學習《弟子規》,按照《弟子規》來做人,就不會碰到那麼多釘子了!

接觸佛法 放棄自殺

二零零一年,我無意中在調電視頻道時,看到東森衛視播放的老法師講經,很歡喜,看到節目最後,有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的電話,馬上打過來問地址,來這裡請法寶,聽老法師講經,就像佛菩薩伸出手來拉了我一把,把我從「想自殺的邊緣拉了回來」。

終於明白,千萬不能死。第一,自殺死的,每七天要再死一次,第二,人生是來酬業的。死了,業沒有酬完,那就還要再來酬業。再來還不知道是什麽身,如果來生不能做人,修行的機會都很難有。

現在我每天聽老法師講經,上次老法師在香港八個月,我用放大假的機會,每天來聽經將近一個月。有一天老法師生日,還和大家一起在樓上給他唱祝壽歌。現在想起來,還是感覺無比的幸褔。感恩佛菩薩慈悲,我們真是無比的幸運,我們遇到淨土法門,多麼的幸運!

照顧亡故父母 感化身邊同事

剛開始聽經那幾年,總想著要幫父親母親,因為他們去世後,我做過夢,見到他們住的都不太好。幾年來,我聽經、念佛,都迴向給他們。做三時繫念法會時,我也給他們寫牌位。每次祭拜父母,我都提醒他們學佛,念佛,同生極樂。後來,我又再做夢,就見到他們住的環境變得好多了,這大大的增加了我的信心!

這兩年都不怎麼做夢了。我還要努力修正自己的行為,承認是自己做錯了,不能怨父母、怨環境,一點一滴地做,不斷放下、看破;再放下、看破。

現在我的生活很好,每天可以聽經,每天對照經文反省自己,從工作中,從在生活中做起。比方說,盡量帶飯上班,省錢,省時間,省包裝盒。聽起來簡單,做起來用了好幾年。結果我的同事也受到了我的感化,也開始意識到午餐一次性飯盒很浪費了。現在有很多同事帶飯了,公司同事十幾個人,圍著一張大桌子吃飯,有時你給我嚐嚐你的手藝,我給你嚐嚐我的手藝,相互的關係都融洽了很多,幾年下來,帶飯上班已經在公司蔚然成風。

雖然飯盒只是一件小事,但我會盡我的努力,做一點是一點。大家看到我學佛以後,精神面貌好了,身體好了,整天樂呵呵,和同事之間的關係也好了,工作也順利了很多。老法師整天樂呵呵,就不知度了多少人。誰不希望生活在整天樂呵呵呢!在工作和生活中做個好樣子,才不辜負老師。

我意識到一邊要惜福,一邊還要修褔,讓自己長壽,這樣才有時間酬償這一生的舊業,讓自己有時間多聽經、多念佛,念到功夫成片,那才有可能脫離輪迴之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時,才算盡了孝道,盡了師道。

感恩各位菩薩、大德、同修給我這個機會懺悔。感恩,感恩!

末學 劉紅荳頂禮遍叩

【編後語一】

《大乘無量壽經》說:「世人善惡自不能見。吉凶禍福。競各作之。心無遠慮。各欲快意。迷於瞋恚。貪於財色。終不休止。哀哉可傷。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殊無怪也。死生之趣。善惡之道。都不之信。謂無有是。」但願世人早聞經教,深信不移,改過自新,作善修福,更加念佛,免得臨命終時,惡相現前,為時已晚。

【編後語二】

《感應篇彙編》云:「善惡者,儒家之義理。因果者,佛門之法教。感應者,道人之指化。人品有多類,教之亦多方。自堯舜性之以下,凡百君子,立志之初,未有能純善無欲者。勸化之際,存之因果,警以禍福,有補於朝夕之惕厲乎。

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福善禍淫,古有明訓。邪緣外合,滅德喪心。夫婦正色,猶需有節。

又人身至貴,得人身難。佛說人當生時,九天司馬在庭,九天稱慶,太乙執符,帝君品命,……得還人道,驚天駭地,貴不可言。於爾何負,乃敢殺之。既生而損,未生而墮,皆殺人罪業。」

佛云:「『三界無別法,惟是心化作。』人能起一善心,是破地獄之靈符,斬群邪之慧劍,渡苦海之慈航。一念之善,轉禍為福,懺悔者改往修來,生善滅惡之要道。善根宜培,則眾善皆生;罪根宜露,則眾罪皆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