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孩子啊 媽媽不求你的原諒 但願你早日離苦得樂

殺子墮胎類

孩子啊 媽媽不求你的原諒 但願你早日離苦得樂

我叫王燕(王婷嬿),老家在山東。記得我第一次墮胎是為了要面子,當時已經辦了結婚證,但是還沒正式舉行婚禮,在八十年代末,沒有舉行婚禮,就懷孕了,還是怕別人說閑話的。就是這麼一個愚癡的念頭,一個面子,就輕而易舉的把我第一個人生難得而已即將得到的胎兒給墮掉了。

過了半年我又懷孕了,就是現在的兒子,我的兒子的生命不是我給的,雖然我已經舉行了婚禮,但是我又產生墮胎的念頭,為什麼呢?因為我在懷孕初打了乙肝預防針,怕孩子生下來畸形。所以又產生了墮胎的念頭。當時我也猶豫,是墮掉,還是留下來?我問家人,問同事,問朋友,誰也不敢給我答案,他們都勸我去問醫生。

我到了醫院,醫生說:「剛結婚,為什麼要墮胎。」我說我打了預防針,接著又問醫生要是把孩子生下來會不會畸形?醫生瞪著大眼睛,大聲的叫道:「要留你就留,要墮你就墮,畸不畸形,我怎麼知道?」我嚇了一跳,馬上站起來,心想這麼惡的醫生,我不墮了,就離開了醫院。在此我也真誠的感恩這位醫生,是她給了我兒子生命。

兒子出生一年我又懷孕了,雖然才懷孕五十天,可是我都能感覺到這個胎兒求生的意願特別強烈,可是由於自己內心的愚癡、迷惑再加上國家政策不讓生第二胎,還有內心的自私自利,若是不墮胎工作就沒有了。的確不知道這一個錯誤的念頭,是沒有了自己的骨肉,自己的孩子啊!

後來,我來到香港,我和先生都想再要一個孩子,沒過半年我又懷孕了,當我懷孕到四個月時,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那天我去醫院復診,醫生用擴音器讓胎兒心臟的跳動傳遞出來,撲通撲通,好大的聲音啊!醫生還半開玩笑的說:「很好,很正常,是活的。」離開醫院。

朋友說晚上請你去吃酸湯魚,我們倆吃過晚飯後,都各自回家。第二天凌晨,天還沒亮,突然我感覺肚子不舒服,起來上洗手間,就開始拉肚子了,不到兩個小時已近二十次上洗手間。當時,我只想到吃壞了東西,拉乾淨就好了,也沒去醫院。卻忽視了肚子裡的胎兒,結果流產了。

我先生從醫院裡把我接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兩個不知為了什麼,在車上就吵了起來,現在想一想真的不知為了什麼事而吵。我先生一邊開著車,一邊與我大吵大叫。我也不示弱,比他叫的還厲害。後來,我先生說:「你再吵,我就把車開到海裡去。」我說:「開就開,一起死了算了。」

現在想一想,從第一次墮胎後我已經不開心了,而這次流產以後,我就更不開心了。脾氣天天增長,看誰都想發脾氣,看誰都想教訓他一頓,我沒好臉給先生看,也沒好臉給兒子看。

又過了半年,我又懷孕了,這一次懷孕,一開始就咳嗽,白天晚上咳個不停。等懷到六十天左右,我去看醫生,醫生說:在B超裡看不出來你懷的是什麼,不成形,也不動,說是一個死胎。結果,我又墮了第四胎。

與上次一樣,我先生接我出院,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倆又在車上大吵大叫起來,吵得死去活來,恨不得一起同歸於盡。現在想一想,還是不知為了什麼事而吵。

從此,我的脾氣更加火爆,煩惱怨恨天天增長,一天到晚的念怨不休。認為都是先生給我的煩惱,都是兒子給我帶來許多麻煩,天天生活在怨恨的苦海之中。

我不僅自己墮胎四個,我還勸別人墮胎。現在學了聖賢教導了,想想也是因果報應。我這位朋友因為做有妻之夫的二奶。我也勸過她不要破壞人家的家庭,都是女人,將心比心,不要傷害別人的老婆。她不聽。

後來她懷孕了,逼男方離婚,男方不肯離婚,讓她去墮胎。她不墮胎,用懷孕來逼婚。男方知道我倆是好朋友,就讓我勸她。我的女朋友說,她很痛苦,得不到幸福。當時她認為有了結婚證就是幸福。我說你當然痛苦了,你跑到別人那去找幸福,能不痛苦嗎?我又勸她要不然把孩子生下來,自己承受,要不然就墮胎。

幾天後,她決定去墮胎,我帶她去墮的,因為怕家人知道,出院後在我家做的月子。現在想一想真是因果報應啊。她心情好請我吃酸湯魚,我流產了,我好心勸她不要破壞別人的家庭,讓她墮胎,真是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我是 幫兇啊!

我不僅是墮胎 幫兇,她墮胎時在香港私家醫院,在私家醫院墮胎,因為打麻藥,所以不會疼痛,但費用貴,墮胎一次當時要港幣六千元正。她說要那個男人出錢,說要港幣一萬二千元,讓我幫她,我也答應了。結果她那個先生說:只要你墮了胎就行,他痛快的給了一萬兩千,我又成了 幫兇,我要向她墮胎孩子懺悔,向那位先生懺悔。

我快樂過嗎?快樂過。結婚後上班、做飯、打掃衛生、洗衣服,我覺得是一種享受,當我先生說:「你做的飯真好吃。」我特別開心。家裡時常有朋友或者先生的朋友來吃飯,都是我做的,快樂極了。先生的朋友都說:「你老婆做飯真好吃,又善解人意,又讓人高興。」他們都叫我是開心果。

自從墮胎後,隨著墮胎次數的增加,我的笑容漸漸消失了,脾氣漸漸增長,發脾氣一次比一次大,不僅看先生和兒子不順眼,就連看朋友們也都不順眼。跟朋友說話也是對立的,好像誰都欠我的。在家也不做飯了,說:「我要罷工了,我什麼都不幹了。」我跟先生說:「找工人幹吧!我又不是工人,工人做什麼你和兒子就吃什麼。我就是什都不幹了。」這樣還是不開心,天天有怨氣,發脾氣。

直至二零零二年六月,我的生活中貴人出現,帶我來到了協會,使我聞到佛法。我開始靜下心來看光碟,聽師長苦口婆心勸導,引導我們走回頭。當我聽到墮胎就是殺生,是親自殺自己的孩子時,我大吃一驚:「天啊,我在幹什麼?我都在幹什麼?我怎麼親自殺了自己的孩子,還麻木不仁啊!我是一個劊子手,我是一個壞女人,我是一個壞母親,我不配做媽媽,我不是人。」剛聞佛法的那兩三年我天天自責、悲傷,才開始發現我怎麼這壞,這麼惡,這麼冷酷,這麼殘忍。不行,我要馬上行動起來,我要超度我的孩子,我要參加法會救他們。當時的心天天就想這些,開始知道自己有錯了,還是一個不可饒恕的錯。

有一次參加協會舉辦的佛七法會。法會進行到了第五天時,早上八點當佛號在會場剛剛響起時,我突然感到一股慈悲心往外流,淚水頓時花花的往下流,想到被我墮掉的孩子在受苦,我衝出會場跪在地上大哭起來。我哭著說,「孩子們啊!世界哪有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呢?不保護自己的孩子呢?只是我們不懂啊,只是媽媽愚癡啊,不懂未成形的肉團就是自己的骨肉,就是自己的孩子。若是我明白,我怎能忍心將你們墮掉呢?孩子們啊,罪媽媽向你們懺悔了,媽媽不求得到你們饒恕,不求得你們的原諒,只要你們能離苦得樂。你們在哪裡受苦,你們在哪裡受苦啊?換我去吧!這個苦、這個罪是應該我去受的,不應該是我的孩子們去受的,佛力加持,敬請大慈大悲觀音菩薩幫助,地藏王菩薩幫助,救救我的孩子們,這個苦、這個罪,不應該是我的孩子們受的,應讓是我這個罪女人受的。」

當時,我就像瘋了一樣,想掘開水泥地鑽進去找我的孩子們,我嘴裡嘮叨著,我要去地獄找,到鬼道找。我邊哭邊掘開水泥地邊說:孩子,媽媽不求得到你們的饒恕,只要你們上來,我下去受苦就行,不求饒恕,不求饒。你們在哪裡?你們在哪裡?整整在地上哭了一上午。後來有同修將我扶起,那一天我一天沒吃飯,因為覺得自己沒臉吃飯。

感恩佛菩薩把宇宙的真相告訴我們,感恩師長苦口婆心、不棄不捨傳遞佛音,眾生的苦,眾生的迷,誰知道?只有佛陀最明瞭。最近我母親也病重,看到母親的病苦,看到千千萬萬的孩子被迷惑的母親墮掉。我要發願,我要為痛苦的母親發願,為成千上萬的孩子發願,要為娑婆世界的苦難眾生發願,我要為盡虛空遍法界的苦難眾生發願:從今日起依教奉行,眾生不離苦得樂,懺女誓不成佛。感恩大家!

  做好母親 勇敢改過

首先,我應該向鄭家的祖先懺悔。我先生的爺爺是教私塾的,是當地一大孝子。「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能到我們家來投胎的,一定多是好孩子,但是這麼多好孩子都被我墮掉了!現在想起來,真的感到對不起夫家!在此向夫家的列祖列宗至誠道歉!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當年對於墮胎看得非常輕易的事情。說墮胎就墮胎了,很容易就做出決定殺死自己的孩子。這說明我的殺業重,不拿墮胎這樣殺人的惡業當回事。我想這是因為我自己內心有殺氣所致。

我從小到大最愛吃肉,我吃的眾生多,是一個十足的吃肉大王,自然殺氣很重。與此同時,我和眾生結的怨也很重。就這樣,自己的殺氣和眾生的冤氣兩相結合,讓我對殺生非常麻木,以至於不把墮胎當回事。

  瞋恨心毀容

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墮胎那麼多次,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兒子,但是我卻對他常生控制的心。

我用控制、佔有的心在學佛,學習聖賢文化,這就導致我用自己所學的傳統文化去要求、壓迫他人,尤其是我的兒子被我逼迫學《論語》,感到非常無奈。那時候我爲了讓他學《論語》,甚至到了每天罵他一小時,如此罵了一年之久。我看到兒子很有定力,從不頂撞我。

就這樣一年之後,我的地獄相現前,整個人呈兇相。以前我白裡透紅,後來,人烏黑烏黑的,臉上的肉都是橫著的。就連我自己照鏡子,都覺得鏡中人不是我。

那時候,我心裡覺得自己在跟別人笑,結果對方看到我的表情,還覺得我很厲害,在凶他。現在想起來,真是謗佛謗法,這裡要向釋迦摩尼佛懺悔。

終於,我意識到一切都是自己的問題,而不是兒子的問題。我就向兒子懺悔,說:「我不是好媽媽,要從我解怨,媽媽脾氣不好,我做媽媽不稱職。從今天開始到未來際,讓我們都是好緣分,我以後都要支持你。你有什麽話就給媽媽說吧!」現在,我每每看到他不好的行為,都自己懺悔,反求諸己。我對兒子只有慚愧的心,沒有怨心。

我現在和我的兒子化解得差不多了。我的心開了,發現兒子很善良,最喜歡老人和孩子。他現在的心也開了,有話也願意給我說了。我現在對兒子說:「你是來度我的。」真希望天下母親都反求諸己。

總之,我們做母親的要自己學《弟子規》,落實《弟子規》,孩子才能學《弟子規》。我們做母親教育子女,要跟古代的皇帝學。古代的皇帝並不讓臣民聽自己的話,而是教育臣民要聽孔子的教導,這一點很高明。父母和孩子都跟著《弟子規》學習,不應該順著自己的習氣,不改正自己的問題,卻用《弟子規》去批評孩子。

我覺得真正偉大的媽媽是承傳老祖宗的優良傳統,把老祖宗的教誨發揚光大,教好孩子。母親是大地,大地承載萬物。污穢的東西,到我這發酵,變成營養。厚德載物。我們做母親的德行不厚,承載不了家,承載不了孩子。我真正感到要培養孩子成聖成賢,自己就一定要做聖賢媽媽。

  學佛過程充滿病苦

前些年,我學了佛。學佛後,我看到永明延壽大師,以自己一條命救度千萬條命,感到非常慚愧。因為自己恰好相反,自己一條命卻吃了千萬條命。

這樣重的殺業,讓我初學佛的那些日子非常難過。剛剛學佛就患重病,醫生說如果我不休息就要死亡。一般人學佛,什麽都好了。我則恰好相反,身體困乏,病得要死。

當時,我深深感到自己殺業深重,覺得如果真的要死了,就把我的身體千刀萬剮給被我傷害的眾生——我不求原諒,因為我確實讓眾生受了那麼巨大的痛苦,都是罪有應得,真覺得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但是,我求我的靈性要回歸西方,所以我求佛菩薩加持,讓我的慧命回西方老家。

那些日子,我不求自己好,只一心一意求往生,所以也就沒有去看醫生,天天苦熬著也要在佛陀協會做事情, 盡自己所能。

就這樣,我沒有死,活到了現在。二零零八年,我遇到有人說我去年應該至少挨兩刀。我想,當時如果我去了醫院,可能就要開刀了。

我雖然有一顆心為協會服務,但是由於我的煩惱習氣非常重,看什麽事情都不順眼,這也是殺業和墮胎所致。我在協會天天用怨恨惱怒煩做事,用控制和佔有的心待人,在此要向協會領導、信眾懺悔道歉。

  學習因果改意惡

後來,我學了因果教育。通過學習《太上感應篇》和《俞淨意公遇灶神記》,我才明白一念善,感召百善相隨;一念惡,感召萬惡相聚。這才知道,正是因為自己的貪瞋癡,給疾病帶來了惡緣。所以要努力自淨其念,來感召善的磁場。

我雖然認識到要從端正心念開始改過,但是改意惡的過程很痛苦。因為我這個人反應快,還沒有和人說幾句話,馬上心裡就嘀咕頂撞。我對下屬則直接說一些頂撞的話,還自以為是為他們好。其實就是自以為是,就是控制的心。

開始,我發現很難改。後來我每天回家就想,自己對誰又有意惡,就在佛菩薩面前懺悔。經過這樣懺悔後,我發現還要把自己的主意放下。

由於我反應快,我就總是插話。我於是就努力讓人家把話說完,自己保持沉默。可是,我在聽人家說話的時候,很快就沒有耐心了,覺得煩。我發現這也是意惡。我就繼續回家想辦法,終於學會在對方說話的時候,我就一邊點頭,一邊心裡念阿彌陀佛。

回想這個改過的日子,真的是「過五關斬六將,」斬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即用佛號把自己的惡意壓著。

總結起來,還是《弟子規》沒學好。《弟子規》教導我們要「報怨短、報恩長」,而我卻剛好相反。我因此就抓著「報恩還是報怨」這個問題,反觀自己的心念。每天我都看自己對別人有多少恩、有多少怨。後來竟然發現,自己對人都是怨,深深感到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繼續自以為是了。這樣反觀怨多還是恩多的方法,對我特別有收益。

  懺悔改過 病而不痛

懺悔改過對我的改變很大。以前頭總是不舒服,那天懺悔後,我感到從頭到腳、一身輕鬆,尤其是頭腦很輕鬆。我感到至誠心很重要,我沒有求被我墮胎的孩子們原諒我,只是想懺悔。所以,懺悔的力量不可思議。

這段時間來,懺悔改過令我的身體出奇地好。這不是說我沒有病,而是說我雖然有病,卻能夠正常生活工作,這是奇跡。

我有嚴重的類風濕,指標高出正常一千四百倍。我的朋友幫我拿化驗報告的時候,醫生就問「這個人還活著嗎?」可見,這樣嚴重的疾病,一般人不僅不能工作,連活下來都很難。但是我卻能夠在協會做事情,生活完全不受影響。

有老師說,嚴重的抱怨及我執會感召類風濕。我的情況這樣嚴重,說明我的「怨、恨、惱、怒、煩」是多麼的嚴重。我就問老師:「怎麼辦?」老師說:「你要一百八十度轉回來。」我因此天天找自己的過,抓著這個過,改正它。

我最大的過惡,不聽父母的話。這裡我要向我的父母懺悔,自己自以為是,從小任性,什麽都是我說的是對的。一直以來,我頂撞父母,還覺得自己是為了父母好。對父母如此,對兄長、弟弟更是不禮貌,不恭敬了。

通過一段時間熏習《弟子規》,落實「入則孝」以及「兄道友,弟道恭」。我雖然有一些改變,但是還不徹底。就在前兩天,我還頂撞過媽媽,說:「媽媽,你還不念佛,都八十多歲了。」這個勸的口氣非常不好。求佛力加持,聖賢人加持改口氣。我自己也要努力。

最後,我想感恩老恩師,協會的老師的教導;感恩協會領導一次次給我改過的機會,以及老師和義工對我的包容。感恩懺悔班老師苦口婆心提醒我要上臺發露懺悔,不斷給我機會。感恩父母、先生和孩子對我的包容。人家對我「怡吾色,柔吾聲」,他們都是我學習的好榜樣。

【編後語】

在《梵網經》之勸戒殺中有說:「佛子!若自殺、教人殺、方便殺、讚歎殺,見作隨喜,乃至咒殺。殺因、殺緣、殺法、殺業。乃至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殺。是菩薩應起常住慈悲心、孝順心,方便救護一切眾生,而反恣心快意殺生者,是菩薩婆羅夷罪。」犯殺之果報,凡夫與菩薩等同。要念念慈悲,視眾生如己出,便與佛心相應。《了凡四訓》說:「改過者,第一、要發恥心。……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以其得之則聖賢,失之則禽獸耳。此改過之要機也。第二、要發畏心。天地在上,鬼神難欺,吾雖過在隱微,而天地鬼神,實鑒臨之。重則降之百殃,輕則損其現福;吾何可以不懼?」今猛然回頭,敬發誓願,實為轉命之開始。

待人接物兩句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辦事的原則也兩句話,「正其誼不謀其利」。你要辦事,你所考慮的,應不應該?應該的,不要問對自己有沒有好處?不為自己!對社會、對國家、對世界、對一切眾生,有沒有好處?為這個,決不問自己的利害得失,這是辦事的標準。第二句「明其道不計其功」。道是什麼?理。這事情合不合道理?合道理,自己的功過不要去考慮,辦事的最高指導原則。這是中國聖賢教學的總綱領、總原則。從堯舜禹湯,這有文字記載的,一直到前清,這四千五百多年,將近五千年,中國人都遵守這綱領。

講者勇猛精進改過、不求衆生原諒、甘願承受苦果、落實「行有不得反求諸己」,並發大心幫衆生,感得有病不痛,警示世人願力大過業力。誠屬可貴。

業力轉變成願力,這個身不是業力身。業力,自己做不了主,壽命到了,所謂是「閻王註定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如果業力轉變成願力,就是說願力大過於業力,業力不能做主,願力做主了,則生死自在。願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