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請勿殺生吃肉 被殘殺動物的淒慘處境

第三章、腥風血雨的悲慘世-被殘殺動物的淒慘處境 

古云:「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如果屠宰場是玻璃牆做的,那麼沒有一個善良的人會再吃動物的肉。

萬物皆有情,都有生存的平等權利,而萬物之靈的人類在追求人人平等的同時,卻依然忽視對動物的尊重與關愛。僅為了我們的口腹之欲和衣著的舒適與華美,就毫無憐憫的殺害動物而食而飾,甚至血淋淋的活吃,活生生地拔牠們的皮,用盡種種極度殘忍且難以想像之方法和手段,置牠們於一片腥風血雨的悲慘世界。如此的血腥,無法言語,極痛至深,可曾想到我們快樂之下盡是牠們的巨大痛苦?欲殺的洪水淹沒萬物時,最終也把我們淹沒,並葬入自身欲望的墳墓裡。「只有到最後一棵樹被砍倒的時候,最後一條河中毒的時候,最後一條魚被我們抓住的時候,我們才會明白在什麼都沒有的時候,錢財是不能吃的。」

一、暴殄天物聖所哀

淨空老教授開示:「…整個宇宙所有一切的萬物統統都有靈性,就是心跟物是一,它不是二,再小的物質,它都有受想行識。……整個宇宙是個有機體,活的,它不是死的,怎麼可以任意殺害?現在的人,特別是這一百年,尤其是二次大戰之後這六七十年,人做得太過分了。」

十五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科學家、藝術家達芬奇曾說過:「人的確是禽獸之王,因為他的殘忍超過任何動物;以其他生靈的死亡,換取自己的生命,我們的身體,因此成了墳場。我從小就摒棄了肉食。未來有一天,人們看屠殺動物和殺人沒有什麼兩樣,這一天終會來臨。」

悲哀的是,這一天已經來臨了。動物已成為人們的口中之食,更加殘忍的是,人們在毫無人性的墮胎之後,竟然有人啖食胎兒,並愚癡地認為可以滋補自己的色身, 從而更加瘋狂地去傷害萬物有情。下面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是一幅幅殘忍而血腥的景像-

(一)、大地母親的悲哀

(1)、活牛灌水

當牛肉進到你嘴裡的時候,你想過牛死前遭受的痛苦嗎?

工人將一根又粗又長的塑膠管,從牛鼻插入胃裡,然後接通水管。工人們把這叫給牛「洗胃」。幾個小時後,牛肚被灌得滾圓滾圓的,四腳朝天,直翻白眼,發出痛苦的哀鳴。接著屠戶們又將一根小拇指粗的鋒利的鋼管再插入牛的胃裡,給牛「放氣」。幾經折磨牛已奄奄一息。所謂洗胃,就是為了增加牛肉的含水量。宰殺後能有大量的井水殘留在體內。這種活牛灌水,已經有五、六年了。甚至有在宰殺前灌水,宰殺後 再向動脈血管注水。

圖來源: 留園網

(2)、被囚禁的小牛

有的人喜歡吃鮮嫩小牛肉,由此催生了令人髮指的類似於終身監禁的餵養方式。為使小牛柔嫩蒼白,牛肉業者就把小牛從拍賣場直接送入囚禁式牛欄。牛棚每欄一點三五米長,零點五五米寬,如此狹窄小牛連轉身都很困難。當小牛長大一些,就連站起來和趴下去都很困難,四肢無法伸直平躺。超過十周齡的小肉牛,無法把頭轉向體側自然睡眠,牠們自然睡眠姿勢的權利都被剝奪。

給小肉牛的飼料刻意缺鐵,讓牛肉會顯得蒼白或呈淺粉色。 小牛因為缺鐵,所以見鐵的東西就舔。所以,牛棚是用木頭做的。由於小便中含有部分鐵,牠們甚至舔自己的小便。

為讓小肉牛儘量吃得多,大部分小牛是不准喝水的 ,只用奶粉加脂肪製造的母乳替代品。

小肉牛每天吃東西只需二十分鐘,有些業者除了餵食以外,就讓小牛整天整夜生活在黑暗和孤獨中。

所以在這環境下小牛的消化系統、呼吸系統的疾病與感染的疾病是普遍的。一批小牛中有十分之一不能活過十五周的囚禁期是常事。見到以上小牛被殘忍對待的慘狀,你會咽得下你面前的小牛肉嗎?

圖 veganoutreach.org

(3)、豬肉裡的無盡血淚

作為最普遍的肉類食品,豬被人類以數種慘痛的方式屠宰。一種方式是, 豬從臭穢、濘濕、血漬遍布的豬檻被趕到木板上。頭被電擊,隨即昏倒,然後被倒掛在輸送帶上。殺豬者,用刀戳入豬的頭部靜脈,血如柱湧出,待血流盡,即送往燙洗鍋,再送往眾人的餐桌。

豬的另一種屠宰方式是:以尖刀直接刺入豬的喉部放血, 豬兒掙扎、恐懼。從被割喉到斷氣死亡,劇烈的痛苦有時長達數分鐘。當豬掙扎不肯抬頭,業者便用鐵勾勾起豬的上顎,以方便割喉。沒有任何生命,會希望死得如此痛苦。

有記者在一家私人屠宰場目睹宰殺生豬的場景。幾個殺豬匠用力將拼命掙扎的生豬摁在案板上,其中一人一刀捅進豬喉嚨,一股鮮血噴湧而出。豬兒撕心裂肺地嚎叫並掙扎反抗。此時關在欄內的生豬聽見同伴慘叫,都「嗷嗷」叫著在欄內亂竄亂擠, 試圖衝出豬欄。

血聚之糕

為加速豬隻血流的速度,方便收集豬血,業者先用 鐵鍊將豬的單隻腳吊起,驚恐、疼痛的豬在半空中掙扎,業者再用尖刀割斷豬的喉管。意識清醒的豬,一邊承受著被割喉放血的劇痛,一邊隨即被活活丟入高溫的燙毛池。髒亂的環境加上殘忍虐殺動物,這就是某地生產豬血(糕)的方法。

圖來源: Animals Asia

(4)、虐殺人類忠實的朋友-狗

我們把他們叫做人類的朋友。我們的生活中常有牠們的幫助。然而我們如何對待「朋友」呢?

在豢養處,有上百隻狗擠滿二十平米的狗棚,由於狗的排泄物太多,需要給狗棚清洗。所以清洗時用強大的水壓把上百隻狗逼到角落,壘成一座「嗷嗷」狂吠的狗山。幾分鐘後,底下一條濕漉漉的死狗被拖出來。

某地一家動物市場裡的屠狗過程是:選定一隻狗,將牠的脖子用火鉗牢牢夾住,從籠子裡拖出來,這時狗掙扎、狂吠,而劊子手用木棒向狗的頭部狠擊,一下、兩下……躺倒的狗被割喉放血,有的狗這時仍在抽搐。血流盡之後,狗被扔進滾水翻騰的大鍋褪毛。 以「忘恩負義」形容人類對待狗的方式實在太貼切不過了。

(5)、經濟動物—雞的一生

圖: 善待動物組織 www.peta.org
The Chicken Industry, Chickens raised for their flesh—called “broiler” chickens by the meat industry—are typically confined to massive, windowless sheds that hold tens of thousands of birds each.

在經濟的考量下,飼主總是想盡辦法製造一個又一個的生產高峰,吃得多,雞就長得大。長得快達到那個重量就要賣了,為讓肉雞們快速生長,讓肉雞們能夠不分晝夜地吃飼料,每天天色一暗下來,肉雞場的燈馬上就點亮直到天明,這樣一來牠們必須每天忍受足足二十四小時的光照,一萬五千隻大概死掉六百隻,有的一萬隻死幾千隻。由於不斷地配種與培育,這些經濟動物體能極度脆弱,再加上擁擠的空間,不停地吃喝,沒有活動的機會以及炎熱的天氣,突然暴斃的情景隨時可見。塞車熱死幾十隻,夏天死得更多,即使歷經種種不人道的飼養過程,仍然能夠支撐下來的經濟動物,在經濟效益的考量之下都活得很短暫,像肉豬只能夠活六個月,而肉雞只能活六周,都不及原有壽命的三十分之一。以增加生產率為導向的品種改良不但犧牲了這些動物的生理功能,如生殖、抵抗疾病能力等等,也犧牲了牠們的天性與生命尊嚴。

圖: 善待動物組織 www.peta.org

(6)、生摳鵝腸

也許地獄的慘狀都不如某地流行的一道生摳鵝腸菜恐怖,實在難以想像作為人類的我們,會如此的殘忍。

如果你看到生摳鵝腸過程你絕對不能下咽。

過程:將一百多隻將要宰殺的鵝趕進宰殺地,用竹圍欄圍起,宰殺工抓過一隻「嘎嘎」直叫的鵝,用腳踩住鵝身,一隻手使勁揪住鵝屁股,另一隻手用一把鋒利的剪刀對準鵝屁股周圍旋剪一圈,抓住鵝屁股的手使勁往後一扯,一根熱氣騰騰的鵝腸就被硬生生地從鵝的肚子裡摳了出來,然後順手將鵝重重地拋向一邊。被活生生摳空內膛的鵝一邊哀嚎一邊撲騰,欄內其他的鵝目睹同伴慘 狀拼命衝向無人一角,牠們驚恐的「嘎嘎」聲令人心悸。據了解,一份生摳鵝腸需要兩到三隻鵝的腸,在生意最好的時候,一家火鍋店一天就需要幾百隻鵝的腸子。生摳的鵝腸的理由只有一個:「那樣才鮮!」人竟為三寸之舌的口腹快感,如此殘暴對待動物生命,可說禽獸不如。

(7)、辛酸的鵝肝醬

人們知道在野外,鴨子和鵝能活十八年。但現在全世界的範圍內,鵝肝醬農場裡飼養的鴨和鵝,只能活三個月,就會被殺掉來製造鵝肝醬。為此,人們殘忍地對公鵝或者公鴨強行填餵。工作人員把鴨子腿固定住,強迫牠們抬起脖子,然後捏開嘴,把這根金屬管子插進牠的喉嚨,把飼料強迫壓進牠的胃,把手伸進去抓住鴨子的頭,向上伸手抓住一個水龍頭一樣的金屬管,插進鴨子的喉嚨,按管子上的一個按鈕,這會啟動一個自動氣壓裝置,就會把食物壓進牠們的胃,每天三次,達到二十八天內將肝臟擴大正常的四到六倍的目的。為了鵝肝醬,我們使鴨子們遭受那麼多的痛苦。

圖 youtube: L214 éthique et animaux

(8)、可愛的兔-瞬間刀下魂

有記者在一個賣兔肉的攤位前,見攤主手腳麻利地將兔子從鐵籠子裡抓出來,左手提著兔子的後腿,右手對著兔頭劈去,隨後抓過架上的鐵鉤對準兔子的一隻後腿用力一戳倒掛起來,右手順勢抄過鋒利的刀圍著兔子的兩條後腿關節一旋刀鋒,左手往下用力撕扯,右手刀尖在兔子的皮肉間遊走。幾分鐘後,活蹦亂跳的白兔就成了剮了皮的兔肉了,而裝兔子的鐵籠子就在「刑場」的下方。記者問那婦女:「可不可以不要當著其他兔子的面殺兔喲?」那婦女豪爽地大笑:「哈哈,兔兒哪曉得這麼多哦!」

黑熊穿著很重的「取膽汁背心」(圖/翻攝自Animals Asia)

(9)、請誰給我們一個天堂-月熊的心聲

如果憨厚的月熊會說話,牠們一定奔相走告:「遠離人類!遠離地獄。」如果這些身陷牢寵、腹插膽汁導流管、失去左前掌、每天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月熊們能用文字表達,牠們一定會記載人類的惡行,把人類描述成魔鬼。某國在八十年代發明了活取熊膽。近二十多年來,這個「高技術」行業被「發揚光大」。現在有許多大大小小合法或私人的養熊場,養熊場裡的黑熊品種多數是月熊,牠們的任務是活著並提供膽汁。牠們被關在籠中長達數年之久。在墮入陷阱時牠們的肢體被撕裂,而籠子又像棺材一樣焊接緊密。牠們的皮膚,被鑿出一個洞,一根導管插進去,抽取牠們的膽汁,滴落到桶中供人們飲用,也被用在各種製品中。

為了增加膽汁的流出量,熊場會用特製的針管抽扎進膽囊取膽汁,每到這個時候,被抽取膽汁的熊都會疼得慘嚎!把自己的腹部抓得血肉模糊。有的黑熊無法忍受這樣的酷刑,掏出自己的肚腸自殺,為了防止這樣的行為發生,就發明了鐵馬甲,要源源不斷地提供膽汁,令牠們生不如死。

通常在養熊場內,膽汁是每天在黑熊進食前抽取一到兩次,因為此時的膽汁的濃稠度較高。每次平均抽取三十至一百六十毫升。有些大的養熊場稱他們一天能取四次膽汁。許多人不了解平時用的熊膽眼藥水,喝的熊膽酒等等熊膽製品背後所隱藏的動物的悲慘和人們的殘暴。

(10)、良知無法面對的殘忍-活吃猴腦

天下最殘忍和血腥的飲食莫過於活吃猴腦。一個中間挖洞的方桌,幾個人圍桌而坐,中間的洞並不像火鍋或是麻辣燙那麼大,正好容一隻猴子的頭伸出。一隻非常可愛的猴子牽出,據說那是專門食用的猴兒,頭比較大。猴兒的頭頂從小洞中伸出,用金屬箍住,並且箍的非常緊,用小錘輕輕一敲,頭蓋骨應聲而落。猴的腦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們的面前。這時,有較饞的一些人,已經用湯匙升向紅白相間的猴腦,桌下垂死的猴子魄震魂飛,血淋漓,肝腦沙塵,一聲聲慘叫,桌上是食客的歡呼暢飲;姿情享受。一等殘忍的事情,於操刀的瞬間,驀地迴光返照,雖然佳餚在前,也必定黯然神傷。

(二)、海浪的泣聲

(1)、碧波裡的殷紅-魚翅湯

鯊魚通常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殘忍的動物,可是比起人類對牠們的殘忍,簡直不足為道。最近數年,鯊魚數量急劇下降,一個重要原因是世界食品市場對魚翅、鯊魚鰭的需求不斷增長,而鯊魚肉也以其廉價受到非洲、印度、中國等市場的歡迎,使得有意捕撈鯊魚的行為增加。

在遙遠的加勒比海或大西洋中,捕撈鯊魚的漁船結伴,他們每出一次海,往往要滿載才歸。但是船艙中裝滿的,只是鯊魚龐大身軀的一小部分–鰭,這只佔鯊魚身體的百分之五,是作為奢侈品魚翅的原料。漁民在捕撈上一條鯊魚後,不論大小,都會在甲板上用電鋸活生生地把鯊魚的背鰭、兩個胸鰭和一部分尾鰭割掉,(魚翅能產生的高利潤)然後將全身流血不止的鯊魚再扔回海中。牠們在忍受惡浪的擊打之下被折磨而死。這一切是為了換來魚翅湯。根據一項調查,因全球魚翅貿易每年被捕殺的鯊魚數量在二千六百萬隻至七千三百萬隻之間,而這一資料既包括只被切鰭的鯊魚,也包括那些屍體被保留下來用於其他目的的鯊魚。

(圖/搜狐網)

日本的一家魚工廠被發現堆放了上千隻廢棄的鯊魚屍體。這些鯊魚只被取了鰭,然後就被扔在一邊。據稱,該工廠地面鮮血橫流,臭氣熏天。當地人取鯊魚鰭只是為了做魚翅湯。媒體攝影師拍下了這讓人震驚的圖片,並表示:「這裡就像地獄一樣,你無法想像他們這麼做只是為了一碗碗魚翅湯。」

目前魚翅市場還在不斷擴大,據估計每年增長五個百分比左右。粗略估算的結論是一秒鐘殺兩頭鯊魚,一年也殺不完七千萬隻鯊魚,真是驚人的事實-人類確實在透支地球!也在透支我們自身。

(2)、請放過加拿大的海豹

二零一一年早春,加拿大批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海豹獵捕配額,五十萬頭,並將貿易重點轉向中國,數十萬海豹的生死或看中國消費者的態度。

海豹光潔的皮毛成為不少人捕殺的原因。正常的海豹可以長到十三至十五歲,然而現在僅在出生十二至十六個月後,就被獵殺。傳統上,獵豹人只要走近海豹,用一根木棒或斧頭當頭一擊,牠們就會立即喪命。而只被打昏的海豹,就用尖利的鋼鉤將海豹拖上船,活剝海豹皮。還有一些獵人,直接搶過母海豹懷裡的小海豹,敲死後,馬上剝皮。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要求,海豹獵殺者在剝海豹皮之前必須進行簡單的測試以確保海豹已經死亡,但實際做不到。近年為從海豹身上賺更多的錢,出現了所謂的海豹鞭市場。其獵取手段也更加殘忍——活生生地將雄海豹的生殖器用斧頭剁下,讓牠流著血在冰面上慢慢地死去。

呂貝卡是致力於挽救海豹命運的加拿大人,是國際動物保護協會加拿大分會主席。多年前曾到達加拿大東海岸旅遊:看到像蒼蠅一樣密密麻麻的海豹捕獵船,即使是在一千英尺的高空,我們也能看到海面浮冰上的鮮血。在他們到達捕獵船附近冰面時,看到海豹捕獵者舉起粗大的木棒,向小海豹們不停砸下去,木棒砸打的聲音在雪面迴響,鮮血的味道到處彌漫……「那些被當場棒殺的小海豹,大多只有三個半月大,根本沒有自衛能力,許多小海豹不是被當場打死,而是拖走時被自己的血嗆死」。某提到「加拿大每年屠殺三十萬頭海豹,其中九十五個百分比都是小海豹」,「出生十多天就當著海豹媽媽的面,在浮冰上被殺害,我相信每一個母親都無法接受。」

當您看到海豹油、海狗鞭等製品時,請聯想到漁民那高舉的大棒和海豹被遺棄在冰面上流血孤獨至死的場面。……請做一個善良的中國人,拿出我們的愛心來。

(3)、假如魚兒能喊疼

人們對魚的烹飪方法自古到今就是層出不窮。清蒸魚、酸菜魚、水煮活魚……煎、炸、生吃,方法用盡。如果魚兒能喊叫,那麼其呼聲一定驚天動地。從上鉤的那一刻起,人類施加的災難就開始了。長線捕魚使用五十至一百公里長,掛有數百甚至數千魚鉤的一條魚線。 當魚吃餌時,牠們很可能會被鉤在掛線上數小時直到魚線被收起。由拖網船網捕的魚被傾倒在船板上,任由其窒息而死。商業性捕魚也常常依賴於刺網,魚鰓常常卡在小網眼的網壁上,無法呼吸而在網上窒息。如果鰓沒有被卡住,在收網前牠們可能被困在網裡數小時。

《海中的惡行:野生捕撈魚類的福利》這份報告估算全球每年捕獲野生魚的數量估值為一萬億的數目,甚至可能高達二點七萬億。如果我們用一萬億的低限估算,對於魚的消費,每人每年合約一佰五十條魚。不包括數十億非法捕撈的魚和誤捕並丟棄的魚,也不算作為魚餌用魚鉤刺穿的魚等。

(三)、天空的陰霾

(1)、義鳥的絕唱

義大利有一種義鳥,叫的聲音很好聽,此鳥很不容易被人捉到,假若捉到一隻,就用燒紅的烙鐵燒瞎眼睛,然後放在潮濕的地方,過了兩天再用飲食好好的飼養牠,等待恢復正常以後,才放在日光下,這時又會發出叫的聲音來。不過這時叫的聲音就不如前,從前叫的聲音和而樂,現在叫的聲音悲而慘。牠的同類聽了這種悲慘的叫聲,就飛來看望,見牠盲目的慘狀,都不忍離去,所以稱之為義鳥。這時獵人就過去,一隻一隻的捉起來。鳥的情義,鳥的靈性,無容置辯。

圖/翻攝自《荒野保護》

(2)、候鳥的地獄

某地原本是候鳥遷徙南來的一個自由而溫暖的棲息地,每年農曆七月到十一月初,大批從中國北方甚至遠在西伯利亞的候鳥,便會成群結隊南下到當地「歇腳」。然而牠們遭大規模殺戮,葬身口腹。當地記者看到幾乎每桌都是「鳥宴」,有白灼鳥、焗鳥、烤鳥、炒鳥、炸鳥、鳥湯、鳥飯等等。

實際上,殺鳥吃鳥的地方何止此處。在東北亞與南半球候鳥遷徙的一個通道口。候鳥的夜間遷飛,完全依靠星辰導航。 人們在山坡上設置強光,使候鳥誤判方向。當鳥群低飛時。人們不停地揮動竹竿,眾鳥在哀鳴中慘遭截殺。只是為生存而南飛,只是為活著而遷徙,卻可憐「折翅」於此。慘遭截殺的眾鳥的哀鳴,似乎一直迴響在天際。牠們像是在泣別逃生的同伴:「明天我再也不能飛翔,再也不能回到你的身邊……」

(四)、家禽「瘋人院」

圖: 善待動物組織 www.peta.org

動物在交易市場,被囚禁在一個一個鐵籠裡。重重疊疊的鐵籠,囚禁了美麗的生命,也扼殺了我們自己的心靈。許多鐵籠子沾滿鐵銹,底部結著厚厚的糞便泥垢的混合物。籠子沒有統一規格。約有八十個百分比的籠子高度限制在二十至三十厘米之間,即剛好是小型鳥禽或小哺乳動物站立的高度。稍微高大的動物,如果子狸,基本無法站直,只能屈膝伏臥。為了把大的動物裝入小籠子裡,辦法是先把牠們的腿敲斷,再塞進去。或斷一條,或斷兩條,有的前爪只剩一根白骨,在骯髒腐臭,衛生狀況極惡劣的條件下,這些傷口很容易潰爛長蛆。

橫向擁擠情況比縱向的壓制更嚴重。為了方便運輸裝載, 鳥禽經營者常用體積約在100x50x15厘米的單個籠子,白鴿大小的禽類能裝二十至三十隻,小點的鷓鴣甚至裝五十隻,裡面的鳥禽完全喪失羽翅伸展的機會。最難受的應是野鴨,這種體形大而文靜的鳥擁擠在一種不封頂的籠子,儘管頭上的禁錮解除了,但左右活動的限制更為嚴重。有時,一個籠子裝有一百隻野鴨,而這個籠子底部面積長寬約200×100厘米,平均每隻野鴨所佔的面積不足一張A4列印紙。

擁擠狹小的籠子裡,充滿了受傷的哀鳴和死亡的恐怖。狹小和骯髒的籠子空間製造出渾濁的空氣,對動物是有危害的。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社區醫學系曾為雞農做過一次空氣的危害研究,七十個百分比的雞農眼睛痛,近三十個百分比常咳嗽,將近十五個百分比有氣喘和慢性支氣管炎。曾有國外學者稱這種格子籠是「家禽瘋人院」——家禽的本能在這裡受到壓抑,不能走來走去,土浴或伸展翅膀。面對以上的事實,我們的良心何安。

()、華美的衣飾

圖: 善待動物組織 www.peta.org

(1)、血腥的時尚-皮草時裝

貉在籠子裡被嚇得一動不動,眼睜睜看著養殖場工人將同類粗暴地拽出來,狠狠摔在地上,然後用腳踩踏或是用鐵管子不停擊打牠們的頭部。被打的動物四肢抽搐,等著下一輪的抽打。有的還沒有斷氣就被工人抓住尾巴或腿倒掛起來,用鋒利的刀子將牠們的身體劃開,再將整張皮毛剝離下來……

製成一件裘皮大衣要殺掉十二條狗或二十四隻貓。貓、狗皮毛廣泛應用在大衣、夾克、兒童玩具、帽子、手套上。每年至少有六百萬隻貓、狗被殺,原因是人類要用其皮毛。一件皮草大衣需要十到二十五集狐狸,或七到八十隻水貂。毛皮工業是每年超過一億隻動物被殘忍殺害的主要原因。每年都有大量動物被殘忍殺害,就因為要生產沒有必要的奢侈品,這些動物包括:兔子、狐狸、貂、浣熊、海豹、狼、土狼、松鼠、貓和狗。

在恐怖的死亡來臨之前,這些動物已經受盡折磨。牠們被塞在狹小的籠中,沒有獨立的空間,也沒有可以躺臥的地方;由於長時間被迫站立在金屬網上,金屬絲已經嵌入了牠們的腳掌。在滴水成冰的冬天,牠們凍得瑟瑟發抖;在炎熱的夏天,牠們熱得不停喘氣,但無處躲避烈日的灼曬。密集型的囚禁養殖令牠們患上嚴重的精神疾病,很多動物在狹窄籠中不斷的踱步轉圈。其他動物則徹底絕望,趴在籠中一動不動。

大部分的動物都在大約八個月大時被殺死,這是為了獲取牠們第一次為過冬而長出的毛。人們會用非常殘忍的方法殺死這些動物,其中包括用電和活剝毛皮。這些方法可以保全毛皮,卻會給動物帶來難以置信的痛苦。就拿兔子來說,因為死了以後再剝,皮很容易斷裂,許多剝皮工人都在兔子絲毫無傷的時候,俐落地剝皮。被剝皮後的兔子往往還活著,渾身淌血。牠們已經沒有了眼皮,無法把眼睛閉上,只能睜著眼,慢慢死在難以想像的痛覺之中。

因為美麗的皮毛被活剝取皮的動物,還有加拿大尚未成年、嗷嗷待哺的小海豹,以及常年被圈養在狹小籠中的狐狸或貉。市面上銷售的皮草,也可能來自被成批抓捕的伴侶動物,那些曾經和人們共用生活的小狗或小貓……在了解這些事實之後,您還會認為商店裡的皮大衣是美麗和時尚的代表嗎?皮大衣已成為血腥和殘忍的代名詞。

(2)、羽絨服的背後

人們通常只知道羽絨服的保暖作用,不知其背後的痛苦。活拔鵝毛的處理方法非常流行。先把驚恐萬分的鵝脖子舉起來,把腳固定住,然後活生生把羽毛拔下來。苦苦掙扎的鵝經受了這樣的折磨後,被放回鵝群等待下一次的煉獄。這種被獸醫甚至養鵝人自己都認為是「極端殘忍」的遭難,鵝在八周大的時候就得開始忍受,以後每間隔八周就要再忍受一次,總共兩到三個週期,直到最後被屠宰。死掉後再被拔毛的鵝算是「幸運的」,也就是說牠們先被宰殺後再拔毛。

在一些國家大約有六十個百分比的羽絨是通過活剝得到的。在英國,羽絨每年大約佔有二百六十萬英鎊的市場份額。以上所列舉的不過是滄海一粟,此外還有種種殘害動物的方式與手段,慘不忍睹。

圖: 善待動物組織 www.peta2.com

(3)、保暖的「剝皮羊毛」

許多年前科學家已經成功地繁殖了一種能長出很多皺紋的美利奴綿羊,而皺紋越多則意味著羊毛長得就越多。在澳洲,綿羊的皺紋越多,就越容易出汗和容易遭蚊蟲叮咬,並導致了這樣的可怕情形:過多折皺的皮膚如果出汗就會滋生大量的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牧場主們採用一種不用麻醉藥的「手術」,把綿羊肛門附近的肌肉切去一片,讓綿羊受傷流血,痛苦不堪。

如果沒有人類的干預,綿羊自己長出的羊毛剛好能適應氣候的變化,但科學的繁殖技術確把這些動物變成了生產羊毛的怪物。這種非自然的超負荷羊毛(通常會達到其身體重量的一半)給綿羊帶來額外的痛苦,在夏天往往會導致牠們中暑虛脫而死亡。而到了冬天,全澳洲大約有一百萬隻綿羊因被剪去羊毛而死於嚴寒。有二十七個百分比的英國羊毛是「剝皮羊毛」,即是從被屠宰的羊皮或羊羔身上剝下來的羊毛。

(4)、絲綢-沸水裡抽出的生命

絲綢的柔軟讓人很難把它和殘忍聯繫在一起,但這卻是事實。為了獲得蠶絲,通常的做法是把有蠶蛾的蠶繭在開水中煮開,這樣可以獲得的蠶絲比幼蠶自己破繭而出的還要長。繭中的蠶受到這樣的傷害自然是痛苦不堪,身子畏縮翻滾、倍受煎熬。絲綢並非生活必需品,人類為此殘忍的傷害生命,違背人倫。

(5)、痛苦之聲

我曾聽到過父親在奄奄一息之際的慘叫,他的身體被癌症破壞,癌細胞侵入他的肺、脾、肝冠帶、前列腺以及他的骨頭,最後侵入他的大腦。你們永遠無法想像他那刺耳的尖叫。後來,我意識到,我以前曾聽到過這種悲慘的叫聲:在屠宰場;在從澳大利亞到中東的牲口船上,當日本人用魚叉擊中母鯨的腦部,牠在垂死之際向牠的幼鯨高聲呼喚時,這些動物的哀嚎就像我父親的哭喊一樣。他們的叫聲簡直一模一樣。我還發現,當我們遭受痛苦時,包括所有的人以及動物,我們的痛苦是一樣的。以承受痛苦的能力來說,一隻狗與一頭豬,與一隻熊,與一個男孩,是一樣的。

如果這些弱小無助的動物瀕臨死亡的痛苦之聲再現,那恐懼淒慘的哀號聲,必回蕩於滄海大地間,驚天動地,不絕於耳,而蓋過宇宙的雷霆之聲。

(六)、因果報應 絲毫不爽

為了無厭的貪婪,口腹之欲的享受,我們殘害動物,置牠們於萬劫不復的地獄。令牠們悲苦嚎叫,苦難無邊,我們卻認為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人是萬物之靈」、「人是萬物的尺度」,被錯解為人類有權利啖食動物,使牠們成為人類的附屬品,這導致了我們致命的錯誤和眾生無謂的犧牲。

伊薩克‧辛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了解奧斯威辛集中營、達豪和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大屠殺,他說:「只要我們還在屠殺動物,世界上就永遠不會有和平。只要人還拿著屠刀去毀滅比自己弱小的生命,就不會有公正。」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一位素食者曾說:「當我們的身體是被宰殺動物的活動墳場時,我們怎能期望這個世界能有理想的境地呢?」的確如此。今天的許多災變就讓我們清醒地看到,人類因為殺生吃肉,在動物界造成滅絕帶來的種種惡果已觸及人們的身心健康、生命乃至整個人類的生存,因為萬物一體,休戚與共,徧虛空盡法界是一個生命共同體。人類對其他生物做出的殘忍行徑,通過自然的因果之力,又返回人類自身。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在各醫院數量大規模增長的藥丸、注射劑、接骨、截肢、手術、化療、放療等看似治療人類疾病的手段,似乎是屠宰場的情景的重演。不斷頻發的罕見病毒、乾旱、洪水、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動輒奪去數十萬人的生命,造成數億的經濟損失,似乎是人類引以自豪的高科技屠宰-每三秒屠宰一頭豬,一年屠宰成萬上億頭豬的倒影,是我們業力的再現。在以下的例證中我們將看到因果的力量無法抗拒,絲毫不爽。

例證一、殺蟒剝皮又析骨 頃刻妻癲三日絕

一位老師向我們講述了三、四十年前發生在東北農村的真實故事。我們摘文如下,供養大家,常以警心,切勿殺生吃肉,果報慘烈。

我有個鄰居家鄉在農村,他家附近山上的樹林裡有兩條大蟒蛇,是一家。很多人見過。一天有位獵人看見兩條大蟒,頓起殺心。雌性蟒蛇,發現有槍對著 牠們,就將整個身體擋住雄性蟒蛇,被獵人一槍擊中。獵人原地將雌蟒皮扒下,去骨取肉。用瓦盆裝著,扒了兩大筐肉挑回家。

大蟒已活了上千年的時間,很有靈性。他還在那兒扒肉的時候,他夫人在家裡已神志不清,衣服脫得一絲不掛,跑上大街,胡言亂語。

獵人回來在門外被一個穿青色衣服的年輕男子攔住質問:為什麼用槍把我的夫人打死了?我今天一定要破壞你的家庭,一定要你夫人的命!看你的心裡怎麼想!他聽後心裡很清楚,這是因果報應,現世現報。

隨後他夫人被鄉親鄰居從外邊大街上弄回屋裡時,青年說:你可以看一看你的夫人。這人進屋一看,夫人在炕上,幾個人也按不住。還滿口說:我又要命、我又要活,我還有很多子孫。說的全是特別悲哀的話。又指著他說,我不能讓你好!三天之後,就一命嗚呼。被打死的這條蟒蛇,是有靈性的,通過他夫人之口說出他的現實報應。

這位老師最後講到:從這我們看到因果報應絲毫不爽,無論信否,它都存在。這個真實的故事提醒我們:不要再造殺業,所有生命一樣,都有靈性,所以我們不能輕視牠們。一定好好念佛,救度一切眾生,要存好心,愛護一切眾生,愛護一切。

例證二、殺狗的果報

某位老師的親身見聞向我們述說著因果的可畏,節錄如下-

這是我二十多歲的時候,家鄉發生的真人真事。我們家鄉鄰村的一個人買了一條小狗養的很好,漂亮通人性。她先生的五、六個朋友過節聚在她家,對她打出人情的絕招,言明要吃她養的這條狗,她捨不得,從小養有感情。朋友就親自動手去抓狗,狗靈性很大,回頭就把朋友的手給咬壞了。馬上去醫院打狂犬疫苗,否則過二十四小時,就沒救了。

主人一氣之下把狗給殺了,因果報應一絲不爽啊!他立刻病了,像瘋狗一樣。不會說話,就是學狗叫。這就證明什麼呢 ?就是這個狗被殺,怨氣特別重。這幾個人跟狗有一定的因果在裡頭,都想吃這條狗,但是狗肉沒吃成,一個被咬,一個立刻犯了精神病,聽不懂人言,就像狗叫一樣,滿街跑,像狗那樣到處吃髒東西。正是因果可畏,報應即刻。

例證三、殺黃鼠狼的果報

一個老師講述她繼父的痛苦經歷:

老師的繼父年青的時,每到冬天下雪,就到野外去找黃仙(黃鼠狼),因為牠們的皮毛很華麗特別值錢。每年冬天他就專做此事, 白天先把毒黃豆撒到外邊野雞出沒的地方,再去找小黃仙,把牠們堵在洞裡,再抓出來扒皮,技術很精湛,殺的小黃仙無數。一天從早到晚做的全是殺業。他沒學佛,不懂因果,不知殺生造下了很大的孽。在他沒報應之前,這個黃仙早就開始在她的老母親身上討債了, 老母親是經常胃疼到不省人事。送到醫院就好了,醫生說沒病,是胃痙攣。回家就犯病!他去找大神,大神就說出她繼父傷害了黃仙整個家族。繼父認錯,這位黃老祖宗很通情達理,要繼父給 牠一生愛們上供磕頭賠罪。從繼父祭奠之後,母親病症減輕。可是她繼父始終沒逃脫這個業報,這些黃仙、毒死的野雞們也始終是天天跟著他,臨終業報可了不得,肚子脹得很大,肝硬化腹水,肚子很硬很硬的,不能吃飯睡覺,只能坐著,最後大口吐血,死得特別的慘。這就說明因果報應絲毫不爽,一定要相信因果。阿彌陀佛!

例證四、殺豬的報應

有個老師說出她一位鄉鄰的因果故事,警惕我們:

我的家鄉有位七十多歲的老人。臨終的時候死得很慘,胸腔裡頭就像用刀刺的那麼疼,不停的吐血而死。我阿姨告訴我他這已一生愛吃豬肉,他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幫人家殺豬,一直殺到老而無體力時才停止,所以一生殺了很多豬。之後報應來了。所以他臨終的時候大口吐血,等到滿身的血都吐盡之後,奄奄一息没命了就這麼死的。一問一了解,原來是殺豬造的殺業,他殺一輩子的豬啊!誰家他都去幫忙,他住的地方沒有佛法,以為天天幫人家殺豬是好事,不信佛法,不懂因果。最終自己落下這樣的後果。他死後就能知道是他殺的這些豬是很恨他的,跟著他,不放過他,向他報復。

例證五、生前嗜吃豬舌 臨終自嚼舌盡

一位老師她親戚的因果報應:

還有一位老人是我姨父的弟弟。他一生愛吃豬的舌頭。不管是過年還是過節,他都買些來吃。他臨終的時神智不清,將近三天自己用牙嚼舌頭,嘴周圍都流出血沫來,像是吃東西一樣還咽進去。後來用筷子把他的牙硬掰開了,一看前半部舌頭都已經咀嚼沒有了,召喚他,他也不回答。實際上他是什麼都知道,就是業感不讓他說話,你想給他點水喝都不行,他把整個舌頭吃完之後就死了。死的多慘哪!

就因他這生喜好食豬舌,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