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請勿殺生吃肉 例證二、殺生及從事放射探測 果報周身苦難言

第四章、殺生苦痛多 惡感現世報

例證二、殺生及從事放射探測 果報周身苦難言(楊蘭慶)

楊小姐往昔的殺業,還有曾經因為工作關係,使用放射性技術探測地下礦藏分布情況,令自己的身體蒙受很大的傷害。以下是她自己的陳述--

我的右肩和右腿都受過傷。上初中時打籃球,教練發球用力過猛,我在接發球時右肩受了傷。右腿的胯骨也是在少年時在夜晚勞作之後,在露天歇息時,受寒落下了毛病。

放射技術 對人體傷害大

長大後,我曾在地球物理勘探部門工作了兩年,從事野外地球物理勘探工作。野外作業其中的一種勘探方法是放射性探測,用來探明地下礦藏分布情況。這種探測技術所使用的伽瑪射線對人體的傷害非常大。

首先,它殺傷人體的白血球,使人體的免疫功能下降。正常人的白細胞正常值範圍應該是八到十萬,可我的白細胞水準竟降到三萬多,免疫力非常低下。

另外,它損害人體的造血機能,還對女性的生殖系統有很大傷害。我在從事這項工作兩年多的時間裡,每次體檢,除了白細胞、紅細胞值過低外,其他常規項目測試都正常。換句話說,我的身體沒病。可是我知道我的健康水準在嚴重下降。其症狀是嚴重脫髮,易患感冒,失眠健忘,食欲不振,消化不良。甚至在人多之處,我都會感到頭暈目眩,眼睛發黑,不得不到人少的地方坐下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由於用西醫手段檢查不出身體有什麼毛病,我只有求助於中醫,吃了五、六年的湯藥,來調理消化系統和虛弱的身體。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右腿和右肩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由於右腿膝蓋不能用力,我在站立時身體所有的重量都落在左腿上。去年已經發展到左腿也出現了和右腿同樣的問題,走路和站立時胯關節都非常疼痛。而且,我的脊椎側彎非常嚴重,彎腰做事久了腰腿都會疼,需要一、二天疼痛才能得到緩解。這些都給我的生活帶來了許多不便。

最近一、二年,開始接觸到佛法,遇到了淨土法門,通過光碟和網路聽到了上淨下空老法師講《無量壽經》和《淨土大經解演義》,我對大乘佛法有了初步的了解和認識。

對懺悔的作用 缺乏正確的認識

今年二月,由於仰慕老和尚的德能,同時也很想一睹當代修淨土人心目中的聖地「澳洲淨宗學院」和「澳洲淨宗學會」,我從遠在太平洋彼岸的楓葉之國加拿大,飛行了二十多個小時來到了澳洲淨宗學會,參加了十多天的三時繫念法會,之後便上山來到了澳洲淨宗學院。

在學院的參學過程中,每天都能有幸聽老和尚講經開示。另外還有其他法師為我們講經說法。學院還特別為我們開設了懺悔班,以幫助來參學的同學儘快懺除業障。

起初我對懺悔在修行中發揮的作用缺乏正確的認識。由於二00六年我的弟弟和弟媳在車禍中同時喪生,給我的心靈造成了嚴重的打擊。過度悲傷使我落下了一個不能悲傷和激動的毛病,只要我眼睛裡一充滿淚水,我就會一整天都胸悶、頭痛,有一種大腦缺氧的感覺。我參加了一次懺悔班,課上了一半我就出現了同樣的症狀,只好提前退席,以後再也沒來聽課。因為我不想讓自己每天都遭受這樣的痛苦。

業障現前 再去懺悔

可是,在學院參學的這些天裡,我自己卻出現了業障現前的情況。佛堂上早晚課時,我受過傷的右手會不由自主的甩動。最後,發展到在我敲打右腿以緩解疼痛和不適時,影響了其他同學誦經。一位法師非常慈悲,她找我談話,向我指出了我存在的這些問題,並問我有沒有墮過胎。我說沒有。她又問我有沒有殺過生,我說有意無意殺害蜎飛蠕動之類的肯定有,至於其他方面的殺生,我的職業不是屠宰行業,而且我不是家庭主婦,殺雞宰鴨的機會不多。

不過,我殺過一條小活魚。我殺牠的時候,牠在我的手上發抖,眼睛直直的看著我。這一幕,至今仍歷歷在目,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另外,我還在學齡前時,由於生氣鄰家的鴨子把我家的鴨子弄了個仰面朝天,我也以牙還牙,把那隻鴨子弄了個仰面朝天。誰知那隻鴨子竟再也沒翻過身來,死了。

法師講脊椎的問題常常和殺魚有關,建議我趕快到懺悔班懺悔,以消除業障。她還和負責懺悔班的老師商量,安排我在當天下午的懺悔課上懺悔。我在懺悔之前禮佛,當時,不知為什麼眼睛裡竟充滿了淚水。那天,我在西方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佛面前,在娑婆世界教主釋迦牟尼佛面前,以及在在座的各位佛菩薩、大德面前,真誠的懺悔了我所犯下的殺害這兩個無辜眾生的罪業。

殺業源於貪瞋癡

仔細想一想,被我殺害的蚊蠅螞蟻、蜎飛蠕動之類真是不計其數。還有,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帶來物質豐富,生活水準提高,也讓我犯了許多吃眾生肉的罪業。因果通三世,今日吃牠半斤,明天還牠八兩,哪有什麼便宜可佔。

被我殺害那條小魚和那隻鴨子是我所造的眾多殺業中的兩個典型代表。究其根源,所造這些殺業的根本原因是我意念裡的「貪、瞋、癡」,佛陀稱之為「三毒」的煩惱在作怪。為了滿足三寸之舌、貪圖美味的欲望,我以小魚的生命做代價;由於一時瞋恨心起,我使那隻鴨子命歸黃泉。更可悲的是這是在我還不懂得什麼叫殺生的孩童時,瞋恨心竟讓我造了嚴重的殺業。

在我未參學之前,從來沒把身體的病苦和自己所犯的殺業聯繫在一起。受到法師的啟發:我明白有些業障病是和殺業有關的。我才開始認真反省、檢點自己的行為。我現在明白我所遭受的病苦,打籃球傷右肩和從事野外放射性工作這些只是緣,造成病苦的真正原因是我所犯下的殺業。

佛門裡有一句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業因果報絲毫不爽。我現在所受的病苦只是現世的花報,真正的果報是在三途。值得慶幸的是今生有幸聽聞佛法,明白了如是因、如是果的道理。罪業已造,今生若不真心切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來生只有墮入三塗。我已別無選擇。

由於自己的無知,我傷害了無辜的生命,與眾生結下了深仇大怨。每當想到被我殺害的那條小魚在我手裡發抖時,我覺得自己是多麼殘忍,沒有憐憫心,更談不上有慈悲心。幹這種事,我是多麼愚癡。牠在臨命終時的那種恐懼,那種因死於非命所產生的怨氣,也會讓牠遭受墮三途之苦。解鈴還需繫鈴人,我發願要把自己讀經、念佛的功德迴向給那條小魚和那隻鴨子,願牠們能聽聞佛法,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早日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常言道:「眾生畏果,菩薩畏因。」眾生迷惑顛倒,遇到不幸時常常會抱怨「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果報?」卻不懂得自我反省,正是自己所造的不善因,才會感得不善的果。而菩薩所畏懼的是自己所種的因,對於所感得的果報卻能處之泰然。如果是為了眾生的利益,自己得承擔殺身的果報的話,菩薩是不會畏懼的。因為他懂得這樣做是為眾生,甘心情願代眾生受苦。

在此,我與大家分享我造的殺業所感得的果報。我願與大家共勉,我們要把自己當作菩薩,在日常生活中,要常常提醒自己,我們的起心動念、言語造作所種下的是什麼因,將來就會感得什麼樣的果報。種善因得善果。

【附錄】懺悔後的轉變

楊居士懺悔後,隔天非常歡喜的感恩懺悔班,她沒想到一次真誠的懺悔讓她多年的脊椎病痛,減輕了一大半。她身心輕鬆,之前她多年醫治此病,但沒有多大的改變。她說如不是她親身體驗懺悔,她真難以相信懺悔會有這麼大的力量。

伽瑪射線對眾生的傷害實在難以想像。楊小姐的工作,令我們相信有不少生命曾被害於這種科學技術之中。傷生害命,病苦甚多。古德開示:「物惡獨勝,物好共榮。」我們人類在鑽研科學的同時,應當愛惜物命,保護生靈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