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請勿殺生吃肉 例證三十、爺爺附體

第四章、殺生苦痛多 惡感現世報

例證三十、爺爺附體

今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爺爺在我們家裏被眾生附體了。整件事情實在太震撼,太具教育意義!也讓我們一家和群上的許多師兄都參與其中,所以請允許我多花些筆墨詳詳細細地和大家彙報這件事情!感恩雞菩薩慈悲、感恩所有眾生菩薩慈悲!願意給我爺爺和我們全家改過和懺悔的機會!感恩佛菩薩!感恩龍天護法諸大鬼王!感恩大德居士!以及所有在幫助我們的師兄弟們!

爺爺屬狗的,今年過完年就80了。我爺爺這人一生非常節儉,吃苦耐勞,是個很老實本分的人,在家族裏也好在單位或者弄堂裏都是出了名的老實人、老好人。可是就是這個老實人、老好人的晚年卻不那麼如意。

先是60歲那年得了胃癌,差點死掉,好容易救回來了,70多歲開始耳朵漸漸聽不見,之後腿腳開始不好走路,慢慢發展到現在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要人照料。動不動就拉褲子。腦子也糊塗了,有時候連兒子、孫子都不認識。最淒慘的是,爺爺從去年開始被送進了養老院。這也一直是我們一家最愧疚的事情。所謂養兒防老,三個兒子啊!沒有一個能照顧的,最後還是把爺爺送進了養老院。我們一家已經學佛了,但是由於某些因素沒能把爺爺接回來住。每每想到爺爺奶奶辛辛苦苦把三個兒子拉拔大,老了老了自己一個人被送了出去,就覺得自己很不是個東西。先簡單介紹下我們家的情況,我爸爸在家排行第二,上面一個哥哥,下面一個弟弟,兄弟三人。當初要把爺爺送走是奶奶的意思,奶奶個頭小,爺爺人高馬大,半夜裏常常要起來上廁所。奶奶一個人又弄不動他,有一次發現的時候看到我爺爺一個人坐在自己的大小便上,後來實在受不了了,就提出來把他送走。當時我爸爸不同意,和我們一商量決定接到我們家來,可是家裏的兄弟包括我奶奶就怕這樣會把我們一家全拖垮,幾次談下來我們家妥協了,於是找了一家挺不錯的養老住了進去。(離爺爺家也近,奶奶每天都可以去看他)當然這些都不構成理由,說白了就是我們自私自利,口口聲聲說自己學佛了,自己孝順,其實虛偽極了,在爺爺和個人利益面前還是妥協了。真的沒臉說自己是佛弟子,每天念經和真的一樣,假模假式的。在此向爺爺懺悔!向全天下所有的父母長輩懺悔!

就是抱著這種非常內疚的心情,過年的時候爸爸決定把爺爺接回來和我們一起住段時間,一方面覺得大過年還讓老爺子住外面太不像話了,一方面也是想彌補一點。爺爺來的第一天狀態還可以,也認識人。晚上睡覺的時候挺乖的,沒有鬧。(晚上是我爸爸陪著睡,爺爺要換尿袋什麼的)第二天白天的時候,爺爺開始不認識人了,和他說話也沒什麼反應。這個現象有好長一段時間了,我們一直以為,老人家嘛,上了歲數腦子不清楚是很正常的,也就沒往深裏想。

誰想到從第二天晚上開始,爺爺就開始鬧了,一天比一天厲害。第二天晚上的時候,(這是我爸爸後來才告訴我們的,當天他沒有說,怕嚇到我們)我爺爺大約是凌晨3點鐘的時候,爸爸要幫他換尿袋,看到他被子全部踢掉了,一直翹著腿。靈活的不得了,我爸爸一是擔心這樣要著涼,二是覺得奇怪,怎麼老爺子腿腳這麼利索呢?白天的時候,連自己把腳放到輪椅的踏板上都沒力氣,拿蠶豆吃手都抖,拿也拿不起來,怎麼大半夜這麼靈活,還動來動去的。於是我爸爸就去給他換尿袋,誰知,被我爺爺一把抓住,我爸爸跟我說這個力量哦,哪是個80歲老人的力氣,他一個大男人用一個手是掙脫不了的。整個換尿袋的過程最終演變成拉鋸戰。我爸爸就問爺爺說:爸爸,是我呀,老二,給你換尿袋,你乖點!沒想到我爺爺卻回了句:我管你是誰,打死你!打死你!我爸就越發覺得奇怪了,老爺子怎麼說起了普通話?而且怎麼會這麼凶?這和他平時的為人完全不一樣。後來還開始罵我爸爸,說了國罵啊什麼的。也就在差不多這個時間段,我家的狗,緣緣開始狂叫。其實,從我爺爺第一天來的時候就已經有端倪了,爺爺一進門,緣緣就開始呼他,再來是狂叫,超凶的那種,(緣緣平時很溫和)於是我把緣緣抱給我爺爺,沒想到緣緣嚇得全身發抖。現在想想狗狗是可以看到東西的。

天亮了以後,我爺爺就恢復正常了,又變成了那只溫和的小綿羊。可是,第三天的夜裏,大約2點鐘的時候,又把我爸爸抓住了,要打死他,拿腳踢他。這時候緣緣也開始狂叫,平時緣緣如果叫,我們一喝止它就逃了,這次不一樣,怎麼凶它就是狂叫,而且就是對著我爺爺的房間。這下子我們一家子是不用睡覺了,我們首先起來,問我爸爸發生什麼事,就看到我爺爺正抓著我爸爸,我媽媽就跑過去問他:爸爸,你認識我哇?我是小琴呀!我爺爺還是回了那句話:我管你是誰!後來我奶奶過去問,也是回這句話,我們想這下亂了,亂了,老伴、兒子都不認識了,這咋整啊。後來我媽媽就和我老爸換班,讓我爸爸去睡會,這時候差不多要3、4點了。房間裏就剩下我爺爺和我媽媽兩個人。我媽媽後來和我說,她那天晚上一開始對著我爺爺念佛,越來越害怕,越來越害怕,(我媽媽平時膽子是很大的,去殯儀館、太平間都不怕的那種人)她說,就是一種磁場讓她很害怕,就把燈都打開了,她不敢看我爺爺的臉,覺得很陌生、很嚇人。

再說說我這時候發生的事情吧,我睡到差不多5.30半夢半醒的時候,我記得非常清楚,我人是朝天睡的,我聽到我媽媽進來幫我關燈的聲音,接著她就關了門出去了。沒一會,我突然發現有東西從我的腳下上來,在踩我的被子。像是很多個腳在爬。我一開始以為是我家的狗在鬧我,後來意識到不對啊,為什麼狗踩我卻沒有重量呢?想到這我一下子被壓住了。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被壓床,眼睛睜也睜不開,全身都不能動,那股力量是從腳一直到我的左邊身體再踩到我頭頂,速度非常快。那種感覺是恐懼!非常嚇人!就是超級嚇人的感覺,不知道怎麼形容!我想到了念阿彌陀佛,我就拼命念,拼命念,使出了我吃奶的力氣!這種狀態下念佛哦,真的是一點妄念也沒有,因為當時我覺得我快死了,透不過氣,我以為是被子蓋在了臉上的關係,後來醒來根本沒東西蓋住我的。我一直念佛一直念佛,求阿彌陀佛救我!念到我全身冒汗,背上、腿上全都是汗,突然間可以動了,我瞬間跳了起來!心想,你打死我我也不睡覺了,太嚇人了。一看時間才6點鐘,我就去吃早飯,吃了早飯我坐在沙發上念佛,想到剛才的事還是心有餘悸。念著念著眼皮酸了,我想嘛,天都這麼亮了,咪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於是我就側靠在沙發上,是側靠哦,我還抱著兩隻狗,我覺得這樣應該挺安全的。沒想到一睡下去又被壓了,這次感覺更明顯,我感覺家裏有很多腳步聲在走來走去,不是人的腳步,是很多個爪子一樣的東西,一直走一直走。然後非常明顯的是,我頭靠著的墊子,被人咚咚敲了兩下,就在我的頭旁邊,非常明顯,可我還是動不了。接下去,我覺得透不過氣,那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就像有人在用被子壓住我的臉,呼吸非常非常困難。我拼命念阿彌陀佛。可每念一句都要花很大的力氣,非常不容易。那種磁場很可怕,瘮的慌。我能感覺到我當時念佛的聲音都在顫抖,說來奇怪,我當時腦子裏閃了個念頭,人臨死的時候要念佛該多不容易多痛苦啊,念也念不出來,很辛苦的。就在我覺得我快要斷氣的時候,(那個時候我竟然產生了一種念頭是,為什麼念阿彌陀佛沒用,怎麼還在壓我,方寸開始亂了,想叫媽媽了,而不是念阿彌陀佛)突然我可以動了,眼睛一睜開,什麼也沒有。這次真嚇到了,睡意全無。

其實這天就是大年三十,我被壓是白天,當天家裏請了很多客人,我叔叔也來了。晚上吃了晚飯,先讓爺爺去睡了,我們繼續聊天,這時候爸爸對叔叔說了這兩天夜裏發生的事情,我們這時候已經開始懷疑是不是被附體了,不過沒有把握,以前只是聽說,自己從來沒遇到過。到了11點鐘的時候,叔叔一家準備回去了,飛飛(叔叔的老婆-化名)到我爺爺那和他告個別,沒想到被我爺爺一把抓住,白天的時候飛飛還給爺爺剪腳趾甲,我爺爺平日裏是最喜歡這個媳婦的,一見她就笑,不認識我們的時候還認識她。飛飛和我爺爺特別有緣分。可沒想到我爺爺竟然開始用兩隻手掰她的手指,把她的兩隻手指掰成雞爪子的樣子,力氣非常大,我媽媽一看這樣下去手指要被弄斷的,就抓住我爺爺其中一隻手。沒想到被我爺爺反抓,於是畫面就變成我爺爺躺在床上,右手抓著飛飛,左手抓著我媽媽。我看這算什麼情況啦,就想上去幫忙,沒想到我爺爺抬起腿就要踹我,我往哪移他就往那踢,要知道,首先,他耳朵聽不見的,他是躺著的,怎麼會知道我開門進來?再來,他腿怎麼這麼靈活?這力氣是從哪裏來的?這一系列反常的舉動讓我們不得不覺得是不是附體了,於是我們就開始和他聊天,也不叫爺爺了,就問他,你是誰?想做什麼?你到底是誰?一開始的時候爺爺什麼也不說,我們堅持不懈一直盯著他問,他就說:我想去死!這一說我們都哭了,大家可以體會這種心情哇?不管這個人到底是誰,我們看到的是我的爺爺,他怎麼可以說他想去死呢?就這樣差不多糾纏了1個多小時,飛飛和我媽媽都快沒力氣了(一直被他拽住)我就叫了外面的爸爸和叔叔進來,沒想到我爺爺一看到我叔叔,兩隻手瞬間鬆了,一下子抓住我叔叔。死死拽住他,開始扯他的領子,要打他(我爺爺身體不好,始終是躺著的)後來,爺爺做了個很奇怪的動作,他把我叔叔的手抓過來,把袖子擼上去,讓肉漏出來,開始從上往下捏,我一開始沒看懂,我想這是在幹嗎。我媽媽看懂了,說:不好了,這不是拔毛的動作嘛。

在這裏就不得不說件事,這也是我們家族的共業。在20多年前,我還在我媽媽肚子裏的時候,我叔叔開了一家叫晨光的三黃雞店,他是老闆,我爺爺專門幫他殺雞,在2年的時間裏殺了至少1000只雞。我爸爸和媽媽因為膽子小,下不去手,就幫忙拔雞毛。這也是為什麼我媽媽一看那動作就能認出來。於是我就問我爺爺:我說你是不是雞菩薩?問了好幾遍,他用普通話說(爺爺平時是說上海話的):是的!我是雞菩薩!雖然之前我們已經在猜是不是以前殺雞的問題,不過親耳聽他說出來還是很震驚啊!我接著問:你想做什麼呢?這時候我爺爺眼睛看著我叔叔說(其實是雞菩薩借他的身體說):我殺死他再來找你!你們一個也逃不掉!我問他:你為什麼要找他算賬?雞菩薩說:是他殺我的,是他殺我的!我就說:可他沒動手呀。雞菩薩說:就是他殺的,就是他殺的。接著就對我叔叔吐口水。不斷地扯他的衣服,想咬他。那個眼神恨不得吃掉他。當時我爺爺的面相很猙獰,絕對不是白天那只小綿羊,已經變成大灰狼了。這時候我奶奶也進來了,說:老頭子啊,是我啊,你老太婆,你認識我哇?我爺爺說:滾你媽個蛋,我管你是誰啊!就這樣越鬧越凶,沒法收場了。我爸爸在旁邊就說了:雞菩薩,是我們對不起你,我們知道錯了!你有什麼條件你開,我們儘量滿足你!沒想到雞菩薩轉過頭來對著我爸爸說:你是菩薩嗎?當時,這句話我們沒聽懂,現在回想起來才明白,自己沒德行,學佛不到位,眾生都是知道的。雞菩薩看不起我們啊!

就這樣折騰到了夜裏2、3點,我當時也被逼急了,之前我一直很害怕,我怕靠過去要挨揍,後來看鬧這麼久實在沒轍了,我就硬著頭皮上去,靠到我爺爺旁邊,我說:雞菩薩呀,我知道你們很苦的,在下面日子很難過,都這麼多年了還沒上來,當初被殺的時候多慘啊。是我爺爺不對,是我們家對不起你們,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殺我爺爺是天經地義的,而且今天你可以上來附體,閻王那裏你一定是得到批准的。你要帶我爺爺走再來報復我們無話可說,不過呢,我要勸勸你,放在你們面前的有2條路,一條是繼續報仇,把人一個個弄死,解氣。但是這樣一來,你們以後也會下地獄的。你們的日子還是很苦,沒有辦法解脫的。第二條路,放下仇恨,和我們一家好好學佛,我答應你們,給你們立牌位,印經、放生、做功德,全部回向給你們。當初我爺爺殺你們是個惡緣,不過也是這個惡緣開啟了你們今天學佛的法緣,因為他的子孫有人學佛的。你們不用馬上回答我,你們好好討論下。說完,我就跑到佛龕這裏幫他們立牌位,家裏正好有現成的牌位紙。我是頭一遭做這種事,之前學了點理論,沒用過。也不知道這樣如法不如法。然後我開始祈請地藏王菩薩加持、諸大鬼王護持,幫助調解,我說:弟子沒有智慧,沒有功力。什麼也不懂,就請菩薩幫忙勸勸雞菩薩放過我爺爺吧。

說完我回到房間裏,這時候我爺爺平靜很多了,不過就是不鬆手,死死抓住我叔叔,我就對他說:雞菩薩,我剛才幫你牌位立好了,以後也會幫你們做功德的,你們能不能放過我爺爺呢?說實話,我當時的心理並沒有升起對雞菩薩的憐憫心,雖然嘴上這麼說,心理還是在幫自己爺爺。這時候雞菩薩終於說話了,他說:叫他們全部都出去。於是房間裏就留了我和媽媽兩個人。雞菩薩想坐起來,一直在床上掙扎,我挺害怕的,我想他難道要爬起來打我嗎?就撞著膽和他說:你是不是想爬起來?他看看我沒說話,繼續爬。我就開始和他談條件了,我說:我和媽媽可以把你拉起來的,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要鬧事,可不可以?接著我就把臉湊上去,對著這他的眼睛說:你看,我沒害過你吧?這事和我沒關係吧?我知道你是非常講道理的,不會傷害無辜的,對不對?如果你動手打我,你是違法的知道哇?說完我和媽媽就把他扶起來了,嘿!雞菩薩真的很講道理,坐起來以後也沒鬧,看了我一眼說:把他們都叫進來吧!

大家都進來以後,他一看到我叔叔又是一頓狂打,捏啊、咬啊、踹啊、用頭撞啊,吐口水全來了。就是要吃掉他的樣子,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我叔叔本來不學佛的,也不是很相信。他一開始的時候一直以為我爺爺是糊塗了,連兒子也不認識了,現在親耳聽到、親眼見到當時嚇呆了。我爸爸在旁邊看到雞菩薩這麼打我叔叔,到底自己弟弟有點肉麻了,就和我叔叔換了個位子,沒想到一換位子,雞菩薩就說:你什麼意思?你們想2對一是哇?我爸爸馬上跪下來說:不是不是,是我們不對,是我們不對,以前沒學佛不懂,現在都後悔死了。能不能原諒我們?我們全家發誓,這輩子絕對不殺生,再也不吃雞肉了,一口雞肉都不吃。然後我們全家就給雞菩薩磕頭,懺悔。道歉了好久。我媽媽指著我叔叔說:你給我跪下!不准還手,讓它打!後來雞菩薩就抽了叔叔幾下耳光。我說:雞菩薩呀,我們都知道錯了,地藏王菩薩是不是來了?是不是他帶你們來的?他看看我,沒說話。我接著問:我們不懂,怎麼才能利益你們,你說幫你們立牌位,放生、念經有沒有用?後來我們全家給雞菩薩磕頭並向它發誓:從今以後,我們全家再也不殺生了,也不會再吃雞肉了!不吃活的東西了!雞菩薩還是不說話,我們就用真誠心向它懺悔,對所有被我們傷害的眾生懺悔。終於,雞菩薩看了看跪下的我們,狠狠地瞪了我叔叔一眼,說:今天我放過你了!回過頭來對我們說:你們可以起來了!

當我聽到雞菩薩說這話的時候哦,開心死了,沒想到雞菩薩真的願意原諒我們了。眾生真的是太慈悲了,想想我們這些做人的,連雞都不如啊。如果被殺的是我,我會這麼容易放過他嗎?打兩下解解氣就完了?雞菩薩的氣量太大了,讓我們很慚愧啊!

雞菩薩說完這話以後,我爺爺一下子就正常了,眼神也好、表情動作全部都恢復白天的樣子了,看到我們一屋子人,覺得很茫然。扶他睡下後,我們開了個家庭會議,叔叔奶奶不信佛,不信因果的。這次全相信了,奶奶被嚇得不輕,爸爸和她說:從此以後我們不但不能殺生、不吃雞肉,像你平時喜歡吃的甲魚、蝦、黑魚什麼的,只要是活的都不要再吃了,能不能做的到。我奶奶頻頻點頭:好的好的,我再也不吃了,太嚇人了!然後又對我叔叔說:我們都要發自內心的懺悔啊,殺了這麼多雞。要發自內心懺悔!

我們本來以為事情到這裏就算結束了,沒想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我爸爸又給我爺爺抓住了,對他說:你去把老三給我找來!我爸爸說:怎麼還找老三?昨天不是都說好了嗎?雞菩薩說了句很奇怪的話:你以為你把我捆起來就有用啦?你們一個也逃不掉的!中間有一會我爺爺清醒過來,和我奶奶說:看到房間裏全部是人,有很多人,還看到兩隻狗。之後就再也不說話了。我爸爸想想雞菩薩說的這句話突然想起來,他以前拔完雞毛以後,是用繩子把雞一個個串起來,掛在車子後面。想想真嚇人,雞菩薩都知道是誰害過它,拔毛的也逃不掉,不要說殺的了。

這麼一來,我們家是徹底亂了,不知道怎麼辦了,於是我給草師兄打了電話,說了家裏的情況。草師兄建議正好初五我們要去外地,遇到當地的一位大德居士(以下全部簡稱W),可以求助他,看這事要怎麼處理。就這樣到了初五,好容易等到大居士有時間。由於當時已經是夜裏10點多了,就我們3個師兄去見這位老師。當我把事情一彙報完,W那個臉色之難看哦,一句話也不說,一直在摸頭。鐵青了臉。 我想,這下完蛋了,真的完蛋了。比想像中還要嚴重。

過了好一會W說話了,他說:你爺爺這是地獄業現前了,他的命不長了。我一聽,心理涼了半截。他接著說:這只是個開始,不是結束。現在這些雞菩薩還沒騰出手來,等到你爺爺一死,接下來就是你爸爸和你叔叔,你爺爺的今天就是他們的明天,一個也逃不掉。

太震驚了!太震驚了!我萬萬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雖然讀經的時候讀到過,殺生的果報,不過人嘛,都有個該死的毛病–僥倖心理。總覺得好像也沒這麼嚴重,這事應該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可是,當W這麼斬釘截鐵告訴我的時候,我真的覺得絕望了!是我的家人啊!我就問W,我說:我們家其實有心理準備,我爺爺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他現在是活受罪,所以他死我們並不怕,我們擔心的是他死後會去哪,這是最最害怕的。他還有沒有救呢? W說: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就是說,只要你今天種了這個因,緣分成熟的時候一定要報的。殺業對應的就是地獄,這沒得說的,你爺爺必墮地獄!我說:一點辦法都沒了嗎?W說:地獄業早晚要受,這是逃不掉的,區別在於什麼時候受。如果你爺爺現在死了下了地獄,一是不知道要什麼時候上來了,二是等他上來以後一定會找拖他下去的人報仇,這樣一來就沒完沒了了,會一次比一次慘烈。可是,如果他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就是先把這個地獄業放一邊,等他做了阿惟越致菩薩再回來受報,那時候,還是該下油鍋下油鍋、殺了多少雞就要投胎多少次雞被人殺,但是那時候身受苦而心不受苦,業消完了,一下子就又回去了。接著W舉了個例子:比方說,一個人殺人了,通過懺悔、贖罪對方家人決定不告他了,但是法院一樣要判刑的,該怎樣還是怎樣,這就是說,即便眾生原諒你了,因果是不會空的,一絲毫的過錯都會有果報。你爺爺的果報是在地獄。聽到這裏,我似乎看到了點希望,接著我就問那送往生的話,可不可以安排。W就說了:這個不是我們個人可以安排的。你想了也是打妄想。為什麼呢?蕅益大師說過:往生與否全在遇緣之有無。也就是說,你爺爺能不能往生是他個人福報、因緣的問題,不是人可以安排的。佛的智慧是圓滿的,佛是最慈悲的,佛知道哪個眾生往生的緣已經成熟了,佛會安排。可是沒有成熟,你信不信,你安排的再好,到時候就出個什麼狀況,你爺爺別說到南通,連上海都出不了。這下一聽我當時就急了,我心想:只有往生才能先不下地獄,可現在告訴我不要去想安排往生的事,一切要隨緣。那不就等於沒救了?於是我脫口而出:老師呀,我爺爺是個好人啊!他就是殺生太重了!沒想到我此話一出,W馬上喝止我說:你憑什麼說他是好人?你好的標準是什麼?閻王爺都不能去評判一個人的善惡,你憑什麼說他是好人啊?好人會殺人?還殺這麼多?他是好人,他是大惡之人!W接著說:你記住,學佛學什麼?眾生平等,你學佛如果不能去掉分別心,學佛不會有成就。你明白嗎?

這段話猶如當頭一棒,讓我發現自己的問題原來這麼嚴重,是啊!什麼是好人?我是好人嗎?我有沒有殺生過?吃肉過?就為了這3寸的舌頭,吃眾生肉,還恬不知恥地覺得自己是好人,還學佛了,是佛弟子了,真的是太不要臉了。難怪眾生會壓我呀!他們都看不起我!如果我修得好,如果我有德行,他們會壓我嗎?怎麼沒聽說老法師被壓的,劉素雲老師被壓的?因為眾生知道我是人前一個樣子人後一個樣子,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什麼念頭都有,這種人不給點教訓怎麼行呢?關於我被壓的事情我後來請教了程老師,W就說了句:你被壓,活該!

我認了,確實是活該,南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這話讀了多少遍了,我有當真嗎?沒有!我聽佛菩薩的話了嗎?沒有!我到底信佛嗎?我不信啊!信的話為什麼佛菩薩說:眾生本是一體的,每個眾生都有佛性,無量劫來都做過我的父母親人。我嘴上說信,可還是吃肉。我真的信這肉怎麼吃得下去呢?想到這裏,我不敢再覺得自己是好人,爺爺是好人了。哪裏好了?好在哪裏?這些雞在被殺的時候有沒有一點同情心?他們也是貪生怕死,也有妻子兒女啊!我爸爸告訴我,說爺爺殺生手段非常毒辣的。他殺雞很快的,有時候雞沒死透就被扔到開水裏,活活燙死。有一次我爸爸在拔毛的時候,那只雞突然動了一下,我爸爸嚇得坐在了地上,都被殺這麼久了怎麼還會動呢?可想而知他們死得多痛苦啊。你們看看,因果何曾饒了誰?爺爺當年殺了這麼多雞,讓它們妻離子散,如今他老了,3個兒子有孝心卻奇怪地沒一個能把他接回家,自己有房子,老伴卻讓他去養老院。地藏經上說:若遇殺生者,說驚狂喪命報。我爺爺現在就是這個樣子,到了晚上就很害怕,一直發抖,誰都不能靠近他,誰靠近他就打誰。

再說說分別心的問題,草師兄後來對我說:如果今天是路上的一個乞丐要死了,你會因為他不能往生而著急成這樣嗎?那為什麼今天是你爺爺你就這麼著急?雞菩薩死這麼慘,你還在這裏說你爺爺是好人?難怪W說我,有這麼強的分別心學佛不會有成就。這些雞菩薩說不定是我哪輩子的爺爺、爸爸、媽媽,只是我不記得了。現在我卻只關心我現世的這個爺爺,這種分別心是多麼重啊!愚癡的可以!

後來,經過W的指點,教了我們方法。把其他經先停掉,專念地藏經,回向這些眾生菩薩們。W還很仔細地教我們念經的時候一定要祈請眾生和我們一起念,這裏想和大家分享下念經的方法,這應該是個共性問題,大家都可能走過這個誤區,多虧W指點,把裏面的道理告訴我們。請師兄們仔細看看!

他說:地藏經云:眷屬小大,為造福利,一切聖事,七分之中而乃獲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怎樣念經能有7分功德?換句話說,我們平日裏念經真的有7分功德嗎?7分功德是要在心極清淨的情況下,沒有妄念念經,才會有的。末法時代眾生心染著的厲害,念經時候妄想紛飛,能打個對折就不錯了,事實上是,有個3分已經很好了,大多數是1分都沒有的。好吧,就算有1分功德,還只能分7分之一給到眾生,大家算算,這樣一來還有多少呢?就像是,我們欠了人家100萬,告訴對方我開始還你錢咯,結果對方等半天,我們只賺了1塊錢,還只給人家7分之一,這就是為什麼念經很多年,業障還是沒消的原因。一是方法不對,二是心本來就不清淨。那要怎麼做呢?就是在每次讀經前,祈請眾生和我一起念經。只要一祈請他們就會跟著一起讀。有的眾生心比我們人清淨,我們讀沒有7分功德,他們讀就不一定了。最後,兩個功德一相加,利益就大了。說到這裏,我就問W,為什麼我們讀的時候他們不跟著一起讀呢?W說:眾生是非常執著的,你說會給他功德,那他就在旁邊等。除非你叫他一起讀。所以我們祈請他們一起讀,就是恒順眾生,順著他的執著而執著就是這個意思。這麼一說,我終於明白了。以後念經的時候一定要先祈請。而回向的時候,如果這部經是專門為自己的冤親債主或者某個人念的,也要先做小回向再做大回向。因為眾生把自己看的很重要,既然是我害過他們,當然應該先給他們回向,就是這個原理。

第二個問題,W談到我給爺爺立的那個排位問題,太過籠統。我立的是:***的冤親債主。W說,我應該給雞菩薩單獨立一個排位,表示對他的尊重。我爺爺殺了人家這麼多隻雞,怎麼可以讓雞菩薩和其他冤親債主放在一個排位裏呢?雞菩薩的心會不平的。受到這個啟發,如果我們要給自己傷害的眾生立排位,特別是這種動物我們殺害的非常多,最好是單獨給他們立排位,以表誠意。心同此心,人同此理。

第三個問題,關於念經時的妄想。我告訴W,我們念地藏經一般是1小時之內,有時候45、50分鐘一部。W看著我說:這樣基本沒有功德。他說,眾生聽不清楚你們在念什麼。於是我就說:如果讀的慢,妄念太多了。所以才越來越快,不想讓妄念上來。W說:你正好說反了。讀越快妄念會越多。你讀這麼快的時候會出現一個現象,就是當你看到一段話的時候,眼睛還沒看完,嘴巴已經讀完了,這就是嘴比眼睛快,而你的腦子又跟不上眼睛,那這樣一來就會有時間差,這個時間差正好給你打妄想!最如法的方法應該是:三者同步。妄念自然就少了。讀經最好是用朗誦的方式,像在念臺詞一樣,讓自己投入進去。慢慢來,慢慢品。這樣雖然會花比較長的時候讀完一部經,但你會覺得時間飛快,因為你入戲了。而且會法喜充滿。這時我又問:老法師不是說對經不著文字相嗎?這樣算不算是在思考?W說:沒讓你思考,而是讓你進入狀態,讀久了你自然明白經文的意思,不是你思考懂的,而是當你全神貫注讀經的時候,心清淨了,你本有的佛性和經文對應上,意思自然就懂了。說實在話,經書本來就是佛從自性裏流露的話,我們之所以聽不懂是我們迷了,只要把這迷擦掉,還需要去思考嗎?怎麼會不明白呢?這就是讀經不著文字相的意思。

這段開示猶如醍醐灌頂,讓人豁然開朗。後來我回憶這幾次向這位大德居士請法的過程,發現個現象,W的話讓我特別印象深刻。一來當然是W說話字字珠璣,直指要害。二來是因為恭敬心的關係。直到現在提筆寫這篇文章,我仍然可以記得W說的每一句話,不是說我的記性有多好,也沒有做筆記,全憑記憶。完全是因為誠敬心。所謂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原來指的是這個意思。以前常聽師傅上人說這句話,也只當耳旁風過去了,這次,因為是自己爺爺的關係,情況危急,所以W說的每句話都豎起耳朵聽,認認真真,回去以後還反復思考,故印象如此深刻。這也讓我感到,我確實是個地道的凡夫,修行路上之所以進進退退就是生死心不切的關係。工作忙、沒時間、今天人不舒服,經下次念吧。呀!老法師講經好慢啊,我都要睡著了!下次等我有時間再聽吧。這些全部都是沒有急迫心的體現。不相信生命無常,一口氣不來就是來生了!懈怠的原因,根本的根本還是那句話:我不信佛!

當天W說到這裏已經是半夜了,實在不好意思再打擾,我們就先告辭了。第二天一早,W特別慈悲,親自幫我爺爺寫排位。寫的時候對著我說,你不要去糾結你爺爺送不送往生的事情,這事佛菩薩會安排,是你爺爺福報的問題。你只要管你做好本分就可以了,這件事做好,你就圓滿了!我當時一聽,什麼叫我圓滿了?我圓滿什麼了?由於這段時間的驚嚇我的小心臟再也受不了刺激,雖然沒聽懂也不敢再問下去。不過這句圓滿了卻一直留在心裏。這次同去的一共有20多位師兄弟,W給我們所有人又進行了一次開示。一位師兄的媽媽問到:學佛可以吃雞蛋嗎?這個問題W解釋得太圓滿了,所以我特地復述給大家聽聽:

W是這樣回答的:我先不回答你吃不吃雞蛋的問題,我請問大家,知道什麼是舍利子嗎?現在很多人燒出來的其實都不是舍利子,都是結石罷了。那怎麼判斷是不是舍利子?要符合兩項測試。其一,你把舍利子放在10cm厚的鋼板上,用10磅的大鐵錘敲它,鐵錘和鋼板都凹了下去,而舍利子卻紋絲不動,沒有一點點的損害。不過光符合這條還不夠,因為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比鋼更堅硬的東西是完全可以造出來的。第二個測試是,再把這顆舍利子,放在2毫米的玻璃上,用一顆沒有受精的雞蛋,輕輕一敲,你們猜怎麼著?這顆舍利子瞬間粉身碎骨。這才能判斷,這顆是真的舍利子。知道為什麼嗎?所謂的舍利子,是,大家聽清楚了!是:「堅固的道心、清淨心、慈悲心的結晶體」堅固的道心指的是,在修行的過程中,任何的魔障都無法動搖你的道心,魔障不見得是真的魔現在你的面前,比方說,人家勸你吃肉,勸你喝酒等等,這都是考驗。即便是如此堅硬的鐵錘和鋼板,都不能將它損害。就是堅固道心的體現。你們有堅固的道心嗎?清淨心就是六根接觸六塵境界不起貪愛、嗔恨,保持心的清靜。慈悲心呢?就是寧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傷害一個眾生,哪怕是一片薄薄的玻璃,一顆沒有受精的雞蛋。無量壽經諸位應該都讀過,第二十四品三輩往生這一段是怎麼說的?「其上輩者,舍家棄欲而作沙門。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其中輩者,雖不能行做沙門,大修功德,當發無上菩提之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其下輩者,假使不能做諸功德,當發無上菩提之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這三輩往生的情況,前半句話,指的是你的福報,比如出家是要有福報的,大修功德是要有福報的,這是指福德的部分。而後半句反復出現「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菩提心的基礎就是慈悲心啊!沒有慈悲心談什麼菩提心?換句話說,沒有慈悲心的人是不具備往生條件的。一向專念阿彌陀佛這是行門,告訴我們要怎麼做。各位,每天念經,都念明白了嗎?

說完,屋裏鴉雀無聲,我想每位師兄應該都在反省自己的問題吧。接下來,W拿我爺爺的事情給大家做為案例說給大家聽,勸解大家不要殺生吃肉啊!吃肉和殺生果報是一樣的,大家不要抱著僥倖心理(具體詳見「龍女妞妞」這篇文章,這是W遇到的真實案例)說到善惡的標準,W談到:在座的都是學佛的居士,應該這麼說吧,比起社會上不學佛的人,大家算的上是好人了,我相信大多數人也都覺得自己是好人,可是,這是橫向比較。如果從縱向來說,我們遠的不談,就說和30年前的人,現在人造的業可要大多了,光是男女問題的混亂、墮胎殺子、同居的現象,30年前的人敢嗎?再來,那時候一年到頭才吃幾次肉?那時候的人得癌症的有現在這麼多嗎?那時的人心地單純、善良,沒有現在人這麼複雜。和那時候的人比起來,我們算是好人嗎?往遠了就更不用說了,和清朝時的人比,我們是好人嗎?現在女性的著裝暴露,惹人產生邪念,這都是造業啊!古代人敢嗎?當然,大家可以說,現在人都這樣的,我們已經算很好了,可是,事實卻是,因果絕不會因為時代的變化降低他的標準。他永遠在那,只要你犯了,遲早要受報!這是事實真相。再和大家說實話,今天來的都是學佛的,不說方便法,我們下輩子想再做人的機會是零!想做畜生沒機會了!殺、盜、淫、妄、酒地獄5條根,只要犯了,就是下地獄,區別在於學佛的人程度輕點,去的地獄沒那麼可怕而已。

我跟大家說,你們不要覺得得人身很容易,佛舉過一個例子:一隻盲龜在海裏,每一百年浮上來一次,一根浮木,上面有一個洞洞眼,在海上漂,這只烏龜要在浮上來的時候正好撞在這根浮木的洞洞眼裏,這是得一次人身的機會。同修們?五戒十善大家守得如何?符合做人的標準嗎?假設好了,這輩子終了,去了鬼道,鬼道的一天是人間1個月,等鬼道上來怎麼也要1萬3千年,現在末法還有9000年,等到諸位從鬼道裏上來的時候,佛法已經徹底消失了。要等到什麼時候再有呢?彌勒菩薩從兜率天宮下來,彌勒菩薩發過願,要度盡釋迦佛的所有弟子,他方成佛道。大家可以等,就是時間長了點,56億7千萬年。這過程中,不知要隨業流轉多少次,上刀山下油鍋多少次了。得人身比去極樂世界要難多了,大家為什麼不去好地方?聽佛的話,好好修行呢?再世情緣這本書大家都看過吧?玉琳國師的前一世在唐朝的時候是一位相貌極醜陋的出家師父,和一位富家千金結下緣分。經過漫長的輪回,清朝的時候,兩人又相遇了。這個故事有興趣大家可以去看看。我說這個故事的目的是,當時我在讀這本書的時候產生了一個疑問,玉琳國師中間的這幾百年上哪去了?為什麼沒有記錄呢?這個疑問直到9幾年,我還在當護法居士的時候,來了一位修禪宗的師父幫我解開了這個謎團。當時我是負責管資料室的,由於我處的寺院是上院,所有全國各大寺院的資料都是從我們這裏發出去的,有很多資料都是第一手的。當天來了個禪宗的師父,他讓我把他寫的一篇文章附在書後面,還一直勸大家要念佛啊,要求生西方淨土。於是我們就攀談了起來。這位師父說起了自己的經歷,他說,他7歲出家,遇到了一位修禪的師父,跟著師父一直到19歲時,開悟了。上可以看到28層天,下可以看到地獄。於是,有一天打坐的時候他就觀自己的前世,這不觀不知道一觀嚇一跳,他看到自己的上一世是在畜生道,被人剝皮、抽筋、下油鍋裏炸,慘不忍睹。再往前一世看,還是在畜生道。就這樣他一世世看,幾十世都在畜生道,他再回看自己正在打坐的肉身,已經嚇得毛孔都在冒血。終於他看到自己在唐朝的時候是一位修禪宗的師父,而且是出家幾十年的得道和尚,可惜啊,沒有了脫生死。(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這位師父小小年紀就會出家,還是學禪,並且年紀輕輕就開悟的原因,W後來解釋說,修行是可以累積的,所謂的退轉,是失了人身之後,加上隔陰之謎在六道裏輪轉了太久,浪費時間。一旦再得人身,遇到緣分,原先所修的東西會接上,這就是為什麼有的師兄修的快有的慢的原因,這和我們宿世的累積有關係)這位禪師說:他的經歷應了那句話,「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像他這樣的修行人,當年造的業肯定比我們小,死了以後卻還是輪轉,在畜生道幾百年去還清欠的債,我們呢?各位!下次還能得人身嗎?一失人身萬劫難複,不是嚇唬大家的,是事實真相!所以,放在大家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下地獄或者上極樂世界!

初六當地的天氣很冷,我當時的心比外面的天氣還要冷。如果說以前總抱有僥倖的心態,這次發生在我爺爺的事情徹底擊碎了我所有的逃避。希望W的一席話能讓和我一樣糊裏糊塗的師兄弟們驚醒!不要在東跑西顛、渾渾噩噩了!我們平時所追逐的名聞利養是過眼的浮雲,我們總想給自己的老年買份保險,為什麼卻不為自己的身後事買份保險呢?

回到上海以後,大家約好到我家舉行法會,法會內容很簡單,就是一起念誦地藏經,回向雞菩薩以及被我爺爺傷害過的所有眾生、冤親債主菩薩們,還有所有參加法會的師兄弟及他們的冤情債主菩薩們!W再三強調,要我們發大心!發大心!佛弟子的心量一定要大,要學光母女救母,救的不是我一人之母而是普天下所有受苦難的母親!

那天早上7點多,很多師兄來到我家,大家穿上海清,立好排位,由草師兄開始祈請念佛堂上眾位亡靈,一一恭請,當天,我們每人一共念了6部地藏經,總數正好是70部。在共修的過程中,大家都覺得磁場特別好,有的師兄聽到了雞菩薩的聲音,我爸爸還聽到了狗菩薩在叫,當然我們學佛了,不要去執著這些,但至少可以說明一點,眾生都在旁邊和我們一起。在這裏我要特別懺悔一點,在法會一開始的時候,祈請完以後,草師兄說了一段很精彩的開示和懺悔,她邊說邊哭,師兄弟們也哭成一片,大家確實是發了大心,真情流露。我看了很感動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哭不出來,當時我想,我是怎麼回事?師兄們都不認識我爺爺都能感動成這樣,我是親孫女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呢?老實說,我當時很驚訝,以前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心腸挺軟的人,現在是怎麼回事。帶著這個疑問,到了第二天,我一直在回憶W和我說的那句話:「你只要把這事做好,你就圓滿了。」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突然明白了,是我的分別心太強了,我從小是外婆帶大的,奶奶重男輕女,家裏又是奶奶管事,所以我和爺爺奶奶不親的,這麼說吧,這麼多年來,和爺爺說的話不會超過50句,以前他身體好的時候我也不常去看他,見到了也就打個招呼,和他坐在一起我很不自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對外婆我就不一樣了,隔三差五就去,有好東西都會想到送給外婆去。媽媽常說,不管怎樣他們是你爺爺奶奶,你要去看看,所以去呢也是去的,就是沒有這種很親近的心。這次過年,爺爺住我家,看到他現在這麼可憐,看到奶奶現在身體不好平時一個人住,加上自己學佛了,老法師說,父母是恩田,要種福啊!我就想,這是考驗我的機會。就幫爺爺洗腳,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幫爺爺洗腳,洗的時候我眼淚都要下來了,爺爺腳怎麼可以這麼髒呢?一盆水洗得非常渾濁,都是他退下來的腳皮,腳趾縫裏也都是皮。把褲子擼上去一看,皮幹得都起渣渣了,腿腫的邦邦硬。這就是我的爺爺嗎?辛苦一輩子的人,老了連幫他洗腳的人都沒有?所以說,父子有親是人倫。這是天性,無論這個人和你以前到底親不親,血緣放在那逃也逃不掉。那一刻我的良知被激發了。在接下來的幾天,有一次,爺爺吃剩了飯,裏面有飯啊、湯啊、渣渣頭啊,我盯著這碗飯看了很久,心想,胡小林可以吃他爸爸的飯碗,那我可不可以吃我爺爺的飯碗呢?我鬥爭了至少半個多小時,一開始,我示意讓我老爸吃,我老爸迅速把眼神飄到旁邊去,我想好吧,那還是我吃,我倒要看看吃下去會不會噁心死。告訴大家,第一口下去,我就反胃了,一陣陣噁心,噁心極了,想到爺爺口水拉薩的我就犯噁心。於是我猛吃了幾口芹菜,用它的藥味硬是把飯咽了下去。這一碗飯本來沒幾口的,為了吃下去我又加了很多菜,吃得我撐死了。好不容易吞下去了。吞得我眼淚和汗都出來了。抬頭一看對面的老爸,貌似也被我猙獰的表情噁心到了,猛地在那喝酒。說了句:師兄,隨喜你!乾杯!

話說這次嘗試,我並沒有合格,一樣的飯一樣的湯,和我自己碗裏的是一樣的,是我的分別心讓我覺得他好噁心啊。都是心理作用。這也讓我越加佩服胡小林老師,真不是吹的,是驢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可是,即便如此,在那天法會的時候,我的慈悲心、懺悔心還是升不起來。這心啊,你升不起來它就是升不起來,裝也是裝不出來的。我聽一位師兄說:小懺痛哭流涕、中懺大汗淋漓、大懺七孔流血。聽說阿羅漢的懺悔可以達到大懺的程度。我的心量連小懺都沒有,這還是我自己親爺爺。那對外面人呢?慈悲更是假的!裝模作樣而已。修的福說白了,都是有動機的。為了自己啊!就拿救助流浪貓狗這件事來說,得到很多師兄對我的讚歎!慚愧死我了呀,我有什麼值得讚歎的?我還是個地獄種子罷了。行善也伴隨著自私自利,連孝道都不圓滿還整天恬不知恥去對別人說教,難怪眾生壓我啊!想到這,我明白了W說的那些,他應該一眼就看出我的問題,只是話說得很含蓄,讓我自己去體悟。分別心也好、嗔恨心也好,他的根源在哪里?孝道的缺失!以前誰要是說我不孝我肯定要急眼的,我哪里不孝順了?現在想想,我有沒有對爸媽大小聲?有沒有不耐煩?有沒有指揮他們伺候我?有沒有做到父母呼,應勿緩?有沒有柔身細語?通通沒有啊!反倒是爸媽一直包容我,試想下,對爸媽的包容度尚且這麼低,在外面,對同事、朋友的包容度是真的嗎?能持續多長時間呢?

以前,一直很困擾我嗔恨心的問題,我覺得根源還是在孝道不圓滿。打個比方,我爸爸電腦不會用,同一個問題他可以反復問我好幾十遍,我前幾遍有耐心,到後面整個就毛了,態度也一次比一次差。為什麼不耐煩?因為我覺得你怎麼這麼笨呢,都問這麼多遍了還學不會。同樣的心態我就會下意識折射在公司裏,同事問我一個問題,我回答一遍還可以,回答多了口氣明顯就不好了。這是同一個心態在兩種對境當中的體現,都在告訴我,我的心量太小,所謂的有的人很耐心有的人煩躁,其實都是氣量的問題。一把鹽在碗裏很咸,在長江裏為什麼就不鹹了?因為量不一樣。一個人如果總覺得別人在冒犯自己,一定是自己的問題。太小氣了!再者,我觀察周圍的幾個好朋友,其中有2個人,我看到她們和媽媽的互動,我當時很奇怪的,為什麼和媽媽說話那麼客氣?客氣到覺得很假?現在想想我真的中毒不淺,自己不正常還覺得別人有病。而這兩位朋友,從讀書到現在工作,可以說是順風順水,而我,無論做什麼都要花比別人多幾倍的力氣,非常坎坷。以前常常覺得是不是自己上輩子沒幹好事,現在想想,自作孽不可活。都是自己的問題。拿著一個有漏的杯子還拼命要往裏裝水。太愚癡了!試想下,如果哪天,當我爸爸同一個問題問了我幾十遍,我都能很耐心地回答,那在單位裏我還會對同事不耐煩嗎?還會在擠地鐵的時候看這不爽看那不爽嗎?一個連家人都無法包容的人,有慈悲心嗎?都是裝樣子騙人的!所以胡小林老師才說,要從孝道上入手,把你的慈悲心升起來。然後再推己及人,把心量擴大,再去談什麼眾生無邊誓願度。

我們學佛不能只走形式啊!學佛都是真刀真槍的,不是磕磕頭、念念經、參加參加法會就是學佛了。要從心上下手,從改變習氣開始。認自己錯,看到別人有過錯迴光返照我們自己,有沒有同樣的問題。如果轉不了家人是我們的德行還不夠,不能讓人家佩服和恭敬,要再接再勵!W還談到一個問題,他說做功課就像是串一串佛珠,你每天做功課就是串一粒,如果有一天斷了,這根珠子就斷了,要從頭串起來。所以無論如何,功課要每天做,不可以斷,再怎麼煩躁也要堅持下去!

總結這次過年發生的總總,我學佛最大的問題是:三個根沒有落實!這是根本的根本!弟子規要背,要落實。五戒十善要常常記在心裏,時時觀心。自己的言語造作,起心動念有沒有不如法的。雖然這樣一開始會很辛苦,但是不在根本上下工夫啊,是在逗自己玩呢!希望以我們家的親身經歷驚醒大家!業因果報真實不虛!人生無常,切勿蹉跎!阿彌陀佛!

再次感謝諸佛菩薩!龍天護法,諸大鬼王!

感恩師父上人87高齡還在度化眾生!

感謝大德居士慈悲開示!

感謝雞菩薩以及所有被我爺爺傷害的眾生,不計前嫌為大家表法!

感謝所有幫助我們的師兄弟們!

阿彌陀佛!合十頂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