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不義之財不能取

偷盜類

不義之財不能取 (陳靜瑜)

  一個證券分析師的懺悔

  從事證券金融行業,這是現代年輕人夢寐以求的工作。自己是二十三歲進入到這個行業,雖然只做了短短的幾年,但學習佛法和聖賢教誨後,回首以往的人生路才如夢方醒,原來在這個曾經自己引以為豪的位置上犯下如此多的惡業。下面是自己的懺悔,希望能讓更多年輕人看到,也反思一下到底什麼樣的錢該賺?什麼樣的工作該做?幸福人生是在我們自己的手中把握的,一念覺就是光明大道,一念迷就是地獄之途。

  做證券交易員 犯偷盜之戒 取不義之財

  自己從小學習優異,一九九三年畢業於北京一所名校。學習經濟管理專業,在大學期間就對股票感興趣,並在畢業期間寫專題論文。那時做這方面研究的人還很少,所以指導老師非常看重我。其實現在想想就是心裡對名利的執著,覺得炒股是快速發財的好路子,為這個才去學它的。

  (一)不聽父母長輩之訓 才會走上造惡之路

  大學畢業本來是在一家大型國企做財務,工作很穩定。但畢業不久指導老師給我打電話,推薦我去南方的一家證券公司工作,而且給的薪水非常誘人。雖然當時父母長輩都對自己反復勸誡,希望能安心做好本職工作,不要去那麼遠的地方工作,但自己不管不顧,堅定辭退正式工作來到了南方。其實剛到南方錢包就被偷,錢和身份證都丟了,這就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但當時自己完全被未來賺大錢的夢想迷惑住了,仍然義無反顧的想在證券這個行業中大有作為。後來公司指定我負責北京辦事處的工作,於是我來到北京在證券交易大廳做交易員,從此我也結束了年輕單純的生活。面對全國各地的證券公司交易員,眼前的世界對我來說新鮮而充滿誘惑,看到他們每天只工作幾個小時卻可以一擲千金,看到他們一日三餐都是北京最豪華的飯店;看到他們每晚到北京最高檔的迪士高舞廳跳舞,這一切對於從小出於書香門第家教極嚴的我目瞪口呆。當我以優異成績通過交易席位交易員考試,並盡自己全部能力完成公司每筆交易的時候;當我在短短半年時間把公司交易額度從排名一百多提升到前十名的時候,心中充滿了驕傲,覺得自己可以在這個行業一展鴻圖。

  (二)侵佔公司便宜 造作偷盜惡因

  隨著公司交易額的提升,我收到了人生第一筆灰色收入—回扣二千元。雖然第一個念頭是不該拿,但當對方跟我說大家都這樣你不用客氣,這沒多少錢時,我就心安理得的收了,在一九九四年這可不是小數目。自己從此就打開了造惡之門,收的越來越多,也越來越不客氣了。隨著自己業績越做越好,公司給我很多優厚的待遇,比如可以報銷打出租車的費用、報銷餐費和住宿費等等。最初自己還非常有尺度,後來就不管公事還是私事,一律都在公司報銷。因為自己一個人負責北京所有業務,所以也變的膽子越來越大。雖然公司領導有一次語重心長的提醒我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但年輕無知的我根本沒把這些話聽進去,公司的每筆交易都會收人家的回扣。後來學佛看《地獄變相圖》,其中第三殿宋帝王有個「吸血獄。」凡是利用職權竊盜公款、侵佔財物、並吞糧食,如吸血般剝削弱者,死後均入吸血地獄,任憑烏鴉蝙蝠吸取身上之血,直至乾涸而死,陰風一吹死而復生。如此生生死死,苦痛至極,直至罪報受盡,又輾轉他獄受罪。自己當年造作的就是這個地獄的種子啊,如不積極懺悔改過,死後必受惡報。

  甚至仗著自己業務熟練,又獨立承包了一個交易席位,雇傭一個女員工,蒙蔽自己所在公司,私下串通做一些交易,以為自己謀取私利。很快公司領導班子換人,新領導派人到北京查賬,雖然沒有查出什麼,但自己也很快結束了在這個公司的工作。我在證券交易大廳工作了不到兩年,因為這裡面存在巨大資金交易風險,一旦交易鏈斷裂,沒有任何實物保障,被國家幾大部門聯合關閉了這個證券交易市場,我也就暫時結束了我的這份工作。直到後來學習到聖賢的教誨,隨著學佛的深入,自己才發現自己從事的並非正業,所造作的惡業也是無量無邊。《地獄變相圖》中講到第九殿平等王有個「釘石立峰獄」又名「蹲峰獄」。凡為人下屬者,不能忠於上,肆行暴露,禍延其主者,均墮此獄。墮入此獄的人都被頭頂釘長鐵釘,站立在上峰上,直至死去,又被業風吹活再次遭受苦報。如自己不斷惡修善不念佛改過,將去的地獄豈止這兩個,真的站在地獄門口還茫然無知呢!

  (三)惡因惡報即在當下 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這都是始於女孩子的虛榮心和貪心,因為愛慕虛榮,從小的紮根教育不夠深入,一直羡慕人家穿的好,用的好。自己雖然家裡條件還好,但奶奶管教甚嚴,從小幾乎很少穿新衣服,都撿姑姑嬸嬸穿剩的改一改,又不明白道理,所以就很羡慕人家穿好的,渴望有錢人的生活。因緣果報絲毫不爽,真的是不差毫分。這段為他人打工的日子,在自己後來成為老闆,自己手下的員工也幹出了跟我當年同樣的事情。記得當公司負責人跟我說某個員工在給公司進貨的時候拿回扣,我頭腦中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是報應」!可笑的是我跟員工談的也是「君子愛財,要取之有道。」但員工同樣當耳邊風一樣。去年公司一位高管辭職,並在任期間就開了一個跟我公司同樣性質的公司,開始搶公司的客戶與市場,聽到這些自己都是一笑了之。感恩《弟子規》,感恩《了凡四訓》;感恩師父上人這幾年對我的教誨,讓我明白什麼是自己命中真正的財富。如果沒學佛,沒學習傳統文化,可能我的人生永遠在惡性循環中不停的打轉。現在面對一切逆境惡緣,都能抱著絕不埋怨的心態面對,這樣果報才能自然了結。

  證券交易員的風光日子結束了,很快自己的果報也現前。自己無緣無故被後來自己承包的公司老總冤枉,說我貪污公款被檢察院找去核實。當時自己只有二十五歲,就被反復找去談話。雖然自己沒當回事,但還是讓公婆跟著擔驚受怕了很久,最終是在學法律的先生的庇佑下,提供了有利的反駁證據,這件事才了結。想想當時剛同先生結婚一年多,因為自己造作惡業卻讓全家人擔心,自己卻從沒跟公婆道歉過,也沒有生起對先生和公婆的感恩之心,真的是慚愧。還經常對公婆和先生不敬不順,真是禽獸不如。是先生始終的不離不棄和那份智慧堅定的愛讓我走到今天。

  可是,還是由於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自己的錯,只是認為自己倒楣罷了,並沒有結束與證券股票的這段惡緣。雖然自己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殊不知命中的福祿已經大大打折了。財布施才能得財富,師父經常講:你命裡本來有一千萬的財富,你靠不正當手段只能掙到一百萬的財富,你還挺高興,其實已經大打折扣了。眾生愚癡到如此地步,已經在造作地獄之因。人生短短數十載,轉瞬即過,就要到地獄受長劫輪迴的苦報,這都是自己業力所感,真的是得不償失啊!想想這都是缺少聖賢的教育,沒人教啊!

  做證券分析師 犯妄語之戒 取不義之財

   一九九八年研究生畢業後,我考取了國內首批證券分析師資格,進入到當地唯一一家有資格的私營證券諮詢機構開始工作,繼續圓自己的證券夢。記得剛入公司的時候,公司只有三位證券分析師,大家每天的工作,就是上午九點到下午三點看盤(從電腦上看證券市場的股票走勢。)三點後就開始在電腦上奮筆疾書寫稿子,然後投到全國各地的證券類報紙雜誌上發表,有的很有名的還接受當地電台的晚間採訪等等。看到這些,我又心生羡慕,這比我做交易員的時候更有挑戰性。

   (一)分析師教唆大家炒股 實際就是教唆犯罪

  自己打字不行,記得還被同事嘲笑打字像豬爪太慢了。於是自己咬牙拼了一個通宵,把將近五萬多字的研究生畢業論文打了出來。早上的時候已經可以基本上盲打了。然後自己看盤分析股價走勢,試著開始寫文章,不知道怎麼發表,就拿出全國各地的通訊錄,找當地報紙主動要求發稿。因為當時寫證券分析的文章很少,加上自己那點小聰明,很快我的稿子得到全國各地很多雜誌報紙的青睞,稿費一個月就可以達到六、七千塊錢。接到全國各地雪片般飛來的稿費單,讓自己越來越迷戀這項工作了,卻沒有想到短短一、兩個小時,自己編出來的東西,會讓多少人看到後如獲至寶,並且根據你的這篇文章去買股票呢?隨著自己在圈內開始小有名氣,又開始接受電視、電台邀請錄製節目。而且名氣越大,大家越願意看你的文章,聽你的節目,你背的因果就越大。雖然後來自己看到別人出書很眼熱,也試著寫什麼股市賺錢秘笈之類的書,但蒙祖上有德,怎麼寫聯繫出版社也沒聯繫成。如果出書了,恐怕自己的懺悔都沒辦法停止這些書對眾生造成的影響。

  師父上人曾經講經開示說:「搞股票是賭博,在佛法裡面這是偷盜的行為,不義之財,你要是得到了,往往會有很難想像的災難,為什麼?有許多人因你而傾家蕩產、離婚,甚至自殺。你說,你的罪有多大?」我不僅自己在造作,還慫恿大家都來造作,這個教唆犯罪的果報就不得了啦!

  (二)妄語造作地獄惡因 果報今生已經現前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需要給電台錄製節目,但自己懶得到電台錄製,就在家裡接通電話線進行轉播,邊看電腦邊說。後來是連線聽眾進行答疑,沒想到接入第一個聽眾後,我的電腦就出現問題了,怎麼弄都是死機,只好硬著頭皮開始胡說八道,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完成這場節目的。這真的利益熏心財迷心竅啊!

   正是自己造作了妄語之惡因,才會感召到後來自己成立公司後,公司來了一位員工特別喜歡妄語,可以瞪眼說瞎話。真應了人說的:「嘴上都可以跑火車了!」想想這不就是自己當年的翻版嗎?但那時自己都還沒有看清這其中的因緣果報,還很奇怪不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嗎?怎麼這樣的人能在我身邊呢?

  因為自己年輕曾犯下妄語的口業,也同樣報應到自己孩子身上。記得二兒子在一歲多的時候,突然口腔潰爛,巨大的疼痛讓孩子整夜哭泣,吃不下飯,喝不下水。孩子口腔每天都要上一種叫「化毒散」的藥,孩子哭我也哭。那時自己雖然學佛已經四年,但沒有紮三個根且因果教育不深入,因此看到孩子受苦束手無策。每天三次上藥,對只有十幾個月的嬰孩就像酷刑一樣,自己完全不知道怎麼會這樣?現在寫這篇懺悔的時候才明白其中的因果,所謂在「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孩子是母親的心頭肉,自己寧可替代孩子受苦,但是怎想到這都是自己造作的惡因呢?孩子,媽媽真的對不起你,讓你遭到這樣的罪苦。媽媽發願此生一定不斷懺悔、時時懺悔,以清淨自己的身口意三業,將全身心奉獻給眾生、奉獻給佛法,做個如理如法學佛的好媽媽!

  自己在寫這篇懺悔的時候,特意查看了一下《地獄變相圖》,感到無比可怕。因為在此書中說道:「生前常多妄語的人,造作無邊罪業,死後墮到『陣雨獄』,鋼針如同雨般,從空而下,渾身盡處無不是被細針所刺,罪人疼痛哭嚎不已。口過罪報苦慘不堪」。另還有「拔舌獄」。佛言:「喜歡兩舌讒人、惡口、妄言、綺語、或貢高誹謗經道、嫉賢妒能、恃才傲物,均入此地獄。獄中鬼卒從人頭拔其舌,燒鐵勾其舌斷,燒鐵刺其咽,令其欲死不得,欲生不得,不能言語,痛苦萬分,至千萬歲盡。又報盡為人,多患喑啞不能言語。」且不說死後如何,其實自己已經現生受到了花報,只是自己麻木不知而已。

  (三)證券分析師教人賺錢 自己卻賠的一塌糊塗

  現在想想,雖然賺了稿費,但違背有關規定,作為證券分析師不能親自炒股,以保證獨立性、公正性,但自己為了賺錢開了好幾個賬戶在炒股。因為自己在讀研究生期間到證券公司炒股,做的很好經常賺錢,所以就很狂傲的認為炒股沒什麼難的,錢很好賺。可是實在沒有想到的是,在做證券分析師的兩年期間不僅一分錢沒賺到,反而賠了十幾萬不止,每一次都是剛賣出的股票就開始漲,剛買入的股票就開始跌。在追漲殺跌的過程中自己已經毫無心情進行專業的證券分析了,對付一下能拿到稿費就行。最後是因為懷孕的原因,徹底離開了股市。當時家中需要裝修而且不能看盤,一看就吐,這得非常感恩我的大兒子,是他幫我從這裡離開了,避免造作更多的惡業。而師父在講經中也說道:「你要想得財富,你就修財布施,這是佛教給我們的正法。你想種種方法去賺錢,譬如搞股票,那是把別人的財富取為己有,是不義之財。不義之財,不可取得,你取得了,決定沒有好的果報。」什麼是真正的賺錢之道?是靠從事正業辛苦努力,是靠內財布施體力、外財布施做善事,才能真賺到錢。師父上人的這些話如果我早點聽到,一定不會去炒股,更不會去做什麼證券分析師,鼓勵大家炒股。自己在學習傳統文化之後曾經遇到一位以前的客戶,看到我還說,你當年推薦我買的股票現在還賠呢,自己聽到後羞愧不已。

  因為自己造作惡業的原因,在公司多遭嫉妒誹謗,且不得老總重用,因此不願再在公司幹下去。二零零零年九月我慫恿先生成立了自己的證券諮詢機構,並從原公司拉了一名證券分析師和一名行政人員組建了自己的公司,使得原公司老總特別生氣。自己不僅不感恩老總曾經給自己的機會,給自己一個施展自己能力的平臺,反而抱怨老總不識人才,真的是恩將仇報。後來自己的公司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成立公司後自己手把手帶出來的證券分析師,也同樣帶著公司員工選擇了背叛。當時還很生氣,可是如今看看如是因如是果,事上任何事情都離不開因果兩個字,我們世俗凡人只能看到果報,卻看不到曾經造作的因,才會有那麼多的怨恨惱怒煩。

  有了自己的證券諮詢公司,本以為憑著這麼難得的特許資格應該是大賺一筆才是。但恰恰相反,從自己成立公司後,證券市場遭遇前所未有的暴跌,隨著股市一路下滑,自己的生意可想而知。現在回頭想想,真的感恩祖上積德,讓我避免造作更多的口業,也避免了讓自己貪求更多的不義之財。二零零二年年初自己開始懷孕,由於懷孕反應厲害,不得不停下所有工作,專心在家待產。非常感激我的兒子,大兒子是我去普陀寺拜求送子觀音後,回家不到半年懷孕的。從懷孕就一口葷腥不能吃,的確得佛菩薩的眷顧,讓我放下了對股票證券市場執著的熱愛。孩子生下來一年後,自己也是全心在家帶孩子,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對股票再一點都不感興趣了。二零零三年年底,自己說服先生把這個公司做了轉讓,所有股票賬戶做了清戶。當時很多人都覺得很惋惜,但是自己當時就是很堅定的不想做了,從二零零二年到今天都再沒有進入股市,也沒有買過一隻股票。

  (四)沉迷股市 還帶著父母一起炒股 這是大不孝啊

  由於自己的愚癡,自己身在股市還鼓動父母、弟弟、爺爺都來炒股。貢高我慢的以為自己很內行,又是業內人士,一定能幫他們賺到錢。當父母把積攢一生的錢投入股市的時候,自己還滿以為會幫父母賺的盆滿(金+本)滿呢!沒想到的是,從父母進入股市就一直沒有賺到錢,有時媽媽打電話給我問賠錢的股票怎麼辦?是賣還是不賣?我還很不耐煩,覺得很囉嗦。自己二零零三年全退出股市的時候也曾勸父母退出,但父母總是不甘心,那時自己也並非全明理,毫無真誠之心,想不聽就算了,誰教你們愛炒股呢,賠了我可不負責。直到二零零九年,自己對大眾懺悔曾經在股市中造作的惡業,懺悔對父母的不孝。讓年紀已高的父母,還要每日憂慮,股市的漲漲跌跌,都曾經讓父母牽掛不已,自己怎麼能如此對待父母呢?後來父母也看到了這個光盤,非常高興的跟我說決定全部退出。到現在,看到父母無憂無慮過著晚年養老的日子,自己的心才漸漸安下來。

小 結

  《大學》裡有這樣一段話「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外本內末,爭民施奪。是故財聚則民散,財散則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貨悖而入者,亦悖而出。」講的大概意思就是德為財土,人積德行善就會不缺錢財,所謂好人有好報,錢不是好來的也不會好去。希望所有人都能相信並接受古聖先賢的教誨,相信佛所言真實不虛。不義之財不取、不善之言不發。

  非常感恩香港佛陀協會有這樣殊勝的機緣,能讓我深深反省自己此生造作的惡業,發現自己殺盜淫妄酒沒有一樣沒犯過。原先一直自我感覺挺良好,可是當迴光返照看到自己骯髒醜陋的那一面,傲慢之心蕩然無存。如果不認真懺悔改過,聽經也好、念佛也好,只不過是表面功夫而已。感恩師父上人和身邊所有的大德菩薩善知識們,不捨棄自己,自己一定念佛改過,不斷放下貪瞋癡三毒,以往生淨土報佛恩、報父母恩、報眾生恩、報國家恩!

  至誠頂禮一切被我傷害的眾生

慚愧弟子陳靜瑜 和南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

【附件】上淨下空師父上人開示

【盜:不義之財】

一、在這個世間,哪個人不喜歡財?可是要知道,不義之財,決定不可以取;不義之財你要是取  得,你命裡頭的財庫就有虧損,你命中的福祿就大大地打折扣了。

二、你用偷、騙、殺生等不如法行為所掙來的錢,都是屬於不義之財,這是犯了盜戒。你不應該  得來的,無論用什麼樣的手段,你得到的話,罪過都很重!

三、佛在經上教給我們,不義之財決定不可取,如果用不正當的手段奪取不義之財,你這福報很  短暫,一旦福享完了,惡報就現前,那非常可怕!

四、你要想得財富,你就修財布施,這是佛教給我們的正法。你想種種方法去賺錢,譬如搞股票,那是把別人的財富取為己有,是不義之財。不義之財,不可取得,你取得了,決定沒有好的果報。

五、搞股票是賭博,在佛法裡面這是偷盜的行為,不義之財,你要是得到了,往往會有很難想像  的災難,為什麼?有許多人因你而傾家蕩產、離婚,甚至自殺。你說,你的罪有多大?

六、偷盜裡面還有一種,譬如你有權有勢,逼著別人不敢不賄賂你、巴結你,這也是偷盜的行為。因為送禮不是他甘心情願的,你所得到的,是你不應該得到的,你得到了,這就是偷盜。

七、偷盜的果報是什麼?貧窮下賤。你起心動念都想侵佔別人的財物,損人利己,將來你就缺乏  財物,你的物質生活會過得很辛苦。貪圖不義之財,這是貧窮的業因。

八、所以我們一定要懂得,財物各有其主,不義之財決定不可得,得到之後一定有災難,決定沒  有好處!

【妄:一定要永離妄語】

一、妄語是說假話,欺騙眾生,對人沒有實話。人為什麼會有妄語?無非是貪圖世間的名聞利養、五欲六塵。

二、妄語是嚴重的煩惱,所以古來祖師大德勸人修行,頭一個要斷妄語。其他的煩惱容易斷,妄  語不斷,就肯定你的妄想習氣一條都斷不了。

三、一個不妄語的人,他的言論不會有過失。為什麼沒有過失?他有智慧。常常妄語是煩惱作主、習氣作主,所以錯誤總是不能夠避免。

四、妄語是佛門的大戒,所以佛教我們不妄語。我們能做到嗎?做不到。什麼原因做不到?自私  自利在作祟。我要說老實話,對「我」不利。

五、《般若經》上一再跟你講:「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你為什麼還要堅固  執著「我」?諸佛菩薩為什麼敢講真話?他「無我」。換句話說,他沒有利害,所以他講真  話。

六、我們凡夫起心動念,頭一個就有利害,所以明知故犯。明知故犯是愚癡、是無明,你的損失  太大了,你所得到的利益太小了。

七、你損失大在哪裡?明心見性損失掉了,你看看這個損失多大!所以我們如果真正知道利害得  失,你肯定會隨順佛陀教誨。

八、現在的社會,妄語成了風氣,但是,諸位一定要知道,你如果要想在這一生成就道業,一定  要永離妄語,否則的話,你就決定脫離不了六道輪迴!

  黃金非毒蛇,淨財作道糧。外財固然好,內財更微妙。求財要有道,莫取非分財。

【編後語】

  佛在《十善業道經》中說:「若離偷盜,即得十種可保信法。何等為十。一者,資財盈積。王賊水火及非愛子。不能散滅。二,多人愛念。三,人不欺負。四,十方讚美。五,不憂損害。六,善名流布。七,處眾無畏。八,財命色力安樂。辯才具足無缺。九,常懷施意。十,命終生天。是為十。若能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後成佛時,得證清淨大菩提智。」

  佛又說:「若離妄語,即得八種天所讚法。何等為八。一口常清淨。優(金+本)華香。二為諸世間之所信伏。三發言成證,人天敬愛。四常以愛語安慰眾生。五得勝意樂,三業清淨。六言無誤失,心常歡喜。七發言尊重,人天奉行。八智慧殊勝,無能制伏。是為八。若能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後成佛時,即得如來真實語。」

  我們從《了凡四訓》中可以得知,不論求甚麼,都要從心地裡面去求,不要向外面求。外面是常數,不會變;心地是個變數,不是常數。我們必須要向內心裡存養厚德,才能改變外在環境,因為佛說「依報隨著正報轉」、「一切法從心想生」。我們先祖傳承的教育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