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請勿殺生吃肉 例證十五、殺生之重 家無寧日

第四章、殺生苦痛多 惡感現世報

例證十五、殺生之重 家無寧日(劉燕嫻)

劉燕嫻女士在此特別要披露自己的殺生罪業。她真心想懺除不善的念頭,並言自己心量狹小,念怨不休,貢高我慢,更有自私自利的種種惡。她向歷劫今生所殺、所害、所侮辱和墮胎的冥陽兩界的一切有緣眾生認錯。以下是她的坦誠告白--

殺生所感召的現世報

小學二年級時,我參加了學校「滅四害」運動(所謂「滅四害」運動,就是發動學生和市民,去殺滅四種當時被認為是「有害」的動物,即蒼蠅、老鼠、蚊子、蟑螂)。我天天放學打蒼蠅,不到一個月我殺死了成千隻蒼蠅。因為殺生業重,果報很快就出現了—從那年起,我得了「季節性皮疹」,天天打針,不能上學,每年夏天都會發病,一發病就不能上學,需要打針吃藥,直到十八歲才痊癒。因為缺課我差零點五分就升不上中學,我因此抱怨學校、老師令我殺生,自己好像沒錯。當時的我不知道殺生折福,所以導致一切都不順利。學佛後,知道皮膚病的果報多與殺生有關。

回想我這半生來,吃過活生生的魚類有二十多種;海鮮類有蝦、蟹、蛤、螺、象拔螃;還有牛、羊、兔、豬肉、老鼠和生宰的鵝、鴨、鴿子。殺過的昆蟲有螞蟻、蟑螂蚊子等。為了滿足自己口腹之欲,麻木不仁的看着活剝黃鱔、田雞、鵪鶉、白鱔的皮,再抽筋切骨,手段殘忍之極。但抵擋不住貪吃的欲望,以為用錢買的,又不是我親手殺的,天公地道。殺害他們時,並不知道被我所吃、所害和墮胎的一切眾生帶來的無窮痛苦和仇恨,更沒有想到對他們的傷害有多麼深、多麼大。所以我常憂鬱、喜怒無常、疑神疑鬼及驚慌失控。學了佛,才知道情緒受到困擾、夫妻不和、家裡雞犬不寧、兒子不孝,自己百病纏身都是自作自受,這些都是殺生的果報。

我在坐月子期間,也吃了不少眾生肉,如黃蟮、田雞和魚頭等。結果,醫生說:「傷寒是不能補身的。」我就無法用傳統的食療方法補身。接著,病又更重了。我半身麻木,晚上睡不好,大熱天也穿毛衣。為此,我吃了兩年中藥治療寒症。

兩年後,我又懷了第二胎。我那段日子,爲了驅寒,吃了幾天羊肉補身。後來,聽老人講,吃了羊肉後懷孕,孩子會得癲癇病。我曾經見到鄰居患癲癇症的男孩,幾次忽然昏倒吐白沫,手足抽筋。我很害怕,我不想生這樣的小孩。當時的政策,也不允許我們生第二胎,所以就很有理由地去墮胎了,心裡毫無負罪感,還把責任歸咎於「計劃生育」政策。

第二次墮胎後,我的身體更差了,天天失眠、貧血,常打氨基酸營養針。同時,我的情緒也變得更差了,看誰都不順眼,稍不稱心就又哭又罵,還常常打大兒子,那時他才兩、三歲。

一天晚上跟丈夫吵了幾句,忽然我一陣胃痛,倒在了地上。送到了醫院說是胃穿孔,好在沒有出血,沒有開刀,只是住院做了一個月的保守治療。

恣意殺生的果報 孩子先天裂唇 母親高燒不退

一九九四年我懷小兒子的時候,天天不是吃雞就是桂魚、鱸魚和田雞,殺生太重。終於違法生了小兒子,卻看到小兒子是先天裂唇。後來在二零零八年見一位老師,她說孩子是我跟丈夫殺生的果報。

而我生完孩子就得了盆腔炎,產後發熱四十度,延續一個多月。接下來的幾年,我乾咳不停,常常哭,憂鬱不安,還得了類風濕。

可憐我和丈夫當時沒聽聞佛法,爲了治病造下了更多的殺業。丈夫捉了四隻小老鼠浸酒給我喝。有人叫我吃蛇治類風濕。於是我到市場買了一條四、五斤重的大蛇。我看著蛇被人生拔皮抽筋,鮮血淋淋的,還要我生吃蛇膽。當時我為了治病絲毫不覺得有錯,然後把蛇肉拿回家煲湯,結果整夜坐在床上睡不著到天亮,第二天又流鼻血。

生完小兒子大半年後,我又懷孕了。由於生小兒子是剖腹產,醫生說子宮的傷口還沒有復原,不能再懷孕生產,所以這一胎不能要。我痛哭幾天,罵了丈夫幾天。可是我沒有辦法,還是去醫院墮掉第三個孩子!那時我對丈夫的怨恨更深了。我只有回家後又罵丈夫一頓,丈夫一直忍受着,還為我買了一隻活兔子煲湯給我補身。現在想想,我一天內殺了兩條生命,我該死啊!

墮胎以後我右腳膝蓋疼痛幾年。加上類風濕。丈夫為我治病捉了六、七十隻蜜蜂針我的手指、膝蓋。每次針完,手紅腫大了兩倍,又痛又癢,我忍不住流淚。半小時泡熱鹽水止癢痛一次,不能做家務,讓丈夫照顧。

我雖然得到丈夫的關懷和照顧,但是還時常情緒失控而向丈夫大發脾氣。有一次,丈夫回香港給我買了皮鞋,但是款式不合我意,就大罵丈夫沒用。氣得丈夫把鞋扔到對面大樹上,我氣急敗壞,猛抓身旁一個裝著四條小金魚的魚缸用力扔向丈夫!那時我怒火未平,但看見金魚好像死了,再看看丈夫的腳在流血。丈夫忍着痛驚訝地看着我。我愣住了,停下來心想:「為了出氣,為了幾百塊錢的鞋,我像殺人似地打丈夫,還摔死了小金魚!」我如此情緒失控,但還是安慰自己想:「小金魚是買來擋『煞氣』的風水魚,他們也活不了幾十天。」

總之,我在接觸佛法之前,就是這樣殘害殺生、剛強不仁、不敬丈夫、念怨不休、損子墮胎,恣意罪極!

我因自私保命害了多少生命,使我患了嚴重的憂鬱症。常常哭、罵人、怨這怨那、疑神疑鬼,以及想自殺等症狀。導致跟父母公婆、弟妹、叔伯姑母不和,互相憎嫉,心諍成怨。我就這樣每天活在怨恨苦惱之中。後來,我有幸見到一位老師,經她指點,說我本來只能活到三十三歲。

這位老師說得有道理,三十三歲那年我很難過。那年,我的大兒子學壞了,他逃學、抽煙、交女友、偷了我很多錢,氣得我肝膽俱裂,小便大出血。我不願留在香港,吃了雙倍醫生開的藥,第二天馬上回廣州住院。結果,我的肝、膽、腎一起發炎,痛到腰不能直。

我在廣州的醫院裡的時候,並不怕死,因為我感到生不如死;而且,我那時已經接觸了佛法,知道這是我的報應。因此,我忍着肝痛,天天念經、念佛號,有時間我偷偷溜出醫院去印經,送給病友看。我還放生,儘量吃素。到後來二零零九年從某位居士口中知道我吃的那條蛇,向我討功德,我才記起來是我錯了,於是寫牌位超度,印經迴向。求牠能放下怨恨,原諒我以前愚癡不懂因果。

最近的改變

最近大兒子不再喝酒、徹夜不歸。也不跟父母作戰,還買電視機回來。

小兒子也很勤快,知道媽媽上班辛苦,回來泡水給我泡腳和按摩,幫我清潔廚房浴室等,還會自己做菜煮飯,學會了一套魔術表演。希望佛力加持兒子有正確的人生觀,為社會、為人民努力服務,他現在也很自覺歡喜做義工。

丈夫也開懷了,不再嘈吵。父親和家婆原諒我了。我開始投入工作,也遇到好上司和同事提拔我、支持我。

我還要向一切為我和丈夫、公公婆婆所殺,所傷害的一切一切法界有緣眾生懺悔。以前燕嫻沒有學佛,不知因果,不知錯,自私自利愚癡到極處!請您們原諒,讓我們一起聽經、學佛,明白因果,化冤釋結,同生極樂國。

從劉女士的口中我們得知,殺生害命,災禍連連,不但自己精神與身體會受極大傷痛,更會禍及下一代。為己為人,要盡快回頭,改過修善,才能凝聚吉祥之氣,幸福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