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懺悔改過是真修行

綜合類

懺悔改過是真修行 (雅 玉)

我叫雅玉,老家在湖北,現在香港工作。經過這一個多月的傳統文化的熏修,學習《太上感應篇》,我真正的領略到,中國古聖先賢留給後人的因果教育和自然感應的道理。感恩大家給我機會,能在大眾面前懺悔自己以前所做的過錯,向大家滙報我作惡果報,也是給後世人一個覺醒。我們一定要遵從聖賢的教誨,做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我主要是懺悔我的不孝,而且因為自己沒有孝心,沒有孝行,做了很多錯事,這些事情都是讓我羞恥,讓父母蒙羞的事情。沒有學習中華傳統文化,沒有學習聖賢教育之前,我不知道這些是很嚴重的罪惡和恥辱。我很對不起我的父母,我沒有報父母恩,反而做了很多讓他們傷心、擔心的事情。

古人說:「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首」,還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真的是一語道破天地自然的法則,以及我們做人的標準。在「諸惡」中「邪淫」是最惡的,是萬惡之首。而「眾善」中「孝道」是最善的,是一切善行的根本。這次,我主要是向大家懺悔我的不孝,和犯邪淫的罪過。

不孝 受恩不感 念怨不休

小時候,當父母管教我、打罵我,我心裡很怨恨他們,覺得他們為什麼對我和姐姐那麼狠。十二歲之前,我的身上經常是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挨打、罰跪那是家常便飯。因為我媽媽對我管教很嚴厲,而不是和我們耐心的講道理。我從小就有逆反心理,經常不開心。曾經和姐姐討論怎樣才能自殺,結束這種痛苦的生活。我還怨恨媽媽把我生下來,讓我這麼痛苦。現在想想,我真的是「受恩不感,念怨不休」,沒有感恩父母的養育之恩,反而時時記念他們對我的打罵。

正如《太上感應篇》上說的「受恩不感,念怨不休。」我老是記得母親對我打罵的時候,就不記得她老人家對我和姐姐無微不至的照顧了。為了我們能有新毛衣穿,她經常做完家務十二點後還在織毛衣,有時候織到深夜,我已經睡一覺起來了,她還坐在那裡織毛衣。父親有幾年出外打工,母親除了每天照顧姐姐和我的吃穿用度之外,還要輔導我的功課,每天早上叫我起床後,還教我更改我昨晚做錯的題目,報聽寫生詞。

父母真是為了我們的成長費盡了心血,總是把最好的東西留給我們。我記得那時候條件不好,我和姐姐又在長身體,每次吃飯,媽媽總是吃很多白飯而很少夾菜,都是讓我和姐姐先吃飽,而她卻拿菜湯拌飯吃,或者吃些鹹菜。那時候我還天真的以為媽媽喜歡吃白米飯,不喜歡吃菜。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媽媽最喜歡吃什麼。我真的孝道做得很不夠!

我在這裡真誠地向我的父母懺悔,懺悔以前我的不孝,懺悔我以前「受恩不感,念怨不休」的心!通過前幾次的懺悔班,我在懺悔的過程中,慢慢打開了心結,我意識到,原來父母的打罵都是對我好,也是教育我的一種方式。我現在很感恩母親,因為她的嚴加管教,讓我能有今天的學業,最終能夠考上大學,而不至於荒廢了青春。感恩她的鞭打,消除了我的業障,把我的任性習氣磨去不少。

然而當我考大學報志願時,我報的全部都是外地學校。因為那時候,我想離開家裡,過自由自在、沒人說、沒人管的生活。當時,我真的是無法體會到母親時時刻刻對兒女的那種牽掛,那種「兒行千里母擔憂」的心情。

我每次暑假、過年回家之前,和媽媽通電話,告知她哪天回來。媽媽就天天看日曆算日子,盼望著時間能過得快些。她天天都跑到好遠的市場去買很多好吃的東西,只要看我上次喜歡吃什麼東西,她都會主動給我買很多回來存著,希望我能多吃點。每次我回到家,全家人像迎接貴賓一樣,一定等我回來才開飯。有時候,飯菜熱了一遍又一遍。而我卻像做客一樣,天天遊手好閒,吃喝玩樂,也不知道和父母多談談心,告訴他們這一年我都做了些什麼、我有什麼收穫、成長。我也不知道幫家裡做做家務活,因為在我眼裡根本沒有活,我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父母起床比我早,等我早上起來時,他們都已經起來很久,把地拖了,房間收拾好了,早飯也準備好了。每天父母都問我喜歡吃什麼,就去做什麼。就這樣,我的傲慢心慢慢滋長,再加上多讀了一些書,和父母說話的時候,經常用道理來反駁他們,搞得他們沒話說,只好說:「你讀的書多,我說不過你。我說一句,你頂十句。」現在想想,我真的是很不孝!《弟子規》上說:「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我真的一點都沒做到。而且我的業障深重,會錯解父母的話,特別是和母親聊天,在我聽來都是挑剔我,而我說一些話,母親也會誤解,而雙方都會因此而生氣。

彭鑫醫生說,頂撞父母的人,會傷肝、傷肺,得鼻炎,上火;不開心的人,心臟不好,容易得心絞痛,心率不齊;不孝敬父母犯上的人,容易頭疼。這些毛病我以前都有,而且看醫生也治不好。現在才知道,原來是我沒有盡到孝道。

這幾天,我回家立刻和母親通電話,懺悔以前我的過錯,跟她說對不起。而我親愛的母親,說這些她早就都忘記了,還寬慰我說:「那時候你年紀小,不懂事。哪有牛兒不抵母的。」原來母親的胸懷是那麼的寬厚,讓我無地自容。我以前沒有念念記著母親的生養之恩,反而老是記得她的不好,而這些不好,也只是我個人片面的看法,我根本沒看到她嚴加管教我背後的良苦用心,愛我的那份心。懺悔過幾次,通過幾次電話後,打開了我二十年的心結,放下了我對母親的怨恨,我和她的心更貼近了。

學習了聖賢教誨之後,我知道了應該如何孝養父母,要「養父母之身,養父母之心,養父母之志,孝道才圓滿。」我今後一定要落實《弟子規》裡「入則孝」的部分,時時刻刻牽掛著父母,對他們柔聲細語,關心他們的衣食住行,多陪他們聊聊天,多做讓他們歡喜的事情。今年回家探親,我還要給我父母洗腳,給他們行三跪九叩禮,感恩他們的養育之恩。

不悌 認恩推過 嫁禍賣惡

我還要懺悔對姐姐的悌道有虧!我小時候,很調皮,經常爬高上低,就像小猴子一樣,很毛躁。家裡的東西也被我弄壞不少,我還不承認,把錯推到姐姐身上,姐姐因為被我連累,也遭了不少打罵。好吃的東西,我都是和她搶,而姐姐總是拿小的那份,有時還把她那份讓給我。從小我就沒有做到「忠孝友悌」,而我犯了《太上感應篇》上說的「認恩推過,嫁禍賣惡」。有好事,總說是自己做的,去邀功,而做錯了事情,卻把責任推脫到別人身上,嫁禍到別人身上,而沒有謙虛。我在此向我姐姐懺悔!

用妻妾語,違父母訓

我要懺悔自己犯了《太上感應篇》上說的「貪婪無厭」、「用妻妾語,違父母訓」的過錯,即我曾經要先生少給錢他父母。

我先生家裡一共有七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二。我先生是一個非常孝順的人,他真正做到了《弟子規》裡的孝順。每個星期六,不管風吹雨打,只要他有時間,都要回去吃飯,陪父母,每個月都要供養家裡幾千元錢。還有幾次給一至兩萬給他的妹妹,因為他妹妹家裡有兩個上學的孩子,兩個大人沒什麼正式工作,比較艱難點。我很讚嘆他這麼有孝道,也隨喜他的功德。

有一次,先生和我到阿叔家做客。我和他家的媳婦聊天,那位媳婦問我為什麼要嫁給我先生,我就說:「他很孝順,供養家裡,都是先考慮別人,才考慮自己。」那位媳婦就在我耳邊吹風,說:「不行呀!你要管管他呀!他這麼散財,你們老了怎麼辦,你們還在租房子,他們都有自己的房子了,你們不存錢,等老了怎麼辦?你們把那麼多錢給他父母,等父母去世分家的時候你們豈不是很不划算!」

這些話搞得我很心煩,真的是小人的話不能聽!那段時間裡,我的母親也是經常催我們趕緊買房子,不主張我們散錢給夫家,而且還說如果我不買房,他們就不再來看我了。我聽了以後心裡很難受,覺得自己沒盡到孝道,讓父母和我的關係疏遠了。我很想盡孝,滿足父母的願望,又很想多布施,有機會幫助那些需要的人。

我很矛盾,就和我先生商量,看他是不是結婚後,可以少供養夫家裡點?畢竟,他的兄弟姐妹也基本都有買房子了,只有我們還在租房子住,如果我們不買房,我父母也不會來住,我也不能盡孝道。我說:「我想我們也要多攢點錢,早點買房,滿了父母的心願。」結果我先生那個月就少給公婆一些錢。可是,我總覺得心裡不安,覺得這是對他父母的不敬。因為老人家晚年多存點錢,他們會比較踏實安心,有安全感。

現在回想起來,慚愧自己還是沒有真正信佛呀!佛不是說了麼?財布施得財富,如果我真信,就不應該有懷疑的心,應該大膽去布施,因為是自己的終會來的。

《弟子規》裡講:「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財物輕,怨何生,言語忍,忿自泯。」這是講的「悌道」。兄弟姐妹之間為一點小利爭奪,反目成仇,老人家在一旁一定非常傷心。我們沒有落實「友悌」,也是沒有盡到孝道。

《無量壽經》第三十三品裡把這個事情說的很明白:「世人共爭不急之務,於此劇惡極苦之中。勤身營務。以自給濟。尊卑、貧富、少長、男女,累念積慮。為心走使。無田憂田、無宅憂宅。眷屬財物,有無同憂。」就是說,世上的人,不管男女老少,有錢沒錢的,都是為自己的貪心利益所牽著,想要有錢,有房子,有的人也擔憂怕有一天會失去。真的是都在這五濁惡世裡,天天爭取這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帶不走的東西,而忘記了要修道,提升自己的靈性。真的是很愚癡。

後來我也是良心發現,自己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就和我先生懺悔,把我想法和他說出來,還說以後他給家裡多少錢我都不干涉了。我反省:「我曾經在佛前發願要斷惡修善、放下貪瞋癡慢疑;我曾經立志要利益一切眾生的,我要今生成佛的。那我要房子幹嗎?要錢幹嗎?這些東西都帶不走,不能用這些東西來污染我的道心!」

隨意傷害生命 身體常受傷害

《太上感應篇》上說:「慈心於物,昆蟲草木,猶不可傷。」我全沒有做到,我沒有慈悲心。我的果報是什麼呢?就是從小身體經常不知道在哪裡磕著、碰著,會紫青一大塊,幾天都消不下去。這和我隨意傷害生命有很大的關係。

小的時候家裡曾經有過一段時間養雞。是春天買小雞仔回來慢慢養,我記得小雞嫩黃色的絨毛,拿在手上不停的叫,特別可愛。我喜歡得天天都去摸它們,結果我家的雞長得最慢,因為我經常玩小雞,把它們捧在手心裡。

還有一個小雞,腿被門壓住了,斷了一個指頭,我爸爸把那個小雞放在一個紙盒裡單獨養,我每天回去就去玩那隻小雞,把它捧起來,拋到空中去,接住,再拋到空中去。就這樣每天反復做十多次,我想說小雞太悶了,幫它做運動。最後過了一段時間我也忘了,後來爸爸說那隻小雞死了。我現在後悔,那隻小雞的死可能和我這麼折磨它也有關係。

後來雞長大了,就被一隻一隻的殺掉、吃掉,一共有大概二十至三十隻。我記得有一次印象很深刻的,就是那個雞被殺了,一刀沒殺死,它還在撲騰,就撲騰到垃圾洞裡去了。我家在五樓,掉下去以後,我媽媽還從垃圾堆裡把雞扒出來,然後趕緊用熱水燙毛拔毛。我看到雞掙扎的那樣很害怕,連忙躲開。

好在我本身就不愛吃眾生肉,所以當皈依佛門之後,就斷絕肉類了。現在想起來,小雞小的時候,看著可愛,我就多摸摸它,等它長大了,再毫不留情地殺了吃了。那顆愛小雞的心和殺小雞的心,都不是真心啊!我們對生命,真的是不尊重啊!不尊重別人的生命,自己的身體也必然常受損傷。我小的時候也是經常口腔潰瘍,這個情況就和我不尊重家裡的大公雞有關。

惡口的果報 口腔潰瘍

《地藏經》裡有一句經文:「若遇毀謗者,說無舌瘡口報」。意思是亂發脾氣、毀謗他人、亂說話、毀謗三寶的人都會有「無舌頭」或者「生口瘡」(口腔潰瘍)的果報。我就是這樣的例子。

從我小時候記事開始,我就經常有口腔潰瘍,每個月經常有二十多天嘴巴都有破洞,這個好了,那個地方又破,有時候嘴裡同時有三、四個破洞。吃飯、喝水都會痛,菜鹹點、水燙點的時候更加痛苦。看了醫生,說是體內缺乏維生素,開了維生素片,吃了也不見好,還是隔三差五長口瘡。還有,我小時候經常被母親打罵,她用很難聽的語言侮辱我,我很委屈、很難過,覺得自己很沒用,受不了這種侮辱的時候曾想去自殺。

當我念到《地藏經》裡的這一句「若遇毀謗者,說無舌瘡口報」的時候我就明白了,這一定是我過去造的業因,才召感了今生受辱罵、長口瘡的果報。我每次讀《地藏經》後真誠的懺悔,懺悔我無始劫來對別人的惡言、惡行、惡心。我現在明白了惡口對別人的傷害是多麼的深,我今生再也不敢用惡言語對人,連惡的想法都不敢起。自從參加了懺悔班,聽了懺悔班老師的點評後,我明白了「業因果報,絲毫不爽」的道理,自己做的就要自己承受,我才生起對母親感恩之心,感恩她的嚴厲管教,讓我收斂自己任性的個性、幫我消了業障。很奇怪,當我懺悔完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再生口瘡了,我也沒有特別去吃什麼藥,或者吃什麼補品,但就是自然好了。當我們真正認錯、改正時候,果報自然就由大化小、由小化了了。

還有小時候挖蚯蚓,把蚯蚓剁成一段段的,抓樹上的毛毛蟲玩,毀壞螞蟻窩。打蚊子、蒼蠅、老鼠、蟑螂,抓蜻蜓,不知道犯了多少殺業!在此,為這些被我傷害的小動物懺悔!還有被我玩死的蜻蜓、毛毛蟲、蚯蚓也不知道有多少生命了!我在這裡都是要像它們懺悔,我把功德都迴向給它們,希望它們能早生善道,早聞佛法,早日離苦得樂。

眾生是可以溝通的 螞蟻的啟示

我還曾經殺過很多螞蟻,大概有幾百隻。剛來香港的時候,家裡有棵鐵樹,土裡有很多螞蟻。我經常在家做飯,也是自己打掃的不乾淨,有很多螞蟻吸引過來了。有時候還跑到水槽裡,我洗碗的時候就把牠們也沖跑了。我還殘忍到什麼程度呢?我從網上查到爽身粉可以治螞蟻。就是用那爽身粉去撒在螞蟻的路徑上,螞蟻的腳打滑,就從牆上摔下來到了,也在粉末堆裡走不出去,都死了。

那個時候我心裡感覺殺螞蟻不對,但不知道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我還想,我殺那麼多螞蟻,牠們會不會晚上跑到我床上咬我,報復我。後來聽老法師說螞蟻也是可以溝通的,要和牠商量,請牠出去,免得誤傷牠們,我就用心在佛前禱告,請螞蟻菩薩不到家裡來,特別是不要到水槽裡。這樣幾次下來,家裡的螞蟻真的少了,沒有了,在加上我們把鐵樹挪到陽臺上,螞蟻真的不進房間了。

螞蟻雖小,也是一條生命呀,我的心真的是「忍作殘害、縱暴殺傷」。我的果報就是那段時間的皮膚特別癢,瘙癢,特別是晚上睡著前,我癢到會使勁抓,甚至把皮抓破。這可能都是小螞蟻的魂很氣憤,在啃我的皮膚吧!

反省何為真正的孝道

我對於自己沒有買房子而讓父母擔心不滿的事情,總覺得自己孝道有虧。是老法師的經教讓我從這種「不順父母就是不孝」的心結中醒悟過來。

有一次聽到老法師的《學佛答問》的光盤,老法師講,最大的孝順,最圓滿的孝順是什麼呢?就是自己成佛,這樣才能度自己的父母,才能讓他們真正的離苦得樂。正所謂「一子成佛,九祖升天」。

我回想自己這麼多年來,我老是覺得不順著父母的意思是不孝,例如父母讓我吃肉補身體,讓我不要看這些修行的書和光盤、讓我攢錢買房、讓我回到他們身邊,讓他們來照顧我、讓我早結婚生子,等等等等,給我提了很多的要求。然而,我不能全部都做到,因為我覺得和佛法說的不一樣,那是不對的,但是自己又沒有善巧方便安慰我的父母,讓他們明白這些道理,讓他們安心。

我心裡很矛盾,一方面想讓父母都開心滿意,另一方面自己實在做不了他們希望我成為的那個樣子。我很困擾,聽了老法師的開示我突然明白:原來他們都是佛菩薩派來考驗我的。小時候的父母打罵我是消我的業障,現在父母對我的遊說是考驗我修道的心堅不堅定,看我是不是真正的依教奉行。

我想如果我成佛了,就能度我的父母,那時有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善巧方便,那時他們就全明白了,就知道信佛不是迷信,是真正離苦得樂,超脫輪迴。

我懺悔自己對佛法的懷疑,不堅定。沒有真正做到清淨心布施。沒有真正的信佛!我很內疚,愧為「佛弟子」,因為我曾經不聽佛說的,不真正的去落實,這不是在謗佛嗎?

深入經教 知錯近乎智

《太上感應篇》上說:「大則奪紀,小則奪算。」意思是說我們犯下的惡業,大者會減去我們十二年的壽命,小的也要減損一百天的壽命。我真的是越深入經教越害怕,裡面說的基本我全犯了,真的不知道被奪了多少年壽命,折損了多少福報了!我現在要趕緊斷一切惡,修一切善。現在起心動念,我都小心謹慎。時時迴光返照自己,看是不是又起了邪惡的念頭,一個念頭起來,趕緊察覺,趕緊懺悔改正。

《太上感應篇》說:「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句話是真實不虛的!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也證實了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我現在在力行斷惡修善,見到有布施的機會就歡喜隨緣,不看報紙、不看邪淫的東西,保護自己的正知正念,天天學習聖賢教育。處處「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當我們的觀念一轉變,心態轉了,外界都轉了。我現在每天是活在感恩的世界裡,感覺到特別是和家裡人溝通,順暢很多,覺得他們句句都是為我好。每個人都是我的善知識。我心裡很喜悅,是成長的喜悅,重新做人的喜悅!

感恩聖賢教育,感恩老師,感恩各位同學,讓我知道了什麼才是一個真正的人,我要把自己的力量和知識貢獻給社會,我要親自力行聖賢教育,為周圍的人做出榜樣,這才是對父母的回報,才是對社會的回報。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把《弟子規》、《太上感應篇》、《十善業道經》學好,落實真幹,那社會真的會一片祥和,每個人都生活在感恩的世界裡。

【附錄】懺悔後的轉變

幾次懺悔後,我最大的改變是,對父母再也沒有怨恨的心了,而是充滿感恩。我現在才知道父母生我、養我,這個恩是我多少劫都報不完的。我們遇到的一切人、事、物都是無不是機緣成熟時的果報,都是自作自受,不能怪別人,怪人是罪上加罪。當自己轉變心態後,外面的境緣也會跟著轉變。

我現在和家裡人相處非常融洽,我和母親之間再也沒有隔閡了,而且很奇怪,母親在說我的時候,我覺得都是愛語,都是為我好,雖然我現在還是不能讓她滿意,但我能感覺到她是愛我的,而我也愛母親。我們不再用刺激對方的言語來交談,而是體諒和關心對方,是互相尊重,而不是控制、占有。我想母親一定是感覺到了我的改變,而她也變了。

現在我們每月歡歡喜喜按時供養家裡生活費,我先生很聰明,他讓我把生活費交給婆婆,我每次都是吃飯後,走到婆婆身邊、蹲下身,恭恭敬敬雙手把紅包送到婆婆手裡,說是這個月給家裡的開支。

婆婆剛開始不好意思拿,但她看到我們是真心供養家裡,她才收下。後來我才知道,婆婆在外面有機會就會誇她的媳婦,說很孝順她,經常給她家用、買東西給她,很貼心。我們聽到後也感到很欣慰,讓老人安心是做兒女應該做的。

參加過多次的懺悔班後,我漸漸能做到日日反省,日日改過。最近一段時間,我們每天早讀一遍《弟子規》,做分享。我越了解聖賢教育才越知道自己的毛病習氣一大堆,而以前眼睛都是在看別人,不看自己。傲慢是修行最大的障礙。現在看到任何境界都是以感恩的心去對待,用《弟子規》的經句落實到日常生活、工作、學習中。

「見人善,即思齊, 縱去遠,以漸躋; 見人惡,即內省, 有則改,無加警。」如果我們每天能發現並改自己的一個錯,那今天就沒白活。

末學 雅玉頂禮

二零一零年

【編後語一】

《孝經》〈聖治章第九〉云:「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如無孝道,如樹無根,不孝乃大亂之道。

《宋尚宮女論語》〈事舅章姑第六〉云:「阿翁阿姑,夫家之主,既入他門,合稱新婦。供承看養,如同父母」世間婦人對丈夫之父母,不能如己之父母、皆由分別心之作祟。夫婦同體、愛屋及烏,代丈夫敬奉公婆,合乎婦道、棄之則背道。

【編後語二】

古詩說:「讒言慎莫聽,聽之禍殃結;君聽臣當誅,父聽子當決。夫妻聽之離,兄弟聽之別;朋友聽之疏,骨肉聽之絕。堂堂七尺軀,莫聽三寸舌;舌上有龍泉,殺人不見血。」學習中國傳統文化之人,必須對聖教有絕對的信心,對老師的指引絕無絲毫懷疑,才能究竟彼岸。若是半途而廢,或是聽信小人之言,因果就要自己承擔了。

蓮池大師曰:「劫盜雖惡,意在得財,苟歡喜而與之,未必戕人之命;而殺生則剖腹剜心,肝腦鼎鑊矣……而經言有生之屬,或多夙世父母,殺生者自少至老,所殺無算,則害及多生父母矣!」可憐物命,世人為貪口腹之欲,任意殘殺,而不知竟是過去生中大恩大德之人。六道輪迴,互相吞噬,酬償宿債,慘絕人寰。勸君宜速離六道,免受劇痛之苦。

口業之報,現生數逢災凶,死後更墮入「拔舌地獄」。佛言:喜兩舌讒人、惡口、妄言、綺語、或貢高誹謗經道、嫉賢妒能、恃才傲物,入此地獄。獄中鬼卒從人頭拔其舌,燒鐵鉤其舌斷,燒鐵刺其咽,令其欲死不得,欲生不得,不能言語,痛苦萬分,至千萬歲盡。又報盡為人,多患瘖啞不能言語。口過罪報之慘,怎能輕率而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