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聖哲傳統教學綱要-淨空老法師

分享至:

淨空法師講述於2004.9.11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已修訂

「朱子白鹿洞書院揭示」

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右五教目。堯舜使契為司徒敬敷五教。即此事也。學者學此而已。其學之序亦有五焉。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學問思辨。所以窮理也。篤行之事。則自格知修身。以至於生活。工作。處世接物。亦各有其要。

言忠信。行篤敬。懲忿。窒慾。遷善。改過。

右六目。修身之要。

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

右四目。處世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右二目。接物之要。

聖哲教人。為學之意。莫非使人覺悟諸法實相。深明義理。隨順道德。以修其身。然後推以及人耳。此即是古今中外聖哲之大學問也。

淨空一生修學,能有今天小小的成就,可以說是得力於中華文化古聖先賢傳統教學的綱要,今天在此,願與諸位同學共同分享這全人類共有的智慧財產。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淨空一生自修暨為人演說,是以《三字經》前面八句作為總的指導綱領。

「人之初,性本善」,與大乘教中佛所說的「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是一個意思;儒家講「本善」,佛法講「佛性」。皆是肯定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本善。凡是從事於教育工作的人,首先要肯定「人性本善」,值得尊敬。

「本善」,為什麼變成不善?孔子說「性相近,習相遠」。眾生的本性是一樣的,習性使眾生變成不一樣。

人,真的是不知不覺墮落在習性裡,所以聖哲傳統的教學沒有別的,只是幫助人恢復本性而已,這就是倫理道德教育,就是教人從習性回歸到本性本善的教育。

深知「苟不教,性乃遷」。教是覺,要是不幫助他覺悟,回頭,這種染污肯定愈來愈嚴重。

今天社會的動亂、災難,根源就是習性嚴重染污的現象。所以要教!誰來教?聖人教,賢人教。

古時候的帝王都是大聖大賢,堯、舜、禹、湯,是孔子最敬佩的聖人,是學習作聖作賢的好榜樣。中國教育至少有四千五百年以上的歷史,只要把中國傳統教學綱領掌握住,落實在生活中,則人人皆可以恢復本性本善,人人皆可以為堯舜。

「教之道,貴以專」。學習最要「專」,不能雜。雜修,只能學到一些皮毛知識,不是智慧。專修則與戒定相應,才能開智慧,通達世出世間法。

佛法教學的總原則是「因戒得定,因定開慧」;這是諸佛修學證果經驗之談。

【朱子白鹿洞書院揭示】

宋朝的朱熹,是儒家的一位大德,他在白鹿洞書院的揭示;文字雖然不多,卻將中國從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到孔孟,古聖先賢承傳的教學總綱領系統化了,簡要詳明,非常難得。總的綱領有五句:

【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

堯舜即是以此五教教化人民。五教從上古一直到滿清末年,在中國推行四千五百多年,歷代中國人都樂意遵守奉行五教。

民國成立之後,由於疏忽五教,結果現在社會問題出現了。我們常常聽到社會上,夫妻、父子、兄弟互相殘殺的報導,從前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家庭第一樁大事是生活(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第二樁大事是傳宗接代,即是家庭教育,要把兒女教好。「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國家政治大事也是教學,地方官員要把人民教好。

所以中國自古以來沒有不重視教育的。教什麼?教倫理道德、教五倫: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五倫是「道」,「道」是自然的法則,不是哪一個人的創作發明,自然而然。親,義,別,序,信,是『德』。隨順大自然的法則,就稱為德。不能夠違背自然,違背自然就要出亂子。

「人之初,性本善」。我們從x同學的嬰孩得知,他才四個月大,長得非常健康,見到人都笑咪咪的,這個時候他沒有被染污,他的本性是善。到他慢慢再長大幾個月,他就有分別、執著,於是漸漸被外面環境染污了。

所以儒家教育是從胎教開始,母親懷孕的時候就開始。懷孕的時候,自己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要端正,因為會影響胎兒。

到小孩出生之後,做父母的,做長輩的人,在小孩面前一舉一動都要守禮。為什麼?小孩都在看,在聽,在學習。所有一切不善的事不能讓他看見,聽到,從小培養他純淨純善的本性,防止污染。這是神聖愛的教育。

五教之首『父子有親』,「親」是親愛,就是教孝。這完全是自然的關係。教育的目標就是希望能保持父子親愛的關係到終身,到慎終追遠。除了教育之外,再沒有第二個方法能做得到。

『君臣有義』,「義」是道義,教忠義。「君」是領導人,「臣」是被領導者,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是道義。具體的來說,君仁臣忠,領導人應以仁慈待屬下,被領導者應以忠義、誠實為領導效力。我們為人做事,要誠懇、盡心盡力把事情做得圓滿,這是盡忠。這是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

第三『夫婦有別』。「別」是什麼?是夫婦各自有不同的任務,應有差別。夫婦組成一個家庭,家庭有兩大任務,第一,養家活口,要出去賺錢,使一家人在物質與精神生活上能夠達到一定的水平。第二,中國古人常講「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重要的是教育下一代,這是家教。在古時候,一家人的生活,先生要負擔起來,要勤奮的工作,才能養家。婦女在家庭,相夫教子,這是她的天職。小孩將來教得好、或教不好,這都是母親的責任。

現代社會男女平等,兩大任務同樣的神聖,決定沒有高下尊卑,是平等的。兩個人總要有一個人負責養家,一個人負責教養後代。如果太太在社會上工作,負責家庭經濟。則先生就要在家裡教導兒女。如果先生出去工作,太太就在家教導小孩,否則,兩個人都出去工作,兒女沒有人教,這個家庭就沒有下一代了。

現在有許多為人父母者因工作繁忙,跟兒女一個星期難得見一次面,親情怎麼能建立?父母都工作,把兒女交給佣人看管,佣人變成兒女的父母。佣人只是照顧小孩飲食起居而已,其他什麼都不知道,如何教導?

尤其是現在,佣人多是教小朋友看電視,教他玩網路遊戲,而這裡面的內容皆是殺盜淫妄,暴力色情,他從小就學會。長大之後起心動念,行事皆隨自己喜好,毫無恩義之情,他喜歡你的時候,跟你很好;他不喜歡你的時候,就可以傷害你,連父母都殺,何況別人!此事若形成為社會風氣,這世界還得了。

所以西方很多宗教講末日,我覺得這就是末日。末日是世界的毀滅,不是這個地球毀滅,是這個世界上倫理道德毀滅,聖賢傳統的教育毀滅了,這個社會現象就是末日現象。人與人之間沒有親情,沒有慈愛。只有利害,對立與矛盾,這是多麼可怕。

『長幼有序』是講兄弟之間的關係,「長幼」是講兄弟。這個「序」是天然的,出生先後的次序,縱然是雙胞胎也有次序,不能夠不尊重。所以幼對長要知道尊敬,長對幼要懂得愛護,兄友弟恭。

所以「有序」很重要,只要能夠遵守這個道理,家庭傳統就不會被破壞,家和萬事興,家和是社會安定世界和平的根本。

『朋友有信。』中國自古有說,四海之內皆朋友也。朋友是五倫之一,關係不是平凡的,是道義相交,同生死共患難,互相扶持顯示了一個生命共同體,這是朋友的信義。這一句是總結人與一切人的自然關係。明了人與人的關係,自然相互包容、尊敬、信賴、關懷、互助合作。決定無有相害之理。

五教的學習也各有五個程序: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儒家教學,小學是從六、七歲開始。此時不能教學生博學,而是貴以專,成就德行與根本智,博學就會破壞德行及根本智,將來變成世智辯聰,成就有限。所以小學教育是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到太學才教導博學多聞,這是修學第二個階段,不是第一個階段。

佛陀教育亦如是,什麼時候教你廣學多聞?必須要先成就根本智,廣學多聞是後得智。所以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是成就自己的根本智,有根本智然後才有後得智。

有了根本智,然後博學、審問、慎思、明辨是一次完成,根境接觸之時就有能力顯示三慧(聞、思、修),成就後得智(無所不知)。

修身之要:

【言忠信。行篤敬。懲忿。窒慾。遷善。改過。】

孔子教學,非常重視言語,不能隨便說話,口為禍福之門。只有讚歎,沒有毀謗;只有忠信,沒有批評。所以一切的災難過失,都是從非善意的批評、兩舌、妄語、綺語、惡口造出來的後果。

『行篤敬』,「行」是行為,聖哲教人於一切時一切處,對待一切人、事、物,應當學習禮敬諸佛,平等的恭敬。「篤」是實實在在、恭恭敬敬,不是偽裝的,出自內心的真誠恭敬。

『懲忿,窒慾』,「忿」是憤怒,要斷瞋恚。「慾」是貪欲,要斷貪欲。與佛教人「煩惱無盡誓願斷」相同,如此才能成就德行,恢復本性本善。

處世之要:

【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

「誼」是應該不應該,我們要懂得衡量,對人對事應不應該做,做事時,絕不把自己利害放在裡頭。為什麼?於我不利,我就不做;對我有利,我就做,這是自私自利。應當事事以社會大眾利益為前提,以廣大長時於眾生有益為思考。

『明其道,不計其功』,我們做人處事皆當以道義為標準,不可以私人利害、功過為標準,才是斷惡修善積功累德,提升自己至聖賢境界。

接物之道: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接物』是跟一切人物相接觸,包括我們對自然環境,對天地鬼神,範圍非常大。我們跟他們交往,應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理則,我們自己不願意別人加給我的,我就不可以加給別人;譬如我不願意別人毀謗我,我就不可以毀謗別人;我不願意別人惡意批評我,我就不能惡意批評別人。起心動念、言語造作先要這樣想想,我應不應該起這個念頭,應不應該說這種話,應不應做這些事。這是古今聖賢待人接物的總原則,應當學。

『行有不得』,譬如我們好心為人做了好事,但是得的果報相反,自己還要受災受難。這是誰的過失?不是別人的過失,是自己。『反求諸己』,就是教我反省,不要怪別人,別人沒有錯,錯決定在自己,這一生即使沒錯,前生有錯,因果講三世,「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我今天做的好事,為什麼還得不好的報應?自己可不要灰心,這個不好的報應正是消自己過去世的業障。我們曉得事實真相,心就平了,不會怨天尤人。不會與人造成誤會,對立,鬥爭等等惡業。

我參加了三次國際和平會議,我說,在這半個世紀中,聯合國召開了很多次的世界和平會議。為什麼世界還不和平?「反求諸己」,應該是我們的觀念錯誤。錯在哪裡?譬如說「我對,你們都不對」。這樣觀念是製造衝突,而不是化解衝突!應該要將這個念頭改正過來;說「你對,我不對。」每一個人都是「你對,我不對」,天下就會太平,問題就化解了。我還特別加強語氣說,「別人錯了也是對的,我對了也是錯的」,大家聽到都非常驚訝,認為這做不到!我說,做不到也要做,真正做到了,我們在這一生中,就對化解一切衝突、促進世界和平,做出了真正的貢獻。和平是從自己內心化解對一切人事物的對立與行為做起。

【聖哲教人。為學之意。莫非使人覺悟諸法實相。深明義理。隨順道德。以修其身。然後推以及人耳。】

聖賢出現在世間教導大眾,沒有別的,無非是協助大眾明了宇宙萬事萬物的真相,明了人生的意義與價值,進而知道怎樣做人做事,利人利己而已。自己進德修業,完全是為了給眾生做模範,讓人人歡喜向他學習。他自己先做到,然後才說。自己做不到,就不能講,講了人家也不相信。自己要做到才可以推己及人。

【此即是古今中外聖哲之大學問也。】

這就是中國古聖先賢傳統教學的總綱要。在中國推行了四千五百年以上,中國人都相信,遵守。所以中國仍能屹立在世界上。如果伊斯蘭教信徒能遵奉《古蘭經》的教誨,基督徒能遵守《聖經》的教誨,佛教徒能依教奉行釋迦牟尼佛的教誨,中國人能繼續遵守傳統教學綱要,不把古聖先賢、祖宗及神聖的教學忘記,每天讀誦學習,國際間、族群間、宗教間的一切對立、矛盾、誤會等自然化解。世界各各國家民族可以復興,而且復興得很快,會帶給世界真正和平與社會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