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請勿殺生吃肉 例證七、殺生苦報多難受 誦經解怨始病癒

第五章、懺悔殺生業 改過吉祥來

例證七、殺生苦報多難受 誦經解怨始病癒(常 安)

常安女士當學習和對照《太上感應篇》的經文後,她覺得自己的殺生罪孽非常重,觸動很大。她要懺出自己以往的不是之處--

末學常安,很感恩協會舉辦這種形式的共修,令大家可以互相促進。也非常感恩我們在學習《太上感應篇》的時候,能夠有懺悔班老師前來講課,具體指導我們的修學。更多謝同修們的法布施,使自己深受感動和深受教育,非常的感恩他們!

殺害昆蟲 手段殘忍

我的殺業很重,小的時候把昆蟲作為玩物,看到螞蟻,喜歡用手指頭一隻隻的把牠們捏死,還覺得好玩,也用樹枝把牠一段一段的截開。見到吸血蟲就放進火爐裡燒,然後又把牠的屍體放到水裡面做實驗,看牠是不是會復生(因為聽別人說吸血蟲的生命力很強)。經常被我捉來玩死的昆蟲還有蜻蜓、螢火蟲、蝴蝶、金龜等。我對昆蟲實在是心狠手辣,慘不忍睹。《太上感應篇》上指出「昆蟲草木, 猶不可傷」,而我卻把牠們做為玩物,並將牠們置於死地,我簡直是不知道天地皆有好生之德。

結婚後,我還是半點慈悲心都沒有,仍不把螞蟻、昆蟲當生命看待,並且很討厭牠們。如見到蟑螂,不是用腳踩死,就是用藥噴死;如見到螞蟻在廚房的牆壁上爬來爬去,我會狠心的用熱水一澆,把牠們燙死,有時候會用紙點著火把牠們燒死。我還跟蹤螞蟻,到牠們的窩,用水泥堵塞牠們的窩,這就是《太上感應篇》上所指出的「填穴覆巢」,滅絕螞蟻宗親,又是罪不可恕。

學佛初期,由於沒有深入經教,對殺害昆蟲、螞蟻這種行為還不以為然,沒有罪惡感,仍舊繼續造惡業。

有一次,家裡不知在什麼時候,天花、廳、房、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小蟲,心感討厭,還是用那一招,用指頭把牠們一隻一隻的弄死,真是殺生無數。然而過不了多少天,家裡又來了一大批小蟲,數量比上次還要多。這使我心裡有點害怕,覺得可能是昆蟲對我的大報復,我不敢再傷害牠們。我默默的向昆蟲賠罪、念佛求牠們原諒,牠們走不走隨牠們,自己絕不可以再傷害牠們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昆蟲不見了,走了。可憐自己實在愚癡不知道,一切會動、有靈性的生物都具有佛性,不可傷害牠們。自己過去真是全無慈悲之心。

食龜啖蝦 四肢蛻皮 指甲漆黑 無藥可治

過去我所造的殺業,除了殺害昆蟲之外,還為了保健身體,常買龜來吃。宰殺牠們的時候,同樣用殘忍的方法,把龜放在水中加熱,讓牠排尿,然後眼睜睜看著牠在熱水中掙扎至死。

以前被我殺害過的還有水魚、穿山甲,這都是為滿足自己的口欲。又如以前,我回娘家,都會帶父母外出吃飯。母親愛吃活蝦,我毫不猶豫的滿足她,以為這是孝順父母。我有個學佛的妹妹會在一旁靜默,她說:「姐姐不要殺生啦,這對你和父母都沒有好處。」我當時還說妹妹迷信,很多人也不是天天這樣吃嗎?也不管她怎麼說,我行我素。果然沒多久,我得到了應有的報應,從頭到腳都出現了瘙癢症,手腳四肢脫皮,像蝦殼一塊一塊的剝下;脫了又再長出來,而十個指頭中有七個的指甲全是黑色,很難看,黑得像熟蝦的頭部黑色一樣。我到處求醫,都檢查不出是什麼問題,醫生說沒事。我用什麼藥也無法治好,妹妹說我這狀況是因果病,我也似信非信。

聽經聞法 誦經解怨

二00四年,一個因緣巧合,我開始接觸到師父的經教,知道因果報應真實不虛。於是發願誦一百四十部《無量壽經》,迴向給被我傷害的蝦菩薩以及一切有緣眾生,我就這樣重罪輕報了。以後我再沒有去看病。過了半年,我的指甲恢復原狀,四肢發癢掉皮的情況開始好轉。這時候的心情是非常感恩師父,在末學最迷惑和最愚癡的時候,遇到了師父的經教猶如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後半生,決定了前進的方向和目標。

我的殺業很重,無可挽回的種下地獄之罪。末學對過去和今生被自己所殺、所害、所吃的一切有緣眾生,我真誠的向你們懺悔道歉,懇求你們的原諒。我向你們發願,以後會更加努力的學習師父的經教,依教奉行,認真改過,用修學的功德迴向給你們,衷心祝願你們和我一起,努力修學,同發菩提心,同生極樂國,早日離苦得樂。

(按) 現代人大多對因果教育很陌生,又在西方文化鼓吹肉食增進營養之下,人民大肆殺生,啖肉以自肥,令動物苦叫於血泣之中,人類在這樣的生活裡已不知不覺地淪為兇殘獸類,而家庭社會衝突仇殺之象激增,與這個錯誤認知有著直接的關係。中華聖哲流傳的大智慧文化實是現今世界救命之學,我們要多接觸智慧老人的教誨,聽聞妙法,才能救己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