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吃肉令眾生付出巨大代價

殺生害命類

吃肉令眾生付出巨大代價 (蔡 劉)

  尊敬的淨空法師、各位大德菩薩、這次是我首次來到這個道場,便參加懺悔班,是我太太的鼓勵。她經常說法師的教誨給我聽,我自知罪業深重,這些年來,我和太太都能夠感到有很多力量追著我們。

  前幾日我和太太一起來這裡懺悔。太太第一次,我是第二次。現在,我想藉此殊勝因緣,懺除業障,希望所有還在吃眾生肉的讀者,早日吃素。

  現在分別為大家說明我的罪業——

從事殺生行業

  我的殺業非常重,除了未吃素之前所食的眾生肉之外,我還從事殺生的行業。現在,我吃素二十多年了。在此,我想讓大家知道吃一口肉,眾生所付出的代價有多麼大

  在七十年代,曾做過豬肉檯,每天斬肉、賣肉,更做過屠房,負責淥(燙)牛皮,取內臟等之工作。屠房就像一個地獄的刑場,宰殺的過程我很清楚,是十分殘忍的。

屠宰場如何殺豬

  七十年代,新舊兩種屠宰房都有,舊屠宰房割豬恐怖過新屠宰房,因為舊式的屠宰房不會先用電擊,讓豬暈倒。舊屠宰房是這樣割豬的——先把要屠宰的豬倚在凳子上,把豬固定在那裡,用刀直接去割牠。我吃了素後才感受到豬的可憐,吃肉時就感受不到。

  我年輕時候主要在新型的屠宰房工作。豬由水、陸兩條途徑入香港。豬有指甲,好像馬蹄,這些豬在運輸過程中,指甲會受傷,很痛,走不了路。但是,豬到達香港之後,屠宰房的人們就抽打牠們,強迫牠們自行走入豬欄(屠房)。

  豬到了豬欄(屠房),就在那裡等死,那個情形如同入了鬼門關。其實豬對自己即將慘死的情形是很清楚的,我感到牠們死亡的情形固然很痛苦,但是牠們在等死的過程更加辛苦,我懷疑這種眼睜睜看著同伴受死,然後就輪到自己,這種內心的驚恐,感覺上甚至超過死亡的那一刻。

  豬入了豬欄(屠房),就會賣給不同的買主。一般因為割完之後,會不知那隻死豬的主人是誰,所以這些豬在一豬欄(屠房),就給牠的身上用熱銅針,把記號打在豬身的皮膚上(這也是很痛的)。在打好記號之後,就用電擊,把豬擊暈。但是當時的場景,很多豬走來走去,千方百計想要躲避,所以有些是電不好的。這些豬就不會完全暈倒,而是半暈半醒,接下來的過程,這些半暈半醒的豬就十分痛苦了。

  接著,這些被電擊的豬,就用黑色的鎖鏈,好像地獄鬼差鎖人用的那種鎖鏈,鎖住豬的後腿,吊著牠的頭向下。屠夫此時用刀,一刀插入喉嚨,因為頭朝下,就可以放血。

  放血的過程對於那些沒有電得太暈的豬則更加痛苦,牠們會痛得屎尿都撒出來。情形很讓人難過。

  下一步,這些倒吊著的半死不死的豬就由傳送帶送入一個很大的、滿是開水的浴缸裡,這是為了燙豬毛。燙過的豬從浴缸裡由傳送帶從浴缸送出來,有人就在那裡用刀刮豬毛。跟著就有屠夫在那裏割豬裏面的內臟。

屠宰場如何殺牛

  以下報告割牛的過程——

  我在割牛的屠房做雜工,本來不用直接殺牛,但是因為好勝心強,也學別人殺了幾隻牛。

  屠房先將牛兩隻困在一個大鐵箱中,大鐵箱的大小如同半個房間那麼大,剛好兩隻牛困在裡邊動彈不得。接著,就有人用槍打暈這兩隻牛,牛頭穿了一個孔,兩隻牛很快就暈倒了。此時,就按一個鍵,鐵箱底部就掉下來,兩隻牛框噹就掉下去了。

  有人就用鬼差用那種黑鎖鏈,鎖住牛,讓牠們四腳朝天。有屠夫將刀直接插入牛的喉嚨,先放血。放了血的牛就從樓上掉到樓下一層。在那一層,牛被四腳朝天綁起來。有人割斷牛之頭,與部分的手腳。跟著,就有屠夫割開牛,用叉子吊起牠,進行扒皮的程序。牛先被吊高,就有人將牛皮扯下來,扯不下來,就要用刀,將皮和肉分開。

  與此同時,用一個車,裝上牛頭和內臟等等,跟著屍體走。另有車,裝牛的心肝,因為這些內臟比較貴。最後,由於牛的體型比較大,豬是分開兩件,而牛則需要中間再攔一刀,將一隻牛分四件,情形如同五馬分屍。

  到了晚上,屠房裡遍地都是眾生血,尤其是沒有人的時候,很陰深可怕,如同地獄。

  屠房是每天凌晨四、五點開始工作,此時在屠房裡很黑,很陰森。開工前的屠房最可怕。接著就有待殺的豬、牛運進來。其實牠們都知道被送進那裡是等死的,看見同伴被殺,很驚恐不安,很多豬牛被拖進去宰殺時是不肯去的,還會哀叫,像向你求情,這些情景見得很多。一般到了早上十點多,就工作結束了,下午一般很少工作。

小羊不可思議的靈性

  送到屠房待宰的羊,有時是大肚的。但是一批過來,也不會理會哪些是懷孕的,都統統殺了。如果懷孕的母羊被屠宰,就一屍兩命。母羊照例進行割宰,小羊就扔了。

  可是,也有羊媽媽來到屠房的時候,剛剛生產了。我親眼看到,小羊生出來,羊媽媽會把小羊舔得乾乾淨淨,接著小羊就會努力站起來。小羊一站起來,就會立即跪下來,好像是跪拜。接著牠會換一個方向,再跪拜,就這樣,他將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都一一拜過,才會真正站起來。我看到非常吃驚,感到畜生有靈性啊!牠不知因為做了些什麼,這一生投胎成為羊,但是牠真的是有靈性的啊!
我曾經將初生的小羊帶回家,令眾生骨肉分離,那隻小羊帶回家途中已經死了。

眾生很可憐

  還有一次殺豬,讓我心裡非常不安。我有個同學在長洲(香港的一個小島嶼)做燒臘。長洲沒有屠宰房,要自己割豬。我捉豬,壓住他,同學用刀捅死牠。我自己親身感到這隻豬的身體,隨著血液放乾淨,身體一點點地變冷。我怎麼可以這麼殘忍、愚痴。

  當大家將一塊肉送進口裡的時候,要想想牠為滿足你口福所付出的慘痛代價。這些眾生,臨死之前,好恐怖、好驚恐!牠們最慘的是,是臨死之前,在多麼驚恐的狀態下度過。

  我和太太希望將我的感受告訴所有的讀者聽,希望讀者用自己的良知想想,自己乃至自己的家人,淪落為這些動物,該多麼痛苦。

  我好感謝太太給我淨空法師的書,能上臺懺悔。我自己上臺,將我一直以來很內疚、很後悔做殺生的事情報告給大家聽。那天我寫懺悔文,我一直寫,心一直震。我很希望多些人吃素。我是在吃素之後才感受到眾生很可憐,以前吃肉的時候都感受不到。

為吃殺生害命

  我曾經有一次為海鮮酒樓做運輸,將海鮮動物送到酒樓。那天,我在工作的時候,突然間看到有一條大魚,被拖進酒樓。魚身上是滑的,要想割這麼大的魚,需要用布包著,這條魚就這樣用了一大塊布包著,送進去。我當時覺得好像是拖一個人,覺得很殘忍。

  海鮮酒樓殺生殘忍的事情很多。有一種龜類,俗稱水魚,它背上的殼比烏龜軟。人在殺牠的時候是一刀斬段牠的頭,然後生生地把殼從牠的身上扒下來。水魚殼被扒下來後,我們有時候還能看見牠有水魚蛋(即卵),因為實在是太痛了,還能看見那肉痛得在抖動。

  我聽說有地方賣驢肉是這樣賣的:先綁住驢的後腿,吊在那裡。有客人來時,就問客人,「要腿還是肚子?」驢沒有死,但是要現場割肉。血液就這樣沖出來,再慢慢流。下一個客人,再問要哪部分,再割。現場在爐子上做肉。等血流盡,驢才死。

  我們人為了吃,什麼辦法都想盡了。這樣的肉,放入嘴巴裡,卻從來沒有想到後面有多麼心酸、可怕的事情。

勸大眾吃素

  我吃了二十多年的素,而我之前也吃過很多肉。現在感到,肉和菜放入口裡,從舌頭以下就不知道味道了,最後都一樣變成糞便。菜成為了糞便,肉也成了大便,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分別,又何必為了嘴巴裡的舌頭,讓眾生這樣驚恐、這樣痛苦呢!

  淨空老法師說的刀兵劫,我真的感到如果這樣折磨眾生,吃牠們的肉,怎麼能沒有刀兵劫呢?我想,這一世我們成了人,到下一世,我們又做了動物,被人這樣折磨慘死,會多麼難過啊!
我學了佛感到人死不是很可怕,可怕的是死了要去哪裡,死了之後要受到的果報,想想看,都很可怕。

傷害虐打動物 並令太太墮胎

  我小時候及年青時殺害動物也很多:將淡水龜放進海水裡,又曾經把一隻龜放進石灰水裡,沒想到第二天石灰水凝結,變了一隻石龜,死得很痛苦。又將生的小魚剪碎來喂飼大魚,很殘忍。

  我一直這麼愚痴,小的時候都不懂事,對眾生這樣殘忍。我將魚缸養的魚拿出來像撻生魚一樣,試牠的生命力,再放回魚缸。將金魚剪去魚鰭及魚尾,再放進魚缸,看牠怎樣游。我很喜歡養貓狗,但沒有善待牠們,當牠們搗亂時就虐打。記得有隻狗在家亂放糞便,我很生氣,用腳踢跛了牠的後腳,於是牠走了,臨走前還用仇恨的眼光望著我。以前還不覺得,吃素之後,才慢慢回想起來狗的眼光那麼仇恨。另一隻狗,我帶牠跑步,牠不肯去,我強行拖著牠走,令牠遍體鱗傷。

  另外我還有一件殺生罪就是令太太墮胎。別以為墮胎只是女性的罪業,其實是男女雙方都要負責任。太太多年身體虛弱,我也諸事不順,都與這有關連。

被暴力對待 也虐打兒子
  
  我殺生很多,所以我一直都在打罵中生活,很容易惹官非(即官司纏身),很不走運。

  小的時候被父母用暴力對待,我出街(即在外面)也總要挨打。我家庭用暴力對我,我再用暴力對孩子。我很對不起我的兒子,從小打到大,像是生活在地獄裡。我這裡犯了不懂為人父的罪,在家庭沒有做好父親的榜樣,脾氣暴躁,不懂教育及與他們溝通,經常虐打大兒子。

  我覺得很對不起孩子們。我犯了罪業,現在回頭已晚,更補償不到。

  我一生命運很慘。我的孩子也沒有和我在一起。我很怕一個人,很怕孤獨。現在,當我一個人靜下來時,我知道人在這個世界上,要珍惜身邊的人,但是我那時候沒有珍惜。直到業力來的時候,走都走不掉。

兒子突然病死

  我是死過翻生的。我自己開車,因為一些原因,從天橋頂衝了下去,竟然沒有死,是佛菩薩救了我。

  可是,我的大兒子二十多歲就病死了,而且很突然。別人告訴我,兒子死了。我就去看他。我在他的錢包裡看到他曾經抽中了一個簽,簽文的第一句是「代父從軍」。我知道是花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明白是我的兒子幫我頂了死亡的命運,讓我能夠在這裡懺悔,將這些屠宰房情況告訴眾人聽。讓大家知道我們用筷子夾一口肉放到嘴裡吃,這個背後眾生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價!

  這本書流傳出去,會有很多讀者看,有些讀者可能還在吃肉,我很希望他們看了就能回頭吃素。我願意將功德迴向給所有的冤親債主,以及我的兒子、太太墮胎的孩子以及我做燒臘的朋友。現在那個朋友還在做燒臘。眾生在被燒臘的過程中,受到的痛苦比一般的煮熟的處理還要巨大。

  我想將我自己做的錯事,以及今時今日的感受,報告給大家,希望大家不要步我的後塵。

不孝罪

  小時沒有用功讀書,又太年輕結婚,沒有真正供養父母。後來更加入黑社會,雖然沒有做販毒、淫業這些嚴重罪行,但也時常打架生事。黑社會是威脅社會大眾安全,我做了助緣,現在才知這個罪很重,雖然已經脫離了很久,但想起當初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做傻事,又是不孝罪,真太愚癡。

邪淫罪

  由年青開始,沒有清心寡欲,放縱不羈,所犯邪淫,數也數不清,損人損己。

不尊師重道

  我不敬老師,包括讀書老師、學功夫老師、替我授皈依師父和一些出家法師(因我覺得他們不如法)。現在才知不應該,這是不敬三寶罪,而且佛法是師道。

貪心罪

  自小很怕吃虧,又曾偷家人同學及其他人的財物。

瞋恨心重罪

  我常發脾氣,令家人飽受壓力,心胸狹窄,咒罵別人,報復心重。

自私心重罪

  我常為自己著想,少為別人著想。

口業重罪

  我喜歡看別人過失,然後將之宣揚,說是非長短,自己的過失卻怕人知道。

  由於以上種種惡習氣,未能正己化人,雖現在已吃素、學佛,但未能護持學佛人的形像。我是罪大惡極,幸得有這個機緣來這裡懺悔,真是千載難逢,我向所有以前被我所傷害及所殺的眾生誠心懺悔,並立志改過自新,希望你們離苦得樂、念佛求生淨土。

  多謝老師及各位菩薩付出寶貴時間來聽我懺悔。

  阿彌陀佛!

  懺悔人 蔡劉

【編後語】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最大的善就是改過,改過就是聖賢之道。人能夠自己知道自己的過失,就是佛家講的開悟、講的自覺。改過的三個基本?第一:「要發恥心」。知恥。第二:「要發畏心」。第三:「要發勇心」。古人講的「知恥近乎勇」。勇是什麼?勇於改過。能發真誠心懺悔改過,功德不可思議。

  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佛家也有一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是比喻轉凡成聖太容易了。屠刀是什麼?屠刀是害人的東西,造業的業障。放下業障,不就成佛了嗎?什麼是業障?妄想分別執著。真正能念佛,那是徹底的悔改,不但自己不墮地獄,並能度化一切有緣的眾生。清朝慈雲灌頂大師說,這一句佛號叫「萬德洪名」,世間最極重的罪障,所有的佛法都不能化解,最後這一句洪名都能夠化解。經上告訴我們,「念一聲阿彌陀佛,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這話一點都不假,能發菩提心,ㄧ向專念「阿彌陀佛」,必能成就。

  《安士全書‧萬善先資》裡有一段文意:豬羊雖係物類,怕死與人相同。那些養豬人家,一收屠夫的錢,豬便流淚不食。雖口不能言,但心裏知道命在旦夕了。所以,被縛之時,哀號動地;出門之際,徘徊發抖。走一步,就恐怖一步;見一人,則望救一人。等到已入屠門,看見屠夫挽起袖子,持刀相向,殺氣騰騰,則大聲高呼。叫天而天不借梯,號地而地不開洞。顧左盼右,無非殺己之人;視後瞻前,儘是傷身之器。一瞬間,仰臥朝天,尖刀入腹,此時如沸油灌頂,此時如萬戟鉤心,聲因痛極而轉低,眼為血流而緊閉。這樣的痛苦,說不盡啊,說不盡啊!可憐啊!此豬宿世為人時,豈無父母珍惜如手足,為何屠夫視之如泥沙?豈無妻兒愛護如腹心,為何屠戶殺之如草芥?前生惡業可畏,此時才知往昔蓋世英雄而今不再存在。不求解脫,人人難免。如此一入輪迴,時刻都有墮落的危險。因此,西方淨土,是男是女總堪修;戒殺放生,若智若愚當自勉。各請直下回頭,莫待來生後悔。
師父上人在《阿彌陀經疏鈔演義》中開示:「我們沒有出離六道輪迴就是在做大夢,佛菩薩看起來,冤枉!什麼事也沒有,可是在夢裡把夢當作真的,不曉得自己是在作夢,這個夢愈做愈壞,因緣果報愈演愈慘烈。最慘的相無過於殺生,佛在經上給我們說:人死為羊,羊死為人。這是講人宰羊,羊被殺之後投胎作人,殺羊吃羊肉的人死了之後又變成羊,冤冤相報沒完沒了。每一次報復都超過分量,於是仇恨愈結愈深。」

  師父上人在講《大乘無量壽經》中開示:「老師你要很慎重選擇,既然選擇了,拜他做老師,這個關係是一生的。你要是背師叛道,首先你的德行就有虧欠,你的德行就不能成就了,你還能成就學問嗎?所以佛在淨業三福裡面教我們,你看第一句『孝養父母』,第二句『奉事師長』。世間,你從歷史上去看,古今中外,沒有一個不孝父母的人能有成就,沒有一個背師叛道的人能有成就。儒佛都是這樣教人!」又說:「你真正要想往生極樂世界,你要修行,要把你錯誤的行為修正過來。什麼是錯誤的行為?十惡是錯誤行為,十惡就是不孝父母。為什麼?父母心裡難過,你怎麼造這種罪業?十惡就是不敬師長,怎麼對得起老師?父母、師長這是德行的大根大本。」

  懺悔者很難得,能把屠宰場裡鮮為人知的極殘忍真相告知於世,確實會令不少有慈悲心的人覺醒到:我們每咀嚼的一口肉之背後,全是說不盡的血淚悲號。望讀者能意識到,「一指納沸湯。渾身驚欲裂。一針刺己肉。遍體如刀割。魚死向人哀。雞死臨刀泣。哀泣各分明。聽者自不識。」凡是愛惜生命、放生戒殺持戒之人,必得健康長壽果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