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逆女的不孝和懺悔

不孝父母不敬師長類

逆女的不孝和懺悔 (吳曉瑩)

恭請阿彌陀佛,十方諸佛菩薩,龍天護法,尊敬的淨空法師,一切眾生,及祖先祖宗和所有往世的有緣眾生。請加持末學吳曉瑩在此向你們以至誠發露懺悔,希望得以解冤釋結。感恩佛菩薩加持!

末學今年二十八歲,接觸佛教差不多兩年,但還未精進地修學,如有說錯、說漏感恩阿彌陀佛加持!

頂撞父母身體差

從比較有深刻印象的小學時期開始說起。我八、九歲左右就經常跟父母頂嘴,氣得他們半死。

我很清楚地記得,有一次媽媽在廚房準備飯菜,我又跟她頂嘴,她十分生氣,樣子兇兇的拿著把大菜刀,說要把我給劏了。她從廚房追出來客廳,我一邊哭一邊跑進房鎖了門,很害怕。這件事到現在我還記得非常清楚。我心中恨了二十年,不明白媽媽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現在我知錯了,媽,是女兒不孝……

回想那時候的我,的確不是一個討人喜愛的女兒。我從不做家務,只管在家看電視、食、喝、睡。這二十八年來,我從沒孝順過父母,沒有順過他們的心,總是一言九「頂」。我想怎樣做就怎樣做,他們管不了我,還覺得自己很有個性,其實是任性不孝,老是讓他們擔心、傷心。還沒接觸佛教之前還不覺得自己錯了。

到了中學時代,我已經十分討厭這個家,當回家像住酒店一樣,希望多賺錢搬出去,不想再見到他們。爸爸曾說:「你未進家門之前家裡還是和洽,有說有笑,你一回家就破口大罵,弄得大家都不開心,你不要回來罷了。」其實我很記恨這些傷害我的說話,但我的氣話何嘗不是像利刀一般插在他們的心上啊!

我從小身體就不好,氣虛血虛,經常進出醫院、診所,到現在還得經常看中醫。這都是性格過份剛烈、不柔順、不聽話造成的。這些病根害自己受苦,還令身邊愛自己的人都受罪。我自知罪業深重,特別是不孝、犯口業。在這裡對父母懺悔:「真的很對不起你們,養育之恩沒有報還加害你們,氣得半死,都是殺父殺母罪業。」

中七畢業後,我開始打工生涯。才明白父母賺錢是那麼辛苦、那麼累,回家想休息一下還得受我氣,我真的無地自容……

懺悔心不仁厚

二零零二年,我認識了一個新加坡的男朋友。當時我們分隔兩地,雖然彼此很相愛,但後來我覺得將來不可能在一起,我們都不願意放棄在原本的生活和朋友,去另外一個不認識的國家生活。我於是主動逼迫自己跟他分手,內心十分痛苦。

那時,為了令自己心裡好過一點,就接受了當時追我的另一個男生。大約一年多之後,我感到還是十分掛念新加坡的男朋友,就開始了一腳搭兩船。那當然船很快就沉了,被男朋友發現了,被迫跟新加坡的男友分手。之後,香港的男朋友也在外面有女朋友,我們分手收場。

由於我還是對新加坡的男友念念不忘,於是就飛過去,買好了機票才跟父母說要出國幾天……其實,他那時候已經有了女朋友。我去了見到他和他的女朋友,感覺很尷尬,覺得自己好像在破壞別人的幸福,但心又是不捨得……他女朋友的眼神好像要殺我一樣。

最後,他們結婚有了小孩。我在這裡懺悔,我真的很對不起你們,我不控制自己的心魔,想做就去做,沒為他人設身處地想過……令到這麼多人因我而起瞋恨心,真的對不起。希望他們過得幸福快樂。

兩次手術

二零零五年,我的腰痛得特別利害。去醫院檢驗身體,驗出了兩個病都要做手術。第一個是子宮裡長了一個朱古力瘤,像雞蛋一般大;第二個是發現了先天性的膽管阻塞,因為不知道是否惡性,醫生勸盡快做手術切出來,怕時間拖長而變成癌症。那時我種種的擔心憂慮,也都加到家人身上。因為我沒有買醫療保險,沒錢去私家醫院做手術,唯有等政府醫院排期。

二零零六年二月,醫生成功地切除了子宮裡的瘤,是良性腫瘤。雖然是一個微創手術,但也感覺沒了半條命,身體十分虛弱。

二零零七年一月,又要做切除整個膽和膽管的手術。手術時間大約是早上七點多。父母一早來到醫院看我,我被推進手術室前見到媽媽,我哭了,這次真的很怕,想:「上次手術還沒有復原,今天又要做一個大手術,很害怕我會這樣就死去。」

還記得在那冰冷的手術床上,我打了麻醉藥就暈過去了。過了六個小時,我一醒來痛得要命,動彈不得,頸後和手都插滿了管子,還連接著一部引流嗎啡到我身體的機器,因為我裡外都有大傷口,外面有八點五吋的疤。

手術完畢,醫生才敢跟我父母說:「原本估計手術後她要進深切治療部的。」深切治療部就是很嚴重、命危的人才要進的特別護理病房。醫生還說,打開我肚子,看到腸子都是丫丫一般,非常瘦小,要很小心的把腸子縫合。現在回想起來,我也覺得好恐怖……手術出院後,我在家休息了一個多月才能上班。這個經歷是一輩子都不能忘。

我經常在想,為什麼和我同年的朋友都沒有發生這樣的事,偏偏發生在我身上。慢慢開始覺得自己跟朋友們溝通不了,因為經歷不同嘛……開始自己在反省是不是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到了二零零八年,我更是覺得自己精神上有問題。我經常不由自主地哭,情緒起伏很大,易怒暴躁,好像是抑鬱症。所以,我主動去請醫生轉介我去看精神科,吃安眠藥。但是,吃藥後就是早上很想睡,晚上睡不著,更不正常了,所以我就沒再吃。總是找不到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

這幾年賺回來的錢,左手來右手去給了醫生,全都用在看病、買保健品上了。給父母的錢都幾乎沒有。我跟媽媽經常因為錢而吵架,為了自己多一點生活的錢,就騙媽媽工錢少幾千塊。真的對不起,我要對媽媽懺悔:「你養我育我這麼辛苦,有一點點錢我都不拿回來給你家用……真的不配做你們的女兒……自私自利。」

而且,我是經常轉工。《弟子規》有說「居有常,業無變」,但是我這八年來,轉了十多份近二十份工作,讓父母總是擔心不安……感恩父母對我不離不棄給我一個溫暖完整的家。

接觸佛法

我感恩二零零九年,我有緣去了地藏精舍,接觸了佛法,開始念觀世音菩薩心咒和地藏王菩薩佛號,明白了因果輪迴。我這才知道為什麼這多災難都只是發生在我身上,原來一切都是因果。「行有不得,反諸求己。」過往自己做錯的是因,今天所承受的是果。我沒有了不甘心,心境好像慢慢開始明淨,少了病痛,抑鬱症也慢慢改善。一個人的性格真能改變,反作用力感受很大,我決定要把自己改善過來。感恩帶我爸爸去地藏精舍的那位朋友!我跟菩薩發了願,希望諸佛菩薩加持吳曉瑩可以今生修成佛,將來與眾生有感回來這個裟婆世界幫助眾生早日離苦得樂。

我平常喜歡做義工,「以生命影響生命」是我做義工的宗旨,它給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悅。如希望身邊的人好,必須先以身作則才有說服力。如只叫他人做,自己不做,有誰會聽?現在我剛開始學《弟子規》,之後再學《感應篇》、《十善業道經》。希望父母放心,我把自己交給阿彌陀佛,不用為我將來擔心。

吃素腸胃負擔輕

在今年初的時候,可能是因為念經的關係,一食肉就想吐,心裡也不想再吃肉。但因為原本已經很瘦的我,已經變得骨瘦如柴。家人就不能接受我一下子完全不食肉類,所以爸爸希望我能食一點白肉、魚和雞。

但是,在四月的時候,同修說她以前吃過的海鮮眾生來找她。我聽了之後,更堅決地完全不食肉,一直到現在。感恩這位同修讓我有這個決心!現在身體沒有再消瘦,反而胖了一點點,機能都正常。腸胃比之前好了,不用消化肉類,的確負擔輕一點。

向爸爸懺悔

爸爸生日前一天,我跪在爸爸前面,跟他懺悔。做錯的事太多,說不出幾句就哭了。爸爸說他明白了,他會給我時間慢慢改,這是他最好的生日禮物。他已經六十歲了,還要為我的事而擔憂……到現在,我也慢慢開始做一下家務,雖然我不懂作飯。也希望令媽媽的負擔少一點。現在學放下。

【編後語】

「佛說世間一切惡人,死墮地獄」。地獄裡面也有管事的人,這個人叫「牛頭阿旁」,中國民間叫牛頭馬面,這是在地獄裡管刑罰的。牛頭阿旁非常凶惡,我們一般人講一絲毫慈悲心都沒有,他見到眾生受苦,絕對不會有一絲毫憐憫心,反而認為你的苦頭受得還不夠,加給你的刑罰還不夠重,所以這一些人常常懷著惡毒之心。受報的人,佛說在人間都是一些不孝父母,毀謗三寶,侮辱六親眷屬,輕慢師長,誣陷善良,殺害眾生,造諸惡業。可不畏懼!

《感應篇彙編》中云:「一飯之恩。古人必報。報即無力。心必銘感。念茲在茲。不可或忘。智度論曰。受恩不感。甚於畜生。旨言哉。然恩有大焉者。一天地。二父母。三國王。四師長。或有人憒憒一生。四恩未報。」

母親,特別是照顧兒女,從出生到三歲這個階段全心全力。不做父母的人不知道,做父母的人才真正體會到,做父母你怎麼樣去照顧小孩;你要想到你在出生的時候,你的母親就是那樣照顧你的。所以中國諺語有所謂「養子方知父母恩」。你不生兒育女,你想不到父母那個恩德,你自己養兒育女的時候,才知道父母對兒女的恩。所以多少子女到自己養兒育女的時候,自己的父母年歲都老了,幾乎有一半都已經不在了,這個時候後悔就晚了。

《感應篇彙編》云:「剛強不仁,孔子所取之剛毅。主於理者也。太上所戒之剛強,動於氣者也。好剛使氣之人,待人遇物,不知痛癢,純是殺機。俗所謂鐵硬心腸是也。烏能仁哉?然剛毅未有不摧折者。若吃幾番大虧,漸漸化而柔弱,是剛強者之萬幸也。」又曰:「聖人言孝,皆不是小可的事。夫子說舜之大孝,便說德為聖人。小不孝之積漸,即為大不孝。孝道何盡,及時為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