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不孝父母不敬師長類

不孝母親 (任天競)

在二十多年前,家庭經濟狀況漸趨惡劣,父親擔心不已,賣去工廠套取現金以維持全家生計。長久以來,父親與母親關係不好,常有口角之爭。漸趨惡化後,更有大打出手,母親幾乎每天以淚洗臉,父親怒火中燒,怨恨嚴重,家庭便分成兩派,互相鬥爭,愁痛酷毒,猶如地獄。在此誠心盼望,天下夫妻,平和柔順,成安穩大地,以供兒女茁長。

恩將仇報 惡口動手 種阿鼻因

弟子不孝至極,喪盡天良,竟與母親毒鬥,令其陷於無助、痛苦之中,其罪之大,實阿鼻難容。弟子瞋恨心極重,專看他人不是之處,連母親也不放過,看不慣的,不順眼的,就要罵,積恨成淵,頓時爆發。每每粗口橫飛,惡毒言詞,批判母親,更多次咒她去死,狠毒之心,人神共憤。有一次,弟子忿怒得還用身體去推撞她,此行為實與打母親無異,罪惡淊天,時機成熟,必落無間地獄。

忿恨不平 視親如仇 罪心如獸

更有一次,弟子因怨恨母親侵佔我們一派(父親一派)之米糧,她自己出外工作賺錢,燒飯時卻用「我們」的米(那時候又怎會想到兒女與父母是一體的,在分自分她),因而很不甘心,所以在塑料米桶和蓋子左右兩則,各鑽了一個孔,用兩把鎖把米桶鎖起來,禁止母親「非法」取米,令母親非常怨恨傷心。弟子這些無恥行為,實在滅絕人性,把一個最有恩德的媽媽趕盡殺絕。末學絲毫沒有想過母親從小到大的養育之恩,對末學照顧入微,只是滿腦子不平、忿恨,把親愛的媽媽視同仇人看待,一味要報仇雪恨,完全失去理智!末學常常向媽媽破口大罵,罵個不休,難怪媽媽說我當時是一隻瘋狗,完全正確。

末學一次又一次的向母親造下了大叛逆之罪,深信弟子在阿鼻地獄的宮殿早已落成了,時間一到就要下去「享受」,長時永劫,不得出離。

瞋恚心重 怨恨心強

末學現在反省,為什麼會多次犯下了地獄罪業呢?就是瞋恚心重,憎恨心強,怨氣、恨氣在體內積聚,等時候發作、爆發出來。從小到大,這個惡習氣很嚴重。幼小時,被父親教訓斥責後,總有強烈的不甘心之感,雖然口上沒有講出來,內心產生了很大的怨氣、恨氣,看父親也不順眼。很多次被父親責罵後,竟然三、四天都不高興,念怨不休,父親看見我的黑臉,已經知道是什麼事,又令他很生氣。

惡習氣重 再造三途因

這個性格一直伴隨著弟子成長,學佛之後的我,也沒有什麼大的改變,為什麼呢?不是真學佛,縱容了自己的惡性格、惡習性。在約二、三個月前,因為媽媽的身體有頭痛、胃氣漲、風重、小腿痙攣等等的毛病,常常困擾著她。末學也很想幫她解決問題,但每次建議她可以做些什麼簡單運動、吃些什麼食品、睡前用熱鹽水泡腳等等簡單料理,她都不願意去做,她總覺得這些方法是沒用的,收不到効果。最後,末學和妹妹著急起來,希望幫她做全身身體檢查,尤其是腦部,恐防腦部有什麼問題。但我們深知母親是不容易妥協的,要多費唇舌才可能會成功,所以末學和妹妹約定在一天的上午,聯手向她做游說的工作。哪知我們一開口,便遭到頑強的拒絕,她不想幹這麼多的麻煩事情,又要花錢,又浪費時間,所以堅決拒絕,也不願意聽我們的解釋。當時末學的心已經很不安,內心漸漸浮燥不定,瞋恚心已經在醞釀,火山正想爆發。突然間,末學揮手比劃並很大聲地說:「那好啊!如果你不肯去做身體檢查,我立即回去把工作辭掉,天天在家裡看著你,等你的頭痛完全康復後我才去上班。」因為當時末學坐的位置與媽媽的距離很近,這個突然其來的雷聲般說話把母親嚇倒了,加上了末學這麼激動的神情,她顯然露出惶恐的樣子。古人講,兒子在母親耳邊一句大聲粗氣說話,已經是不孝,要折福。我又犯了大不孝之罪。當時母親和妹妹都異口同聲地叫我不要太激動。母親見我這麼的激動,她便勉強的接受了我們的提議,以舒緩氣氛。在這個時候,末學已經後悔了,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的激動呢?會向母親說出這些說話來?我又一次失敗了。

母親慈愛心重 憐惜兒子身體

不久,妹妹走了,末學感覺愧疚,想向媽媽道歉。末學取了一張凳子,刻意的放在祖先牌位前面,然後請母親坐下去。當時母親不知道我幹什麼,可能以為我怒氣未消,還想向她多批評,但末學再三請她坐下來。她坐下去之後,末學在她前面立即跪下來,雙手合十,本來想跪下來後要向母親講話賠罪,但怎預料到當跪下去之後,末學淚如泉湧,泣不成聲,根本講不出話來,只是頭低低的在哭個不停。在這個時候,末學覺得很對不起母親,有一種很內疚的感覺。過了一會兒,末學含著淚水聲音沙啞的向母親說道:「媽媽,我剛才又做錯了。」真的很慚愧,媽媽竟然向我輕聲安慰地說:「我現在不是怪責你,我是不想你這麼的緊張激動,因為這樣會對你的身體不好的。」說完媽媽便去拿了一張紙巾給末學擦淚水。

末學可以看到媽媽的心是多麼的柔軟善良,做兒子的得罪了母親,她不但不去怪責,還去開導兒子,替兒子著想,關心兒子的身體會因情緒太波動而有不良的影響,這是多麼慈悲的一位母親呢!

說話口氣 批評母親

最近有一次,媽媽早上起床後,發現露臺的窗臺上有骯髒的東西,她便氣憤的開口說道:「樓上真過分,又掉煙灰下來了。」末學連忙走過去看個究竟。發現那些不是煙灰,是大風把小盆栽裡面的泥土吹倒了,末學解釋給她聽,但又加了一些批評的說話:「就算是煙灰,那又怎麼樣!用布把它擦乾淨就可以,何必這麼的緊張!」你看,末學是用什麼樣的態度去對待母親?批評、傲慢、不尊重、沒有和顏悅色,看母親的不是處,不是柔聲下氣,而是粗聲粗氣,真的就像我是母親,她是兒子一般。用這種態度對待母親,能夠有福嗎?肯定折福。

從以上幾個例子,就可以看到末學在孝道上有嚴重不堪的虧損,就像《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裡面說的「君逃禍不暇,何由祈福哉!」你連避禍都來不及,你哪裡去求福呢!真的,末學就是福薄之人。

孝行第一 悅親為主

最近亦有一次,家裡要裝嵌鋁窗,這個工程會引起很大塵埃。而母親有一個工作,早上起來後便把熱水從保溫瓶倒出來,用器皿盛載,等水涼透後,家人就有涼的白開水飲用,夏天特別需要。但工程開始後的當天清早,母親忘記把熱水蓋好,防止污染。末學發現後就很不順心,因為工程已經開始了相當時間,有很多煙塵,這時候來處理是為時已晚,就生氣的怪責母親說:「沒有把水蓋好,污染了怎麼辦?」母親很不高興的回答:「骯髒了,就把水全部倒掉吧!」為什麼末學會有這種態度?會有這種批評的話?又看母親的不是處!當時末學只想到如果沒有把水的清潔處理好,會浪費很多水。但是,什麼是子女第一位要去把關的呢?就是悅親為主。既然事情都已經定案了,水可能已經污染了,何必再去執著計較呢?在二十四孝裡面,每一位孝子無論他們做怎麼樣的行為舉動,只有一個目的-悅親為主。要令父母順心、舒坦、安樂、歡暢,因為父母心安了、快樂了,身體氣血的運行就好,脈絡就正常,身體就健康。而我自己的怨恨心重,看到不順眼的、不順心的,就要發作,就要批評,就要批判,忍不住,這個人對父母都是這樣,也怎會有福報呢!如果講他能夠及時避開災禍,這已經是萬幸了,怎能有福?

大舜心中只有父母 只求可得父母之歡心

二十四孝第一個故事就是《虞舜耕田》,故事講完後有一個小小評語,一開始就講:大舜心中只有父母,故不知其他,只求可得父母之歡心,故始終不見父母不是處。看到這些話末學就有感觸,末學跟這位舜王剛剛相反,常看父母不是處。人家是念念想到父母的優點,想到他們的好處,想到他們的恩德,把父母放在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位,只希望能夠得到父母的歡心,眼裡看不到父母的任何缺點。因為父母的不是處全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做得不完美,他們才會不滿意,全是自己的問題,外面沒有過失,不但是任何一個人沒有過失,連一切動物都沒有過失。舜王看不見大象有缺點,大象就去幫他耕田,幫他翻土;他看不見小鳥有缺點,小鳥就去幫他除草。如果他還會認為對方有缺點、有過失,不喜歡,還有嫌棄之心,動物有感應,牠們不會去幫助他。連動物都被他感動了,自動自覺去幫助他,末學就想到這位舜王的心是多麼的善良、多麼的柔軟。難怪他被列為二十四孝的首位,最具代表性,是末學最好的榜樣。

讀書不成 令父母擔心

不孝之事,真的多不勝數。自從小學開始,就不愛好讀書,常常令父母擔心自己的學業。尤其是父親,看到老師在手冊上的不好評語,就不高興,皺眉頭。末學更與其他同學一起在孝試中出貓(作弊),以為這樣做就可得到很高的分數,合格升班。這個暗中欺騙父母的行為是很不孝的,很可恥,當然更是最愚蠢的行為。

到了中學,末學更加不孝,無心向學。因為父母常出外工作維持生計,弟子便常與電視為伴,追續電視劇集,神魂顛倒,非常投入。更在電視中接觸那些色情鏡頭,看至夜深,不肯睡覺。在學校裡常常玩弄書本,把日常課本當作表演習技一樣,用手指托著在轉動,與同學比賽,看看誰能把書本在最長時間內旋轉不停,書本常常因為旋轉失去平衡而撞向臺面或跌落地上,就是這樣的糟蹋課本。看色情片集會引起滿腦子的邪淫念頭,加上這個玩弄學習書本的行為實是對學問的大不敬,是對世間學問的一種侮辱、嚴重輕慢,這些行為會把命中的科第功名削除,淪為無識之士,非常淒慘。所以末學一生沒有功名,讀書昏沉,精神散漫,降級留班,是常見之事情,更令父親哀傷不已,為了末學的學業而常生氣。

逸樂過節 荒廢學業

為什麼會無心向學呢?有好逸惡勞的習慣,就是《感應篇》講的「逸樂過節」,即對於種種嗜好沉迷享樂,不思進取,毫無志向,日子一天混一天,不知道為什麼要做人,無理想,無目標,如同行屍走肉、酒囊飯袋。

最記得在中學念書的時候,對養金魚就非常痴迷,買金魚回家,春天金魚排卵,由魚卵孵化為幼苗,再由幼苗養成大金魚,其間不知道買過多少紅蟲和水螆來餵養金魚,用小動物去餵養大動物,周安士先生在《安士全書》裡說這是「增益殺」。每天大部份時間都在觀想金魚,更有養白兔、相思雀、烏龜等等,終日沉迷玩樂。

自小又養成了貪睡的壞習慣。學校放暑假,在漫長的兩個月裡,不是玩「滑板」就是在家終日昏睡,曾經一天睡了超過二十小時,如同死屍一樣。腦海一片空白,全身無力,回想起來實在可怕。父親希望他的子女能夠有功名,能夠有文化,光宗耀祖。但是末學不爭氣,自暴自氣,虛耗時光,消耗生命,於己一事無成,於父母不能養其志,三途之路,捨我其誰?

毫無感恩 卑慢父親

父親的工作是紙品加工,自己雖然是小老闆,他自己發明機器,由製造、切割、包裝,以至送貨等等每一步驟,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刻苦經營。他是非常辛苦的賺錢養家。因為製作過程要用到大型切紙機,他曾經不小心被切紙機割傷手部,留了很多血,到醫院縫了很多針。可以講,他所賺回來的錢都是有血有汗。

父親慣常用兩個輪的手拖車,把很重的貨物送往設計公司,或甚至擔負在肩膀上行走。末學在暑假期間亦被父親叫去幫手送貨,其實父親是不想末學常在家裡睡覺,要活動身體,他真是用心良苦。但末學當時常有羞恥的感覺,覺得自己在街上手拉著拖車行走送貨是多麼的難看,會被路人笑,或會被認識我的同學恥笑沒面子,笑我家裡貧窮、父親貧窮,才會做這些工作。當時覺得,父親被人笑就沒問題,為什麼要我做這些難看的工作?現在回想起來,這個念頭想法不但是對父親的大不孝,簡直有辱祖先。父親每天都在用腦筋去找生意,汗流浹背的去搬運很重的貨物在街上到處運送。而我呢?不思進取,安坐受食,錢來伸手,飯來張口,跟「二世祖」有何分別?竟然生起了卑慢心,因為自卑,在心裡面已經看不起父親,認為父親的工作是卑下的,不高尚的,會被人恥笑的,會連帶影響到我亦會遭人恥笑,嫌棄父親,嫌棄父親的工作。完全沒有想到父親嘔心瀝血的養育恩情。我有這一種心態念頭,已經罪大惡極。末學毫無感恩心,對父母都是這樣,對其他人就可想而知,如何對得起父親大人呢?末學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

末學在此要向母親大人頂禮叩拜,對母親所造的不孝真是太多了,我要向母親講:「媽媽,我以往錯了,太錯了,請您原諒!」末學知道媽媽一定會原諒我的,她是多麼的慈悲。但問題是末學自己今後對母親的行為態度有否轉變呢?能否痛改前非,有真孝心嗎?末學在此發願,一定會做到,一定會從改變心念開始,再落實到行為上面,重新做人。末學更要向先父道歉,從前對您老人家造了太多不孝之罪,枉為您的兒子,更來不及報答您的大恩大德,便陰陽相隔,不知您的去向。現在兒子只望重新振作,追隨聖賢大道,以自己所作之大小善行,迴向您老人家能早日生於善道,得聞正法教育,早日離究竟苦,得究竟樂。父親的養育之恩,兒子雖不能報答於今生,但望能報答於未來,深深感恩父親大人。

罪人 任天競 頂禮叩拜

【註】

《感應篇彙編》云:「小不孝之所以習成者。一曰驕寵。為父母憐憫過甚。常順適他性子。驟而拂之。則便不堪。常讓他便宜。任他佚豫(佚樂)。令之執勞奉養。則便不習。」今日社會忤逆父母之事,時時耳聞,追其原因乃失去倫理、道德、因果教育所致。古時「孔子家兒不識罵,曾子家兒不知鬥(怒),所以然者,生而善教也。」故知聖賢教育乃今日之所急需。

【編後語】

「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殊無怪也。」從小未受「倫理、道德、因果教育」,加上累劫惡習,因緣際會,造成怨憎會之苦。

古人云:「百善孝為先」。淨業三福第一福:「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孝順父母福德無量。彌勒佛曰:「堂上有佛二尊。惱恨世人不識。不用金彩裝成。非是栴檀雕刻。即今現在雙親。就是釋迦彌勒。若能誠敬得他。何用別求功德。」唯有「改過、感恩」,力行《弟子規》、《感應篇》、以及《十善業道經》,必能「命自我作,福自我求」,拓開心量,以愛自己那份心,去愛父母,去感恩父母,不求回報,量大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