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改過行善須及時

綜合類

改過行善須及時 (趙幼珺)

首先懺殺生業

末學今世殺了許多的小動物,又吃了太多眾生肉及雞脖子,殺業太重,弄得吞口水吞不下,檢查過沒病,而是得了憂鬱症。因為殺生是用右手殺的,所以右手右腿沒有力,而右邊的胸部好像有一塊大石頭壓著,呼吸呼不出來。

從二十幾歲一直到六十歲,每天都過著行屍走肉,活死人的日子,真是苦不堪言,奉勸各位大德不要學我才好。以下末學就將自己從小到大任意殺害小動物的情況彙報給大家。

殺害老鼠 貓狗等小動物

我把剛出生的一窩小老鼠,忘了共有幾隻,丟到糞坑。我抓到大概有七、八隻的老鼠,連老鼠籠一起浸到浴缸淹死。我用黏蒼蠅的紙黏老鼠,大概有三次,直到牠們動不得,很不忍心。

我用捕老鼠的夾子夾死老鼠,已忘了幾次,這時母親在旁邊看,不發一言,沒有阻止,代母親一同懺悔。外甥女喜歡養小動物,又不照顧牠們,叫我照顧,我就心不甘、情不願,再加上沒有耐心,隨便的就把小白鼠、天竺鼠、黃金鼠、兔子養死很多隻。

在馬來西亞我養死小貓、小狗,又叫媽媽及姐姐把母狗及母貓送去做結紮手術。我還把小雞從高處摔下來。

還有一窩大概有十二隻剛生出來的小兔子,因為沒有經驗,不知道採蕃薯葉餵母兔子,可能因為母兔子肚子餓,就活生生的把十二隻小兔子吞下去。這些都是末學疏忽,以致害了十二條兔命,真是罪該萬死,一想到就覺得內疚。

母親養過兩隻小雞,因為全家要出國,沒人照顧,就叫母親殺掉。母親還殺過其它雞,叫我幫忙拔毛。她還殺過魚,叫我幫忙刮鱗。父親也養過豬,代父親母親一同懺悔。

折磨殺害昆蟲

小時候很喜歡灌蟋蟀,然後拿出來玩,直到玩死為止,害牠們家破人亡,就像我現在一樣。

我殺過各種螞蟻,有紅、黃、白、黑等螞蟻、還有螞蟻蛋,白螞蟻蛋,還用水來澆螞蟻及螞蟻窩,當時花盆中有很多螞蟻就這樣澆下去。我用殺蟲液噴螞蟻及噴蟑螂,用腳踩死很多蟑螂及蟑螂蛋(像紅豆)。

住佛堂時,我倒垃圾時不小心弄死很多螞蟻,姐姐那時喜歡醃東西,因為放太久了,因此生了許多蛆,我就把那些蛆拿去丟垃圾桶,數都數不清的蛆爬來爬去。

洗菜的時候,因為要趕時間,我就把那些菜蟲沖到水管裡去了,也沒念「阿彌陀佛」。燒樹枝煮東西,裡面可能有蟲卵及小蟲。又踩死過不知名的小蟲,弄死過蜘蛛,裡面有蜘蛛蛋,又殺過果蠅,玩死壁虎,抓蝴蝶做標本,把蜻蜓的翅膀撕掉用線綁起來玩,直到玩死為止。

我抓蚯蚓及軟的小蟲來餵雞,用鹽殺過吸血蟲,因為牠們看起來像香菇,因此看到香菇時就想到被我殺死的吸血蟲而不能下嚥。

大米、黃豆、紅豆、綠豆裡面長的小蟲,因為沒有耐性加上趕時間,我就沒挑乾淨就隨隨便便的,不是把他們沖到水管裡,就是把牠們煮死,一點慈悲心都沒有。我用殺蟲液來殺蚊子,用捕蚊燈及捕蚊拍,拍死很多蚊子,用蒼蠅拍打死蒼蠅,用蚊香薰死蚊子。

我掐死貓狗身上很多跳蚤及跳蚤蛋,跳蚤蛋有扁的有圓的,跳蚤蛋裡面有小圓粒的跳蚤蛋,扁的跳蚤蛋裡面有白色一點點的跳蚤蛋。還有抓過頭上蝨子。我不小心弄死蝌蚪。

末學在未吃素之前吃過蝸牛、蛇膽、青蛙、雞膽、雞、鴨、牛、羊、豬,吃了很多魚,有大魷魚、小魷魚、吳郭魚、白帶魚、鱉、烏龜、螃蟹、蛤蜊、蠔、蝦、鵝、蚌、鱔魚、泥鰍…等等。

不敬字紙

我用報紙墊在寵物的籠子,墊大便是大不敬。我還坐報紙,用報紙包東西,擦窗戶把有字的紙亂丟,用有字的塑膠袋墊垃圾桶,經書也亂扔,有時跨過去。

因為年輕時對文字不恭敬,導致近視眼,高一到高三增加三百度,現在又得了白內障,兩個眼睛又開過刀,雖然拿掉白內障,但只要多看一點字,眼睛就感到很模糊,就是那時不尊敬字紙的果報。

我說話不經過大腦,常講妄語,講過的話就忘記,因而一直重覆已經說過的話,所以常常惱害他人,這也是殺生的一種。由於我講話都一再重覆,所以常惱害我姐姐、外甥及外甥女,還有佛堂的蓮友,害得她們快瘋狂了。我心腸很惡毒,希望別人得到不好的報應,而自己卻在旁邊拍手叫好。

邪淫削功名

因為在讀大學時,功課壓力太大,跟不上功課自暴自棄,而有輕生的念頭,就跟兩個男生搞邪淫,因此大學沒畢業就退學了。

訂婚之後又跟未婚夫搞邪淫,曾偷看過黃色小說,所以現在頭腦常有淫念,又偷看過黃色錄影帶,這些東西都是父親租的,代父親懺悔。

因為犯了淫,所以嫁了一個花花公子,又不養家,所以結婚不到一年就離了婚,生了一個女兒判給男方,因為沒盡到做母親的責任,害女兒受苦了,在這裡跟女兒懺悔。

後來我又犯了無數次手淫,所以有一陣子溺尿,尿不出來,又尿失禁。

我只差零點一分,就可以考上正式國小教師,大學如果順利畢業也可以當國中老師,現在則是什麼職業都沒有,還要靠母親養,真是罪過罪過!

這些都是犯了淫戒的果報,望大家以我為鑑,不要犯同樣的錯誤。

懺忤逆不孝

為了要看業障病,我把母親的積蓄都快花完了,所花的錢可以買一棟洋房。我一生沒有工作,好吃懶作,要母親養我,真是太不孝了。

我常頂撞母親,常常跟母親辯,辯到我贏才甘心。母親說的話我從來不聽,常惹她老人家傷心,做錯事都推到母親身上,一再為自己掩飾。

從來都不肯做家務,都是依賴母親來做的,任性又懶惰。母親常問我這字怎樣寫,我常常都是不耐煩的回答她,實在不應該。人家孝敬母親的東西,我都先吃、先用。

父親已經吃長素了,在他住院期間,叫我去買魚罐頭,他說我若不買,他就要自己買。我照做了,實在很後悔,這時鄰居送來了一碗牛肉麵,他也吃了,跟父親一起懺悔。

我常叫母親做這樣做那樣,常講姐姐及外甥女的壞話,讓母親生煩惱,常跟姐姐辯嘴,惹母親不高興。

我一遇到什麼不如意事就念怨不休,母親變成我吐穢氣的垃圾桶,常控制母親,叫她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真是大逆不道。又在母親往生四十九天之後才印經書。

她在臨死前希望我幫她洗澡,而我卻以「沒力氣」為理由,沒盡到孝心,實在是太對不起她老人家了。在往生後八小時有拿她旁邊的衣服,不知道有否驚動她。四十九天之內沒好好念佛、念經迴向她,真是太不該了。

各位大德行孝千萬不能等,不要等到父母都不在了,才來捶胸頓足,已經是後悔莫及了。我今生有幸遇到淨土法門,我將會努力修行來迴向我的父母及我的有緣眾生。

趙居士 頂禮

【編後語】

《了凡四訓》說:「凡稱禍福自己求之者,乃聖賢之言。若謂禍福惟天所命,則世俗之論矣。……遠思揚祖宗之德,近思蓋父母之愆;上思報國之恩,下思造家之福;外思濟人之急,內思閑己之邪。務要日日知非,日日改過;一日不知非,即一日安於自是;一日無過可改,即一日無步可進;天下聰明俊秀不少,所以德不加修、業不加廣者,只為因循二字,耽閣一生。」淨空師父開示:「『因循』是放逸、懶散、偷安,日子得過且過,我們常講混日子。這樣一天天混下去了,這樣過生活,就是定命。你命裡面註定的怎麼生、怎麼死,死了以後要到那一道去,全按著定數去安排。」命運確實可以扭轉,只要如理如法,耐心行去,必得效驗。《易經》有云:「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先祖之遺教皆非誑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