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綜合類

感恩懺悔錄 (徐素青)

感恩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提供給末學一個懺悔的機會。人生有許多前塵往事,雖然已經事過境遷,但是所有做錯的事、走錯的路,一直是深藏心中的陰霾和暗影。多年來終於遇到了懺悔這盞明燈,才照破了數十年的黑暗。普賢菩薩十大願王云:「懺悔業障。」通過懺悔我們才能卸下沉重的包袱,步履輕盈地走上修行的道路。

百善孝為先

我對父母最感虧欠的地方,就是沒能在父母身邊盡到孝道。以往我們都有個錯誤觀念,認為讀書考功名是最重要的,在我二十歲以前,一切都圍著考試轉。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為母親做過一頓飯,洗過一次衣服,幹過一次家務。從小都是母親任勞任怨的照顧我,甚至於她生病的時候,還不忘幫我燉上一鍋湯,怕我餓著。所以二十歲以前,但凡女人會幹該幹的事,我沒有一樣會幹,別說照顧別人,就是自己的自理能力都很差。那時候的理想是將來長大了,能成為一位事業有成的女強人,覺得人生的問題就都解決了。其實我人生的航船,在啟航時方向就是偏頗的。

從小學到初中,我的脾氣越來越不好,經常對母親發脾氣,或者有意氣她,直到把她氣哭為止。原本小時候立志要事業有成,能奉養母親,那時還有點良心,沒有被泯滅。可是上了大學之後,卻覺得奉養父母是個負擔,自己做人本有的天良,已經逐漸的被功利的思想泯滅了。我的孝道越虧越大,大學畢業之後,我瞞背著父母、長輩跑去一個道場。當時母親在電話裡哭得死去活來,說她病得很嚴重,求我快回去。我在電話中說了一句非常狠心的話:「這就是你開餐廳和殺生的報應!」母親聽了萬念俱灰,連求死的心都有了,我卻絲毫沒有悔意。原本母親和家人都希望我念完碩士、博士,但我非常固執、倔強,使得學業就此中斷了。回想起來,自己從小性格就特別硬,好勝、好強、好嫉妒、好瞋恚,這些習氣從小就沒能矯正過來,越長大就越嚴重。

我和父親心底裡有一個一直沒解開的結。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感情失和,婚姻出現了危機。所以從我三歲一直到九歲,父親都沒有在我們身邊,是母親和我相依為命。後來我內心當中,就很不能原諒父親,覺得他不負責任,讓我和母親在一起吃了很多的苦,我心裡總是有怨氣。實際上父親後來回頭了,而且用他的行動來彌補我們心中的裂痕,可是我卻常常都不能體會到父親的愛。

從小父親就很疼愛我,給我買電動小火車、電動小汽車,我神氣地坐著小火車和小汽車,在長輩的身邊開來開去,在小朋友當中,我的玩具是最多的。我在小時候比較能體會爸爸對我的疼愛,後來父母婚姻幾乎破裂,我七歲時就寫信給爸爸說:「不管您走到哪裡,您永遠都是我的爸爸。」姑姑說這句話打動了爸爸,使得父親回心轉意,維持著這個家庭。可見得我們父女之間的愛有多深、有多真。

爸爸是一個言語不多的人,但是他的心一直都用行動來表達。記得我上大學時,放假都去新加坡參學。那時爸爸都幫我買好飛新加坡的機票,從大連坐火車送來給我,然後當天再坐火車返回大連。有一次為了節省飯錢,他在火車上就吃泡麵,回到大連拉肚子拉得很厲害。雖然爸爸很希望我放假能多陪陪他,但是他也不勉強我。作為獨生女,我大學四年都沒有在家裡過年,父母親為了讓我好好學佛,也都默默的忍耐著。

爸爸對我的愛,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得到。我結婚的時候,爸爸哭得最傷心;我離開家的時候,爸爸的心裡最捨不得;我打電話回家或者回家探親時,爸爸的心裡最期待;我做錯了事情,爸爸對我最寬容。我在初中時,曾經給爸爸疊過一朵小蓮花,掛在爸爸的車上,十五年過去了,蓮花早已褪色,那輛車子也老舊退休了,可是爸爸還捨不得把蓮花丟掉,把它掛在好朋友的新車上。父母自己生活比較拮据時,爸爸還想著給我生活費,怕我缺錢。其實我每次聽到《父親》這首歌時,都會傷心的流淚。我有一個這麼愛我的爸爸,這是人生多麼幸福的事啊!一直到現在,我的父母親都相依為命,爸爸一直幫我照顧我的母親,還奉養著他九十多歲的老母親。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作為他的女兒,我是最幸福的孩子。希望爸爸媽媽能長命百歲,讓我有更多機會奉養和孝養我的父母。

我遇到過一位生命中的貴人「胡居士」。記得我還在念書的時候,假期住到胡居士家裡,她手把手的教我拿針線、縫衣服、學買菜、切菜、做飯,掃地、擦地板、曬鞋子、熨衣服、做家務、穿衣服,晚上還教我怎樣關門窗……我們還一起到公園曬太陽,看風景。她把她所知、所學的、毫無保留的教給我,希望能補足我在生活教育的不足。我人生第一堂女子生活教育的課程,就是胡居士手把手教出來的。

胡居士為我介紹在各個專業上出類拔萃的好老師,結識不同層面的人,對我進行全方面的培養和教育。找蘇居士教我佛法和生活教育,找李老師教我做飯,找楊老師教我儒家教育。胡居士是一位很細心的人,記得多年前參加胡居士母親的葬禮,當時她的事務非常繁雜,但還想著幫我安排好要坐哪輛車,糾正我助念時念佛的腔調,一句一句輕聲地教我念佛。在我成長的道路上,她對我的栽培確實是用心良苦。直到現在,每次有在攝影棚聽課的機會,她總是不忘記叫著我的名字,幫我找一個好位置,讓我可以專心的聽課。我總能看到她的眼神,流露出來的對我的無限關心和愛護。

《感應篇》說:「受恩不感,念怨不休。」我經常對胡居士做出許多叛逆的行為,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多年來她一次又一次的原諒我,給我悔過的機會,盡可能給我創造學習的條件。在我成長的路上點點滴滴,始終有胡居士嚴厲的眼睛在看著我,無盡的包容在寬恕我,慈悲的話語在叮嚀我。去年聽說胡居士遇到了一次生死關,我事後知道了傷心得哭了,想到如果胡居士離我們而去,在這個世上,就很難找到真心直指我過失的人了。我因為自己的無知和叛逆,多少次與善知識失之交臂,失去了多少學習和提升的機會,真心感恩上天,還給我有機會能夠親近她、接受她的教誨、奉事和孝養她,我的內心無比的珍惜。

萬惡淫為首

我的情執是非常深重的,加上小時候看過一些如琼瑤小說改編的言情的電視劇、有色情場景的電影,聽過很多社會上流行的歌曲,在內心就種下了淫欲的種子,並不斷有「見他色美,起心私之」的行為。我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暗戀班上的男生;初中的時期跟我的堂弟關係很曖昧,經常有書信往來,同時又暗戀隔壁班的老師。到了學佛之後,淫欲的心還是很重,跟道場裡的一些男眾關係都很曖昧,甚至於還暗戀過幾位出家人。從小到大對情欲的執著,一直困擾著我,糾結在心中,使我痛苦十多年之久。一直到現在,我在夢中還會出現淫欲的場景。

我和我先生結婚這件事情,很多年來一直糾結在我的內心,總覺得愧對自己的良心。二零零四年胡居士推薦我到北京工作,工作一年之後,我在沒有完全徴得老師和長輩認可的情況下,很快結婚了。當時楊老師天天落淚,胡居士也是特別的難過,因為我沒有徴得她的同意,就選擇了結婚這條路,其實是對她非常不尊重的做法,這件事牽扯了很多人的心。其實其中的癥結之所在,是在於我和我先生結婚之前就在一起同居,犯下了邪淫。我們感情發展得太快,以至於所有和老師、長輩溝通、請教的工作還沒有做好就很快結婚了。這些都是我一念之差釀成的禍端,我為了個人的私欲,不惜傷害許多對我有深恩大德的長輩,日後的種種痛苦,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我對不起多年來對我關心愛護和栽培的老師和長輩們。

結婚之後的歷程,我也深深的體會到,一個人的婚姻,如果得不到長輩的認可與祝福,這個婚姻是很難維持長久的。我對婚姻的感受,實在講是苦多樂少,如同佛經講的刀頭舐蜜。結婚之後,先生一直都懷疑我和從前的男友有不正當的關係,任憑我如何解釋他都不能相信。這個原因,其實在於我自己婚前不能潔身自好,做了一些違越禮的事情,和男友有一些肢體上的接觸,雖然沒有衝破道德的底線,但卻成為日後夫妻不能和睦及爭吵不休的話題。

我在十八歲的時候考上大學,我們學校是一個思想很開放的地方,同學們都推崇個性的解放,每天晚上都有很多的情侶在湖邊樹下散步。我上大三的那年,結識了一位物理系的男友,我們交往了一個多月,感情雖然很好,但是理念差距很大。後來我遇到了楊老師,她教導我如何守禮和自愛,她使我認識到自己的行為,對不起父母的養育和老師的教導,讀書時代不應該談戀愛,於是很快跟他斷絕了關係,把他所寫的信全都撕掉,電話也一概不接。這件事雖然很快就了結,但是我深深的傷害了對方,讓他很長時間都生活在痛苦中,我在此也向他深深的懺悔。我們無量劫以來,都是因為愛欲而糾纏不清,希望我們都放下執著,共為同參法侶,早日修行成就,往生不退成佛。

但聽屠門夜半聲

母親懷我的時候,只要一吃肉就會吐。於是母親就去找道教的人畫符,把符化掉之後泡在水裡,喝完之後她就什麼肉都能吃了。這些可能是我前世跟道教、仙道眾生結下的怨,也是我好瞋、好吃的習氣所感召的惡緣。我出生之後從小就特別能吃肉,沒有肉都不能下筷子,脾氣也特別不好。連醫生都警告,如果再不多吃蔬菜水果,就要給我打蔬菜水果針,即使這樣也遏止不了我吃肉的嗜好。小時候家裡做傢俱生意很不順利,欠下了一大筆債務,所以父母就改行,在餐廳裡打工。母親做得特別辛苦,只夠維持溫飽。常常看到母親在洗豬腸子,鹵豬肉,包便當……為了撫養我,起早貪黑的,非常不容易。我從小就特別貪吃:鹵豬肉、炒牛肉、炸雞塊、鹵雞蛋、鴨蛋、肉丸子、豬肝湯、鹵豬腸、豬腳、豬血湯、香腸、鴨肉、鵝肉、花枝、墨魚、螃蟹、黃鱔……特別是在餐廳的環境裡,條件比較便利,從小就養成了暴飲暴食的習慣,日後就患下了胃病。我小時候還喜歡去河邊撈魚,每次都能抓到很多小魚小蝦和小蝌蚪,抓到之後就把牠們放在汽水瓶裡,沒幾天牠們就死了,死了之後我就繼續去抓。那期間傷害的小生命真是不計其數。

一九八九年,我九歲的時候,我們全家搬到大連去做生意,在最繁華的小吃一條街,開了一家台北風味快餐廳,生意做得特別紅火。餐廳經營的全都是肉食:豬肉、牛肉、雞肉……每天都有成筐成筐血淋淋的豬肉、牛肉抬進抬出的,看久了也就習以為常了。在大連,我貪吃的習氣越來越嚴重。當時的海鮮很便宜,鮑魚都當成零食沾沙拉吃。春天的母螃蟹,肚子裡全是蟹卵,我成堆成堆的吃,「傷胎破卵」,不知道傷害了多少的小生命。我吃了數不清的海參、海腸、大蝦、蝦爬、海螺、鰻魚、干貝、扇貝、牡蠣、鯉魚、羅非魚、帶魚、鮁魚、墨魚、生魚片、魚卵、蝦卵、小海螺……還有很多叫不出名的海鮮。我們往返出入於大連各高檔賓館、飯店之間,非常奢侈浪費,一桌飯就吃掉成千上萬條生命。有一次在彭園飯店吃飯,有一道菜是豬的喉嚨,裡面有上百條豬喉嚨,難以想像這麼多的豬被殺害的時候,有多麼痛苦。我最愛吃鼓汁盤龍鱔,鱔魚從水裡撈出來活蹦亂跳的,過一會兒就端上桌了。鱔魚是很有靈性的,活著吃牠,所結下的怨恨更是深重。還有一次吃活的醉蝦,我剝著蝦皮時,牠痛苦的抽動著、扭動著牠的身體,而我卻活生生的把牠吃進肚子裡,牠那種無助和痛苦的感覺,我到現在還記得。

《感應篇》說:「忍作殘害。」在我學佛之前的十多年當中,天天都在做忍作殘害的事情。後來我們家又在瀋陽和長春開了連鎖店,也是以肉食為主,生意都特別好。於是又在瀋陽和旅順開了專營生猛海鮮的海霸王餐廳,殺業更是造作無量無邊。好在祖先保佑,這兩家餐廳很快就虧本倒閉了,賠了好幾百萬。在東北的十多年裡,前後開了十多家快餐廳,殺生造業不計其數。

父母賺錢都是為了兒女,在我身上花銷也是最多的,我的花報很快就現前了。一九九四年我們家發生了一起入室搶劫案,兇手想要殺人搶錢,當時是在半夜,他先把瓦斯打開,後來又持刀要殺人。我看到這個場景,突然念出了幾聲阿彌陀佛的佛號,又怕他傷害母親,結果我們母子齊心協力,把歹徒嚇跑了。當時我深深感受到動物頻死前的痛苦,和求生的願望,當下就發心開始學佛吃素了。搶劫案發生的半年中,我們整夜都無法入眠,精神高度緊張。母親後來精神錯亂,開始有嚴重附體的現象,找道教的人醫治了很久才好了。我從那之後驚嚇過度,神經很衰弱,頭腦昏沉,記憶力直線下降,氣色暗淡,眼睛開始有黑眼圈,身體體質非常不好,十多年來吃了多少中藥都調不回來。這些都只是花報,想想我們殺害了多少動物,破壞了他們幸福的家庭,這些命債哪生哪劫才能還得完啊!我對不起這些眾生們,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殺死了多少的生命!老法師在《阿難問事佛吉凶經》曾經講過一個故事,對我的觸動特別大。安士高法師有一位同學,明經好施,喜歡布施,又通達經典,講經講得很好。但因為所托飯菜不合自己口味,心裡就有點難過,結果就墮落到畜生道當龍王。當龍王後,他的瞋恨心越來越重,千里之內往來行船的人,如果不用血食供養他,他就把他們的船搞翻。幸好他的同學安世高法師來救拔他,龍王懺悔改過才得以超生。老法師說:「我們今天德學不如人,可是不滿意的事情很多,他墮龍王,我們恐怕墮成蝦兵蟹將。就知道因果的可畏。」

我們過去生也都是修行人,但是好貪、好瞋、愚癡這些習氣太重了,不但沒有修出去,還淪落為女身,罪業如此深重,真是不堪回首啊。殺業也使我多年來飽受親人離散、家庭不和、同參道友不能相聚、孤寒零落之苦,而且別人看到我常常會有恐懼害怕的心裡,這都是我殺業的花報,要論果報可能就更加淒慘。

今後我一定要更加認真的修行,敦倫盡分,閑邪存誠,老實念佛,求生淨土,把修行的功德都迴向給過去傷害過的眾生,希望您們都能夠得聞佛法,早日離苦得樂。懇求您們原諒我的貪婪與無知,我們不要再冤冤相報,共同修學淨土,成為菩提道上的同參與法侶,求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早日成佛度化眾生,阿彌陀佛!再次感恩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給末學這個機會發露懺悔!

慚愧末學徐素青至誠頂禮懺悔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

【附錄】懺悔之後的改變

通過懺悔,我放下了糾結在內心的沉重包袱,這些心理負擔壓在我心中有十多年之久,一直都無法釋懷,也無法平復。我是一個比較剛強,也比較自閉內向的人,平時很少流淚。而在懺悔的過程中,多次淚如泉湧,痛悔不已,這之後內心的沉重負擔,就能夠慢慢地放下了。而且我感覺到,懺悔之後,我和父母及家人內心的隔閡越來越少,人倫的親情越來越篤厚,跟家人更有共同語言了,找到了我小時候和父母的那種親切互動的感覺,這都是懺悔帶給我們全家的殊勝利益。

【編後語】

母親之所以偉大,在於她完全無私的奉獻。《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中有云:「善男子!於諸世間,何者最富?何者最貧?悲母在堂,名之為富;悲母不在,名之為貧。悲母在時,名為日中;悲母死時,名為日沒。悲母在時,名為月明;悲母亡時,名為闇夜。是故汝等勤加修習,孝養父母,若人供佛,福等無異。應當如是報父母恩!」母親為子女咽苦吐甘,推燥臥濕,哺乳養育,洗濯不淨……恩德不知凡幾。兒女忘恩負義,或至恩將仇報,就是地獄罪人。願天下兒女反思母親的寸寸辛勞,在自己能有呼吸之時,用至誠恭敬的態度,侍奉雙親於當下。本著「悅親為主」的精神,不但孝父母之身,更能孝父母之心、孝父母之志,方能與天心感應道交。

經云:「戒殺放生之人得二種福報,一者長壽,二者多福多壽無病。」印祖(淨土宗十三祖)亦云:「瘟疫水火諸災橫事,戒殺放生者絕少遭逢。是知護生,原屬護自。戒殺可免天殺,鬼神殺、盜賊殺,未來怨怨相報殺。」周安士先生說:「人既樂生惡死,當知趨吉避凶。吾與物類同稟天地之氣,吾愛天所生,天亦愛吾生。吾願物不死,物亦願吾不死。」要知天道好還,因果相應,絲毫不差。佛說一切有生命的動物,很多是自己前世的父母和六親眷屬。人生一世,即有一世父母。六親無始以來到今天,托生之數,滿一恒河沙,則有一恒河沙的父母六親;滿百千恒河沙,則有百千恒河沙的父母六親。難道可以隨意殺害嗎?所以殺害眾生,即殺自父母,亦殺自妻女、兄弟及姊妹。有智慧之仁者定必深信不疑,納福避禍,莫不從此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