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個人因果個人了 誰也幫不了

綜合類

個人因果個人了 誰也幫不了 (鄭國紅)

(眾生的訊息)

尊敬的師父上人、尊敬的各位老師、各位大德菩薩們:

你們好!阿彌陀佛!在這裡感謝佛陀教育協會的平臺、感謝老法師、還有各位老師、各位大德菩薩們給我懺悔的機會,謝謝你們!

改邪歸正 端正心念

師父上人曾經說過:「世界命運、地球命運都掌握在我們的一念之間,如果想改變就要行善。五道分明、善惡報應,這都是我們的心態不正、不善、不慈悲所造成的。」我自己天天對身邊的佛友說要做到「六和敬」、要紮好三個根,聲音喊的又亮又響時,也不問問自己夠不夠資格,業障有多重;我貪、瞋、癡、慢、疑、樣樣都具備,也不問問自己有沒有改過。我天天聽經,聽完還是沒有改、只看別人過、不見自己錯。好了、現在報回來了,絲毫不爽,耳邊經常有人說:「羞恥」二字,這兩個字真的好久沒有聽人對我說了。以前一聽到這兩個字會臉紅,但現在沒有這種心態,反而會瞋恨。

在這裡我要向佛菩薩、一切護法神、身邊眾生菩薩們懺悔,你們考驗我,給我四次機會我都沒有改過,真慚愧。

考驗是在我全身無力,臉色發青的那天後開始。那幾天,我每天淩晨兩點鐘醒一次,有人讓我起來,可我起不來,接著三點多、四點多我都沒有起來,到六點鐘才爬起來,連著四天都是這種情況,我都沒有做到。接著後面就是被鬼壓,看見很多沒有穿衣服和有穿衣服的,有老的、小的、男男女女很多,接著就發生一連串的果報。

殺生業報現前

以前我有殺青蛙、蜻蜓、蝴蝶、蝌蚪、蛇、魚、蝦、河蚌、黃鱔、泥鰍、蜜蜂、老鼠、蟑螂、蚊子、飛蛾、燙死過螞蟻、斬殺過蚯蚓、吸血螞蟥、活活煮過螺、各類貝殼之類、吃過蟹、傷害過花草樹木等。

我釣魚是用直鉤,一分鐘一條小魚,丟在背後地面上,魚一離開水就會死,我把牠的痛苦當作自己勝利的果實。還有別人用炸藥炸河水裡的魚,我就很開心,因為他們在上游炸魚,我可以在下游撿到很多的魚吃。這就是我的貪心,沒有慈悲之心,現在學佛了,一心求往生極樂世界,唉!可怎麼去得了啊!

果報來了,當我不能讀經、聽經時,就算跪著讀經也不行。我就拜佛,請佛力加持,這時被我所殺、所吃、所傷害的影像都一一現前,怎樣傷害、怎樣現出來,果報也隨著而來。

一天晚上夢中看見很多螞蟥在吸我的血,但這次我沒有念經,只對牠們說我欠你們的你們吸吧!第二天我就開始臉色發青、一臉黑氣、全身無力。從那天起臉上慢慢起痘痘,臉色很難看,丈夫說我像鬼臉。我晚上開始不能睡覺,大約半夜十二點至兩點之間,就會有眾生來,不讓我睡覺,全身被針刺一樣,又癢又痛、發熱,只有用冷水沖身體。有時有女眾生手牽個小女孩,穿著黑色衣服浮在空中,老的、小的、穿衣服的或沒穿衣服的都來了。

我掐過黃鱔脖子,現在果報:我經常喝水都會噎住,有時都差點透不過起來。又因悶死過蜜蜂、老鼠,現在果報心口發悶,總像少一口氣。我煮過活的動物,就會全身浮腫,腎還長結石,打掉了又有。我晚上睡覺不能睡,就用針灸吸整個背部,只有大力吸才能輕鬆,背部都變成紫色,因為我煮眾生時把它們都煮到變色,現在讓我被針灸針成紫色。打蛇、黃鱔就讓我脊椎變形,長骨刺、脊椎變成S型,走路站立都痛。

今年四月初我突然頭痛,去看醫生、照X光、抽血、檢查好幾次,都檢查不出病因,自己摸頭痛的地方會有勾痕,但醫生摸不到。後來,我就不看醫生,我知道業因:我當初把黃鱔的頭在地下摔,自己頭肯定會痛。後來來協會聽經,慚愧啊!老法師都八十四歲了,每天都用真誠心慈悲心,不辭勞苦地來教導我們,而我呢?沒有好好去努力,頭痛了才知道來聽經。弟子在這裡向佛菩薩懺悔,向師父上人懺悔,請您們能原諒,我一定努力學習,也感恩劉素雲老菩薩,我頭痛來聽經正好遇到劉老師講經,聽到她講自己不可思議的經歷,並告訴我們誰是大醫王、是阿彌陀佛。她就一句阿彌陀佛治好了自己的病,我很感動,她在上面講而我在下面流淚,暗暗地發了個大願,求佛力加持,弟子一心往生極樂世界,乘願再來度眾生,在沒有往生之前,把自己奉獻給一切眾生。回家後,我就去念一句阿彌陀佛佛號,並用意念去跟痛的部位溝通。嘿!真不可思議,到現在我的脊椎、頭、腿、都不痛了。這就是佛力加持感應現前,如果一個人真心學佛,真心改過、真心懺悔與眾生解怨才會有感應,一份真修一份加持,我很感恩他們,不過不是每個眾生都可以解怨的。

無情墮胎

我親手殺了自己的兩個小孩,以前沒有學佛不知道這樣是傷害你們,現在學佛了明白這個道理,我犯了殺自己小孩的罪,我知錯了,向你們道歉,我會努力去做善事、功德迴向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和我一起學佛聽經,求生極樂世界。

第一種果報:我有兩個小孩,一個十九歲、一個九歲,兩個天天吵架,如果兩個不吵,丈夫回到家不是找女兒吵,就是罵兒子,要麼就找我吵架,他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問我:「為什麼我一回到家就想發火?」兩個小孩子不停吵,當我教導他們時他們全當我不在身邊一樣。

另一種果報:我生兒子是剖腹產,生兒子後,子宮就會痛,已有九年左右了。每個月痛一次,走路都不能走,坐立都不行,痛到就像子宮快要脹出來一樣,很辛苦。

我同樣去跟他們用意念溝通,從今年四月份起就沒有痛了,但痛是不會痛了,怨真的那麼容易解嗎?不會,他們沒有走,因為墮胎罪過很大,如果是報恩的、報仇的,又被你殺了,這怨結的太深了,他們經常哭,當我一聽到別人說墮胎時,眼淚就自動會流下來,就會大哭也會聽到哭聲。

十一月六號那天,一位大陸居士他第一次來懺悔班,他在上面懺悔,下面一片哭聲,當他下來後,他身邊跟了很多眾生(有祖先、有嬰靈、有緣眾生)全部向佛菩薩跪下去拜佛,感恩佛菩薩讓他們能聞到正法。還有一位居士她在懺悔班時,我發現她姐姐站在她身邊,哭得非常厲害。

其實當我們懺悔時,是利他也利自己,因為我們懺悔,他們也會懺悔。懺悔是不可思議的。有的同修與我以前一樣不把懺悔當一回事,也是六號那天,有一位同修在上面懺悔時,我身邊走了幾位同修,當第三位居士在上面懺悔時,我後面一個同修說!「走啦!」但他身邊的沒有動,她就出去了,顯出不愛聽的態度,這時候我就感到一股憤怒的磁場衝過來,收到的資訊告訴我:「以自己的錯來點醒大家吧,懺悔是非常重要的。」

就在我快要上去懺悔時,又進來好多人,差不多都坐滿了。我又感應到!其實我們學佛都有共業的,你與那個人不認識,不代表眾生們不認識,這些眾生們會讓我們應該一起懺悔的、有緣能聽到的就會讓你進來聽,不與你解怨的就會讓你出去,讓你受報差不多時,如有悔改才會和你解怨。這是輕業報,重的就不可能了,一定要用真誠心去真修,紮好三個根與佛相應,真心感動他們才可以。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對他們真的太過分了,還不知道悔改,變本加厲殘害他們,還天天繼續造業。

我就是個例子,所以上臺後他們就讓我說了一些話:「不要認為做了錯事就不用受到果報。有膽量做就有膽量說出來,在大眾面前告訴大家怎樣傷害他們的,就怎樣說出來。《地藏經》云:「莫輕小惡。以為無罪。死後有報。纖毫受之。」因果報應,絲毫不爽,不懺悔,就讓你受同樣果報。」我就是這樣有膽量做、沒有膽量來認賬,最後被罰的例子。臉色發青難看,丈夫說我的臉像鬼臉一樣,說學佛咱學成這樣,別丟佛菩薩的臉了。他叫我去跑步,當我去跑步時,竟然停不下來了,整個人失控,我是被他們架住跑,身邊的眾生是密密麻麻一片,我念阿彌陀佛求他們讓我停下來,求了一圈才讓我停下來,我回到家再也不敢去跑步了,但還是沒有來懺悔。

一天,我在讀經,一個眾生進來,我就叫他離我遠點,因為他們在我身邊我會冷。我就叫他出去,他就走了,他真的走了嗎?當我經念完去切菜煮飯,一刀下去差點把小手指給切斷,血流出來後才發現手指被切了。當時就我一個人在家,血流不止,我就大聲念阿彌陀佛,用藥粉大量的往傷口上面倒,倒了很多藥粉,直到藥粉與血混合成泥狀才止住血。我包紮完了丈夫才到家,一般丈夫早就回來了,但那天偏偏那麼遲,丈夫還哈哈大笑說:「怎麼就你有事,我怎麼沒事啊?」老古話說:「過頭飯能吃,過頭話不能說啊!

全家共業現前

一、丈夫有一天上班扭傷了手臂,去看跌打醫生,幾個月都沒好,其實他與我差不多時間開始出現果報,但他不知道。我每天一到淩晨三、四點時,手臂就會痛,痛得不能睡覺。

他每天回家吃飯,人沒到眾生就先到了,我就知道他也差不多快到家了。我叫他去念佛號,雖然有念但不誠心,叫他懺悔又不願意。這時會有個資訊告訴我,「個人因果個人了,誰也幫不了。」

丈夫手臂痛還沒有好,接著腎又出現了問題,腎腫脹、疼痛、現在正在檢查,還沒檢查出來。王老師也有告訴我說,我丈夫身邊的有緣眾生也到了,但我丈夫他還是聽不進去。只有求佛力加持他能深信因果,能與我一起學佛、念佛、求生極樂世界。

二、女兒經常說她會做一些奇怪的夢,像在看電影一樣。而且現在常和我頂嘴,其實我們家規也是《弟子規》裡面所說的,女兒平時很溫順、乖巧,但從八月份(與我們果報的時間差不多)開始頂撞我們,我講一句她講十句,叫她半天都不應,也不學《弟子規》了。這就是我學佛,眾生會到她身邊來障礙我。真的是障礙嗎?其實不是,我要感恩他們是來助我修行,來與我解怨的。謝謝你們。

三、在兒子身上的果報。在懷兒子時,丈夫讓我吃了很多蟹,我看見丈夫殺死牠們時,都用一隻筷子從牠嘴裡紮進去,是活活痛死的,(在這裡我代表我丈夫向你們懺悔,現在學佛明瞭道理,望你們能原諒解怨、一起學佛求生極樂世界)。

當兒子一歲時只叫了聲姐姐就沒再說話,到四歲才說一個字,五歲才慢慢說多幾個字。今年都八歲了,說話還是顛三倒四表達不清。同學都不理他,說不知道他說什麼。

另外兒子從小就做噩夢,夢中總是大哭醒來,每次他都好像看不見我一樣,全身發抖,叫他半天才回過神。我感到他在大哭時好像與我是兩個境界。

今年七月份他又做夢了,我帶他見過老法師,老法師很慈悲,有教他怎樣做,但他沒有努力去學《太上感應篇》、念觀音菩薩聖號。我們這種人往往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如果真見棺材就太遲了。

十月三十一號那天晚上,我們學《弟子規》回來,因為那天他沒有好好聽課,老師有教導他。我勸他,他聽不進去,回家後,我讓他休息一會,他去睡覺。差不多七點鐘時,他從夢中哭醒,大叫好痛啊!好痛啊!等他回過神來再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他又說不清楚,只見他很害怕,每次症狀都一樣。等他冷靜下來後,就講《太上感應篇》給他聽,重新把師父上人教他的話又說了一遍,這次他接受了。

從那晚起每晚背一段《太上感應篇》、念「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佛號後才敢入睡。在這裡我代兒子向他身邊一切眾生菩薩們懺悔,我會教好他讓他多做善事,多念佛號迴向給你們,請你們原諒他,求佛力加持我兒子能信佛、學佛、念佛、修正自己。

夢中殺

沒學佛之前,從小到大我經常發夢,夢中被一批人追殺,我會帶著另一批人逃跑,現在學佛了,自己在家修五戒,經過一次夢才知道自己並沒有修好戒殺。這個夢也是去救一個人,這時有人拿劍向我刺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從他手中奪過那把劍,刺進對方的胸口,看見血流出來,一下就被嚇醒過來,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修好戒殺,當時就發願不管是醒是夢心中都要有慈悲、都要有一句阿彌陀佛。

總結 果報自受 誰也幫不了

這幾天反反覆覆的果報,讓我明白了自己種的因自己要受果報,如果不知悔改、懺悔連護法神都不會保護我,為什麼呢?因自己錯的太離譜了,給了警告還不改,最後自己受報。我一開始會惱恨他們,還埋怨護法神為什麼不保護我、幫我,在這裡向你們懺悔,現在我感恩他們、我也收到資訊,「知恥近乎勇」這句話,我會努力學佛改正錯誤,修好自己去感化周圍的世界。還有,一部分沒有解怨的護法神們,也就是身邊的眾生菩薩們,你們就是佛菩薩派來度化我、來成就我的。感恩你們把我從地獄拉出來,感恩,謝謝!如果我比你們先成佛,我一定會第一個來度化你們,向你們懺悔,也感恩你們!

因為六號那天的懺悔內容讓很多大陸的居士們突然醒悟,都來告訴我很想懺悔,並且他們身邊的眾生也是這樣告訴我。但又沒時間,必須回大陸,弟子真誠的祈請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告訴大陸的同修,七樓有個懺悔班,因為很多人都不知道,讓他們一起來懺悔。弟子懺悔之後,深深感到師父上人講的話太重要了,「只有真懺悔、真改過、真修行才能解怨,真幹老實念佛與佛相應!才能往生極樂世界!」感恩!

我在寫這個資料時,身邊眾生菩薩都有在旁邊監督,所以我們每個人平時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有人監督,都有人記錄,老古話:「舉頭三尺有神明」。其實我們身邊處處都是、無處不在。

前幾次幾位師兄在懺悔時,因為沒有發出內心真誠的懺悔,就沒有感應。後來問我說:「我已經有懺,為什麼懺悔了,經文還是不能讀、不能聽、就想睡覺,什麼都不想做呢?」資訊讓我告訴他們:「即已聞到正法,就要正確對待,自己錯在哪裡、後不再造。如果心態不平正,認為把事情說一遍就可以,而不表明自己錯的立場,不真誠心懺,怨怎會解呢?」

後來十一月九日那天,一位師兄在上去懺悔時,她真懺出來了,並說:「找到了真心懺悔的感覺了。」十一號那天還有個師兄在上臺懺悔時,懺到關鍵地方,因為她發出真心的懺,當她真心懺出自己錯在哪裡時,身邊的眾生離開她站在旁邊,她身上的黑氣也慢慢散開。還有個師兄因心存瞋恨沒有懺出來,他的眾生菩薩很不開心,讓我告訴她:對婆婆的瞋恨、對丈夫的瞋恨,對自己母親的瞋恨都要懺出來。

還有我自己如果做得不對,懺得不好同樣被罰。也是當天,我最後一個懺,因時間緊迫,沒有仔細懺悔,所以沒有做到真誠地懺悔去感染下面的同修。當時我收到那些大陸同修的意念波:懺悔對她們影響不大。下臺後我就被罰,罰得我又是咳、又要吐、整個胃被翻江倒海一樣難受,現報了。

弟子每天行、走、坐、臥都被監督,不敢有半點差錯,感慨很深,我真心的感恩你們。就像師父上人說的:「我們要感恩那些眾生菩薩,他們是來幫助我們的,是來把我們從地獄裡拉出來,讓我們離苦得樂、往生極樂世界的,他們是來成就我們。」此刻的我只有感恩,並還有個資訊告訴大家:「有很多人學佛,只顧自己,見到別人業報現前,就認為那個學的不好,離他們遠點,擔心幫了他們,他們身邊的眾生會跑到自己身邊來,這種心態連身邊的眾生都不如。如果只顧自己修行,不同心協力,是不可能往生極樂世界的。」

學佛、念佛、做佛

同心、協力、六和

眾生、離苦、得樂

你我、皆是、彌陀

弟子鄭國紅 頂禮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

【後記】 二零一一年九月

口 業

記得剛懺悔過的我,每天以快點能與眾生菩薩解怨這種心態去找自己的過錯。可自己的腦袋偏偏就是一片空白,並且後腦部位像被什麼罩住一樣,悶悶的,天天都迷迷糊糊,什麼也想不起來。怎麼辦呢?就去聽別人懺悔。當聽到自己也有同樣過錯時,就想記下來,可轉眼就記不清楚了。我很煩惱,為什麼這樣呢?我不是有在懺悔嗎?

唉,我造業太重了,又不知悔改,天天繼續再造業,指責人家,傷害身邊的人。真是佛力的加持讓我遇到一位大德。那是一次去大陸,晚上住賓館,半夜不知為什麼門鎖被人打開,幸好有個保險鏈拉住了門,讓他不能完全推開門。天亮後,我趕緊退房去佛友那裡,剛好遇到一位大德也在,我不加思考的就對大家說,這家賓館不能住,也讓她們通知其他的佛友以後不要去住。然後就把半夜發生的事說了一遍。這時那位大德開口說話了,「阿紅啊!不要這麼做,現在生意不容易,別人靠這個生意吃飯養家。如果是你女兒開的賓館發生了事,你會說嗎?要懂得給人機會啊!」就這麼幾句的開示,可真是驚醒我這個夢中人,突然感覺到我自己的口業是不是很重,就問這位大德。這位大德微笑着說「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哦!」感恩啊!如果不是她點化我,我根本不知道那是在犯口業,也不知自己口業有多重,也會天天繼續造下去,也就是每天把自己送到地獄。多可怕啊!每天都不用恭敬心聽師父上人講經,自以為是、驕橫的我還去受了五戒,真羞愧啊!什麼為五戒?為什麼要受五戒?我都沒有認真對待過,天天犯戒,愚癡的我又怎能找出自己的過錯呢?

那天得到開示點化後,回家思量着,眼淚也隨著流下來,不由自主地拿筆,記下白天犯的過錯,就這麼一寫,一連串的錯事一件一件湧上心來。我泣不成聲,我好感恩,也更慚愧,就像恢復記憶一樣記起自己的過錯,心如刀絞。

「怨恨惱怒煩,貪瞋痴慢疑」我全具備,一樣都沒有真誠心改過,戒過,天天造,怎樣造?就是《太上感應篇》上說的:「挫人所長,護己所短;形人之醜,訐人之私;受恩不感,念怨不休。」我就是這樣的人,專彰人短,專衒己長,不懂得正己化人,也不曉得那是在造業,只顧自己說得開心、痛快,不顧別人感受。

例如!我家樓下有一個女人非常胖,連走路都困難,我就笑她:「那麼胖還邊走邊吃,都快進不了電梯門了。」我就這麼沒有慈悲之心,根本不懂體諒人。

還有,有的同修,因她信任我才會與我說一些隱私的話,希望我能幫助她。可我就是缺德,在別人面前把她的隱私拿出來作比喻、討論,以為這是在幫助別人,點化別人,卻從沒想到要顧及她的自尊、臉面,還專說她的不對,好的不說,專說她什麼不好,還說自己就不會那樣去做,大大批評她。這位同修知道後都沒有怪我,只是懺悔地說那是她自己做的錯事。而我呢?根本沒有愧心。我就是這麼專橫,說話從不考慮說的難不難聽,就去說別人,指責別人,也不管別人受不受得了,還大言不慚地告訴對方我是在幫你,當對方不接受的時候,我還念怨不休的說他。卻從沒想這是自己愛控制人、愛指揮人、愛佔有人的惡習啊!

愚癡的我認為自己在做善事,好心的同修看出我的缺點,並點化我,幫我開示幾個小時。而我呢!不但沒有感恩她,轉身告訴其他人說她愛控制人。我就這麼缺德!可她們從來沒有怪我,反而來幫我。這才是真修行啊!想起來就慚愧,流淚,心痛。為什麼做人這麼差,師父天天教導我們,而我又怎樣學做人的呢?我開始不停的反省自己,找自己的過。也許是佛力加持,逐漸讓我明白了自己的惡業,心中不由發出懺悔自己的過錯,下決心從此改過不再後造。

由此可見,一個人有恥心、畏心,更要有勇心。敢於把自己的假臉面具撕下來,發真誠心地真懺悔,真改過後不再造,才能得到佛力加持,與佛感應。這是真的,我深深感受到。

真誠懺悔後的變化

感恩佛菩薩加持,護法神的護持,在我身上的變化讓我流淚、感慨。這個淚是感恩的淚,因我的身體來了個大變化,身體也不腫脹了,頭也不痛了,脊椎也不痛了,身體也不會怕冷了,總覺得全身暖呼呼的,好開心,有時不知為什麼開心。

以前總聽師父上人說:「人要懂得感恩心,慚愧心。」可我就是發不出來,心就像麻木了一樣。而現在不同了,能讀經了,讀經時,經常感恩心自然流出來,也會流下感恩的淚,雜念開始減少了。慚愧心也會流出來,也會流出慚愧的淚。佛力加持不可思議。這就是師父上人說的:「一份真誠,一份感應,一份加持。」

我的家庭也變得和睦多了,兩個小孩不再經常吵架,丈夫也很少發脾氣了,家裡錢開始能積起來了。還有最特別的,因我惡習氣太重,一不注意,不小心,惡習又溜出來,丈夫會幫我指正,有時在兒子身上表法給我看。兒子就像一面鏡子來照我的缺點、過錯,來讓我修正、改過。

例如!我愛衒耀自己,與別人不能耐心講話,心煩氣躁,心量小等等,這些缺點都會從他身上看見,讓我明白怎樣改過,怎樣教兒子。我同兒子一起學《弟子規》、《太上感應篇》,兒子也很願意同我一起學習了。

感恩,感恩,至誠感恩佛菩薩,一切護法神,感恩師父上人,一些大德仁者,感恩協會平臺,感恩給我機會能做義工的菩薩,謝謝你們,我會更加努力,改自己過,扎好三根,望能真正成為六和中的一員。也望佛菩薩、師父上人,一切護法神,大德仁者,加持我,早日能修改好自己。感恩!

末學 鄭國紅真誠心頂禮

【編後語】

了凡先生教導我們:改過者,第一、要發恥心。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以其得之則聖賢,失之則禽獸耳。此改過之要機也。第二、要發畏心。天地在上,鬼神難欺,吾雖過在隱微,而天地鬼神,實鑒臨之。重則降之百殃,輕則損其現福;吾何可以不懼?第三、須發勇心,人不改過,多是因循退縮;吾須奮然振作,不用遲疑,不煩等待。小者如芒刺在肉,速與抉剔;大者如毒蛇嚙指,速與斬除,無絲毫凝滯。具是三心,則有過斯改。如春冰遇日,何患不消乎?

師父上人在《了凡四訓》講記裡有開示:「『不義』就是不應該做的。不合理、不合法、不合人情、不合道德、不合風俗習慣,這都叫不義。自己做不應該做的事情,以為別人不知道,實在講是有些人不知道。那些人呢?迷惑顛倒的人,心思蒙蔽的人;聰明正直,心地清涼自在的人知道。這樣的人絕對瞞不過他。何況還有天地鬼神,鬼神有五通,鬼神五通是報得的,不是修得的。他知道。諸佛菩薩就更不必說了。我們六道凡夫起心動念,他們沒有不知道的。所以我們念了經論與聖賢典籍之後,真的是寒毛直豎,沒有絲毫能隱藏得住。想想還是發露懺悔才對!為什麼?他們都知道了。我們不發露他也知道,還不如自己說出來好一點,我們心地比較能夠得到一點平安。」由此可知,我們起心動念,必須要小心謹慎。修行之處,著重在心念。意念主宰一切,心善意善,容易感召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