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請勿殺生吃肉 例證十四、殺生罪業深重 果報慘烈不虛

第四章、殺生苦痛多 惡感現世報

例證十四、殺生罪業深重 果報慘烈不虛 (王麗芬)

王小姐與她的父親早年曾殺害不少動物,後來的果報都很淒慘,也教曉了我們慈悲心的重要。她向我們說出惡報之由來--

我是王麗芬。感恩能讓我有機會懺悔、改邪歸正、斷惡修善。

去年,我參加了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的「分享懺悔班」,聽了各位同修懺悔,我覺得他們句句誠懇、字字真實、條條有理,契入我的心坎裡,讓我的內心翻滾、百味俱全。這些都是我這麼多年來,天天在造的一切惡業後,良心發現的感受。我覺得自己罪業實在深重,各種罪業樣樣齊全,真是無量無邊!搞得自己千瘡百孔、傷痕累累。

老師慈悲指點,教我先從殺業懺起,一條條的懺悔、一條條的改過。用真誠心去感動對方,幫助他們離苦得樂,把自己念經的功德,迴向給他們,請求佛力加持他們一起聽經、念佛,求生淨土。非常感恩老師的指點,我現在就先代爸爸懺悔殺業。

販牛殺牛 慘死如牛

我小的時候生長在農村。由於我們家裡人口多,只有靠我爸爸一人做事維持生計,所以爸爸很辛苦。

爸爸做牛販生意,將一些年輕力壯的牛賣給農夫耕地用,但是年老和體弱多病的牛,父親就拿來賣牛肉,而且這些牛都是由我爸爸親手操刀殺的。

我記得父親殺牛的時候,是左手將牛的舌頭拉至一側,然後右手再一刀捅進牛的心臟部位。情況非常可怕。

現在我學了佛,才知道我爸爸這樣做,雖然是為了家庭謀生,但是也要背負因果責任。我爸爸那時候不知道因果,也沒有接觸佛法,因而傷害了牛叔叔、牛阿姨們,請你們原諒我爸爸,原諒他為了養活我們一家人而傷害你們!

我父親由於殺牛的業重,所以他臨死時候的狀況,和被他宰殺的牛一模一樣。那天他紅光滿面,誰知突然一下子,他就不舒服了。我們就連忙將他送入急診室搶救。當他躺在手術台上接受搶救的時候,我親眼看到醫生將他的舌頭拉出至一側,然後給他身上搶救用的醫療插管子。那舌頭被長長地扯出來的情形,竟然和當年他所殺的牛一模一樣。我看著非常難過,非常害怕!

父親送到醫院搶救後,沒有多久就過世了。我現在學了佛,才知道因果報應真的是絲毫不爽。

任意打蛇殺生 惶恐不安度日

我小的時候體弱多病,加上我在家裡排行最小,所以得到全家人愛護、疼惜。養成任性、自私自利、嬌生慣養的壞習慣。由於我生在農村,所以從小就有機會殺害很多動物。

我小的時候,殺了許多小動物。我記憶最深的是一次我逃課,和小夥伴去山上玩,突然看見一條眼鏡蛇。我們當時很害怕,跑開了。但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們又回去看牠。發現它爬進墳墓洞的時候,不小心把自己卡在洞口。我們就很大膽,先用木棍子捅牠,再用鐵棍子捅牠,將牠活生生從那個洞中拉出來,此時牠已經奄奄一息。那時鄉下有蛇的回收站,我們就把牠賣掉,得到的錢買了餅乾,個人分了半斤回家。回家後,我告訴媽媽,媽媽罵了我一頓,直到現在我都很後悔。

還有一年夏天,我們家門口的大樹上,不知為什麼長了很多很大的毛毛蟲,因為害怕牠傷到我們,所以我就把牠們用掃把掃在一起,用火活活燒死。

我捅小蜜蜂的窩時,得到蜜蜂的蛹就一條條活生生地吃掉,以為很有營養;又上樹掏鳥蛋,害得小鳥在離開媽媽的情況下給我玩死了,讓小鳥兒骨肉分離。特別是螞蟥,我恨牠們吸我腿上的血,用夏天太陽底下最熱的石頭來烤 牠們、用棍子把牠們從裡面翻出來,因為我知道螞蟥不容易整死。

現在回想小的時候,我打、殺的小動物非常多。我打蚊子、蒼蠅;抓蝌蚪、蚯蚓、菜蟲來餵鴿子;甚至用棍子玩死牠們。夏天去捉青蛙、捉魚,還有田螺、泥鰍、黃鱔、螃蟹和蝦來吃。用槍打小鳥、老鼠來吃。我還把螞蚱、蟋蟀、蜘蛛、蜻蜓和一些不知名的毛毛蟲,用殘酷的手段把牠們五馬分屍。

由於我的殺業太重,我的生活從來没有開心過,也從來没有平靜過。少年的時候,我就産生了自殺的念頭。這個念頭一直在我腦海中,以為死就可以解脫一切。我從來不知道,死了受報,地獄更加苦。後來長大,我也生活在煎熬之中,一天到晚惶恐不安,像在火裡一樣。雖然還沒有下地獄,但是生活已經如同活地獄了。

屠殺蟑螂 懷孕流產

長大後,我到城市生活,每每去餐廳吃飯,都會吃些生猛海鮮。我吃了一些不知名的魚、野鷄、蛇、羊肉、狗肉、牛肉、龍蝦、刺身、鮑魚等等動物。

我在深圳有一層樓(即一套房子),我的大叔子一家人曾經住在那裡。後來他們走了,我就去房子搞衛生,發現裡面全部都是蟑螂,而且多得太恐怖了,連衣櫃的衣服裡都是。我於是買了殺蟑螂的殺蟲劑,把整個房間門窗關緊,然後到處噴殺蟲劑。

三天後,我才敢回去繼續搞衛生。我一進房門,那個情形讓我大吃一驚——房間裡到處都是蟑螂的屍體,房間裡還彌漫著殺蟲劑的味道,我都覺得受不了,何況那些悶在裡面的蟑螂!我用掃把將牠們的屍體掃在一起,一堆堆的,好幾簸箕。到現在都忘不了那個情形。真是因果報應,我懷了五個月的孩子也流産了。

螞蟻魚蝦 亦不可殺

除了蟑螂,小昆蟲中,我還殺了許多螞蟻,從小殺到大。記得二千年,我搬家到沙田(香港的一個地名)。那時我懷了寶寶,沒住多久,家裡窗口爬進來很多螞蟻。我就用火機燒、用殺蟲劑噴以及用滾水燙,殺了一個多星期,才看不見螞蟻了。

我懷兒子的時候,買了新鮮的魚、蝦來補自己。由於我在懷孕的時候殺了許多的螞蟻和魚,所以兒子出世的第一天,就住院了,好多天之後才能出院。

眾生菩薩們,我年紀小不懂事,造了無量無邊的罪業,用極殘酷的手段來對付你們。我在此向你們、也向自己於無量世和今生有意、無意所殺、所害、所食、所污辱、所打罵以及遺棄的一切有緣衆生道歉,我對不起你們,我錯了!

我由於無始劫來,業習深重,未聞正法,又因為自己自私、愚癡,對你們做下種種罪業,結下惡緣。我在佛前向你們至誠發露懺悔,願蒙佛力加被,彼此解怨釋結,共同念佛,同生極樂,圓滿無上菩提。

發露懺悔之後,我知道自己對這些眾生的傷害很大,他們實在是太苦了,我已經徹底地戒殺,有機會就教人家不殺生、多放生。自己也放生,也勸人家吃素。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學好,幫到人家,也幫到自己。

現在我媽媽也吃素了,我們一家雖然沒有吃全素,但是也是三淨肉。我會一直努力下去。我用自己的劣行,來勸勉身邊的人明白因果、不要再造惡業受苦了,讓他們知道學佛的好處。我改好了,我相信他們也會好的。一切從我做起。

我們衷心希望王小姐及她的家人都能永久戒殺放生,《優婆塞戒經》云:「慈心即是一切安樂之因緣。」能體諒眾生之苦,布施恩惠,必有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