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請勿殺生吃肉 例證廿、吃肉令眾生付出巨大代價

第五章、懺悔殺生業 改過吉祥來

例證廿、吃肉令眾生付出巨大代價(蔡劉)

我的殺業非常重,除了未吃素之前所食的眾生肉之外,我還從事殺生的行業。現在,我吃素二十多年了。在此,我想讓大家知道吃一口肉,衆生所付出的代價有多麼大。

在七十年代,曾做過豬肉檯,每天斬肉、賣肉,更做過屠房,負責淥(燙)牛皮,取內臟等之工作。屠房就像一個地獄的刑場,宰殺的過程我很清楚,是十分殘忍的。

屠宰場如何殺豬

七十年代,新舊兩種屠宰房都有,舊屠宰房劏豬恐怖過新屠宰房,因為舊式的屠宰房不會先用電擊,讓豬暈倒。舊屠宰房是這樣劏豬的——先把要屠宰的豬倚在凳子上,把豬固定在那裡,用刀直接去劏牠。我吃了素後才感受到豬的可憐,吃肉時就感受不到。

我年輕時候主要在新型的屠宰房工作。豬由水、陸兩條途徑入香港。豬有指甲,好像馬蹄,這些豬在運輸過程中,指甲會受傷,很痛,走不了路。但是,豬到達香港之後,屠宰房的人們就抽打牠們,強迫牠們自行走入豬欄(屠房)。

豬到了豬欄(屠房),就在那裡等死,那個情形如同入了鬼門關。其實豬對自己即將慘死的情形是很清楚的,我感到牠們死亡的情形固然很痛苦,但是牠們在等死的過程更加辛苦,我懷疑這種眼睜睜看著同伴受死,然後就輪到自己,這種內心的驚恐,感覺上甚至超過死亡的那一刻。

豬入了豬欄(屠房),就會賣給不同的買主。一般因爲劏完之後,會不知那隻死豬的主人是誰,所以這些豬在豬欄(屠房),就給牠的身上用熱銅針,把記號打在豬身的皮膚上(這也是很痛的)。在打好記號之後,就用電擊,把豬擊暈。但是當時的場景,很多豬走來走去,千方百計想要躲避,所以有些是電不好的。這些豬就不會完全暈倒,而是半暈半醒,接下來的過程,這些半暈半醒的豬就十分痛苦了。

接著,這些被電擊的豬,就用黑色的鎖鏈,好像地獄鬼差鎖人用的那種鎖鏈,鎖住豬的後腿,吊著牠的頭向下。屠夫此時用刀,一刀插入喉嚨,因為頭朝下,就可以放血。放血的過程對於那些沒有電得太暈的豬則更加痛苦,牠們會痛得屎尿都撒出來。情形很讓人難過。

下一步,這些倒吊著的半死不死的豬就由傳送帶送入一個很大的、滿是開水的浴缸裡,這是爲了燙豬毛。燙過的豬從浴缸裡由傳送帶從浴缸送出來,有人就在那裡用刀刮豬毛。跟著就有屠夫在那裏劏豬裏面的內臟。

屠宰場如何殺牛

我在劏牛的屠房做雜工,本來不用直接殺牛,但是因為好勝心強,也學別人殺了幾隻牛。

屠房先將牛兩隻困在一個大鐵箱中,大鐵箱的大小如同半個房間那麼大,剛好兩隻牛困在裡邊動彈不得。接著,就有人用槍打暈這兩隻牛,牛頭穿了一個孔,兩隻牛很快就暈倒了。此時,就按一個鍵,鐵箱底部就掉下來,兩隻牛哐噹就掉下去了。

有人就用鬼差用那種黑鎖鏈,鎖住牛,讓牠們四腳朝天。有屠夫將刀直接插入牛的喉嚨,先放血。放了血的牛就從樓上掉到樓下一層。在那一層,牛被四腳朝天綁起來。有人割斷牛之頭,與部分的 腿腳。跟著,就有屠夫劏開牛,用叉子吊起牠,進行扒皮的程式。牛先被吊高,就有人將牛皮扯下來,扯不下來,就要用刀,將皮和肉分開。

與此同時,用一個車,裝上牛頭和內臟等等,跟著屍體走。另有車,裝牛的心肝,因為這些內臟比較貴。最後,由於牛的體型比較大,豬是分開兩件,而牛則需要中間再攔一刀,將一隻牛分四件,情形如同五馬分屍。

到了晚上,屠房裡遍地都是眾生血,尤其是沒有人的時候,很陰深可怕,如同地獄。

屠房是每天淩晨四、五點開始工作,此時在屠房裡很黑,很陰森。開工前的屠房最可怕。接著就有待殺的豬、牛運進來。其實牠們都知道被送進那裡是等死的,看見同伴被殺,很驚恐不安,很多豬牛被拖進去宰殺時是不肯去的,還會哀叫,像向你求情,這些情景見得很多。一般到了早上十點多,就工作結束了,下午一般很少工作。

眾生很可憐

還有一次殺豬,讓我心裡非常不安。我有個同學在長洲(香港的一個小島嶼)做燒臘。長洲沒有屠宰房,要自己劏豬。我捉豬,壓住牠,同學用刀捅死牠。我自己親身感到這隻豬的身體,隨著血液放乾淨,身體一點點地變冷。我怎麼可以這麼殘忍、愚癡。

當大家將一塊肉送進口裡的時候,要想想牠為滿足你口福所付出的慘痛代價。這些衆生,臨死之前,好恐怖、好驚恐!牠們最慘的是,是臨死之前,在多麼驚恐的狀態下度過。

我和太太希望將我的感受告訴所有的讀者聽,希望讀者用自己的良知想想,自己乃至自己的家人,淪落為這些動物,該多麼痛苦。

我很希望多些人吃素。我是在吃素之後才感受到眾生很可憐,以前吃肉的時候都感受不到。

為吃殺生害命

我曾經有一次為海鮮酒樓做運輸,將海鮮動物送到酒樓。那天,我在工作的時候,突然間看到有一條大魚,被拖進酒樓。魚身上是滑的,要想劏這麼大的魚,需要用布包著,這條魚就這樣用了一大塊布包著,送進去。我當時覺得好像是拖一個人,覺得很殘忍。

海鮮酒樓殺生殘忍的事情很多。有一種龜類,俗稱水魚,牠背上的殼比烏龜軟。人在殺牠的時候是一刀斬斷牠的頭,然後生生地把殼從牠的身上扒下來。水魚殼被扒下來後,我們有時候還能看見牠有水魚蛋(即卵),因為實在是太痛了,還能看見那肉痛得在抖動。

我聽說有地方賣驢肉是這樣賣的:先綁住驢的後腿,吊在那裡。有客人來時,就問客人,「要腿還是肚子?」驢沒有死,但是要現場割肉。血液就這樣沖出來,再慢慢流。下一個客人,再問要哪部分,再割。現場在爐子上做肉。等血流盡,驢才死。

我們人爲了吃,什麼辦法都想盡了。這樣的肉,放入嘴巴裡,卻從來沒有想到後面有多麼心酸、可怕的事情。

我吃了二十多年的素,而我之前也吃過很多肉。現在感到,肉和菜放入口裡,從舌頭以下就不知道味道了,最後都一樣變成糞便。菜成為了糞便,肉也成了大便,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分別,又何必爲了嘴巴裡的舌頭,讓眾生這樣驚恐、這樣痛苦呢!

(按) 殺生之事,自古已多,現今社會尤為慘烈。讓我們從《集福消災之道》(原名:感應篇彙編)白話譯本裡學習在什麼時候避免殺生,災消福來-

母親生我那天稱為母難日,所以當雙親在時,本應持齋戒殺淨心專意敬奉雙親;若雙親過世,更應素食求助天,期使早日能超生。怎可放縱自己滿足口腹之慾,殺害眾生吃其肉呢?所以過生日不可殺生。

凡是人沒兒子就傷心,有了兒子就高興。現在為慶祝兒子出生,卻要使他類眾生的兒子死亡;而且當嬰兒出生時,不但不為他求長壽,反要因他而殺生造惡業!所以生子時不可殺生。

辦理喪事應以盡哀傷之情為主,殺生乃是造罪禍首。如果在靈位前陳列豐盛祭品,也只是讓活人飽食一餐而已;如果宰割烹煮很多肉類在棺木前充當祭品,那只有更增加殺生造成的冤業而已!所以辦喪事時不可殺生。

每年春秋兩季祭祀,及忌日時祭祖,本來就在表達子孫對祖先的至誠心意,所以應要放生替祖先消除過去所造罪業,怎可再殺生害命製造新的災禍呢?所以祭祀時不可殺生。

人一有病,就殺生祭祀神明祈求保佑,殊不知自己想求生存,卻反而殺害其 他眾生生命來延長我的生命,如果神明有靈,怎敢來受祭拜?所以祈福消災時不可殺生。

能行平等就是佛,能行正直就是神,絕無因為賄賂神佛而降福祉的道理。今人祈求許願時,就宰殺動物當祭品,這叫做惡願;縱使目前能如願,將來必定受凶報,所以許願時不可殺生。

夫婦剛結婚時,是將來萬世子孫出生的開始,且為宗廟存續的依靠。現在卻刻意為婚姻而殺生,種下將來尋仇的惡因,這是已在閨房內就聚集殺機了,所以結婚時不可殺生。

當主人賓客互相勸酒勸食時,從不過問廚房裡有多少動物被殺而哀號;當大家在餐宴歡笑暢飲時,怎能看到鍋中牲畜滾煮時痛苦的樣子。由此可見,古德所說:「只要心存誠敬,用兩碗淡飯就可以祭祀鬼神了。」這種道理是可以效法的,所以宴客時不可殺生。

上天不會生沒有食祿的人,如果每人都擁有一種技術或才藝,都能賺錢有飯吃,何必一定要經營殺生事業?而且愈殺生就愈窮苦,所以謀生不可殺生。

宰割飛禽走獸,烹煮養肥自身,人與動物有何分別?烹煮禽獸血肉來養自身五臟,這是顛倒極不明理;何況吃下的肉類油脂很快就會消盡,但殺生的冤業仍然存在,所以奉養親長不可殺生。

殺死牲畜一條命,來救活我這一條命,有仁心的人絕不會這樣做;何況生死之事,命中早已注定,未必殺生以肉進藥就能活命。殺害物命來治病,只會增加死後冤家討債而已,所以用藥治病時不可殺生。

病人想求身體平安健康,也如同動物不喜歡被殺一樣,現在的人說動物命短難延長,理應被人殺來吃,這是否也意謂著,人既生病或殘廢,已經無法延命,全部可以殺死呢?所以養病時不可殺生。

道士舉辦消災祈福儀式後,以豐盛的牲禮酬謝神將;較大的就殺豬宰羊,較小的也用雞、魚、豕三牲,難道神聖會為了一點口腹之慾,而降災難給有修功德的人嗎?所以答謝神將時不可殺生。

近來風俗在除夕夜的慶祝,場面較大的就殺豬宰羊,次一等的也用雞鴨魚肉豬頭來祭拜。那裡曉得在歲末春初,是所有眾神及祖先,都來降臨鑒察的時候?此時屠殺極不恰當,所以除夕時不可殺生。

剛得功名利祿,正是仁愛精神要充分發揮時,怎忍心殺害動物生命,使牠們痛苦來慶祝自己光榮的境遇?隨便殺生不愛惜物命,以致養成了驕奢習慣敗壞德行,所以當有榮遇時不可殺生。

贈送東西本是一種很好的禮貌,但如果送人活物,就已經觸動殺機。這對自己來說,是為他人殺生,而自己卻獨自受罪;對受贈的人來說,不過是吃一頓飽而已,卻承受不起這份恩德,所以送人東西不可殺生。

設宴送別總不能沒有情意,但以素餐送別也能盡興,何必為了一時填飽肚子而奢侈浪費,竟然因此而導致牲畜的哀號怨恨?所以在餞別時不可殺生。

飼養金魚的人,要用數以萬計的水蛭小蝦來餵食;養白鶴的人,要以百千條的小魚來餵食。富貴人家為了耳目欣賞,無形中就已造殺業,所以喜歡養寵物的人不可殺生。

以上所說,只是概略說明而已,人們應以此道理而推廣,則心中自然就會存有天覆地載的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