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惡夢原是地獄境 殺生習氣難斷除

殺生害命類

惡夢原是地獄境 殺生習氣難斷除 (陳越溪)

末學陳越溪,一九七四年出生於西安。從記事起直到十五、六歲的十多年間,時常被一個噩夢纏繞。在噩夢中,我趴在地上,腿腳已經失去知覺,爬不起來,似乎也沒有想過要爬起來,只是無助地向天哭伸手哭喊,天空也是熊熊的火光,紅彤彤的,四周圍也是火,還有很多人也和我一樣,趴著哭喊。

前些天看《諸經佛說地獄集要》*,驚見自己的夢境竟然與阿鼻地獄的情形相吻合!據經上說,墮落在阿鼻地獄的罪人,在那裡東西奔走,周身是火,血肉離散,看見地獄門開,就向著敞開的門奔去,就在快到門口的時候,門關了,這些人也筋疲力盡,腿腳也被焚毀,只能趴在熱鐵一樣的地上,此時,大火便將他們全身燒盡直至骨髓冒煙,苦不堪言。

看到這裡,我渾身起雞皮疙瘩。原來末學不斷夢到的情形,便是在阿鼻地獄裡,想要離開卻動彈不得,全身燒得灰飛煙滅的最為痛苦的一幕。 可怕的是,轉形受身後的隔陰之迷,讓末學愚癡蒙昧。末學看到佛經記錄後,只是打了個冷戰,雖然也想回顧一下五內俱焚的苦楚,卻也不得萬分之一、二,並沒有像阿羅漢那樣怕得「流血汗」。平日念佛改過依然忽忽悠悠,陷於懈怠、迷於慾望,不知精進。

現在末學三十六歲,回想自己這短短的前半生,依然不知孝順,不改習氣,繼續造作了地獄惡業。殺生的習氣原來也是多生多世養成的,斷除起來要不僅有畏心,還要有恥心。可是我卻不知恥,也傲然無畏。我把自己的殺業習氣彙報給大家,希望能引以為戒,能夠「知恥近乎勇、知錯近乎智。」

惡習深重

(一)餓死緣於浪費糧食

末學不到半歲的時候,患口腔粘膜潰爛,一吃奶就痛,因而有奶不能吃,幾乎餓死,令我的奶奶和母親十分痛苦。後來奶奶急中生智,每日餵我一些水泡的米花,從而逃過了餓死的命運。但是斷奶之後,又患厭食症。常常一個星期粒米不進,直至奄奄一息。又在母親的悉心照顧下,活了過來。這段日子,是母親一生最覺得痛苦的時候,如今每每想起,都覺得不堪回首。這都是末學不孝!從小到大,一直讓母親擔心。

末學雖然兩次逃過餓死的命運,但是過去生的惡習氣依然沒有斷掉。雖然生活條件不好,但是我依然喜歡浪費糧食,總是剩飯,或者就是把飯粒掉得滿地都是,還有一次,居然覺得大米粒很好玩,被大人及時制止了,我心中還有抱怨。現在學因果才知道,餓死的命運是喜歡浪費糧食的惡習所致。

因緣果報,絲毫不爽。越溪懷老二的時候,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對糧食缺乏恭敬,仗著自己懷孕,就對食物很挑剔。對不喜歡吃的東西,就想辦法扔了,犯了「散棄五穀」而不自知。結果老二現在很喜歡隨意糟蹋糧食,我為此很苦惱,深怕他將來會餓死。母親的惡習,會報應在孩子身上啊!

現在社會物質豐富,常有吃不完的情況,而科學家說地球將面臨糧食危機。末學想用自己浪費糧食而幾次幾乎餓死的報應,警惕世人「粒粒皆辛苦」,以求減緩人類糧食危機的威脅。

(二)殺生感得病痛

末學兩三歲的時候曾患肺炎,深夜父母帶我去急救,但是值班護士卻認為不嚴重,堅持不予處理。到了白天上班,醫生看了我的情況大驚失色,認為無法救活,送到病房等死。病房裡,我的病情最為嚴重,很快其他病友都相繼去世,父母不勝憂愁,不眠不休地守著我,就這樣奇跡般地活下來。

現在學佛,知道罹患肺炎和自己愛發脾氣、殺業重很有關係,而那位值班護士障礙治療也不是偶然的,因為我從來不知道要協助成全他人,心中只有自己。這三十八年來,學生念念都是為自己。即使有了孩子,也沒有為孩子著想過!這樣自私自利的人,任何時候都面臨重重障礙,是罪有應得啊!

肺炎雖然最終沒有奪命,但是殺生惡報還沒有完全結束。在我上幼稚園的時候,父親不小心把我摔到了馬路沿上。醫院確診是輕微腦震盪,但沒有生命危險。從那時起,一直到小學畢業,我一聽到高音喇叭,就會頭痛得很辛苦。而頭痛也是忤逆、頂撞長輩的業報,學生後來從劉善人那裡得知這個原理,就立刻不敢忤逆父母公婆、也不敢頂撞先生兄長了,頭痛的毛病就再也沒有了。

末學幼時種種遭遇,說明自己宿世惡業深重,存在心裡的惡習種子,如果今生不能有好的因緣接受聖賢教育而痛下決心改邪歸正,便脫不了三惡道的歸宿。

難斷殺生的習氣

我這個人不僅好殺生吃肉,而且平時內心兇險,總是想著讓他人不舒服,用言語或行為上打壓他人,只為了顯示自己能幹。這種殺的心從小就有,一直到現在都存在。後來,殺生習氣很重的我,因為邪淫而墮胎三次。

學生記得自己因為未婚先孕而墮胎時,一點感覺都沒有,覺得沒什麼,還生怕別人知道,隱瞞父母親友十多年。「惡恐人知,便為大惡。」學生惡貫滿盈,常忍不住想要自殺。後來終於受不了良心折磨發露懺悔,頓時感到背上搜搜地發凉。《太上感應篇》說天地鬼神無時不刻在監督我們的言行,的確真實不虛!學生是罪惡深重的女人,想在此大聲呼籲世人,遠離殺戮,尤其不要墮胎,這是人生最讓人痛悔的事情,哪個媽媽能親手殘忍地將自己的孩子碎屍萬段呢?

口腹之欲

凈公恩師說:「墮胎是人生最大之惡!」學生想自己之所以十分輕易爲了面子好看就去墮胎,實在是因為自己殺業很重,喜歡吃肉,障蔽了慈悲心所致。我和父親饞吃田螺,田螺需要活著就放到油鍋裡炒,死了就不能吃了。為了吃得方便,還要在放入油鍋之前,用鉗子夾碎牠們的尾部。我記得自己在夾牠們的時候,因為殼已經被夾碎,就可以看見牠們的尾巴在裡面抽搐,我就這樣看著,一點也不會想牠們很痛苦。由於每次都是父親主持燒田螺,現在父親罹患帕金森病,雙腳不能走路,總是抽搐,如同被夾掉尾部的田螺。在此,女兒願代父親向所有的田螺至誠頂禮道歉!願意代父親受苦,願將這個惡報供養大眾,殺生吃肉的可怕果報真實不虛!

我還吃過很多眾生肉,其中包括自家養的小兔子和珍惜動物娃娃魚,現在回想起來,在我心中,眾生不是一條命,而是一道菜。現在說到這些慘狀,自己已經覺得後腦發硬了。可是更殘忍的還在後面——我們鄉下烹煮鯽魚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放到大鍋裡清蒸。往往有鯽魚菩薩太痛苦了,會從鍋裡跳出來,把鍋蓋都掀翻了。我們為了預防,就在鍋蓋上壓一個磚頭。但是還是可以聽到鯽魚跳起來打到鍋蓋上的咚咚聲。

我們家都沒有學佛,所以,遇到這些生命力特別強大的鯽魚菩薩,都會暗自欣喜,覺得牠的肉會很鮮美。祖母、姑姑和父親還會非常開心地討論魚兒掙扎的情況。末學在這裡代家人向所有慘死在我們手中的眾生至誠頂禮道歉,我們錯了!我願意代家人受苦,給您們賠罪。讓您們承受這樣的苦難,罪女千刀萬剮也不能酬償!在此至誠懇切您們原諒!

我對於吃魚方面,更是罪大惡極。別人家的孩子要吃魚肉,可是我要吃魚眼睛,這是多麼殘忍的嗜好。我的報應是深度近視,而且三十多歲近視度數還在不斷加深。沒有學佛的時候,我還奇怪,現在知道是業報,受得很安心了。

脾氣大 心冷酷

我的殺業很重,所以脾氣很大。稍不如意,就火上來了。上中學後,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有情緒困擾,夜裡不能睡覺。憂鬱症好轉之後,我就常發無明火,而且是向父母開炮。發完脾氣之後,我會懊悔得不想活了。

殺業重的人心很冷酷,我就是一例。小時候我們家養了小貓,我很喜歡牠,還每天都讓牠睡在我的被子裡。可是媽媽堅持要把牠送走,我也沒有感覺。送走後,牠變成了野貓,後半生過得顛沛流離。我的報應來得很快,從二十歲開始就總是奔波,居無定所十多年。學佛後又不知學習因果,又曾遺棄了自己養的小魚,結果我們夫婦從此買不起住宅。在此我向小貓、小魚道歉:「對不起!請原諒,我現在知道要愛護眾生了,非常感恩您們對我的教育,幫助我回頭!」

學習因果之後,我感到自己不應該算是人。回首這些年的殺盜淫妄,樣樣都是下地獄的罪業。即便如此,還是不能生改過的心。細思之,還是孝心沒有生起,殺心沒有斷除。

現在雖然吃素已經三年了,但是對於那些長得不好看的小動物,我還是會生厭煩。在家做家務,看見小螞蟻擋住掃地、洗碗,就討厭牠們。還曾經失手殺死過許多位螞蟻菩薩。與此同時,末學脾氣依然沒有斷除。見到婆婆就會生厭煩心;看到先生臉色不好,都會生悶氣。而且口業很重,隨便說人家的不好,很刻薄,感得現在嘴巴生瘡潰瘍、雙唇龜裂流血,一直不好。學佛不能誠敬謙和、老實改過,就是玩弄佛法啊!現在所受的不過花報而已,往後地獄烊銅灌口、拔舌耕犁都有份啊!

就在昨天,末學去協會整理懺悔班文稿。由於一些誤解,受到一位學長的嚴厲批評,我當時把六和敬全忘了,心裡只想解釋,請她諒解。但是發現解釋會有口角,就不敢在協會正法道場造次,不說話了。誰知我的心念居然不受控制,感到一股脾氣從腹部衝上來,就立即把電腦鍵盤大力推到一邊——又犯了殺戒了。這個習氣不能斷除,地獄還是有份啊!心中默默懺悔。

我很感恩佛菩薩的慈悲,讓我殘存著阿鼻地獄的記憶,生起了畏懼心。但是要想改過,斷除習氣,還是要認真聽經、念佛,發出恥心。什麼時候真正知道自己的如來智慧德相真實不虛,才能憑藉佛號的力量,控制住自己的煩惱習氣,與阿彌陀佛相應啊! 愚頑學生越溪至誠向無始劫來所有受到傷害、謾駡、殺戮以及遺棄的有緣眾生致歉。對不起!我錯了!懇求您們原諒,末學要把自己忘掉,再也不惱害任何眾生,願與您們同生極樂國!阿彌陀佛!

慚愧學生越溪至誠頂禮

二零一一年七月

【編後語】

淨空上人在《阿彌陀經疏鈔演義》中開示:「我們沒有出離六道輪迴就是在做大夢,佛菩薩看起來,冤枉!什麼事也沒有,可是在夢裡把夢當作真的,不曉得自己是在作夢,這個夢愈做愈壞,因緣果報愈演愈慘烈。最慘的相無過於殺生,佛在經上給我們說:人死為羊,羊死為人。這是講人宰羊,羊被殺之後投胎作人,殺羊吃羊肉的人死了之後又變成羊,冤冤相報沒完沒了。每一次報復都超過分量,於是仇恨愈結愈深。」師父又說:「造業輕重在心!譬如造惡業,他的心很猛很利,這個造得就重。譬如殺生,用怨恨心、極深的仇恨心,手段非常殘酷,這個罪就重,結罪結上品罪。」

師父在講《華嚴經》中開示:「十善業,你做到了沒有?不殺生這一條你做到沒有?我做到了,我不殺生。不傷害眾生,你做到沒有?不傷害眾生是屬於不殺生。你毀謗人,造謠生事,是不是叫那個人受到傷害?這是不是屬於殺生裡面的一分?所以不殺生,細說是決定不能讓這個眾生因我而生煩惱,這是不殺生的精義。……凡是傷害到別人,傷害他身體、傷害他精神、傷害他名譽、傷害他的利益,都歸到殺生這裡頭。」

《了凡四訓》說:「不特殺生當戒。蠢動含靈。皆為物命。求絲煮繭。鋤地殺蟲。念衣食之由來。皆殺彼以自活。故暴殄之孽。當與殺生等。」師父上人開示:「我們生活在這個世間不過短短幾十年,維繫自己的生命竟然是殺牠以養己。對於一切眾生,無論是有意無意的,虧欠得太多。也由此可知自身造的業有多重!所以佛說,如果罪業要有形相體積的話,盡虛空都容納不下。我們業障有這麼多這樣重!想到此地,自己警覺心才真正提得起來。如何能對得起天地一切眾生?不但要嚴持不殺生這條戒,就是在飲食起居上一定要節儉,決定不能夠糟蹋。『暴殄之孽』就是糟蹋一切生活必須品,不知道愛惜。」

*詳見《起世因本經卷第四》,〈地獄品下〉,收於澳洲淨宗學院彙集《諸經佛說地獄集要》(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印製,2010年),頁703-704。(該文稱次地獄名為「阿毘脂」,當與後世流行的「阿鼻」是梵語音譯的過程中的同名在不同時間與地點上發生的異譯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