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五毒類 (貪瞋癡慢疑)

懺悔的淚 (新鳳)

今天是我第三次上臺懺悔,我感到每懺一次,就有一次受益。第一次懺悔後回到家裡,突然翻腸倒肚,直想嘔吐,隨之大哭不止,猶如撕肝裂肺。

後來每當我走進懺悔班這個門,就感到很壓抑,淚流不止,實感愧對於佛菩薩,愧對父母、愧對老師,愧對大眾甚至不想抬頭見人。第二次懺悔也還是如此。

今天當我第三次進門就感到輕鬆,不想流淚了,也可能是業障少了一點的原因。上次懺悔是關於不孝父母,墮胎殺生等惡因,感召兒子今天對我不孝的果。和兒子緊張的關係是我修行最大的障礙,特別苦惱。

愧對父母 誦經行孝

我對父母孝道有虧,父親五十一歲去世,全家生活無靠。母親是個小腳,寒冷的冬天去排土打工,養活我們姐妹四人。我回想起就很痛心,悔恨莫及,我不但不能幫忙分憂,還給母親帶來諸多煩惱和驚恐,在文化大革命中令她老人家擔心受怕。母親去世已三四十年了,如果再能為她老人家當一次女兒,我會用盡全力孝順。可是當下的只是遺憾,現只能誦經念佛迴向給她。

去年十月我發願,在三個月內給老母親誦一百部地藏經、三百六十部阿彌陀經,從十月十日至今年一月十日圓滿,使我的心稍得安慰。

瞋心障道 不敬夫君

我與兒子的關係一直以來不和睦,是我迷惑顛倒所致。一直認為兒子難教育的我,卻不知是自己一生所造的罪。十年浩劫時,由於我先生出身地主家庭,被劃分為黑五類、反動學術權威。我不能忍辱,對抗領導,認為自己不懼高壓,敢於鬥爭,是堅持真理的人。對於群眾的批判,認為他們是對我們落井下石,視他們為小人,於是非常瞋恨,我就編成穢詞惡口罵人。現在想起來很後悔,在此我向被我惡語中傷的領導和同志們真誠的道歉、懺悔,實在對不起。現在想起,他們都是佛菩薩來成就我的,我應該要感恩。

有時,我把在外不滿的情緒往往帶到家裡,對先生根本沒有恭敬尊重,更不會把他看成天、我是地。那時他工作壓力很大,回到家裡又受氣,吃飯時飯桌就是審判桌,追問他與某某人關係,有時鬧得飯菜撒地。回憶起他生前過的日子實感痛心。我先生是團裡的作曲指揮,他的工作就是與演員打交道。文藝團體工作環境較為複雜,加上自己妒忌心、疑心很重,不懂得依報隨正報轉的道理,只要聽到外面的閒言碎語,就和他爭鬥不息,污辱他,還打傷了他。曾有一度我和一個女演員的關係搞得很惡化,造成不良影響,給家人和他人帶來極大而不可彌補的傷害,我太對不起他們了!在此向我的先生真誠懺悔,去年回老家祭祀先生時,我痛哭流涕,給他磕頭懺悔,也曾向被我傷害的這位青年演員作懺悔。

惡心咒罵兒子 兒子精神恍惚

我這一生實在是沒做好女兒、妻子、母親。整天在這種家庭環境氣氛中,成長的孩子會成什麼樣子?對兒子總是愛挑他的毛病,很少有肯定的言語,有控制佔有的私心。在他出事的那一年(因一件小事犯了致死人命的大罪),我還咀咒過他:怎麼他不死,死了我會難過一時,但會永遠得到解脫。這是多麼自私的惡心,根本就沒有愛,更不瞭解他真實的內心。他的朋友含著淚告訴我:「你做母親的,要是常常來看看你兒子,關懷他、愛護他,他也不發展到這樣。他的精神狀態很不好,晚上睡覺會經常爬起來很多次,常看到衣櫃上面有人,當他走近人就不見了。」我聽後感到非常愧疚,就像在我頭上猛擊一拳,至於今天兒子對我的態度恨我、怨我、討厭我,甚至對我有殺心,決不是偶然的,完全是報應,是自己惡因感召來的。在這裡我收回惡的咒語,閉上惡的臭嘴,真誠的向兒子懺悔,媽媽知錯了,實在對不起你,我要重新做起。

開始反求諸己

感恩淨空老法師的苦口婆心,老師們的慈悲開示,使我堅定的認識到,「行有不得,反求諸己」,以及「依報隨著正報轉」的道理,這是一個永恆不變的定律。我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又像一把鑰匙開啓了我的心靈。感恩老祖宗的智慧,感恩《弟子規》。

從今後我下定決心改變自己,決不要求別人絲毫,把自己的心念轉過來。「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這一句話,以前,我是想找個機會送給兒子,今天是應該留給我自己。我不知我的心是否真的轉過來了,或轉了多少,但是我知道過去,一想起我兒子全是怨恨和憂慮,期盼什麼時候能教育好他,這是我最大的願望,可每次的交談總是事與願違。由於我時刻想管著他、控制他,他就不想跟我在一起,他說:「你還是走吧,回你住的地方,我不希望和員警生活在一起。」那時我還是沒反省自己,感到非常委屈,認為他是不孝之子。

可是從第二次懺悔過之後,加上老師的重要開示,我坐在下面,聽著別人在懺悔,就不由自主的流下了感動的淚水,想起可能是開始轉念頭了。

心念轉變 兒子行孝

近期有一天早上,我起得早,從樓上下來。兒子聽到腳步聲,就撩起帳子說:「媽,昨晚上我想了,從今起我要和你一樣吃全素了。」我感到驚訝說:「你喜歡吃黃悶雞、肉類,真能吃全素嗎?」他說:「一定能,一是為了孝敬你,二是為了地球,虛雲老和尚為了孝敬他母親用手指當燈點,以示誠心,不吃葷又算什麼。」他馬上起床就把前天買的三十多個雞蛋,送給那個每天在街上叫賣的老太太了,也沒要錢。從這一點,更使我懂得了「依報隨正報轉」的道理。為什麼過去心不正時就想不到呢?而在一年後的今天,真誠的懺悔,老師開示後才能反觀自己,說明人的心念太重要了。

又比如兒子會自編詞,用古琴伴奏演唱南無阿彌陀佛。他又救災救貧,他有一個小弟兄,原來在一個寺廟裡,後來還俗了,生活較困難,有一次當他姐姐打電話,叫他回農村給他媽媽過生日,他因沒錢不想回去,我兒子就跟小弟兄說親娘生日一定回去。又給他路費,又給他媽媽買一個戒指作禮物,難道說這不是孝心的擴大和《弟子規》的落實嗎?過去認為他缺點大於優點,現在認為無可救藥的人變成了一個可愛的人,其實看別人不善,實際上也是自己不善。以前不知,以為自己是個善人,雖然組織上沒入黨,但思想上是一個標準共產黨員,實在可悲。劉善人說:「人不要管人,道德道德,倒過來才是德,要管好自己。」我感觸很深,人的心念太重要了,一念迷是凡人,一念覺是聖人,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我一定要把正念保持下去,我現在很快樂,我想這就是懺悔的力量,真的不可思議。

時時知觀照 常生懺悔心

下面要懺悔的是近幾天發生的,一是我自私自利,二是有不平等的心。

現在災難很多,十二月五日那天九樓念佛堂發起一夜念佛不休息。我中間出來,一次喝水,看到義工準備的餐,就想先拿一包放在自己包裡。我問義工:「師兄這是給我們的嗎?」他說:「是的。」那我就拿了一份,他說:「先放在那裡,想吃再拿。」我說:「先放在包裡。」他就答應:「那也行。」我把餐放進包裡,就走進了佛堂。怎麼想也不放心,因為老法師說善惡的標準是:念念為眾生是善,念念為自己是惡。我因為看到那些餐並不多,怕一會沒有了,心中完全沒想到眾生的利益,我就馬上又走出佛堂,告訴那個義工說:「師兄,我剛才沒想到眾生的利益,我這就拿出來還放在那裡。」師兄說:「好!好!」《地藏菩薩本願經》云:「閻浮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所以我們要天天反省,天天改過。

一天晚上,聽完鍾博士的課,步行回家的路上,在伊斯蘭教堂門口路邊,看到一個女人懷裡抱著一個孩子乞討。九點鐘後天氣有些涼意,我就蹲下來拿出二十元錢問她:「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從哪裡來的?」她說從深圳來,因為老公跟別的女人跑了,從老家安徽太和縣投親深圳,又聽說香港好掙錢。我聽了她是安徽人,是我的老鄉,馬上就把二十元放在包裡換了一張一百元給她,並告訴她:「這裡消費很高,趕快回去吧。」當我走後,就想起老法師說的,平等裡面決定沒有分別心,佛菩薩的慈悲是理智的,而我今天雖然是幫助了別人,但是憑感情用事是有分別,是用不平的心做的,俗話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那如果不是老鄉你會給他一百元嗎?那又該怎麼做?我不由想起了前一陣,也是回家的路上,就在我們做佛七不遠的地方,看到一個外國女人,三十多歲,長的像模像樣的,蹲在街邊,左手拉著跪在地上乞討的一位瘦弱的老爺爺,用右手搭在他的手背還不停的輕輕拍打著,似乎在問長問短,安慰那位老人。一個外國人對一個不認識的中國乞丐,沒有任何關係,毫無利益可圖。我想她對所有的人平等,那才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我感到心生慚愧。因此要天天反省,時時改過,開啓智慧。老實念佛,蒙佛接引,倒駕慈航,普度眾生,同生極樂園。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薩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園。阿彌陀佛

慚愧弟子新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

【編後語】

「大都吉凶之兆,萌乎心而動乎四體,其過於厚者常獲福,過於薄者常近禍。」故知根本在心。人起心動念時,要加緊提醒自己保持警覺。人心善惡,必有起動徵兆,只要時時向內觀照每個念頭,便知心的嚮往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