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傲慢自私悍婦妻 改過遷善免離婚

五毒類 (貪瞋癡慢疑)

傲慢自私悍婦妻 改過遷善免離婚 (陳越溪)

學生名叫陳越溪,今年三十七歲。學生在這裡懺悔自己不敬夫君、不修女德,剛強自負、自私自利、貪圖享受、假懺悔、真造業的情況。向大家報告自己一次離婚,一次險些離婚的經歷,敬願天下女子守貞柔順;敬願學佛人都能避免學佛的誤區,菩提道上一帆風順。

驕嬌二氣

越溪少時,父母家人呵護備至,因而非常嬌氣。母親老來得子,又加上哥哥不在父母身邊,家裡只有我一個寶貝。所以我基本都過著比同齡孩子們幸福得多的生活,因而很很饞、好享受、貪表揚,愛慕虛榮。

小孩子受寵便容易恃寵而驕。記得我有一次不知道爲什麽,就向父親大聲發脾氣、無理取鬧,卻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後來我的脾氣就越來越大,一點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不順心,就會大發雷霆,瞋恚習氣極重。

我上小學,班主任付老師就在《學生手冊》上嚴正告誡我要「戒除驕嬌二氣」。當年的我,對老師的話不以為然!到如今,人都三十七歲了,七歲時付老師的話猶言在耳,學了傳統文化才對她老人家生起無限感恩之情!可是我畢業後,再也沒有回去拜見老恩師。我現在還是很慚愧,因為「驕嬌二氣」還在,遠遠沒有戒除乾淨。

不知習勞 又懶又笨

幸福安逸的生活令我好逸惡勞。我常常在家中,手不釋卷,以求逃避家務勞動。一個人不能習勞,就會笨手笨腳。記得我參加工作後,便幸運地拿到高薪。但我當時單身在上海,怎麼都打理不好自己的生活。無奈之中,就請了一位鐘點工幫助。母親看望我的時候,感到她對我實在不放心。待到日後學了傳統文化,才知道,讓母親擔心,就是不孝了!沒有學習女德,不知女孩子的本分就是照顧好家人,而我連自己都照顧不了,《弟子規》上說的晨昏定省,就更做不到了!不懂得照顧父母的我,很難生出真正的孝心。

《弟子規》的第一句,便是「父母呼,應勿緩」。而我因為是書呆子,加上學習成績好,就徒增傲慢。父母呼喚我的時候,從來沒有及時答應過。總是想說:「你沒有看見我在看書嗎?」這種傲慢習氣日漸增長,加上不懂得孝道,便養成了自我為中心的生活方式。學習聖賢之道的第一步,我就沒有做到,就讓自己的生活成為利欲的奴隸。

女不柔順 不能持家

我讀研究生時,很幸運遇到一位很好的戀愛對象,我們很投緣、感情很好。我們那時社會環境很崇尚西方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們就很隨便地在一起了,導致墮胎三次之多!古人說「色近殺」,果然!

學習《太上感應篇》,才知道一個孩子出世,有那麼多的龍天善神圍繞,是那麼莊嚴的場景*。這樣珍貴的生命,就被我色欲燻心、死要面子中,痛苦萬分地命喪黃泉!去了懺悔班才知道,這個小生命,死亡的情況很慘,如同用刀刃將身體挖碎,才得以離開母體。即便如此,我心中依然生不起慈悲心!

墮胎有很多惡報,其中一個就是婚姻不合。我和前夫好不容易才突破重重障礙結婚,但是,我卻不懂事,總是對先生頤指氣使。有一次竟當衆擰了先生耳朵一下,傷害他的自尊。不但如此,由於我從來不知習勞,所以不會做家務,不會照顧先生,而且嬌氣的我還等著先生反過來照顧我。那時,從來不想著要照顧公婆。公婆家其實非常近,我不僅不探望,也從來不侍奉他們,反而等他們給我煮飯。最終在傲慢和瞋恚的驅使下,去上海外企高薪的職位,謀自己的享受和利益了。在此我要向前夫和公婆道歉:「對不起,我錯了!傷害了您們,我感到很難過!懇請您們原諒我!」如此想來,自己和一般名利之徒有什麽區別呢?甚至末學比他們更可惡,因為自己很偽善,看上去是乖乖女,實際上「心毒貌慈」!

再婚不改強悍 險些離婚收場

末學離婚之後,蒙祖宗德佑,得以再次結婚,來到香港定居。末學再次結婚的時候,父親語重心長地告誡我:「凡事都要聽先生的!」末學因為有前車之鑒,也自然收斂了許多傲慢自是。儘管如此,先生還是感歎我這個太太很不聽話!

末學再次結婚後,有一位朋友給末學一本淨公恩師的《了凡四訓》,末學一口氣關在家裡一個星期,看了三四遍。非常歡喜!當時感到自己正在做的直銷生意不符合《了凡四訓》的教導,便立刻放棄做生意,老老實實在家裡學習做家務,服務先生。那時我和先生有過一段黃金歲月,生活非常的安寧美好。可見,女人能守好婦道,家庭就很穩定,傳統文化對女性的教育真實不虛啊!

不敬夫君 爭理傷情

長子出世後,出現了一個因緣要與夫家人同住。末學自己在做妻子還沒有及格的情況下,就要面對一大家人,尤其是婆媳、妯娌相處的課題,這可難倒了我。

那時末學接觸了佛法和《弟子規》,但還不知道如何落實,。還存在「三從四德」是對女性的封建束縛的錯誤思想,還心存要與先生爭高低的惡念。竟然讓先生在我的壓力下向我道歉。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總算爭了一口氣,可是家庭的和睦就破壞了。我的家庭生活從此不能像以往那樣默契和諧了。恰好此時我開始每天聽經,先生見狀覺得更加反感,甚至遷怒到他一直喜歡的佛法。我就這樣葬送了先生的法身慧命!末學在此跪下來給先生頂禮道歉!

怨氣重重 生子黝黑

末學在夫家強忍自己的傲慢自是,無奈服務全家,全然不知這是自己的本分。如此這樣做久了,就積累了一肚子的怨氣。次子就是在這樣的怨氣重重的心態下出生的。果報就是次子皮膚很黑,他在出世的時候,血液的黑色素超過正常標準,需要醫療跟進。足見怨氣的可怕!

好在末學從懷孕開始,就沒有吃肉;坐月更堅持不吃任何肉類。後來,次子複診了許多次,黑色素指標都不斷在下降,恢復正常水準,而孩子也很健康。所以這只是上天給我一個警示,沒有真正懲罰我。我非常感恩上天對我重罪輕報,現在知道要自淨其念。也希望天下的准媽媽以我為戒,懷孕時遵守老祖宗、老法師的教誨,做好胎教,天下就有了太平了的希望!

妻子強悍 先生得病

末學雖然覺得學佛很好,但是不能放下自以為是、更不能放下對夫家的對立情緒,久而久之,家庭氣氛就非常壓抑。先生因此有很嚴重的情緒困擾,而末學此時不但不知道體恤先生、演好「母婦」(即釋迦摩尼佛教育女性,妻子的第一個職責是要像母親一樣照顧呵護先生)的角色,更時時要和先生「爭口氣」。由於自己會讀書,學歷高,傲慢就更加難以放下,成為了一個十足的悍婦,處處要強,要求先生配合自己的研究工作。

去年三月,我爲了寫論文要去鎮江搜集資料,就「強取強求」,要求先生和小孩一起去。先生因此出現了嚴重的腰痛症狀,在旅途上就病了。我那時候還不知道心痛他,只覺得他怎麼總是煩悶,挺討厭的。

就在前兩天,先生因為腎結石而住院。劉善人說:「夫妻兩鬥氣,先生會腰疼。」我反省是自己的自私和強悍讓先生得病。我不能照顧好先生的飲食起居,還嘟嘟囔囔,說很多人家不愛聽的話,只圖自己一吐為快。總結起來,強悍的妻子,讓先生生病,讓公婆受氣,讓孩子懦弱。女人強悍,真是百無是處啊!

菩薩加持 學習女德

有一次我在臺上懺悔,或許是因為貪圖功德、自以為了不起,我竟突然說出「我立志要講女德」。話一說出,自己都覺得有些唐突,心中很惶恐做不到,給佛菩薩許了空願。在此祈願佛菩薩加持學生,改過遷善,惡補缺失多年的女德,為天下恢復太平盡一己之力!

我在陳靜瑜老師的講座中看到自己沒有把心安到自己家裡,做研究也好、希望講女論語也好,心都還在向外跑;我在對照《宋尚宮女論語》中看到自己要老實、認真地做好家務。《女論語》這個照妖鏡終於照出了我的真面目,我終於認識到自己原來是一個又懶、又邋遢、又任性的妻子和母親。於是努力學習做家務。但是因為從小沒有收到做女孩子的教育,現在還是很笨。

改變命運 沒有離婚

去年是末學和現在的先生結婚第七年,那一年很難過,因為末學的強悍,先生一度考慮過要離婚。幸虧有了聖賢教育,讓末學凡事都努力學習柔順、忍耐。一方面提高廚藝,另一方面少說話、多微笑、多服務。這個婚姻才總算是沒有出大問題。

當這個風波終於過去之後,我突然想起自己在上大學的時候,有一個會看手相的人,說我會離兩次婚。我當時拿它當笑話,覺得這個人又不是專業算命的,沒有放在心上。如今看來,要不是聖賢教育,尤其是女德教育,讓學生學習謙卑柔順、轉「怒」為「恕」,進而以感恩的心、盡心盡力服務照顧家人,這個命運可能就被那位算命的人說中了!

我回想最初來到懺悔班,有一位能夠看到眾生的師兄見了我就說:「我看到你先生的怨氣寫在你的臉上!」去年秋天,總是帶我去放生的師兄也私下裡感歎「越溪的先生一定很難和她相處。」有趣的是,這兩位師兄都沒有見過我的先生。可見我是一個多麼兇悍、多麼讓人煩惱的人啊!

哥哥對我的提醒

我的哥哥是無神論者,因為小時不在父母身邊長大,所以他的性格也很叛逆。小的時候,哥哥因為父母沒有帶他,又看到父母對我這個妹妹很寵愛,就心生怨恨,說出了大逆不道的話。我在這裡代哥哥懺悔不孝!也向父母跪求懺悔,懺悔自己忤逆,讓二老操盡了心,還因為學歷高而看不起父母,「對不起!女兒錯得太離譜!」

去年,金融危機,我看見哥哥還在炒股,就勸他說:「老法師說了股市不好,不要炒了。」哥哥很生氣還說了對淨公恩師法師無禮的話。我一愣。心裡感到很害怕,覺得自己害慘了哥哥。自己沒有善巧方便幫助哥哥,反而累得他又說大逆不道的話來。怕得出汗了。我感到學佛要真正斷習氣,否則真的是譭謗佛法、譭謗恩師啊!

我在這裡懺悔自己假借幫助家人,實際是用佛法要求他人,以滿足自己的控制欲望。我現在要努力時時照顧他人、成人之美,放下控制他人的惡習、惡念。把心念放在體會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上。

後來,我在佛陀協會大德的教化下,向哥哥恭恭敬敬地道歉認錯。我們兄妹就和好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前天我給媽媽打電話。她說哥哥在看老法師講經,媽媽還說哥哥看得講經比我多多了。我心裡笑開了花!她還說哥哥在勸爸爸念佛。我心裡更是不知道多麼開心!

假懺悔的花報

然而,我雖然在事相上改了一些,但是沒有發出真誠心懺悔,只是搞搞形式而已。我很自私,總想著懺悔給自己消業障,求一些感應,從來沒有利益眾生的心。這樣學佛就把百千萬劫難遭遇的覺悟機會拿來造作地獄重罪了。現在感到不能痛斷習氣,學佛比不學佛造業要多多了!這才明白,古德說學佛第一個果報就是阿鼻地獄,原來說的就是自己。

為何不能痛斷習氣?這是因為我在改過的時候很任性,放縱自己最重的「自以為是、懈怠散漫」的習氣,放縱自己對父母不敬、對婆婆厭煩的惡念。

了凡先生說「改過不能循耳目」,可是我改過的時候很任性,遇到自己不想改的,就包庇自己。爲什麽會這樣呢?是因為我總覺得自己是對的。正因為自己錯誤的知見很多,不肯放下自己的意見,所以我一直都以為自己在認真學佛,等到父親病情加重、先生因腎結石送醫院的時候,我還奇怪,「自己學佛怎麼沒有好結果?」

爲什麽會總是自以為是呢?是因為我學佛不是求智慧、求覺悟,而是在求佛說的好果報。比如說求有健康的身體、父母好、婆婆喜歡、先生幸福、小孩聽話的完美家庭。然後就可以向他人炫耀學佛多麼了不起。

這就是我學佛的大誤區之一——學佛當成標榜自己的工具。學佛還是爲了貪名,只是換了一個形式。當年我上研究生,不是爲了忠誠於學問,而是爲了找到更高薪的工作;現在學佛,不是爲了求智慧、求覺悟,而是用名利心去追求安逸和誇獎。以前用高學歷標榜自己,現在用學佛標榜自己,都是爲了炫耀。這兩件事情,本質都是虛榮。小時候養成的虛榮心,不認真拔除就成了學佛的障礙,自己還不知道。

我學佛的誤區之二是把佛法當成逃避責任、享受安樂的工具。反省這一年來,自己爲了要往生西方而磕頭拜佛,就與當年爲了要買豪宅名車而早出晚歸,其實質完全相同,都是爲「利」、為享受。學佛將西方極樂世界當成享受的好地方,因而努力「修功德」。用這樣的心修行,表面上看著也微笑謙虛了、也發露懺悔了,實際上還是自私自利。而且這個自私自利比不學佛更可怕,因為它拿佛法做包裝。

這樣一來,同樣是自私自利,不學佛遭報應;學佛之後要遭更嚴重的報應,因為還要加上虛偽騙人、譭謗佛法的罪報。正因為學佛不是爲利益眾生,所以一直以來,我總是嘴巴上發願想要講經弘法,實際行動上卻連早晚課都堅持不了,總是許空願。

現代社會報應來得很快。我的現世報已經出現了:嘴巴爛了,皮膚生瘡,時常情緒失控,佛號、經書都念不下去,頭磕不下去,就算真的拜見了淨公恩師,也做不到他老人家對我的慈悲開示,因為我每天都處在極度疲憊的狀態中,如同大病一場。而且我的重罪還連累了家人,不僅父母病情沒有好轉,連原本健康的奶奶都病了;先生雖然沒有和我離婚,但是他在家裡總是感到很煩躁、很疲憊,也找不到原因。可見不真正學佛、害了自己、連累了家人,罪過很重很重!

《無量壽經》上說:「當自端心、當自端身。」學佛一定要先端正心念,不能為自己,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才能發真心懺悔、真正改過,過改了,才能真正念佛,避免假學佛遭苦報的情況。在此,我將自己改過半推半就、學佛貪圖名利享受,待人虛情假意所感召的花報彙報給大眾,希望大家引以為戒。避免「地獄門前僧道多」的學佛誤區。

慚愧末學 越溪頓首叩謝

二零一一年七月

【編後語】

在二戰之前,歐洲學術界做了一個認真的研究,全世界四大古文明其他三個都沒有了(像埃及、巴比倫都沒有了),為什麼中國還存在?研究最後的結論,可能是中國人重視家庭教育的關係。這個結論是真實的,確確實實在全世界最重視教育的是中國人,特別是家庭教育,家庭教育是所有教育的根。中國人對於下一代的教育,是從懷孕開始教起,叫做胎教,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最低限度,小孩一出世,他眼睛睜開他在那裡看,他耳朵就會聽,他已經在學習。所以中國人講紮根教育是什麼時候?從出生到三歲這一千天,這一千天叫紮根教育。根好壞都在這個時候,如果這一千天疏忽了,那就困難了。不是從三歲以後才開始,三歲以後就來不及,根已經紮下去了。從前這個根是誰負責任?母親負責任。

五倫裡「夫婦有別」,很多人以為婦女在中國古時候沒有地位,那是錯誤的。真正了解中國倫理教學就曉得,婦女地位在男子之上。夫婦結合組成一個家庭,家庭裡兩樁大事情,「有別」是不同的任務。男子出去謀生,負責家庭經濟生活;女子在家裡相夫教子,負責下一代,你說哪個責任大?母親要把兒子教好,兒子將來是聖人、是賢人,這個功德利益不是他一家,他造福一個族群,他造福國家,甚至於造福全世界,母親教的。孔老夫子沒有忘記他母親,孟夫子沒有忘他母親。在中國妻子稱太太,這是從周家來的,周文王是聖人,文王、武王、周公都是聖人。媽媽是聖人,他的媽媽叫太妊,他的祖母叫太姜,文王自己的妃子叫太姒,所以太太從這來的。太太是什麼意思?聖人的母親。才曉得中國人確實有教育的智慧、有教育的方法、有教育的經驗、有教育的成果,舉世無雙。(恭錄自淨空老法師《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一九二集檔名:02-039-0192)

*詳見《感應篇彙編》,頁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