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懺悔昔惡 感恩改過

綜合類

懺悔昔惡 感恩改過 (清 蓮)

無始劫中。造諸惡業。今此仰仗佛力加被,至心懺悔。

不孝 不敬 不悌

「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經》開宗名義章,開篇講到,孝道是德行的根本,教化的初發點。清蓮經歷近半個世紀,才聽聞古代聖賢的教誨。深知人生五十載德行的欠缺、孝道的虧損,實是人生的悲哀。

清蓮的童年在父母的關愛下快樂地度過,但隨著年歲的增長,清蓮宿世的劣根性也漸漸顯現。

首先是對父母的不孝,尤對母親「纔出一言,便氣昂昂。」由心裡的對立到言語的抗辯和行為上的叛逆,與日俱增。母親的一言一行都讓我起煩惱,「一言九頂」,橫加批評指責,母親在生之時未曾停息。當母親要教育妹妹時,我竟將母親手中執行家法的棍子搶過來扔掉。因對母親心有怨恨,就用自殘的方式來傷害母親。也曾因為工作後想多留一點零用錢,未如願以償,便拒絕進食母親做的飯菜,連日對母親的關愛,透明漠視。母親當時眼中流露的傷情,今時眼前浮現。大學後更是藐視母親,最終是無法收拾自己的忤逆,令母親倍感傷心痛苦。在摻合著各種因緣的作用下,母親過早離開人世。我一面惡意向母,一面柔意向父,常是父親為難在妻女之間。父親久患癌症,出入醫院,已是家常便飯。而在久病的父前,只怕苦了自己,躲得遠遠的。「我體日現,漸漸與親隔了」。「入了世情,捨了爹娘」。面對相繼過世的父母,清蓮的哀悼之情,未及幾時,便煙消雲散。自顧樂受。正是「冥間方萬苦千愁,陽世正歡呼暢飲。」

精氣、形色、從雙親分割。「養的是母胎,茹的是母血,這裡自家原有軀殼否,一旦離裡出懷,纔有性命,然何處不傍著父母。」「捨了父母則一籌不展,一情不立,這裡自家還有軀殼否」。「那是爾恩,那是我怨。那是爾是,那是我非。豈不是渾然一體,這便謂之仁,仁者人也。」清蓮忤逆娘親,怎言為人?今日雖已醒悟,爹娘早已雙亡。「錦裘徒在,欲扇枕以無從。雙鯉空陳,臥寒冰而何用。」親不待欲彌之情何等苦?欲孝之心何其盡?這是清蓮今日含淚的悲懺。

孝不能盡,何能尊師,對母親的忤逆,日久的演變,便是對師長的出言頂撞,從而不順,妄加評斷。竟為多佔一套房,一哭二鬧,逼到年長的領導心病欲發,欲訴無門。

不孝,不敬,何能友悌?姊妹情意全被傷盡。為亡故父母之事,不能協調,怨於姊妹。幾年之間不曾相見,父母如在,何其傷咽。「孝悌本一。欲人隨事而盡之也。兄友則愛而且敬。弟悌則畏而且和。兄弟乃我身同氣。人生最為難得。自父母看來。原是一體。使稍有參商。父母之心。即愴然不安。故見我兄弟相愛。我父母自有肫然流通處。且兄弟謂手足。則彼此護持。痛癢相關。安有手足而自相攫攘者乎。時念父母生來。本同一體。骨肉難解。凡意氣忿爭。自不忍加。」此不孝、不敬、不悌之罪,盡當除去。清蓮今此向累劫之父母、師長、兄弟姊妹至誠懺悔。

失悲心

「慈者萬善之本,即仁心也。」菩薩於殺處行慈救苦。清蓮則是恰好相反,不孝、不敬、不悌之牽出忍作殘害的累世之惡,幼小就無憐憫之心。總有一種欲咬欲噬的嗜渴。今時的懺文寫到此,自己都毛骨悚然,我意識深處怎會藏著如此的殺機。隨時隨處地傷及著我所觸之處,這種子遇緣即生。幼時就曾捉住一位叔叔的手臂,一口咬去,直想將所及處咬落來,母親拉開我,只見對方手臂上印著一圈紫黑色的牙印。稍大些,就開始獵殺小動物,究竟多少,無從細說。如今雖記憶淡漠,仍感到那股殺意肆虐。少時父親常帶回來許多的動物作為食物,常常是海裡的魚類,動物的內臟,豬肚、豬肺和一桶一桶的活鱔魚,清蓮會積極地參與這種集體屠殺的惡行,見作隨喜,毫無恐怖、毫無憐憫。漸大些,跟著大人們去殺蛇打狗,大人們將狗裝在布袋裡,吊在樹上活活打死。此時依稀能聽聞到那死亡時的哀絕慘痛的叫聲。在家常親手剖殺魚;將青蛙的皮整個撕下,把鴿子頭按在水中,窒息而亡,並唆使同事的兒子去買了一條蛇回來,並告訴他們怎樣剝皮拆骨去烹食。三姊妹闔家常去蛇莊餐廳吃龍鳳火鍋,是殺活蛇和野山雞,我就會飲蛇血和吞蛇膽,來補我的色身。在家鄉買水魚時,告訴魚販要怎樣殺之,並用滾水燙,可保其味鮮美。

更有一次和先生吃了今生令人寒毛直豎的一餐。原本情不願心不甘,但先生說我身體較弱怕冷,需要進補,為我訂了位,十幾人一圍桌,進入那餐廳便感陰森恐怖、寒氣直逼,四周一望都是被鐵籠囚著的無數條蛇蠕動著,眼前的那種景像,恍如地獄般。坐在我身邊的小男孩,喝了幾口碗裡面的熱湯,頓時鼻血直流,無法止住。令我驚慌,直問先生這是什麼湯,無法分辨湯裡的食物,先生告訴我,是許多動物熬煲而成,聽聞之下差點暈去。而自己也不知飲了幾碗,多少眾生的血淚,哀恨怨仇。回家的路上,便與先生吵到天翻地覆。我的飲食到後來,簡直是三餐都是以肉食為主,很少吃米飯。「聚炭火炙、刺血生吞、開腹取胎、剝皮刳殼、百計熬煎。」除滿足貪欲而殺生外,凡遇惱害我的小動物,見者殺之。比如:蟑螂、蚊子、老鼠,此生所殺所食之動物不計其數,不可計量。手段殘忍,無所不用其極。後來,曾在一間餐廳工作近一年,餐廳每天屠殺的動物不計其數。自己非為生存之需而賺此錢,只是用犧牲眾生的生命去滿足我無厭的貪婪。「昨日之泳躍翱翔。今歸何地。恍見生前之飛鳴飲啄。已化甌中。則八珍羅前。盡屬呼號怨業。五鼎在列。皆為宛轉遊魂。」眾生與我一體,「血氣既爾相關。悲慘安能無涉。」「自然心惻。豈復下嚥。」

殘殺的慣性,便是殺子墮胎,更造下地獄之因。此生未受先賢的教育,不知倫理道德及自然之道。不明瞭婚姻是為了後代的延續,結交男友,行為不端,犯邪淫,懷孕後,則殺子墮胎來保全自己所謂的面子。今雖已沒有有形的殺害,但是殺機猶存,殺氣猶在,所在之處,常令眾生煩惱。在此至誠向累劫以來所殺、所傷、所害之一切有緣眾生頂禮懺悔。

無恕心

孔子曰:「攻其惡,無攻人之惡。」「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聖賢千言萬語,無非欲人自求其過耳。見人之過當是吾之藥石,而清蓮則是與此相反。時時刻刻都看到別人的過失,上至父母師長,中及兄弟姐妹,所有同事,下及子女及幼小之輩,無一倖免,都在此中。社會群居生活中,總是有個獨立的我與他人相對,時刻從仁愛的共性中抽出異他的個性,必導致他人反向於我,所以自己也是備受煎熬。讓眾生煩惱無邊,這強烈的瞋恚之心,想必也是不孝、殺業所致。深深對不起!那原本如海洋般寬闊的胸懷,如今何存。竟連,自身都不能容受,何能容他。至此,向我累劫以來至今所侮辱、傷害的一切師長父母、兄弟姐妹、及幼小之輩,深切懺悔。

誤區

從聞佛法,接受聖賢教育,到認識錯誤,懺悔,感恩,改過自新,念佛,這一過程漫長而曲折。其間因習氣厚重,在學佛之後仍有很大的偏差。

學佛的誤區:學佛前,貪世法,貪瞋癡慢樣樣全。學佛後,貪佛法,貪瞋癡慢照樣全。不過是把貪心的對象轉移到佛法上來了。我貪多念經,貪功德,功德大,多做些。貪法寶,新法寶來了,快多拿一點,給我敬仰的法師。念了幾部經書,聽了一些道理,就當著上方寶劍,在家裡舞來舞去,將家人逐個對照、逐個批評。這也不對,那也不對,只有自己對。說吃肉要背因果,含沙射影來暗示家人。都覺得家人是「一闡提」,只有自己覺悟了。最後發現,原來自己才是真正的「一闡提」。理論上誇誇其談,而現實生活當中無法學以致用。行有不得,反求他人,遇事斤斤計較,稍不如意,瞋火即起。凡人皆是錯、凡己皆為對。不明瞭念經、念佛是為了時常提醒自己,向佛菩薩學習,將佛菩薩的教導,落實到現實生活中,將佛法在生命中體現。而只是盲目地心外求道,所以愧對師恩、愧對親人。今皆懺悔。

做義工的誤區:因為有眾生,才有我們義工存在的必要。所以,非為體現工作事項中自己的能力和學識,而是通過與他人交往的社會生活,來磨掉往昔累積的惡習,是要在這錯綜複雜的社會關係中來完成人道。而不明做義工的職責和義務,僅為自身的健康和心理上的某種渴望而做義工。初做義工,新來乍到,稍有謙低,時日既久,惡習漸浮,自恃有點文化,對他人的做事能力方法,大為輕視,處事待人接物傲慢無禮,我執我見日增,常以己之長,度人之短;好為人師,以己之見,欲加予人;與同事不和睦,對領導不尊重,常自腹誹,不能順從守規矩。也曾因工作之事與其他同事由抗爭到鬥爭,結怨深深,了了無期。對信眾的反復詢問,常不耐煩,做事不圓滿,就想離開道場。沒有戒自然沒有定,心浮氣躁,境緣現前,煩惱習性,全部湧現,貪瞋癡慢,沒少一點,更有變本加厲的趨勢。理不明不透,沒有實行,做義工自然做出煩惱來。至此,深深懺悔。

懺悔之中的誤區:懺悔就是要懺除自己的業障,發自己的露,後不再造,而結果是常發別人的露,借機批評指責別人,表明自己的清白。傲慢的炫耀自己,打著懺悔的幌子,實則惱害眾生。因為是熏修的力度不夠,沒有深明因果,深習《弟子規》和《十善業道經》,三個根紮得不牢,所以懺悔也現出誤區來。反而跟人結怨更深。在此,也深深的向懺悔中無意和有意傷害的一切有緣眾生致歉,至誠頂禮懺悔。

因與果

如是因,如是果,如此種種地獄之惡行的反作用力,便是我的身心俱傷,便將我推進業力輪轉的黑暗中。我放棄了美好的事業,拋棄了先生和稚幼的女兒。爲了滿足自己的貪欲,遠嫁他方,惡性循環,更造作無邊無際的種種無間地獄之罪,然仍不自知,其惡果早已深隱在我身心的俱損中,現出的是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日漸衰弱:常是頭部昏眩,常有傷風感冒,嚴重的咽喉炎,肺部易感染,患上子宮內膜異位症,身體易損。如果是受傷流血,傷口常感染難癒合,見血即感昏眩,面色蠟黃灰暗,血壓超低。內心的無名煩惱憂慮恐懼日增,深處怨氣日深,終日有氣無力。這磨折的日子,苦不可堪。

懺悔和念佛的力量

痛定思痛,悲從中來:累劫的迷失,世代的輪迴,果報的慘烈,竟不能令我回頭。

此生蒙佛慈憫,祖先庇佑,清蓮的學習,由此重新開始。初學的過程是盲目而迷信且膚淺,但也感恩,這是日後提升的基礎,是必經的階段。此後在不斷地聽經聞法和念佛中,開始逐步覺悟,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和不足之處,但因沒有三個根的基礎,熏修的力度不夠,而難以斷惡修善。苦悶中幸遇傳統文化的學習。自此開始了我人生的轉折,老師們的為人演說,引發出我內心強烈的、要改過自新的渴望。

雖有願望,但未落到實處。在這上上下下的落差中,再次蒙三寶加持、師父上人慈悲、領導慈悲、請老師來講因果的道理,並同時展開懺悔分享的學習活動,而自己也很幸運經常去聽老師教授因果的課程,並參加懺悔班的分享,將自己置身於這一個連接到盡虛空徧法界的懺悔平臺上,去發露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通過一系列學習:倫理道德的教育、因果的教育、發露懺悔、大乘佛法熏習的強化和念佛,驀然回首,明瞭自己這一生都在為業力所牽引,在這一過程中,又不斷再造惡業,如此循環往返,冤冤相報,沒完沒了。真是可憐憫者,可悲可痛之極。

自己一邊反省,一邊聽經聞法、懺悔、改過、進而念佛。不知不覺中,與大家相處柔和了些,待人接物的態度也沒有以前那種強烈的對立。貪瞋癡慢疑,也慢慢淡化些。身體也漸康復,容色漸明,最懼怕的昏眩,也在念佛中,漸化為無。對此弟子萬分感恩,感恩之情無法用抽象貧乏的言語表逹。同時清蓮也明白,這是菩提道上極微塵的改善,所表現出來的變化也是表層的、淺層次上的、遠不夠深入與徹底,與西方極樂世界最終目標更相距甚遠,任重而道遠。自將繼續努力,無有間斷,直至西方極樂世界。

謹以此感恩三寶加持。以此懺悔迴向我累劫至今世之父母、師長和子女;迴向累劫至今殺害、傷害和惱害之一切有緣眾生,願您們得聞佛法,在佛光普照中,仰仗佛陀的慈悲,化解彼此的怨恨,互相扶持,共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離苦得樂。

謹以此迴向師父上人法體安康、光壽無量。

清蓮 頂禮遍叩至誠懺悔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

【編後語一】

《華嚴經》曰:「人生各有二天人隨之。一曰同生。二曰同名。天人常見人。人不見天人。即善惡二部童子是也。人於每日十二時中。舉意發言動步。遇物應緣之處。常念此二天人。勿令惡念相續。」

《感應篇彙編》:「天心仁愛。欲人於獨知之地。為善去惡。因有司過之神。檢察人之所犯。量度重輕而奪算焉。故曰。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也。倘不知悔過。溢三千條。將奪其壽算矣。傷天地之和。犯神明之忌。莫此為甚。爾輩慎之。淫殺口過。絲粟有報。不待言矣。但淫殺二業。自愛者。猶知禁戒。至於口頭訕笑。隨意譏彈。鬼神悉記。兇惡相隨。算盡則死。褔善禍淫。造化之定理。人欲避凶趨吉。必遷善改過。其要當先治心。檢已三業。勿念放逸。自製我心。自慎我口。自治我身。久久無。自然不以外境動心。湛然無欲。」

【編後語二】

淨空上人在講《無量壽經》中開示:「改過是個很不容易的事情,可是一定要認真,一定要感恩一切眾生、一切環境,它幫助我。善緣順境,我隨順著學,不起貪戀,起貪戀就糟了、就墮落了;逆境惡緣,人事也不好,環境也不好,不起瞋恚,絕對不怨天不尤人。知道什麼?我自己造的惡因不善,感來的這是果報,要不要承受?要受,你現在不受將來還要受,如其將來受,不如現在受。歡歡喜喜接受,業障就消掉了,業障一消掉智慧就增長,福德就現前。」

師父在《超度的理論與事實》中開示:「天天要發現自己的缺點,天天要改進過失,一天不改進就一天沒有進步。過失往往自己看不到,別人看到了。別人看到又不說,那怎麼辦?只好我們去請教。我們要歡喜聽過失,勇於改過,這是佛教給我們修行的原則,重要的原則,這叫懺悔法門,這叫精進法門。知過必改,歡喜別人提供意見,他們的建議、批評,我們要認真反省,改過自新……這一點非常非常重要!世出世間真正成功的人,無一不是這樣修學。他縱然有成就,不願意聽別人的建議,固執自己的成見,他事業做得再大也不能長久。唯有尊重大眾的意見,他的事業才能長久,才永遠不敗。這道理,世出世間聖人都教導我們,我們一定要記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