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殺害、惱害其他眾生

殺生害命類

殺害、惱害其他眾生 (鍾定柔)

(一)體弱多病 不善言語 惱害別人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我出生有記憶以後,我的日子苦的總比樂多。例如:小時候很長一段時間,需要每天服食很苦的中藥,否則媽媽定說我就會一直咳嗽不癒,有可能情況惡化導致哮喘。別的小孩常常可以在草場上奔跑、追逐,而我就常常生病,媽媽為了避免我着涼,還真的如古時候的閨女般,待在家裡。這段日子,其實我很不樂,但是我總對媽媽需要一周內,多次乘車來帶我到很遠的地方看中醫師、熬藥而心疼。每次我都忍受著那些很苦的藥而不抱怨。中醫師說我當時得的是「寒咳」,所以白天咳嗽,晚上咳的更厲害,這個就糟糕了。小時候在家裡都是孩子和爸媽一起休息,其他房間出租給人家,幫補家用。有很多次,晚上不由自主地一直咳嗽,家人的睡眠質量嚴重下降,但我也無可奈何,家人明白,就忍著不說了。我知道以後,每次喉嚨發癢時,我就馬上拿著枕頭掩著口,盡可能將聲音阻塞。

據媽媽說,末學除了經常生病,小時候也非常調皮、固執,所以媽媽要常常教訓我。還有我發現,從小時候開始,我都不善於說話,也就是不懂說話的藝術。即使存心是好的,因為沒有這方面的藝術,家裡明白的人又不多,長期以來,就因為說話不對,不知道開罪了多少人、闖了多少禍。這或許跟我過去生中的殺業和少修學有關。

(二)殺生害命

從有記憶以來,末學一生從小時候開始就犯下殺業。有一次很不懂事,大概是中秋節的時候,看見別的小孩在燒樹葉,覺得這比買炮竹省錢(家裡當時相當拮据),又起到明亮的作用,所以就學他們的玩意。幸虧我父親從家裡出來看到,並極度遏止我。他當時說:「樹葉裡也有許多肉眼看不見的小蟲,還有牠們的孩子。燒了樹葉,牠們就必死無疑。」燒樹葉的惡行,雖然沒有再犯,但是小時候覺得無聊時,就會對那些黑色及行動很快的螞蟻起惡念、作出惡行為。末學不止刁難牠們、限制他們的走動範圍,有時候甚至殺害牠們。有一次在家裡院子的一塊磚頭下,看見一個形如蚯蚓但是還細小的黑色動物,牠正藏在磚頭縫裡歇息。我看見了,首先覺得很噁心,也很害怕,擔心牠是否會進屋咬我、咬家人、吸血。於是拿起殺蟲劑噴了大量毒藥,把牠殺死。還有替媽媽澆花的時候,有一次看見盆栽裡有一些小甲蟲,顏色是灰色的,而且蟲殼有反射光的能力。我當時覺得這些小甲蟲很醜、很難看,可能會害死盆栽,於是便下毒手淹死牠們,百般逼害。當時末學沒有知識,也沒有智慧,還要起惡念,在別人沒有侵犯自己的情況下先下手為強,這種行為實在太要不得!另外,末學還收集了一些甲蟲,本來想放生,卻想起學校的物理理論—聚光燒熱,用放大鏡的一面將陽光集中,光能量便可以將東西點燃,於是末學就用甲蟲作實驗品,被燒焦的甲蟲實在不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而且這些已經被證實的理論實在沒有必要再次去驗證,更可惡的是,還用動物的性命去做實驗,那仁慈的心跑到哪裡呢?

(三)見死不救

另外,末學在家裡大玻璃窗的縫隙,看見白色圓圓的東西,當時很害怕並吶喊出來,媽媽應聲而至,隨後就用尖物將白色圓圓的東西捅破,流出來的全是像蛋黃的流質,那時才知道這些都是壁虎的蛋。我在一旁只覺得噁心,沒有用言行勸阻媽媽,末學真是不孝。

小學的時候,有一天同學們都圍繞著一條蚯蚓而喧嘩,我上前去湊熱鬧時,聽見大夥兒說:「蚯蚓切斷了也不會死的。」當眾人的科學研究精神一出現,那條蚯蚓就慘了。牠被我們割成一段段後,有的還能動,有的就因為太細小再也動不了。這時候,我覺得蚯蚓很可憐,但也不能把牠復原了。

除此之外,以往幫媽媽在廚房搞衛生時,對那些黑色螞蟻在牆壁的縫隙裡造窩很厭煩。牠們的巢穴很靠近洗碗碟的地方。為了讓牠們搬家,我竟然把一些清潔廚房的污水灌進縫隙裡,想藉此令牠們搬家。後來末學有幸,接觸到淨空法師的教導:用真誠心向螞蟻菩薩溝通,請牠們搬離,才知道自己的行為很不對。「人不學,不知道」,「人不學,不知義」,一點都沒錯!

(四)大學的動物實驗

讀大學時,我選擇了醫學,當中有必修的動物實驗課程,青蛙和田雞都用作犧牲品。每次解剖,首先用尖針從牠們的腦袋直插進到脊髓,達到禁止肢體活動的作用,然後做實驗。不知道為什麼,我每次都下不了手,但是也成了幫兇。另外,上生理課程、病理課程、藥理課程的時候,被我們這些醫學生殺害的兔子、老鼠不計其數。有一次,我還記得生理實驗課程中,需要將兔子頸部的神經分離,以進一步了解哺乳類的正常生理作用。大家本來已經將兔子的四肢綁好,可是實驗快完畢前,麻醉藥效力已過,兔子不禁痛得尖叫起來,有些同學很痛心,但也無可奈何,因為沒有人敢跟老師說動物很慘,我們不做實驗了!恐怕如果成績不及格,想畢業就難了。

拿動物來做試驗品,當實驗完畢後,即使動物還能活下去,也不能放生,必須人道毀滅,免得牠們污染環境或令動物品種起了變化。兔子的處理方法,是用注射器將空氣打入血管,造成人工血管栓塞、血液循環不暢而致死。還記得那隻兔子,牠在我們還沒有來得及打空氣進去前,就已經用力掙脫上肢,仇恨地看著我們而死去。

還有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們上藥理必修課程,所殺害的動物就更多了。其中包括了非常乖巧和溫馴的豚鼠。有一次,為了完成一項功課│自創性的實驗,測試藥物的濃度毒性,毒殺了至少五十多隻的小白鼠。其實小白鼠的性情很溫良,但牠們遭受到痛苦後卻會咬人。還有,人類為了實驗研究,可惡的將小白鼠亂倫交配(同家族交配),人工製造了許多同基因、同血緣的白鼠作研究。但人類自己顯然知道同血緣交配的惡果,這種自私自利的行為令人髮指。在我設計的毒性測試實驗裡,很多買回來的小白鼠,不是因為藥物濃度太高,一下子被毒死,就是最終難逃人道毀滅。實驗過後處死動物,人人都畏懼要負此害命責任,雖然我跟他們一樣,但最後也無可奈何地動了手。有時候,因為我的處死技藝生疏,在對牠行刑時,小白鼠不是很痛苦地喘息著、奄奄一息,就是尾巴被拉斷,技術不到位而令牠們痛苦萬分。回想起來,殺業實在很可怕。我在大學的時候,很少發脾氣,即使受委屈也只是鬱悶、難過,很少生氣,對老師們更是非常恭敬。可是,就在那一次,誤算了毒性劑量而與老師吵起來。

(五)懈怠加上殺業難酬的果報

大學三年級暑假的時候,原本是為了訓練我在實驗室的動手能力,不料到卻又成為殘害小白鼠的幫凶!後來受到家人學佛的輕微熏陶,一直以來,做動物實驗都讓我感到很不安樂、很不舒服。後來有人告訴我:「如果不想這些動物枉死,就誠心努力當個好醫生救人,然後迴向給被犧牲的牠們。」開始的時候,我還能聽話照辦,但是到了快畢業前,就開始因為疲倦、忙著畢業後找工作等等為藉口,懈怠懶惰不看書,不求上進。而且那時為了將緊繃的心情放鬆,經常看電視連續劇,連正常的運動、重要的功課溫習都擱置一旁。末學就是把放鬆變成了放逸!

不思上進,學習當然退步。此外,本來會被保送的研究生,也因為經費不足而停罷。我畢業前,學校極力地招收新生,宿舍不夠發配,於是便出了個新政策:凡是逾期留校還不能如期畢業的學生,不能發配宿舍。眼看我的室友有了窘境,加上宿舍的管理人員(那時的宿舍管理人員是外來人士,由私人公司管理)逼遷,學院的束手無策,我衝動地走進校長室,想求校長給予多一些時間得以解決問題,竟嚇得校長秘書驚惶失措。這個事件引起的風波可不小。最後雖然我的室友還能有宿舍住,我已被校方誤認為心理有毛病,因而失去了當優秀畢業生的機會。回頭一想,這些極浮躁衝動的心理,實在與我所造的殺業有直接關係。

大學畢業前曾經搬遷過三次。畢業後,因為宿舍裡雜物多,我又沒有良好收拾東西的習慣,加上沒有親戚可以投靠,只能狼狽地將物件擱置在學弟的宿舍,自己到另一個城市投靠朋友。事後,他處研究生申請成功以後,由於關口的條例改變,衣物不能由貨運公司過關寄出,就這樣末學馬不停蹄的多次通過關口,搬運那些衣服和雜物。本來以為到新地方後,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但怎料那種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又在研究生快要結束時再度重演。

研究生的宿舍有規定的住宿期,從宿舍搬出來以後,為了貪圖方便,我聽了別人的建議,買了俗稱「炸彈」的化學藥物,以毒性噴霧的方式,將新住處的螞蟻、跳蚤、蟑螂先殺死才搬進去。但是住進去沒多久,就發現當下大雨時,房間天花板滲水。隨後,研究生獎學金發放結束後,兼職的工資因為文件處理過程需時,工資來不及發放,又得再搬到朋友讓出來的住處。這時也是貪圖方便,再次用了「炸彈」。被殺害的小動物,不知道數量有多少!這一次搬到的住所,房屋的缺陷,比上次天花板滲水更嚴重。衛生間的糞水、排污水倒流兩次。第二次倒流的時候,連糞便都反流上來了。這對於學習外科,受了潔癖觀念影響至少三年的我來說,是很折騰的。事發的時候,也許因為心裡頭想著要拼命將水掃出去,免得將醫學書、佛經浸濕,還有連累其他的房間,淚水只有在心裡流啊!

兩次碰壁以後,下一次搬進新住處前就學乖了。先每天二十四小時播放佛號,供養小眾生們,然後再誠心的請牠們搬到其他地方,免得住進去以後不小心傷及牠們。回顧我這一生,雖然還很短暫,只不過二十七個年頭,但是所造的殺業還真的不少,而且還有懈怠懶散、不求上進等等,實在對不起那些曾被我犧牲的動物們。

將近十年的他鄉漂泊,還有近年的居無定所,讓我嚐到許多同齡不需要面對的苦楚,這真是經上說的「人生酬業」。然而,很多時候,我的念頭是惡的,導致言語行為也是惡的,有意無意地犯戒。這樣的造業下去,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地藏菩薩本願經》云:「一切眾生未解脫者,性識無定,惡習結業,善習結果。為善為惡,逐境而生。輪轉五道,暫無休息,動經塵劫,迷惑障難。如魚游網,將是長流,脫入暫出,又復遭網。」現在末學開始略有體會了。

(六)誠心認錯及轉變

人世間苦多於樂,實是由於不善心行所致。若於當中把持不定,受外緣干擾,分別執著計較,即便造業,惡因惡報,綿綿不絕,痛苦萬端。唯有時刻在「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學習《弟子規》養成良好日常生活習慣和拼命念「阿彌陀佛」名號,發願求生淨土,成就以後再度有緣人。末學自從遭到苦楚和發露懺悔以後,每天二十四小時裡,更積極地執持「阿彌陀佛」,很多過去所執著的,都比以往相對容易看破和放下。縱使功夫還是很淺,但是心已比以前自在、平靜。偶爾還能更好地應付和解決日常生活中碰上的難題。經典中所謂的「因定生慧」,實在真實不虛。末學也認知到「後不再造」是修定的基石,因為後不復造才能真正的消除業障,業障消除了,自性才能顯露。禪宗六祖大師說:「何其自性,本不動搖。」一點都沒錯。

此刻之際,末學再要發露懺悔,在這一生、過去生中對被我所惱害、殺害、殘害的眾生說:「對不起,請原諒我,是我錯了!我愛你們。我們其實都是一體的。」此外,也代我的父母、朋友、同學、親戚和家族懺悔被他們所殺害、惱害的一切有緣眾生,願與他們早日脫離苦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希望有緣人閱讀此文稿後,能生起警惕心。末學所犯的殺業,果報多在地獄受苦,現在所受的只是花報而已,末學應該有所覺悟,要痛改前非,斷惡修善。在這裡真誠希望我所犯的錯誤,別人都能引以為鑑,永不會犯。末學要銘記心中│「因果報應,絲毫不爽」。阿彌陀佛!

末學 鍾定柔 慚愧頂禮遍叩

【編後語】

佛在《受十善戒經》中開示:「佛告舍利弗:『汝今應當知,一切受生者,無不愛身命,是故應行施,普慈等眾生,視眾如眼目,是名不殺戒。過去來今佛,一切智所說,恕己可為喻,勿殺勿行杖,若見殺生者,如刀刺其心。』」佛又說:「一切愛眼目,愛子亦復爾,愛壽命無極,是故不殺生,名為梵行最。不殺無殺想,亦不噉於肉,見殺者如賊,必知墮地獄。噉肉者多病,斷命自莊嚴。當行大慈心,奉持不殺戒,必成菩提道。」佛心清淨慈悲,故欲修佛道者,欲出離三界者,必以戒殺為要務,盡形壽(一生)奉持,誓不變改,長養悲心。自更應發菩提心,願早成佛道,救諸眾生於凌遲碎剮之中。勿謂一生父母,乃至窮劫父母,拯濟於悲淒叫號之下,助其脫究竟苦,得究竟樂,方得為如來真正佛子,真菩薩也。

回思華夏祖先,皆是慈憫萬物,以好生之德,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得見先祖藥王神農氏,遍嚐百草,教人醫療與農耕,實為我國之神農大帝。其悲心宏大,不以動物為實驗品,殘害生靈,令諸痛苦。現今國人多皆祟尚西方學識,不以我國傳統文化而自豪,是其喪失了民族自信心。盼諸仁者思量思量,尤學醫者更要推己及人,設身處地,感同身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況世尊永垂寶訓,「萬法皆空,因果不空」。須知天道好還,吾人務要律自克己,慎勿害生,放生濟物,以基厚福,仗此勝因,念佛往生,定必事半功倍。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