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放下了怨恨 無比的幸福

綜合類

放下了怨恨 無比的幸福 (劉居士)

學生的名字叫劉居士,今年不到二十八歲,來自中國大陸—西安。我在這裡懺悔殺生、邪淫的惡報。

健康的失去

我這兩年飽受病痛折磨,但是,在我的記憶裡,我的身體是非常好的。好到了什麼程度呢?我在俄羅斯念大學,在那個地方冬天非常寒冷,相當於我國的東北,而我可以只穿一條牛仔褲,連秋褲都不用穿就過冬了。那時候,我光着胳膊穿着無袖毛衣和一雙單球鞋,外面套着一件羽絨服,在車站等車,一等就是半個多小時,而自己一點也不覺得冷。即使是在化雪的時候,我亦穿得很少,也不會感冒。後來我回國工作,在冬天的流感高峰期,我對面的主任感冒了,對著我打噴嚏、擤鼻涕,我也沒有被傳染上流感。我的身體可以好到這種程度。

可是兩年前,突然有一天,我感到一口氣喘不上來,心臟跳得非常快,丈夫就叫救護車送我到醫院。當時,我只覺得自己難受得很,似乎就快要死了。可是,幾個醫生檢查後,也做了心電圖、腦電圖、X光、血、尿等全身大檢查,結果什麽問題也沒有發現,醫生因此叫我回家。我躺在急診室,痛苦萬分地哭起來,因為我確實是一口氣接不上來,感到自己病得很辛苦。就這樣,我一個星期用了兩回救護車,花了一萬多塊錢,結果還是查不出原因。

無奈之下,我就回娘家西安看中醫,還是沒辦法看好。中醫說我肺不通氣,腎不納氣,氣血兩虛,陰虛,心腎不交,體現在心、肺、脾胃、腎臟以及肝臟功能減弱。西醫說我的卵巣和小腸長了一個腫瘤。此外,嚴重的神經衰弱令我惡性失眠,經常不能睡覺。就這樣過了兩年多,常常感到性命不保。

家人對我態度的改變

我是家裡排行最小,我的父親也排行最小。我有六個堂哥,只有我是家族中唯一的女孩,所以,我得到全家的寵愛。爺爺、奶奶、姑姑、伯伯,嬸嬸都很溺愛我。小的時候,我經常騎在長輩的脖子上,而且非常愛欺負我最小的堂哥。每一次我做錯事,受罰的一定是他,甚至連他的父母都護着我而訓斥他。全家人都教訓他,不教訓我。所以,我把所有的人都不放在眼裡,對待長輩沒大沒小。

這個傲慢惡習一直跟著我,我因而有很強的瞋恨心。結婚後,丈夫也是順着我,一切都是我說了算,所以那個瞋心就變得更重,稍不如意就大發脾氣。

最離譜的是,有一段時間,我每天都會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事情小得我自己後來都想不起來了)訓我的丈夫,動不動就提離婚,連我自己都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嘴。我就這樣罵了差不多四個月,我就生病了。從此身體再也沒有好過,常常覺得命在旦夕。

自從我生病以後,家人對我態度是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在我發燒的時候,我的婆婆、丈夫以及其他家人,不但沒有照顧我、帶我看病,反而不理解我。因此,我生病都要瞞著婆婆,怕她知道後要訓我。當時甚至覺得自己差不多快要家破人亡了。

怨恨心是病毒

就在我最困難的時候,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向我伸出了援手,他們送我來到了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我開始聽師父上人的經教。

師父上人的經教讓我明白,原來是瞋恚和對長輩、夫君的不敬,讓我的身體從健康轉變為一個全身五臟六腑,全部都老化了的破皮囊。我這才明白,原來怨恨心就是最毒害人的「病毒」。

家人之中,我對丈夫的怨恨心最深。我為什麼會這樣恨我丈夫?這是因為我丈夫是一個基督教徒。他一直不接受佛法,甚至扔我的經書,障礙我學佛。曾經有一段時間,他為了傳福音,放棄了工作,一人到外國傳福音。他這樣離棄我不顧,完全不理會我和他母親的感受,令我心中有很大的怨恨。那時候,我總是想不通:「我都不障礙你學習基督教,你為什麼在我身體最不舒服的時候,扔下工作到外國去傳福音。而且還障礙我學佛,甚至還逼我和他一起謗佛!」此外,我婆婆對我也是不理不睬,甚至想讓我走。我回想那時的生活,就像是生活在人間地獄。

面對生活的困境,我終於在師父上人的經教裡找到了答案。佛在經上教導我們,我們身邊一切的人、事、物、環境,都是自己的心變現的,也是自己的業力所感召而來。別人怎麼樣對我們,這個問題關鍵不在於別人,而在於自己的心。我自己的念頭一轉,身邊的人事物環境就跟着轉。我開始漸漸體會到,我今天所受的報,都是因為我從小就犯殺盜淫妄,而且有那麼重的瞋心,而感招來的報應。

殺盜淫幫助產生怨恨心

經過不斷的學習,終於找到了我的病因是殺生、邪淫和瞋恚。而這三個要我命的惡習不是一日兩日形成的,而是從小通過電視,還有這樣社會風氣長時薰習而成的。

記得從小學的時候,我就愛看言情的電視劇,再加上班裡,有同學在小學的時候就談戀愛,我的大腦裡就有了邪淫的種子。然後到了初中三年級的時候,我就開始搞男女關係,後來分手了。我開始工作不久,就有了男朋友,我們很快就開始同居了。結果就有了孩子,但因沒結婚就墮掉了,我一共墮了兩次胎。

末學記得在第二次墮胎的時候,給我做手術的醫生非常有經驗,她每天要做好幾個,一般半個小時能做完。但是,當她給我做手術插探針的時候,竟然插了十分多鐘都插不進去,醫生一邊插一邊還說,「我的手指已經夠長了,怎麼這麼奇怪就是插不進去。」就是這樣來來回回插了十多分鐘,使我的子宮又脹又疼,簡直是難受的了不得。

後來才知道其實孩子在告訴我,他是多麼不願意被拿掉呀!好不容易得了一次人身,就被我無情的剝奪了他做人的權力!墮胎之後,我還滅絕人性跑出去慶祝,想著「終於把麻煩解決了!」在這裡我向我所打掉的孩子說聲對不起。孩子雖然是拿掉了,但是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我出現了子宮出血。

我的男朋友也要受報,他雖然大學畢業也挺有能力,但是就只能找一份工資很低而且連自己都養活不了的工作。雖然想再找一份合適的工作,但是不是找不到,就是不勝任。於此同時,父親給我找工作,用了很多關係就是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自己卻因為能力不夠,做不下去。

佛說犯邪淫的人沒有功名,現在回想起來,我就是因為從小亂搞男女關係,連大學都沒有讀完;工作後,事業也處處碰壁。由於我和男友的事業都不能解決,我們和父母在家裡常常雞飛狗跳,有一次還全家人在晚上大吵一頓。

我記得小時候脾氣很温和,自從墮胎之後,我的性格就變得很暴躁了。不僅如此,我的殺業也很重。我從小就喜歡吃肉。曾一次就吃了三百二十串烤羊肉。我還愛吃河鮮,出去旅遊吃青蛙,喝蛇湯。記得有一次吃醉蝦,那些蝦都還沒有死,只是倒了酒泡起來。河蝦被麻醉了,不能動,我竟然沒有一絲毫的憐憫心就一個接一個地生吞下去,當牠們被我吃的時候,還在口裡掙扎!我這樣長大後,脾氣非常壞。殺生和邪淫的業很重,千萬不要犯啊!

我終於明白,正因爲墮胎傷了氣,再加上對丈夫和對婆婆的瞋恨心,毒害了我全身的臟器,導致現在內臟器官都處在衰竭的狀態。而且生病之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不知悔改,繼續訓我丈夫,越訓我的身體就越差。我開始認識到,我今天之所以有這樣的病痛和家人對我的態度不好,全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總之,殺生和邪淫會滋生怨恨心,而人越怨恨,身體就會越差。身體越差,如不能悔改,怨恨心就會越重。如此形成惡性循環,而最終達到不可收拾的境地。

放下怨恨 無比幸福

我終於認識到怨恨心是嚴重的「病毒」,想到這裡便生大懺悔的心!我開始慢慢放下怨恨,學着去尊敬我的丈夫,向我丈夫懺悔鞠躬,做一個妻子應該做的事情。

結果就因自己的心念一轉,然後懺悔改過、讀經念佛,最重要是聽經,我的身體比以前好多了,和丈夫還有婆婆的關係也改善了。我天天都學佛,不敢和外界接觸,不敢懈怠,不敢生氣,因為一生氣我的身體就不舒服。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怨恨心真的放下了。而我的丈夫真的變了,他不障礙我學佛了。而且還向我懺悔過他以前的所作所為,還經常問我夠不夠錢花,很疼我。我主動回家看婆婆,婆婆剛開始不理我,但我還堅持回去看她。每次回去看她時,吃完飯我就主動洗碗。就在這次送婆婆回英國的前一天晚上,我們回去吃飯。婆婆主動問我好不好,我母親好不好,還主動問我吃不吃年糕?她老人家晚飯的時候,特意不看電視,和我還有我的先生和大伯們聊天。吃完飯的時候,她還不讓我洗碗,說:「太晚了,你早點回去。」臨走的時候,我和婆婆擁抱,讓我沒想到的是,婆婆還親了我兩次!那一刻我的眼淚盈眶,感到無比的幸福!

最後,我想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善神、龍天護法對我的救援和教導,感恩師父上人的慈悲開示!我不知怎樣用言語來表達,只能說我要努力修行念佛,在今生往生淨土,來報答諸佛菩薩以及師父上人,父母和丈夫,還有所有對我有恩的衆生!

末學劉居士頂禮懺悔

【編後語】

我們老祖宗知道,我們身心的健康與德行有關係。《左傳》云,「人棄常則妖興」。常就是德,五常是五種性德,人必須要遵守的,為什麼?身心健康。古人所講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德行是修身,身心健康家就齊,齊是家興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與品德修養成正比例。

五常是基本的道德觀念,五個字,仁、義、禮、智、信。仁者愛人,我們有沒有用真心去愛過別人?愛人是我們的天性、性德,不愛人,這個德就沒有了,不是沒有,是我們疏忽了。仁在我們身體內臟裡對應的是肝臟,不知道愛人的人、自私自利的人,肝臟就有毛病,就不健康。義,義是循理,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要合情、合理、合法,這就叫義。

不義的人,就是他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與情理法是相違背的。義對應內臟是肺,換句話說肺一定出毛病。禮,禮是謙虛、恭敬,無論是對人、對事、對物,狂妄自大、傲慢,這無禮,無禮的人心臟一定有毛病。五常第四個是智,智慧,智者不惑,不迷惑。迷惑顛倒的人沒智慧,他腎臟就有問題。末後一個字是信,誠信,對人要真誠、要講信用,如果沒有誠信,沒有誠信是欺騙別人,他的脾胃就有毛病。

我們內臟要是出了毛病的話,就好好的去修這五個字、這五德,認真的去修仁義禮智信。怎麼個修法?全在《弟子規》裡頭。真正把《弟子規》學好,統統落實了,我們身體裡本來有疾病的自然會好。真正好的中醫懂這個道理,藥物對我們的幫助只有三分,七分是我們覺悟了,心態轉變了,知道無條件的愛人、愛物,仁民愛物。我懂得道義,我知道謙虛,我知道尊敬別人,我不再迷惑,我不再欺騙人,我們的內臟裡面的問題統統可以恢復正常。(恭錄自淨空老法師《大方廣佛華嚴經》第二O九八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