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殺生之重 家無寧日

殺生害命類

殺生之重 家無寧日(劉燕嫻)

我叫劉燕嫻,今年四十一歲。多謝諸佛菩薩同修及一切眾生給我機會,在此懺悔自己的罪業——殺生、墮胎、不孝父母、公婆、不敬丈夫等罪業。我真心想懺除不善的念頭,心量狹小,念怨不休,貢高我慢,自私自利的種種惡。我向歷劫今生所殺、所害、所侮辱和墮胎的冥陽兩界的一切有緣眾生懺悔,向今生一切親人父母、弟妹、同事懺悔。

我處事待人不懂忍讓,把所有親人同事的毛病都放在自己心上。好像凡事不順都是別人錯,我沒錯,就算錯了都是冤業的感召,害我的眾生都該死,我的佛性去了哪裡!每當師父講起父母的恩德時,我怨恨之極的流眼淚,恨父母公婆不愛我,打罵我,過去與同事恩恩怨怨的鏡頭都一一出現在腦海裡,忘不掉。懺悔了,過一陣子遇逆緣時,一切恩怨是非又出現在心裡。幾十年來總是怨恨不平,貪著五欲六塵的享受。最近兩年來常謗佛、謗恩師、謗善人以及動不動就咒罵一切人的惡念,不能停止,痛苦萬分。不想拜佛,念經聽經昏沉,覺得自己沒藥可救。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在佛陀無上慈悲的加持和同修的關懷催促下,我又重寫懺悔稿。

殺生所感召的現世報

我從六歲開始到現在,都生活在怨恨不平之中。忘了母親生我之恩大如天。到我生了兩個兒子的時候才覺得「慈母生兒日,五臟總張開,身心俱悶絕,血流似屠羊。」我有病時,媽媽爸爸都關心我,帶我去醫院。我能讀初中也是母親的功勞。是父母嚴格要求我,我才沒有學壞。我忘恩記怨,沒良心的對待一切人事物,絲毫沒有感恩心,心量狹小到極處。學佛一點不合格,愧對恩師、祖宗、老師及一切善人。我遇事不順,從不反省自己,從不感恩。是菩薩們在成就我,提升我,叫我改過遷善。我不但不恆順眾生,還怨他們、恨他們。我現在知道,這種怨恨的心不僅與我沒有受到佛陀和聖賢教育有關,也和我的殺業有關。

小學二年級時,我參加了學校「滅四害」運動(所謂「滅四害」運動,就是發動學生和市民,去殺滅四種當時被認為是「有害」的動物,即蒼蠅、老鼠、蚊子、蟑螂)。我天天放學打蒼蠅,不到一個月我殺死了成千隻蒼蠅。因為殺生業重,果報很快就出現了—從那年起,我得了「季節性皮疹」,天天打針,不能上學,每年夏天都會發病,一發病就不能上學,需要打針吃藥,直到十八歲才痊癒。因為缺課我差零點五分就升不上中學,我因此抱怨學校、老師令我殺生,自己好像沒錯。當時的我不知道殺生折福,所以導致一切都不順利。學佛後,知道皮膚病的果報多與殺生有關。

回想我這半生來,吃過活生生的魚類有二十多種;海鮮類有蝦、蟹、蛤、螺、象拔螃;還有牛、羊、兔、豬肉、老鼠和生宰的鵝、鴨、鴿子。殺過的昆蟲有螞蟻、蟑螂蚊子等。為了滿足自己口腹之欲,麻木不仁的看着活剝黃鱔、田雞、鵪鶉、白鱔的皮,再抽筋切骨,手段殘忍之極。但抵擋不住貪吃的欲望,以為用錢買的,又不是我親手殺的,天公地道。殺害他們時,並不知道被我所吃、所害和墮胎的一切眾生帶來的無窮痛苦和仇恨,更沒有想到對他們的傷害有多麼深、多麼大。所以我常憂鬱、喜怒無常、疑神疑鬼及驚慌失控。學了佛,才知道情緒受到困擾、夫妻不和、家裡雞犬不寧、兒子不孝,自己百病纏身都是自作自受,這些都是殺生的果報。

損子墮胎後 險些喪命 情緒失控

我為了離開父母,十九歲那年就認識了現在的丈夫,懷孕了,據國家的法律規定二十歲才能結婚,所以拿不到結婚證和「准生證」,孩子生下來,不能上戶口,同時也為了面子,就驚慌失措的墮了第一胎。墮胎手術結束之後,我就得了肛裂。當時不懂事,不知恥,把殺害親兒的罪責歸於國家,殊不知犯了邪淫大罪,造作了殺害自己孩子的惡業。

半年後我結婚,很快又懷孕了。可是我那個時候,常發脾氣,總跟丈夫吵架。也因為脾氣不好,沒有跟婆婆住,婆婆和夫家的親屬也不能照顧我了。我那時便恨公婆什麼也不給我,恨他們不愛我。結果我在生大兒子時大出血,全身抽筋,用盡一口氣生了孩子,還要搶救打針,孩子才能平安。

我雖然好不容易在大出血後保住了性命,但醫生卻不知怎麼回事,竟然叫婆婆買凍的飲料給我喝。我因此在坐月期間得了傷寒和產後風。我於是自咒咒她,罵婆婆說:「你的心真狠毒!明知我生完孩子,還給我凍飲料喝,害我得傷寒和產後風,治也治不好!」當時我不明白自己的境遇是殺生墮胎造成的,還不孝公婆更怨恨他們。

過了幾個月我又和公公吵架,恨他不理孫子的死活,從此不叫他爸爸。就這樣我造下了忤逆公婆的惡業。

我在坐月子期間,也吃了不少眾生肉,如黃蟮、田雞和魚頭等。結果,醫生說:「傷寒是不能補身的。」我就無法用傳統的食療方法補身。接著,病又更重了。我半身麻木,晚上睡不好,大熱天也穿毛衣。為此,我吃了兩年中藥治療寒症。

兩年後,我又懷了第二胎。我那段日子,爲了驅寒,吃了幾天羊肉補身。後來,聽老人講,吃了羊肉後懷孕,孩子會得癲癇病。我曾經見到鄰居患癲癇症的男孩,幾次忽然昏倒吐白沫,手足抽筋。我很害怕,我不想生這樣的小孩。當時的政策,也不允許我們生第二胎,所以就很有理由地去墮胎了,心裡毫無負罪感,還把責任歸咎於「計劃生育」政策。

第二次墮胎後,我的身體更差了,天天失眠、貧血,常打氨基酸營養針。同時,我的情緒也變得更差了,看誰都不順眼,稍不稱心就又哭又罵,還常常打大兒子,那時他才兩、三歲。

一天晚上跟丈夫吵了幾句,忽然我一陣胃痛,倒在了地上。送到了醫院說是胃穿孔,好在沒有出血,沒有開刀,只是住院做了一個月的保守治療。

恣意殺生的果報 孩子先天裂唇 母親高燒不退

一九九四年我懷小兒子的時候,天天不是吃雞就是桂魚、鱸魚和田雞,殺生太重。終於違法生了小兒子,卻看到小兒子是先天裂唇。後來在二零零八年見一位老師,她說孩子是我跟丈夫殺生的果報。

而我生完孩子就得了盆腔炎,產後發熱四十度,延續一個多月。接下來的幾年,我乾咳不停,常常哭,憂鬱不安,還得了類風濕。

可憐我和丈夫當時沒聽聞佛法,爲了治病造下了更多的殺業。丈夫捉了四隻小老鼠浸酒給我喝。有人叫我吃蛇治類風濕。於是我到市場買了一條四、五斤重的大蛇。我看著蛇被人生拔皮抽筋,鮮血淋淋的,還要我生吃蛇膽。當時我為了治病絲毫不覺得有錯,然後把蛇肉拿回家煲湯,結果整夜坐在床上睡不著到天亮,第二天又流鼻血。

第三次墮胎後 生不如死

生完小兒子大半年後,我又懷孕了。由於生小兒子是剖腹產,醫生說子宮的傷口還沒有復原,不能再懷孕生產,所以這一胎不能要。我痛哭幾天,罵了丈夫幾天。其實丈夫也不想這樣做,我真的不想去墮胎,因為有朋友送了我一本勸人不要墮胎的書給我看。可是我沒有辦法,還是去醫院墮掉第三個孩子!手術非常痛苦,完了以後那醫生還給攪碎的胚胎肉給我看,說是個女孩,我當時心驚膽跳,想吐。那時我對丈夫的怨恨更深了。我只有回家後又罵丈夫一頓,丈夫一直忍受着,還為我買了一隻活兔子煲湯給我補身。現在想想,我一天內殺了兩條生命,我該死啊!

墮胎以後我右腳膝蓋疼痛幾年。加上類風濕。丈夫為我治病捉了六、七十隻蜜蜂針我的手指、膝蓋。每次針完,手紅腫大了兩倍,又痛又癢,我忍不住流淚。半小時泡熱鹽水止癢痛一次,不能做家務,讓丈夫照顧。

我雖然得到丈夫的關懷和照顧,但是還時常情緒失控而向丈夫大發脾氣。有一次,丈夫回香港給我買了皮鞋,但是款式不合我意,就大罵丈夫沒用。氣得丈夫把鞋扔到對面大樹上,我氣急敗壞,猛抓身旁一個裝著四條小金魚的魚缸用力扔向丈夫!那時我怒火未平,但看見金魚好像死了,再看看丈夫的腳在流血。丈夫忍着痛驚訝地看着我。我愣住了,停下來心想:「為了出氣,為了幾百塊錢的鞋,我像殺人似地打丈夫,還摔死了小金魚!」我如此情緒失控,但還是安慰自己想:「小金魚是買來擋『煞氣』的風水魚,他們也活不了幾十天。」

總之,我在接觸佛法之前,就是這樣殘害殺生、剛強不仁、不敬丈夫、念怨不休、損子墮胎,恣意罪極!

三十三歲 命運的關口

我因自私保命害了多少生命,使我患了嚴重的憂鬱症。常常哭、罵人、怨這怨那、疑神疑鬼,以及想自殺等症狀。導致跟父母公婆、弟妹、叔伯姑母不和,互相憎嫉,心諍成怨。我就這樣每天活在怨恨苦惱之中。後來,我有幸見到一位老師,經她指點,說我本來只能活到三十三歲。

這位老師說得有道理,三十三歲那年我很難過。那年,我的大兒子學壞了,他逃學、抽煙、交女友、偷了我很多錢,氣得我肝膽俱裂,小便大出血。我不願留在香港,吃了雙倍醫生開的藥,第二天馬上回廣州住院。結果,我的肝、膽、腎一起發炎,痛到腰不能直。

我在廣州的醫院裡的時候,並不怕死,因為我感到生不如死;而且,我那時已經接觸了佛法,知道這是我的報應。因此,我忍着肝痛,天天念經、念佛號,有時間我偷偷溜出醫院去印經,送給病友看。我還放生,儘量吃素。

終於,我的病情好轉,可以出院了。記得臨出院前一天,我的檢查報告全部正常,但我的肝還痛。我那時知道,肝部應該是有眾生附體。我忍着痛,手裡數著佛珠,勸對面的女病友念《藥師經》。就在這時候,我的肝好像被人猛打一拳,痛得我滿身大汗!我咬緊牙關承受了,病友忙問我:「啥事?」我停了一下,這時肝膽完全不痛了,精神也恢復了。我知道附體的眾生離開我了,我身體的病好了。

二零零八年底我回香港到佛陀教育協會做義工了。我曾經寫牌位超度迴向給我所殺害的三個孩子,以及所有所殺、所吃、所打罵,以及所遺棄的有緣眾生。二零零六年我自己以為做了三年功德,他們已經往生善道呢!就把殺生、墮胎的罪業放到一邊了。誰料到今年二零零九年我遇到一位法師問我:「燕嫻,你有沒有墮胎?」我不以為然地說:「有。」我又輕鬆地說:「他們可能往生善道了呢!」這位法師馬上嚴肅地講:「你以為你是釋迦牟尼佛啊!你做的迴向他們接受了嗎?」我聽了心裡一驚,才知道自己錯了!晚上回家,做了一個夢,才知道他們還在我身邊。這就是我自以為是的例子,我沒有發真誠心向他們懺悔。感謝這位法師一直對我教導關懷,感恩法師慈悲超度了我的母親。

到後來二零零九年從某位居士口中知道我吃的那條蛇,向我討功德,我才記起來是我錯了,於是寫牌位超度,印經迴向。求它能放下怨恨,原諒我以前愚癡不懂因果。

我還要向母親道歉,那年幾乎沒命,哭得最傷心的是媽媽。我這些年來,從沒有把父母放在第一位。表面行孝,忍氣吞聲。心理卻充滿怨恨不平。我恨弟妹連媽的死訊都不告訴我。我沒有送母親往生,我哭了半年,像死一樣痛苦。是我太不孝,可是我還把所有錯歸咎父親和弟妹。可是媽媽是慈悲的,連死還關心我,在夢裡求我,幫我跟女眾菩薩調解恩怨。母愛真是偉大!我很不孝,對不起我的雙親,希望父母能原諒我!

就是這念怨不休和殺生業報的感召,使我沒有寛容的愛心,只有不平、怨恨和妒忌心。這顆念怨不休的心很可怕,讓我對父母、公婆,一切人、事、物都生不起真誠的感恩心,也生不起精進勇猛心去克服已經根深蒂固的五欲六塵,盲目地追逐。我念念怨恨、念念人我是非,這令我常遇災難,生活不如意。貪瞋癡斷不了,心念不能轉變,也就轉不了境緣。這樣不能改過,就等於斷了自己往生的路!就在寫這篇報告的前兩天,我自以為是,又犯了貢高我慢的毛病習氣。

淫念可怕

我從初中開始就做白日夢,天天步行上學時,就想怎樣離開父母弟妹找一個理想的丈夫。所以,我過早結婚,但並不愛對方。

結婚幾十年,行為上我守婦道,但心念不守。每逢看了一些如《還珠格格》等愛情劇後,都會獨自散步幻想我是劇中主人翁怎樣驚天動地演譯人生。

我也曾經看過一片邪淫光碟以及一篇報紙描述藝人的邪淫,結果腦海常浮現出來別人邪淫的場面,連吃飯也想吐。我夢中更有邪淫眾生找我,令我犯邪淫……

更痛苦的是小兒子也被附體,到晚上入睡後就醒來侵犯我。我痛苦萬分地找到老師救拔我和兒子,才過了這一關,後來佛陀協會的大德也教導小兒子天天讀地獄圖中犯邪淫那段經文,令兒子改正過來。這些經歷告訴人們和青少年,從念頭起不犯邪淫,才能在行為上不犯邪行。如果認為我行為不犯,念頭可以犯,那麼我和兒子的遭遇就是警示的例子。

最近的改變

最近大兒子俊達不再喝酒,徹夜不歸。也不跟父母作戰,還買電視機回來。

小兒子治同也很勤快,知道媽媽上班辛苦,回來泡水給我泡腳和按摩,幫我清潔廚房浴室等,還會自己做菜煮飯,學會了一套魔術表演。希望佛力加持兒子有正確的人生觀,為社會、為人民努力服務,他現在也很自覺歡喜做義工。

丈夫也開懷了,不再嘈吵。父親和家婆原諒我了。我開始投入工作,也遇到好上司和同事提拔我,支持我。

這一切感謝天地龍神一切萬物養育我,寬恕我!感謝最尊最聖的淨空老和尚,胡居士,諸位法師,諸位老師大德!是劉善人幫助我回歸五倫,發現病根所在——不孝父母六親、自私狹隘、只見別人過,怨天尤人是我的罪根。我很愧疚!很痛苦。深知習氣毛病深重。求佛菩薩加持我改變心念,戰勝一切習氣,回歸自性!

求諸佛菩薩加持,讓我用真心向陳門祖先懺悔,向三位故兒妙音(即對於墮胎嬰靈的尊稱)懺悔。求你們放下怨恨痛苦,跟媽媽一起來到佛堂聽經念佛,求生淨土。我還向一切為我和丈夫、公公婆婆所殺,所傷害的一切一切法界有緣眾生懺悔。以前燕嫻沒有學佛,不知因果,不知錯,自私自利愚癡到極處!請您們原諒,讓我們一起聽經、學佛,明白因果,化冤釋結,同生極樂國。

最後改過心得,我要發心學《弟子規》,現在每天讀一遍。更要聽經聞法,深信因果,把聖賢道理落實到工作上,學習跟同事相處柔和、忍讓,包容別人的過失。讀經聽經就是透過大德老師,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樣的過失。末學現在發心護持香積廚素食館,跟同事相處要像一家人一樣,互相提攜,向老師學習,真實的去改變自己,不要因為一切人事環境的考試又退失道心。末學祈願三寶加持,時時覺悟,能有効控制自己之煩惱習氣,得清淨心與佛相應,感恩師父大德們加持護佑。

末學 劉燕嫻頂禮懺悔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

【附錄】

《佛說十善業道經》云:

犯殺生。得成十種惱法。一、於諸眾生普施有畏。二、常於眾生,起大害心。三、難斷一切瞋恚習氣。四、身常有病。五、壽命短促。六、恒為非人之所惱害。七、常有惡夢,寢覺不樂。八、難除怨結眾怨不解。九、有惡道怖。十、命終惡趣。

【編後語】

夫殺生者,誠佛所言:「怨對相報,世世受殃,無有斷絕。現世不安,數逢災凶;死入地獄,出離人形,當墮畜中,為人屠截,三塗八難,巨億萬劫 ,以肉供人,未有竟時,令身困苦,噉草飲泉。今世現有是輩畜獸,皆由前世得為人時,暴逆無道,陰害傷生,不信致此。世世為怨,還相報償,神同形異,罪深如是。」《阿難問事佛吉凶經》況損子墮胎,更是殺生中之最重者,其惡報之慘,佛已清晰明示,奈何世人不信,致召巨痛苦難,可不哀哉!一切惡行,須急急改過,斷惡修善,誓改前非,更要至心念佛,切莫起怨天尤人之想,隨緣消舊業,更莫造新殃。果能持之以行,必有所感。信心與毅力,往往是成功之關鍵,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