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請勿殺生吃肉 例證十八、啖肉飲血 殺機彌增

第四章、殺生苦痛多 惡感現世報

例證十八、啖肉飲血 殺機彌增(黃潮芳)

黃小姐要用寶貴的善言向我們告白,吞啖惡獸的血肉,必感其氣氛,受其影響,會不知不覺地惡變自己的性情,繼而會進一步殺生吃肉,傷及更多無辜生命,愈陷愈深。

「慈者萬善之本,即仁心也。」菩薩於殺處行慈救苦。我則是恰好相反,不孝、不敬、不悌之牽出忍作殘害的累世之惡,幼小就無憐憫之心。總有一種欲咬欲噬的嗜渴。今時的懺文寫到此,自己都毛骨悚然,我意識深處怎會藏著如此的殺機。隨時隨處地傷及著我所觸及之處,這種子遇緣即生。幼時就曾捉住一位叔叔的手臂,一口咬去,直想將所及處咬落來,母親拉開我,只見對方手臂上印著一圈紫黑色的牙印。稍大些,就開始獵殺小動物,究竟多少,無從細說。如今雖記憶淡漠,仍感到那股殺意肆虐。少時家裡間中會有一些動物作為食物,常是海裡的魚類,動物的內臟,豬肚、豬肺和一桶一桶的活鱔魚,我會積極地參與這種集體屠殺的惡行,見作隨喜,毫無恐怖、毫無憐憫。漸大些,也曾觀睹他人殺蛇打狗的惡行,以後腦海裡常浮現狗被裝在布袋裡,吊在樹上被活活打死的慘景。此時依稀能聽聞到那死亡時的哀絕慘痛的叫聲。在家常親手剖殺魚;將青蛙的皮整個撕下,把鴿子頭按在水中,窒息而亡,並唆使同事的兒子去買了一條蛇回來,並告訴他們怎樣剝皮拆骨去烹食。和家人常去蛇莊餐廳吃龍鳳火鍋,是殺活蛇和野山雞,我就會飲蛇血和吞蛇膽,來補我的色身。在家鄉買水魚時,告訴魚販要怎樣殺之,並用滾水燙,可保其味鮮美。

有一次先生說我身體較弱怕冷,需要進補,就帶我去吃了今生令人寒毛直豎的一餐,進入那餐廳便感陰森恐怖、寒氣直逼,走廊四周是被鐵籠囚著的無數條蛇蠕動著,那景像,恍如地獄般。在房間裡,坐在我身邊的是個小男孩,他喝了幾口碗裡面的熱湯,頓時鼻血直流,無法止住。令我驚慌,直問先生這是什麼湯,無法分辨湯裡的食物,先生告訴我,是許多動物熬煲而成,聽聞之下差點暈去。而自己也不知飲了幾碗,多少眾生的血淚,哀恨怨仇。回家的路上,便與先生吵到天翻地覆。

我的飲食到後來,簡直是三餐都是以肉食為主,很少吃米飯。《感應篇彙編》說:「聚炭火炙、刺血生吞、開腹取胎、剝皮刳殼、百計熬煎。」除滿足貪欲而殺生外,凡遇惱害我的小動物,見者殺之。比如:蟑螂、蚊子、老鼠,此生所殺所食之動物不計其數,不可計量。手段殘忍,無所不用其極。後來,曾在一間餐廳工作近一年,餐廳每天屠殺的動物不計其數。自己非為生存之需而賺此錢,只是用犧牲眾生的生命去滿足我無厭的貪婪。《彙編》說:「昨日之泳躍翱翔。今歸何地。恍見生前之飛鳴飲啄。已化甌中。則八珍羅前。盡屬呼號怨業。五鼎在列。皆為宛轉遊魂。」眾生與我一體,如古德說:「血氣既爾相關。悲慘安能無涉。」因此「自然心惻。豈復下嚥。」

殘殺的慣性,便是殺子墮胎,更造下地獄之因。此生未受聖賢的教育,不知倫理道德及自然之道。不明瞭婚姻是為了後代的延續,結交男友,行為不端,犯邪淫,懷孕後,則殺子墮胎來保全自己所謂的面子。今雖已沒有有形的殺害,但是殺機猶存,殺氣猶在,所在之處,常令眾生煩惱。在此至誠向累劫以來所殺、所傷、所害之一切有緣眾生頂禮懺悔。向我所謀殺的孩子深深地懺悔。願他們得聞佛法,放下心中的怨苦,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離苦得樂。

古德說:「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驅。」黃小姐反省自己殺生無數,常令眾生驚懼,實應徹底改過。我們祈願人類能離諸肉食,戒殺放生,地球風調雨順,社會國泰民安,人民福樂長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