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吃肉殺生賣皮草的現世報

殺生害命類

吃肉殺生賣皮草的現世報 (妙音居士)

末學叫妙音,今年二十五歲。

二零零九年八月,我接觸到佛陀教育和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從此,我絕望的人生找到了出路,把我從自殺的邊緣拉了回來。

那些年,末學不由自主地想自殺,讓疼我的家人、朋友都很擔憂,我自己也恐懼痛苦不已,但卻無能為力。後來聽了淨空老教授講經,老教授提供了解決自殺的方法:為眾生、不為自己、吃素、印善書。我就照著做了,慢慢地,我走出了困境。我很感恩也很懺悔因自己的無知貪欲而傷害的一切人事物,我對不起您們!從學習聖賢文化中我才知道一切動物都不應該去傷害,牠們被殺時的痛苦怨恨,釋放出毒素留在身體裡,人類吃了不但不健康,還跟牠們結了怨仇。

少時殺生 惡夢連連

我出生在農村,當時媽媽懷我的時候,就自養了約三十隻雞作補身之用,牠們都是因為我而被殺死吃掉。大約五、六歲,我們遷到了一個小鄉鎮居住,因為有親戚是賣豬肉的,所以幾乎每天我家都有一小塊肉吃。

逢年過節更是雞、鴨、鵝、魚少不了。記憶中,家裡在過年的時候,都是一桶桶的內臟毛髮,血流滿地。雖然我不敢親手殺它們,但我幫忙端熱水,拿刀、盤。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幫媽媽殺雞。有一次,我幫媽媽抓著雞的腳,媽媽用刀割牠的脖子,雞很用力地掙扎,我緊緊抓住牠的腳,太殘忍了!我當時雖感不忍,但也覺得沒辦法,牠們就是讓我們吃的。現在我知道這個觀念是錯的,牠們也是父母生的,也懂得傷心痛苦!

小時候我貪玩,經常用樹枝割斷蚯蚓、螳螂、吸血蟲等不知名的小生靈。有一次,我大約是十一、二歲,有一隻將要產卵的螳螂媽媽,我割斷牠的肚皮,看到螳螂寶寶慢慢地爬了出來,我竟毫無感覺。現在想想,如果我是螳螂媽媽的話,該有多痛苦!

學了聖賢文化,我才知道自己多麼殘忍愚癡。我常破壞蜘蛛網,掃走螞蟻堆沙(破壞牠們的居住環境),抓一些蝌蚪、小魚來養,可是不到一、兩天就死了。這樣的殺生行為是有報應的,從小我就經常做惡夢,常被嚇出一身冷汗醒來。我很膽小,甚至有時看到雞、鴨、狗在附近走來走去,我都害怕牠們來咬我。

嗜吃豬肉 形態像豬

我十五歲的時候,全家搬到香港定居。香港是美食天堂,殺生吃肉的情況更加嚴重了。

那時有一位女同學對我不錯,說我的樣子好像企鵝,很可愛。哥哥卻說我走路八字形,很難看。我家人也說我有個不好的習慣,吃什麼東西都要嗅一嗅。我當時不以為意,但聽到老教授講過,「吃什麼像什麼。」仔細想一想,感到很心寒。我雖是人,但跟豬的形態沒兩樣。

到了香港之後,吃肉就更方便。有時在學校吃午飯,十三元有三肉一菜,幾乎都吃光了。雖然在香港的飲食條件好了,但我的身體反而變差了,還出現了便秘,自此困擾著我。因為我的口腹之欲和愚癡,這些惡報我都沒有在意,只是多做了運動而已。

吃海鮮 心慌慌

慢慢的,因為貪吃,我也學著去買一些魚、蝦回家自己殺自己煮。我試過把蝦一隻隻的剖開、調好味,就立即放進冰箱,讓牠們遭受寒凍之苦。有時更會在切割肉時,把心中對其他事情的憤恨不滿加諸於中,這種心很惡毒,還增加了對被殺眾生的怨恨痛苦。

現在回想起來,我深深地懺悔,我應該得到惡報的。二零零六年四月高考的一天晚上,我突然心慌,有種控制不住想跳樓的感覺。在此之前,每次考試的前晚我都緊張到失眠,但是還沒有達到自殺的地步。由於我陷在害怕的情緒中,失眠越加嚴重,即使考完試我也睡不著。那是我第一次想自殺,家人、老師、同學都鼓勵勸勉我,都說我是高考壓力太大了,安慰我「盡了力就要放下」。我接受了,就沒有多想這種情況的原因,實際是與自己殺生有關。

考完試放暑假的時候,我回到內地親戚家,環境寬廣空氣新鮮,我整天跑跑跳跳,也不用做飯殺生,吃肉份量也比上學時少,慢慢就沒有出現想自殺的念頭。

暑假結束,我回到了香港,重新振作,開始投入社會工作,家人們也寬心了。隨著我有了賺錢的能力,我便開始常常跟同學們上館子聚餐,一個月總有二、三次。因為是許多人聚會,所以總會點一桌子的肉類和海鮮,其中海鮮都是七、八碟,往往是現宰現殺的。我當時認為這是社會應酬,不覺得有問題。與此同時,我還喜歡買一些肉類回家享用,比如快餐雞腿,牛扒豬扒飯等等。最可怕的一次,一桶九件的雞塊,我一個人能吃掉五、六塊,還籍此向朋友炫耀我能吃,真的很愚癡!

在皮草行業作文員

後來我在皮草廠做過一年半的文員,這是我有生以來扯上了關係的最重殺業,我後悔莫及。這間皮草公司經營了十多年,在內地設廠生產,主要是把野生的動物如貂、狐狸、兔子等抽筋拔皮,製成皮草大衣,然後運到香港公司,再出口到國外。

我進去的時候沒想過這是殺生的行業,我主要負責基本文職的工作,貨品報關。我記得經我報關出口的皮草,最多的有成千上萬件,有短身、長身的,每一件皮草大衣的製成都不單單只殺害一隻動物。我參加過公司年度的重要展覽會,客人現場看中的皮草,我在後場負責報價,價錢合適後就下定單(定單數量大都至少上千)。那幾天是很忙碌的。這當中破壞多少動物的家庭,讓他們妻離子散,而且牠們被殺害時的絕望、驚恐和痛苦根本無法想像!後來我有機會看到內地皮草商人活生生剝動物皮的錄像,被剝了皮的動物血淋淋的掉在地上,奄奄一息。除了慘不忍暏,更感覺到自己的罪過深重,因為我有份把牠們推進火坑。這些我都沒有想到,還抱怨老闆不給我花紅。那段日子,我經常因喉嚨痛而發燒,經常感到身體沉重、心虛。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我失眠了幾天,又一直咳嗽,心情很糟。終於有一天早上,我不敢上班,因為我害怕上班的時候,我會控制不了自己去傷害同事,然後再跳樓。所以打電話到皮草公司請假。接著,那天早上,我有控制不住的衝動,想從家裡的陽台跳下去,當時幸好妹妹在家,媽媽也回來了,她們努力把我拉住。媽媽安慰我說,「年紀輕輕、大好青春,有什麼過不去的,讓媽媽幫你扛。」我當時也說不清是什麽地方想不通。這種想傷害別人、想自殺的心念都與我本來的性格截然相反。我本來是很善良的,怎麼會傷害別人呢!然而當時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接著,我藉口回內地看醫生,就把工作辭掉了。媽媽由於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就很快地把我送回內地親戚家養病。姨丈安排我照胃,作身體檢查,發現我五臟正常,很健康。還請中醫開藥調理我心慌失眠的徵狀。當時大家都認為我已吃了一年的輕抗抑鬱藥,現在療程完成,不再需要吃藥,身體沒大病。那時候,大家看我平常笑嘻嘻的、很活潑,不像要自尋短見的人。加上大家都很關懷我,終於我不再失眠,也不需吃藥了。

然而,我始終積極不起來,感到內心很痛苦、矛盾,覺得自己不死也沒用。我在心裡掙扎,我不想死,我知道死不能解決問題,這是很不孝的行為;而且我青春年華,也沒有一定要死的理由。但是另一方面我卻叫自己去死,不死不行。我覺得我真的是得了精神病,吃藥也沒用,活著只會害人害己。

自尋死路不遂

接著,我就開始認真地思考自殺的方式,在比較了各種方法後我選擇了上吊。我偷偷回到內地的家,我跪在大廳裡邊哭邊在心裡向父母道別,我心中呼喊:「對不起您們!我不想的,可是我沒有辦法。」我傻到利用圍巾掛在房門,再把頭放上去,那一刻覺得好痛!這麼痛一下,我就下來了,知道自殺不是開玩笑的事。我因而清醒過來,心想,「如果不能為我自己活,也應該為家人活才對。」這麼一折騰,人清醒了,我便若無其事地又回到親戚家。可是過了幾天,那種想死的決心又讓我回到家裡,再繼續努力用不同的方法。如是三、四次,都因為感到太痛而沒有成功。

有一次,我設法勒死自己。就在幾乎不行時,不知什麽原因,我沒再有進行下去,就回頭跑到厠所看鏡中的自己。鏡子裡是一張紫腫的臉,冒出血根,就像豬頭一樣!我想,「這豈不是會嚇死了幫我收屍的親戚?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別人!」

我終於醒悟,感到自己真的很不孝,父母為我傷心流淚,親戚朋友也為我奔波勞累,最後我還是去自殺。我當時只感到不能控制自己。

學佛之後,我才知道那是我殺生太重的業力所致。那些因為我貪吃而送命的動物,被拔皮抽筋製成皮草的動物何止萬隻。牠們的怨恨多重啊!牠們被殺前也是惶恐不安的。牠們的父母也像我們的父母一樣疼愛兒女,看到子女這樣慘死,真是心如刀割!現在我也遭受這樣折磨,真是自作自受!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不是及時遇到了佛陀教育,我就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也找不到贖罪改過的辦法。如果不是接受了佛陀教育,我現在不會活著,而是每七天重覆自殺,直到找到替身才有投胎的機會,甚至是在地獄受報。

現在我已經吃素並努力學習聖賢文化、改過自新,希望能積一點點功德迴向給所殺、所害的眾生,願牠們早生淨土,不再受苦。我以前不懂做人,也不明白宇宙人生真相,以為真是弱肉強食,活著要競爭、要掙錢。做人自私自利,越來越累,也看不清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另外我也體會到「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這真言,一個現代女性入了殺生的行業,使自己強烈地想自殺。

此外,殺生的行業真的不能做,報應非常慘烈。皮草公司的老闆在我未離職之前,夫妻之間已出現婚外情而鬧到離婚分家產。十幾年前老闆在內地有了二夫人。今年,終於被老闆娘發現了。老闆娘很痛苦、很憤怒,老闆看到不但不道歉,還動手動腳逼老闆娘跳樓,兩夫妻就這樣在公司裡大吵大鬧。我當時還不明白,老闆娘人又漂亮、又能幹,為什麼會家庭破裂,現在才明白是因果報應。

在此,我再次向我有意無意所殺害、傷害過的眾生懺悔,我的痛苦只是牠們的萬分之一也抵不上,我錯了也很後悔。這都是我的貪瞋癡慢、又未聞聖賢教育而造成的,我多麼希望自己從小就能學習聖賢教育,那麼就不會造作那麼多的罪業。我懇切盼望有緣看到的大德們不要遭受末學這種痛苦經歷,都能及時學習聖賢文化,為國家為社會創造幸福美滿的前景!末學在此向各位頂禮感恩!

懺悔後的轉變

通過學習中國傳統文化,自己的身口意都產生了良好的變化。現在的自己每天都會抽時間讀《弟子規》,聽協會老師講課,接受因果倫理道德的教育。發現自己學會了感恩父母的付出及身邊的一切,明白到做一個好學生、好子女是做人的根本基礎。人生有了明確光明的指導。父母也替我高興,說我比以前有禮貌,笑容多了。非常感激家人的鼓勵和淨空老教授的指引,我投身了護理老人的福利事業。現在的我在一間私人護老中心做保健員,主要負責執藥派藥的工作。得力於學習《弟子規》,與同事、長者們相處融洽,他們說我性情平和、很有禮貌。我感到很惶恐,這都是聖賢智慧的功勞。如果他們也學習,相信比我做得要好。讀經典生智慧,不生煩惱。這是真實的話語,每一次讀誦《弟子規》,都發現自己很多的不足之處。讀到「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想到最近因為自己手癢,常常抓傷自己的皮膚,讓母親擔憂,常叫我去看醫生,把皮膚看好。「對飲食,勿揀擇,食適可,勿過則」,想到自己吃愛好的東西,還是忍不住會吃多了,長期會對身體造成不好的影響。知過改過,自己才會有進步的空間。如果沒有遇到聖賢教誨,我不會知道自己還有那麼多可改善的空間;不會知道自己只要做到存好心、說好話、行好事、做好人,就是對父母最好的報答,對社會做出了不小的貢獻。因此,自己感覺到能做聖賢人的學生,自己是那麼無比的幸運。同時也必須勉勵自己一定要真幹真做,不要讓老師蒙羞了。

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

弟子 妙音居士 敬叩

【編後語】

蓮池大師在《竹窗隨筆》中說:「經言靴裘等物皆不應著,以其日與諸畜相親近也。夫此特著之身外,況食肉則入於身內乎!今人以犬豕牛羊鵝鴨魚鱉為食,終世不覺其非,何也?夫飲食入胃,遊溢精氣以歸於脾,其渣滓敗液出大小腸,而華腴乃滋培臟腑,增長肌肉,積而久之,舉身皆犬豕牛羊鵝鴨魚鱉之身也,父母所生之身,現生即異類矣,來生云乎哉?」吃肉飲血,剝皮拆骨,把牠們活生生地肢解,這是何等喪心病狂之事!若不及時改過,斷惡修善,定入「剝皮地獄」。墮此獄者,生前多以剝眾生皮為業。殺生者,常活剝其皮,噬其鮮肉,汲取其鮮血,或鞭撻凌虐眾生,令其皮綻肉開,死後一一墮落此獄受報。

在商業消費和物欲享受的刺激下,世界越來越少有人的氣味,人越來越不像人的樣子。華麗皮草的背後,全是腥風血雨。狐狸、貂鼠、兔子、海豹、水獺……不是被打死,就是活生生被扒皮,血淋淋的在哀號。買的人窮奢極欲,賣的人喪心病狂,人們越來越自私,人們也越來越自由。大家為所欲為,慘無人道。全世界每一年為了皮毛大衣圍巾手套坐墊等消費品,要殘殺動物三千多萬隻以上。進入殺生行業,雖做文員不是主謀,亦是幫兇,有意無意牽涉在內。此等惡緣,與自己過去所作之惡因交感,惡果便現前,種種凶災迅速而致。淨空上人在《了凡四訓講記》中開示:「改造命運的原理就在『緣』上,『因緣果報』。『因』是過去生中所造的,沒有法子改變,能改變的在『緣』。」皮草行業背後的真相實是令人髮指,人神共憤,殘忍至極處。被殘殺的善良動物,牠們的神識,又豈止是只對主謀而痛恨呢?其幫兇亦難辭其咎。故普勸世人,選擇行業要小心謹慎,切勿為了名聞利養而見殺隨喜,助其威勢,其惡果之可佈,從本篇懺悔者之真人真事便可得知。我們過去生中或多或少總有善因。過去的惡做得多不要怕,祇要今生不再做惡,惡緣斷了。雖然是少善,少善也會開花結果,所以一定要斷惡修善。加上至誠念佛,迴向慘死眾生,實是冥陽兩利,如意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