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什麼是好學 十五年的雜修盲練

綜合類

什麼是好學 十五年的雜修盲練 (慧 嚴)

今天至誠懺悔,沒有聽淨公恩師的話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導致一事無成,有辱師父之教誨,及護法的恩德。

學生一九九六年念博士班時,開始正式學佛,學佛第一年,參訪了幾位善知識。當時欣羨持戒精嚴、以苦為師的修行方式。所以每天拜佛、過午不食,念《十小咒》、《楞嚴咒》,還學放小蒙山,念《地藏經》、《阿彌陀經》、念佛。而不知修行是在修心,事相上很精進,但傲慢心、瞋恨心卻隨之增長。一年過了,身體相貌越變越差。

之後開始聽經,也聽雜了,聽黃念祖老居士宣講的《無量壽經》、也聽淨公恩師宣講的《金剛經》、《無量壽經》、《華嚴經》、《阿彌陀經疏鈔》、聽很多經,但都囫圇吞棗的聽,邊做學校功課邊聽經,這樣聽了三年經也就博士班畢業了。當時受用的一句話是淨公恩師宣講的《金剛經》:其中提到佛法很好,可惜年輕人發心弘法的人很少。學生因此發心以後就弘法利生,因為會賺錢的人很多,不少我一個人,可是佛法要是沒有人弘揚,那就麻煩了。因此跟先生商量,先生也很同意我的想法,他說你好好跟著師父學習,我護持你。

一九九九年師父在新加坡辦培訓班,因此一畢業就到新加坡學習。當時師父宣講《華嚴經》,聽了心生歡喜,心想以後就弘揚《華嚴經》。後來師父又宣講《無量壽經》、《感應篇》、《十善業道經》,我們學習兩年也一一都聽。當時大家學習《無量壽經》,所以練講《無量壽經》。學生組稿時,把師父所宣講的十次講稿都拿來參考,把師父講得好的,全部擷取下來當講稿。從早到晚很認真、很忙碌,上台練講同學說不錯,就洋洋得意,增長了傲慢心。心想師父所宣講的第十一次會更精彩,因此把第十一次宣講的精彩內容也都抄錄下來,師父第十次宣講的《無量壽經》都聽,都看,也看黃念祖老居士的《無量壽經大經解》及《無量壽經白話解》。學一部經也能如此搞花招,花了不少時間,自己以為是廣學,卻只是得到知識而已,而且搞得精疲力倦,不生法喜。師父講經中說:「你們在搞大雜燴。」學生總認為師父在說其他同學,不是在說我,心想我可用功了,把在學校學習的方法,拿來學佛,學校寫博士論文就是大量收集資料,收集少了,恐怕別人笑研究不夠徹底。所以寫講稿也是如此作法。搞大雜燴,搞佛學知識,而不自知還以為認真好學。其實是用心意識在學佛,時間體力就這樣浪費了,不是在修行。培訓班畢業已經是二零零一年了,煩惱習氣沒淡一分,反而有增無減。

記得二零零一年有ㄧ次淨公恩師要去澳洲,培訓班同學都到機場送行,在很遠的地方師父就叫著說:「你要好學。」非常大聲,當時以為師父在訓哪ㄧ位同學,回頭ㄧ看後面沒有人,那不就在說我嗎?內心ㄧ驚,師父接著叫我們坐在旁邊,開示了ㄧ些話。心想我可用功了,這兩年培訓天天都是分秒必爭,連出去玩的時間都沒有呢,可好學了,怎麼還說要好學呢!百思不解,也不敢問。就這樣子什麼是好學,在心中是個疑情。

二零零一年八月到澳洲淨宗學院學習,師父慈悲看到我們學佛多年不得利益,當時就把什麼是好學告訴了我們,只可惜自己業障深重聽不懂,沒真幹。師父開示我們要「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五年後作真菩薩。恩師開示說:「我把老師傳給我的方法告訴你們,就是重複,一遍一遍的重複,「一門深入,長時薰修」。 我要學《彌陀經》,我就專門念《彌陀經》、專門聽《彌陀經》。一遍一遍的聽。怎麼聽法?一天聽一個錄音帶。現在做成光碟,一個光碟是一小時,一天要聽八遍,重複的聽,聽八遍。需不需要研究討論?不需要。為什麼?一有研究討論,就把你戒定慧三學破壞了。沒有研究、沒有討論,你把你的精神意志完全集中,這就是修定。根性利的三年就開悟了,中等根性、次一點的,五年會開悟。假如你每天十個小時都在昏沉,那你就完了,你什麼都不能成就。研究討論,說句不好聽的話,是胡說八道。如果有兩、三個同學,同樣學一部經,就成立一個小組,每天在一起聽。一定要聽滿八個小時、聽八遍,第二天再換一片,一天聽一片,一片聽八個小時。萬緣放下了,你在那裡聽經,你是修戒、修定、修慧。那個「慧」是根本智,根本智是「無知」,「般若無知」。起作用的時候是「無所不知」。不起作用的時候是無知,無知是根本智,無所不知叫後得智。先有「根本」才有「後得」,後得是枝葉,你沒有根本,哪來的智慧?智慧從哪裡來?智慧從清淨心生來的、從禪定裡面生來的、從一心不亂裡頭生來的,你不在這裡用功夫,你就錯了,你的光陰統統是空過了,將來的前途是一片灰暗。我在錄影室講經,你們不能聽。如果你們一聽,你們的戒定慧三學全部被破壞了,你們只能專攻你自己的。我要學《十善業道經》,我一天到晚努力就在《十善業道經》,《華嚴經》不要聽,一聽《華嚴》,《十善業道經》破壞了。我教你們是好話,是真正成就你的。」而且要從根基學起。所以讓我們八小時念佛,八小時聽經。當時是從《了凡四訓》,二零零一年鳳凰衛視宣講的二十卷帶子聽起,可惜沒真幹,當時聽第二遍時就不專心了。一卷帶子重複聽八小時沒落實,所以得不到法喜。後來又練講《內典》、《感應篇》及《阿彌陀經要解》。師父說一部經,練講十遍。學《感應篇》組稿時只有一份稿,但自己還是摻雜其他註解,就是不老實,沒有一卷帶子重複聽八小時,真是吃大虧了,這就是不好學,自己不曉得,時光很快十年又過去了。只是得到知識,沒有得到智慧,真是應證了恩師的話:「你的光陰統統是空過了,將來的前途是一片灰暗」。直到二零一零年聽到劉素雲老師的報告,才知道錯了,劉老師用恩師的方法老實、聽話、真幹,成就了。自己才猛然回首,原來自己是嚴重的執著,自以為是,不聽話、不老實、沒真幹,因此繞了ㄧ大圈,撞得頭破血流,鼻青臉腫,不得受用,才願意回頭,也才明白不好學所付出的代價。學生能回頭也要感恩「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的懺悔班讓學生有機會經常發露懺悔,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這樣懺悔了ㄧ年,業障消除ㄧ些,才發現自己修行上的大問題。

後來發願一部《阿彌陀經要解》一卷重複聽八小時,一生專講《阿彌陀經要解》,師父說現在講的《無量壽經大經解》可以聽,因為這兩部經是同一部經,才試沒多久,體會到這個方法的殊勝是讓人消業障長智慧,效果殊勝。這十五年來體會業障深重,最重的就是不依教奉行,耽誤了自己的寶貴時間,及法身慧命,而且也沒給眾生做好榜樣。恩師感嘆的說:「澳洲淨宗學院成立十年,枇杷樹神成就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可是人沒有成就,人不如樹神啊!」真慚愧沒給師父增光,在此至誠向恩師頂禮懺悔,及護法菩薩們至誠懺悔,及給一切眾生懺悔,希望大家不要重蹈覆轍,這是人一生中最悲哀的事。非常感恩師父的慈悲教誨及護法菩薩們的護持,學生發願今生ㄧ定要成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來報答師長、父母、護法及大眾護持之恩。  

慚愧學生慧嚴至誠頂禮懺悔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

【編後語】

世出世間的學問,只有一個原則,就是專精,「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我們從小上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學了二十幾年,可是今天在生活上、工作上,百分之九十九是所學非所用,時間精力都浪費了。古大德同時不准學兩個科目,這是中國老祖宗幾千年的教學方法,一門學會了再學第二門。務必要學到變成自己的思想見解,變成自己的言論行為。

佛法是一門通達,一切法門都通達,不但是出世間法通達,世間法也通達。佛法所修學的是根本,就像大樹一樣,是找到它的根、找到它的本。所有一切枝葉都從根本生出來,只要抓到了根本,透徹了解根本,這一棵樹所有一切枝葉都通達了、都貫通。根本是什麼?大乘法常講的一念自性。這是宇宙的起源,萬事萬物生起的源頭,也是所有一切生命的根本,就是禪宗所說的明心見性,心性是根本。

「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世尊當年在世的弟子,十之八九都是用這個方法證果的。世尊弟子聽世尊說法,就如《大乘起信論》說的三個原則:「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用這個方法聽經可以得三昧,大徹大悟。大乘修學總綱領不出戒定慧三學,戒是守規矩,因戒得定因定開慧,開慧就是大徹大悟,明心見性,得先得定才能開悟。先修得定,定必須要專一。

三字經云:「教之道,貴以專」。為學之道,亦貴以專。唯專才能深獲實益,契入境界。佛陀古聖教學,均重「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專學一門即是持戒,不貪求諸多經論則為修定。久而久之,智慧通達,心性圓滿流露,自能「一經通,一切經通」,世出世法圓融無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