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女德至要 修身為本

綜合類

女德至要 修身為本 (定榮)

末學定榮,很感恩大家今天給末學這個機會在這裡懺悔,我今天要在殺、盜、淫、妄這幾方面來跟大家發露懺悔。

少時殺小動物

末學小時候住在舅舅家裡,由於是在農村,生活跟大自然很接近,所以常會接觸到一些小動物。

我記得小時候,我會拿著蒼蠅拍來打蒼蠅,打到蒼蠅後要交回學校,這些蒼蠅是用來幹什麼我也不知道。我只記得自己打蒼蠅的時候沒有一點憐惜之心,一拍打下去打中的話心裡就很歡喜,很得意。那時候一共打了多少蒼蠅自己也不知道。

除了打蒼蠅以外,那時候我們上廁所是上茅坑,茅坑裡面是有很多的蛆蟲。我從小就特別怕蟲,所以晚上上廁所的時候,如果有蛆蟲爬上來,我就會用蠟燭的蠟油滴在蛆蟲身上,活生生把牠燙死,把牠封在蠟裡面。現在想起才感覺到這是一個非常殘忍的酷刑。

殘忍殺魚

小時候也經常要幫忙家務,幫忙做飯。當時家裡環境不好,每天買菜的錢很少,由於魚的價錢比肉便宜,所以差不多每天都會買一條魚回家,自己殺了吃。殺的方法就是把用刀背在魚頭敲一下,把魚敲暈,然後就剖腹,有的時候刀切下去時,魚會痛得跳起來,自己很怕,就會用刀背在魚頭多敲幾下,等魚不動了再繼續下手。我也試過煮生魚,把魚敲暈後用熱水倒下去,要洗魚身上滑滑的東西。結果那魚被熱水燙下去的時候,就馬上跳起來,而且跳得很厲害。自己就用一個臉盆蓋在燙魚的水桶上,不讓牠跳出來。現在想起那個情形都覺得有點像電視上變態殺手,不顧受害者的苦苦哀求而麻木冷血的下毒手。自己當時的行為和這個又有什麼分別呢?

當護士的殺人陷阱

長大以後我當了護士,護士在一般大眾的心目中是白衣天使,是良善的化身,誰會想到當中會有殺人的陷阱在裡面呢!

我在當護士學生的時候,需要到不同的部門去實習,其中有十二個星期在婦科工作。婦科包括產前和產後兩個病房。有一次我在一個產前病房工作,一位婦女躺在床上,向我要一個便盤,她用完以後我去收回便盤,一拿出來心裡大嚇一跳,我看到裡面有一個小嬰兒,身體有一個手掌這麼大,已經成形了,皮膚很簿,帶一點粉紫色,它還在那裡一直動。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所以很緊張立刻報告給主管護士,主管護士看了一下,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這個婦女是來墮胎的,先前給她下了藥,現在胎兒排出來了。然後叫我等胎兒不動的時候,秤一下胎兒有多重,然後泡上化學藥水,把他送到化驗室。我把胎兒連便盤放在洗手間,看到他還有在動,看見他光光的濕濕的泡在便盤裡,我覺得他很冷,想給他蓋個毛巾,但是他那個情況又沒辦法給它蓋,只是心裡覺得很難受。後來等他沒動的時候,我就把他取出來,秤完重量以後泡上藥水送去化驗室。當時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心裡有一點震撼。後來又遇到幾次,就已經沒有感覺。而且當我有同學到婦科實習時,我就會跟她們說這個經歷,好像自己有見過世面似的,實在是非常的愚癡。

除了在婦科遇到這種情形,在手術房工作的時候,又遇到手術墮胎。每星期有一兩天是專做墮胎手術,一個下午排五、六個:有刮宮的,有真空抽出的。我看著醫生把儀器放到母親體內,然後一下就吸出一堆血肉模糊的東西,當時也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好像流水作業,一點也沒想到自己做了殺人的幫兇,犯了損子墮胎的重罪。

心臟病人護理不易

畢業以後,我就在心臟深切治療部門工作,當中也有幾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有一次有一個病人,從急症室送到手術室,做了心臟手術後上來加護病房。上來後我們要把他移到病床上,移過來以後接好儀器。我看到他身上的手術袍有血跡,並濕了一塊。我就想和同事一起幫他換件乾淨衣服,換衣服的時候需要轉動他的身體,結果他就出現心跳異常,需要急救,結果救不回來。本來他的手術是挺困難的,結果他的手術都能挨過去,卻因為我們幫他換衣服而導致這個結果。當時我內心感到很內疚。

再來有一天當夜班,急症室送了一位心臟病發的病人上來。他在急症室已經給了藥,上來後各方面的情況都很穩定,有一條點滴的針和一條尿管。心臟病人有的人上來的時候情況很差,也有很多人上來的時候情況很好,跟沒病一樣,病好以後身體情況也很好。但是不管是什麼情況,在病發的二十四小時內,其實情況是很不穩定的,有一些問題可能後續出現,所以需要加護照顧。這位男士上來後情況很好,但是他很不喜歡插著尿管,結果他動來動去,然後就把尿管弄出來了,尿管弄出來以後他就很安穩的睡著了。

他是睡著了,我心裡卻嘀咕起來,因為尿管是用來觀察他的出水量,以評估他的心臟功能,如果他睡醒後有小便,也能評估他的心臟功能。但是,我又怕如果他情況突變的話,到時沒有尿管,我要負上責任。所以,想來想去還是報告了當值醫生,當值醫生就說那幫他插回尿管吧!所以我就叫醒他幫他放尿管。放尿管的時候他顯得很難受,然後突然就出現心室異常跳動,需要急救。結果忙了一個晚上,最終也救不回來。

處理好他的事情後,已差不多天光了,我們每兩個小時要幫病人轉一轉身,因為幫他急救,其他的病人都沒照顧到,所以我們就去幫其他病人轉身。其中一個病人,我幫他拿開枕頭的時候,沒有用手扶著她的背放下來,就這樣把枕頭抽開,結果枕頭一抽開,她也出現了心室異常跳動,馬上又開始急救,一直急救到早班的同事回來。當時已經很疲累,自己心裡有一點愧疚感,但是還是覺得自己很倒楣,一個晚上兩次急救,累死了,卻沒有為這樣失去兩條人命感到惋惜。

在這裡我要向自己累劫今生所殺所害、所吃、所打、所罵的一切有緣眾生真誠懺悔。由於我過去沒有聞到佛法,不明道理,做出了傷害和殺害您們的事情,我在此真誠的向您們道歉。希望您們能夠一起來聽經念佛,放下冤結,早日脫離惡道,得生善道,得聞佛法,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一生不退成佛。

小時貪圖明星照片

小時候有時會偷爸爸的錢,偷的時候心裡很緊張,很怕爸爸醒來會發現,偷了以後心裡也很不安,所以沒有常偷。小時候很喜歡某個明星,經常搜集她的照片。由於家裡環境不好,所以沒錢買她的照片,因此就常在垃圾箱裡面,找一些人家丟棄的雜誌,然後把她的照片剪下來,貼在一個本子上。但是由於人家丟出來的雜誌也不是很多,所以我就開始從樓上到樓下,每家每戶去走,看到有誰家窗縫或是門口外面的走廊上放著雜誌的,我就把人家的雜誌拿走,然後回家去剪照片。

偷工作場所的物品

小時候跟媽媽到製衣廠去做工,主要做的是牛仔褲。有的時候工廠的女工會把衣服塞在自己衣服裡面帶回家去,自己也試過跟著大家一起這樣做。

在醫院工作的時候,很自然的就會把自己需要用的東西帶回家,包括出門要帶的一些常用藥、止痛藥膏、生理鹽水、藥水膠布等等。真的把醫院當成是自己的家,要什麼就在裡面拿,需要一些特別藥物時就請醫生處方,然後又有時候自己抽血在醫院驗。基本上從上到下都是這種風氣,形成了一種文化,根本沒有把這些跟偷盜聯想在一起。

少時手淫 臉上生斑

自己小時候在舅舅家住,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學會手淫。當時沒有淫慾之心,也沒有羞恥心,只是一種習慣。後來到香港後,我家人發現我臉上長出了這些黑斑,當時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現在我回想起來可能是與當時開始手淫有關。

未婚同居 不怕地獄怕短命

然後我還有邪淫。我在和我同修結婚以前,我們已經住在一起,那是我已經學佛以後的事情。所以我知道自己的罪業是不可思量,罪無可恕,因為我不止自己犯了過錯要受果報,我也對佛教帶來了負面的影響,我這個肯定是無間地獄的果報。但是心裡好像不是特別害怕,到學《太上感應篇》聽到邪淫被奪紀算、被削福德的果報,才真正生起了恐懼之心。可能是因為這種果報比較切身,比較真實,所以害怕,反而地獄果報比較遙遠,所以比較不怕,您看這是多麼愚癡,多麼剛強難化!

淫念可怕

另外我有更重的罪業,就是曾經喜歡上出家人,自己心裡知道不對,但是念頭就是不自覺的生起來。這可能是多生習氣,還好最終還是能管住自己。但是這個念頭上的罪惡自己想起來都感到非常的可怕。

小時候因為父母沒時間管我們,自己又沒有什麼朋友,生活圈子很小,所以就喜歡發白日夢,幻想自己生活在不同的地方和年代,扮演不同的角色,有時候會幻想自己是電視或小說的角色,有時候會自己幻想一些愛情故事,用這些幻想來平衡現實生活的不足,但卻不知道這些都是妄念,雖然沒有實際的行為,但卻用意念造作了無量無邊的罪業。

昧良心說謊

我很多時候為了保護自己都會不自覺地說謊,雖然看上去都是無傷大雅的話,但是卻愧對自己的良心。我的上一份工作,老闆是很偏激的人,執著也很重。每天公司開會都是一開好幾個小時,每次開會都是他一個人在說話,在宣洩他心中的各種情緒,很多時候都會罵人。當時我們幾十個人開會,都是默默的聽,然後他有時候會問人他說的是不是,對不對,大家為了避免會議開得更長,為了避免剌激他,如果無傷大雅的話都會順著他說:「是!」很多做法大家不認同,但是都會由他去做,但是心裡卻有很強的對立情緒,覺得很煩;有的時候會因為他說的話而感到很生氣,也感到一個人的妄想執著可以去到這種地步,好像一個深淵無窮無盡,感到非常可怕。又感到他被這種情緒操縱著幾十年,都放不下心結,感到很可憐,每次開會都會有這些複雜的情緒被引發出來。

我在公司工作的六年期間,公司一直在擴充,所以那段時間都在裝修,沒有停過,而且常常改來改去。到現在,我知道公司還是不斷在進行工程,大家都不敢違逆上命,但是由於這樣浪費了多少的錢財。另外當時公司每年都會加很多次工資,有的人一年裡面可以加一倍工資,每年年底老闆要分花紅,那個金額也是非常可觀。當時我都有負責這些事情,很多時候看到老闆亂加工資和亂發錢,我們會略為勸阻,如果他不聽,我們就沒再往下說。但是,看著公司的錢像倒水一樣地倒出去,心裡很難受。而且,當時公司還沒開始賺錢,開始擴充的時候,用物業抵押來做工程,不知不覺借貸超過了一億。試過幾次公司沒錢,老闆知道沒錢,就越發錢出去,因為他要用這個做法來安定人心。後來公司有一個住宅區賣出去,回了一些錢,大家才心安了一點。但是,想到這些錢又將被毫無意義地花掉,感覺到好像沒有前路一樣。現在回想起來很慚愧,因為老闆對我非常的信任,他做任何事情前,很多時候都會打電話給我和幾位主要同事,分析一番然後才去做。自己當時選擇了明哲保身的方法,沒有盡自己的職責說出真正的想法和看法,沒有把公司推上正道。而且,很多時候對老闆充滿了怨氣,同事們背後都是在一起說他的不是。我們很多時不再認真做事,因為做好了又馬上會改,或是做出來了沒用。當時大家的感覺好像整個公司是他的超級玩具,大家都在陪著他玩。現在回想當時自己的情形,犯了《太上感應篇》很多條,包括——「是非不當,口是心非,諂上希旨,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賞及非義,刑及無辜,棄法受賂,以直為曲,以曲為直,知過不改,知善不為,耗人貨財,助人為非,敗人苗稼,勞擾眾生,貪冒於財,欺罔其上,作為無益,懷挾外心……」

報應絲毫不爽 感到隨時身亡

由於以上所犯的這些過失,自己當時身體很差,背酸無力,好像支撐不起自己。經常覺得需要躺下來或靠著背,頭腦很不清楚,常覺得混混噩噩。我當時覺得我自己隨時會在街上暈倒,隨時會突然死亡。

體會到了境隨心轉

後來知道某道堂在香港有診所,我就去看了,開始吃藥。再加上有一位少林法師教了我一套呼吸的方法,我就每天走在路上便做,上班開會時間很長,幾個小時我也做,也因為這樣,開會時沒有再理會老闆說些什麼,不再有對抗的心態,只是專心在呼吸上,我一邊呼吸一邊念佛,身體就這樣好了起來。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感受到自己放下心裡的對立時,開會的情形好像也有改善,老闆的態度也好像變了,我才真正的體驗到境隨心轉這個道理。

懺悔未帶好影響 感恩公司知遇恩

以前在公司,我常覺得自己做得很好,好像很多人都不負責任,自己一直到處在救火。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自己犯了這麼多過錯而不自知,而且當時的同事們對我都非常尊重和忍讓。

自己其實不是商科出身,在這個職位上其實是名不符實,而且學佛不深,不懂得把傳統文化在公司裡帶動,沒有做出一個好的影響、好的帶動,自己覺得有愧於心。

現在回想也是當時的環境成就了我,因為很多的考驗,把自己訓練成對一切都沒那麼執著,對一切都比較容易放得下。

所以我在這裡向以前的老闆和一起工作的所有人員,在此深深的懺悔,我沒有把公司帶好,非常的對不起大家。我也非常的感恩大家在這幾年給我的示現,對我的愛護和幫助,我希望以後有機會可以在傳統教育方面回饋給公司。

我走的時候老闆給了我一筆錢,我當時發願要用這些錢來護持佛法,以後我在佛門所做的一切事情,背後都有著舊公司給我的護持,我所有的一切功德都迴向給他們,只有這樣才能報答公司對我的知遇之恩和培養的恩德。

懺悔後的轉變

末學感覺遂漸比以前更加能反省到自己的錯誤,從前犯了過錯都很麻木,現在開始有感覺,會想到是自己有問題,不是對方有問題。也較會在一些共修時段發露自己的過失,是自己做得不夠好,不能怨人。

現在末學都會把握住時間,儘量力行師父上人教我們的功課。因為末學事務繁多,真的很難做到百分之一百,但都會抽出一點一滴時間來努力,例如在晚齋前先去拜佛,再用飯,以前都是較懶散,不會勉強去抽時間做功課。

現在聽了師父上人讚嘆的大德老師們講課之後,在自己做人方面都覺得有很大收益,遇到問題時都容易想到他們的教導,越來越容易掌握自己的情緒,能較心平氣和去做事。真的很感恩師父上人、各位大德護法、老師們。

【編後語】

印光大師開示:「三業者,一身業,有三,即殺生、偷盜、邪婬。此三種事,罪業極重。學佛之人,當喫素,愛惜生命。凡是動物,皆知疼痛,皆貪生怕死,不可殺害。若殺而食之,則結一殺業,來生後世,必受彼殺。二偷盜,凡他人之物,不可不與而取。偷輕物,則喪己人格。偷重物,則害人身命。偷盜人物,似得便宜,折己福壽,失己命中所應得者,比所偷多許多倍。若用計取,若以勢脅取,若為人管理作弊取,皆名偷盜。偷盜之人,必生浪蕩之子,廉潔之士,必生賢善之子,此天理一定之因果也。三邪婬,凡非自己妻妾,無論良賤,均不可與彼行婬。行邪婬者,是壞亂人倫,即是以人身行畜生事。現生已成畜生,來生便做畜生了。世人以女子偷人為恥,不知男子邪婬,也與女子一樣。邪婬之人,必生不貞潔之兒女。誰願自己兒女不貞潔。自己既以此事行之於前,兒女稟自己之氣分,決難正而不邪。……妄言者,說話不真實。話既不真實,心亦不真實,其失人格也,大矣。」大師苦口婆心,循循善誘,世人為己為人,定當以修身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