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真懺不復造 誓脫衆塵勞

綜合類

真懺不復造 誓脫眾塵勞 (絕 塵)

阿彌陀佛!弟子想以切身經歷,喚起世人的慈悲心。

罪女名叫絕塵,曾經愚癡顛倒,造下淫業、及由此造下嚴重殺業──殺子墮胎。我向諸佛菩薩、被我殺害的故兒發露懺悔,並勸導人們引以爲戒,遠離邪淫和殺業。

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工作。過了些時間,同事給我介紹了一個男友,但是父母極力反對我們往來。我卻覺得非此人不嫁,發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每當男友來我家探望我的父母,父母都避而不見,讓我在中間非常尷尬。那時的我情執深重到了極點,盲目到無視親情的地步,甚至認爲父母在阻礙我選擇幸福的權利,於是和父母激烈衝突、頂撞,惡言相向,母親氣得流淚,我卻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如今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如此的大逆不孝,當年的我愚癡覆心到了無法理喻!那段時間,我令父母操碎了心,對雙親不敬不順,拋棄了最基本的禮義廉恥、倫理道德,做出苟且之事,未婚先孕、繼而兩次墮胎,造下罪大惡極的淫業、殺業。往後的日子裡,我的世界變得陰鬱、灰暗,像一座陰森森的城堡,裡面住著一顆憂鬱、扭曲的心,唯一通往外界的大門也被永遠封閉。人前的我戴著快樂的面具,獨自一人的時候,我時常默默流淚。不堪回首的往事,如沉重的桎梏,把我壓得幾乎窒息、生不如死。曾經,我會一個人在水邊呆坐一整天,滿腦子幻想自己死亡的樣子,然後,莫名地哭泣,臉上的淚水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在陡峭的山道,我會計算騰空跳下後著地的時間;夜深人靜時,我在腦子裡演練如何同時割破全身的幾處大動脈、讓血液以最快的速度流乾……

自始自終,我一直夾在父母和男友之間,父母堅決反對我們結婚,我和男友也始終不敢擅自領取結婚證,直到再也承受不起身心的疲憊,兩人終於分手。這場讓多方受傷的浩劫結束了,我恍然發現,情執本是夢幻泡影,緣來緣去一場空,一切如鏡花水月,煩惱本虛妄,我卻自尋之。如果我能早些時間聞到佛法,就不會造下可怕的罪業。諸位列祖列宗、爸爸媽媽,絕塵錯了,因爲自己的不孝讓祖先蒙羞,絕塵發誓不再造作不孝和淫殺的惡業。同時,我用自己的經歷、發自肺腑勸導一切男孩、女孩們,雖然當前全世界崇尚自由開放,可是做爲炎黃子孫的後人,一定要謹遵老祖先的古訓和傳統倫理道德觀念、深信因果,潔身自愛。真正愛一個人,是彼此爲對方守禮、守節,把最珍貴的一刻留在婚後。如果已犯邪淫的人們,請即刻回頭,懺悔後不再造,改過自新,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影響和感化身邊的親人朋友。

下面我要懺悔殺子墮胎的罪業。曾經我錯誤地認爲,胎兒由細胞發育而成,只是細胞的集合體,並無知覺,我甚至愚昧地認爲胎兒還不算人體,絲毫不懂得尊重他們,更何談珍惜他們的生命!淫殺緊密相連,因爲自己的淫欲心,造下淫業,由此又造作墮胎的殺業,皆出於自己的愚癡無知、自私自利。那時我對墮胎沒有慚愧心,根本認識不到我殺生、殺人。後來,也就是我初學佛的時候,聽到一位善知識講到嬰靈的報復,我當即被嚇出一身冷汗!可是我抱著僥幸、鬼鬼祟祟的心理,想走捷徑超渡以解決事情,甚至帶有非常自私的惡念:「離我遠點兒,別來找麻煩」,沒有一絲慈悲心!可惡之極!

隨著逐漸深入經教、聆聽恩師空老法師講經說法、不捨一人的諄諄教誨,我徹底醒悟過來,明白了自己曾經造下極重的殺業,從內心裡終於生起對兩位故兒的慚愧心、懺悔心,我跪在佛菩薩面前、在大衆面前發露懺悔時泣不成聲、揪心不已。回顧這些年來,可憐的孩子都遭遇了什麽!被墮胎時他們的身心經歷著無法言喻的苦難,他們被我遺棄時恐懼萬狀、被迫離開唯一的棲身之所–媽媽的子宮,而且是用極其殘忍的方式 --身體被肢解得支離破碎,接著,他們或許被倒入厠所、或許被扔在某個垃圾堆,可我當時卻頭也不回地絕塵而去……想像以下情景:不打麻藥,我們被剪刀剪破皮肉,被利器鑿斷骨頭,活生生被剝皮或者胳膊、腿腳被從身體上一塊塊撕扯下來……想著都痛,何況親身嘗試,可是被墮的胎兒就是經歷了上述令人發怵、血淋淋的屠殺、求告無門的酷刑!我做下傷天害理的缺德事,殺死自己的骨肉,他們被我傷害、剝奪了生命,甚至我曾經還心生嫌棄,我的良心何在!人性何在!影必隨形,回響隨聲,業因果報,亦復如是。就算兩位故兒怨恨我、報復我,也是我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本來,他們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樣,擁有充滿關愛的童年,卻因為我的拋棄無法來到人間。經年累月,可憐的孩子無人疼無人愛,四處流浪,無衣無食,挨餓受凍,也沒有擋風遮雨的地方,他們體無完膚、哀怨地不停呼喚我、找尋我,哪怕得到一點點的疼惜,曾經在夢裡有一個虛弱的聲音哭喊:「媽媽,你就看我一眼吧。」一隻幼獸獨自在曠野裡無法存活,流浪動物難逃病苦死亡的威脅,這是我們肉眼所能看見的,那麽,還有肉眼無法看見的維次空間呢?嬰靈們所處的悲慘境遇,遠非人們所能想像!

可憐的孩子啊,媽媽錯了,向你們懺悔道歉,媽媽對不起你們,不該如此慘絕人寰地遺棄你們,剝奪你們得人身的機會,讓你們遭受種種苦難、生活在怨恨恐怖裡。媽媽學佛以後,知道極樂世界的殊勝真實不虛,求生淨土才能了脫生死、永遠脫離輪迴之苦,媽媽在這裡勸導你們和媽媽一起誦經、聽老法師講經、念佛、拜佛,媽媽惟願你們不再遍體鱗傷地漂泊、不再遭受恐怖孤獨和無法忍受的苦痛。媽媽請求你們原諒,放下怨恨,好好念佛,發願求生淨土,我們一起回家,極樂世界才是我們的家!我們以後可以回來救度許許多多等待救助的小朋友和其他苦難衆生。

我懇切勸導各位將要墮胎的女性朋友,請你們設身處地爲腹中的胎兒著想,唯一能夠保護他們的只有媽媽,媽媽就是胎兒的觀世音菩薩,請慈悲地接受這個有緣的生命,關心疼愛他們,克服萬難、創造一切條件讓他們降臨人世,並悉心哺育他們長大;已經墮胎的女性朋友,一定要用真誠心向自己未出生的親生骨肉懺悔認錯,發誓後不再造,同時爲那些飽受劫難的故兒們,盡全力做功德並迴向給他們、相續念佛,用佛陀教導的方法、依教奉行,勸導可憐的嬰靈求生淨土,這個過程需要相當的時間和真心、耐心。得人身的機會非常稀有,爲了這一刻,嬰靈們不知要等多久,如果不用悲心、愛心去感動,怨恨難以化解和平息,因爲他們受到的傷害實在太深太深。菩薩畏因,眾生畏果,最究竟的方法還是從根本上斬斷惡因,才不會造下惡業;心惡則趣惡,當我們把自己的心轉換成阿彌陀佛的心,「阿彌陀佛即是我心、我心即是阿彌陀佛」,就能脫離惡趣。我們現在遇到了淨土、遇到了慈悲的空老法師,一定要珍惜和把握這個稀有難逢的殊勝機緣,恪守師訓,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斷惡修善。

上臺發露懺悔的功效很奇妙,讓我終於能夠把內心沉重的往事逐漸挖掘出來,似乎背後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支撐我、給我鼓勵和信心,使自己得以一點點洗濯垢污、悔過認錯。我感覺到身心前所未有的寧靜、安詳,胸口不再沉悶,精神體力和睡眠質量有所改善。焦慮、心懷驚怖、煩躁的負面情緒減輕許多,家庭氛圍更是宜家宜室、和睦融洽,工作效率也提高不少。總之,我整個人變輕鬆了。除了上臺發露懺悔讓自己敞開心扉,書寫懺悔文稿,又是繼臺上懺悔後的延伸、再度剖析自己,相當於自己再次進行深度懺悔。

阿彌陀佛!感恩諸佛菩薩、感恩尊敬的恩師空老法師苦心誨諭,讓弟子不再顛倒。弟子再次向兩位故兒懺悔道歉、請求諸佛菩薩慈悲加持,讓我們彼此解怨釋結,願弟子的兩位故兒永脫苦海、求生極樂。感恩!

絕塵 居士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編後語】

在《佛說孝子經》中說:「親之生子,懷之十月,身為重病。臨生之日,母危父怖,其情難言。既生之後,推燥臥濕;精誠之至,血化為乳;摩拭澡浴,衣食教詔;禮賂師友,奉貢君長。子顏和悅,親亦欣豫;子設慘慼,親心焦枯。」世上有誰是如此傾盡心血來照顧我們呢?只有父母雙親。他們眼中兒女永遠是自己身體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縱然我們走到天涯海角,父母都是朝思暮想的祝福我們,身為兒女的又怎可不生恭敬、應對無禮、不孝不順呢?

邪淫之心一起,毫無廉恥、敗壞倫常、大傷風化、大損陰德之事莫不從此而生。現今社會,諸多男女,邪淫之後,濫殺骨肉,視同如廁,不知此等罪惡,必感當來極苦之報應,現生數逢不吉,死後更墮地獄,受苦無量。《安士全書》中訓示:「邪淫之事,世人犯者甚多,雖一時不見惡報,然冥冥之中,有默消其福者,有陰奪其算者,有削去其科名者,有死於蛇虎、刀兵、官非水旱者,更有自身暫脫而報於子孫,今世未償而酬於來世者。」《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中說:「汝子在胎,人形具足,在生熟二藏,猶如地獄,兩石壓身,母若熱食,如熱地獄,母餐冷食,如冷地獄,終日苦痛,在無明中。汝更惡心,固服毒藥,汝此惡業,自墮阿鼻,地獄罪人是汝儔侶。」須知胎胞亦同常人,同有生命,同有冷暖苦痛等知覺,怎能因一己之私欲而任意殘殺,令其遭受「五馬分屍」之慘痛呢?

誠如周安士先生教誡:「普勸世人,早自覺知,生大恐怖,發大羞慚,起大勇猛於佛菩薩前,一一懺悔,則罪從心起,還從心滅,積德既久,自可挽回。若欲超出三界,又當發菩薩誓願,願未來世度盡一切眾生,所有淫業罪報,盡行救拔,使彼蓮花化生,不由胎獄,則不惟惡業消除,抑且獲福無量。」果真誠能如此,則「脫眾塵勞」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