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一個十三歲女孩的懺悔

五毒類 (貪瞋癡慢疑)

一個十三歲女孩的懺悔 (張露雯)

人的一生不可能不犯錯誤,但是只要懺悔了、改過了,就還有救。

——題記

「人之初,性本善」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由於是孩子,受到的污染少,習氣相對來說就應該少一些,心地就應該善良一些。實在是慚愧,雖然我還小,才十幾歲,可是就沒有了孩子應該具有的天真無邪,善良單純,反而嫉妒心、怨恨心特別強。

最初的錯誤——反感、怨恨

我是家裡最大的孩子,家人特別疼我。可是自從有了弟弟後,大家變得更寵他。因為弟弟很挑食,只吃幾樣菜,每次吃飯都給他燒他愛吃的。他就把那一盤菜端到自己前面。剛開始大家也都說他不要那麼自私,要大家一起吃。可是他不聽,漸漸地就沒人說他了。

該上幼兒園了,有時候我哭鬧著不肯去。家人卻連說帶騙的把我拉到幼兒園。隔年,弟弟也該上幼兒園了,爸爸媽媽把他帶到我上的那個幼兒園去上小班。他又哭又鬧,把兩隻鞋子都給蹬飛了、書包也不要,就說不要上學。沒辦法,爸爸媽媽只好帶他回去。我上到大班時,他終於肯上學了,但是他在的那個幼兒園,一天什麼都不用幹,就是玩。除了晚飯回家吃以外,早飯午飯和點心全在學校吃。操場很大,是個遊樂園,而且學費一年要一萬多。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討厭弟弟、嫉妒弟弟。才五、六歲的我就想:「爲什麼他想上學就可以晚一年上,我就不可以?爲什麼他上的那個幼兒園那麼華麗、那麼好,我的就不是?」我不僅討厭弟弟,還討厭所有疼他的人。

聽說我生下來沒多久,媽媽就去賺錢,把我給了一個保姆帶,到兩、三歲的時候又把我帶了回來。這些事情我已經沒有印象了,我只記得回來之後,我就是三天一小病,七天一大病的,還天天咳嗽。大了之後,有一次,無意中我聽到有人說,我天天咳嗽是因為那個保姆沒有照顧好我。她同時要照顧好多孩子,那個房子又有些潮,小孩子小的時候上廁所,是想上就上的,我就尿在了床上,保姆也不知道。過了幾天,她才發現有些潮,才給我換了床單。所以我從小就沒有照顧好,住在潮濕的地方,導致我氣管不好,經常咳嗽。我一聽,當時那個氣啊!就想罵人,因為咳嗽實在是太痛苦了,晚上都睡不著覺。後來,聽說帶我的那個阿姨想來看看我,我死活不肯,我心裡想:「你是不是覺得害我還不夠慘,想把我害死才甘心啊?不把我整死你不甘心是吧?」當時我連十歲都還沒到,那個怨恨心就特別強。

重感關愛

自從爸爸媽媽生了弟弟以後,我第一次感到他們還是很關心我、很愛我的。是因為有一次我生病,因為好像是發燒吧,再加上咳嗽很嚴重,他們一回家就趕緊把我送去醫院。晚上十點多了,我躺在床上打吊針,渾身上下都沒力氣,也因為吃不下,所以又餓又累。爸爸幫我去辦理那些雜七雜八的手續,一會兒拿藥,一會拿病歷本。媽媽就守在我身邊,問我想吃什麼。我說我想吃草莓,而那時草莓已經很少,甚至沒有了。就算有,也要很貴。媽媽卻想都不想就說:「好,你先在這裡睡一覺,醒來媽媽就買來了。」說完,就跑了出去。爸爸媽媽是美容理髮的,一天到晚站著。吃中午飯時,才吃了幾口,接到電話說顧客指明要他們去剪,他們放下碗就出去了,因為他們在那裡是有名的高級理髮師。好幾次我說:「你們每次被人叫去了,午飯就吃不了、或者冷了,讓別人等一下或者讓員工剪嘛。」爸爸媽媽是老實人,說:「人家指明了,就出去,不要讓人家高高興興地來,垂頭喪氣地走,這樣賺來的錢,不夠踏實。」所以,他們晚上幾乎都累得不行,還跑出去為我買草莓。當時只覺得又高興又難過。過了好久,媽媽回來了,手拎著一大袋草莓和香蕉、蘋果、梨。眼睛裡佈滿了血絲,滿臉的疲憊。我吃著草莓,邊問媽媽:「現在還有草莓?貴不貴啊?」媽媽楞了一下說:「不貴不貴,你快吃,吃完我再去買。」我把草莓遞給媽媽,讓她也吃,她卻說不愛吃。說著說著她就趴在床邊睡著了。

當時我就想:「媽媽明明是愛吃草莓的,爲什麼說不愛吃啊?」後來,看見媽媽的口袋裡有張單子,是買水果的發票。已經不記得是多少了,只記得草莓很貴很貴,貴到媽媽自己捨不得吃,卻願意毫不猶豫地買來給女兒吃。鼻子酸酸的,心裡難過的像什麼東西在翻滾,很難過很難過。之前還那麼不懂事,因為他們疼愛弟弟而討厭他們。那時我明白了,只要是他們的孩子,他們都很喜歡,都很疼愛;只要是他們的孩子,無論哪一個病了,他們都會關心、著急;只要是他們的孩子,無論失去了哪一個都不行。

心生慚愧

又過了一兩年,我和弟弟都大些了,大概是我上一、二年級的時候,媽媽送我們去學畫畫。又一次上完課,我們在門口等媽媽來接,那天下雨,可地上正好有支冰棒。他就想跑過來去撿來吃,我本能地說:「不能吃,太髒了。」他卻已經吃了一口,我把那隻冰棒給扔了,說:「別人都扔掉的,你還吃,吃生病了怎麼辦?」他也不支聲。

那天下午,我回家,弟弟就跑過來說:「姐姐吃草莓。」我一看盤子裡只有三個。我全吃完了就說:「其他的你全吃完了?只給我三個,真是的。」說完,他還嘿嘿地笑一下就走了,我當時可生氣了。大姑媽走過來說:「你弟弟太乖了,今天有個人買了草莓,袋子破了,一路上掉了五個。他就和那個阿姨說袋子破了,路上掉了幾個。那人說路上的不要了。你弟弟覺得浪費,就撿回來,洗乾淨了留著。有兩個摔爛了,一洗就稀了,他就把那兩個吃了。說三個好的要留給姐姐,姐姐很愛吃。」我一聽,呆住了。我那麼討厭的弟弟居然能這樣做,那麼為人著想,那麼乖。難怪別人喜歡他、疼他。當時我就哭了,我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壞呢?盡把人往壞處想,人家明明很好,偏把人家想的那麼惹人討厭,自己才是最壞的那一個。自己對別人不好,別人還那麼用心地為自己想。像我這麼小氣的人,別人對我不好也是應該的。現在想起來,真的很難過、很慚愧,連弟弟都不如。都說長子如父、長女如母,父母經常不在家,整天早出晚歸的,我應該幫父母好好照顧好弟弟才是。可我,不僅不照顧他,反而討厭他,嫉妒他,實在是不孝。

良好的教育

小時候,我和弟弟很關心爸爸媽媽。

因為他們整天早出晚歸的,我們又住在一個房間,所以我們起床都要靜悄悄的,不敢出一點聲音。怕吵醒爸爸媽媽,然後我就自己一個人去外面買五角錢的東西吃,自己坐兩元錢的車去上學。一天才用幾元錢,從小媽媽就不給我們零花錢,雖然她的學歷不高,但是外公從小就教她們做人。

外公很有智慧,他的眼睛雖然瞎了,但是他教育我們這些子孫說:「不識字沒事,頂多不會看書、寫字。但人要是做不好了,這一輩子都會沒出息,都會被人看不起。」所以媽媽這一輩的人都按照外公說的話來教育我們。

因為那時,同齡人的父母多多少少會給孩子五元、十元當零花錢,讓孩子買些零食什麼的,怕在學校餓了。媽媽就不同,她就是不給,我問她:「爲什麼別的同學都有錢,你就不給我用?」媽媽卻說:「錢給你拿去了,我又不知道你拿去幹什麼。你現在還不能分辨好壞,拿去不小心做了壞事,也不知道。就算買東西吃也不可以,在家裡吃飽了就行了,真要餓一頓也不會怎麼樣。那些錢拿去給窮人,還有些用,吃到肚子裡要是生病了,還不划算。」而且,只要我們每次出去買東西,媽媽只要看到窮人,就會把準備買東西的錢大部份都給他們,我就說「不要給那麼多啊,人家都是幾塊錢幾塊錢地給,就你那麼大方,幾十幾十地給!」媽媽總是說:「東西可以以後再買,他們是吃都吃不飽啊!人要有愛心!」我當時不理解媽媽的話,就是想著:「媽媽的思想怎麼那麼怪啊?人家家裡都是想自己的子女吃飽穿好,怎麼讓孩子高興,媽媽就那麼多『歪』道理,太煩了。」

有一次,我出校門,因為放學的人太多的緣故,前面一個哥哥掉了十元錢,我正想叫他,就沒人影了。於是我的私心一起來,便想用這些錢去買東西吃。我瞭望四周,媽媽應該還沒有來,我就一轉身溜進了小賣部裡,買了幾樣零食,便吃了起來。忽然,我聽到有人在惡狠狠地叫我,我一聽是媽媽的聲音,就趕緊把零食扔進包裡。可是,媽媽已經看到了我不聽她的話,在偷吃垃圾食品,而且是辣的。因為我只要一吃冰的、甜的和辣的就會咳嗽,少則幾星期,多則幾個月,經常一晚上害得他們睡不著覺。我想:「完了,火山不會要在這種地方爆發吧?」剛想完,我的預感就靈驗了,她就真的在學校門口打起我來!

好多人都在看著,我覺得很難堪,很沒面子,就想跑掉。媽媽一把抓住我問到:「以後還敢不敢啦?」我邊哭邊搖頭。由於我自尊心很強,回到家,就和媽媽鬧彆扭。媽媽看出來了,就說:「這次讓你長點記性,下次就不敢了。」直到現在我才意識到,爲什麼那個時候不為媽媽想想呢?自己難堪,媽媽又何嘗不是?媽媽寧願自己和孩子難堪,也要教育孩子。

《弟子規》說:「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物雖小,勿私藏。茍私藏,親心傷。」「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這樣一個有過失的行為,我違反了多少條《弟子規》啊!

心理的扭曲

後來我和弟弟都長大了,他也讀小學了,我們的習氣也更重了。我從三年級就和弟弟到雲南來讀書,因為一家人都在這邊,而且外婆也比較喜歡這裡的氣候。只剩下爸爸媽媽在老家處理一些事情,一年後會過來,所以就由大姨帶著我們。

在我看來,大姨則是在全家人中最寵弟弟的。弟弟有時不想洗澡,大姨就說洗一次十元。隨著家人的寵愛和外邊習氣的污染,弟弟變得很自大,從小叫我就只叫名字。有時候他打我,大姨就會說:「他還小,你是姐姐,讓著他點。」但是我本身的習氣也不比他少,真的很慚愧,那時我的怨恨心又起來了,還變本加厲,我的心理也逐漸地開始扭曲。真的,那時我的心就是像蛇蠍一樣惡毒。我那時候是——

看到那些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白白嫩嫩的嬰兒,就想用手掐死他們。

看到比我漂亮的人,就想用刀子在她們的臉上劃來劃去,讓她們破相。

有時,看到弟弟做得實在過分了,我還想用菜刀把他殺了。

當時我的這個心態真的是扭曲到極點了,像紙一樣,扭曲過度了,就會斷掉。好幾次,我都快做出來了,但又被自己的正念給壓下去。現在我知道爲什麼了,因為我們全家人都信佛,即使有的人就是不太相信,他們也不反對。

小時候我們家就是天天放大悲咒。我是聽著大悲咒起床,聽著大悲咒睡覺的。家人也都念經拜佛,所以我現在真的很感恩他們,因為他們念經拜佛,讓我沒有犯下彌天大錯,沒有下地獄,還能讓我從小就接觸佛法,真的是非常感恩。

我想讓別人破相的這個念頭,很大一部份原因呢,是從電視上看到的。所以現在的電視、電腦,真的有很多不好的東西,而且像我這種特別沒有智慧、沒有福報,怨恨心、嫉妒心又特別強的人,就會學到那些不好的東西,看過就會有印象了。從小學六年級以前,整整三年,我一次都沒有正眼看過別人,都是斜眼看人,包括對家人也是。怨恨心特別強。我也覺得自己那個時候長得特別不好,像那樣的心態,那個水結晶自然就醜陋不堪了,人又怎麼會好看呢?人這一生長得好,是因為上輩子有福報。很慚愧,我怎麼還會起不好的念頭,甚至想害別人,真的特別慚愧。我原來一直不敢把這幾個不好的念頭告訴別人,我怕別人知道了我是一個這麼惡毒的人,就不理我了,所以一直藏在心裡不敢說。

直到有一次在家裡聽了淨空老法師講經,老人家談到懺悔,我很慚愧,就心潮澎湃地說了出來。當時爸爸媽媽、二姨都在,她們一聽,晚上都沒睡覺,就是想不通。看著那麼懂事的孩子,心裡居然會這麼毒,所以睡都睡不安穩。我真的很不孝順,父母那麼信任自己,覺得自己懂事,可自己還有那麼多不孝的想法。「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不僅沒有照顧好弟弟,還有極惡的念頭,可悲的是我父母還覺得女兒做得很好,更是大不孝了。還讓父母聽了這些,晚上都睡不著,在為自己操心、擔心,讓他們擔驚受怕。弟弟妹妹不好,是因為自己沒有帶好他們,沒有做個好榜樣,沒有盡到一個姐姐應該盡到的本分。

很奇怪,自從說了第一次後,就像心裡的一塊大石頭就著地了,很安心。說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敢於說出來了,敢懺悔了。而且,從那次之後,雖然那些不好的念頭還會出現,但是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到最後,看見那些嬰兒還是會想弄死他們。因為當初我是覺得嬰兒的皮膚特別細膩、滑潤。但是其它兩個念頭已經完全沒有了。

到二零零九年,媽媽又懷了一個小妹妹。我知道這個消息後還是很高興,天天說以後買了東西要分三份,給妹妹最多的那份。到了過年那天,媽媽肚子疼,大晚上的十二點多,我們趕緊把她送進醫院,坐在產房門口等。爸爸和表姐去辦理手續,我坐在醫院門口,聽見裡面很多阿姨在叫喊。原來,我們的生日又被叫做「父憂母難日」真的是沒錯。後來,大年初一的九點鐘,妹妹出生了,白白嫩嫩的,很可愛。我又起了那個不好的念頭,可是馬上就不那樣想了,我突然覺得她很可愛、很漂亮,很安靜,突然很喜歡她。我那一刻想:「每個父母都很愛孩子,他們寧願死,也要保全孩子,我不能那樣做,不能那樣想。我都那麼喜歡妹妹,其他父母怎麼會不愛自己的孩子呢?」從那以後,真的再也沒有過這種念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不希望妹妹受到任何傷害,難道別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傷害嗎?就是因為我當初太自私了,不為他人著想,所以在學校就沒同學理我,故意不和我玩。如果早一點能為他人著想,心地善良些,身體也不會天天生病。

錯誤的虛榮心

在學校裡,我也做一些特別不好的事情。因為我看著比較安靜、不太鬧,學習也還可以,老師都比較信任我,喜歡我。

我語文特別好,所以當了個語文課代表,而另一個語文課代表是我原來的小學同學。我們在小學都是組長。她很好強,幹什麼都想表現自己。收作業、寫作業、抱作業、批作業她都一個人幹,有時批改不過來了,才叫我幫忙。當時我就起了無名煩惱,心就想:「什麼好事都是你幹,老師表揚也是表揚你,反而說我不負責。」我就很生氣,就想把她壓下去。有一次背古文,叫《童趣》,才幾段,老師讓我們在五十秒以內背完。第二天要抽查,來比賽,前五名有獎品。第二天老師抽了很多人,都用了五十多秒,太慢了,就讓那個語文課代表來背。她背了三十多秒,人人都說厲害。老師就問,誰能比她還快。我就舉手,笑著說:「我也想試一下。」當時我真的是笑裡藏刀,就是看她笑得特別不順眼,想把她壓下去。我就開始背,只用了二十七秒,比她快了五秒鐘。我一背完,同學就鼓掌。我一看到她那個表情,就在心裡樂啊:「誰叫你不讓我幹啊,就只有你想表現自己啊?自私。」可是,那時的我,做法不也很自私嗎?想把別人比下去,自己出風頭,虛榮心太強。所以,我現在覺得很對不起她,故意要她難堪,讓她沒面子。她一下課就趴在桌子上哭啊。我明明知道她的弱點在哪,還要再上去捅一下,真的很不對。在此我真心地說: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應該這樣做的。

我原來還特別對不起老師,因為現在的學生,一百個裡面有一、兩個好好學習的可能都沒有。上課傳紙條、說話、玩手機、趴在桌子裡打電話、看小說……所以,那時候的我,不僅不管他們,我還在上課鈴打響了、老師還沒有來之前,和全班同學說:「語文課可以傳紙條,但是不可以說話。」全班同學就在那裡叫啊、鼓掌啊。老師一來就說:「呵,上語文課那麼激動?」真的很辜負老師對我的信任,很慚愧,作為班委,不幫助老師管理好同學,還幫助同學來欺騙老師。真的很愧對老師。

而且在上初一時,我不愛上生物、物理、體育課,就在上這幾門課的時候和同學逃課,逃課去幹什麼呢?我們學校是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連在一起的,操場有八百米,我們就去逛操場,在學校裡亂逛,或者在小學部的音樂廳裡玩,邊玩還邊聊些雜話。被老師看見了就說謊,要不說上個廁所,要麼說去醫務室拿藥,有時還說是體育課,讓大家自由活動,謊話編的是天花亂墜的。

有一次逃課被老師發現了,老師特別傷心,說我這麼乖,幹嘛非要和班上早熟、最差、最壞的人一起玩呢?和她們一起逃課,幫她們作弊,一天到晚混在一起,不像個樣子。我表面上看著很真誠的低著頭,心裡卻在想:「你幹嗎?非要管那麼多閒事?我愛和誰玩和誰玩,關你什麼事?」當時真的不理解老師的苦心啊。老師是在乎我,覺得我還有救,她才會苦口婆心的教育我啊!我居然不領情,老師是不想看我越變越壞,到最後無藥可救,才會這樣說。我還把上課的時間拿來浪費,拿來糟蹋,去亂逛。人的一生本來就短暫了,是有多少時間可以拿來浪費的?我真的很愚癡,不懂這些道理。枉費了老師的苦心,真的很對不起他們。

後記

所以人只有奉獻、博愛,不自私自利,別人才會喜歡,社會、國家才會穩定。人如果自私自利、小肚雞腸,這個國家、民族永遠都不會富強!從今天開始,我要克服自己的習氣,凡事為他人想,不為自求。阿彌陀佛!

【編後語】

淨空上人在《阿彌陀經疏鈔演義》中開示:「迷失了覺性,你這個心量就小,小到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另外一個人都容納不下,你說可憐不可憐!原來你這個覺性是盡虛空遍法界的,所謂『心包太虛,量周沙界』。現在你的心量太小太小了,連外頭一個人、一個物都容納不下,這怎麼能成佛?這麼小的心量,來生能不能得人身?不能得人身。人怎麼講法?人者仁也,仁能夠容人,能夠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人道。人道的基本條件是仁義禮智信,我們頭一條就做不到,頭一條心量太小了,不能容人!仁是二人,不是一人,除了我自己還有別人,這樣才能夠取得人道。什麼都是自己,沒有別人,六道裡頭人道都得不到,原因是心量太小。所以自私自利,只有自己沒有別人,果報決定在三惡道。也可以說六道的生成,取決心量的大小。天人的心量比人道更大,人的心量比畜生道大,畜生道的心量比餓鬼大。」

師父上人在《大乘無量壽經指歸》中開示:「『佛為福田』這句話怎麼講?釋迦牟尼佛一生,從出生,八相成道到圓寂,示現給我們說明一個人一生應當怎樣過,佛就是非常好的榜樣。我們把它歸納起來,佛的一生沒有為自己,一絲一毫都沒有,佛的一生都是為一切眾生。生為一切眾生,生活為一切眾生,工作為一切眾生,最後圓寂也為一切眾生。不為自己,就是應無所住,示現為利益一切眾生,那就是而生其心,釋迦牟尼佛做到了。不單單是言語教導我們,他以身作則,完全做到,這就是佛為福田。從他一生當中點點滴滴,顯示著無上的功德。凡夫跟佛菩薩恰恰相反,凡夫是念念為自己,能夠有百分之一、二的心來利益眾生,已經是世間的大善人,總不能像佛菩薩,一絲毫的私心都沒有。我們要想修行、證果,要想念佛往生不退成佛,若不能將私心放下,往生也是障礙。生到西方極樂世界,都是大乘菩薩,都是要把世間一切的污染捨得乾乾淨淨,妄想分別執著這個東西不能帶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