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不孝父母不敬師長類

向母親的懺悔 (黃潮芳)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母親,彈指一揮間,二十多年過去了,女兒蒙佛陀的慈悲、祖先的庇佑,在漂泊了近半個世紀後,終得聞佛法和聖賢的教育,方知孝為德之本、人之根。漫漫迷途,此日始是歸程。痛定思痛,想到母親生前,女兒種種的不孝,不禁淒然淚下。子欲孝而親不在,而今如何,也不能令您傾聽女兒之柔語,欣受髮體之安撫。這隔世之痛,令女兒深切懺悔。唯此慰籍逝去的母親。

女兒此生與母親是聚少離多,從幼稚園到大學大多是離家讀書,對母親的記憶淡漠,偶爾想到母親,記憶裡也只有兒時過年時,我們姐妹穿上母親做的漂亮新衣服和親手編織的毛衣快樂地四周玩耍,快樂的童年。(而母親自己則很節儉,穿著很樸素。)

隨後的記憶裡,所浮現的多是對母親頂撞和抱怨的情景,完全沒有陽光燦爛、溫和日麗的溫馨畫面。隨著年齡的增長,開始叛逆,對母親的言行,甚至包括愛,都不能接受,以這樣的心態對待母親所做的一切自然很逆反。母親說東我道西,母親說南我道北。總跟母親較勁。常為小事跟母親吵鬧不休,害到父親和姐姐都要躲得遠遠。父母親有爭拗時,我就回站在父親一邊去指責母親;姐姐犯錯時,母親常會用棍子教訓她,我就會從母親手中把棍子搶過來扔掉;母親在單位從事財務工作,可以很快速的用左手打算盤和計數,也希望我能學習此技能,我就抗拒不學,所以今時我的計數能力都很差,常數錯錢和數位。進入大學後,這種不孝和叛逆的言行,並未隨著時間的流逝和接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減弱,繼續帶著往昔的積習對抗,認為母親沒有文化,言語中自然有著一份輕慢。「不力行,但學文,長浮華,成何人」。這些不孝的言行在母親與我的生活裡不斷反復的重現,真是極大的不孝,罪不可恕。母親,生育扶養女兒,卻受到女兒的如此對待,心一定很痛。

我大學時父親病重,到了癌症晚期。週末回家,去醫院探望父親也是很勉強,不能常常心繫父母,總是把自己照顧得好好的,沒有分擔母親的憂慮和辛勞。母親白天上班做財務,人事工作緊張壓力大,下班後要做好飯菜送到醫院給父親,有時很晚才離開。她疲憊不堪的回到家裡時,已是深夜,人們早已入了夢鄉。父親病危時母親常要守夜。自父親患癌症以來,這許多年間,父親出入醫藥已是常事,母親一直這樣操勞,承受著來自工作、家庭和醫院多方面的壓力,承受親生骨肉的不孝,對母親而言,無異是雪上加霜。終於在塵勞的紛擾中母親離開了人世,女兒無法原諒自己的不孝。

我如此倒行逆施,自當感召惡報如影隨形。從孩提頂撞母親開始,頭部就常感昏旋,在院子和小朋友玩耍時轉一圈都會暈倒,此狀況隨著對母親的忤逆持續增強而日趨劇烈。之後更嚴重,無論是乘坐任何交通工具(飛機尤甚),當時速加快,空間位置上升頭部即感天旋地轉,身心似在不止的高速旋轉中漸漸被撕裂,痛苦萬分,生不如死。此外患上嚴重喉炎,病發時喉部又紅又腫,通常引起感冒的併發症,痛極時連水都無法吞咽,似有千萬支針刺入,苦不堪言。百般滋味,唯有己知。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婚姻事業皆不如意,人生灰色暗淡。

幾經滄桑,女兒初聞佛法,弟子愧痛交加。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此恩何以為報?母親,女兒萬分悲哀的是:名曰為人,卻不知為人之根本─為人之子女卻不知要孝順。接受聖賢教育後,有一天聽到大孝子王希海老師至誠孝心的故事立刻為之感動,特別是在聽到老師的現場分享後,更是淚流滿面。在我們眼中不可思議的孝舉,對孝子而言無非是自然而又簡單的肯定,放棄自己的利益而行使孝養的義務,這本是最自然不過的事而已。母親,女兒卻輕賤地否定了這天性。

隨後,女兒看到另一張光碟《大導演與老媽媽》,也是流淚著把此片看完。當看到片中兩樽母親的奶汁,經過多年後竟然變成紅色的血液時,女兒泣不成聲。母親,您是用您的血液哺育了女兒,延續著女兒的生命。《佛說父母恩難報經》中開示:「父母於子,有大增益,乳餔長養,隨時將育,四大得成。右肩負父、左肩負母,經歷千年,正使便利背上,然無有怨心於父母,此子猶不足報父母恩。」片中大導演的表述和真實的力證,使女兒有少許明白,為人兒女對待父母,特別是對母親,縱使能孝養其身到極處,卻未能盡報深恩。

這故事也告訴女兒,孝順是有內涵的,要進一步地內化、細化自己的德行。而女兒體會粗淺,尚未做到「父母呼,應勿緩。」並遍及到一切時處。在因緣會遇下,再進一步學習因果教育和倫理道德教育,繼續受到大乘佛法的熏習,更常去參加協會舉辦的懺悔共修班,將自己置身於這一連接到盡虛空徧法界的懺悔平臺上,去發露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包括對母親生前不孝、逝後之冷漠。蒙佛慈憫,透由老師的循循善誘之下,女兒微微的覺悟到,報恩須知恩。於是,女兒嘗憶父母點滴恩情,始知母愛之偉大無法言喻,猶如一江春水向東流,綿延無盡。母親的恩德無有窮盡,那女兒的報孝何有止盡?對天下父母、蒼生萬物之感恩何有止盡?

母親,女兒通過懺悔、改過和念佛,開始稍微感到心意漸柔、容色漸轉、喉痛減輕,頭暈也隨著聲聲佛號而止息,身心感受著某種程度的輕悅……。女兒深深感恩佛之悲憫,懺悔改過和念佛的力量,使女兒有今日之認知:母女的親情裡摻和如此怨恨的情緒,是虧了孝道。沒有聖賢教育的人生,猶如漫漫長夜。孝道只有通過聖賢教育,長時熏修,身體力行,方可漸漸內化存心,表現自然,進而開啟那久遠劫來已被塵垢所封閉的孝心之門。今日女兒懷著感恩和報恩之深情向母親、父親懺悔;向累劫至今曾傷害過之父母懺悔;向天下父母懺悔。亦代母親向累劫一切有緣眾生懺悔:「我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謹以此懺悔善德迴向母親大人,願母親離苦得樂、歸隱安養;以此懺悔迴向父親、累劫之父母和天下父母,願得聞佛法,離究竟苦,得究竟樂,往生西方極樂國。

女兒 黃潮芳 頂禮遍叩至誠懺悔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

【編後語】

「百善孝為先」是古今鐵案不二之箴言。父母恩德,高如山嶽,現今為人子女者,大多不加敬重,應對無禮、出言頂撞、惡意批評,其罪極大,必感種種不如意之事,降臨身上。

「父母不親誰是親。不重父母重何人。你若重他十六兩。後代兒孫還一斤。千兩黃金萬兩銀。有錢難買父娘身。在堂父母百年稀。生時不孝死後悲。在生之時不敬重。死後空勞拜孤墳。在家不可言相激。一旦拋離更不回。要見面時難得見。要他歸時難得歸。若要父母重見面。除非三魂夢裡隨。勸君趁早行孝道。定保兒孫世代芳。心不明來點甚燈。意不公平誦甚經。大鬥小秤吃甚素。不孝父母齋甚僧。真藥難醫冤孽病。橫財不富命窮人。」天下兒女要懇切懺悔自己之所有不孝,痛改前非,用至誠心,為作陰功,以彌補從前已造之一切罪愆。

印光大師(淨土宗十三祖)說:「保病薦亡,今人率以誦經拜懺做水陸為事。光與知友言,皆令念佛。以念佛利益,多於誦經拜懺做水陸多多矣。何以故,誦經則不識字者不能誦,即識字而快如流水,稍鈍之口舌,亦不能誦。懶坯雖能,亦不肯誦,則成有名無實矣。拜懺做水陸,亦可例推。念佛則無一人不能念者。即懶坯不肯念,而大家一口同音念,彼不塞其耳,則一句佛號,固已歷歷明明灌於心中。雖不念,與念亦無異也。如染香人,身有香氣。非特欲香,有不期然而然者。為親眷保安薦亡者,皆不可不知。」又說:「凡值父母喪亡。或亡後七七紀念。一周年紀念。以至數周年,無數周年紀念。或死期,或誕辰,或冥壽,作諸紀念。皆宜舉行印造經像之殊勝功德。其祖父母,及外祖父母,與其他一切平輩幼輩,亦宜作此功德,以資冥福。若親戚朋友喪亡之時,亦宜以此類宏法功德,代卻一切無益之禮數。其所獲功德,至無限量。」大師慈悲開示,無非欲令所有後人,於過世親人能得真實之大利益,願依教奉行為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