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首頁 主題學習 懺悔班文稿 盲修瞎練八九年 地獄尚且有我名

綜合類

盲修瞎練八九年 地獄尚且有我名 (慧 覺)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是告訴我們,時時刻刻身體、言語、意念的造作都是有因果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在我幾十年的生活中,在未聞佛法和聖賢教誨前,不知因果,造作了殺、盜、淫、妄、不孝父母、不敬師長等種種罪業,得到了現世報應。

聽聞佛法以後,在事相上雖有所改過,但煩惱習氣重,意念過惡不斷,以至於在學佛八、九年,夢見祖宗告訴「地獄有我名」。夢醒之後,我感到震撼和恐懼,同時深感慚愧。在此我要向佛菩薩、向祖先、向父母、向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懺悔,也願有緣人引以為鑒,切勿像我一樣假修學、走彎路,善惡報應如影隨形,絲毫不爽。

少時殺生 不敬尊長

末學慧覺,現移民生活在美國紐約。出生在中國一個幹部家庭。從小一直生活在無憂無慮的環境中。在六十年代孩提時,除讀書外,與鄰居孩子一起玩,常常傷害小動物。看見螞蟻群集,用開水燙或火燒,挖蚯蚓割斷它們的身體,用鐵籠抓老鼠浸在水中溺死,將蠶繭用開水燙抽絲玩,到郊區抓小魚、泥鰍去餵鳥,傷害小動物無數。動物雖小都是一條生命。這種行為在我幼小的心靈裡,種下自私和殘忍的種子,完全沒有愛心。

小時候,我還做過偷竊的事,去郊區林園裡偷摘水果。文化大革命時期學校停課,無人管理,我們去撬鐵鎖,偷鐵釘賣給收廢舊品的。我還偷拿幼兒園準備分給小朋友的水果。還給父親部下的叔叔們起綽號,非常無禮。

我年紀輕輕就背著父母做了許許多多壞事,只覺得好玩。想到現今的孩子,從小接受網絡電視,玩殺、盜、淫的電子遊戲,讓幼小純潔的心靈受到污染,真是令人擔憂!

出入歌廳與舞廳 惡緣現前造重業

我在青少年時,喜歡看書,七十年代時,邪淫書不多,可偶然看了也覺得心受污染。因為家庭生活比較優越,從小養成驕慢、自私、任性、吃不起苦,好逸惡勞的生活習慣。到八十年代,中國社會上一度刮起跳舞風、卡拉OK風。那時我二十七歲,在商業單位會計科工作。由於單身,工作下班後覺得無聊,就去學跳舞。常常去舞廳、卡拉OK廳,漸漸走上追求穿戴時尚,貪錢求利的生活。

很快,我就遇上了惡緣,與有婦之夫暗中來往,有不正當關係,犯了邪淫,一錯再錯。三十歲時,我遇到男友,也是未婚同居,幾年時間曾墮胎三次,殺了親骨肉。學佛後知道因果,才知墮胎的嬰兒,每位脖子都被割了一刀。

後來,那被我墮胎的三個嬰兒,又轉變成三個腫瘤來討債,那時我不知因果,結果又開刀將他們殺了,在不明因果下,造了不可饒恕的地獄之罪。將來還得還命債,真是惡因必生惡果,我再次種下了惡種。

女人啊,千萬別墮胎!殺的是自己的親骨肉,後悔莫及啊!

貪小利遭重罪 生意頻遭破產

在商業單位工作時,我做過出納和薄記、成本計算。單位領導為職工私下搞福利,讓我做假成本帳,在此也代單位領導懺悔。我還曾拿單位幾十元錢,事情看似小,但性質嚴重,貪心在滋長。

惡習就是從小積大的。以後工作的薪水滿足不了我,便從單位留職停薪出來,和男友做生意。記得那時市場上的冰箱、洗衣機緊張,我們通過賄賂,購入大量冰箱,洗衣機。我又做假賬,偷稅漏稅。

聞法後得知因果,偷稅漏稅是性罪,得貧窮的果報;而偷國家的就等於欠全國人民的債,中國有十三多億人口,這樣一偷稅,他們就都是我的債主了,真是貪小利造重罪。

不久生意被關閉,我又轉向開餐館。那時我自作主張,也不聽父母話,以為他們的思想落後時代了,一心就是想賺錢。那時,我和男友結婚(四年後離婚)了。

前夫是生意人,利用恩惠的手段,拉攏了一些公司的領導,那些公司請客就在我的餐館記帳,月底收錢。就這樣幹起了殺生的行業,活海鮮、甲魚、鰻魚、螃蟹、活蝦等等,廚房就像屠宰場,餐桌上是無數的生命,供給人們吃,吃不完的還倒掉。腐蝕了公司的領導,傷害了無數生命。在開飯店時,我也是偷稅漏稅。生意做了一年被人告,我們就關閉了。

殺蛇取膽 陰靈圍繞

因為我的視力不太好,聽說吃蛇膽有效,就在市場上找賣蛇人,活殺、取膽,當時就吞下,殘忍啊!至今我的眼視力都不好。《太上感應篇》裡,太上告誡我們「昆蟲草木猶不可傷」、切勿「無故殺龜打蛇」,小到昆蟲草木都有靈性不可傷害,龜蛇是靈性大的動物,那是會來報復的。聞法知因果後,心裡很內疚,為被殺的眾生在道場設牌位,請牠們一起聽經聞法,希望牠們能離苦得樂,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還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懺悔班真心向牠們懺悔。

懺悔一個月後,偶然遇到一位善知識,這位老師告訴我,有七條蛇的陰靈在我身邊。老師幫助我,和身上的蛇靈做了溝通和超拔,牠們很快就離開了。蛇菩薩太慈悲了!我傷害的是牠們的生命,牠們能原諒我,我真的很感恩。

惡報現前 受騙離婚

我惡貫滿盈卻渾然不知,但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很快惡報現前了。前夫有一位生意朋友,向我們借錢,說去國外做生意,還說可以將前夫一起辦出去,我們就將所掙的錢,除些生活費都投出去。沒料到事情辦成後,前夫和朋友出國去了,發現在國外根本做不了生意,我們被騙了。前夫被迫回國內,錢也是有去無回,一場空。

接著,前夫就開始賭博,與賭友整天徹夜不歸。每次勸他總是謊言騙我。後來常有人上門,說前夫借他們的錢做生意,要還錢。我知道他們是來討賭債的,夫婦因而三天兩頭吵架。怨恨使我得了乙形肝炎,身體也不好了,折騰了四年,錢沒了,婚姻也結束了,真是像做了一場惡夢。

我一直是無神論者,有人建議我去算命,好奇之下我去算了,覺得還有點準,以為是命不好,卻不知命是自己造的。若能早點遇到《弟子規》、《太上感應篇》、《了凡四訓》、《安士全書》、《十善業道經》,接受到因果教育,我是不會做出那麼多傷天害理缺德的事。

從幼兒園到小學、初中,都是好孩子、好學生。後來被嚴重污染,扭曲了人性,做出種種惡事而不自知。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實在太重要了。

偷盜惡習不改 連連上當破財

離婚後,我很迷茫,但並沒改邪歸正。是緣分吧,我曾夢到有位男士從國外回來,很多人在歡迎他,我也站在最後看,不久有人介紹我與現在的先生見面,當時我很驚訝,怎麼就是夢中的那位男士,這是我的第二次婚姻。

我移民到美國紐約,先生在美國開了間裝修公司,多數是現金收入,每年年底我們沒如實報稅,又偷稅漏稅。我假借低收入的名義欺騙政府,幾乎免費讀書,還違反房管局的規定,出租多餘的房間,被查到後還隱瞞欺騙政府。

種種欺詐盜騙使家裡開始出現奇怪狀況。年年都是上半年掙錢,下半年破財,不是車子出了問題,就是房子出了問題,甚至我看病花錢都被騙,我從報紙上選了個私人醫生,花五千美元買了她的藥,不久報紙登出,這個人是騙子賣假藥。先生也常遇不如意事,愚癡的我認為是房子風水不好,又花錢請人看風水,不知「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像我這樣不斷造作惡業的人,福地也變禍地了。我報名讀的是會計專業,兩次讀書,成績都過關,但自己半途而廢。

我煩透了這些不如意的生活,身體也很差。我內心非常痛苦,覺得活著如同行屍走肉,有什麼意義呢?我開始想:人生難道就是這樣走完的嗎?命到底是怎麼回事?

初遇佛法 迷途知返

就在「九、一一」事件前兩個月,我得到了一本書《改造命運心想事成 了凡四訓》,上淨下空老法師講解的。這才知道原來命都是自己造的,命是可以自己改變的,這本書告訴我們如何改造命運,我如獲至寶。

很快,我又在電視上看到了老法師講《金剛經》,我才知道原來佛法不是迷信,是教育,是講宇宙人生的真相、人與大自然、天地鬼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越聽越歡喜。正好「九、一一」事件,紐約淨宗學會在皇后大學舉辦救災祈福法會,我去參加,在莊嚴的大會裡,聽到五百多人齊念「阿彌陀佛」聖號,我的內心深處被震動了,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好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找到了母親。

然後,我到淨宗學會借了《金剛經》全部聽完,還聽了《地藏菩薩本願經》。我跪在佛像前,痛哭流涕,知道自己全錯了,自自然然就開始素食。

我恨自己,怎麼四十五歲才遇到佛法,造了這麼多的惡業,六道輪迴太苦了,心中生起強烈的願望,我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除了聽經,我就參加學會做義工,流通法寶,讓更多人聞法,不要像我造種種惡業卻渾然不知。從那天開始我心裡有了依靠,漸漸明白因果,原來殺生是因,病痛短命是果;偷竊是因,貧窮不如意是果;邪淫是因,破財、無功名、婚姻不幸是果。

我也開始隨緣放生、印經書。兩年後,感到身體自然好起來了,家道也有所好轉,增加了自己學佛的信心。我對自己所犯的殺生、偷竊、邪淫、不孝父母、不敬師長等等的惡業知道錯了,痛恨自己所犯的邪淫,幾年後在事相上斷淫。二零零五年先生退休,我們便回到中國大陸。

修行不修心 功夫不得力

因為自己業障重,聽經不能領會得好,一直心外求法,再加上自身的傲慢、妒嫉、自私、任性,貪心習氣重,外表似乎少言寡語了,生活物質上不講究了,也願做義工,外表看起來改變許多,但意惡仍然很重。

回國後我去東天目山,與同修相處雖少言語,但一直用《弟子規》的標準去衡量別人,常見別人過錯,看不起人,心裡很煩惱;見別人比自己好心裡不是滋味,嘴上虛偽讚嘆別人,心裡卻不服氣,口上不說是非人我,但心裡皆是。甚至聽經時,還想某人犯這條、某人犯了那條。做事不喜歡與人合作,獨斷獨行,很虛偽、傲慢。

曾經又去過另一個寺院,居士見到出家人會行鞠躬禮,我只是合掌,就彎不下腰,自己覺得也不好,應該鞠躬,但見到法師又遲疑,等法師走過後我再鞠躬。

傲慢的心讓我變得愚癡。對待父母、姐、哥和丈夫,說話口氣帶著自以為是,勸大家學佛、吃素讓家人反感;看見他們炒股、談錢,就說貪心重將來墮餓鬼道;見到父母不開心,就對姐哥說不孝父母將來墮地獄,救助都難。勸丈夫少去會朋友、寫書法(他喜愛書法),是浪費生命,不能幫助了脫生死。雖然道理沒錯,但是帶著煩惱習氣去勸人,自己又那麼執著,大家不愛聽,自己也不舒服,讓家人感到格格不入,生活對立,自己走入了學佛誤區。我這樣還障礙他人的法身慧命,不知自己要先做好才能感化他人,自己變了,周圍的人自然會轉變,一切唯心所造。

父母已是八、九十歲高齡,我就常在老人身邊,看似在行孝。但是幾年下來,我仍舊生不起真正的孝心,還是不耐煩,住上幾個月我就想去道場。可是,每次當我想要離開的時候,父母就會出現狀況。有次我臨走兩天前才告訴父母,準備好行李要走。爸爸就身體不舒服,我心裡就起煩惱,認為周圍人都障礙我學佛,還把家親眷屬認為都是冤親債主。不懂反觀自省,是自己孝道欠缺,父母幫我補課,我不感恩反怨父母,意念多惡。

父親是很樂觀的人,每天樂呵呵的,問他什麼,老人家總說「好,好」。一點不挑剔,保姆都說老爸真好照顧,而我總是挑保姆毛病,不是這裡不乾淨,就是那裡沒做好;心裡總認為保姆是外人,不會用心照顧父母,必須嚴加管教,搞得自己身心不平衡,常生煩惱,臉上沒笑容。真是用對立的心、不平等的心與人相處,害人又害己。雖常常聽經,知道自己煩惱習氣重,想改,但遇到境界時我就抵不過。

德不修 根不穩 淫念難斷

在克服邪淫方面我走過彎路,剛聞到佛法,痛恨自己所犯的邪淫,下決心改正。淫在事相上沒有了,意念上猶在。當我看到出家法師法相莊嚴,心裡很羨慕喜愛,當自己發現有情執與喜愛這種心態後,知道錯了,但又心不由己。曾經有位法師,許多居士圍著,法師解答居士提的問題,我在與法師說話時,心就不由自主地發生了不淨之念,當時我心裡很驚恐,法師眼神出現訝異和嚴正。為此我很苦惱,心想自己怎麼著魔呢?

為了避開男法師,我就去女眾寺院。當時我一直是心外求法。有天拜佛心也亂,突然朝著佛像又出現邪惡之念,恐懼中我出了一身冷汗,越是害怕越感召。我離開了寺院,我想在家修吧,但邪魔成了我的心病,常被不淨念所煩擾,甚至聽經也會突然出現。我就請下了佛像,拜佛朝西方,心裡想著佛,聽經閉眼(閉眼是專心的)很怕邪念突然出來。

我一直認為這是冤親債主找麻煩,我殺了這麼多眾生又墮胎,現想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他們肯定是不會放過我的,我就為他們設牌位,播經請他們聽,願他們都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這樣做法是好的,但還是沒反觀自省。現在想到,他們是來治我病的,提醒我德行出了問題,修行要內求,直到有一天拜佛感受到「佛在心中,求的是自性佛,是恢復自性。」聽到老法師講《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一切法皆由心造,又聽到胡小林老師的懺悔分享。想到老法師苦口婆心,不斷地告訴我們要落實三個根,我的問題還是出在德行上。在事相上,到父母身邊照顧他們,好像行孝,內心還會煩惱,斷淫做義工,放生也在做,可是內心深處還是貪心、傲慢、妒嫉、自私自利,所做一切離不開「我」字。沒有真正改過,感恩和恭敬心生不起來,以至於盲修瞎練八、九年,還是「地獄有名」。真是太慚愧了,太對不起佛菩薩不棄不捨,苦口婆心為我們演說,對不起祖先父母,對不起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我真是錯了。

發露懺悔 淫念漸遠

自己開始反省改過,到二零零九年九月父親殊勝地往生了。在佛菩薩的加持下,二零一零年四月來到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有幸參加懺悔老師帶的懺悔班。通過幾次發露懺悔,內心清淨很多,困擾了我幾年的邪魔更是大大遠離。我聽了很多老師大德們的講課分享,漸漸也感受到順境、逆緣都是老師,是來幫助提醒我的。像胡小林老師講的,「修學的道路上,就是不斷地去感恩改過,感別人的恩,改自己的過。」師父上人不間斷地提醒我們要深信因果,落實弟子規,紥好三個根。真是千真萬確啊!從小就得要培養,不要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我大半生的遭遇就是教訓,我願意把懺悔寫成文字與有緣人分享,希望能引以為鑒。

最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老實念佛,同證菩提。感恩所有的老師們,我所寫的不當之處是我德行不夠,自己負責。若能有利眾生是佛菩薩的加持,感恩大家!

慧覺 頂禮

二零一一年元月初稿

【編後語】

「過不論久近。惟以改為貴。但塵世無常,肉身易殞,一息不屬,欲改無由矣。明則千百年擔負惡名,雖孝子慈孫,不能洗滌;幽則千百劫沉淪獄報,雖聖賢佛菩薩,不能援引。烏得不畏?」過有千端,惟心所造,吾心不動,過安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