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分享至:

--黃柏霖警官

  台灣發生一個案例,這個事情對於全台灣人心影響很大。台灣的佛教、傳統文化不能說不興盛,但媒體污染嚴重,電視台一百多台這麼多,可以算得出來的就有五、六台佛教電視台,也不過兩千多萬人口而已。那台灣現在的年輕人,跟全世界的年輕人都一樣,受網路的影響很大。

  所以老法師說,我們正法的力量,應該透過網路、電視去影響人心,你不影響人心的話,那魔的力量就透過網路的力量去污染人心。小孩子他不能夠辨別是非,人之初是性本善的,那要看你給他什麼樣的環境。小孩子現在喜歡上網,隨便都可以上聊天室,可以上色情網站。

  一個鄭姓大學生,家庭環境很好,住豪宅。他竟然從小時候就有念頭想要殺人,你說可悲不可悲?那我們的教育功能在哪裡?所以當他那一天,在幾個月前,他是念我們中部的一所大學名校,私立很有名的一所名校。老師都沒有發現,他當那一天準備要殺人的時候,只有他在網路上跟同學講說他想幹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沒有一個人發現,但是他已經有很怪異的行為、怪異的思想,在他的網站裡面就有被發現。然後那一天他準備殺人的時候,從台北板南捷運線,從龍山寺到這個板橋新埔站,中間經過淡水河,中間最長三分鐘、五分鐘?報紙講三分鐘。他利用這個短短的三到五分鐘裡面,殺死四個人,傷了二十五個人。

  聽說有一、二位還在滑手機,怎麼被殺都不知道,這樣一捅,捅下去就死掉,手機就滑掉,連命也滑掉了。這麼悲哀,怎麼死他都不知道,你看多可憐!所以這個污染的力量,惡的種子,你必須要給它淨化跟教育。

  我曾經碰到一個企業家,他相信《弟子規》,他相信《太上感應篇》,他知道人之初性本善,他跟我講,黃警官,他說這個鄭姓學生本身是病態,他生病了,他是被這個社會污染,生病了,病態。他說如果不從教育下手,還會有很多的鄭姓學生們。

  他這個行為,是讓整個人跟人之間的互動跟信任完全蕩然無存,很可怕!我看報紙講,那段期間,板南線都沒有人敢坐捷運車。每個人上車都帶著雨傘,為什麼?要防身自衛!每個人一上車,先看對方眼神對不對。你看,我們本有那個習性,貪瞋痴慢疑那個疑就跑出來了,人的善良一面都不見了,只是因為這樣的惡的一個習氣、一個行為。

  所以不管是父母,不管是從事教育的老師,乃至於我們在從事多元文化教育的老師,我們都要深切的反省,為什麼社會上會出現這樣的一個大學生?你看他殺死人以後,他的父母向媒體、向大眾、向往生者跪哭,跪著一直哭,他不曉得怎麼辦。他家裡環境很好,他不愁吃、不愁穿。我那個企業家的朋友跟我講一句話,他說這個鄭姓學生在殺人的時候,聞到那個血的味道,他竟然說他很興奮,你說這不是病態嗎?他完全被網路媒體把他污染了。

  後來報紙把他的祕密講出來,鄭姓學生每天沉迷在什麼?格鬥遊戲,就是那個電腦遊戲,大陸叫遊戲機。就是網路那個電腦遊戲裡面,有一種叫格鬥生存遊戲。什麼叫格鬥生存遊戲?就是在網路上殺人,就是把他幹掉,把他殺死掉。

  有一次我在看陳大惠老師他們那個「聖賢教育改變命運」,裡面有一位家長在分享道理、分享心得。她就說,她兒子在拿那個玩具槍,然後就跑來跑去說,指著他媽媽說,我殺殺殺,我殺殺殺。他媽媽還搞不清楚,因為他媽媽沒玩這個電腦遊戲。說小明你在玩什麼?什麼殺殺殺?他跟她講說,媽,妳落伍了。她說為什麼落伍?他說殺殺殺是我們最時髦的名詞,他把網路的虛擬世界搬到人間來。所以你看現在小孩子在溝通上、在待人處世上,在行住坐臥、在言談舉止,統統失去本有善良的這一面。

  孔子就跟我們講,孔子在這麼久以前,他就講這一句話。孔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這什麼意思?你要來管理這些老百姓,你可以用刑法去懲罰他,刑法來懲罰他。「民免而無恥」,就是民眾可能是怎麼樣?他可能不會去觸犯刑法,免於刑法就是免於觸犯刑法,但是他不會想到這是可恥的。「民免而無恥」,他不會覺得可恥。

  「道之以德,齊之以禮」,如果你用道德來教化他,你用禮義來做為人心的教化方法,「齊之以禮」,那麼「有恥且格」。所以你用德行來教化人民,用禮義來管理人民,人民不但守法知恥,而且能夠改過向善,這孔子已經點出來了。

10/4 無量壽經科註第四回學習班 第88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