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由負米】子路盡力,負米奉親。親沒仕楚,歎不及貧。

分享至:

德育故事-二十四孝圖說一

二、【仲由負米】

子路盡力,負米奉親。親沒仕楚,歎不及貧。

【原文】

  仲由,字子路。家貧,常食藜藿之食,為親負米百里之外。親沒,南遊於楚,從車百乘,積粟萬鍾,累裀而坐,列鼎而食。乃歎曰,雖欲食藜藿,為親負米,不可得也。孔子曰,由也事親,可謂生事盡力,死事盡思者也。

  李文耕謂,事親之事,承顏日短,報德思長。如仲氏子者,方樂負米之歡,旋抱銜恤之痛。思藜藿而不得,列鍾鼎而徒然,子欲養而親不待,蓋千古有同慨也。為子者幸而逮存,可不思孝養之及時也乎。

【白話解釋】

  周朝時候,有位賢人,姓仲,名由,字子路,是孔子的學生。小時候家裡貧困,天天吃的都是藜、藿一類不好的野菜。為了孝敬父母,讓父母能吃幾餐米飯,便要跋山涉水,走上百里的路程,背米回來奉養雙親。

  後來,父母相繼去世,他就到南方遊歷,到楚國時,楚王敬慕他的學問人品就聘他作官。以後他出外時,跟隨的車馬有一百多輛,家中積存的米糧有一萬多鍾,食用不盡。坐的時候,不僅有柔軟舒適的墊子,而且還鋪放了好幾層;吃飯的時候,桌上擺滿了盛著菜餚的鼎。但他的心中卻不免感慨,如今自己有能力讓父母享福,但父母卻已不在人世了,不禁長嘆說道:「現在雖然富貴了,就是想過以前那種吃野菜,為父母到百里外背米回來的生活,也無法辦到了。這叫我怎麼不傷心呢?」

  孔子知道了就說:「仲由奉侍父母,可以說是生前盡了力,死後盡到追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