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君道 修身 >懲忿

爾①無忿疾②于頑,無求備于一人。人有頑囂不喻,汝當訓之。無忿怒疾之,使人當器之,無責備於一夫也。(卷二 尚書)

【註釋】①爾:你。此處指周公的次子姬君陳。本句選自《尚書.君陳》篇。周公把殷代遺民中不服從周朝統治的人,遷徙到陪都洛邑,周公親自督察和管理。周公去世後,周成王令君陳繼承周公的職責。此篇是周成王策命之詞。②忿疾:忿怒憎惡。

【白話】對於愚昧頑劣之人,你不要憤怒、厭惡(應當耐心開導他);對任何一個人,都不要求全責備(用人應當發揮他的長處,並協助他提升他的短處)。

臣有辭拙而意工,言逆而事順,可不恕之以直乎?臣有樸騃①而辭訥②,外疏而內敏,可不恕之以質乎?臣有犯難③以為士(士疑當作上或主),離謗④以為國,可不恕之以忠乎?臣有守正以逆眾意,執法而違私志,可不恕之以公乎?臣有不曲己以求合,不耦世⑤以取容⑥,可不恕之以貞乎?臣有從⑦側陋⑧而進顯言,由卑賤而陳國事,可不恕之以難乎?臣有孤特⑨而執節⑩,分立而見毀,可不恕之以勁乎?此七恕者,所以進善接下之理也。(卷四十七 政要論)

【註釋】①樸騃:騃音「捱」,ái ㄞˊ。魯鈍,多用為謙詞。騃:愚,呆。②訥:nè ㄋㄜˋ。出言遲鈍;口齒笨拙。③犯難:承受風險;不顧危險。④離謗:遭受誹謗。離:遭受;遭遇。後多作「罹」。⑤耦世:適應世俗。⑥取容:討好別人以求自己安身。⑦從:介詞,在,由。⑧側陋:指出身或地位低下。⑨孤特:特出;孤高。⑩執節:堅守節操。

【白話】有的臣子不善於表達但意見很好,說出來的話不好聽,但他的意見能使事情順利成就,怎能不體察他的正直而寬容對待呢?有的臣子樸實憨厚言語遲鈍,外表平常而頭腦聰慧,怎能不體察他的質樸而寬容對待呢?有的臣子為了君主寧願承受風險,為了國家忍受一切誹謗,怎能不體察他的忠誠而寬容對待呢?有的臣子因為恪守正道而違背眾人的意願,執法嚴明而不顧及個人感情,怎能不體察他的一番公心而寬容對待呢?有的臣子不願意違背自己心中的道德準則而迎合他人,不迎合世俗以求得苟且容身,怎能不體察他的堅貞而寬容對待呢?有的臣子地位微賤卻能提供明智的意見,不顧身處低位而能直陳對國事的主張,怎能不體察他的難能可貴而寬容對待呢?有的臣子性格孤僻但能嚴守節操,處世獨立而受到毀謗,怎能不體察他的剛勁節操而寬容對待呢?這七個方面的恕道,正是進舉賢善之人、接納下層意見的道理啊。

禁令不明,而嚴刑以靜亂①;廟筭②不精,而窮兵③以侵鄰。猶釤④禾以計蝗蟲,伐木以殺蛣(蛣作蠹)蝎⑤,減食(減食作食毒)以中⑥蚤蝨,撤舍以逐雀鼠也。(卷五十 抱朴子)

【註釋】靜亂:平定亂事。廟筭:筭音「算」,suàn ㄙㄨㄢˋ。朝廷或帝王對戰事進行的謀劃。窮兵:濫用武力。釤:音「善」,shàn ㄕㄢˋ。割、劈、砍。蛣蝎:蛣音「節」,jié ㄐㄧㄝˊ。蝎音「何」,hé ㄏㄜˊ。當作「蠹蝎」。木中的蛀蟲。蠹,蛀蟲。蝎,蝕木的蛀蟲。中:音「重」,zhòng ㄓㄨㄥˋ。擊中、殺害。

【白話】禁令不明確,卻用嚴刑來平定禍亂;朝廷對戰事謀劃不當,沒有反省,卻竭盡兵力去侵犯鄰國。這就好像割掉莊稼以消滅蝗蟲,砍掉樹木以消滅蛀蟲,吞下毒藥以殺死跳蚤、蝨子,拆除房舍以驅逐麻雀、老鼠一樣。

上無忿怒之志(志作毒)①,下無伏怨(怨舊作愆改之)②之患。故長利積,大功③立,名成於前,德垂④於後,治之至也。(卷四十 韓子)

【註釋】①志:志作毒,指傷害。②伏怨:潛藏的怨恨。③大功:大功業,大功勞。④垂:留傳;流傳。

【白話】國君沒有因憤怒而對下屬與百姓造成傷害,下屬與百姓沒有因積怨而對國君造成憂患。所以長久的利益得以積聚,偉大的功業得以建立,名望成就於生前,德化垂範於後世,這是治理天下最高的境界。

損。君子以懲忿窒欲①。可損之善,莫善損忿欲。(卷一 周易)

【註釋】懲忿窒欲:懲音「成」,chéng ㄔㄥˊ。窒音「至」,zhì ㄓˋ。克制憤怒,抑制嗜欲。

【白話】君子看到損卦,就知道應當善於掌控自己的憤怒,克制自己的欲望。

秦始皇之無道,豈不甚哉?視殺人如殺狗彘①。狗彘,仁人用之猶有節。始皇之殺人,觸情②而已,其不以道如是。而李斯又深刑③峻法,隨其指而妄殺人。秦不二世而滅,李斯無遺類④。(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彘:音「至」,zhì ㄓˋ。豬。觸情:觸發情緒。深刑:嚴刑。遺類:指殘存者。

【白話】秦始皇殘暴無道,豈不是太嚴重了嗎?看待殺人如同殺豬狗。豬狗,仁人使用牠們尚且有節制。始皇殺人,只是因觸怒了自己而已,他不按道義行事達到了如此程度。李斯又進一步施行嚴刑峻法,按自己意圖胡亂殺人。結果秦朝不滿兩代就亡國,李斯也全族絕滅。

夫①聖人以天下為度②者也,不以己私怒,傷天下之功③。(卷十七 漢書五)

【註釋】夫:音「服」,fú ㄈㄨˊ。文言文中的發語詞,表提示作用。度:打算、度量。功:通「公」。公義。

【白話】作為君主的聖人,時時以天下人民的利益為考量,不因為自己個人好惡產生的怒氣,傷害了天下的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