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治要綱目

為政 > 慎始終

恆①,〈𧰼〉曰:「雷風②,恆。長陽長陰,合而相與,可久之道也。君子以立不易方③。」得其所久,故不易也。(卷一 周易)

【註釋】①恆:恆卦,《易經》卦名。六十四卦之一。震☳上、巽☴下。表長久不變之道。②雷風:指恆卦上震☳(雷),下巽☴(風)。③君子以立不易方:指君子效法恆卦風雷蕩滌,宇宙常新之道而不改變。易,改變。方,方法,此指恆卦終而復始、恆久之道的精神。

【白話】恆卦,〈象傳〉說:「上震為雷,下巽為風,是恆卦。天地之常,雷震則風發,風雷蕩滌,宇宙常新,君子效法恆卦的精神而不改變。」

號令已出又易①之,禮義已行又止之,度量已制又遷之,刑法已措又移之。如是,則賞慶②雖重,民不勸③也;殺戮④雖繁,民不畏也。(卷三十二 管子.法法)

【註釋】①易:更改。②賞慶:獎賞。③不勸:不會更加努力。④殺戮:殺害,此指刑罰。

【白話】號令已經發出又更改它,禮義已經推行又停止它,度量法規已經制定又改變它,刑法已實行又撤銷它。像這樣子,那麼獎賞即使很重,人民也不會更加努力;刑罰即使很頻繁,人民也不會因而更加畏懼。

昔先君①桓公,方任賢而贊德②之時,亡國恃以存,危國仰以安,是以民樂其政,而世高其德行。遠征暴勞者不疾③;驅海內使朝天子,諸侯不怨。當是時,盛君④之行,不能進焉。及其卒而衰,怠於德而並於樂,身溺於婦侍⑤,而謀因於豎刁⑥,是以民苦⑦其政,而世非⑧其行。故身死胡宮⑨而不擧⑩,蟲出而不收⑪。當是時也,桀、紂之卒,不能⑫惡⑬焉⑭。(卷三十三 晏子.諫上)

【註釋】①先君:前代帝王。②贊德:推崇仁德。③不疾:不憎恨。④盛君:聖明的君主。⑤溺於婦侍:指齊桓公沉湎於美色。⑥豎刁:春秋齊人,為了表示對齊桓公的忠心,自行閹割。而齊桓公也因為這件事而不聽管仲遺言,親信易牙、豎刁。桓公病危時,豎刁作亂,不給桓公飯菜。桓公得知後,用衣袖蒙臉,活活餓死。⑦苦:此作動詞,患、怕。⑧非:此作動詞,反對、詆毀。⑨胡宮:寢宮。⑩不擧:沒有提報。⑪蟲出而不收:齊桓公四十三年(西元前六四三),桓公重病,五公子(公子無虧、公子昭、公子潘、公子元、公子商人)各率黨羽爭位。冬十月七日,齊桓公餓死。五公子互相攻打,齊國一片混亂。桓公屍體在床上放了六十七天,屍蟲都爬出來,仍沒人收屍。十四日,新立的齊君無虧才把桓公收殮。⑫不能:未及、不及。⑬惡:壞。⑭焉:表示感嘆。相當於「啊」。

【白話】從前先王桓公,任用賢良而推崇仁德的時候,將要滅亡的國家依靠他可以保存下來。國家遭受危難時,倚仗他可以轉危為安。因此百姓喜愛他的政權,世人尊崇他的德政。連到很遠的地方去征討殘暴,身受勞苦的人也不會怨恨;令海內各國朝見天子,諸侯也不埋怨。這個時候,威望極高的國君的舉動,也都不能超越他。到了他晚年,國勢漸衰,懶於推行德政而迷戀於淫樂,沉湎於美色而聽信豎刁的謀議,因此百姓痛恨他的政權,他的行為受到世人的非議,所以他死在寢宮沒有人報告,屍體長蛆爬出牆外,也沒有人去收屍。當時,暴虐的夏桀、商紂死時,也沒有這麼慘啊!

夫積愛成福,積憎成禍。人皆知救患,莫知使患無生。夫使患無生,易於救患。今人不務①使患無生,而務於救之,雖神聖(無聖字)人,不能爲謀②也。(卷三十五 文子.微明)

【註釋】①務:致力從事。②謀:謀劃。

【白話】累積仁愛會帶來福,累積仇恨會招致災禍。人們都知道搶救災禍,卻不知道讓災禍不產生。讓災禍不產生,要比搶救災禍容易。現在人不努力讓災禍不要產生,而是盡力去搶救災禍,即使神聖人也沒有辦法替他們想出好策略。

弗務細行,終累①大德。輕忽小物,積害毀大,故君子慎其微也。為山九仞②,功虧一簣③。諭向成也,未成一簣,猶不為山,故曰功虧一簣。是以聖人乾乾日側,慎終如始也。(卷二 尚書)

【註釋】①累:損害,妨礙。②仞:古代長度單位。一說七尺為一仞,又說八尺為一仞。③簣:音「愧」,kuì ㄎㄨㄟˋ。盛土的竹筐。

【白話】不慎重自己的細微小節,終究會損害大的德行。猶如堆積九仞高的土山,就差一竹筐土,也不能說大功告成。(所以聖人終日勤勉敬慎,慎終如始。)

慎厥終,惟其始。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故戒慎終如其始也。殖①有禮,覆昏暴。有禮者封殖之。昏暴者覆亡之。欽②崇天道,永保天命。王者如此上事。則敬天安命之道也。(卷二 尚書)

【註釋】①殖:樹立。引申為扶植勢力、培養人才。②欽:敬。

【白話】慎重地結束一件事要如開始時一樣戰戰兢兢。對符合禮義的事情大為扶持,對昏亂凶惡的事要嚴懲禁絕。敬奉上天的意志,才可永保上天賦予的使命。

能長保國者,能終善者也。諸侯並立,能終善者為長;列士並立,能終善者為師。(卷三十三 晏子)

【白話】能夠保持國家長久者,是能自始至終行善政的人。諸侯並立於世,自始至終能行善政者可為首領;眾多士人並立於朝,自始至終能行善事者可以為師。

慎終如始,則無敗事。終當如始,不當懈怠。(卷三十四 老子)

【白話】審慎面對事情的結尾,就像剛開始一樣,自始至終謹慎對待,那就不會失敗。

蒙①以養正②,聖功也。(卷一 周易)

【註釋】①蒙:蒙童。②養正:涵養正道。

【白話】在童蒙時期培養孩子純正無邪的品行,這是一項神聖的功業。

咎繇①曰:「都②!愼厥③身脩,思永④。歎美之重也。愼脩其身,思爲長久之道也。惇叙⑤九族⑥,庶明厲翼⑦,邇可遠⑧,在兹⑨。」言愼脩其身,厚次叙九族,則衆庶皆明其敎,而自勉厲,翼戴上命,邇可推而遠者,在此道也。(卷二 尚書)

【註釋】①咎繇:咎音「高」,gāo ㄍㄠ。繇音「搖」,yáo ㄧㄠˊ。人名,咎繇即皋陶。②都:音「督」,dū ㄉㄨ。發語詞,表讚歎、勸勉。③厥:代名詞,他的、那個。同「其」。④思永:指修身當思其可大可久。⑤惇叙:惇音「敦」,dūn ㄉㄨㄣ。依長幼親疏之序,互相親厚。惇,厚。叙,次第。⑥九族:參見第六六則,註釋④。⑦庶明厲翼:眾民皆明白他的教導而自我勉勵,也賢明起來,輔助擁戴君命。庶,眾。明,賢明。厲,勉勵、激勵。翼,輔助。⑧邇可遠:邇音「爾」,ěr ㄦˇ。從近可以推到遠。⑨在兹:在此。

【白話】咎繇說:「啊!要嚴格的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思想品德,要堅持不懈怠。要依長幼親疏次序,互相親厚,使他們明白你的教導,而自我勉勵,跟你一樣賢明,來輔佐你治理國家。從近可以推到遠,就是這個道理。」

桓公、管仲、鮑叔牙、寗戚,四人飲。飲酣,桓公謂叔牙曰:「盍不①起爲寡人②壽③乎?」叔牙奉杯④而起,曰:「使公無忘出而在於莒⑤,使管仲無忘束縛在於魯⑥也,使寗戚無忘飯牛車下⑦也。」桓公避席⑧再拜曰:「寡人與二大夫能無忘夫子之言,則國之社稷⑨必不危矣。」(卷三十二 管子.小稱)

【註釋】①盍不:盍音「何」,hé ㄏㄜˊ。何不。②寡人:寡德的人。古代國君自稱的謙詞。③壽:此當動詞。以金、帛贈人或對尊長敬酒祝賀均稱為「壽」。④奉杯:奉音「捧」,pěng ㄆㄥˇ。捧起杯子。奉,通「捧」。⑤使公無忘出而在於莒:春秋時齊國內亂,齊桓公曾遭難逃亡到莒國,後來當上了齊君。鮑叔牙向桓公敬酒,祝願君王不要忘記出逃到莒國的事,提醒齊桓公勿忘當年的苦難。使,讓,此指祝願。公,古代的爵位,《禮記.王制》:「王者之制祿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此指齊桓公。⑥使管仲無忘束縛在於魯:祝願管仲不要忘記在魯國被綑綁的事。(事參見附錄十五)⑦使寗戚無忘飯牛車下:祝願寗戚不要忘記在車下餵牛的事。飯,此當動詞,餵飼動物。(事參見附錄十六)⑧避席:古人席地而坐,為表示對某人尊敬,離開座位站起,稱為「避席」。⑨社稷:本指土神和穀神。因社稷為帝王所祭拜,後用來泛稱國家。

【白話】齊桓公、管仲、鮑叔牙、寗戚,四人一起飲酒。喝到微醉時,齊桓公對鮑叔牙說:「你何不起來給我敬酒祝賀呢?」鮑叔牙捧起杯子站起來,說:「祈願君王不要忘記出逃到莒國的事,祈願管仲不要忘記在魯國被綑綁的事,祈願寗戚不要忘記在車下餵牛的事。」齊桓公離開座位站起,對鮑叔牙拜了兩拜說:「寡人和二位大夫能夠不忘記夫子的話,那麼國家社稷必定不會遭到危難了。」

爲者敗之,有爲於事,廢於自然。執者失之,執利遇患,堅持不得,推讓反還。聖人無爲故無敗。聖人不爲華文,不爲利色,故無敗壞也。民之從事①,常於幾成②而敗之。從,爲也。民人爲事,常於其功德幾成,而貪位好名,奢泰盈滿而敗之也。(卷三十四 老子.德經)

【註釋】①從事:做事。②幾成:幾音「機」,jī ㄐㄧ。將要達成。幾,將近。

【白話】有為造作會失敗,偏私執著也會失敗,所以,聖人採取無為無執的方式為政,就不會失敗。一般人做事,常在即將成功時卻失敗了。(一般人做事,常在功德將成時,貪位好名,奢泰盈滿,而招致失敗。)

蒙。〈象〉曰:「山下出泉①,蒙。君子以果行育德。」(卷一 周易)

【註釋】①山下出泉:蒙卦下坎為水,上艮為山,故云「山下出泉」。

【白話】蒙卦的〈象傳〉說:「高山下流出泉水,這是啟迪蒙昧的象徵。君子效法蒙卦的精神,行動時如水之必行,果決不疑、堅持不懈,來培育美好的德行。」(泉水剛從山下流出時,沒受到污染,也沒有固定的方向,好比人的童年時期。此時是接受教育的最佳時期,幼童見到善行必啟發善心,聽到道義必仰慕道義,因此君子要果決地引導幼童培養德行。)

事者難成而易敗也,名者難立而易廢也。千里之堤,以螻蟻之穴漏;百尋①之屋,以突②隙之煙焚。突,灶突也。(卷四十一 淮南子)

【註釋】①百尋:形容極高或極長。尋,古制八尺為一尋。②突:煙囪。

【白話】事情不易成就卻容易失敗,名聲不易樹立卻容易摧毀。千里大堤,會因螻蟻之穴而發生滲漏;百尋高樓,會因煙囪縫隙冒出的火星而焚毀。

無安厥位,惟危。言當常自危懼。以保其位也。慎終於始。於始慮終。於終慮始。(卷二 尚書)

【白話】不要自安於天子之位,要想到其危險。慎重地考慮到後果,從開頭就要小心謹慎啊!

勞謙君子,有終,吉。勞謙匪懈。是以吉也。(卷一 周易)

【白話】有功勞而且懂得謙虛的君子,能夠保持謙德至終,凡事都會吉利。

《詩》曰:「靡①不有初,鮮②克③有終。」不能終善者,不遂其國(國作君)(卷三十三 晏子)

【註釋】①靡:無、沒有。②鮮:音「險」,xiǎn ㄒㄧㄢˇ。少。③克:能夠。

【白話】《詩經》上說:「人起初無不奮發有為,但很少能堅持到底的。」所以說,不能自始至終貫徹善政的人,就不能成為一個好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