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分享至:
治要綱目

敬慎 > 微漸

帝庸①作歌,曰:「勅天之命②。惟時惟幾③。」勅,正也。奉正天命以臨民,惟在順時,惟在愼微也。乃歌曰:「股肱④喜哉⑤!元首⑥起哉⑦!百工⑧熙哉⑨!」元首,君也。股肱之臣,喜樂盡忠,君之治功乃起,百官之業乃廣也。(卷二 尚書)

【註釋】①庸:於是。②勅天之命:勅音「赤」,chì ㄔˋ。正天之命。勅,正也,指謹慎修持。③惟時惟幾:幾音「機」,jī ㄐㄧ。指無時無事不謹慎。惟時,無時而不戒勅。惟幾,無事而不戒勅。幾,事的隱微處。④股肱:肱音「工」,gōng ㄍㄨㄥ。比喻左右輔助的人。股,大腿。肱,胳膊。⑤喜哉:喜樂啊。哉,表示驚嘆的語氣。⑥元首:君主。⑦起哉:振起奮發。⑧百工:百官之事,指多種事功。⑨熙哉:興舉、興辦。

【白話】舜帝於是歌唱道:「奉行天命,施行德政,順應天時,無時無事不謹慎。」又唱道:「(君王能遵從天命,自我謹飭而不違天時)大臣就能衷心悅服的處理朝政!國君奮勵,百官也勤謹治事,許許多多的工作都可以興辦起來了!」

其安①易持,治身治國,安靜者易守持也。其未兆②易謀③。情欲禍患,未有形兆,時易謀止。其脆④易破,禍亂未動於朝,情欲未見於色,如脆弱易破除也。其微易散。其未彰著,微小易散去也。爲⑤之於未有⑥,欲有所爲,當以未有萌牙之時,塞其端也。治之於未亂。治身治國於未亂之時,當豫閉其門也。(卷三十四 老子.德經)

【註釋】①安:安定。②兆:預兆,事情發生前的徵候或跡象。③謀:圖謀、謀劃。④脆:脆弱。⑤爲:處理。⑥未有:尚未出現。

【白話】當社會還處在安定的階段,穩定的局面容易維持;徵兆尚未出現,計畫容易推動;脆弱的東西,容易瓦解;細小的東西,容易散去。所以,在事情還沒有發生前,就要有所作為;在動亂尚未來臨前,就要做好防治工作。

凡人皆以(無以字)輕①小害,易②微事,以至於大患也。(卷三十五 文子.微明)

【註釋】①輕:不在乎,當動詞。②易:輕視、輕慢,當動詞。

【白話】人們往往都不在乎小害,輕慢小事,以致釀成大禍。

禍之始也易除,其除之不可者,避之。及其成也,欲除之不可,欲避之不可。治於神者①,其事少而功多。干霄之木②,始若蘖③,足易去也,及其成達也,百人用斧斤④,弗能僨⑤也。熛火⑥始起易息也,及其焚雲夢⑦、孟諸⑧,雖以天下之役⑨,抒⑩江漢之水,弗能救也。(卷三十六 尸子.貴言)

【註釋】①治於神者:治,專注。專注於高明奧妙之道的人,此指能注意到一般人難以察及的先兆。②干霄之木:高聳入雲的樹木。③蘖:音「孽」,niè ㄋㄧㄝˋ。枝幹新長的枝芽。④斧斤:指各種斧頭。斤,古代砍伐樹木的工具。⑤僨:音「奮」,fèn ㄈㄣˋ。倒仆。⑥熛火:熛音「標」,biāo ㄅㄧㄠ。疾速而起的火焰。熛,《說文解字》:「熛,火飛也。」此為形容詞,迅速、疾速。⑦雲夢:古大澤名,位於先秦時期楚國。地勢低,湖群密布,水道紛歧,灌溉非常便利,為富庶的魚米之鄉。在今湖北省東南部,長江、漢水間一帶地區。⑧孟諸:亦作「孟豬」、「孟瀦」。古大澤名,位於先秦時期宋國,在今河南商丘東北、虞城西北。⑨役:服勞役的人。⑩抒:舀出、汲取。

【白話】災禍剛萌發時是較容易消除的,如果除不了它,就盡量避開。等到它發展成熟時,想除除不掉,想避也避不開。能專注於一般人難以察及先兆的人,做事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參天大樹,剛長出枝條時,用腳就能踩掉,等到它長大了,則眾人用斧頭也難以砍倒它。烈火燃燒之初容易撲滅,到了能焚燒雲夢、孟諸那樣的燎原大火時,就算動用全天下的人力,引來長江、漢水也難以將它撲滅。

〈象〉曰:「水在火上,既濟①。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存不忘亡,既濟不忘未濟也。(卷一 周易)

【註釋】①既濟:第六十三卦。離下坎上。離為火,坎為水。孔穎達先生《周易正義》說:「水在火上,炊爨之象,飲食以之而成,性命以之而濟,故曰『水在火上,既濟』也。」

【白話】既濟卦的〈象傳〉說:「水在火上,比喻用火煮食物,象徵事情已經成功。君子觀此卦象,當於成功之時思慮將來可能出現的禍患,而預先採取措施,防範於未然。」(因為成和敗、治和亂是循環不息的,因此君子目光遠大,存不忘亡,既濟不忘未濟。)

屋焚而人救之,則知德①之;年老者,使塗隙戒突②,故終身無失火之患,而不知德也。入於囹圄,解於患難者,則三族③德之;教之以仁義慈悌,則終身無患,而莫之德。夫禍亦有突,賢者行天下,而務塞④之,則天下無兵患矣,而莫之知德也。故曰:聖人治於神⑤,愚人爭於神⑥也。(卷三十六 尸子)

【註釋】①德:感恩;感激。②塗隙戒突:塗塞煙囪的縫隙防備火災。塗:塗抹堵塞。隙:縫隙。戒:防備。突:煙囪。③三族:有三種說法:一種是指父族、母族、妻族,二是指父、子、孫,三是指父母、兄弟、妻子。④塞:堵塞;填塞。⑤治於神:消解禍害於尚不明顯的醞釀階段。神:隱微。⑥神:汪繼培先生認為當為「明」字。案《墨子·公輸篇》云:「治於神者,眾人不知其功;爭於明者,眾人知之。」

【白話】房屋失火了,得到別人的救助,人們都知道感恩;而經驗豐富的長者教人塗塞煙囪縫隙防備災禍,從而使人終身無失火的隱患,可是人們卻不知道感恩。身陷牢獄,有人將他解救出來,那麼三族的家人都會感恩;但是教導仁義慈愛孝悌之德,使人一生沒有禍患,人們卻不知道報答感恩。世上的災難也都有類似「煙囪」的隱患,賢良的人行道於天下,盡力去彌補挽救,使天下免除戰爭的禍患,可是人們也不知道報答感恩。所以說:聖人把禍害在尚不明顯的階段就消除掉,愚人則在事態顯明之時爭功。

且夫閉情①無欲者上也,咈心②消除者次之。昔帝舜藏黃金於嶄巖③之山,抵珠玉於深川之底。及儀狄④獻旨酒⑤,而禹甘之,於是疏遠儀狄,純(純當作絕)上旨酒。此能閉情於無欲者也。(卷四十七 政要論)

【註釋】①閉情:閉絕欲望。②咈心:咈音「服」,fú ㄈㄨˊ。違背心意。咈,違背、違逆。③嶄巖:嶄音「纏」,chán ㄔㄢˊ。高峻的山崖。元和本作「漸(音「纏」,chán ㄔㄢˊ)巖」。漸,通「巉」,或作「嶄」。④儀狄:傳說為夏禹時善釀酒者。⑤旨酒:美酒。

【白話】人能夠做到閉情無欲可以算是上等人了,刻意違背心意消除欲求的人就要差一等了。過去舜帝讓黃金埋藏在險峻的高山之上,將珠玉棄置在深川的谷底。儀狄進獻美酒給大禹,大禹品嘗後覺得非常甘甜,於是疏遠儀狄,杜絕人們進獻美酒。這就是能夠自我節制而達到無欲的例子。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①;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卷一 周易)

【註釋】①慶:福澤。

【白話】積累善行的人家,必然給後世子孫帶來福澤;積累惡行的人家,必然給後世子孫帶來禍殃。

夫十圍之木,始生而如櫱①,足可搔而絕,手可擢②而拔,據其未生,先其未形也。磨礱③砥礪④,不見其損,有時而盡;種樹畜養,不見其益,有時而大;積德累行,不知其善,有時而用;棄義背理,不知其惡,有時而亡。(卷十七 漢書五)

【註釋】①櫱:音「孽」,niè ㄋㄧㄝˋ。樹木砍去後重生的枝條。亦泛指物始生。②擢:音「卓」,zhuó ㄓㄨㄛˊ。拔取。③礱:音「龍」,lóng ㄌㄨㄥˊ。磨。④砥礪:砥,質地較細的磨刀石。礪,質地較粗的磨刀石。

【白話】十圍粗的樹,是從小小的嫩芽長起來的,當時用腳一碰就會折斷,用手一提就可以拔出來,因為它還沒有生長,沒有成形。在磨刀石上磨刀,看不見磨刀石被減損,到了一定的時候,卻被磨損殆盡了;栽種樹木、飼養家畜,看不見它們在成長,到一定的時候,卻不知不覺長大了;積累仁德和善行,並沒有感覺到它的好處,而到一定的時候卻發生作用;拋棄仁義,違背天理,並沒有感覺到它的壞處,到一定的時候卻走向敗亡。

子曰:「人而無遠慮,必有近憂。」(卷九 論語)

【白話】孔子說:「一個人如果沒有深遠的思慮,他必然隨時遭遇不可預測的憂患。」意謂,就辦事方面,無論大小,目標要遠大,辦法要周詳,又要預防流弊;做人方面,也要有遠大的志向、長久的規劃,否則憂患就在眼前。

禍兮福之所倚,倚,因,夫福因禍而生,人遭禍而能悔過責己,修善行道,則禍去福來。福兮禍之所伏,禍伏匿於福中,人得福而為驕恣,則福去禍來。孰知其極?禍福更相生,無知其窮極時也。(卷三十四 老子)

【白話】災禍啊!福氣倚靠在旁;福氣啊!災禍潛伏在它之中。誰能知道它們轉化的微妙呢?意謂人遭禍能反躬自省,斷惡修善,則禍去福來;人得福卻驕奢淫逸,則福去禍來。

玩人喪德,玩物喪志。以人為戲弄,則喪其德矣;以器物為戲弄,則喪其志矣。(卷二 尚書)

【白話】不尊重他人,隨意輕慢戲弄,就會喪失做人應有的道德;沉溺於所喜好的事物之中,乃至於不能自拔,就會喪失自己原有的志向。

箕子者,紂親戚也。紂為象箸,箕子歎曰:「彼為象箸,必為玉杯,為玉杯,則必思遠方珍怪之物而御①之矣,輿馬宮室之漸,自此始,不可振也。」(卷十一 史記上)

【註釋】①御:使用、應用。

【白話】箕子是紂王的親戚。紂王開始使用象牙筷時,箕子感嘆說:「紂王既然用象牙筷子,接下來必然用寶玉做杯,製造了玉杯,必然還會渴望得到遠方的奇珍異物以供自己享用,車馬、宮室逐漸奢侈華麗,從此開始,國家將無法振作、挽救了。」

煖①曰:「王獨不聞魏文侯之問扁鵲耶?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為醫?』扁鵲曰:『長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鵲最為下也。』文侯曰:『可得聞耶?』扁鵲曰:『長兄於病視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於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於閭②。若扁鵲者,鑱③血脈,投毒藥④,割肌膚,而名出聞於諸侯。』」(卷三十四 鶡冠子)

【註釋】①煖:音「宣」,xuān ㄒㄩㄢ。②閭:音「驢」,lǘ ㄌㄩˊ。里巷的大門。③鑱:音「纏」,chán ㄔㄢˊ。刺、錐。④毒藥:辛烈的藥物。

【白話】龐煖說:「大王難道沒聽說過魏文侯曾問過扁鵲嗎?魏文侯說:『你們家兄弟三人,哪一位醫術最好?』扁鵲回答說:『大哥最好,二哥其次,我是最差的。』魏文侯說:『為什麼?能講給我聽聽嗎?』扁鵲說:『我大哥治病是看病人的神色,在疾病還沒有形成的隱微階段,就把病治好了,所以他的名聲不出家門。我二哥治病是在病情剛剛發作時,把病治好,所以他的名聲不出巷子。而我治病,用扎針來疏通血脈、下辛烈的藥物、動手術來救治病人,因此我的名聲響遍諸侯。』」

文王田①乎渭之陽②,見太公坐茅而釣。問之曰:「子樂得魚耶?」太公曰:「夫釣以求得也。其情深③,可以觀大矣!」文王曰:「願聞其情。」太公曰:「夫魚食其餌,乃牽於緡④;人食其祿,乃服於君。故以餌取魚,魚可殺;以祿取人,人可竭⑤;以家⑥取國⑦,國可㧞⑧;以國取天下,天下可畢⑨也。」(卷三十一 六韜.序)

【註釋】①田:打獵,通「畋」。②渭之陽:渭水的北岸。陽,山的南面或水的北面。《玉篇.阜部》:「陽,山南水北也。」③情深:道理深奧。④牽於緡:緡音「民」,mín ㄇㄧㄣˊ。被釣魚的繩子牽住。緡,釣魚用的繩線。⑤竭:窮盡。⑥家:大夫統治的區域,即卿大夫或卿大夫的采地食邑。⑦國:古代指諸侯所受封的地域。⑧㧞:攻取、佔領。㧞同「拔」。⑨畢:全部征服。

【白話】周文王到渭水的北岸打獵,見到了太公正坐在長滿茅草的岸邊釣魚。文王上前探視請教:「你釣到魚喜樂嗎?」太公說:「凡是垂釣都是為了得魚。釣魚的道理也很深奧,從中可以看到大道理。」文王說:「我想聽聽這深奧的道理!」太公說:「魚貪吃香餌,就會被釣魚的繩線牽著;人要食君主俸祿,就會服從君主。所以用香餌釣魚,魚可供烹食;以爵祿網羅人才,人才就能盡為所用;以家為基礎而取國,國可為你所有;以國為基礎而取天下,天下可全部為你所征服。」(厚祿、重賞、高爵,可使人臣竭智盡忠,赴湯蹈火。)

子墨子①見染絲者而歎曰:「於蒼則蒼,於黃則黃。所入者變,其色亦變,故可不愼耶?」(卷三十四 墨子.所

【註釋】①子墨子:《墨子.大取》云:「天下無人,子墨子之言猶在。」《墨子》是闡述墨家思想的著作,原有七十一篇,現存五十三篇,一般認為是墨子的弟子及後學記錄、整理、編纂而成。「子墨子」中第一個「子」是老師的意思,第二個「子」是對男子的美稱,多指有學問、道德或地位的人。

【白話】墨子曾見人染絲而感嘆說:「絲染了青顏料就變成青色,染了黃顏料就變成黃色。所加入的染料不同,絲的顏色也跟著變化。所以染絲這件事,可以不謹慎嗎?」

與君子游①,苾②乎如入蘭芷之室③,久而不聞,則與之化④矣;與小人游,膩⑤(膩作貸)乎如入魚次之室⑥(魚次之室作鮑魚之次),久而不聞,則與之化矣。(卷三十五 曾子.疾病)

【註釋】①游:交往。②苾:音「必」,bì ㄅㄧˋ。芳香。③蘭芷之室:散滿蘭芷香氣的屋子,比喻良好的環境。蘭芷,蘭花和白芷,均為有香氣的草本植物。④與之化:和蘭芷融為一體。之,指蘭芷。化,融為一體。⑤膩:音「逆」,nì ㄋㄧˋ。腥味。⑥魚次之室:作「鮑魚之次」,賣醃魚的地方。鮑魚,濕的醃魚,味腥臭。次,王聘珍解詁:「次,若今市亭然。」同「肆」,店鋪。

【白話】常和品行高尚的人在一起,就像沐浴在散滿蘭芷香氣的屋子一樣,時間長了便聞不到香味,不知不覺就和蘭芷香氣融為一體,也變得芳香;和品行低劣的人在一起,就像到了賣醃魚的地方,時間長了也聞不到腥味,不知不覺地自己也沾上腥味。

夫禍之始也,猶熛①火蘖足②也,易止也;及其措③於大事,雖孔子墨翟④之賢,弗能救也。(卷三十六 尸子)

【註釋】①熛:音「標」,biāo ㄅㄧㄠ。火焰。②蘖足:蘖音「孽」,niè ㄋㄧㄝˋ。清代汪繼培先生認為「足」字衍。蘖:樹木砍去後從殘存莖根上長出的新芽,泛指植物近根處長出的分枝。③措:舉;成。④墨翟:姓墨名翟,生於春秋、戰國之交,魯人,倡「兼愛」、「非攻」,是墨家學派的創始人。

【白話】禍患剛開始的時候,就好像剛燃起的火苗、剛長出的新芽,容易制止;等到釀成大禍,那麼即使如孔子、墨翟般賢能,也無法挽救。

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國也,故常戰慄,不敢諱亡。孔子所謂富貴無常,蓋謂此也。(卷十五 漢書三)

【白話】(劉向進諫說:)從古到今,沒有不滅亡的國家,所以賢明的君主心中常懷恐懼,不敢忌諱談及亡國。孔子所說的「富貴無常」,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城郭溝渠①,不足以固守;兵甲勇力,不足以應敵;博地②多財,不足以有眾。唯有道者③,能備患於未形也。(卷三十二 管子)

【註釋】①城郭溝渠:城郭,城牆。城指內城的牆,郭指外城的牆。溝渠,此指為防守而挖的水道。②博地:廣闊的土地。③有道者:此處指掌握治國法則的君主。

【白話】僅憑城牆和護城河,不足以堅守城池;僅憑武器精兵,不足以應對敵人;僅憑地廣財多,不足以擁有百姓。只有掌握了治國之道的君主才能防患於未然。

古者衣服車馬,貴賤有章,以褒有德而別尊卑。今上下僭差①,人人自制,是故貪財趍②利,不畏死亡。周之所以能致治③,刑措④而不用者,以其禁邪於冥冥,絕惡於未萌也。(卷十九 漢書七)

【註釋】①僭差:僭音「見」,jiàn ㄐㄧㄢˋ。僭越失度。僭,超越本分,冒用在上者的職權、名義行事。②趍:音「屈」,qū ㄑㄩ。同「趨」。追求、追逐。③致治:使國家在政治上安定清平。④刑措:亦作「刑錯」或「刑厝」,置刑法而不用。措,擱置。

【白話】古代衣服車馬貴賤有規章,用來褒揚有德之人而使尊卑有所區別。而今上下之間有超越本分的錯失,人人自行制訂而無節度,於是人們貪財謀利,不惜冒生命危險。周朝之所以能達到天下大治,刑罰擱置不用,其原因就是在歪風未顯露時就將其制止,在罪惡未萌生時就將其杜絕。

抱朴子曰:「三辰①蔽於天,則清景②闇於地;根茇③蹶④於此,則柯條⑤瘁於彼。道失於近,則禍及於遠;政繆於上,而民困於下。」(卷五十 抱朴子)

【註釋】①三辰:指日、月、星。②清景:猶清光。③茇:音「拔」,bá ㄅㄚˊ。草木的根。④蹶:音「決」,jué ㄐㄩㄝˊ。竭盡。⑤柯條:枝條。

【白話】抱朴子說:「日、月、星被天上雲霧遮住了,地上的光明就會暗淡;植物的根部這裡竭盡,枝條那裡就會乾枯。正道廢失於近,則禍患及於深遠;政治乖錯於上,則百姓窮困於下。」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無益而弗為也,以小惡為無傷而弗去也,故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也。(卷一 周易)

【白話】善行不積累就不足以樹立名聲;惡行不積累也不足以身敗名裂。小人做事,完全以利害關係為出發點,以為做出小小的善事不會得到什麼好處,便索性不去做,以為做些小的惡事無傷大體,便不改過,所以日積月累,惡行積累到不可掩蓋的程度,罪責大到無法解脫的地步。

傲不可長,欲不可從①,志不可滿,樂不可極。此四者,慢遊之道,桀紂所以自禍也。(卷七 禮記)

【註釋】①從:音「粽」,zòng ㄗㄨㄥˋ。「縱」的古字。放縱。

【白話】傲慢不可滋長,欲望不可放縱,志向不可過於自滿,享樂不可沒有節制。

蓋①明者遠見於未萌,知②者避危於無形,禍固多臧③於隱微,而發於人之所忽者也。(卷十八 漢書六)

【註釋】①蓋:發語詞,提起下文,無義。②知:「智」的古字。聰明、智慧。③臧:音「藏」,cáng ㄘㄤˊ。「藏」的古字。隱藏。

【白話】見識高明的人在事情還未萌生前就能預見,有智慧的人在危險還未形成前就能避開;禍患大多藏在隱密細微之處,而在人們疏忽時發生。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①。』」(卷一 周易)

【註釋】①苞桑:桑樹的根。

【白話】孔子說:「凡是招致危險的人,都是因為他先前安逸於他的職位上;滅亡的國家,是因為先前自以為國家可以長存;敗亂的國家,是因為先前自以為已經治理穩定。因此君子安居而不忘傾危,生存而不忘滅亡,整治而不忘敗亂,自身則可常安而國家可以永保。《易經》上說:『心中時時警惕著,將滅亡了!將滅亡了!天下的治安,就像繫在堅固的桑樹根上一樣安穩。』」

「教人曲突遠薪,固無恩澤;燋頭爛額,反為上客①。」蓋傷其賤本而貴末,豈夫獨突薪可以除害哉?……後世多損於杜塞未萌,而勤於攻擊已成,謀臣稀賞,而鬥士常榮。(卷四十四 桓子新論)

【註釋】①教人曲突遠薪,固無恩澤;燋頭爛額,反為上客:曲,彎。突,煙囪。徒,遷移。薪,柴草。典故出自班固《漢書.霍光傳》。有客人看見主人家煙囪是直的,灶旁又堆放木柴,好心勸告主人將煙囪改建成彎的,並將木柴搬走,以免發生火災。主人不聽勸告,後來果然失火,幸好鄰里將火勢撲滅。主人為了答謝鄰家,便設宴款待救火的人,卻將提出建議的客人給遺忘了。

【白話】「教人改彎煙囪、移開柴草的,卻不認為有恩澤;幫助救人而被燒得焦頭爛額的人,反而成為貴客。」這是痛感失火人家的本末倒置,哪裡僅僅是指改灶移柴可以免除災禍的這件事情呢?……後世的人大多在防患於未然方面做得不夠,卻努力於搶救已經造成的後果,謀臣們很少受到獎勵,而鬥士常常受到尊崇。

圖難於其易,欲圖難事,當於易時,未及成也。為大於其細。欲為大事,必作於小,禍亂從小來也。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是以聖人終不為大,處謙虛也。故能成其大。天下共歸之也。(卷三十四 老子)

【白話】圖謀難事要趁容易的時候下手,實現遠大目標要從細微處做起。天下的難事,必從容易時入手;天下的大事,必從小事做起。所以聖人始終不自以為偉大,只是踏踏實實從小地方做起,最終能成就大事。